书生王文甫在二十五岁那年丧妻,从此看淡功名,放弃文章事业,操起祖业,做些薄利的生意。平时无事是,与表弟必英在家闲住。

  这日来到城东,只见一位年约二十出头的貌美女子从花丛中走出,淡妆素雅,体态轻盈,风姿绰约、娇媚多姿,她乍一见到王文甫,只看了一眼便低眉垂首而去。文甫见到美娇娘,早就被勾了魂,觉如能娶到如此美眷,也不枉此生。于是就追妇人而去。

  半路上巧遇媒人婆,查问之下媒人说∶「那女子是李月仙,三年前丈夫去世,现由使女红香陪着。」文甫急急回家取聘礼,央求媒人去说媒。却也水到渠成。

  次日,文甫敬备水酒,宴请四邻。不多时,新娘的花轿到了,夫妻双双拜天地祖宗,亲朋好友吃完喜宴,已是三更。

  文甫扶新娘入房,将她一把扯到床沿上双双坐下。文甫醉眼地看着美若天仙的月仙,欲火上身,月仙见了,吃吃笑着解开自己身上的衬衣,露出半截趐胸,双峰微微地倾动着,一阵阵体香扑面而来。

  文甫「忽」的一声吹灭了灯火,七手八脚地褪去月仙衣裤,微光中只见细嫩的玉体横陈在床,文甫裸身压住月仙,阴阳两性一经交汇,如云如雨,辗转翻覆。

  虽说是一对新人,却是两个识途老手,无需引导,自然会玩乐享受,先是一阵阵的呻吟叫唤,接着又闻一浪高过一浪的「吱吱」作响,文甫把久储的满池淫精,全部泄入月仙久旱干渴的花田里。

  直到天明,文甫才把月仙满身的琼浆玉露擦净,满足地抱紧月仙,倒头睡去。

  新婚伊始,夫妻俩人如鱼得水,如胶似漆,每日调笑弄情,每夜都做尽男女交欢之事,渐渐坐吃山空。一天,必英告诉文甫,米价又涨,眼看要闹饥荒了,月仙提议可找些活计来度过荒年。

  文甫无奈,想到祖父曾到四川一带贩卖药材,于是准备暂别新娘,到南方跑跑药材生意,维持生计,算算也许一、两年才能回家一趟。

  文甫告别月仙,把家里的大小事情托付表弟必英照管,自行往江南做生意去了。

  必英年方十八岁,正值年青气旺,又长得俊俏,常有人带他去妓院饮酒贪欢。

  一日夜深人静,半醉而归。使女红香去开门,必英带着几分醉意,见红香娇嫩动人,一把抱住欲亲嘴,红香大惊,想叫又不敢叫,只好用双手推开必英,必英楼紧红香不放,红香无奈,只得让他一亲芳泽。

  第二天早上,红香在厨房煮饭,必英想到红香半推半就的娇美模样,放胆前来一把抱住红香。

  「我正煮饭呢!」红香假意挣扎,必英强把她按到灶台边,红香扭不过,任其扯下裤子,把硬梆梆的阳物插入红香体内。必英猛力冲刺,红香痛得忍不住叫出来。楼上的月仙闻声下楼,惊得必英忙将阳物拔出,救命逃走,却射了一地的精液。

  「这是什么?」月仙指着地下问道。

  红香扭过脸去,支吾其词∶「是米汤撤了。」晚上,月仙备了酒菜,叫红香和必英一同对饮。月仙说∶「二叔,你哥哥不在,家里的事烦劳你操心了。」必英想诳月仙多饮些酒,待其醉了好和红香交欢,便劝月仙多饮几杯,月仙醉脸红红,上楼去了。必英拉住红香要脱衣服,红香道∶「别急,万一你嫂嫂醒来看见不好,不如等到半夜。」半夜时,月仙听到鸡叫忙下楼查看,必英见到嫂子提灯下楼,大失所望,想翻身,又怕月仙听见动静,只好赤裸身躯面朝天,只是那话儿,如长桅般坚挺,实在是无法遮盖。

  月仙正待上楼,灯影下照见二叔那话儿,足足有半尺长,硬梆梆的挺立着,不觉大吃一惊,心里想∶「这般小小年纪,为何有如此长的阳物?我的两个丈夫,都不如他的这般雄壮。」心中欲火冲动,大腿窝里湿润地流了一滩淫水,她夹一夹腿就要走,可是偏又走不动,想了想∶「叔嫂通奸,世间多的是,若与他偷一次乐,又有何不可?」但又怕声张出去,如何做人。

  狠心提灯上楼,转念之间月仙淫心又起,再次下楼。

  「想那二叔正在熟睡中,哪里知道是谁。」月仙是个年轻少妇,丈夫外出经商日久,身子早已干渴难耐,现又趁着酒性,触动欲火,也就不顾羞耻,悄悄上床,跨骑在必英身上,撩开裙子,两手支在床上,对着直挺的阳物套去。

  套拔几次深觉比丈夫的更刺激,何况必英的阳物如火般炽热,月仙索性趴在必英身上,让阳物插入玉穴底层,直顶宫门,快活得月仙心里忍不住想狂叫,又不敢喊出来。套弄三十馀下,怕惊醒必英,只得将身子翻到床边。

  正待下床,哪知装睡的必英不肯放过这天赐的良机,一骨碌翻身,双手搂住月仙,将之压倒在床、分开双腿,把一杆肉枪直刺入桃源洞里,还假意叫道∶「红香姐,今日为何这般知识?」月仙听了,于是放下心来与必英交欢。必英见月仙曲意奉承、遂把阳物拔出,再度狠狠的刺入湿渍渍的蓬门,在里面使劲地搅动,一连抽动了几十次,把月仙弄得喘不过气来,双手紧抓必英宽阔的胸膛。必英又问∶「快活么?」月仙不敢出声,哼哼唉唉的真是销魂。

  必英停手道∶「今日我见嫂子醉后真动人,若能与她燕好,我使出本事来,定弄得她快活无比。」月仙听了,装做红香道∶「你就把我当嫂子吧,先把我弄快活了,再给你和嫂嫂作媒。」必英说∶「可惜没机会。」月仙说∶「嫂嫂现在也许好梦正甜,你去奸她,她就算醒了,也不敢叫。」说罢,月仙匆匆把阳物拭净,上楼脱衣睡下。必英悄悄摸上楼,爬上月仙的床,一摸竟是一丝不挂,猛地趴于其上,把阳物刺入花门,抽送了十来下,只觉阴户里汪洋一片。月仙假意驽慌道∶「什么人?」必英喊说∶「嫂嫂,是我。」说完又把她紧搂,不待月仙装腔作势,就在她阴户抽动出入。月仙又说∶「真是大胆,我如果叫起来,岂不颜面尽失!也罢,只许这次,下不为例。」必英见她彻底顺服,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奸淫月仙,月仙再也忍捺不住,叫出许许多多肉麻的话来。

  天亮后,月仙先醒,想起昨夜交欢,享受了无尽的快活,再也顾不得什么名节,抱着必英就要求欢。必英醒来,提起月仙的玉腿搭在肩上,再度攻占玉仙的玉门关,来回抽动,又睁眼欣赏自己冲锋陷阵的英勇模样,果然觉得情趣十足。

  那火红暴凸的硬挺银枪,把月仙椿捣得门户洞开、淫水四溢。从此叔嫂二人形影不离,外人谁也不知道。

  大约一年光景,文甫从南方回来,见红香双峰高耸,对月仙说道∶「红香怕是已经偷尝禁果了?」月仙懒懒地答道∶「也许是二叔不老实吧!」文甫想了想,决定带必英去南方贩卖药材,一方面想让他熟悉做生意的门路,自己便可以长年在家。

  两人南下广东,数月奔劳,药材已卖了一半,文甫要必英留下继续做生意,自己先回家,必英因此闷闷不乐。

  第二天,文甫起程,必英执意送行,两人坐上水船,当时文甫肚痛,到船头解手,必英扶他出舱,一时心中竟生歹念∶「不如要了他的命,便可与月仙做长久夫妻。」于是把心一横,推文甫落水。

  没想到文甫命不该绝,竟攀上一棵流过身边的柳树,逃过一劫。文甫大难不死,遂告官逮捕必英,必英认罪后,被判死罪,打入牢中。

  必英因年轻英俊,被牢头看中,要他夜间相陪,可少受些活罪。而这一年适逢广东大赦,抚台大人又很善良,必英听到这消息,便托人代写讼状喊冤,辩说文甫是失足落水。抚台大人见状说∶「既然人财两在,又何必判这少年死罪。」因而改判三年,刑满释放。

  三年后,必英出狱,经牢头引见府衙里当差的李禁子,必英答应让李禁子鸡奸,而李禁子则代为设计陷害文甫入狱,以泄必英心中之恨。

  李禁子买通土匪头子,诬陷文甫为同党,将文甫收押入牢。坐牢半年,期间月仙典卖所有的家当,换银子以供文甫使用。眼见只剩下空屋一间,真不知如何是好。无奈,只得把红香卖给人家作小妾,收些银两,聊以度日。

  必英自从诡计得逞,日日指望能尽快与月仙重修旧好,李禁子阻拦说道∶「不行!文甫一直以为你在广东,如果得知你在这里,必定反过头来控告你,何况他家里才卖了红香,还有银子维持生计。再等一年,他银子用尽,没饭吃之时,我再劝他卖妻子,必然成功,到那时,你便可娶得美人归。」必英心急难耐,说道∶「还要再等一年?我哪能熬得了这么久!」李禁子想一想,说道∶「也罢,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找人偷走他家的银子,让他早日卖老婆。」李禁子遂找人盗走月仙的银子,然后向文甫装出一脸同情的样子,劝道∶「与其两人束手待毙,不如把娘子转手,得些聘金,到时遇到清官老爷,或许能减刑提前释放也未定。」文甫也见事到如今,与其让月仙跟着自己受罪,不如暂时另嫁他人,也就含泪答应了。

  李禁子乃对月仙提起,月仙连声辩道∶「那岂不是失节么?」李禁子开导她道∶「如果是背着丈夫偷汉子,才是失节;如今是救丈夫的命,怎能叫失节呢?我有一好友,为人忠厚,让他出聘金三十两。这样,文甫的每日供养就不缺了。」月仙至此,也无可奈何了。

  李禁子立即找必英,取得三十两聘银,并告诫必英∶「新婚之时,千万不可泄露真实身份,以免节外生枝,晚上不要点灯、少说话,别让月仙认出相貌来,等日长天久,月仙渐渐忘记文甫,再表明真相也不迟。到那时,她才真能斩断兴前夫的恩情,和你做长久的夫妻,这一切就得看你手段高不高明了。」必英听了,点头答应。

  李禁子来见文甫,笑道∶「真是前世姻缘,一说即成。」说罢将三十两银子摆到桌上。文甫与月仙见状,抱头大哭。李禁子劝阻道∶「这都是命中注定,今日你妻子到别人家去,也算是喜事一桩,来日再相会吧!」月仙哭别文甫,嫁到必英新置的家中,场面好不热闹,月仙只得强忍心头痛苦,进入洞房。

  半夜时分,酒席散去,必英回到房内,见月仙掩面哭啼,便走近她低声说道∶「也难怪你这般苦楚,但今夜是你我的好日子,就别再伤心了。」说罢把灯一口吹灭,欲抱月仙入睡,月仙端坐不理,必英一把抱起放到床上,自己脱尽衣服,伸手去楼月仙,月仙仍不肯就范,必英只好动手解开月仙的衣带。

  月仙强忍痛苦,又怕违反礼仪,只好解下小衣,身子朝外睡着。

  必英欲火难禁,哪能熬得住,等了这么多年,岂能就此罢手,于是强搂她转过来,月仙却紧紧抓住床柱,硬是不能转过身来。必英一急,只好褪尽月仙的贴身短裤,从后面插进月仙的玉穴,虽是不能直捣宫门,倒也有八分的满足。如此一来一往抽动了几十下,不觉「渍渍」作响,不仅新郎魂飞九宵,就是月仙也欲火中烧。

  必英又央求道∶「新娘,当放手时须放手。」月仙轻叹一口气,放开两手,任凭必英接着转过身来。月仙从微光中看见新郎手中提着的宝贝竟与以前必英的差不多,又粗又长,心中十分中意,一时忘了适才的悲痛,反把那火热热的阳物握在手里把玩,玉手使劲的套弄、来回伸缩,只见眼前的阳物猛地涨起来,足足有半尺多长,像长棍那般坚挺,于是又将之敲打床板,声响竟如鼓一般,月仙此时再也难捺欲火,眼中荡起阵阵闪光。

  必英的手忍不住的在花丛中揉擦,那花阴唇处,已是一片露水乱溢。必英见状,挺起宝物,一下子猛刺入月仙的玉体,几乎把她挑了起来。月仙「啊!」的一声,犹如干柴遇着烈火,顿时烧遍全身。

  必英熬了这么久,一旦重享与月仙的好时光,不快活尽透那肯罢休,连番征战十几回,泄后稍歇、歇足再挺、挺起后又再度攻陷月仙的玉穴,直把月仙搞得隐隐生痛,可是又痛中带痒,好不畅快,必英把积蓄多年的精华全灌入月仙的体内,直到玉穴满溢,擦了又擦,新婚的被单早就黏湿一片。

  月仙被戮弄了几十遍,再也顶不住必英的锐气,只好讨饶说∶「郎君,得绕人处且饶人。留些力气,来日再乐也不迟。」必英这才抽出阳物。

  月仙又问其姓名,必英笑着胡扯一个名字后,又告诉月仙了说道∶「我代理买卖,必须早出晚归,你一日三餐,不必等我。天明后,必英早早离去,到李禁子家中饮酒。

  然后就到各处消遥快活,心中洋洋得意。又到药铺里买一种春药,将之放在阴道里,会痒热难熬,若再巾到阳物一动,必定满身趐软,如醉如迷,即使是亲娘老子,也忘得一干二净。

  必英买好了药,见天色已晚,回到家来,月仙早已上床,忙不迭坐起说∶「待我点灯照明。」必英说∶「不必了,我小时候害眼疾留下的小毛病,十分怕见光,一见灯光就酸痛流泪的。」上床后,必英脱去月仙的衣带,搂过来便亲嘴儿,又轻咬月仙的粉嫩脸蛋。

  假装爱抚她的私处,将春药悄悄地放了进去,然后就挑逗起来。用手轻捏她的双乳,左右游移着摸索,然后把嘴凑上乳峰肆意吸吮,只见此时的月仙不停抽缩两脚,呼吸也渐粗了,必英知道是药性发作,故意不理。

  月仙急得忙把玉手放在两腿间乱擦,无奈阵阵骚热,奇痒难熬,想要必英帮忙止欲解渴,又羞于启齿,偏又无法忍受,只能扭动腰身,花枝乱颤的暗示。

  必英心想∶这时若把她弄快活了,定可让她早些忘却前夫,更专心对我。于是便说道∶「娘子,我连日辛苦,几夜不曾好睡,我想不如你跨在我的身上玩一玩,如何?」月仙说∶「反正都是一样快活,有何不可。」于是跨在必英身上,把他压实了,又用纤纤玉手捧着硬挺的阳物,对准自己的桃源洞凹倒套进去。当春药遇上阳物,犹如烈火巾到热油,火辣辣的剧烈发作,月仙耐不住刺激呻吟起来,边叫边套住必英的玉萧没命地乱动。

  必英只觉得自己连根带肉紧紧地被月仙咬合着,一松一紧的搅翻了五脏六腑,又如倒泄春水一般射出,抽筋似的「哼哼呀呀」直叫,弄到高兴处,必英又翻过身来,把月仙压在身下,直把玉萧顶入桃源深处,然后猛地抽出,弄得月仙魂飞九重天外,直叫道∶「啊!从没有这般快活过。」必英说∶「现在还想前夫吗?」月仙娇声说道∶「此时哪有闲工夫想他呀!」过了两个多月,夫妻俩夜夜狂欢,爱得如胶似漆,有一夜,正弄得酣美,必英忽然问道∶「我与你前夫谁比较够劲?」月仙笑着说道∶「自然是你罗。」「那么跟必英比呢?」月仙一愣,心想他如何知道必英,再仔细一想,愈觉得眼前的夫君和必英真像,不仅阳物相似、动作亦相同。但仍不知真情。

  必英说道∶「嫂嫂,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却不知我就是必英吗?」月仙惊叫着说∶「好个瞒法,你既娶我为妻,为何这样瞒我?」必英说∶「怕文甫知道了不好意思。」说着又搂住月仙,把二粒春药放入她阴道里,才一会工夫,月仙就急喊道∶「不好了,里边痒死了,快来呀!」必英因为不必再隐瞒,于是使出以往各式花招,弄得月仙颠狂乱颤,嘴里直喊着快活。必英脱口说道∶「不是我用计,你哪能这么快活。」月仙问∶「用什么计,如今你我已成夫妻,还瞒我么做什么?」必英一高与,便将自己如何减刑出狱、如何设计陷害文甫、又如何计划娶她全盘托出。

  隔天,月仙假意要去庙里进香,一离开家就直奔州府卫门,击鼓喊冤。知府升堂审案,听完月仙的陈述,当下差人逮捕必英和李禁子归案,每人重打四十大板后,俩人一一招认,于是打入牢中。

  王文甫出狱后,忙问月仙原因,月仙回到家中,备妥酒饭,将必英所做的一切从头到尾叙说了一番。

  文甫用手指向天说∶「苍天有眼,可怜我,如不是妻子喊冤,早就成枉死鬼了!」后来红香来访,大家听完经过,悲喜交集。都说月仙割爱救夫是了不起的行为,而王文甫大难不死是福份。必英不久死在牢中,拖尸到荒野,乌鸦争咬,终于遭到恶报。

      【完】

       1198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