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晴玉


字数:6415字
2011/4/20首发于:性吧

  在风景秀丽的九峰山脚下,有一个江湖上响当当的门派——落虎庄。据说庄主罗先刚小时候,无意中在一座破旧的寺庙内的佛像后,发现了名为落虎拳的武功秘籍。这种拳术在江湖上从未出现过。罗先刚凭借自已过人的才智和天赋,经过几年苦练,终于武功大成,一出江湖便引起一片哗然,很快便闯出一片天地,在武林中占有一席之地,成了一位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

  功成名就之后,罗先刚在九峰山下建起了落虎庄,开始广收门徒,壮大门派,四十三岁那年,在一次路途中无意救下了比他小二十岁,人称紫玉仙子的凤晴玉,两人一见钟情,结为连理,一时成为武林佳话。

  罗先刚和凤晴玉结婚几个月后,凤晴玉就胎珠暗结,怀孕了。可是就在孕后五个月时,凤晴玉却遭人暗算,不但失去了孩子,而且还落下病根,以后再也无法生育。至于袭击她的人,在众多高手围攻之下即时身亡,却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令罗先刚大为光火,可又无可耐何。凤晴玉遇袭事件也就成了一个谜。

     ***    ***    ***    ***

  一晃十年边去了,落虎庄在罗先刚的盛名之下,成为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罗先刚本人也成了武林联盟的副盟主。罗先刚对凤晴玉特别体贴,虽然凤晴玉已经不能生育,但是罗先刚没有纳妾,只有凤晴玉这一个夫人。

     ***    ***    ***    ***

  两年一度的武林盛会马上就要举办了,作为武林副盟主的罗先刚早早的带领门下众多弟子前去赴会,留下恰逢身体不适的凤晴玉和几个武功低微的徒弟,还有一些丫环,下人看守庄园。夜黑了,凤晴玉喝了丫环熬的药,早早的休息了,其实她也没有得什么大病,只是偶感风寒,身体乏力而已,多吃几服药就会好了。
  大约三更天时,迷迷糊糊的凤晴玉仿佛听见屋顶传来几声瓦碎的声响,立即惊醒的她挺身坐起,仔细的倾听,「咔嚓……咔嚓……」又是几声轻响。「果然有人。」凤晴玉赶紧披好外衣,轻轻的拔出挂在床头的紫玉剑,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门前,悄悄地拨开门栓,来到院里。「咔嚓……咔嚓……」连续几声房瓦破碎的声音由她的头顶上方向后院蔓延,后院是丫环们的住处。

  凤晴玉腰身一拧,飞身来到屋顶,只见一道黑影快速的在屋脊上移动。凤晴玉一哈腰追了上去。那道黑影好像已经发现凤晴玉向他追来,不慌不忙的一纵身,跳到后面院子里,紧接着双腿一蹬,又跃上对面的屋顶,转过身冲着凤晴玉摆摆手。凤晴玉毫不犹豫的紧跟上去。那道黑影一见,几个起纵,向后山飞奔而去。
  凤晴玉定了定神,平复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呼吸,也是接连几个跳跃,尾随黑影而去。除了几位泰斗级别的武林至尊人物,凤晴玉的武功也是罕有敌手。无奈病体未愈,追赶起那道黑影就有些力不从心了。等到凤晴玉到达后山的一片空地的时候,那道黑影已经好整以暇的等在那里。

  凤晴玉借着明亮的月光,打量一下那个人。那个人身穿一身皂青色夜行衣,一块黑布蒙面,中等身材,体型适中。「你是什么人?为何夜探我落虎庄?有何企图?」凤晴玉娇喝一声,用剑指着那个黑衣人。「凤姑娘……啊,不,应该叫你罗夫人了。几年不见,一向可好吗?」,一声清朗的声音传过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我?」凤晴玉听着声音有些耳熟。那个人解下蒙面黑巾,露出一张成熟,帅气,但是嘴角有一丝邪气的脸。「怎么,几年未见,凤姑娘不认识我了吗?」「啊?是你……」凤晴玉一见那人的面孔,惊呼一声。

     ***    ***    ***    ***

  黑衣人名叫杜子峰,人送外号「迷人蜂」,是一个采花贼。此人武功只是中等,但是轻功绝对了得,武林之中几乎无人能向其背。那年,凤晴玉独自在江湖闯荡,在一个客栈里差点被杜子峰迷奸,幸亏罗先刚恰巧遇见,不但救了凤晴玉的清白之身,还成就两人的因缘。被罗先刚打伤的杜子峰依仗绝顶轻功落荒而逃,从此杳无音信,不想今日他竟然来到落了虎庄。

  「杜子峰,你来这里干什么?」凤晴玉感觉事情有些不对,把紫玉剑往紧握了握。「干什么?当然是来干你啊……嘻嘻。」杜子峰一阵淫笑,上下打量着衣着单薄的凤晴玉。事出突然,凤晴玉根本没有时间换衣服,只穿了一件及膝睡袍,外罩一件披肩。一对高耸半裸的乳房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刺眼的白光,伴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一双粉琢玉雕的修长美腿在睡袍的遮挡下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凤晴玉感觉很冷,不是夜风清凉,而是杜子峰的眼神让她心里发冷。当年杜子峰在客栈里使用迷香把凤晴玉迷倒,几乎快把凤晴玉的衣服脱光了,功力不俗的凤晴玉恰时醒来,奋力挣扎,大声疾呼,把刚好路过的罗先刚吸引过来,打跑杜子峰,才使凤晴玉免受杜子峰的侮辱。「看来今日无法善了,先下手为强吧」,打定主意的凤晴玉一挥手中紫玉剑,飞身向杜子峰刺去。

  杜子峰轻轻一跃,躲开凤晴玉的紫玉剑,落在凤晴玉的身侧,「呦,凤姑娘,那么着急投怀送抱啊?等咱俩叙叙旧再亲热也不迟啊。」杜子峰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调戏着凤晴玉。「无耻淫贼,看剑……」凤晴玉回手一剑,向杜子峰的颈胸之间斜砍过去。「无齿?凤姑娘怎么知道我没有牙齿?你是不是品尝过我的嘴啊?」,杜子峰像一片飘落的树叶,轻轻的躲开了。继续用言语挑逗着凤晴玉。
  「淫贼,我和你拼了……」凤晴玉听着杜子峰露骨的话语,心里又羞又气,手里的紫玉剑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的向杜子峰逼去。杜子峰依仗绝顶轻功,不慌不忙的躲避着凤晴玉的攻击,一边继续用淫词浪语刺激凤晴玉,一边在躲避的同时在她的身上乱摸。

  凤晴玉恨不得一剑把杜子峰大卸八块,无奈病体乏力,再加上杜子峰的撩拨,让她心浮气躁,很快就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了。「再这样下去,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我得想想办法……」凤晴玉开始放慢进攻的速度。「哎呀……」凤晴玉收回紫玉剑,飞起一脚,向杜子峰面门踢去,杜子峰一个后空翻落在凤晴玉的身后,凤晴玉落地时假装扭伤脚踝,惊叫一声,向前跪下,右手的紫玉剑飞快的移到左手,宝剑倒持。

  杜子峰听见凤晴玉的惊叫声,以为她真的受伤了,一步跃到凤晴玉的身后,想一探真假。凤晴玉反手一挥,剑锋由下向上向杜子峰的双腿间撩去。饶是杜子峰轻功高绝,也没有躲开这一招。只听「刺啦」一声,飞快倒退的杜子峰感觉下体一凉,裤裆被紫玉剑划开一道豁口,滴里嘟噜的零碎全部漏了出来。吓得杜子峰出了一身白毛汗。他赶紧摆弄了几下自己的零碎,发现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杜子峰怒了。他本来是路过落虎庄,只想调戏一下凤晴玉,占点便宜就走,毕竟罗先刚可不是好惹的。可是凤晴玉这一剑把他激怒了,这一剑差点把他的「作案工具」没收了,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能不急吗?他收起笑容,阴沉的看着已经转过身的凤晴玉:「贱人,你找死……」。

  凤晴玉以为她的这一剑已经得手,可是没有听见杜子峰的惨叫,慌忙转过身,发现杜子峰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象征男性特征的巨大零件在他胯间当啷着,羞得凤晴玉赶紧侧过身体,眼望别处道:「淫贼,你,赶快走吧,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哼哼,凤晴玉,今天我就让你做我的胯下之臣。」,说着,杜子峰飞扑而上,飞快的围绕着凤晴玉旋转起来。凤晴玉持剑而立,紧紧盯着杜子峰的身影不放。

  可是杜子峰的速度太快了,渐渐地,凤晴玉就感觉眼睛发花,头晕脑胀的,她赶紧闭上眼睛。「刺啦……」凤晴玉的睡袍下摆被杜子峰用手中的一把小匕首划开一个直达腰间的大口子,露出了圆润丰腴的大腿,吓得凤晴玉惊叫一声,挥剑一阵乱砍,可是根本没碰到杜子峰的一根汗毛。「刺啦……刺啦……」又传来两声匕首划破布料的声音。

  凤晴玉睡袍的前衣领被杜子峰割开,两个浑圆坚挺,颤颤巍巍的豪乳裸露出来,一只衣袖也被撕掉了。冰凉的夜风吹在凤晴玉裸露的雪白肌肤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凤晴玉惊叫连连,一只胳臂护住丰满双乳,蹲下身体,一手持剑,向杜子峰的双腿胡刺乱砍。

  杜子峰的身体,好像完全不受地心引力控制,轻飘飘的围绕着凤晴玉漂浮旋转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一脸淫荡的笑容,象一个黑夜中的恶魔一般,让凤晴玉一阵胆寒,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刺啦啦……」又是一声,凤晴玉的睡袍被杜子峰从背后全部割开,分成两半耷拉在她的身体两侧,如果没有胳臂挎着,早已脱落在地。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背和丰满诱人的臀部没有了丝毫遮挡之物。
  凤晴玉已经顾不上追砍杜子峰了,她忙手忙脚的拉扯已经成了两片破布的衣服,想把自己曼妙性感的娇躯遮挡住。可是无论她怎么遮掩,也挡不住满身诱人春光的外泄。慢慢停下来的杜子峰看着凤晴玉诱人的躯体,胯下的零件迅速膨胀变大,直挺挺的对着凤晴玉,好像在示威。

  杜子峰阴笑着,慢慢向凤晴玉走过去。凤晴玉吓得捡起扔在地上的紫玉剑一阵乱舞,一边哭叫:「不要……不要过来……」。杜子峰一边走着,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凤姑娘,罗夫人,几年前那次让罗先刚搅了我的好事,今天看谁还能救你。哼哼。」

  凤晴玉看着已经赤身裸体的杜子峰一身精壮的肌肉,和胯下那一条比自己丈夫的都大一号的零件,心里又羞又急。她哆哆嗦嗦站起来,一手揪住两块只能遮住乳头却怎么也遮不住其余乳肉的破乱衣服,一手拿着剑指着杜子峰:「你不要过来……你要敢过来,我……我就死给你看……」。「死?你想死那还不容易,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

  杜子峰狞笑着,慢慢向凤晴玉靠近。一边走还一边故意晃动着胯下已经硬挺的零件。但是,他的左手还是紧握着的。凤晴玉一边后退,一边左右看着,她希望能有人来救她。「你别指望有人像上次那样来救你了。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跑这么远吗?哈哈哈哈……」。

  凤晴玉听了杜子峰的话,绝望了。她知道,在这远离庄园的偏僻之地,不会有人来救她了,「拼了……」她银牙一咬,不顾身体赤裸,手一挥,冲着杜子峰的下体就是一剑,她想直击杜子峰的要害部位。轻功高绝的杜子峰哪会让她砍到,他飞身而起,越过凤晴玉的头顶,落在她的身后,趁着凤晴玉还没转过身,紧握的左手张开,把一把白色的粉末飞快的对准凤晴玉的阴部抹去。

  杜子峰手法熟练,又快又准的正好抹在凤晴玉的阴唇和肛门上。凤晴玉的胯下受到袭击,羞愤的奋力转身,紫玉剑直接向杜子峰的头部砍过来。杜子峰敏捷的连连后退,躲开了凤晴玉这一剑,站在不远处嘿嘿淫笑的看着凤晴玉。

  凤晴玉感觉隐秘之处被杜子峰摸了一下之后,阴道口和肛门两处地方同时传出一种酥麻的感觉,像闪电一般快速向子宫深处蔓延,刺激的子宫一阵收缩,一股淫水不由自主的流出来。那种感觉太熟悉了,她的丈夫曾经在黑夜里无数次的带给她这种销魂的滋味。「不好,肯定是春药……」凤晴玉没有继续追赶杜子峰,她站在原地没动,因为那种感觉太强烈了,已经开始让她浑身发烫,下体发痒了,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不安的摩擦着。

  「嘿嘿,凤晴玉,老子的欲美人可不是一般的春药,那是天下最厉害的,我保证你在半刻钟之内就会哭着喊着让老子来干你,哈哈哈哈……」凤晴玉一听杜子峰的话,转身就向落虎庄方向飞奔而去,她知道,如果再不赶紧逃跑,一会肯定要受到侮辱。杜子峰没有追赶,他在身后对着落荒而逃的凤晴玉大声喊道:「美人,忘了告诉你,跑的越快,药性发做的就越快,哈哈……」。

     ***    ***    ***    ***

  果然,才跑出几十步,凤晴玉双腿一软,趴倒在一片青草地上,急促的喘息着。她开始强忍着春药的袭击,但药力之强烈超乎她的想像,她已经脸颊泛红,口干舌燥,全身渐渐无力,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模糊起来。杜子峰不慌不忙的走到凤晴玉的身边,伸出双手顺着背部,腰部和臀部的曲线一直往下抚摸着。手掌到达凤晴玉的阴部时,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阴唇上,来回挑弄并深入阴道旋转扣挖起来。

  因为受到春药的影响,凤晴玉的体质变的特别敏感,在杜子峰连续几下的挑逗下,她就受不了的呻吟起来,流出的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滑下,滴落在地上。杜子峰被凤晴玉的娇躯完全吸引住,他贪婪的抚摸着她的脊背,抠挖着她的阴道,嗅闻着她的迷人的体香。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的凤晴玉发现杜子峰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肉体上,全不设防,就双指一并,就向他的丹田戳过去。

  哪知杜子峰早有防备,一把捉住她的手指,用力一拧,背在她的背上,痛的凤晴玉浑身一颤,生理欲望减轻几分。她又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振奋起精神,右腿向上猛的一踢,狠狠地踹在杜子峰的肩膀上,猝不及防的杜子峰被她踢了一个跟头。

  凤晴玉站起身,踉跄着向前跑着。她体内的欲火已经快要把她烧的失去理智了。那一脚踢得并不严重,杜子峰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他没有马上追赶凤晴玉,只是在她身后跟着。他知道凤晴玉马上就要迷失在他的春药药力之下,她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只要等凤晴玉完全迷失后,就可以慢慢的品尝这个大美人了。
  凤晴玉歪歪斜斜的向落虎庄方向前行着。她现在已经没有一点意识了,只是机械的迈着脚步。她感觉从阴道和肛门传出电流般的酸麻无比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那种快感传到了阴道最深处,感觉奇妙无比,就像阴道被她老公的阴茎抽插一般的涌起一阵阵的酸麻,比那还刺激。这迷乱的快感,很快的就让凤晴玉难以抑制的娇喘嘘嘘,她高潮了,阴道深处开始有节奏的痉挛,全身轻微的颤抖着。她双腿一软,跪趴在草地上,沉浸在高潮的余味之中。

  跟在身后的杜子峰挺着粗大的零件走到她的身后,用手拍了拍凤晴玉的肥臀,臀肉波浪似的一阵翻涌,凤晴玉没有动。杜子峰知道她已经沉迷在欲海之中,就跪在凤晴玉的身后,扶着阴茎,对准凤晴玉湿漉漉的阴道插了进去。一种很少体验过的紧凑感让杜子峰不禁深吸一口气,凤晴玉阴道内壁上层层叠峦的软肉便紧紧裹贴在前进的茎身上,「呜……」凤晴玉欢叫一声,漂亮的脸蛋儿上现出一片醉人的酡红,只见她媚眼如丝,性感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呼吸急促地娇喘着。
  凤晴玉只觉得一股最原始的欲望,从她全身的每一个汗毛孔中释放出来。此时的凤晴玉已经失去正常的思维,她只想男人,想男人的阴茎。她的臀部向后移动,想靠自己的活动去争取阴茎在阴道里摩擦的频率,来满足高涨的欲望。杜子峰的阴茎插进去之后没动,他看着凤晴玉曲线优美的身躯,体验着凤晴玉阴道的紧凑,双手抄起凤晴玉垂在前胸的丰满乳房,揉搓起来。

  渐渐地,凤晴玉自己的活动频率已经满足不了体内的空虚感,她不停的摇晃腰臀,好像在提醒身后的男人,要他疯狂一些。杜子峰很配合的开始快速抽插,他的阴茎很长,每次抽插时,龟头总会摩擦到凤晴玉的子宫口,而且还有很长一段会伸入到子宫里面。这种感觉是凤晴玉从来没体会过的,她老公罗先刚好武成癖,对于女人和性事很寡淡,再加上他的阴茎大小一般。

  所以,凤晴玉不知不觉的收紧阴道,微挺屁股,迎合杜子峰的抽插。杜子峰感觉到自己的那玩意儿被越夹越紧,心里自然明白凤晴玉的感受,立刻提气夹肛,以两浅一深的插法,快速抽插。凤晴玉呼吸越来越急促,快感越来越强烈,无法自抑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

  突然,阅女无数的杜子峰就感觉凤晴玉的阴道猛地紧紧收缩,随即又松开,连续几次。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凤晴玉马上就要达到高潮的预兆,于是加快了抽插速度。凤晴玉的身体一阵颤抖,阴道紧紧嘬住杜子峰的阴茎,一股阴精急喷而出,击打在杜子峰的龟头,饶是杜子峰干过的女人无数,可是没有一个女人的阴精如此力大。

  龟头又痛又麻,下体使劲的向前顶,恨不得把胯下所有的零件全部都塞进正在抽搐地阴道中。他没有压制他的欲望,一股又一股狂暴地射精,每一下喷出的液精,都进入进了凤晴玉的子宫中。凤晴玉被蜂拥而来的高潮,刺激的彻底晕了过去。杜子峰缓缓地拔出阴茎,失去支撑的凤晴玉软绵绵的趴在了草地上,一动不动。杜子峰把阴茎上的液体在凤晴玉的肛门处蹭了蹭,准备给她开肛。

     ***    ***    ***    ***

  「住手,畜生……」一声怒喝遥遥传来,吓得杜子峰连衣服都没顾上拿,仓皇逃窜。那个声音太熟悉了,就是落虎庄庄主罗先刚。当年他可和罗先刚动过手,连罗先刚的衣服边都没碰着。要不是轻功卓越,早就被罗先刚一拳打死了。此时不跑,还等何时?他运起全身功力飞窜而逃,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个身影快速的向凤晴玉跑来,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他跑到凤晴玉身边,凝神一会儿,脱下长袍,把凤晴玉赤裸的娇躯裹起,吃力的抱起她,脚步蹒跚的向庄里走去。

             (凤晴玉上部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