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药师大会上,夭夜公主令人大跌眼球的亲近萧炎,并发出了宴会的要求,在萧炎点头答应了夭夜的邀请之后,夭夜公主满意的退回站在加老身后,要知道以她的脾气,若不是太爷爷加老给予了这个年轻人如此高的评价,她也不会这般放下姿态委身相交。

  想到相交两个字,夭夜公主心头不由得一颤,俏脸飞起一抹红霞,偷偷扫了一眼萧炎,见他能够在这么多帝国顶层人物以及巅峰强者面前保持这般冷静,心中更是感觉满意。收回神之后,与萧炎聊了几句,夭夜便是对着法犸以及海波东几人躬身行礼,完美的礼节,让得人难以挑剔。

  连海波东等一脸淡漠的人,脸庞上的冷意都是减少了一些,而不知是有意无意的,萧炎却看见那一抹雪白若有若无的挤了一挤,让萧炎脸色一变,有点不自然的坐在了贵宾席上。注意到这一点的夭夜公主嘴角牵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夭夜公主直接在萧炎身边款款坐下,淡淡的体香飘来,让那本就起了涟漓的萧炎有些心猿意马。

  好像看出了萧炎的窘迫,夭夜公主轻轻一笑,妩媚至极的勾了萧炎一眼,萧炎心里大呼着吃不消,只好假装正经的端坐着,目不斜视的盯着下方庞大得有些恐怖的广场之上,却瞧得帝国三大家族一齐进入贵宾席,雅妃和纳兰嫣然二女正走在其间,两女气质各不相同,却又同样貌美如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远远的,雅妃便瞧见萧炎,心头微热,却瞧见夭夜公主坐在一旁,不由得心头一沉,暗道:难道帝国皇室舍出一个公主来拉拢岩枭?

  带着心思,她与长辈们打过招呼之后,立刻留到萧炎一旁坐下,娇笑道:

  「岩枭弟弟,这次可一定要拿个好成绩哦,无数人看着呢…」话音未落,却见纳兰嫣然也轻移玉步,凑到萧炎身边,接过话头「以岩枭先生的实力,这次成绩自然不会弱,取得前三甲,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一边的夭夜公主,看到两个美貌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美人竟然都有意无意的和岩枭制造出亲密的暧昧,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心中想到:这岩枭明明长相平凡,风度也一般,没想到她们二人都屈身来拉拢,看来太爷爷所说不假啊。

  这时夭夜公主想起前一天加老独自对她嘱咐「必要时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又想起刚刚躬身行礼时岩枭眼中的惊慌和情欲,明显是个初哥。便把心一横,带着为皇室牺牲自己抑或是带着自己的心思,玉手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悄悄伸到萧炎的炼药师袍子下。

  此时的萧炎,正为背后因三个美人而引起的千万条带着敌意的眼光而苦笑,安静的等待炼药大会的到来。突然感到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出现在自己衣袍里面,心中一惊,斗气立刻开始急速运转,神识展开探查周围情况,准备以静制动,却发现身边的夭夜公主面色潮红,呼吸慢慢开始急促起来,显然她正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之下。

  这一发现另萧炎极其诧异,心中暗想,莫非我身上有何事物让公主都能不顾身份做出此等行径?转念想起那三张藏宝图,也只有这种惊天动地的异火才能让贵为公主的她这样做吧。想到此处,刚刚平息下去的气旋又开始旋转起来,萧炎打定主意,若果真如此,即使是公主他也不得不放弃一切护住地图。

  隐秘而又缓慢的气势上升,让贴着他坐着的纳兰嫣然察觉到了,疑惑的看了萧炎一眼,却发现萧炎脸色怪异,呼吸突然急促起来,而气势则是瞬间升到顶峰又立刻降到谷底,带着疑惑问道:「岩枭先生,可是有何不妥?」萧炎一愣,赶紧把脸色一正,冷漠的回应:「可能是有些紧张,没事。」看得他又是这种神态,身为天之娇女的纳兰嫣然不由得心中一酸,自己又哪里比不上夭夜和雅妃?于是赌气转头看着广场。

  察觉到纳兰嫣然不再注视这里,萧炎心下一松,看向另一边的夭夜公主,低声尴尬问道:「公主…这…」夭夜公主脸上立刻升起一片霞雾,映得如玉的脸庞增添了极其妩媚的色彩。

  看着不做声的公主,萧炎正想把公主那伸进贴身汗衫的小手按住,不想慢了一步,那双无数人幻想轻轻一握的小手却是迅速的向下移动,直接伸进萧炎的短裤之中。

  手上突然传来的毛茸茸的触觉,也让夭夜公主浑身一颤,随即深吸一口气,仿佛下来极其重大的决心一般,那只突入禁地的手穿过丛林,直接握住了萧炎半软的男根。

  受此刺激,萧炎也是无法忍耐,男根「呼」的一下立刻变得坚硬滚烫。

  作为公主,夭夜也是从成年开始就有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正是准备用在需要取悦男人的时候。略有惊慌之后,便开始了极其专业的套弄,四指柔柔的圈住那已是坚硬无比的火热,顺着套弄的频率,拇指不停的轻叩龟头的马眼处。

  第一次受此待遇的萧炎,早已是神游物外,外表仍冷静的看着广场,内心却早已将夭夜公主扑到,在数万人面前完成两人的第一次。

  看着僵硬的萧炎,夭夜公主心中也有点得意,仿佛抢到了玩具的小孩一样,于是更用心的伺候起萧炎的敏感位置。

  萧炎心中直呼吃不消,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此时药老的声音透着坏坏的心思在萧炎心中响起:「这青莲地心火有一个功效,就是可以隔绝外界感观,使得别人只能看到你这一刻的情况,即使是斗皇强者也看不透哦。而且异火可还有个别称叫做欲火,能够不知不觉的调动女人身上的情欲。」闻得此言,萧炎的自制力瞬间崩塌,青色的火焰汹涌的喷出,直接覆盖在萧炎和夭夜公主身周,旋即坏笑着转过头对着夭夜公主,一手将覆盖着小半身的袍子掀开。夭夜公主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暴露在空气中的手仍握着萧炎青筋暴露的肉棒,轻叫一声,把手缩了回去,怪异的瞪着萧炎。

  不待夭夜质问,萧炎即道:「公主放心,外界已被我隔绝,即使加老都无法察觉我们的动作。」夭夜公主一听,暗道这岩枭果然有手段,嘴里却不依的嗔道:「不管啦,让本公主魂都快吓没了。」萧炎淡笑的看着俯下身子的公主,也不答话。

  「坏家伙!」轻拍了一下仍傲然挺立的肉棒,夭夜公主给自己鼓了一下劲,要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随即微启朱唇,香舌灵活的在龟头上绕了一圈,然后一口含了进去。

  萧炎深吸一口凉气,下体传来的快感深深的震撼了他,看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公主温润的小嘴里一进一出,身体和心灵上的快感一下到达了极限,攒了十几年的童子精一下全射进了夭夜公主的嘴里,由于量实在是太多,公主只好不停的将射进来的精液咽了下去。看着公主哀怨的眼神,萧炎不由得心头一动,使得隔绝的范围加大了一点,将纳兰嫣然包了进来。

  感觉到身边突然有了变化,纳兰嫣然转过头,看到了让她震惊无比的画面:

  夭夜公主仰起身子,嘴角还挂着一丝精液,芊芊玉手掩着小嘴,另一手戳了萧炎一下。急着去处理满嘴精液的夭夜公主没有注意到一边惊讶的纳兰嫣然,毕竟萧炎射出的人生第一次精,量确实太多了,而且她也想去看看其他性技巧,以此来拉拢岩枭。

  夭夜公主捂着嘴匆匆的走了,而那刚射过精的肉棒不但没有软下去的迹象,反而是越战越勇,向着望过来的纳兰嫣然点了一下头。

  纳兰嫣然满脸的不可思议:「你……你们……」原来是萧炎突然想到,如果只是将她打败也不见得纳兰嫣然会后悔当初退婚的举动,要使得一个女人后悔,最好的办法就是占有她,再狠狠的抛弃,所以转念之间将纳兰嫣然拖了进来。

  纳兰嫣然这几日正因好不容易有看得上眼的人出现,却无视她而无比委屈,骤然间却瞧得能让自己心动也让家族心动的那个人与别的女人在大庭广众下做出这等事,实在是无比震惊,导致心神失守。

  看出这点的萧炎没有迟疑,利用这一点时间反手搂住身边微微颤抖的娇躯,一把将纳兰嫣然的衣衫扯下,迅速的放入纳戒之中。

  回过神的纳兰眼神紧咬嘴唇,恨声道:「你……怎可如此轻薄!」一身惊人的斗气骤然放出,直待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斯成碎片。

  萧炎却不慌不忙,在纳兰嫣然的耳边轻声道:「嫣然小姐,如果动了真气,我们可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了,现在我们在我的秘法包围下,斗皇强者都看不穿呢。我是无所谓,可纳兰小姐可就……」闻得此言,纳兰嫣然只好将斗气一松,转而由身体开始挣扎起来。

  「嫣然小姐,刚刚夭夜公主说她能这么做,你却不行,要我投靠皇室呢。」萧炎低低笑道。

  话音一落,感觉到怀里的娇躯一颤,挣扎的力度小了起来,于是继续说道:

  「不过我仍是觉得嫣然小姐更是美若天仙,而且气质绝佳。」要知道比这肉麻无数倍的言语纳兰嫣然也是常常听得,可是由这一直对自己冷漠的岩枭嘴里说出来,却让嫣然芳心乱动,停下了挣扎,低低的问道:「那雅妃也是同样美丽啊,你们不是还共饮一杯酒吗?」听得这明显带着委屈和酸味的问话,萧炎便知今天的念头可以实现了,抬手捏了一下嫣然的鼻子,亲昵的说:「那雅妃是我姐姐呢,这醋可吃的,呵呵。」「谁吃醋了……」嫣然心里一甜,嘴上却不服输,可是那语气明显像情人间的撒娇。

  萧炎心知时机已到,没有接话,直接俯身吻住那无人采摘过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头叩开玉齿,勾住纳兰嫣然嘴里的香舌,缓缓交缠。

  骤然被吻,纳兰嫣然心中如有小鹿乱撞一般,连着身躯都是酥了。

  慢慢得,在「欲火」的影响下纳兰嫣然刚刚还因为突然的惊吓而苍白的脸开始泛起了潮红,全身也变得滚烫,不停的在萧炎身上蹭着。萧炎虽是第一次,却也本能的扯住纳兰嫣然的裙子,一把褪了下去。

  「啊……」骤然感觉下体一凉,纳兰嫣然低低的叫了一声,伸手正要去阻止萧炎的举动,没想到萧炎眼疾手快,趁着纳兰嫣然只注意裙子的时候一把扯开了那仅有的贴身小衣,顺势藏入了纳戒里。

  上身最后的防线告破,一对有若凝脂的玉兔颤巍巍的袒露在空气之中。

  纳兰嫣然心中焦急,双手捂在胸前,想要出声抗议,被堵住的嘴里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让人听着更觉血脉喷张。

  萧炎恰如其时的在纳兰嫣然耳边轻声道:「好美,不要遮着好吗?」带着磁性的声音触动了纳兰嫣然久未波动的心,在青色火焰不停散出的气息中,双手缓缓的离开了胸前。萧炎随即轻轻的吻了上去,处女淡淡的乳香使得萧炎那报仇的恨意也暂时被情欲所吞没。温柔的舔弄玉兔上的小红豆,不时微微的一咬,让纳兰嫣然发出美妙的呻吟之声。

  待得乳头已经硬起,萧炎没有猴急,反而抬起嫣然的玉臂,舌头在那散发着幽香的腋下来回滑动,一手揉捏着雪白丰润的嫩乳,无师自通的技巧,使得初经人事的高贵少女体内升腾起强烈的欲望。

  伴着逐渐加大的呻吟声,萧炎开始扩大入侵面积。一只手顺着乳房,滑过腰身,探进了姑娘身上仅剩的薄丝内裤。下体的沦陷,纳兰嫣然虽然有所察觉,却早已全身酥麻,无力阻止。萧炎用手指滑过那条美丽的裂缝,不出意料的发现那处早已是泥泞不堪,于是毫不客气的把这最后的武装也彻底除去。

  看着眼前白花花的美人,萧炎也是除下袍子,两个人终是裸裎相见。

  少女娇羞的无上眼睛,低声的呻吟道:「我……还是第一次,温柔点……」听到这犹如冲锋号的低吟,本想多玩弄挑逗一会的复仇之心也无法控制无限上升的情欲,低吼一声,蛟龙已是将头探进纳兰嫣然的私处。

  「啊……好痛……」破身之苦来自体内,即使纳兰嫣然这一岚玄宗的少宗主也不能无视,粉眉微蹙,脸上路出痛苦神色。

  这却让萧炎感到从未有过的刺激,报复的快感和肉体的欲望完美的结合,下身一挺,便刺破了纳兰嫣然保存了十几年的处女之身。

  突如起来的痛苦让纳兰嫣然大叫一声,不由得弓起身子,紧紧的搂住萧炎的头,萧炎看着凑到眼前的丰乳,毫不客气的含住一颗乳头,用力吮吸,纳兰嫣然浑身潮红,坐在萧炎身上,不停的吸着凉气,破瓜之痛果然还是不那么好接受。

  萧炎吸着美乳,下身的肉棒却也没有停下,缓缓的蠕动,一点点的抽插着,渐渐的感到纳兰嫣然的私处开始放松,而且那淫秽的润滑液也开始增多起来,便抱着纳兰嫣然没有一丝赘肉的柳腰,不停的上下顶弄。

  纳兰嫣然虽是疼痛,但大斗师的实力还是让她快速的回复了过来,随着萧炎的抽插也开始配合着起起落落。

  私处不停传来的强烈快感,使美丽的少宗主完全抛开了身份,放声的呻吟起来,「啊……唔……啊啊……好舒服……好……好……好胀……啊……」萧炎的肉棒不停的在纳兰嫣然体内进进出出,每一次都会带起一丝水光。

  没过多久,只听纳兰嫣然激动的开始大叫起来,「啊……啊啊啊……要……啊……尿尿……啊啊啊啊啊」原来是美丽的少宗主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潮,此时萧炎却越战越勇,将纳兰嫣然已经发软的身子放在上下,两脚搁在肩膀之上,开始了大开大合的抽插,刚刚高潮的身子正是最敏感的时候,受到这样的进攻,纳兰嫣然感觉岩枭的每次进入都仿佛要刺穿了她一样,高声的呻吟渐渐的低了下去。突然萧炎一口咬住了纳兰嫣然的乳头,下体耸动的速度瞬间加快。

  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纳兰嫣然又开始高声叫了起来「啊啊啊……乳头……乳头……好胀,唔……慢……慢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在纳兰嫣然连声的高声呻吟中萧炎也将精液射进了纳兰嫣然的子宫里,那带着异火能量的滚烫精液一激,纳兰嫣然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高潮过后,纳兰嫣然的头无力的放了下来,却正好看见坐在后一排的柳翎冷冰冰的盯着这边,仿佛看透了异火的伪装一样。

  虽然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但是那种在所有人面前做爱的强烈羞耻心,让纳兰嫣然享受到了连续的高潮,因为高潮而紧缩蠕动的私处也让萧炎低哼一声,感受着无比强烈的快感。

  知道这是女人最容易入侵的时候,为了日后的复仇,萧炎也是地下头温柔的与纳兰嫣然亲吻。

  「好舒服。」萧炎咬着纳兰嫣然的耳朵说的。

  喷向耳朵的热气让纳兰嫣然又是一阵颤栗。

  「你坏死了,这么多人……啊!」喃喃的娇嗔在萧炎捏了一下纤细柳腰下的丰臀后戛然停止,然后又是一阵柔情密语。

  待得夭夜公主处理完嘴里的精液,又恶补了一下性技巧后回来,萧炎和纳兰嫣然已是穿戴整齐,撤除伪装开始等待着大会的开始。

  所以在日后萧炎在履行三年之约时,纳兰嫣然知道岩枭就是萧炎,萧炎就是岩枭之后,情难自禁的扑到云韵的怀里大哭道:「师傅,我真的后悔了……」可是后悔,能唤回那顺着体液留在萧炎身上的心吗?又能否换回屈辱仇恨之心?

  正可谓:初动心情难自禁,终失身悔不当初。

【完】

1129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