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歪传(一)

  (唉唷喂!我的眼前怎么一片黑暗,哇拷!老子的头怎的痛的那么厉害,不行,得睁开眼睛瞧瞧,也许老子真的挂点也说不一定。)

  我缓缓的睁开了我的双眼,只见柔柔的光线射进的我的眼里,正当我要瞧瞧自己身在何处之时,耳边传入了一道焦急又柔细的女子的声音:「段郎、段郎,你终於醒来了,你可知语嫣有多么的担心害怕呀!」我循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哇!乖乖!坐在我身边的竟是一位白细细、柔绵绵的大美人,瞧她一张瓜子般的脸、细细的眉、嫣红的双唇,哇拷!比我那一个骚蹄子阿珍有过之而不如(阿珍是我的马子)。看这位靓妹一脸焦急的神色,又叫我断什么的,还真把老子给搞糊涂了,不过谁管它的,有马子不上,可会让我那群死党给糗的半死。

  喔!对了,老子还没自我介绍一下,不然你们怎么知道老子是谁,不是吗?

  老子叫杨伟,我的死党们都叫老子作「阳萎」。说起这名字,我还真干我老子,没事姓杨干啥,还给我取个单名伟,害老子被亏得无力反驳。不过老子可没那么「衰小」,名字不争气,我的大家伙可替老子争了不少面子。

  老子不是在吹牛,只要被老子肏过的马子,没有一个不服服贴贴的死缠着老子,别的不说,我那马子阿珍,是出了名的大骚货,味口之大,无人能及,过去和她「逗阵」过的人,都全给这位大姐给搞进医院洗肾去了(肾亏),所以在这世上也只有老子我的家伙,能把她治得服服贴贴,现在她简直把老子当「鸟神」一样的崇拜着。

  好了,再说一下老子那两个死党阿q和鸡虫吧!阿q(这个名字是我帮他取的,因为他是那种头好壮壮那型的人)是我从小混到大的老战友,他的家族来头可不简单,全部都是政客,从党国大老到立法委员等等,听阿q跟我说他家的财产就算都用在吃喝玩乐,十辈子也用不完。因为他家族的人太会吃钱了,而阿q也是老子的金主之一,和他一起永远也不会嫌钱不够花。

  而鸡虫也是我从中学到大学的最佳拍挡(也是老子的金主),他的家世也不简单,也是一个跨越国际的大财团,听鸡虫曾告诉我说,他的爷爷还是两岸谈判的头头呢!而他之所以被叫做「鸡虫」可是有原因的,听他说他是他家唯一的长孙,所以从小就被当成宝贝一般的照顾着,有着自己的保母、佣人、司机,不过在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被他的女佣给开了苞后,从此就迷上了女人底下的那块「屄」,此后就被取名叫鸡虫了。

  而我们三人因「性」趣相投,而我又是他们两人的死党,於是我们三人就组了一个「色鬼党」,而我们的党训就是「有妞不泡非男人,有马不上枉为人」,就这样的展开了我们的宗旨,四处的捕捉美丽的花蝴蝶了。

  好了,介绍到此为止,到现在我还在纳闷着为何我会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记得我那时和阿q他们两人,一起去试我的新车,三人还特别的跑去十八王公那去拜着香,记得那时为了闪那对面来的大货车,老子我明明冲出了护栏,栽进了山崖下后就昏了过去后,怎么会人躺在这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身旁还有个穿着透明白纱,围着肚兜的大美人在一旁服侍着老子?真把老子给弄糊涂了,怎么想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这在这时旁边的美人说了话了:「段郎,你怎么了?怎么人像失了魂一样,是不是你头上的伤口又痛了?我马上去叫御医来帮你诊断一下。」(哇拷!怎么可以就让这马子翘头了,得把她拉过来爽一下,减轻一下老子的头痛才行,於是我二话不说,一把将这马子拉躺了下来,立刻使出老子的调情绝技。)「段、段郎不要啊!你的伤势还没复原,啊……!」

  天龙歪传(二)

  话说主角杨伟因闪躲对面驶来的货车,而一头栽进了一个莫生的时空中,身旁又多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且又将他误认为她的情郎,於是杨伟为色免暴殄天物,决定先上了她再说。

  「……啊!不要啊!段郎,你的伤还没好,而且现在是白昼,我们不能越了礼法啊!……啊……段郎……你……你把妾身弄得全身好……好不自在啊……段郎……」(哇塞!这个叫做语嫣的马子,身材真他妈的正点,细皮嫩肉,滑溜溜的雪白的肌肤,再加上胸前那对海海的大波,真爽死老子了,真不知老子哪时候烧的好香,竟然能上到这款马子,得把握难得的好时机,先上马再说。)只见杨伟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对准了被他的调逗得昏头转向娇喘连连的语嫣那块迷人的方寸之地,长驱直入。

  「啊……段郎……轻点……语嫣痛得受不住了……啊……段郎……慢……慢……慢一点……你顶得语嫣……心……心都快跳出来了……啊……段郎……语嫣好……好幸福喔……啊……段郎……」杨伟一面插弄着身下的大美人,一面分神的瞧着这个房间的摆设,一切的场景,好像只有在电影与电视上才见得到的摆设,那就是古装剧才有的场面,如果说这里是拍戏的现场,那自己现在所干的又该怎么说呢?虽然这管马子,在上她的时候稍有挣扎一下,但还是给自己给上了马,除非这里是……想到了这里,杨伟已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但最让自己不解的是,这种事只有看电影才看的到,没想到却给自己碰上了,而自己也成了别人的替身,更上了那个人的老婆。一想到这里,杨伟的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兴奋全身的细胞都动了起来,而腰部下的动作更是加足了马力,狂抽猛干的让身体下方的语嫣,浪叫连连:

  「段郎……段郎……语嫣不行了……你的……你的那个东西今天怎么如此的神勇让……让语嫣……好满足……好快乐啊……以后语嫣要……天……天如此的快活好不好啊……段郎……啊……啊……不行了……语嫣快死过去了……啊……段郎……语嫣爱死你了……啊……」杨伟这时也快到达了极乐的境界,这时由语嫣体内射出了一道热流,冲激着杨伟的家伙,顿时杨伟后腰一麻,一道热腾腾的精液也随即射进语嫣的体内了。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被杨伟肏得爽翻了的语嫣,翻过身来用那对海海的大波压住了杨伟的胸膛,娇羞的对着杨伟说:

  「段郎,你好坏喔!欺负人家,把人家弄得全身都快散了,不过也把人家弄得好舒服喔,段郎,语嫣自嫁给你之后,你今天最神勇了,是不是因为你受伤的关系,所以才这么的厉害,以后语嫣要段郎你像今天一样,天天让语嫣那么快活好不好吗?段郎。」(哇拷!又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真不知这个姓段的怎么那么无能,让这么美的女人吃不饱,这是他妈的罪过,好吧!就当老子做善事替他喂饱他的老婆,反正老子这辈子玩过的女人还没有这款像小绵羊的女人,而且身材又他妈的棒,老天爷还真眷顾老子我,给老子送上这么美的女人来让我玩,反正既然都来了,就冒充下去吧!不过先得问一下我现在是身在哪个朝代,是什么人才行。)杨伟想完之后,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王语嫣的裸背,抬起头看着王语嫣那张因满足而未退的绯红的脸,接着吻着王语嫣的小嘴后,便开口问着王语嫣说:

  「语嫣,我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弄得全身都是伤,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呢?」「段郎,你不要吓我好吗?你难道真的忘了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了,你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前天大伯萧峰从西夏送来了几匹骏马来给你,说什么你的骑术太差了,要你好好的练习一下,而那几匹马中有一匹是日行千里的千里马,大伯说是特别送来给你的,於是你不听人家的劝告,兴冲冲的就上了这匹马,没想到你一上了马之后,马像疯了似的狂奔,等我们找到你之后,你已被马摔到了悬崖边,差一点就掉下去了,吓得我心都快跳了出来。段郎你想起来了吗?不要再吓人家了,你摸摸人家的心,人家现在一想起那天的事,心到现在还扑通、扑通的跳着呢!」王语嫣拉着杨伟的手,紧贴着她的左胸让杨伟摸着,摸得让杨伟又燃起了欲火,杨伟也不再客气的挑逗着王语嫣,只见王语嫣被杨伟逗得娇喘连连,而那张尚未退色的脸又绯红了起来,杨伟一面的挑逗着王语嫣,一面想着王语嫣的话。

  (哇拷!萧峰,王语嫣,这两个名字不就是金庸的那套叫什么《天龙八部》的小说吗?不是金庸虚设的故事情节吗?我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来呢?如果照这样说来,我不就是那个叫段誉的替身了?那个段誉也和我一样被摔了出去,难道我和他的元神互相的交替了吗?那他是否也上了我的身了呢,哇拷!好烦啊!不想它了,打炮先再说。)杨伟不再花心思去想这些伤脑筋的事,现在的他只想再干一次王语嫣,其它的事,他也不管了,於是,打开了王语嫣的那双玉腿,二话不说的,将胯下的巨棒一隐而入的插进了王语嫣的那方寸之地,爽快去了。

  天龙歪传(三)

  上一章说到了主角杨伟以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猛玩别人的老婆,而杨伟心中的疑惑,却也真的被他猜中了,段誉的元神也上了他的身了……台北某家大型医院内的一间特等病房,唯一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全身被包着像粽般的人,病房的左右两边,分别坐着两男一女,只见那女子像泼妇骂街般的念着坐在对面的两名男子:

  「都是你们两个啦!没事要阳萎去试什么车,现在好了,人都挂在这里了,像个肉粽似的,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老娘绝对跟你们两个人拼了。」「阿珍,你不要再骂我们了,我和鸡虫也不是故意的,况且你也是知道阳萎的个性,我们就算不叫他去试车,他自己也会找我们去试的,我们哪会知道对面会突然的冲出一辆货柜车来,更没想到阳萎会冲了出去。幸好现在阳萎只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请你姑奶奶就别再骂我们了,我们都快无地自容了,姑奶奶。」「嘻……死阿q,你就只会耍嘴皮子,最好阳萎会好起来,否则老娘后半辈子的幸福,都要算在你们的头上去,你们最好天天的烧香念佛,求老天爷早日让阳萎好起来,否则老娘真的和们没完没了。」就在两人谈话之际,病床上的人,突然的呻吟了起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也让他们三人站起来围在病床旁,等着病床上的人醒过来。只见床上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既痛苦又陌生的眼神看着阿珍三人,一时之间空气好像被停了下来似的,而阿珍三人却是充满了喜悦的神情,等着病床上的人开口说话。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阿q终於忍不住开了口,对着病床上的人大叫:

  「我操你娘的,死杨伟你是撞傻了,还是撞呆了,他妈的一句话也不讲,是不是又要出什么歪点子整我们了?如果你再不说话,咱家可会海扁你一番,管你他妈的是不是病人!」就在阿q说完话之后,病床上的人终於开了口,但开口之后却令阿q三人当场傻了眼了。

  「这位仁兄,请勿动怒,小可并非不愿开口,只是小可见到三位身着怪异之服,小可以为三位乃番外之人,小可因怕三位不懂中土之语,故不管开口之,尚请这位仁兄多多包涵。」的确,阿q三人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都是时下新潮人类的打扮,尤其阿珍的穿着,还真辣到最高点,上身穿着几乎快遮不住那36寸大波的小可爱,下身穿着又绷又紧的黑色超短皮裙以及性感的黑色网状的吊带袜,让人看了口水直流,所以也难怪床上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听完了病床上的人说了这些文绉绉、又莫名其妙的话后的阿珍,一脸惊慌的扑到了床上人的身上,双手捧着床上人的脸,焦急的说:

  「阳萎,你不要吓人家了,你不记得人家了吗?我是阿珍啊!是你最爱的那个又浪又骚的阿珍啊!阳萎,你醒一醒啊!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了呢?」这时床上的人见到阿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将身体后移,急忙的对着阿珍说:「这位姑娘,请你自重,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姑娘之举动,令小可无所适从,还请姑娘勿再做出这种遭人非议之举动来。尚且小可也非姑娘所言之人,小可姓段单名誉,乃大理国国王,非是姑娘言中之人,还请姑娘勿再将小可误认他人才好。」床上的人推开了阿珍,又说了这番话后,只见阿珍泪如雨下,而一旁的阿q与鸡虫两人,更当场傻了眼,最后阿q终於忍不住的按了呼叫铃,大声的叫着:「医生、医生,你们快来啊!我们朋友出大事了啊!」杨伟在经过了王语嫣的细心照顾下,身上及头上伤势已恢复了近八成,而王语嫣更是像一只快乐的小蝴蝶一样,服侍着这个变强又天天都让她非常满足的假丈夫。

  此刻的杨伟正躺在龙床上,享受着已被他调教成淫妇的王语嫣的绝妙的品箫口技之际,这时传入了门外侍从的声音:「启禀国王,木婉清姑娘求见!」(哇拷!什么时候不来,当老子正爽之际才来破坏,真操他妈的!待会老子得好好的骂骂来人不可。嗯!等一下,刚刚内侍说什么木婉清求见,她不是那段誉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吗?不对,根据天龙八部书上所写,他们两人跟本没血缘关系,这个事情只有段誉一人知道,那不就表示我又可以代段誉上他的假妹子了?尤其这木婉清就书上所写,也是个超级辣妹型的,而且古代人守身观念比现代人强,那不就表示我终於可以上到一个在室的女人了。喔!老天爷您真的太照顾老子我了,又给老子送上一个开过苞的新鲜货来给我,老天爷!老子我爱死您了,待会老子爽完了之后,绝对为您摆上一桌丰盛的祭品让您好好的享受一下,嘻嘻嘻……)杨伟越想越兴奋,急忙的要内侍先将木婉清带去休息,待会自会前往与她会面,一方面极於要草草结束与王语嫣的动作,於是对着王语嫣说:「语嫣,你刚刚也有听到,婉妹来大理找我,待我去见她之后,我们再继续好吗?」「不要啊!段郎,人家现在已经无法再等了,你摸摸看,人家的底下已经湿成一片了,况且你不是一直想要玩人家的后庭吗?人家今天好不容易下了最大的决心要给你了,如果你现在要走,以后你就别想要再玩人家的后庭花了。而且这木婉清每次来大理,都会缠你一整天,如果要等你回来,那人家不是得难过一整天。不要现在去好不好?你看,人家的小穴和后庭已湿湿的等着你来玩呢!」(哇拷!这蹄子可越来越骚了,可以被我调教成功了。想想也对,好不容易说服她把她的后庭让我开苞,我怎么能够轻易的就让这种机会跑掉呢!况且老子这辈子还不曾帮女人开苞过,都是当人家的表弟,就先拿这骚蹄子的屁眼来试试看,然后再去为木婉清这个辣妹开苞,嘻……)经过一番思考后的杨伟决定先搞定王语嫣这骚蹄子之后,再全心的针对木婉清,於是一把抱起王语嫣,将她放置於龙床上之后,大张旗鼓的,卖命的往王语嫣那迷人的销魂洞里钻了进去了……

  天龙歪传(四)

  上文说到了木婉清突然的来拜访段誉,让杨伟这个替身又多了一个打炮的对象,为了要学习如何的替未开苞过的木婉清开苞,杨伟以王语嫣的屁眼来作为实验。

  「啊……段郎……轻一点……你今天怎么……怎么如此的勇猛,让人家的浪穴都快承受不住了……啊……段郎……人家的小穴快受不了了……你……你不是要玩人家的后庭吗?放过人家的小穴嘛?人家的后庭等着你来玩啊!段郎……」杨伟看着王语嫣那副「爽假痛」(台语发音)的模样,心里在嘀咕着:(妈的,老子又制造了一个超级淫妇来了,不知道哪天我和她的真老公换回身份的时候,不知那老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杨伟一想到这里,彷佛已看到了段誉的那张讶异的嘴脸,心头一爽,「啵」了一声,将自己的大家伙由王语嫣那湿成一片的肉穴抽了出来,对准了王语嫣的屁眼,慢慢的深入。

  「语嫣,我要帮你的屁眼开苞了,把你的屁股放轻松一点,就像是我们洞房花烛夜那样,对!就是这样,把下半身放松。」杨伟慢慢的诱导着王语嫣,使她放松心情,以便成功的完成开苞手续,而王语嫣也在杨伟的温柔体贴的状态下,毫无痛苦的让自己的屁眼开了苞了。

  「喔……段郎……好奇怪的感觉呀……好像有点像要如厕的感觉,可是又感觉到痒的紧……啊……段郎,你就……就不要再体贴语嫣了,用……用力的帮语嫣止止痒呀……段郎……语嫣快受不了了……啊……对……对……这是这样……用力……再用力的玩……啊……用力的插穿嫣的后庭……啊……段郎……语嫣好爽啊……」看着王语嫣自己干着屁眼,又如此的淫浪样……杨伟不禁又为自己成功的开苞,暗自的喝采,也对要开木婉清的苞,增加更多的信心,而此刻的王语嫣,也已被杨伟的一阵狂抽猛干,已到了最后关头,而屁眼更是紧紧的夹着杨伟的大家伙,令杨伟也兴奋到了极点,终於也忍不住的将体穴的亿万子孙,射进了王语嫣的屁眼里去了。

  而王语嫣的屁眼因第一次接收到如此滚烫热流影响,爽到了极点,也由子宫射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阴精后,快乐的爽昏了过去了……因时空的关系,大理国王段誉被送到了现代,而因元神附身在杨伟的身上,也就必须替杨伟承受受伤又无法动弹的痛苦。而在这家医院的一间又大又隐密的会议室里,三个全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以品字型分别的坐在大型的会桌的三个方向,而令人特别注意的乃是三名中年男子的身上、胯下,分别有三名头带护士帽,却身无寸缕,身材一级棒的女郎,为他们做一些特别的服务。

  这时由坐在中间年纪较大的男子,双手抓着正在为他吹喇叭的女子的头,以极爽的口音,对着左右两边的男子说话了:「喔……黄主任……你说……对特等病房的那位患者该如……如何的处置,我们目前可得罪不起这种超重量级的病患……喔……喔……」这时坐在左边以「观音坐莲」的性交姿式、双手抱着身上的裸身女子,探出头来,气息粗粗的开口回答着中间男子的问话:

  「院……院长……我只是个骨科医生,对於那名患者……喔……我……我已经用最好的技术……能……能让他……他早日复原……但……对……对於他失去记忆的……的问题……就……就得问脑科的林主任,如何的……去处理了这……这个麻烦了……喔……喔……」话一说完,这位黄姓主任紧紧的抱着身上的裸身女子,主身猛抖着,让人看得出来他因讲话而守不住精门而泄精了。

  这时坐在黄主任对面的林主任,双手紧抓着裸身女子,下身猛肏,以「老汉推车」的姿式猛干着,而听了对面黄主的推托之语,於是开口说:

  「院长……呼……呼……并不是我要说泄气的话,以……呼……呼……以我这国内的脑科权威而言,这一次……呼……真的遇上了难题了……呼……呼……我已经用了院内最……最先进的仪器,仔细的来回做了不少次的扫描,但一点也没有查觉,这……呼……呼……这名患者有任何部受损的现象,但为什么他还会有……呼……呼……丧失记忆的现象,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目……目前……唯一可以做的,我想只有以这名患者,他那位最亲蜜的女友以最原始的方式,来唤醒患者的记忆外,别……别无……喔……喔……呼……呼……无任何的方了……呼……呼……」这名林姓主任也在这个时候,缴了械了。

  而坐在中间的院长听完了林主任的话后,心头一松,也紧抓着胯下女子头猛顶,全身猛颤的如泄了气的气球,瘫躺在坐位下后,拍拍女子的小脸,对着林、黄两人说:

  「好吧!这依林主任的提议试试看吧,再不行的话,我们全都得回家吃自己了。」院长说完话后,起身搂着刚刚为他吹喇叭的里身女子,走入了会议室内的房间里,可想而知,院长想要「干」什么了。待院长进了房间后,黄、林两人互识了一眼后,交换了身边的女郎,分别的往另外的两间房间而去了……

  天龙歪传(五)

  上文说到,段誉被误认为丧失记忆后,院方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唤醒他的记忆,结果又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请继续看下去吧!

  被误认为是杨伟的段誉,这几天来几乎是他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刻,因为他从早到晚为一些他从未见过的奇怪的东西(断层扫描),整到了已快不成人形,整个人也因此消瘦得已不成人形,此刻在他的心中,非常的怀念着他的爱妻「王语嫣」,但是他却永远也想不到,此刻的王语嫣,已被杨伟训练成了一个超级「淫妇」了。

  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段誉,终於被送回病房内了,此刻的段誉这时才能拥有一丝丝的平静,想着已逐渐康复的身子,虽双腿尚不能行动外,双手已能自由的活动了,这时一股倦意袭来,段誉终於抵抗不了睡魔的招唤,昏昏的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位穿着非常时髦的年轻女子,来者不是别人,而是受了医生的指示,来为段誉做恢复记忆,杨伟的马子「阿珍」。

  只见她锁上了门栓后,轻轻的走到了段誉的身边,轻摇了段誉几下,见段誉已睡得不醒人事,然后慢慢的脱掉了身上的小可爱、皮短裙及网袜与t字内裤后,掀开了段誉身上的被子,拉开了段誉睡袍的下摆,一手轻抓着与她的「妹妹」旷别多日的「爱人」,张开了她那张鲜红的小嘴,含住段誉的「替身」边吮边套弄了起来了。

  搞定了王语嫣之后的杨伟,在王语嫣热情陪浴与细心的打扮下,显得更加的英姿焕发,尤其身上又穿着代表至高无上的龙袍,更有一股令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这的杨伟已身在御书房内,等着内侍将木婉清带来。

  就在这时,内侍的声音由书房外传入后,书房的门被打了开来,一道香风飘了进来,令杨伟整个人为之一振后,眼前即出现了一位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略带健康肤色,艳丽动人的超级辣妹型的美人走了进来。就在杨伟为来人的美色所迷惑之时,眼前的美人,突然的扑向了杨伟,双手更是热情的套住了杨伟的颈项,以几乎快要「打啵」的距离,盯着杨伟开口对着杨伟温柔的说:

  「你的伤势好多了吗?为什么你受了伤也不派人通知我一下,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外人的吗?还是不再疼「清清」了,你说嘛?」(乖乖!这辣妹怎的那么的热情,即使兄妹两人的感情再怎的好,也不至於要这个样子啊?难道这妞儿,还是无法忘情於段誉那家伙吗?如果是这个样子,那我倒可省了不少功夫来对她游说了,看了这妞儿的健美身材,再加上紧贴在我胸前的这对大波,爽的老子的家伙都翘了起来,既然这妞儿那么「哈」段誉那家伙,那老子就顺水推舟,帮段誉那家伙干了他的假妹子了。)杨伟想到了这里,心头便有了主意,於是使出了他的泡妞绝招,决定要在御书房内,就将木婉清「就地正法」。

  这时的杨伟慢慢的伸出了右手,轻抚着木婉清的秀发,露出了充满柔情的眼神,看着木婉清,温柔的对着她说:

  「我最爱的清清啊!你也是知道在所有的妹子里,我最疼爱的人就是你了,所以也就不愿让你知道我受伤的消息,以免让你来操心,你知道吗?在这受伤的这段日子里,我的心里最想看到的人就是你了。」杨伟话一说完,就趁着木婉清被他的甜言蜜语迷惑之际,以最快的速度,吻上了木婉清的香唇。而木婉清被杨伟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吻的又是惊讶,又是兴奋,心头更是五味杂陈,一时之间,整个不知所措了起来。

  杨伟见木婉清毫无任何的抗拒,於是更是放肆的由上而下的轻柔的吻上了木婉清的玉项,只见木婉清的身子轻颤不止,望着杨伟,彷佛如一只待宰的羔羊般的,任由杨伟对她毫无顾忌、超越伦常的举动。她的心中既期待又迷惑:期待的是,终於可以和自己最爱的男人进一步的发生关系;迷惑的是,如再不拒绝他的热情,就将与他发生不被世人所认可的不伦关系。

  就在木婉清经过一番挣扎之后,终就欲望胜过了理智,於是任由杨伟对她的所有的举动。

  此刻的杨伟见木婉清已如绵羊般的任由自己,於是一把抱起了木婉清,走进了御书房内的一张大床,将木婉清轻柔的放倒在床上,慢慢的将木婉清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解了开来。只见木婉清满脸通红,紧闭的双眼任由杨伟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了精光,终於一具有如上帝的杰作,出现在杨伟的眼前,让杨伟一时看傻了眼,而忘了对木婉清做下一波侵略动作。

  此时的已被脱的精光的木婉清,因一直未再感受到杨伟的举动,於是张开了双眼,看到了杨伟像个傻子般直盯着自己的肉体,一时又是羞涩、又是喜悦,心头更是涌起了一丝丝异样的兴奋感,而由体内泛起一股热流,直袭自己腹下的禁地,更是「嗯」了一声,伸出双手来遮掩自己的胸部与禁地。

  杨伟被木婉清的这一声娇吟,给还了魂,於是更是两三下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上了床,轻压在木婉清的身上,吻着木婉清那张因娇羞而嫣红的脸,一手更揉搓着木婉清胸前那对38寸的大波,望着木婉清温柔的对她说:

  「婉妹,我等这一天,等得好辛苦,你可知为兄有多么的爱着你?如不是世俗观的阻碍,你我今日早已成为一对佳偶了,你知道吗?」「段郎,清清也一直深爱着你,早已要将自己全部交给你,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我和你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时,我真的不想活了,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告诉自已:我不要你当我的哥哥,我要当你的妻子,永远的服侍着你,陪着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一直以来我以为你只是把我当成妹妹般的看待。如今由你的口中说出,我真的好高兴,既使此刻要我为你牺牲生命,我也在所不惜啊!段郎!」「傻清清,好好的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过去我早就知道你对我的情意,只是一直碍於语嫣的关系,所以直到今日,我才有机会对你说,我是多么的爱着你的!」杨伟知道木婉清此刻已被自己所灌的迷汤哄得已不再有怎何的羞涩感,於是见时机已成熟的杨伟,托起了木婉清的双腿,抓起了自己已硬的如铁棒的巨根,对准了木婉清已湿成一片的禁地,缓缓的插了进去。

  (哇!乖乖!这就是处女的肉穴吗?难怪夹得老子的老二爽毙了,真他妈的肉紧,老子真的赚到了,哈哈……)只见杨伟的肉棍,一寸寸的深入了木婉清的肉穴,木婉清也因那处未开发的禁地受到外来的挤压,感受到一道有如肉被撕开的疼痛感,却怕自己因痛而使爱郎怯步,於是咬紧牙根,忍受着杨伟那根巨棒无情的侵袭。

  杨伟见木婉清如此上道的忍耐着,为了不让木婉清再痛苦,於是心头一狠,整支肉棍全进了木婉清的肉穴里去了。

  「啊……段郎……清清……清清的那里痛得紧……轻点……清清的那儿快让郎你给撕开了……啊……」「清清,对不起,我是因为太爱你的关系,怕你忍不住痛苦,所以才会这样的深入,你还好吧!清清!」「郎!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是清清没用,让郎你不能尽兴,现在清清也不再痛了,郎,你继续吧,清清忍得住的。」听了木婉清的这番话后,杨伟突然由心中涌起未曾有过的罪恶感,於是心疼的直吻着木婉清因痛而流出的泪珠,激动的对着木婉清说:「清,只真的对我太好了,我绝不会辜负你的这番情意,我会好好的对你不再让你受苦了。」杨伟说完话后,既温柔的吻着木婉清,两手轻揉着木婉清的那对大波。此刻的木婉清也完全的放开身心,接受着杨伟柔情的挑逗,而腹下的禁地却涌起从来也没有过的痒感,於是对着杨伟娇羞的说:「郎,怎么人家的那里觉得痒的紧,痒的人家心都慌了,郎呀!快帮人家想想法子呀!啊……!」听了木婉清的话后,杨伟知道婉清已开始感受到性的需求了,於是连连抽送了数十下之多,顿时只见木婉清的娇颜,展现出一股都未有的满足状。

  「对……对……郎……郎……就是这样……清清……不痒了……喔……好奇怪的感觉呀……郎……清清……清清好兴奋……好舒服呀……郎呀……清清快爽死了……啊……啊……对……用力点……郎啊……再……再……用力……清……清……的魂……快……快上了天……天……了……啊……嗯……喔……啊……」听了木婉清的娇声浪语后的杨伟,更是有如神助一般的更是卖命的狂插猛干的,一副为卿鞠躬尽粹的神勇。

  「喔……郎呀……用力一点……清那里面好痒……亲爱的郎……喔……用力……郎……不要停……用力啊……喔……恩……喔……」「清……我的好清清……哥……哥被你的……穴儿夹……夹的……好爽啊……清啊……喔……」杨伟狂吼了一声后,腰部一挺,紧紧的抵住了木婉清的肉穴,一道又浓又强的浓精,强劲的射入了木婉清的子宫深处,而木婉清也被这道热精烫的爽昏了过去了……

 
  天龙歪传(六)

  上文说到了杨伟终於上了木婉清了,却引发了杨伟从未有过的愧疚感,於是杨伟还私下了决定,决定放弃王语嫣,与木婉清双宿双飞……

  黎明,一道耀眼的曙光射进了御书房内,杨伟也因这道光芒而醒了过来,这时才发现身旁的佳人已不知去向,连忙的起身穿妥衣服,急忙的寻找着木婉清的芳踪,终於在书案上发现了木婉清留下的一封信,杨伟急忙的将信拆开一阅后,顿时脑袋「轰」了一下,整个人呆了一下后,慢慢的把信中的字看完。

  「段郎,昨夜是清清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清清终於得到了段郎全部的爱了。段郎,清清真的很爱你,真的很想与你一生一世的在一起,但是人言可畏,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不伦关系,却不为世人所接受,为了你的声誉,清清只好忍着别离的苦,离开了段郎你了。别了,段郎,不必找我,有了你昨夜的爱,清清就已足够了,清清希望下辈子,老天爷不要再让我做段郎你的妹子了,而是做段郎你的妻子。我走了,别念我,好好的对「她」吧!清笔」

  看完信后的杨伟,泪如雨下,这是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为女人掉泪,他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木婉清,真的不能失去她,於是杨伟决定了,决定木婉清找回。

  为了帮段誉寻回记忆的阿珍,终於用自己的绝妙的口技,把段誉那根沉睡的雄狮给唤醒了,久违的心爱之物,握在阿珍的手上,阿珍竟忍不住身体打了颤,小肉穴滴出了淫水来了,阿珍慢慢的爬上了病床上,刚那淫水直流的肉穴抵住了手上的鸡巴,一寸一寸的坐了下去。

  「啊……好爽啊……好久未嚐到如此美的感觉了啊……爽死浪穴了……啊啊……啊……」阿珍放荡的套弄着段誉的阳具,口中更是浪语连连,完全也不在乎段誉因胯下之物被挤压而爽的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的段誉,一见是那位误认自己是他男人的妖艳女子,全身寸缕未穿的强奸着她,急忙的伸出手来,要将阿珍推开,却没想到却被阿珍的手给找往胸前的大波紧紧的抓着,段誉双手被抓,再加上行动不便,只好自认倒楣的任由阿珍对她的强奸了。

  正当段誉已放弃挣扎之际,胯下之物所感受到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爽进了段誉的心里头,段誉慢慢的也由被迫转为了享受,享受着王语嫣外另一位女人的滋味了,这时阿珍的淫叫声又传进了段誉的耳中,使他更是心中舒畅不已:

  「啊……好棒的大鸡巴……啊……爽死老娘了……好爽呀……啊……喔……嗯……老娘快……快……不行了……啊……」被阿珍的肉穴紧紧的夹弄着鸡巴的段誉,心头的舒畅更是无法言语,尤其是自己的老婆也都未给自己有如此的快感,终於也忍不住的,要将体内的精华渲泄而出了。

  「喔……阿珍姑娘……小……小可快不行了……要出精了……啊……阿珍姑娘……啊……」「不行……你不能那么快……死阳萎……你给老娘撑着点……不能那么快就出来了……啊……不行……死阳萎……你……你怎么射精了……啊……」段誉终於忍不住的射了精了,却使阿珍满腔的欲火无处泄火,气急败坏的阿珍,猛摇着泄完精后昏睡的段誉,怎么也摇不醒,甚至连鸡巴也叫不醒来,此刻的阿珍也只好悻悻然的下了床,穿好衣服,心中只想找个男人来泄泄火。

  (对!只要是个男人,老娘一定给他上),这是阿珍此刻脑里唯一的念头。

  杨伟终於离开了大理国,完全不管王语嫣的哀求,杨伟此刻心中,只有早点的找到木婉清,要告诉她,自己是多么的爱她,於是杨伟骑上了萧峰所送的千里马,快马加鞭的寻找木婉清而去了……  

  天龙歪传(七)

  上文说到阿珍被段誉引了熊熊的欲火,急着找男人泄泄火,阿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不曾坐过马的杨伟为了寻找木婉清,而骑上了速度最快的千里马,他又会生什么样的事情来呢?请看!

  (男人,我要男人,只要是有鸡巴的男人,老娘就可泄泄火了。)此刻的阿珍被段誉搞得欲火焚身,正当要打开病房的门,寻找猎物之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原来此人乃脑科主任「林医师」。林医师看见了正欲出去的阿珍,连忙拦住阿珍,急切的追问阿珍的成果之时,阿珍二话不说的蹲下身子,双手扯下了林医师裤子上的拉链,一手掏出了林医师的家伙,吸吮了起来了。

  正当林医师被阿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后,慢慢的也开始接受了阿珍口技的招待了。

  「喔……施……施小姐……喔……你……你的吹……吹喇叭的技术真……真是一……一流,本人玩……玩过……喔……多少的女人,就……就是没有像……像施小姐……这种……喔……这种高手……喔……不行了,施……施小姐再……再吹下去……你……你就没的玩了……喔……」阿珍一听到林医师的话后,马上的「住嘴」了,於是起身执了病房旁的沙发上,脱上了t字内裤,抬起她那又圆又大的屁股,转过身对着林医师说:「林医师,快来呀!妹妹的浪穴儿,正等着你来插啊!」林医师见阿珍已摆出了如此诱人的姿态,会意的握他了大家伙,对准了阿珍那湿成一遍的淫穴,「滋」的一声,整只的鸡巴全插进了阿珍的穴里去了。

  「啊……好深喔……顶死妹妹了……喔……大鸡巴哥哥……妹妹的花心被你的大鸡巴给干穿了……嗯……好爽……喔……对……大巴哥哥……用力的插……干死妹妹的浪穴儿……喔……上天了……啊……」林医师听了阿珍如此淫荡的叫声,顿时信心百倍,更是卖力的狂抽猛干的,彷佛要将阿珍的浪穴给干穿一般,神勇无比,而阿珍更是卖劲的卖弄着无比淫荡的媚态刺激着林医师。

  「喔……好哥哥你……好棒喔……妹妹的浪穴……快被你干穿了……啊……哎唷……妹妹我……快高潮了……哥……大鸡巴哥哥……再用点劲……妹妹快不行了……喔……爽死妹妹我了……我的鸡巴好哥哥……」阿珍被林医师这花丛高手干得高潮连连,连泄了好几次身,终於得到了最高的满足;而林医师此刻也到了最高的兴奋,猛抱着阿珍的臀部,作最后的冲刺。

  「施……施小姐……浪穴好妹子……医生哥哥我……我……喔……」林医师的一声狂呼后,射出了一道又浓又烫的热精,射进了阿珍的穴心,烫得阿珍全身一颤后,两人便昏了过去了。而一旁的段誉,却没有被这场性的战争给吵醒,依旧是昏沉的睡着,一点也不受其影响。

  (喔!我全身怎着像快被拆开一样的痛?这里是哪里呢?我怎么会在这里?喔!对了!从大理国出来后,接着……接着我一路被马儿带着狂奔之后,跑了两天两夜之后,我就被马儿给甩了出去后,我就失去知觉了。是的,就是这样,但这里是哪呢?唉!有人进来了,等一下问问看吧!)杨伟忍痛撑起了身子,两眼望着门口,等着进来的人,准备问来人这里是何处,只见门口这时进来了一位身材一流、样貌绝伦的美少女时,一时之间却看傻了眼,整个魂都被给迷住了。

  进来的美女一见杨伟像只呆头鹅的样子,紧盯着自己看着,不禁被逗得「噗滋」笑了起来。而杨伟也在少女的笑声中醒了过来,不禁的红了脸,心中只嘀咕着:(乖乖!怎么古代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还辣,瞧这马子身上穿着只能遮住胸前那对大波的皮奶罩,腰下穿了件超短皮裙,那双腿儿让老子看的都想摸上一把,比起木婉清那妞还辣个几十倍,尤其那双赤裸的双腿,令人想揩她一把。怎么老子会那么幸运,走到那都有美人儿在身边?)此刻的杨伟,色心一起,好像已忘了自己原先的目的,此刻的杨伟脑袋里只想到如何将此女骗上床,而早已把要找木婉清的事给忘的一乾二净了。

  而这时进来的女子见杨伟撑着身子望着自己,连忙的走到了杨伟的床边,对着杨伟说:「哎呀!你还不能起床,你不知你伤得很重吗?来!让我看看你的烧退了没。」於是女子探出头,用自己的额头,贴着杨伟的额头,而胸前的一对大波,却让杨伟看傻了眼。

  (乖乖!这马子的波,不知有多大,光看那深深的乳沟,真他妈的想摸她一把,不管了,先假装撑不住的靠着她的波,试试看弹性如何也好!)於是杨伟便假装着,顺势的将脸紧靠女子的那对大波上,享受着大波的柔软与乳香。

  女子见杨伟紧靠胸膛,也不以为意的抱着杨伟的头,慢慢的扶着他的身体躺了下来后,坐在杨伟的身边,对着杨伟说:「这位相公,不知如何的称呼呢?为何相公你会昏倒在我们的村子口呢?」杨伟听女子的腔调,外族口音甚重,但还是听的出她的问话,於是回答说:「这位姑娘,小可乃大理「段誉」,因被坐骑给甩了出去后,就失去了知觉了,幸好被姑娘所救,否则我性命难保了,真是感谢姑娘的救命大恩。不知娘如何称呼呢?这里是哪儿呢?」杨伟装出文绉绉的样子,逗得这位美丽的女子「噗滋」的笑了出来,女子回答说:「相公,小女子名叫「阿娃娜」是这「凤凰村」村长的女儿,小女子刚好欲出村外,见相公昏於村口,便将相公救回村内了,此时相公你的身子尚未原,还请多多歇息,待相公身子复原后,小女子再带相公去见村长,来!相公先把这药给喝了吧!」阿娃娜说完话后,便扶起杨伟的身体,靠着自己的胸前,把药给杨伟喝了。

  此时的杨伟只知享受着背部紧贴那对大波所传来的舒爽,连药是甜是苦也毫无知觉,喝了药后的杨伟,过了没多久,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连阿娃娜何时离去也不知道了。

  天龙歪传(八)

  上文说到了杨伟因被马给甩了,而被一位美少女「阿娃娜」给救回了她的村庄,杨伟是否又有新的艳遇了呢,请各位看官慢慢的看下去吧!

  由於经过了阿娃娜细心的照料下,杨伟所受的伤已逐渐的好了八成,但是在这段养伤的日子里,最让杨伟感到好奇的是,每回阿娃娜来照顾自己的时候,总是在进门后就紧栓着门栓;而最让杨伟感到好奇的是,在这间的屋子外,总是感到有很多的影子在屋外徘徊,由早到晚,不见黑影有散去的迹像,反而有越来越多的情形发生。

  这天阿娃娜又来照顾杨伟了,一样的锁上了门栓,但唯一不一样的是今天的阿娃娜,好似经过了一番打扮,上下只穿着短的不能再短的鹿皮奶罩与短裙,脸上也化了浓妆,彷佛好像要与情人约会一般的美艳动人,让杨伟看了更加的蠢蠢欲动的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去。

  阿娃娜见杨伟看自己色色的样子,不但未怪杨伟,反而展现出更欣慰的娇柔的姿态,来到了杨伟的床边。

  「段公子,你的身子看起来好多了些,是不是呢?」「阿娃娜,这些天来如果不是你的细心照顾下,我怎么会好的那么快!你对我的恩情,真的感激不尽,不知如何的来报答你才好。」「段公子,阿娃娜不要你的报答,不瞒公子你,阿娃娜只要公子日后别忘了阿娃娜,阿娃娜就心满意足了。」「阿娃娜,我段誉岂是如此忘恩负意之人,你对我的一切,段誉一辈子也忘不了,既使日后我离开了这里,你也可到大理来找我,如果今天我所说是假话的话,愿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阿娃娜一听杨伟施了重誓,连忙的靠近了杨伟的身边,伸出了他的玉手,捂住了杨伟的嘴,并将身体紧靠着杨伟的身上,小嘴儿贴着杨伟的耳边,娇羞的对着杨伟说:「段公子,阿娃娜不要你下重誓,阿娃娜只是舍不得公子你,因为公子的伤势好了之后,一定会离开这里,那阿娃娜就再也看不到公子了,因为阿娃娜爱上了公子了……」阿娃娜越说越小声,但是对杨伟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原来这小美人发骚了,看上了自己了,如果自己再不对她下手的话,那才真叫做唐突佳人呢!

  於是杨伟伸出了双手,托起了阿娃娜的脸,对着阿娃娜的唇,深情的吻了下去,而阿娃娜见杨伟了解了自己的心意,兴奋的也回以热情的吻来回应,两人此刻就有如天雷勾动地火般的一发不可收拾,不到半刻的时间,两人身上的衣服,已脱的不知去向。

  而此刻的阿娃娜已经被杨伟的绝妙的调情手法,逗得春情荡漾、娇喘连连,就在这时杨伟见阿娃娜已进入的状况,一把握住了大家伙,抵住了阿娃娜斗已湿成一片的肉穴,缓缓的插了进去。

  「喔……哥……轻点……阿娃娜的那儿会痛……喔……哥……」杨伟见阿娃娜一脸痛苦的模样,不禁的笑自己太过急燥了,於是缓下了插穴的动作,对着阿娃娜说:「阿娃娜,对不起,因为我太爱你了,所以就变得太过於猴急了,而把你弄痛了,请你原谅我。」「哥,阿娃娜不会怪你的,阿娃娜好高兴,知道哥你是那么的爱阿娃娜,阿娃娜会忍着痛,让哥你享受到最大的快乐。哥,来吧!阿娃娜忍的住的。」阿娃娜话一说完,便提起了臀部,忍痛的回顶了过去。

  这时的杨伟,感受到自己的家伙好似突破了一层薄膜,整只的阳物顶到了阿娃娜的穴心里去了。

  「啊……哥……阿娃娜……阿娃娜好幸福啊……终於和哥你结合一起了……哥……不要怜惜阿娃娜……尽……尽量的玩……阿娃娜要……啊……要给哥你最大的满足……喔……哥……阿娃娜……阿娃娜不痛了……阿娃娜的那里……那里变得好……好舒服喔……哥……啊……哥用力啊……爽死阿娃娜了……哥……」经过一番苦痛的阿娃娜,终於慢慢的了解了人生的真谛,有如倒吃甘蔗般,渐入佳境,而杨伟也快活的享受着阿娃娜那处女穴紧夹着老二所传来的快感,慢慢的动作也加快了许多。

  「喔……哥……亲爱的情哥……妹……妹被你插着好爽啊……哥……妹……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哥……妹的浪穴夹的哥……的鸡巴爽不爽阿……喔……」「阿娃娜……你的小浪穴儿……真紧……夹的哥我的鸡巴……真的好爽……哥的鸡巴插的你爽不爽……哥也爽死了……喔……」两人战得天昏地暗,床褥上的被单,已被两人所流的汗水与阿娃娜所流出的淫水,弄湿了一大片。

  「哥……妹……妹快被哥的大鸡巴……插得快上了天了……喔……哥……妹妹……我快不行了……快爽翻天了……喔……哎唷……爽死妹的小浪穴了……」阿娃娜被杨伟插得快失了魂,高潮连连,身体不停的抖着,好似丢了精般似的,而反观杨伟此刻也好似快丢精般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拼命的抽插。

  「阿娃娜……我的小爱人……浪穴小淫娃……哥……哥快射精了……对……夹紧……用力地夹着我的大鸡巴……喔……出来了……啊……」杨伟身子一抖,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阿娃娜的穴心,而阿娃娜也被这道热滚滚的精液,烫得爽昏了过去了。

    【完】

     3264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