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小弟之前只是阅读H文,从来没有写过。这次操刀这篇大蛇无双的女娲,只因自己在2年前就玩了这款游戏,一直对无双中女娲神往,冷傲的女王范啊。满心的期待着哪位大大能描写一下她的H文,可惜的是一直都没有谁写过很细致的文,有一篇女娲无惨也注重的是虐,看了毫无感觉。小弟这段时间心血来潮,便想自己写上一篇。第一次写,难免文笔粗糙,用词不准,而且词汇贫乏。当中可能还会有文风混乱的情况,希望各位看官不要以文区作者大大们的高要求来看了。

  此文可能在各位看来淡色,希望不要太计较。另外,我对古人的语言着实没研究,于是难免有穿越性的台词。女娲称自己为哀家,曹操一会称自己孤,一会称自己寡人。大家看着就好。

  一战火纷乱,随着魔王远吕智的倒下,一切又归于平静。

  刚刚还纷纷扰扰的喊杀声,再一切都结束后也寂静了下来,众人围在了远吕智的尸体旁。

  「他不会再复活吧。」光头的典韦摸着脑袋「呵呵,女娲会想办法的。」手拿倚天剑,目光威严的人说道。他就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拥有霸王之称的魏国君主曹操,话毕,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一个盘着一头白发,发末确实淡淡的翠绿,浑身肌肤雪白如玉的女性。

  但见她头着天神的头冠,披着碧绿的披风,露出的香肩,让人想有俯拍的冲动,傲然的双峰前是白色的内衣,一道深深勾线让人的目光想有往里一探深究的欲望,而胸部以下都是裸露在外的,修细的小腰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受,手着白色的手套,上有太极八卦的符号,手握一把细长的血红细剑,剑柄处犹如凤凰展翅的造型凸显她的非凡。腰下是白色的短裙,只包住了自己浑圆的臀部,丝质般珠帘的金色裙摆随着熙熙的小风摆动,配合白色短裙居然是白色太极的长裤,但长裤并未包裹全部的玉腿,露出的大腿根部是贴着肌肤的薄薄的黑色丝袜,不知长裤里的风景是否也是如此。修长的脸,金色的瞳,散发出一种不可靠近的威严但又让人无比想靠近的气质,她入雪一样的的肌肤配合缕缕雪白的头发,仿佛来自天宫深处极寒的地方。哦,不,她就是来自仙界天攻的天神,女娲。

  「哈哈,袁本初已备好了酒宴,庆祝这胜利,诸公都来吧。」袁绍招呼着大家,众人陆续的散去了。典韦极想去饮酒,又不敢擅自离去。曹操向典韦使了个眼色,典韦也退去了,留下的是这次战斗的主指挥官信长,曹操和女娲三人了。

  为何远吕智已经倒下,我的心还是如此不安,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女娲单膝蹲在远吕智的尸体旁,她抬头看了看信长和曹操,若有所思。「远吕智彻底倒下了,已经。」曹操:「但是,霸王和魔王还在,所以还是感到有点不安吧……哼哼……」「哈哈哈哈哈哈!!」信长狂笑着,走向了酒宴的大帐。

  「女娲娘娘,等酒宴结束后请来主账大营,孤有要事相商。」说完,曹操也离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女娲不禁感叹道:「远吕智,你亲手创造的这个混沌的世界,马上要变成他们……难道这也是你想看到的吗……?」她运起仙力,先将远吕智尸体上黑色的煞气净化掉,然后将尸体传送回了仙界。这就花费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魏国这边算是已经解决了,不知另一时空的伏羲和太公望那两边的战况如何。」不知为何,女娲的心还是一直悬着担心丈夫那边的战事。

  酒宴差不多结束了吧,不知曹孟德还有何事要商议,无非是以后这天下的大势吧。女娲这么想着,来到了曹操的主账大营。

  二「孤恭迎女娲娘娘。」「曹孟德就是曹孟德,嘴上说着恭迎我,却还是高高的站着背对着我,远吕智倒下了,你比我刚到魏国的时候更狂了。也罢,哀家不与你计较这些,有何事要商议?如果是关于之后的天下之事,哀家作为仙家也懒得来管,你与信长不过是凡人之事,随你们怎样吧。」女娲冷冷的道。到此时,女娲还未发觉这曹操的大帐中多了一张床。

  「呵呵呵呵呵。此事虽事关以后天下,但娘娘在这当中也是至关重要。」「哦?愿闻其详。」女娲在旁的座椅上坐了下来,不知为何,她轻抬右腿跷起了平时自己从来不跷的二郎腿,只为平复突然而来的被黑色丝袜裹着的大腿根部淡淡的细痒。

  「娘娘,这次和远吕智的大战,娘娘主攻的是正面平清盛大军。孤绕到其大军后面并未受到太多的抵挡,便先行攻入了远吕智后部大营,在大营深处,发现了远吕智还未来得及用的符咒,孤看了这些符咒,深知此中厉害,若远吕智最后狗急跳墙,使用此符可撼天动地,扭转仙界时空。孤收了起来,这正打算献与娘娘。」「哦,……是……是吗。」女娲只觉得呼吸比平时急促了不少,「那还不交予哀家。」「娘娘还未发现?它就在这大帐四周啊,呵呵呵呵呵……」说完,曹操低声念起了咒语,「起!!」「曹孟德,哀家……哀家知道你的霸主之心,就凭几道符咒,太小窥仙家了吧……」女娲站起运起了仙力……「什么!这……这……」女娲发现自己的仙力在体内仿佛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屏障,根本无法涌出,全部聚在小腹处。而且自己万年来从未有过的凡人思春的思想如果潮水一般的涌出,力量也仿佛被剥夺了一样,连手上的凤翼细剑都快拿不住了,而左手的五彩神石打造的神盾也失去了神力,掉在了地上。

  「娘娘勿慌,这些符咒也并无撼天动地之效,呵呵呵呵……这符咒运起之时阵内升起与外界相隔的结界,结界内会压制仙家的仙力,任何仙界神物都会失去作用,而魔界之气大盛,并不断释放让仙家都难抗拒的麝香之气,供交配之用,当仙家的男女动了这思凡之心,便可与之进行床底交合之事,当男人泄精,女人高潮之时,他们身上的仙力便会从积压的体内全部流入与他们交配之人的身上。

  呵呵呵呵呵……」「是……是这样……远吕智居然还有这一招……」女娲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下体大腿根部的酥痒愈来愈重,脑中不断闪现的是万年前,当大地崩裂,人类几乎全部灭绝,只有自己和伏羲交合的情景……三「想用冰风暴?别妄想了,呵呵呵呵呵呵,本来远吕智他们是想把娘娘,伏羲,太公望深诱入此阵,再和妲己分别采入娘娘的阴元和伏羲,太公望的阳精,一鼓作气彻底的吸纳仙力,可惜啊,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到阵中的是区区凡人的寡人,寡人看来是要享用天赐的礼物,娘娘,不要怪我,以后天下的战争还长着呢,寡人才不想与信长平分这混沌之世,孤要与天齐!!」曹操见女娲已经站都难以直身了,走了下去。

  「曹孟德,哀家……哀家低估了你的野心……啊。啊……」女娲金色的瞳渐渐模糊了起来,呼吸只剩了大口大口的出气,曹操靠近自己,直觉得男人的阳刚之气也让自己不断的神往。

  「娘娘,在仙界无法知道这凡间男女的奇妙,今夜,孤就行行好,解了娘娘这万年的心结吧。」曹操单手搂住了女娲的芊芊细腰,在女娲耳边轻轻的说道。

  说完便在耳根小吹了一口气。

  「啊……」女娲只觉得身体软了下去,再也使不得半分的气力,软瘫在曹操的怀中。胸部不停的高低起伏着。

  曹操一笑,便亲向了女娲雪白,但红潮四起的脸蛋,「娘娘的脸真嫩,仙界真是个美妙的地方,娘娘万年还如十五,六岁的童女的脸蛋。等孤和娘娘欢好之后一定要去看看,哈哈哈哈。」这时,曹操见女娲美丽的双瞳愤恨的看着自己。

  便又吻向女娲的美目……然后是女娲的薄唇。女娲只觉得一根灵巧的舌头拼命的想撬动自己的上下嘴唇,深入,加入这浓郁的香气,让自己逐渐的迷乱……难道……难道今夜之前的不安,不是丈夫和太公望那边的战事,而是自己的劫数?

  曹操的嘴贴着女娲的唇,见女娲不肯张开小嘴,右手轻轻的从小腹移到女娲的大腿根部,向上使出五分力气一抓……「啊……」女娲张开了自己的嘴,曹操的舌头顺势的划入,与女娲的灵香小舌纠缠在了一起。并且右手不停的上下滑动,然后轻轻的扒开白色的短裙,顿时一惊,「娘娘,仙人也是如此的放荡吗?居然上了战场连内裤都不穿,孤是小看你了。」听到曹操的调侃,女娲还来不及娇羞,只顾着张大着嘴出气,因为曹操的手指已经伸入到女娲的玉穴外部,上下滑动,一种莫名的快感涌上眉头,曹操看着如此佳人,心中神往再次吻了下去。女娲只觉得自己的小舌不自觉的与曹操不断的纠缠着,双脚自然的开始踮起,双腿缩紧,渐渐的,根本站立不起,腿根部也有暖暖的细流出来了。

  吻必,「呵呵呵呵呵,娘娘的唇好冷,但口中好热,这结界果真厉害,在此当中,仙家身体的敏感程度会超万倍,娘娘的下身已经有了反应了。」曹操拿出了自己已经被打湿的右手在女娲眼前晃着,女娲满脸羞红,心里又气又急,自己万年作为仙界之主来心如冰锁,虽说伏羲是自己的丈夫,但唯一的一次也是为了人类繁衍,从那以后,二人便再无男女之事,遵守着仙家的规则,那一次距离现在也太久了,现在的感觉对于女娲而言,是几乎没有过的。她没有力气,象征的扭捏着,想挣脱曹操的怀抱。

  曹操哈哈一笑,坐在了一把椅子上,让女娲背对着自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亲亲的搓揉着女娲的胸部,时不时的亲吻着女娲的玉背和绿色的发尾。「娘娘的发,好香,娘娘的背,好美。」女娲也忍不住的发出嗯。嗯的细微呻吟,曹操的「胸部按摩」看来让她很受用。突然,只觉得胸前一凉,原来自己的那件外穿的内衣已经被曹操拨到了上面,一对玉乳弹了出来,曹操双手更肆无忌惮的揉了起来。女娲脸越来越红润。曹操腾出左手,将女娲的脸扳了过来凝视着,女娲红着脸,不敢直视曹操的眼睛,曹操知她不肯与自己亲吻,故技重施,右手再次移到女娲的裙里,只是这次曹操的手已抠入穴中,并且找到了上部一颗红豆。,挤……揉……摸……弹……「啊啊啊。」女娲再也忍不住了,曹操也乘势稳住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

  女娲只觉得越来越迷离,头上的仙冠掉落在地上,披风也被曹操拨落,内衣扔到了地上。接下来,裙子,手套,长裤,尖尖的高跟鞋。只留下了一双腿还被黑色丝袜抱着,洁白如玉上半身和微微泛出丝许肉色的下半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肌肤细嫩无比,吹弹可破,一双玉乳虽然不算巨大,但也是恰到好处,经过了万年,还是坚挺无比,两个小蓓蕾粉红,乳晕也在微微闪光,而更让人惊叹的还是在两腿中间并无寻常女子的一缕黑色,而是和肌肤一样的细白鲜嫩的一道小缝。就连扒光她的曹操也呆了好一阵才抱起了女娲走向了床边。

  轻轻的将女娲放在了床上,曹操也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衣物,当他胯下的霸王根显露出来时,连女娲都吃了一惊。

  好……好大,好粗……恐怕比起丈夫伏羲的还要大上一圈,女娲不禁呆了,自己的下面万年没有被碰过,不知道如此一根庞然大物深入自己体内,自己会怎样。想到此,女娲不禁小脸更红了。即将到来的事情,女娲心理是忐忑不安。

  曹操呵呵一笑,「娘娘在仙界,没有见过凡间如此巨大之物吧,寡人暗中服用华佗的神药,此药可壮阳,但不是只有一时之用,一日一贴,长久服用,此物便会越来越大,而且床上耐久时间越来越长,一会娘娘尝了个中滋味,以后便离不开了。呵呵。」「无耻之徒,曹孟德,你就算今日得到了我的身体,我的仙力,他日伏羲,太公望攻入大营,你必会遭天谴。」「他们?哈哈哈哈哈,娘娘,谁人不知你的仙力也只有伏羲可比,今日孤得到了你所有的仙力,明日再诱他们入此法阵,自有对付他们的办法,而且,恐怕……到时候让他们进来的……可能是娘娘哦……哈哈哈哈」「都说孤常年在马背征战,以为孤只是一介武夫,殊不知孤在床上可是温柔备至,娘娘,孤要来了。」曹操说完便将头埋在了女娲身下,一根灵舌已经对着小红豆上下拨弄,手指头也深入小穴前后的探索着。女娲还来不及说话,遍只能微微的出气了,身体不断的左右游动。不一会,下身已经泛滥如潮了。

  曹操见女娲已经渐渐迷乱,慢慢的亲了上去,见一对玉乳上下起伏,心中荡漾,一口含住一颗粉红蓓蕾,另一只手轻轻揉捏另一颗,口中轻吸,时不时还用上下齿分别顶住,舌尖猛扫。女娲只觉得胸前痒,麻,还有一点小疼,几乎舒服得不能言语,但神智还未完全迷糊。曹操玩了一阵,突然嘿嘿一笑,慢慢的亲向下方,突然停在芊芊细腰的中间,在女娲的小肚脐中间狠狠的吸了下去,舌尖狂舔,但见女娲玉体突然一阵微抖,「啊啊。啊。啊啊……」下身喷出了体内的仙液。

  「哈哈哈哈。娘娘就是娘娘,仙人的身体敏感带果然不一般,孤就猜中了是你身上这最小巧地方。好了,下面该进入正题了。」女娲实在是没想到,万年来的第一次高潮居然在曹操还没进入之前就到来了,从她瘫软在曹操怀里开始,她其实已经对今夜后面要发生的事情有了心理准备。

  只是现在,用句战场上的俗话来说就是,还未上阵就已先丢盔弃甲,一种复杂而又奇怪情愫涌了上来。

  夜……其实才刚入夜啊……四曹操此时已是坚硬无比,他舔了舔女娲喷射在床上的液体。“ 娘娘体内的仙液,甘甜啊,仙人就是不一样,娘娘,跟孤说说,这是什么啊?” 曹操将打湿的双手举起,女娲娇羞,嗔怒不已,一双美目怒视着曹操。

  “ 哈哈哈哈,娘娘,现在不说,一会孤让你说。让孤看看,哦,娘娘的玉穴毕竟万年未经开垦,还少许微闭,无妨,孤有办法。” 曹操边说边左手握着自己的巨龙在女娲的穴口上下套弄,时而微微将龟头进入半寸,时而向女娲的小红豆前用力挤压。

  “ 嗯,嗯,啊,啊。好痒,下面好空……嗯……不……不要弄了,……” 此时,女娲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双手时而抓住床单,时而又放开。曹操玩了一阵,移开阳物,看了看女娲的穴口,但见之前和肌肤一样雪白的小穴此时也已微微泛出粉红,两片细小的小唇如小嘴一样一张一合,上面的小红豆还在轻轻的抖动着,这是多么让人神往的一种景象啊。曹操看了一会,若有所思,轻轻一笑,再次挑逗起来。

   “ 娘娘,看你下面,是要还是不要啊。”

   “ 嗯……要……不……不要。嗯。”

  “ 娘娘,第一次回答的是你所想,还是第二次啊……” 下面上下挺立的速度更快了,而女娲下面的小嘴也如上面的小嘴一样,张合的速度也更快了。曹操的右手也没闲着,同时大力揉拧着女娲右胸上的蓓蕾。

   “ 啊……啊……啊……要……要!!。好空啊……要……”

   “ 哈哈哈。要什么啊?娘娘,不要害羞,说出来。”

   “ 曹孟德!!!!我恨你!” 女娲几乎就是带着哭腔……

         “要……要你的阳物,插进来!!”

   “ 娘娘,在凡间,我们这个叫鸡巴。要说对名称,才有奖励。”

   这种要求,女娲不禁咬紧了双唇,最后的一点尊严,她还不想失去,可是阵阵的浓香,加上不停的快感,让她越来越不能思考……“ 娘娘既然不肯回答,孤也不强人所难。” 曹操突然停止了动作。

  “ 要大鸡吧插进来,求你了,别磨了……好空啊……我要啊……” 此时的女娲哪还有平日里冷艳,高贵的气场,她只是觉得下面要有东西,要有东西来填满那空荡荡的心房。

  “ 答对了。(喵的,这里我差点就写成bingo。别笑。这嘿咻呢……)。

  ” 曹操挺拔着阳物在女娲胯下往前一送。

  “ 嗯……”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万年之后自己的第一次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的就进入了,女娲只觉得下身被填满了,这满足的感觉是万年之前都不曾体会到的。而一滴冰冷的泪水也落了下来,终于,还是被曹操插入了。而随着曹操的插入,女娲的心里突然一紧,仿佛迷离的心智反而回来了不少,自己……正被曹操奸淫着。

  “ 啊……啊。娘娘,很紧的小穴。” 曹操只觉得自己的阳根被包裹着,比一般女性的要紧密,但是并不难抽送,反而更加温暖,这种感觉也是未有的,若不是昔日曹操御女无数,恐怕进来那一下的感觉,自己就会先交代了。其实女娲作为仙人,体内也并不是一直如此,而是今日仙力全被困在体内,让整个玉穴更加充满了一种温暖,湿滑的气息。

  “ 啊。啊……好棒,虽然胸部不如宓儿,但是这小穴,啧啧……比浓姬更甚啊!!”

   宓儿……浓姬……女娲脑中闪过……“ 曹孟德,你……你。你还有没有伦理纲常。啊……啊……居然和自己的儿媳妇……和战友的妻子都……你……是恶魔。嗯。嗯……”

   “ 嗯。嗯。伦理……嗯。纲常。??” 曹操下身加紧了抽动。

   “ 娘娘,你真是会开玩笑。嗯。嗯。万年前,你和伏羲是兄妹,你们两开辟这个世界的时候可有讲过伦理纲常?”

   “啊啊啊啊……” 女娲只觉得体内曹操的阳物仿佛又大了一圈,更长了,次次都顶到自己的花心,自己就快丢盔卸甲了,而且这次高潮要来的先兆比上次可强烈多了,刚刚只是体内潮水一般的喷射,而这次,她感觉得到,自己的阴元也有松动崩裂的迹象,而自己的仙力也逐渐向自己快感的方向游动。

  “ 可笑,你们创造这人世本就是靠着违背伦理而来,现在却要求这凡间讲伦理纲常,孤……啊。娘娘你的小穴又紧了……孤就是要这凡间天界都回到最初,什么伦理,连神都不讲,孤要变天改世!!要这天回到娘娘那时!!!”

  女娲在快感中惊呆了,曹孟德的霸王之路不止在这人世,可怕的人啊,我。

  我真的低估了他。然而阵阵袭来的快感和自己前后抖动的身躯,都在背叛着伏羲,背叛自己本身的意愿。

  “ 哼哼……娘娘,不怕告诉你,不光宓儿,浓姬,阿市可也是寡人的胯下常客,从救了他和浅井的那场战后、啊啊、、浓姬可比宓儿还要骚好多,寡人只不过小小诱惑,她可比我还要主动,那腿,比娘娘这细嫩的小腿可也不差分毫啊……啊。啊。” 曹操边说,边把女娲右腿抬了起来,亲吻起她的小脚和丝袜玉腿。

  然后把双腿抬起,下身减慢了抽送,但次次都是深入深出。

  “ 嗯。嗯。嗯。好……好深……好……深……” 女娲只觉得这样的方式,曹操顶到的又是自己体内另一处领地,那里更敏感,更加让她难以忍受……而红晕从自己的脸上慢慢没过肩部。雪白的劲部露出一点点的粉红,让人垂涎欲滴。

  “ 啊。啊……娘娘果然是仙人极品,寡人。寡人刚刚看你的玉穴就猜到你这如冰似雪一般的肌肤肯定会随着高潮而变红。美,太美了……”

  女娲也是羞愧不已,“ 嗯……曹……曹孟德,休要言语轻薄于我……”

  “ 娘娘这腿配上这黑色丝质薄袜,寡人之前可是从来没看过,丝中透白,更让寡人欲望高涨啊,这搭配千年万年都会让男人神往不已(恭喜你,又答对了。曹操:

  咳……咳,作者你要我阳痿啊。关键时刻啊啊……注意情调,情调,别打岔,这嘿咻呢……)。啊。啊。还说你不是故意勾引。骚妇!!”

  女娲哪里听过这些淫言秽语,心中更是荡漾,而此时,曹操又放下了她的双腿,将她的屁股高高的掰了起来,自己双手撑在床上,从上面对着女娲暴露的粉穴直上直下的狠狠的抽送着。随着巨龙的出没,从美人玉润娇嫩的嫣红玉沟中,泄出了一股白色的晶莹亮滑的玉女爱液,这温暖稠化的液体顺着女娲的股间向下缓缓的流淌。

  “ 啊。啊……曹孟德……你……你杀了我吧,哦。哦……哦……” 女娲只觉得那根阳物进入到自己体内不曾到过的地方,又刺激又舒服,随着曹操越来越重的在女娲温暖,紧凑的阴道内抽动,顶入,雪白的美人那天生娇小的花径内壁也随着阵阵的痉挛伸缩,紧紧的包裹着不停出入的巨龙,间或的抽动仿佛又是给进出的巨龙不停做着按摩,力道分毫不差的刺激着巨龙上暴起的根跟暗黑的经脉那又湿又紧的包围让曹操和女娲都逐渐迷离。

  而女娲不由自主地沉沦在这波涛汹涌肉欲快感中,自己呻吟声也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但见她星眸暗掩,秀眉轻皱,雪唇娇啼声声,好一副似难耐,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而她这一声声的娇啼就犹如春药一般让曹操更加亢奋,而她高举的双腿时而绷紧,时而又卷在曹操背后,仿佛舍不得曹操肉棒的离去一般。

  曹操一边抽送,一边看着胯下的绝代佳人,昔日的女王,神一般的不可接近,现在在他身下含羞残喘,红潮也迈过了胸部,看着白里透红的胸部和女娲美目微闭娇哼的样子,曹操差点没有把持住,差点松了精关。

  曹操停慢动作,将女娲的娇躯摆正,自己插入女娲的体内,深深顶住,把女娲的玉腿盘住自己的腰间,自己的双手也扶着女娲的小嫩腰,肉棒并不全根抽出,而是加快了速度在女娲的花径内横冲直闯。

  “ 唔。唔……” 女娲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玉体一阵阵无征兆的律动,她只觉得自己的花芯被曹操巨大的龟头不停的触碰,而体内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的“ 阴元” 一阵阵难以抑制抽搐,酥麻至极的感觉迅速地蔓延到全身。女娲上半身也半躺起来,迷乱的用手抓住曹操猛攻时颤动的双腿,她十根芊芊玉指痉挛似狠狠的掐入的抓紧他的腿部肌肉里,雪白灵动的小手与曹操黝黑的健壮肌肤形成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一双修长优美,黑里透白的娇滑玉腿更是不自觉的紧紧从后方夹住曹操的雄伟的臀部。

  在这迷乱的交合中,女娲只觉得体内的仙力不断的流失,自己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清晰,而抱着自己小腰的双手不知何时,一会在自己的胸前挤按自己的小蓓蕾,一会揉着自己晃动的玉乳,一会继续轻抚细腰,一会抚摸自己的耳垂,无一不是身上的敏感之处,更甚,女娲突然感动自己两腿当中的小红豆被一只手不停的拨弄着,而花径深处死死的顶住一个庞然大物。

  “ 啊。啊。啊。我不行了,要来了,要来了!!” 女娲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仙界的云端,身体随着轻风不停的飘啊飘,她想靠岸,她想停下来,头脑中开始空白,抑或不管了,让自己继续飘吧。

  “ 娘娘,仙力,哈哈,这就是仙力的感觉吗。果然仙界的力量非同一般,娘娘,如何?求求孤,孤让你痛快。”

  “ 你……曹……嗯。孟德。给我一个痛快吧,深点。求求你,再深一点。”

  女娲已经顾不得自己阴元颤动,仙力流失了,她只想快点从这云之巅的迷宫中解脱。

  “ 呵呵,娘娘太见外了吧,叫夫君,不然我可就不动了。”

  “ 夫……夫君!!给我啊……给妾身一个痛快吧,夫君。我要啊!!” 女娲几乎是哭喊着出来。

  “ 为夫这就来。” 曹操说着调整了姿势,退出了肉棒,猛的再次进入。

  “ 啊啊啊!” 女娲感到这次曹操的肉棒仿佛进入到自己的子宫深处,而马上又出去,随即再次进入。这种猛烈的冲击不停的冲击着自己的脑神经,自己仿佛就要晕厥过去。小腹不由自主随着曹操的抽送上下深深的起伏,红晕盖过了肚脐,整个雪白的美人却透露出难得的粉红。

  这是怎样的一副景象,月圆高挂的黑夜,而大帐中,结界里一对赤裸的男女正狂热的交合着,女的倾国倾城,雪白透嫩,男的身强力壮,黝黑的肌肤透露出坚实的肌肉,正卖力的耸动,而胯下的清丽动人的绝色尤物狂热地蠕动着赤裸的胴体抵死逢迎,娇面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女娲身心都在一波比一波的汹涌欲海中不断向上攀升,她真怕在那不知名的爱欲巅峰中窒息而死,此时,她感觉自己只是一个凡人,而片刻之后,她真的就会是一个凡人。

  “ 啊。啊。啊。啊。啊。哎……哎。轻一点……轻点……好深……好深……太……舒……舒服。轻一点……” 这时,曹操又再次俯身吻向女娲那狂喘的柔美香唇,但见玉人本能地羞涩地雪齿微闭,不让他得逞,但最终还是羞答答,娇怯怯的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的舌头火热地卷住那欲拒还迎的玉人香舌,品尝她的甘泉。

  此时曹操也是箭在弦上,加上女娲天生紧窄的花径紧紧夹住他的庞然大物随着抽动不断收缩,痉挛。终于,曹操猛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将自己已经膨胀得不能再膨胀的阳根插往女娲那玄奥深处……“ 啊啊。啊……” 女娲一声狂啼,黛眉轻皱,两滴晶莹的泪珠从金色的美瞳中夺眶而出!这是满足的泪水,是女神达到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最好证明。

  玉人的整个身体随着高潮的到来,从雪白整个变成了淡红,万年了,这是女娲的第一次,也是她意想不到的第一次。女娲体内的阴元四分五裂的散去,仙力不断的透过曹操的阳根,流入曹操的身体。而曹操的巨龙被一股大浪包围后,也喷射出自己的琼浆玉液。

  “ 这就是仙!这就是力量!!寡人可与日月齐辉了。哈哈哈哈……”

  远方,另一个时空,伏羲在夜里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仙家从未有过的大汗瀑布般的湿了全身。

  “ 女娲,太公望……你们……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第三时空,一个金发的青年在树下望着不断变化的月色眉头紧锁,“ 伏羲,女娲,你们该不会败给了远吕智吧?”

  小尾声:谁都不曾发现,在伏羲身边熟睡的美人,长长的眼眸,粉红的瓜子脸蛋吹弹可破,白嫩无双,而脸颊处却是淡淡的红晕。一头乌黑的短发,两根小辫正刚好在肩部,正是吴国二君主孙策的夫人- 大乔!而在单膝跪在那人身下不停前后耸动的佳人,一头长发,似凤凰腾飞的头冠让她英气勃发,被战甲紧紧的包裹却难掩傲人的身材,正是卧龙之妻——月英!

  (这里不知道该不该加这个,小弟也不知道,暂时就先到这里完结。小弟文笔拙劣,此后的肉戏说实话并不知该如何描写,而且主要想写的还是女娲,对其他人物无感,对女娲之后的调教可能也并没有大家期盼的重口味,最多可能也就是菊花吧。这篇女娲可能布并不如意,大家权当手枪文看吧。 写完这篇也算是了解了自己长久以来心里的一个结。众位看官多包涵。本来计划写这篇大蛇无双Z就是万字左右的短篇,剩余对女娲的调教小弟心里也有些场景和桥段,但由于自身的时间以下的文章可能是不定时更了,希望有爱好无双系列的同好支持。我也算抛砖引玉,希望能引出更好的同人文。)

        五夜已渐深,野外,大帐内。刚刚美妙的滋味让女娲那颗悬在空中的心迟迟不能落下,双眸紧闭,朱唇微张,缓缓起伏的双乳还沉浸在泄身的刺激中。

  “ 娘娘,孤可是连一半的手段都没有用上,你就泄身了,你在仙界可真是可惜了啊。”

  一声冷笑把女娲拉回了现实。是啊,自己,和伏羲一样的仙界之主,几乎统治着整个天与地的王者,居然被一个凡人强暴了,而且还是高潮迭起,在他的身下享受到了万年来不曾有过的男女交媾的美妙滋味,在自己情动之时还管这个凡人叫做夫君,想到此,女娲不禁玉面羞红,一双玉腿又本能的娇羞的紧夹了起来。

  想起身制住这个人,现在自己身上却无半分力气。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几乎就是一个凡人了。而奸污她的那个凡人,现在拥有了足以毁灭天地的能力。

  “ 娘娘,你该感谢孤啊,万年都没有享受过如此美妙的滋味吧。”

  女娲心情复杂,说恨眼前这个人吧,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自尊,心中更是五味杂陈;说对他倾心不已吧,她也明白自己只是身体上被他征服,作为一个仙人,她更是了解到曹操的霸者之心,也为这个时空的未来担忧。她缓缓的坐起,想下床去穿衣。

  “ 娘娘,这么着急干嘛,才三更不到啊,时间还长着呢。” 曹操说完,伸手拉住了女娲的洁白玉臂,稍一用力,女娲便再次倒在他的怀里。下身的巨龙再次挺拔健硕,不规矩的在她的股间来回摩擦。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刚刚才射精还没半盏茶的功夫,他怎么又。女娲心里是又羞又怕,慌乱如麻,身子随着下身的刺激也不规则的娇羞扭动起来。“ 你……你……怎么……” “ 哼哼哼,孤身负异禀,一晚可要好几次才会满足。加上刚刚承蒙娘娘的仙力,孤可是还未满足啊。哈哈哈哈。” 曹操边说着,边慢慢的将女娲身体面相自己摆正,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的巨龙扶起,让女娲的身体缓缓的降下。此时女娲还未发现,曹操之前还黝黑的巨龙,已经变得通红,仿佛由一条巨大的黑龙变成了一条狰狞的红龙,想蚕食她幽谧的花宫。

  “ 嗯。嗯啊……好胀。” 女娲只觉得自己的花房再次被填满,下面升起了一股淫邪的需要,只觉得自己的花房和空荡的心房又一次被填满,好舒服。她美目微微睁开,发现和曹操面对着面,不禁颔首,红着小脸埋在了曹操的胸前。

  曹操一边缓缓的抽送,一手扶着女娲的小腰轻轻用力帮助绝美炫目的她起起伏伏,女娲只觉得这种姿势,那根巨龙仿佛进得更深,碰得更狠,而这种滋味和刚才平躺着的时候又不一样,让人飞得更高,跌得也更深。

  不一会,玉人便已娇哼连连,身体也随着曹操的双手开始自己上下浮动,她仿佛觉得这样它才能进的更深,顶得更准。曹操看着洁白的佳人也开始主动,那起起伏伏的两个粉嫩葡萄也在闪烁着淫光,情不自禁的含住一颗,狂吮浪吸。

  “ 啊。啊。轻点,啊。啊。别咬……嗯。嗯。好爽。” 曹操的吮吸,加上他浓密的胡子时不时还微微的扎疼着女娲洁白的玉胸,女娲只觉得被上下夹攻,身体颤动不已。

  赤裸裸的两人火热的交媾了好一会,女娲的动作越来越大,自己的一双如雪如冰的娇嫩小手不知何时紧紧的盘在了曹操的脑后,双腿也加紧了曹操的臀部。

  只觉得自己想快点爬到那爱欲的巅峰,动作也越来越快,下面的暖流也打湿了两人的交合部位。她只觉得头上越来越重,玉手一伸,取下了盘住自己秀发的蛇形金钗,哗……一头如瀑的洁白秀发缓缓落下,一直没过自己的腰间,些许丝发落在胸前,发尾那一点点的翠绿在粉色的乳头前上下滑动。

  曹操看着玉人解发,那优美的姿势宛如一剂强心针,这般雍容高贵的绝世女神,刚刚还不可一亲芳泽,而如今在自己的胯下含羞成就,他暗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将女娲彻底征服,没错!就像当初征服那欲拒还迎的浓姬,征服那明拒暗就的甄宓,征服那温柔贤淑,对房中趣事并无了解的阿市一般!

  曹操将女娲从自己身上抱起,让她趴在床上,玉人娇扭了一阵,仿佛不肯,还是趴下了。曹操将她的的洁白玉臀缓缓提起,对着那曝露在外的嫩红玉沟,长驱直入,红色大龙呼啸着直插深宫内院!

  “ 啊。啊。啊!!” 女娲还从未以这种羞人搬的姿势交媾过,而高贵典雅,美貌绝人的佳人没想到会这样羞人的被自己排斥的男人这样毫不留情的直插入体内,每一下都冲击着自己的心房,她羞面含娇,又觉得新奇刺激。这样的抽送比刚才的直上直下造成的角度又有所不同,自己那深谷幽径被斜着冲刺,又是另一种感觉涌上心头,这样更新奇,而红龙从斜上方次次直捣自己幽谷深处那精美的“ 花蕊” ,玉人湿滑的内壁更加紧密的伸缩了起来。

  “ 娘娘,看你的样子,从来没有这样被这样干过吧。伏羲真是不懂情趣,如此佳人,不知好好怜爱啊。”

  “ 嗯……嗯……哎……哎……无……无耻……的淫贼。休要诋毁夫君……”

  “ 夫君?娘娘刚刚叫的夫君,可是孤啊!” 啪,曹操狠狠的顶了一下。

  “ 啊。啊。好深,你好狠……你……” 女娲被抽的舒服的说不出话。

  “ 娘娘,太美了,太美了。你可知……哎。可知你在战场上的英姿,让敌我双方每个男人都在想,如此佳人,在自己的胯下该是多么的美妙啊!”

  “ 你……你……休得胡言!” 女娲听了羞得想藏起来。

  “ 哼哼,杂贺孙市这色鬼在私下跟孤都说了不止百次,想一亲芳泽啊。哈哈。

  可惜啊可惜,万民心中的女仙人,脱了衣服还不是一个样!说,寡人才是你的夫君啊!!”

  “ 曹阿瞒,你!!嗯。嗯。哀家今日当有此劫,哀家认了,但要哀家再说这个,休想!” 啪!啪!!曹操看女娲那一前一后的洁白玉臀,心中不禁一荡,随着自己的抽动,狠狠的扇了起来。

  “ 啊!!啊!!曹阿瞒!!你!!疼……啊……又……啊……又好舒服啊……啊。轻点啊!!!啊……重……” 女娲只觉得这种又疼又舒服的感觉让她无法自拔,自己到底是要他打还是不打。时而她又嫌打的不够重,时而又觉得这般羞人的举动叫她难堪不已。不一会,自己的玉臀已经被扇得通红。

  “ 娘娘,怎样,还有更舒服的,叫孤夫君,叫孤亲丈夫,孤就满足你这个淫妇!!”

  “ 啊。啊。曹……阿瞒……你……啊……你个卑鄙的小人!”

  此时,曹操看见玉人玉沟之上,那一张一合的美丽小菊,计上心来,埋头下去,狠狠的吸了下去,舌头再菊花周围不停的开始打转,同时下身开始更快的耸动,“ 啊!!啊!!那种地方!!啊!!!曹!!阿……啊!!饶了我!!饶了我!好。好夫君啊!!亲夫君啊!!!我知错了!!啊!啊!!”

  “ 娘娘!这可不是寡人逼你啊,可是你心悦诚服?” 曹操话音未落,便又开始伸出一根手指,缓缓的,暗中加力的涌向了女娲那洁白的小菊花,越插越深,再突然抽出,再次重复。

  女娲此时已接近失神,这种感觉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似痛苦,似快乐,似兴奋,似难忍。自己的身体也随着曹操的抽动,开始主动的迎合着,而菊花那又疼又新奇的感受让她的芳心飘到了爱欲之巅。夜幕下,赤裸的一男一女,一前一后,时高时低,毫无羞耻的颠鸾倒凤,行云布雨,“ 亲……亲夫君啊。亲丈夫啊……哀……哀家服了!……我真的服了!!

  ……好舒服啊!!好丈夫啊,你要我死啊!!哀家要去了!!要去了!!啊。啊。

  啊……”

  女娲洁白的身躯一阵痉挛,自己的玉臀死命的抵住曹操的卵蛋,体内那神秘而又温暖的玉女阴精,再次喷发了出来。

       【完】

         2623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