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依山建造的巨大庄院。 

特别宽大的大厅中,除了一张大八仙桌和一列朱漆的木椅,竟无有豪华的摆设 和认何的陈列,加之厅前的八宝屏风特别巨大,使整个大厅呈现出一片空旷,幽深 又阴森沉寂的气氛。日近黄昏,厅中已非常黑暗,孤灯闪亮之际,大厅朱漆木椅上 已坐了数位头带鬼面具的高矮不齐的模糊身影。 

孤灯前,一位彪形大汉,阴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魔鬼般的光芒,将大厅带面具 的人环视一圈之后,然后,背诵了几道指令:「立即扑杀天下第一高手,尤剑吴青 云之妻,女飞卫夏巧云,他现在在武昌路途中落了单。」 

「毒杀飞尤船行的旅客,揪起滔天血案,侍机挑动白虎堂与青尤帮之间的大火 并!」「天尤山庄与九天绝谷生仇死怨,最近可望在武昌进行你死我活的彻底大清 算。我方人手不可轻举妄动,待他们两败俱伤之际,再行雷庭千击,完成一统江湖 大业!」大厅后面,忽然传入一道严厉的话语:「以上活动?必顺用江湖左道邪魔 之手,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用和暴露本组织内的人手和力量! 

「使用金钱和女色,不必吝惜!」 

虎枭孙敖,是一位色中魔王。 

十多天后,他被请入庄后的温泉池中。 

立即上来了两位冰肌玉骨的少女同他入裕少女身穿洁白的纱衣,里面什么都没 有穿。 

玲珑柔美的乳房在纱衣中轻轻的晃动,平垣光洁的小腹下,依稀的芳草中,一 颗红艳艳的明珠在耀耀闪亮。 

虎枭本能地感到主人太过殷勤恭敬,是两位少女柳腰轻摇,不由他思量,一左 一右扶着他走向温泉。 

温柔的手臂,抚上了他的胸膛,柔声问道:「我的大爷,你看我们两人谁美呢?」 

「说呀,说呀!我要你快些说!」 

「你说谁美,谁就陪你入浴!」 

虎枭本是色中魔王,怎禁得起两位美若天仙的女郎的调弄,心中的一丝疑念, 早已飞向爪哇国外。 

他故意偏着头,将两女左看右看,末了在她们那洁白如玉的乳房中狠狠亲了一 口,哈哈大笑说:「一样的国色天香,我见犹怜。哈哈哈,你们两人就陪我一同去 温泉中来个鸳鸯双浴吧!虎枭双手扶着她们的香肩,不禁又哈哈大笑起来。 

温泉的水,清彻见底。温凉适人。 

虎枭舒适地躺在温软的沙石上,听任两位女郎在他的四肢和胸背上洗擦抚摸。 

他的眼精却在将两位女子的乳房作谁优谁差的比较。 

左边这位少女的乳峰似乎要尖挺一点,圆圆的乳头也显得略小一些。 

右边这位呢,乳珠稍大,但乳房要来得较为丰满柔润一些。 

他一只手抚摸一双乳房,一丝丝快意沁入他的心田和四肢,又将两女抱至胸前, 在每人的左右乳各咬一口。 

乳珠是柔软的,乳房是腻润温软的。 

他用手抚,用嘴咬,在四个乳房中忙得犹如一只采花花蝶。 

两少女在他的逗弄下,樱口微现娇喘,口中连连娇呼着道:「大爷,大爷,我, 我,我………………受不了啦!」 

这一声声的娇叫娇呼,更激起了虎枭心中早已燃烧的慾火。 

他口中含着丰满的乳房,嘻嘻笑道:「受不了啦!那本大爷就让你们来一个更 舒服一点的好吧!」 

他的一双手,从她们的乳头滑下去,由胸部一直往下探。 

经过柔软的肚腹,经过菲毛丛生的明阜,停留在那红艳艳的明球上,粗大的手 指轻轻一按一揉。 

「哎呀呼,我的妈呀!痒死了,麻死了!大爷,大爷,……………我,我不来 了。」「哎呀!痒,痒呀…………。」 

虎枭听得两少女一齐娇啼,宛如仙乐一般,他双手不及不忪,反而更有力的搓 揉起来。阴蒂上传来的快感,使他兴奋! 

两少女的娇啼,更使他快感在迅猛加深,加快! 

胯下的大鸡巴,更是昂首向天,欲飞欲腾了。 

阴蒂上传来的麻、痒,使两少女四肢不停地颠颤,轻脆拍打着温水。 

温润清彻的池水,翻起一阵又一阵的浪花,击起层层白浪。 

忽地,一位少女忽然回转身子,一口咬住了虎枭的大鸡巴。 

虎枭体中的慾火,已是一浪高过一浪,只是看着两少女那又快乐,又难熬的娇 媚浪态,更使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不料自已的鸡巴一入那温润香甜的少女之口,强烈的麻、痒感,像巨浪猛扑他 全身四肢。特别是她那温软腻滑的丁香小舌,在自已的龟头上拚命地吸吮,还不够! 竟将她的小舌抵着那特殊麻痒的龟头口上下舔弄着。 

无比狂野的快意冲上虎枭的心头,激起他心中只有一个意愿,赶快!立即!向 女人那神妙的桃源洞口冲击,再冲击! 

他的手指,迅猛地从阴蒂上滑下,「吱」地一下,冲入少女的阴户口中。一个 手指不过瘾! 

二个手指,冲进去! 

在桃源洞口里翻天复地搅,胡天胡地地冲,抓……「呀……呼……」两名少女 的阴户,被虎枭的手指一搅一弄,更邮懿蛔×耍哼哼啊啊,不停地娇唤地来。?一名少女眼看大鸡巴被同伴占住,而浑身的骚浪又无处发洩,只得一转身,将自已 的樱桃小口,对准虎枭的嘴唇咬去。 

她咬住虎枭的嘴唇,几舔几吮,心中犹自不满足,又将她的丁香小舌像灵蛇一 样伸入他的口中。 

虎枭的鸡巴被咬,双手指又插入两女的阴户中,正在快乐无比之际,忽然一条 香软的舌头又伸入自已的口中,不由大喜过望,立即又力地含住拚命地吮吸。 那咬着他大鸡巴的少女,在龟头口中,不停地玩弄和吮吸,却不见龟头口中放 出一丝半滴元精。心中大感惊奇,显然主人曾经嘱咐,不许伤他的元阳。 此时,她不禁有好奇心,也有不服气的感觉。 

心想:我姐妹二人,美若天仙,肌体如玉,难道你能把持得住,不洩半分元阳 吗?当下运起少女玄功,一股柔媚的荡意,以她的那丁香舌尖,柔柔地递过他的龟 头、鸡巴,侵入虎枭的丹田。 

这柔媚的荡意,像千万缕银,柔柔蜜蜜地泌入虎枭的四肢百穴,使他感到舒适 极了!哈哈怪笑道:「哈哈哈,过瘾,过瘾!」 

「你大爷好久未曾尝过这种骚荡入骨的滋味了!加把劲!让你大爷尝尝欲仙欲 死的无上妙趣吧!」 

少女的玄功泌入虎枭的体内之后,直逼他的丹田之中,不料这虎枭的丹田意坚 硬如铁,便转而而攻向他的四肢百穴,企图媚冶他的骨内神经,进而融化他那一团 保护丹田元相之气。媚功进入虎枭的身体后,他不及身心体质未曾软化,反而大叫 「过瘾……少女的心开始气气怒了! 

她原先鉴于主人的戒告,少女神功,使出不过一、二成罢了。经过此次试探, 知虎枭练了护卫元阳的功力,或是因为内功深厚,定力深厚,元阳紧固,难以动摇 而已。所以,她听罢虎枭叫她「加劲」的言语后,丁香小舌在红亮亮的龟头上翻滚, 玉手在鸡巴那粗壮的杠上抚摸,作出一模癡情爱意的模样,却暗自的将少女玄功激 增至五成,八成!柔媚入体的荡意,排山倒海的般攻向虎枭的丹田。 

虎枭口中连连怪叫:「哎呀呀!真厉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