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宋江行至清风山脚,看看天色将晚,无法上山,便自在山脚下找一块青石板和衣睡下,意欲第二天上山去见花荣,时至二更时分,听着有人说话声音。 
   
  那宋江是身有官司之人,睡觉自然很警觉,当下翻身起来把一口朴刀提在手里,靠在树後,只见四个脚夫挑一顶小轿正从山下路上走过。 
   
  这小轿正走到离宋江藏身的树不远处,轿里一个女声喊道:「落轿。」四人听言便将轿子放下,那女声言道:「焦大,你进来,我有话告诉你。」那焦大正是四个轿夫里身材最壮硕之人,闻言便钻入轿中,不一会,宋江便见那轿子就无风自动起来,侧耳听时,一声声女子娇喘之声随风传来,宋江伸头一看,只见那三个轿夫都把头伸在轿中。 
   
  宋江见左右无人,便绕到了轿後,轻轻揭开轿子後帘钻入轿中,此轿乃是官轿,甚是宽大,宋江钻入轿下,自後面张头一望,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美貌妇人背靠锦垫,衣衫尽解,水红色的肚兜扔在一边,一对雪白双峰和红晕的奶头看得宋江浑身发热胯下的鸡巴急剧膨胀,在望下看,只见一根粗入儿臂,乌黑发亮的大鸡巴在那妇人的小穴里急剧抽插着,那妇人的小屄之肉随着鸡巴的抽插翻出翻进。 
   
  就在此时,只见那焦大一声低呼:「不行,射了,射了……」那妇人道:「别忙,不要射在里面……」焦大一听,赶紧抽出鸡巴将鸡巴伸到妇人的嘴边,只见那妇人小嘴一张将那焦大的鸡巴含了进去,旁边一个脚夫一看妇人屄眼大张,便将自己的鸡巴刺了进去。 
   
  这些脚夫皆是苦力,都是数十日不曾洗澡之人,那鸡巴在裆中早已是腥臭无比,可是那妇人嘴里含着焦大的鸡巴却添的津津有味,那焦大也把那妇人的嘴当屄一般抽插着。 
   
  「射了,射了……」随着焦大的一声,一个浓浓的带着一股腥臭味的精液便射进了那妇人的嘴中。 
   
  那妇人将焦大的精液尽数吞下後娇声问到道:「谁还来啊?」旁边两个脚夫不约而同到「我」,那妇人见其中一个脚夫鸡巴硕长,骚气甚重,便道:「那就你先操吧,他先等等。」那脚夫听了,便把鸡巴平端照那妇人的嘴中插去,宋江看到此处再也忍耐不住,解开裤子,掏出自己那八寸长的鸡巴,蹲下身子轻轻揭起那妇人屁股下的帘子,只见一个又白又胖的屁股呈现眼前,那粉红的屄眼被那脚夫的鸡巴插的淫水直流,那妇人的屁眼色成黑色,一看就是个被人开过之处。 
   
  宋江边将自己的鸡巴凑上去,先在那妇人屄眼上沾了些淫水,边用双手将那妇人的屁眼扳开,腰上用劲,只听「滋」的一声,宋江那八寸长的鸡巴就尽根而入。 
   
  那妇人嘴巴正吸着一根鸡巴,屄眼里也插着一根鸡巴,此时突然有鸡巴插入屁眼正是求之不得,那管是谁啊,更何况那根鸡巴正插在自己的痒处,那妇人随着这三根鸡巴的抽插,淫声浪语不决。 
   
  宋江在下面也是尽力而为,那大鸡巴抽则至屁眼口,入则至鸡巴根,那妇人随也与多人干过,可是象如此长的鸡巴还是初次遇见,顿时,淫声浪语不绝,宋江在下面干的正快活之时,突然听的轿外一声锣响,宋江急忙将自己的鸡巴从那妇人的屁眼中抽出。 
   
  只听外面一人喝道:「清风山三寨主在此,留下买路钱。」说着话,就听轿外「卡茬……啊哟……」之声不绝。 
   
  宋江从轿下伸头一看,只见那几个脚夫均被砍杀在地,其中两个裤子尚未提起,那鸡巴凸自翘起老高,一个五短身材的好汉手提钢刀,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清风山三寨主人称矮脚虎的王英。 
   
  王英上前两步撩起轿帘一看,不禁一愣,只见轿内那个妇人衣衫尽解,两腿叉开,细长雪白的纤纤玉手,在妇人那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只手更是伸出修长的玉指,在两腿之间的屄眼上拚命地东拨西挑;洞屄眼不断地流出淫水,把屄眼附近的丛草地带弄得湿润不已。 
   
  在自己尽情的抚弄之下,那妇人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欲火。那王英本就是个好色之徒看到此境那还按捺的住? 
   
  王英发出一声低吼,不由分说,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紧紧搂住了那女人,将自己那粗大雄壮的肉棒,在妇人的阴唇上不停地摩擦,把两人的欲念带到了最高点。 
   
  王英也久不曾沾女人了,此时伸手一摸那妇人的屄眼里早已是淫水泛滥便将自己的肉棒在那妇人的肉洞里上上下下,拚命地抽插起来。 
   
  他的臀部也随着抽插的动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动着,双手五指紧紧罩住那妇人的乳房,口中不断喘着气。 
   
  而那妇人的娇躯也随着上下蠕动,两手紧紧抓住轿里铺的褥子,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如痴如醉地呻吟着。 
   
  予知宋江与王英诸事,请看下回。 
   
  (二)上回书说到王英与那妇人在轿中战成一团,而那妇人的娇躯也随着王英的抽插上下蠕动,两手紧紧抓住轿里铺的褥子,仰着头,紧闭着双眼,如痴如醉地呻吟。 
   
  肉体随着鸡巴插穴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的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好汉……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哦……好痛快哟……我要丢给你……喔……好舒服……」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王英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暴涨出来,王英也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花心丶九浅一深丶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 
   
  那妇人的娇躯紧紧的搂抱着王英,只听到那鸡巴抽插出入时的淫水声「卜滋卜滋」不绝於耳,妇人感到大鸡巴的插穴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 
   
  她把王英搂得死紧大肥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好汉……啊……顶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丶又要丢了……」那妇人经不起王英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王英的大龟头,突然阵阵淫水又奋涌而出浇得王英无限的舒畅。 
   
  王英将自己的大龟头顶住那妇人的花心深处觉得她的屄眼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的,王英用双手抬高那妇人的两条美腿抬放肩上再拿个锦垫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妇人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翘。 
   
  王英握住大鸡巴对准那妇人的小穴猛的一插到底,他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出会让女人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绝技挺动,祗插得那妇人娇躯颤抖。 
   
  性技高超的王英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番,这风骚妇人却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如此销魂的技巧,被他这阵阵猛插猛抽,那妇人爽得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丶喔……不行啦……快把奴家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奴家的小穴要被你插丶插破了啦……好汉……你丶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那妇人的搔浪样儿使王英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丶娇喘连连丶全身舒畅无比,淫水顺着屁股下的褥子流了下来,「喔……骚货……真够骚的啊!啊!要射了!要射了!」那妇人一听王英要射了了,赶忙提起将自己的肥臀拚命上挺扭动迎合他最後的冲刺,并且用穴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王英大鸡巴,妇人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住阿健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柱。 
   
  王英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终於忍不住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妇人的小穴深处,妇人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好汉……亲哥哥……美死我了……」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片刻後王英抽出泄精後软软趴趴的鸡巴,「骚货,给本大王舔乾净。」说着话王英将自己那沾满两人秽物的鸡巴伸到了妇人脸前,那妇人如今命悬王英之手哪敢不从,连忙爬过来,张开樱桃小嘴将王英的鸡巴含在嘴里,不一会就将王英的鸡巴舔了个乾乾净净。 
   
  王英提起裤子走出轿来喝道:「小的们,抬着轿子,上山了。」那帮随王英下山的小喽罗们一拥而上将轿子抬上了清风山,将轿子送进了王英的院内,那妇人此刻也穿好了衣服,下轿而进了王英的房间。 
   
  宋江在轿子里听外面渐渐的没了声音便将脑袋伸出轿子,想看一看外面的动静,不想刚刚把头伸出轿子就听人大喊道:「大王,轿子里还有一个。」「完了!」宋江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