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商人,姓万,乳名佳儿,就起名为佳,字颗珠。万佳长期在齐楚之间来往做生意,赚了许多钱,于是捐款买了九品官阶,登记在籍,等候授官。 
   
  万佳虽然身着官服,腰带佩玉,面架墨晶镜,可是他跑生意、闯江湖的活计仍然不肯放弃,因此又富裕又显贵,严然成为豪绅。 
   
  万佳从小父母双亡,独自一身,但他生性聪明,模样英俊,尤其擅长蝇头小楷,原本是在衙门担任捉笔的小官职。万佳在职期间,娶了一个姓雍的妻子,颇有 韵,特别喜欢浓妆艳抹,打扮自己。 
   
  万佳后来不当刀笔小吏,去做生意,为了生意上的应酬事,经常醉宿在外,使得他的妻子雍氏,经常是独居孤房。 
   
  一天夜里,雍氏正桃灯凝娣、对镜抹颊,忽然瞥见镜中好像有个男人的身影,她本以为是夫君回家,欲藏身与自己逗笑。不料,待她高兴地回头一看,却看见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长得清秀俊逸,是她平生从没见过的美男子。 
   
  雍氏一见这人原本十分震惊,想开口质问,但却彷佛为他的容貌所震慑住,不觉精神恍惚、口噤魂迷,呆杵了半天仍说不出半句话来。待那位少年贴近她的身子坐下时,雍氏才彷若大梦初醒,回过神来却是因羞愧自己的失态,而不之所措。 
   
  那位少年也不避男女之嫌,大胆又轻薄地把手搭在雍氏的肩上,凑唇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说道︰「…我是五通神的四郎…我可怜你寂寞难耐、孤房冷衾,特来与你作伴…不知卿卿…亦如同小生如此痴情吗?……」说着同时他的手也在她的香肩上轻抚着。 
   
  『…大胆狂徒…太过份了…我是有夫之妇…良家妇女…』雍氏只觉得四郎在耳根上吹着气;透过肩膀上的接触传来阵阵温热如电的趐麻,使得转念中责斥的话,只在舌根嘴边转着,而化成越来越急遽的呼吸与心跳。 
   
  四郎的嘴唇离开了耳鬓,轻触在雍氏桃红的腮上,还渐渐地移近她的樱唇。『…不要…不可以…』雍氏的内心在呐喊着,双手作势要推开四郎,可是四郎肌肤上飘逸着一镂幽香,直扑入鼻,让她觉得全身彷佛被捆绑得不能动弹;又彷佛是全身的劲道全失而娇柔无力,想躲、想闪,却连手指头也无法移动半分。 
   
  当四郎面对面贴着雍氏,并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搅着、吮着,立即挑逗得她春心大动、淫心遽起,不但任由他恣意玩弄,还不由己地把双手环箍着他,在他的背脊上一阵挲摩。 
   
  久旷的惜一但被挑起,雍氏表现得彷佛荡妇淫女一般,不但主动地滚动舌尖与他交缠,还急急地扭着上身,让胸前的丰肉贴着他的胸膛磨蹭着。「…嗯…滋…嗯…」原本要责斥的话,变成断断续续的呻吟、喘息声。 
   
  陶醉在温柔的惜中的雍氏,突然觉得一阵凉意,回神间才发现两人的身上已经是身无寸缕、一丝不挂了,衣服连甚么时候,或怎样被褪除的也不知道。雍氏还来不及别作它想,四郎已经把整个脸埋在她的双乳间,贪婪似地呼吸着阵阵的乳香,还不时地以两腮磨擦着乳壁。 
   
  「…啊…不…不要…好痒…嗯…啊…舒服…嗯…」雍氏彷佛是梦呓般地胡言乱语,更欲拒还迎地抱着四郎的后脑,紧紧地贴凑着自己的胸前,让四郎脸上的短胡渣,刷揉在细嫩的肌肤上。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让她彷佛身置软绵绵的云雾上一般。 
   
  四郎所有的爱抚动作,温柔得若有若无,但却都很有效地搔触在痒处;不急不徐地游移着灵巧的指掌,却急速地勾起雍氏那深潜的欲望。雍氏觉得彷佛被深情的拥抱着;又彷佛全身轻盈地被托起,只是沉醉在柔情中的她,除了尽情享受那种愉悦,也无暇去细思确定了。 
   
  雍氏从媚眼的余光中,看见一个奇异的景象,他看见一条长长的活物在他俩的身旁游窜着,灵活得像一条无鳞的蛇,而暴露着青筋又显示着它的坚硬、硕壮。雍氏再看清楚,那东西竟然是四郎的阳具,一、两丈长的肉棒,配着猩红狰狞的龟头,游龙似地围绕着他俩紧拥的身体蠕动着。 
   
  「啊…四郎…你…你…我…我…」雍氏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满腔的欲火彷佛被当前的景象浇熄了一大半。 
   
  「你忘了吗?我是五通神啊!」四郎正说着,他的龟头便在雍氏的臀沟间轻轻地磨蹭着。四郎继续说道︰「我的神物岂是凡人能比,让你尝过之后,你就知道个中美味,甚而爱不释手了…」「那…你可…要轻一…一点……」雍氏似乎不知要如何应对,只好随口说说话,因为那龟头已经磨蹭得几乎让她趐痒难忍。她可说是既期待它快点插入她那渴望滋润的 穴里,却又担心这奇异的肉棒会伤害她。 
   
  『滋!』当四郎硬胀的龟头,挤入湿潮泛滥成灾的阴户里,雍氏被那种充塞全身的快感,感动得喜极而泣。「…啊…四郎…啊呀…唔…舒服…唔极…了…嗯…」四郎的肉棒彷佛不只插入在她的 穴里,更像是塞满她全身、刺入她的骨髓里。 
   
  「…嗯…我从…啊…来不…知…嗯嗯…道…会这…样…啊…美…美…」雍氏不由己地说出内心的感动︰「…唔…舒服…极…啊…啊…快…快…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喔…」雍氏的身体扭动得像在抛掷一般,呻吟的声音转变成为极力的呐喊。 
   
  四郎无需压在雍氏身上,更不必耸沉腰臀,他的肉棒就自行插弄着 穴。 
   
  四郎只忙着以唇舌舔吻着雍氏的全身,甚至一面轻咬着她的阴蒂,而肉棒仍然抽动在 穴里。这种内外夹攻的挑逗,让雍氏除了扭动、呻吟之外还是扭动、呻吟。 
   
  一波来得急去得缓的高潮,让雍氏在半梦半醒间,继续承受着那根硬胀的肉棒,既深且重又有规律的撞击,然后慢慢地积蓄着下一次爆发的能量……交合之后,雍氏顿时觉得神智清爽,斜眼睨视着枕边,四郎仍然与她同床共枕,使她既羞怯难耐,又欢爱眷恋,一时觉得普天之下的男子,没有一个比得上四郎温柔俊俏、温柔,还有他那根神奇的肉棒,而对于自己背叛丈夫的不轨行为,除了一点点愧疚,却对后果无愿无悔。 
   
  此后,每当万佳夜不归宿,四郎就会出现,他来了就一定饮酒,一饮酒就醉,一醉就要睡觉,一睡觉就要与雍氏上床尽情共欢才作罢。雍氏也乐得尽尝与四郎交欢的愉悦,甚至天天祈盼着丈夫不要回家。 
   
  有一天,万佳偶然地从外面回家,一进房门却看见雍氏坐在梳妆台前,而后面却站着有一名男子,那男子还把手搭雍氏肩上,状似亲蜜。万佳顿然大怒,回身抽出壁上的挂刀,不由分说便朝四郎砍去,只见四郎刹时化作一道白光,一闪从窗缝中溜出去。 
   
  万佳既怒且惊又疑惑,问妻子是怎么回事,雍氏撒谎说什么也没有看见。 
   
  可是,从此夫妻同床异梦,再也没有枕席之欢了。 
   
  第二天,四郎又来了,雍氏流着眼泪说︰「我正期望我俩人能永久和好,可是如今只好作罢了!」四郎涨红了脸询问是何缘故,雍氏说︰「郎君既然是一位神,为什么还畏惧凡人呢?」四郎答道︰「我并不是畏惧凡人,人之所以与禽兽不同,是因为有天理良心。既盗奸他人妻子,又凌辱她的丈夫,凡人都不可以这样做,何况是神呢…」四郎的话还未说完,只见万佳手持快刀,突然从门外冲进来,怒喝道︰「何方妖道,竟敢勾引良家妇女…看刀…」四郎正想溜走,一转身却看见门外包围着一群壮丁,他们个个手持弓箭正等候着呢,大概是万佳预先布置埋伏的。 
   
  四郎迫于无奈,只好说道︰「你们这些人是奈何不了我的,我若要强行冲阵,只怕徒增伤亡,你们让我走,我答应你此后永远不再登门……」四郎的话似乎起不了作用,万佳顿时狂怒性起,举刀便劈照着四郎的脸部砍去,刀至声响,只听见一声如击败革的声响,四郎却毫发无损地在微笑着,万佳手上的刀刃业已卷曲。万佳不信邪,又是横刀一挥削向四郎颈项,大有要他身首异处之意。『兜!当!』如同砍了一块硬木,四郎仍然纹风不动,长刀却断成两截。 
   
  这时,门外的人轰然呼喊,正准备要冲进来。只听得四郎狂笑一声,挥袖间便抛撒出满天银光,下坠时却晶亮如雨,众人一时目迷神乱,定睛一看,四郎撒出的竟然是碎银铜钱,而四郎趁着众人呆愣的一瞬间,便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