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nwnw2002 于  编辑 

  (一)这一仗打了五天了,我们越来越不乐观,看来敌军并没有像以前的敌人那样对我们的突然出现惊惶失措,我们被迫和数量多出我们两万的敌人打起了阵地战。 
   
  好在我们的弓弩队总能给敌人以很大的杀伤,他们今夜就在我们胡狼营的边上宿营,大家都太累了。 
   
  来到西域已经近两年了,和很多到这里来的世家子弟一样,我也想早日立功好回到长安。有人说我们是来镀金的,也许吧,可我又和他们不同,独孤家已经没落了,我并不知道我回去又能得到什么。 
   
  我甚至想就留在西域吧,在安西都护府里谋一个职位对我来说应该不难。清剿响马的战斗中我立过功,再说我原本就是个读书人。可是我那年青的妻子呢,嫣然她能受得了西域大漠的生活吗? 
   
  出征前我的姑母为了给独孤家留后,让我们结婚,七天后我就走了,后来的通信说嫣然并没有怀上孩子。这也好,必竟我希望我们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我能在她的身边。想到嫣然我感到浑身不自在,我好想将她抱在怀里……帐里的十个人有八个在打呼噜,除了我和大政,大政是个老兵,已经四十岁了,参加过和吐蕃的战争,征讨过小勃律。虽然他是我的部下,可是很多临敌的经验我却是跟他学的,我这一队的百名骑兵平日里也是他训练的。但是他仍然很听我的话,也许是从我来的第一天起,也许是从那一次在我的部署下以我们一个百骑队全歼三百个响马子以后。总之他对我很服从,和我一起来军中效力的世家子弟很少有我这样的待遇。想着这些,我终于睡着了。 
   
  叫喊声!是从弓弩队那边传来的。我和大政几乎同时从地上弹了起来,刀已在手。赵烈的动作也很快,爬起来就要去掀门帘却被大政一把拉住,我已经用刀划开了帐后的皮革,一个翻身滚了出去。 
   
  营内有几个身影,都是哨兵,看得出他们很惊慌,忙着去敲警钟。还好,我们营地里还没有敌人,可是,弓弩队那边已经火光冲天了……弟兄们相继钻了出来,大政把我的弓和箭斛扔给我:“敌军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后方?” 
   
  我来不及考虑这个,我要对我这一百个骑兵,不!是九十四个骑兵的生命负责,已经死了六个弟兄了,今晚的情况摆明了我们被突袭,一个不小心就会全军覆灭。 
   
  “大政,整队上马,警戒营地!” 
   
  “得令!” 
   
  全营,也许是全军,可能我们队的反应是最快的,当哨兵开始敲警钟的时候九十四名骑兵已经上马列队了,我刚想去向胡狼营的长官安信报告。 
   
  敌人就到了跟前,弓弩队的营地和我们之间没有木栅,敌人的五百个骑兵举着火把转眼就到了跟前。 
   
  “放箭!”我一声大吼。 
   
  我的右一队和一些哨兵向敌人射出了第一排箭。我的右一队在整个安西都护府的射箭榜中列第二,所以倾刻之间就有几十名敌军中箭落马。 
   
  这时斥候宋明长大喊:“大人,是葛罗禄人!” 
   
  什么?葛罗禄人,盟友?可是他们却攻击了弓弩队,又来……明白了,他们反唐了,投向了大食。 
   
  我反应了过来,“李子义,去大帅营帐直接向高将军报告葛罗禄叛变。” 
   
  “得令!” 
   
  越级报告是因为敌军已经很近了,向本部长官报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并且这时候也来不及射第二波箭了,“刀出鞘!弟兄们跟我杀……” 
   
  这可真的是我的原创,唐安西节度使高仙芝与阿拉伯帝国的交战失利,是我这篇故事的开头背景,陆续的想往下写到安史之乱。 
   
  当然了情色也是不能少的,不过一上来总要把故事的背景人物先带出来。独孤难作为唐朝安西都护府的一名军官,会有一些什么样的遭遇呢? 
   
  (二)天宝十年,高仙芝征石国,遇大食军,战五日。葛罗禄兵变,仙芝大败。 
   
  我们胡狼营几乎挡住了葛罗禄军,我的刀已经是红色的,原本鲜红的战袍变的暗黑,葛罗禄人袭击弓弩队得手后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军的反应会如此之快立刻就有军队应战。 
   
  如果其他部队能够动作再快些,如果大食军来的再晚些,我后来甚至想如果葛罗禄人一开始攻击的不是弓弩队而是我们胡狼营,我们就可以拖住他们,让弓弩队去挡住大食军。 
   
  然而这一切的如果都没有出现,敌人一定谋划好了,选择了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攻击了正确的对手……大食军从我们身后杀了过来,显然我们的正面防线被突破了。后来敌我之间的厮杀变成了混乱,一下子敌人就消失了,我们的溃兵拥了上来,挤的部队乱七八糟。 
   
  我们只知道跟着人流跑,右一队仍然紧紧的跟着我,但是周围的人已经不是胡狼营的弟兄了。我们队紧密的配合是件好事,即使在刚才那样的厮杀中也只损失了八个弟兄。如果能逃出去可能我们将是今天损失最小的部队了,但这同样也是一件坏事,因为我们尚算完整。结果我被人喊住了。 
   
  “独孤难!” 
   
  “在!”我下意识的回答。 
   
  如果有时间考虑,我会装作没有听到让我的洪驹再跑快些逃出去。可我是个军人,服从命令已经成了习惯。 
   
  喊我的人是段秀石将军,他命令我在一处胡杨林前挡住敌军。身后有几万追兵,却让我这八十六个骑兵来挡住敌人,真是笑话。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五万军队当晚只有三千人跑了出来段秀石已经找不出部队来断后了。 
   
  我很奇怪我们能坚持到天亮,我更奇怪的是:一直到天亮我们还没有看见敌人。天亮了我们可以走了,可就在这时敌军出现了,一队骠悍的骑兵,约有三百人,黑衣黑头巾,和黑色的战马。 
   
  如果是和平时期我会认为这是一个仪仗队,尤其是他们的马,大食的宝马良驹是我们比不了的,好在我们安西军的马是全国最好的,可是一夜厮杀后,我们就是现在跑也跑不过他们。 
   
  这队骑兵衣着光鲜应该是后备部队,并没有经过昨夜的厮杀,但从他们的骑术来看肯定是精锐中的精锐,弟兄们都很紧张,打不过,又跑不过能怎么办?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一夜了。 
   
  “大政、李子义、各带四十人向东分两个方向走,要快。阿始那,你和他们几个跟着我。” 
   
  李子义问:“大人你呢?” 
   
  我不容他多问:“按我说的办!” 
   
  大政想要开口,时间却已经没有了,敌人离树林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