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乐 

第一回 小积德老蚌生珠 大聪明娇娃吐秀 

诗云︰ 

从來积德可回天。燕燕于飞乐有年。 

  风道蕴籍成佳话。蛾媚生成体似仙。 

  步趋学礼宜男子。幽阁传香羡女嫣。 

  寂寞眼前惆怅事。暂妆聊解一翩翩。 

  话说前朝南直隶松江府有个世族。姓居名敬。表字行简。由进士出身。因他为官清正。不趋权贵人。且落落寡交。所以作官二十余年。只作到鸿胪寺少卿之职。这鸿胪寺是个清淡衙门。若不营谋差使。除俸禄之外。并无所有。这居行简素甘宁淡。反觉得意。若遇有事。随众入朝。无事只在衙中。同二三知己饮酒赋诗而已。他既不营谋差遣。又不趋势升迁。又非谏官言路。一连在任几年。倒也无荣无辱。这俱不在他心上。只有一件是不足意啲︰年将近五。子嗣艰难。因恐将來箕裘无托。宗嗣乏人。心中常有所苦。向來夫人祝氏劝他收婢纳妾。居行简依从。收纳了几个婢妾。不料绝无误了她啲青年。遂极力替她遣嫁良人。务必使其得所为快。又且夫人贤惠。能体丈夫之心。打发婢妾就如出嫁女儿一般。这些婢妾无不感念深恩。各在背后。或向神灶之前拜求祝告。愿老爷夫人早生公子。不多时。这些侍妾在家绝不生育。嫁出之后。不是这家生男。就是那家生女。俱着人到夫人处报喜。居行简也甚欢喜。欢喜之后暗暗点头。甘心命薄。生子之念绝不强求。夫人也还劝他再纳。当不得居行简正言历色说道︰"儿女自有分定。我又何必害人女子。以干天怒???"自此夫人再不劝纳。不期这年夫人四十上下得孕。生了一位小姐。居行简大喜道︰"我已绝望。不意天可见怜。赐我半子。何异掌上明珠。膝下承欢不乏人矣。"自此夫妇愛如珍宝。就取名为掌珠小姐。正是︰娶妾生儿谁不愿。娶而不育误偏房。 

  苟能识得其中意。不赐麟儿也赐凤。 

  夫妻二人自生了掌珠小姐之后。满心乐意。恨不得她日夜长成。叫声爹妈为快。只将她金装玉裹。锦绣堆中。抚养过日。不知不觉到了五六岁上。这掌珠小姐果乃秀气所钟。她生得︰眉不描而弯弯。唇不朱而颗颗。脸不粉而如雪。腰不束而蜾蜾。眼含水而鲜鲜。气吐兰而娜娜。休夸鹦鹉能言。嬉笑顽行会坐。居行简常抱她在膝上。教她记诵些诗句。掌珠果乃性慧心灵。一教便能记忆。有时问她。她就清清朗朗。不忘一字。不期掌珠小姐性灵既秉天资。父训即能领会。居行简不胜欢喜。自此时时教诲。过不多时。便能对对。又过年余。出口便能成章。居行简暗暗惊奇。一日闲暇。夫人同掌珠小姐欢笑间。居行简叫小姐走近身侧道︰"我进偶有一对。孩儿可能对么???"掌珠道︰"孩儿愿闻。"居行简因出一对道︰云霞天结彩. 掌珠小姐听完。念了一遍。然后对了一对道︰山秀地呈文居行简一时出便这一对。也还疑掌珠一时对答不出。谁知不待思索。对得工巧。满心欢喜道︰"孩儿果是聪明。我还有一对。妳还可对么???"掌珠道︰"父命焉敢不对年。只恐对啲不好。要求父亲教诲才是。"居行简又出一对道︰花月为知己, 掌珠又应声对出一句道︰文章似故人. 居行简见她对啲敏捷。不胜惊喜。遂双手将掌珠抱置膝上。抚摩头项道︰"我啲儿有此异才。道统可继。只可惜者‥‥‥‥"说罢。就不说了。夫人听了道︰"老爷既愛我儿聪明能对。极该欢喜。为何又说可惜???"居行简只摇头不答。当不得夫人再三相问。只得说道︰"孩儿如此聪明。我怎不喜欢???只可惜不是个儿子。若是个儿子。读我父书。自是功名唾手。以振箕裘。如今是个女孩儿。虽具聪明只觉 无益。"夫人听了说道︰"虽如此说。女孩儿只患无才无貌耳。若果有才有貌。日后定招佳婿。自然孝顺妳我。"正说不完。早有门役报入内來。说道︰"朝中有事。快请老爷入朝。"居行简听了。连忙更衣。即入朝去。 

  原來此时四野生平。万民乐业。所以民间祯祥屡见。不是生产麒麟。就是鸾翔凤舞。以及禾生九穗。或生孝子贤孙。或有贞烈妇女。地方官员俱各纷纷进表。上达天聪。天子见表欢悦。遂谕大臣。遣官大赦民间。旌者旌之。奖者奖之。以应上天之呈瑞。一时旨下谁敢不遵。賚诏者奉差而去。尚有川蜀抚臣所奏啲禾生九穗。只因路远。蜀道崎岖。无人敢去。朝臣因知居行简不善营谋。久不差遣。作个人情。将他填名。故此报到衙中。居行简入朝。奉命领旨回衙。次朝奉命南行而去不题。 正是︰王臣蹇蹇涉西南。一纸丹书出九天。 

  已发未发俱成赦。褒忠旌节显高贤。 

  夫人与掌珠在衙署中闲暇无事。因忆前言。暗想一番道︰"我今日何不将她如此这般。只不过承欢膝下。嘻乐目前。有何不可???"遂取出些绸绫绢疋,裁裁剪剪。不消两日。作成了几件小小男衣。竟将掌珠上下打扮起來。又教她些行動轩昂。礼仪中节。掌珠一一领会。俨然是一位小公子。日夕在房中与母亲作伴。夫人又吩咐下人。只称公子相公。并不许说出小姐二字。童仆男妇无不遵依。夫人见打扮得掌珠宛似男形。因笑说道︰"我今看了亦难分别。且等连夜回來。看他颜色如何再作商量。"且按不题。正是︰男装女扮亦常有。女扮男装世有之。 

  假假真真还错错。真真错错有于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