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潘金莲被张夫人以二十贯钱的价格卖给了城里被人称为武矮子的武大郎。 
   
  当天晚上,武大一把潘金莲接进屋,就急不可耐地脱她的衣服,潘金莲此时伤还未好,他一动就痛得要死,连声衰求:「别这样,过几天好不好,我身上痛。」「过几天?我一刻都等不了,我这辈子还没碰过女人呢。」武大粗鲁地脱光了潘金莲的衣服,只见白嫩的身体上到处是一条条血印。 
   
  「这张夫人把你打得真狠,你是与张大户私通了是吧?」武大笑笑,脱了裤子,也不管潘金莲的死活,挺起老二就往里插,他的老二又小又短,插了好几次都插不进去,潘金莲被他折磨得痛不行,只好伸手帮他插进去,说:「你可怜我,轻点吧。」「好好,我会疼你的。」武大一见潘金莲帮他,立即变得好起来,虽慾火如焚,但还是耐着性子慢慢抽插。 
   
  抽插了一阵后,潘金莲觉得丝丝快感开始在全身弥漫,身上的痛楚竟也减轻了似的,于是口中开始哼哼起来,叫着:「你用点力,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哼……嗯对,我不怕痛了,好,插得好,快点,再快点。」潘金莲开始陷入性慾之中,武大在潘金莲的指导下越插越快,直干得口水直流,气喘吁吁,他老二虽小,但干起来却特别持久,虽第一次干得急,也干了近千下才泄了身。 
   
  一代美人就这样插到了一堆牛粪上。只便宜了武大这个矮子,自此天天搂着千娇百媚的潘金莲,过足了性瘾。 
   
  叔嫂花开花谢,潘金莲嫁给武大已一年多了,这武大虽相貌丑陋,但对金莲却是呵护有加,从不让她干重活,一天到晚就洗洗衣服,煮煮饭菜,武大的烧饼是清平一绝,每日一担,很少有剩回来,除去日常花费,也能剩下一些零钱,小日子过得倒是安稳,虽有时想着嫁了一个这样的人,心有不甘,但总比以前忍饥挨饿的日子好多了,所以愁了一段时间后,倒安下心来,准备当一个家庭主妇了。 
   
  这天,武大早早把烧饼卖了,回来与金莲在卧室里谈笑,抱着金莲要求欢,金莲一直不肯,说道:「青天白日的,你来吵什么。到晚上再说,哪个晚上不让你干得心满意足?」「我现在想得紧,娘子,你就允了我一次吧,今晚上我给你好好洗脚好不好。你看我下面都硬成什么样子了。」武大把金莲的手拉到鼓胀的裤裆处。 
   
  金莲摸着武大硬硬的老二,在上面狠狠的捏了一下,说:「这个小东西就是可恶,整天就知道欺负我。」因被武大缠了好久了,慾火也开始升了起来,于是解开武大的裤子,抓住他那又粗又短的老二,轻轻搓弄着,一会儿上下套弄,一会儿在龟头上按摸,把本已硬胀的老二弄得像一根铁棒似的。 
   
  「娘子,来吧。」武大急急地开始脱金莲的衣服。 
   
  「你别乱动,笨手笨脚的,我自已来。」金莲拉开武大的手,站起来轻解罗裳,立时把一幅美奂美仑的躯体露在武大面前,此时的潘金莲,身材更是高挑,乳房大而尖挺,像两座白馒头山堆在胸前,两粒淡红色的乳蒂鲜艳欲滴,腰部平坦光洁,圆翘翘的臀,修长的大腿,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诱人,集中到她一个人身上,散发出荡人心魂的光芒。 
   
  「娘子,想死我了。」武大一把将金莲压在床上,利索地分开她的双腿,压在上面狠狠抽插起来。 
   
  潘金莲紧闭双眼,双手搂着武大的身子,下身挺动不已,配合他的抽插。 
   
  每到做爱时,潘金莲形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闭着眼睛与他做爱,只因武大太丑了,看着他,心里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所以只好闭上眼睛,反正不看人,插起来都是一样。 
   
  武大插了一阵,就叫道:「娘子,你来吧。」自从潘金莲一次忍不住坐在他身上给他来了个观音坐莲后,武大对这一姿势爱恋不已,每次都要潘金莲在上面干他。 
   
  「你想得美,又想舒服又不出力。」金莲故意不肯。 
   
  「来吧,我求你了。」武大抱紧潘金莲,用力一翻,把潘金莲翻成压在他身上,只是他的老二太短,一动就滑了出来。 
   
  「娘子,快点吧。」武大硬硬的老二顶在潘金莲的肚皮上,顶得金莲全身痒痒的。 
   
  「真拿你没办法。」潘金莲抬起屁股,凑到老二处。手轻轻扶正,对准阴道口,沉身坐下,随即前后摇动起来。 
   
  「好爽,好爽我真是爱死你啊……你的穴穴真是会夹人……真是舒服耶……小浪屄……哦……我要每天爱你好几回……喔…」武大眼睛盯着美丽异常的妻子在上面放浪地套弄,真是爽到极点了,一双粗造的手抓住金莲两个丰乳,用力按搓着,挤出阵阵乳波。 
   
  两个人正干得兴头上,突然外面传来震天动地的锣鼓声、鞭炮声,街上人心沸腾,只听人们叫着:「看打虎英雄呀,打虎英雄。」「什么打虎英雄?」潘金莲整天闷在屋里,对外面的热闹事特别好奇,也不干了,从武大的身上起来,拿起一件衣服罩在身上,趴到视窗往外看。急得武大哇哇直叫:「什么狗屁打虎英雄。」金莲望向窗外,只见一队衙门里的公差拥簇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只见那人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脸方身长,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股英武之气,他坐在马上,戴着一朵大红花,胸前披着一副红布条,上书「打虎英雄」四个大字。只见他双手抱着,脸带笑容,不停地向周围的群众作揖。 
   
  「天下竟有这般男人,真是英俊孔武,如戏里说的一般,要是嫁了这样一个人,真是死也甘心。」潘金莲一下看呆了。 
   
  「那不是我兄弟吗?」武大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手指着外面,口中兴奋地叫着。 
   
  「谁是你兄弟,你还有兄弟?」潘金莲大为不解。 
   
  「就是那个打虎英雄呀,他是我弟弟武松。」武大兴奋得手舞足蹈。 
   
  「得了吧,他是你兄弟,也不撒泡尿自已照照,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潘金莲不屑道。 
   
  「你等着。我去把他领回来。」武大急忙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武大跑出去过了半个时辰都没回来,看到吃饭时光了,金莲搞了饭菜,自已先吃起来,心里想:「这傻武大,不知犯了哪根神经,竟想去认打虎英雄做弟弟,咳,人比人,比死人,看人家打虎英雄,真是人中龙凤啊。」想着想着就出了神。 
   
  「金莲,你看谁来了。」武大兴奋起叫着。 
   
  金莲抬眼一看,顿时呆住了,真是那打虎英雄,他与武大走进了家门。 
   
  「弟弟,这是你嫂子金莲,金莲,这是我失散十年的弟弟武松。」武大兴奋地说:「弟弟,今天下午,我说你是我弟弟,你嫂子还不信你。」「叔叔见笑了。」潘金莲激动得脸红耳赤,向武松道了个万福。 
   
  「嫂子,请受武松一拜。」武松趋步向前,正要跪下,潘金莲连忙扶住了他。 
   
  「叔叔折煞嫂子了,别客气。」「是啊,别多礼了,一家人。金莲,你去弄点吃的,我要和弟弟好好聚一下。」「好的。」潘金莲欢快地下到厨房,狠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拿出来,把自已所有的厨艺使出来,让武松吃得高兴。 
   
  一会儿,菜就做好了,三个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武松一尝菜,立即大声叫好,把潘金莲乐得心花怒放,一双媚眼盯着武松不放,看着他喝酒吃菜,心里甜丝丝的,竟忘了自已吃了。 
   
  「嫂子,你也吃呀。」武松看见潘金莲不吃,连忙夹了一块肉往她碗里送。 
   
  「我自已来,不劳叔叔费心,多谢了。」潘金莲娇柔地对武松说,脸上一朵红晕显了出来,恰似绽开的荷花,艳丽无比,一下把武松看呆了,心想嫂子真美啊。忍不住想多看几眼,眼望过去,恰巧金莲的眼光望过来,急忙一闪,再望过去,金莲还在盯着自已看呢,直看得武松心膨膨直跳,如是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喝酒。 
   
  「叔叔,别光顾喝酒,吃点菜。」潘金莲夹了一块瘦肉放到他的碗里,媚眼如丝地盯着他。 
   
  「谢谢。」武松看了她一眼,赶紧掉转眼光,一口就把一大块肉吃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三人拉一会家常,就开始睡觉,武松睡在隔壁,刚睡没多久,就听到隔壁传来阵阵响声,夹杂着人的喘息声。 
   
  已在江湖上混了不少时日的他当然知道哥嫂在做爱,想着嫂子那俏丽的面容,勾魂的媚眼,高耸的胸部,曲线玲珑的身材,武松禁不住心直跳。他在外面浪迹江湖十余年,少不了到风月场所玩乐,但从没见过像嫂子这么艳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