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缘艳史



作者: 江海主人


  卷一 

  第一回扬州专心娶美貌华严暗遇有情郎 

  诗曰:结下冤家必聚头,聚头谁不惹风流。从来怨遂恩中起,不染相思有甚仇。 

  话说宋时江南省有一名士,姓黄名上卿,妇人赵氏。这年大经,得中了三甲,即放了河南安阳县正堂。不想赵氏在家偶得一病,不到月余,一命呜呼亡矣。这上卿心中好苦,不免收尸殡殓。自己一身,好生寂寞,遂寻书遣闷。过了几时,意欲续弦一位夫人。怎奈本处并无绝色之好,因想扬州水色极美,不免先至扬州,娶了夫人,再去上任,亦未为迟。计议已定,带了几个家人,一日来到扬州。 

  入了官店,即时寻了一个媒人。上卿分付道:“须寻一才貌兼全,国色无双的老爷自有重赏.”媒人听了,叩头出来。出了店门,一路上寻思着,止有桂花巷蔡监生之女,姿容绝世,风雅不凡,谅来可以作得夫人,不免先到蔡家说明。不一时,入了蔡家门首,见蔡监生在上房,戴着眼镜,正然看书。媒人上前请安,问个万福,道:“大爷看得何书消遣?”蔡监生道:“原系《红梅传》。”媒婆又问:“这里边说的是甚么言语?”监生道:“我这认字上有限,却不得十分明白,大约是男女作风月的故事。你今到我家,有何事情?”媒人就将前后话说明。监生再三说:“若果娶弦,只管使得。倘若为妾,我这乡宦人家,决不应承的。”媒人道:“委实要娶夫人,大爷休得见疑。”监生又与妇人王氏说知,刻下允许。媒人告辞,即时来至官店,将前事禀上。 

  黄上卿欢喜道:“我上任日期要紧,明早送礼,晚间在此就要成亲,后日就要长行,往本省安顿安顿夫人,自去上任,故此也无暇打听了。你可小心在意。”媒人也在店中宿了。天明起来,打点缎疋钗环,聘金三百两,送到蔡家。蔡监生因妆奁打点不及,陪银五百两,亲送女儿毕姻,未免礼生喝礼交拜。一日酒筵散了,到了晚间,上卿与新人除冠脱衣,仔细一看,年纪只得二九。正是: 

  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 

  上卿喜不自胜,亲自解下小衣,露出粉嫩雪白一个身体,又兼一双金莲,尖小可爱,随曲尽一团恩情。夫妻二人一路上如鱼得水,不数日,已来至本家,请各亲友,凡家中大小事情,尽托蔡氏掌管,择日起身而去。不提。 

  且说蔡氏自幼在扬州各处游玩,十分快的。一到黄家,俨然做了一位夫人,倒拘束得不自在了。过了两月有余,与随身使女唤名爱莲说:“此处有什么游玩的所在么?待我散散闷倦才好。”爱莲说:“华严寺十分热闹,堪可闲耍。”夫人听说,即时打扮得齐齐整整,真是如花似玉,就如天仙一般。和爱莲上了轿子,竟至华严寺来。果是华严: 

  钟楼直耸在青霄,殿角金铃送风摇。炉内氤氲成瑞蔼,三尊宝相紫金销。 

  这夫人来到殿前,朝了佛像,拜了四拜,随往后殿各处胜迹看了一遍,至过午方才回去。 

  且说这寺中歇着一个广东卖珠子的客人,名叫曹悦心,年方二十余岁。生得聪俊异常,面如傅粉一般。在广东时,那里妇人向来淫风极盛,看了这般美貌后生,谁不俯就,因此本处起了一个诨名,叫做爱豆。他因父母看到江南来卖珠子,住在这寺中。那日在殿上闲步,忽然撞着蔡氏,惊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一路随了轿子,竟至黄衙前,见夫人进内去了。未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曹妈遗珠定巧计夫人半夜动淫心 

  且说爱豆见夫人进内,他便用心打听。黄老爷上任,夫人独自在家,是扬州人。便回到寺中,一夜反来覆去,一片痴想道:“我在广东,相交了许多妇女,从来没一个这般雅致的佳人,怎生样计较,进了内宅,再见一面,便死也甘心。” 

  次早起得身来,梳洗已毕,闲步在前殿,将身拜倒,便诉道:“弟子曹悦心,因卖珠至此,昨见黄夫人,心神被他所摄。弟子痴心以告神明,命中若有姻缘,乞赐上上灵签。若没有缘,竟赐下下之签。”将签筒在手,求得第三签,上道: 

  前世结成缘,今朝有线牵。口如瓶守定,莫吐在人前。 

  看罢大喜,向神拜了几拜,又道:“弟子若得成全,合当上幡祭献。”他回到卧房,生出一条妙计,必须装作卖婆模样,假以卖珠为名,竟入内房,如此如此,或可成就,也未可知。只是脚大,怎生得一双大大女鞋穿了方好。也罢,将裙得低了些便是。即取了一包好珠子,一串小珠子,放在身边。忙到估衣店中,卖了一件青绢衫白绢裙,衬里衣,包头狄髻之类,走到一僻静祠堂内,妆将起来。端端正正,出了祠门,寻一井中一照,却与妇人无二。他大放了胆,竟到黄衙前来。 

  管门的见是卖婆,并不阻挡。他一步步走到堂后,只见黄夫人在天井内,看金鱼戏水。这爱豆打着扬州话,叫道:“奶奶万福,现有美珠在此,送与夫人一看。”夫人道:“既有好珠,随我房中春来便了。”爱豆听说,转身进了香房,上下看,真个是洞天福地。夫人道:“坐下。”爱莲随取茶来用过。爱豆将那一包好珠子,先拿出一匣来看了。夫人拣了十余粒,道:“还有么?”爱豆道:“多着哩。”又从袖中取出那一串包儿,打开,上面有结的,下面故意不结。他将捻住了下头,一半儿送于夫人。夫人接了在手,爱豆将手一放,那些珠子骨骨碌碌都滚下地去,惊得夫人粉面通红。爱豆道:“夫人不须着忙,待我拾将起来。”说罢,倒身去寻。拾了二十余颗在手,道,“足足六十颗,今止没去一多半。因滚在砖缝里去了,奈天色已晚,不若明日再来寻罢。”夫人道:“说那里话来,你转了身,明日倘寻得少了几颗,只道我家使女们取了你的。今晚只可就在此宿了,明早再寻。寻得有无,你好放心。”爱豆听说在此安宿,便觉喜从天上降,欢从心内生。随道:“怎好在此打搅夫人?”夫人道:“这却无妨。只恐你丈夫在那边等着你。”爱豆道:“丈夫已没了两个年头,服已除了。”夫人问道:“尊姓?”爱豆答道:“贱姓曹。”夫人即叫爱莲打点酒肴来,请曹妈妈吃酒。须臾,点上灯烛,摆下晚饭,夫人请他坐了,爱莲在旁斟酒。夫人叫爱莲:“你不要在此走来走去的,把那珠子踏在鞋里去,明日难寻,可将酒壶放在此,你去吃了晚饭,临睡时再进房来便是。”爱莲应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