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逊遥】 (第一章 欲起欲灭,烈阳来袭)


                   第一章 欲起欲灭,烈阳来袭

  「呵……」齐子剑一声舒服的轻呼,一个似水蛇般柔软的娇躯缠上身来,一对美乳在齐子剑胸膛前轻轻摩擦,修长光滑的双腿跨坐在齐子剑身上,妙手正扶着硕大的火热正要向湿漉漉的桃花洞口送去……

  齐子剑扶着此女的纤细腰枝正想看清她的模样,但只是模模糊糊,任齐子剑怎么用力瞧却也看上清晰。此时齐子剑浑身如坠火炉,燥热难耐,他一个翻身压在女子身上怒龙直贯美穴。女子身子猛然一颤,下身私处收紧,「哦…」的发出一声销魂魔音;齐子剑被这蜜穴紧紧包裹,暖暖的紧密的感觉从下身传来,让身为处男的他一下如上云端!

  齐子剑俯下身去想要一尝红唇芳泽,仔细看清这妙人儿的面容,突然身下女子私处又紧密了几分,内里的肉芽儿如小嘴般紧紧揪住他的硕大不放。两条丰润的美腿盘上了他的腰间。

  齐子剑正觉诧异此女为何如此变化,抬头一看,刚才赤裸裸的玉体上知何时穿上了一件薄如蝉翅的紫色丝衣,面容也被一方紫巾遮盖只露出一双摄人魂魄的美目。洁白的丰满身子被透明的紫色覆盖反而更添诱惑,中间的绳结也半扣半开,一对丰乳似要从中跳出,此情此景齐子剑哪里见过,急忙双手覆上那对硕大白兔揉捏几下,慢慢变的硬挺的乳头从指缝间钻出,粉粉嫩嫩娇翘可爱。

  齐子剑从未得房事之乐,只觉浑身毛孔个个舒爽,无师自通立刻挺动下身抽插起来,紫衣女子腰枝扭动,「哦……哦……」的呻吟着;渐觉女子蜜穴越发紧致顺滑,齐子剑双手按住一对丰乳,下身猛然挺动直达最深处,然后全部拔出,「哎呦……」女子呻吟着话音还未落齐子剑又连根没入直达花心。女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齐子剑更加忍耐不住,全力挺动次次直贯花心,顿时美妙呻吟从女子面罩下传出,美目微顰,额头轻皱,秀发散落,随着齐子剑的撞击秀首轻轻随之摆动。

  此时齐子剑只觉浑身说上出的舒爽,下身怒龙更加坚硬粗大,随即又用力几分加快速度!「嗯……轻点……要怜惜人家……」听到女子说话齐子剑上不觉放慢几分,却感觉这声音好熟悉,好像掌门大夫人侍女雪儿又似二师叔的小妾赵媚,寻思之间齐子剑伸手就要去摘下女子面罩。

  「混账东西!」突然旁边一声振耳欲聋的大喝,吓得齐子剑一个激灵险些精关失守泄了出来。回头一瞧,只见二师叔就站在旁边,怒目而视;在一瞧面罩摘下,还在自己身下扭动的美人儿上正是二师叔的小妾么!

  这一惊可不得了,齐子剑即刻没了欲念,惊慌失措的解释:「师……叔,这,这……我不……知道……咋回事啊……」「好啊,你小子不好好修炼,以下犯上,奸淫师娘,看我不清理门户!」说着举掌便劈了过来,掌风猛烈,瞬间便至天灵,齐子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要命丧黄泉了!

  「啊……救命!」一声大叫,齐子剑猛然惊醒,双手胡乱往旁边抓了几下,拽起几株野草,睁开眼望望四周,「呼……」惊魂未定的齐子剑这才安下心来,自己躺在后山草地上,四周绿草片片,山风徐徐吹来,哪里有凶神恶煞要杀自己的二师叔?

  原来生了个怪梦而已,为什么突然做这么个怪梦,奇怪……齐子剑坐起身来动动身子,发现下身依旧坚硬似铁。「难道是走火入魔了?」齐子剑赶忙盘膝而坐,运转了几周天本门清心辟除欲念的功法这才好转了少许。这情形颇为怪异,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齐子剑无奈的摇摇头,转头却看到了落在身边的那本破旧的册子,随手翻了几页,看着上面自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功法,齐子剑沉思起来……

  提起这破旧功法就不得不提到齐子剑的身世;齐子剑从小是师父所养,在逍遥派中慢慢长大。母亲在诞下齐子剑后便撒手人圜,而父亲也是这逍遥派中高手,据说在一次和魔神教的大战中故去,那时齐子剑才刚刚满月。所以齐子剑脑中压根没有关于父母清晰的记忆。

  因为早产,齐子剑生下来就体弱多病,身子单薄,再加上皮肤又白,哪里有习武修炼之人的样子,倒更像是个书生。也正是这幅弱不禁风的样子让齐子剑很是难堪,虽然跟着师父修炼了多年但还是这幅模样,背地里师兄妹都叫他病秧子,小白脸。

  后来齐子剑无意中在门派藏书阁中找到了一本破旧秘笈,烈阳霸天决。此功法不为提升功力,但会增强体质让人阳气勃发,这倒正和了齐子剑的胃口专心修炼起来。要说单练这烈阳霸天决并没有什么不妥,最多被师父骂几句没出息,也不会造成如今这好似走火入魔的情况。逍遥派功法最重修心极少出现如此情形。
  齐子剑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记得上次去后山为师父采取仙芝时被一天通身火红的小蛇所噬,当时仅仅是昏迷了两天,并没有其他症状,师父看后说这是九阳蛇所咬,此蛇无毒,不过这九阳蛇天生异种,体内有极阳蛇血异常霸道,一般人被咬早就阳气贯身爆体而亡了;不过这齐子剑天生体质柔弱,可能正好得补所以仅仅是昏迷而已。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如今这般情形难道和那九阳蛇有关?师父也没说过啊,难道去询问师父自己梦中淫乱师娘?那还不被骂死才怪!又胡思乱想一阵齐子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这时下身高昂的龙头也平抚下来,把秘笈收好便下山往住所行去。

  这逍遥派虽然运势不济,放眼天下也就是个三流门派,不过好歹也传承了上千年,据说当年开山祖师逍遥子功力天下数一数二的,几乎要步入修真门槛,那时的逍遥派无限风光;可后来历任掌门都很平庸,渐渐的门派衰落不复从前了。可毕竟是千年门派,所在地自然是人间仙境,一座巨山直冲云霄,方圆百里被一座座苍翠的小山环绕,山间云雾缭绕,走在山间小道恍若仙境。此时正值秋分,山风吹来却也凉爽,齐子剑从小就看管了这美景自然无甚惊奇,只顾低头走路想着这烈阳霸天决到底该怎么练方为稳妥。

  走了一会便看到前面霍然开阔,一处诺大的平地展现眼前,几十间屋子座落时间。这里还只是山腰处,一般弟子住在这里,山顶更为广阔,掌门直系都住在山顶。逍遥派有一奇景曰子母山,要想到达山顶必须从山腰进入一山洞,穿过山洞有一连接两山的虹桥,过了此桥才能上峰顶。

  齐子剑慢慢向前走去,突然哗啦一声,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抬头一看一个娇翘可爱的小丫头正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小眉头皱成了一团,小手还在揉着肩膀,地上散落着一地药材。「哦,雪儿啊,对不起,对不起,只顾低头想事了没看到你……没撞疼你吧?」齐子剑慌慌张张地问道。「你这个呆子,走路也不看着点,怎么不疼,不疼我揉它做什么?哼!」小丫头小嘴一嚼偏过头去不在理齐子剑。

  齐子剑更慌张了,「啊?伤到哪了?快快让我看看,都怪我……」说着便蹲下去拿开雪儿的小手要给他揉揉,慕雪儿被他抓住了手顿时满脸通红,连忙打开齐子剑为自己揉的手,「嘻嘻,呆子,没事啦,逗你玩得,我可是跟过掌门夫人学过功法的,哪有那么柔弱?」说着还亮亮自己的小拳头。「呵……」齐子剑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干笑起来。

  拉起了慕雪儿,齐子剑又把地上散落的药材重新收拢装起来。满满一大口袋,看看慕雪儿瘦弱的身体,不禁说到:「干嘛拿这么重的东西?一个女孩家不会少拿点么,找药房师兄拿过来不就得了还得自己跑一趟。」说着不由慕雪儿反应便背起了药材,「走吧,我帮你送过去。」慕雪儿看着齐子剑认真的样子,大大的眼睛闪了几下,抿嘴一笑:「谢谢啦!」

  两人并排走在山间小路上,一阵轻风吹过,吹起了慕雪儿脑后的青丝,束发的粉色带子也顽皮的飘动;看到齐子剑盯看着自己,慕雪儿小脸一红,问道:「子剑哥哥,刚才低头想什么呢?也不看路。」「哦……没啥,练功有点问题,自己胡思乱想呢……」齐子剑赶忙回过头答到。「哦……」顿时山间只有两人的脚步声,一时无语。

  齐子剑默默的走着,不禁想起了这慕雪儿的身世:和自己一样,慕雪儿也是孤儿,是掌门夫人路边捡来的,据说那时几乎快断气了,也是掌门费了一番功夫才留得一命。掌门夫人看她可怜,和自己又投缘便就下做了侍女。虽说衣食无忧,可毕竟身份低了些。因为和齐子剑一样都是孤儿,两人年纪相仿,慕雪儿小齐子剑两岁刚刚十七,从小就是玩伴,所以齐子剑平时很是照顾这个让人怜爱的女孩。

  「掌门师娘对你还好么?」「嗯……」「以后不要一次拿这么多东西了,有事就过来找我帮你拿就行了。」「嗯,知道了……」说话间便走到了逍遥派子母山的入口山洞,山洞长约数十丈,高三丈有余,很是宽广。洞壁高处嵌了数十颗夜明珠,让洞内稍稍明亮能看的清路。走了几步齐子剑感到慕雪儿越靠越近走的也慢了,就知道这丫头又害怕了,以前两人也走过这里,每次慕雪儿都得拉着齐子剑的手才能安心通过。齐子剑拉过慕雪儿的小手,大手牢牢的抓着她的小手带她往前面走去。

  就在这时,齐子剑体内突然一阵燥热丹田火烫下身也有了反应,齐子剑暗叫不妙,难道自己又要走火入魔?慕雪儿又在身边,齐子剑生怕吓到她,随即深吸一口气,默念清心决把这股邪火生生强压下去。

  好不容易走出山洞,前方大亮两山之间一座如月牙儿般的长长拱桥架在两座巨峰之间,桥下云雾弥漫恍如仙境,这正是逍遥派有名的拱桥。出了山洞齐子剑连忙松开慕雪儿的小手就要坐下调息,可刚一松手那股莫名邪火就无影无踪了。齐子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异常。旁边被齐子剑甩开小手的慕雪儿神情不乐的刚要开口,看到齐子剑憋红了脸,弓着身子要蹲不蹲的样子甚是奇怪。关切地问道:「子剑哥哥你怎么了?」齐子剑也被搞得莫名其妙,连忙直起身子尴尬的说到:「哦,没事没事,肚子有点疼……」说着还心虚的揉揉肚子。「唉?又不疼了,揉两下好了,嘿……呵呵……」看到慕雪儿还在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望着自己,齐子剑赶忙向虹桥走去,慕雪儿也只能随他上了虹桥。

  齐子剑心中仔细思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事如此蹊跷肯定有什么重要环节自己疏忽了,为什么自己碰到慕雪儿就生此异相?如今只有再试一次了。想到这齐子剑站住脚步,向虹桥边走去,走在后面的慕雪儿看到齐子剑停下身子,也跟了过来。

  「这些日子修炼的紧好久没来了这里了,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看日落的。」「咳……美景还需美人伴,美不美要看和什么人看了,呵呵。」慕雪儿小脸蛋红了一下,娇嗔道:「子剑哥哥难道真转了性了,尽会逗人家开心,那我……」话音还未落就觉得小手被齐子剑抓住了,齐子剑本就不善扯谎干脆直入主题比较好,慕雪儿轻轻挣了下没拜托,便埋下了头扭扭捏捏地盯着自己的秀鞋看;趁这回功夫齐子剑收敛心神感受,只觉那燥热感觉又疯狂涌了上来,较之先前更加猛烈,丹田滚烫,好似全身经脉出处阳气横冲直撞!只是片刻之间齐子剑双目已经微红口干舌燥。

  慕雪儿正心中慌张觉得齐子剑握住她的手越来越紧,突然自己的娇躯就被有力的臂膀拥入怀中,慕雪儿已被齐子剑紧紧抱住,虽然两人从小就是玩伴可自从懂事哪有如此肌肤相亲,只决男性火热的身躯似散发无穷魅力,慕雪儿心儿如小鹿乱撞忐忑不安,面红如桃,心想自己和齐子剑也算青梅竹马两人身世又相似,自己也很喜欢这个文文弱弱却爱护自己的少年,想今日子剑哥哥抱了自己也算是向自己表白了吧,小手也羞涩的抱住了齐子剑的腰。当慕雪儿享受这甜蜜时刻,哪想齐子剑早已被九阳霸道之气冲的神智渐失,只想与女子阴阳交泰中和阳气!
  齐子剑一双大手以爬上了慕雪儿的娇翘臀部揉捏起来,慕雪儿早就羞的满面通红只能紧紧钻在齐子剑怀里不敢动弹。慕雪儿心跳的如小鹿乱撞,那作恶的大手从臀部移到了圣女峰上一下紧紧扣住!几下轻捏慢揉慕雪儿浑身早柔若无骨了。而齐子剑更是被无名欲火冲的神志都有些模糊,双手在慕雪儿身上游走,若不是衣饰繁琐早已身无片褛了。

  二人都是互相爱慕又初尝个中滋味,男女之间那种甜蜜幸福滋味让两人早已快乐的飘飘欲仙。慕雪儿早已不在抗拒紧紧抱住齐子剑,而齐子剑更是右手抚臀左手揉胸,噙住慕雪儿的小口吸吮香津。

  「大师兄,此次轩辕派恐怕来者不善吧?如此大的排场实在盛气凌人啊!」「唉……」一声轻叹后只剩下了脚步声。话音传来慕雪儿顿时吓得浑身一震,光天化日如此这般和子剑哥哥亲亲我我,让同门撞见还不羞煞人也!「子剑哥哥!」慕雪儿轻轻挣扎却见齐子剑双目通红似有迷离之意,正觉奇怪却听脚步声越来越近,着急之下全身运劲一下震开了齐子剑。

  两人刚一分离齐子剑浑身焚人欲火顿时如潮水般褪去,丹田内四处乱窜的真气也逐渐平复下来。看着慕雪儿正小脸通红奇怪地望着自己,齐子剑大感尴尬正要解释,那边子母山洞口出来两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