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但是外面在冷,也无法阻止室内的温暖,此时的光爷正和她的师父魅梦雪,相拥在床上说着知心的话语,阿光如果有来生我们还能在一起吗?雪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就算老天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会指着老天,大声的说该死的贼老天,你如果阻止我们在一起,我就灭你了丫的,就在光爷说完这句话以后,突然天降神雷,把光爷劈个正着,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我慢慢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耳旁有人不停的在呼喊,无名,青衣无名你快醒醒呀,你不要吓我呀,你不要丢下我呀,你要是走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就在这一声声呼唤中,我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我一下跳了起来,但是就在下一秒我就跌倒在地,满身致命的伤痛,使我无法在站起来,突然一声尖叫,把我拉回来现实中,啊……无名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这是在哪里,你又是谁,无名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青衣女子呀,你的师父呀。师父??你是我的师傅?我现在这是在哪里,你能告诉我吗?经过青衣女子的说明,我才知道丫的我竟然穿越了,来到一个叫做性吧大陆的星球,而我竟然重生在性吧大陆最强大的门派,炎狼门派的核心人物身上,原来这个青衣无名为了自己偷偷喜欢的女人也就是现在我面前的女人,青衣女子从影吧门抢出来,被影吧门派出大量高手所伤丢了性命,然后正好被我附体了,现在藏身在性吧大陆谜一样的规章深林里。

  一转眼过了一个月,我也接受了现在的身份,在师父的精心照顾下,我的伤已经全好了,但是天天吃师父在深林找来的精华勋章果,搞得我现在是阳气大盛,那是相当难受呀,无名你怎么了,突然一声叫唤把我拉到现实中,师父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些事,当我抬起头看向师父的时候,我的鼻血猛然的流下来了,只见师父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损的只可以盖住,一些私密的地方,那露出的雪白大腿,对于现在的我,真是致命的诱惑,我的下身立马有的反应,趁着师父没有注意,赶紧并紧大腿,但是还是慢了一些,师父红着脸问,无名你…你…怎么……可以对我有那种感觉……听着她越说越小声的话语,又红着脸低下头,我突然站了起来,她吓了一跳,连忙问你要干什么?我站着看着师父,掉头就跑了,当我跑到河边一下跳进河里,想要用河水使自己冷静下来,就这样我在河里待了一天,直到师父来到河边叫我出来,原来她要洗澡,所以叫我回避一下。

  自己一个人在篝火旁,远远的看着师父在河里戏水,真犹如是仙女下凡,就在我想象的时候,炎狼门派掌舵人,黑衫教父在炎狼总部会议厅大发雷霆,严厉的对着门派其他人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要是在找不到青衣无名,你们就都不要回来了,羽无痕、议前尘、七道轮回,我命你们每人各带领三千人马,分开去寻找,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青衣无名,是,属下领命,嗯,你们去吧,傲雪冬梅你赶紧把你们版区的人派出去打听无名的消息,是属下领命。其他留下的人带上家伙跟我杀上影吧门。

  此时的青衣无名还不知道,他的失踪已经造成了,江湖大仇杀了。好了言归正传青衣无名看着看着,欲火攻心迷失了他的心智,只见他站起身悄悄的来到河边,潜进了河里慢慢的靠近青衣女子的身边,到了青衣女子身边突然一把抱住他的师傅,吓的青衣女子尖叫不已,师傅不要叫是我,无名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不要这样,师傅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无名不可以我是你的师傅呀,师傅我爱你,我爱你……一边说着双手一边上下抚摸着青衣女子的奶子和小穴,青衣女子不停的晃动着身体,想要摆脱青衣无名的双手,但是注定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一会青衣女子就软到在青衣无名的身上。见到师父已经无法反抗,我把师傅慢慢的移到岸边,把她的双手放在河岸边上,把她的腰部向下压把屁股翘了起来,见万事准备就绪,连忙扯下自己的裤子,掏出那逆天的大鸡吧,狠狠的插了进去,只听青衣女子大叫一声好痛呀,随着她的尖叫她的眼泪也随着留了下来,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无名不可以不可以,这时的我哪里还能听的进去,不停的抽插着她的小穴,她的处子之血随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就这样在我玩命的抽插下,过了有十分钟,师父的两腿开始颤抖,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了,我将她抱起来慢慢的放到岸上,并且慢慢地引导她跪了下去,这时候青衣女子整个人趴在地上,然後我也高跪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雪白屁股,我的肉棒慢慢的插进她的小穴里,继续来回抽送着,这时的师父也开始发出沁人心扉呻吟,啊……啊……无名…你…你……喔……喔……我……不行……啊…无名……无名我们不可以这样,…… 啊……啊……快停下来……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做……喔……喔……不要……停……我……要死了……要死了……无名快停下……我要……我要来了……啊……来了……啊……啊啊……师父你在坚持一下……啊……喔……无名…我要丢了……喔……喔……我用力扶着师父的大屁股,顺势将大鸡巴往前挺进她的花心深处,用力顶住子宫准备迎接师父的精华……啊……不要不要……丢了丢了……就在她刚说完师父软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显然高潮了,我只能把师父转过身来,让她平躺在地上我把她的双腿扛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慢慢的把鸡吧插进她的小穴里,鸡吧刚进去师父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用手推着我的腰说,无名你以后会对我负责吗?师父你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人,师傅流着眼泪说:无名我也爱你,无名来吧师傅把全部都给你,慢慢的我又开始插起来,师傅这次是真心的发出愉悦的呻吟,啊……啊……无名…你…快点……喔……喔……师傅我好舒服……,听着师傅的呻吟,我就像是红了眼的公牛,玩命的抽插着,受不了……啊…无名……你好强…… 啊……啊……大鸡巴……干死我了……喔……喔……不要……停……快点……干我……玩死我……干死我……师傅……我要……我要来了……啊……丢了……啊……啊啊……师傅我来了…顺势将大鸡巴往前死死的顶住她的花心深处,滚热的精液烫的青衣女子,身体不停的抽搐,激情过后相拥在一起,对着师傅说;我失踪了很久了,门派一定很着急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师傅依靠在我的怀里说:恩我都听你的。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青儿我们再有两天的路程就可以到家了,恩是的,无名你说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回到炎狼大家会怎么看我们,青儿你不要担心,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你的,他们喜欢说就让他们说去吧,青儿你坐一下我去去就来,恩无名注意安全,我知道了,青衣无名的突然离开是有原因的,原来是他看到了忆前尘了,心想这小子偷偷摸摸的这是干啥,跟上去看看他要干什么,一直跟着他来到一个小院子,只见前尘偷偷摸摸的进去了,我连忙飞身上了屋顶,揭开屋顶的瓦片,只见忆前尘已经和一个小少妇已经倒在床上,靠,丫的这是在会情人呀,就是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媳妇,说来巧只见他们都起身脱下自己的衣服,我一看这小媳妇不就是炎狼门派,七宗罪小组组长当心坑洞的三姨太momo吗?呵呵原来是奸夫淫妇呀,说时快只见两人已经光溜溜的在床上进行着原始的动作,只见忆前尘猛摆腰部,就好像要把他的大鸡吧顶进momo的身体里去一样,而momo也非常配合的大叫着,尘哥你好强呀,插的我好舒服呀,奴家快受不了,好强…… 啊……啊……大鸡巴……干死我了……喔…不要停……快点……干死我吧,就这样快速抽插有五分钟了,突然只听忆前尘大喊一句:啊……小宝贝…我要射了,忆前尘用力扶着momo的大屁股,鸡巴往前挺进momo的小穴深处,用力顶着子宫,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射进来……尘哥不要,回去会被他发现的,momo的话还没有说完,忆前尘已经在momo的小穴里射了,momo连忙推开忆前尘跑到地上蹲了下去,还一边说尘哥你穿好衣服赶紧先走吧,我收拾好了就走,恩那好吧那我先走了,看着忆前尘走了以后,我连忙飞身回到青儿哪里,说青儿我看到我们炎狼的人了,我们去找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