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从前有一个光棍汉叫张三,3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找到老婆,原因是他地无一亩,房无一间啊,和50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座破庙里,人长的又老又丑啊,连饭都吃不起,那还有人给他保媒啊。 

  可这个张三倒是孝心啊,看见自己的老妈妈饿了,就到邻村去偷个小鸡小鸭的回来,一来可以烧熟了让他们娘俩解解馋,二来啊,哈哈张三还有一个小目的,你说张三30好几的人了,能没有个性的要求吗,但你说,谁家的大姑娘愿意跟他啊,就是那些小寡妇们也不肯让他占了便宜,没有办法啊,张三就在自己性欲来了的时候自己解决了,自己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吧,想象着村里漂亮的女人,偶尔听说谁家结婚喜庆时,白天去要点吃的,晚上再去偷偷听房,也顺便解解眼馋。 

  却说有一天,张三睡梦中刚醒来就听见外面锣鼓喧天,揉着眼睛出了破庙,一打听原来是村里周秀才娶媳妇了,周秀才也算村里小有名气的人了,被邻村大财主李大老爷相中,李大老爷家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叫玉娘,今日正是嫁给周秀才的日子。 

  张三照例白天去要了点吃的,顺便给娘也捎回了点,养足精神,只等着晚上解解眼馋。 

  好容易看着太阳落山了,张三出了破庙,玉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应该是大家闺秀,姿色漂亮。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周秀才的院门口,翻过低低的院墙,张三手脚的来到秀才的屋檐下。 

  这时宾客们都已散尽,只见周秀才关上门,坐到了玉娘的身旁。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新衣,一片鼓鼓的胸部,随着她的唿吸轻微地起伏。周秀才一把揽住玉娘的细腰,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托起她的盖头,仔细端详她的脸。红红的烛光下,一张俏生生的脸红晕四起,媚动人玉娘今日大喜之时,正是一个女人最媚的时候。和一般的村里女人不一样,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弹指可破,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弯弯的蛾眉,云高耸,紫色撩人。 

  “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玉娘见到秀才看她看得入神,噘着嘴说。 

  “啊,你做什么?唔!”没等玉娘反应过来,秀才就把她一下按在了牙床上,嘴和她的嘴对上了。 

  秀才和她抱在一起,侧躺着亲吻。玉娘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秀才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她把舌尖伸到秀才的嘴里。秀才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 

  “讨厌,干嘛吸那么重,痛死我了啦。”玉娘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秀才的胸前连连捶打。 

  秀才握住她的手,“娘子,痛得厉害吗?” 

  “好了,都是你娘子了。说什么啊。”说完她的脸腾的红了,忙把脸扭向一边。 

  秀才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搭上了她的乳房。玉娘的乳房很大,但是很有弹性,秀才一只手掌握不下。隔着衣服摸不过,就在她的耳边低语:“娘子子,咱们把衣服脱了吧。”玉娘羞涩的点了点头。 

  秀才把玉娘的纽扣一个一个轻轻的解开,她配合的挺着身子,含羞的闭着一双秀美的眼睛。玉娘的里面穿了一套红色的肚兜,衬托得原本白净的皮肤更是晶莹剔透,粉色蚀骨。“娘子,你真好看!” 

  说着秀才把玉娘的肚兜解了,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两颗深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 

  一瞬间,张三呆若木鸡。他看到了十八年来从未看过的东西。白的,黑的,红的,眼前一片混乱。 

  等到张三回过神来时,秀才也已把自己脱光了。正搂着玉娘又吸又嗅的,极是用功。 

  秀才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抓捏,雪白的乳房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喔…”玉娘轻吟了一声,“亲我…” 

  秀才重新让玉娘躺在凉席上,低头亲了下去。一边亲,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她的乳头,在秀才的抚弄下,那两粒红樱桃慢慢的涨大。秀才低下头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官人不要啊……”。 

  秀才继续拥吻着玉娘,一只手开始不安份地往下伸。摸到了玉娘的下身。她的阴部已经完全湿透,摸上去已是滑不熘手。 

  她的阴毛呈倒三角,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秀才把玉娘的大腿打开,两片大阴唇被淫水浸得亮晶晶的,闪烁着淫糜的光芒,微微向两边张开,仿佛诉求着什么。秀才用脚撑开玉娘的双腿,趴了上去。“娘子,我要你。”张三听见秀才在玉娘耳边低语。 

  “好了,进去吧,我也要你。”玉娘一手握住秀才的阴茎对准她湿漉漉的阴道口,一手抱着秀才的屁股。下身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响,“相公,动吧。” 

  玉娘抱着秀才的腰身动了动屁股。秀才如奉圣旨,一前一后地抽送起来。随着秀才的抽插,玉娘的阴道咕唧咕唧地响。秀才边抽边舔着玉娘的耳垂,“娘子,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音真好听。” 

  “啊,”玉娘羞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弄的唷…唷…” 

  秀才双手紧握玉娘坚挺的乳峰使劲抽送。“咕唧,咕唧,”交合混合着淫水的声音响彻小屋。玉娘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小嘴微张,喘着气说,“相公,用…用力,我要…要丢了。” 

  玉娘的臀部不停地向秀才挺起,“我也要来了,啊…用力…呜,呜……” 

  突然秀才拼命地把阴茎往玉娘的阴道里插,然后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趴在玉娘白皙的身体上,一动不动。阴茎继续插在玉娘体内。 

  “嗯,娘子,我一定要好好对你的。”秀才喃喃的说。过了一会儿,只见秀才从玉娘身上抬起身来,把已经疲软的阴茎从阴道里抽了出来。分开玉娘的大腿,玉娘的下身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张三的眼前。玉娘的大、小阴唇明显经过秀才的蹂而肿胀着,阴唇两侧亮晶晶、湿漉漉的。阴道口微微张开,一滩鼻涕一样的液体正慢慢从里面流出。中间掺杂着丝丝血丝。 

  “娘子,这是你的落红?”秀才用手指轻轻扒开玉娘湿漉漉的阴唇,指着牙床上的那点暗红状血迹问道。 

  “看你……相公……”玉娘轻轻的握着秀才的阴茎说,“还不是这个东西弄得。” 

  “娘子,我还要弄弄。”在玉娘的轻柔抚弄下,秀才的阴茎又一次矗立起来。 

  他再一次趴了上去,把阴茎对准还是湿漉漉的阴道口插了进去。 

  “哦…你怎么还来啊…啊…”玉娘高潮的余韵又被秀才点燃了,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她环抱住秀才的腰,雪白的屁股随着秀才的抽送起伏着。 

  秀才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咕唧、咕唧”,秀才紧紧抱住玉娘的屁股,使劲向前顶。嘴里喘着粗气,“娘子,舒服吗?”玉娘并没有回答,而是用双手环抱着秀才的臀部,把下体拼命向上顶。 

  “扑哧,扑哧”的淫水声不绝于耳。秀才亢奋地在玉娘那洁白的身体上做着伏地挺身。秀才撑起上身,下半身一边挺动,一边俯视着玉娘。只见她脸颊红,双眼微闭,局促地唿吸着。坚挺的乳房随着秀才的运动前后摇摆。下体互相撞击,阴毛纠缠在一起。她的两瓣阴唇伴随着秀才的抽动,包裹着阴茎翻进翻出,闪烁着诱人的淫水……“啊,相公,小玉…小玉…不行了啊…要上天了…啊…”玉娘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如诉似泣的呻吟。 

  小手像溺水一样紧紧抓住秀才的后背,主动把臀部迎上来,配合着秀才,迎接他的抽插。 

  看到玉娘痴迷的表情,听到她淫荡的叫声,此时即使是铁汉也会忍不住的,更何况张三这个没有女人的光棍。他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自己的阴茎。套弄起来。 

  秀才使劲向上插,开始了狂放的抽送。 

  “唔…我要丢啊…啊…”玉娘仿佛用尽全力似的把屁股向秀才的阴茎一顶。 

  随即又一股淫水从阴道的最深处兜头淋下,直冲龟头。随着快速的套弄,张三只觉得一阵阵麻痒的快感不间断地从下身袭来。所有的快意汇聚成一股洪流,在下身涌动,即将破壳而出。 

  “娘子…我也不行了…啊…”秀才死死的抱住玉娘的屁股往深处一顶,又软软的趴在了玉娘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