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黄蓉带着杨过、武氏兄弟返回桃花岛,郭芙突然多了三个年纪相若的小朋友,自是欢喜之极。四人混熟后整天聚在一块嬉戏,郭靖看在眼里不禁有些不悦,他对黄蓉道:「芙儿到底是个女孩,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整天和他们三个混在一起,未免也太不像话。」 

  黄蓉笑道:「都是孩子嘛!难得有伴,在一块玩玩有什么大不了?你就是爱瞎操心。」 

  郭靖见黄蓉不以为意,便道:「既然你说无妨,这些孩子就交给你,不过武功学业可不能荒废,你可要好好的教。」 

  黄蓉安排课程,要四人照表操课,寅时起床练功,辰时研习四书,午时吃饭歇息,未时……生活骤然有了规律,四人均感拘束,但黄蓉督促甚严,日久四人也都逐渐习惯。 

  这日午间休息,四人又跑到林子里抓蛇打鸟,大夥闹了一阵,杨过忽然对郭芙道:「芙妹,你先到林外等着,我们三人要比划一下功夫。」郭芙噘个嘴愤愤不平道:「你们比划,我刚好当裁判,怎么叫我出去呢?」 

  杨过与大小武相互诡谲一笑,异口同声的道:「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让你当裁判?」郭芙闻言顿时发了小姐脾气,她脸涨得通红,怒道:「女孩子怎么样?我就是不出去,看你们比不比!」 

  杨过与大小武见她生气,倒也不敢轻忽,三人低声商量了一阵后,杨过为难的道:「芙妹,我们也不是排斥你,只是真的有些不方便……你知道我们要比划什么吗?」郭芙气愤的道:「你们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杨过考虑半天,终於说道:「芙妹,你发誓不跟别人讲,我们就……就让你当裁判……」大小武一听,吓了一跳,慌忙道:「不行啦!那怎么行!」郭芙立刻怒道:「你们两个再啰嗦,以后我永远不和你们说话!」 

  大小武一向喜欢郭芙,见她说出这话,不禁讷讷的不再吭气。 

  杨过见他二人已无异议,便暧昧的道:「我们要比划谁尿得远,你还想当裁判吗?」郭芙一听,脸色通红,但也觉得有趣。她心想:『男人撒尿不知和我有啥不同,怎么还能比远?不如我也和他们比一比……』 

  三人一听郭芙也要参与比划,不禁笑得打跌,但郭芙硬要参加,他们也拦不住,於是四人一字排开,准备来个男女混合撒尿大赛。 

  郭芙蹲下去摆出平日撒尿的姿态,却见他们三人均站立不蹲,不禁娇嗔道:「喂!你们怎么还站着呢?」杨过笑道:「男人撒尿本就是站着,女人才要蹲着尿。」郭芙满脸不信的道:「哪有这回事,你们又串通好了来骗我!」三人笑得直不起腰。 

  半晌,杨过道:「你要是不信,咱们就尿给你看。」他一声令下,三人纷纷掏出傢伙,当场就尿了起来。郭芙只见三股水箭,笔直地喷得老远,不禁惊讶得目瞪口呆。但水箭喷得远还在其次,三人形状各异的那玩意,才真叫她吃惊;尤其是杨过的那玩意又粗又大,上面又长满黑毛,看起来真是狰狞可怕。 

  三人喷出的水柱渐稀,终於滴答止住,杨过笑道:「还是我厉害吧!」小武不服气的道:「这不公平!你鸡鸡长,当然尿得远,等我鸡鸡长长了,一定不会输你!」杨过转头对郭芙笑道:「芙妹,你看小武耍赖!你是裁判,还不主持公道!」郭芙呆愣愣的也不答话,只是傻傻的瞧着三人下体。 

  三人相视一笑,使了个眼色,便异口同声道:「你不是要比赛吗?怎么还不尿?」郭芙回过神来,不禁羞得脖子都红了,她讷讷的道:「我又不会站着尿,怎么跟你们比?」杨过捉狭道:「没关系,你蹲着尿,咱们让你三尺;就怕你耍赖,不敢跟我们比!」 

  郭芙一向好强,被杨过这一激,不由得好胜心起,她心想:『我要是两手后撑,将下面挺高,使劲一尿,也不一定就会输,况且还有三尺的便宜呢!』郭芙犹是小孩心性,也没想到别的,当下她一脱裤子,两手向后撑在草地上,仰着身将那白嫩嫩的牝户高高挺起,「嗤」的一声,便尿了出来。 

  三人原本只是窘窘她,也没料道她会真尿,郭芙来这一傢伙,可真是把三人给看傻了,三人齐齐上前,低头猛瞧郭芙阴户,差一点没把脸给贴了上去。 

  11岁的郭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她那儿光滑粉嫩,有如新鲜的水蜜桃,配上雪白圆润的大腿,看起来还真是秀色可餐。水柱自两片肉瓣中喷洒而出,隐隐可见红樱樱的一个小穴。三人浑身发热,那话儿不约而同一起硬得翘了起来。 

  郭芙见三人齐聚身旁,专心一致盯着自己私处,不禁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是我赢了吧?」三人面面相觑,尴尬的道:「是你赢了!咱们都不如你。」 

  郭芙起身后,猛然发觉三人的裤子均未拉起,胯下之物更是昂然耸立,不禁万分惊奇,她讶异的道:「奇怪!方才你们那儿好像还没这么大,为什么现在都胀起来了?」三人中杨过年龄较大,又在市井中混过,因此这方面倒懂得不少。不过他生性狡猾,见大小武似懂非懂,郭芙又天真无邪,他便也跟着装傻。 

  郭芙见三人下体与自己不同,已是惊讶万分,如今见三人下体竟然还会伸缩膨胀,更是觉得有趣。她一会儿问杨过,为什么下体长那么多毛;一会儿又问大武,为什么他的毛没杨过的多;待得看见小武下体光秃秃的一片,便又缠着小武东问西问。三人亦想仔细研究郭芙的身体,趁机便要求郭芙也脱裤让他们瞧瞧;郭芙心想,自己以一换三并不吃亏,便也大大方方的任凭三人观看。四人皆大欢喜,均觉大开眼界。 

  当晚三人一块洗澡,不禁口沫横飞,大谈郭芙妙处。想起郭芙那白嫩嫩的下体,三人那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阳具,立刻都硬梆梆的翘了起来。 

  小武:「芙妹那儿真是可爱极了,我一想鸡鸡就硬了起来……」 

  大武:「哈哈……你这小鬼,还没长毛就知道那儿可爱!」 

  小武:「没长毛又怎么样?你鸡鸡粗是粗,但也不见得比我长。」 

  杨过:「你俩别吵了,你们可知道,男人这鸡鸡除了撒尿之外,还有什么用处?」 

  大小武摸着头,想了想,同声问道:「除了撒尿还有什么用处?」 

  杨过呸了一声道:「你们哥俩真是小鬼!男人这玩意除了撒尿,最要紧的就是戳女人下面那个穴穴。芙妹今天撒尿时,你们难道没看见那里有个嫩嫩的小穴吗?」大小武一听,如闻大道,立刻七嘴八舌的问起男女之事。杨过其实懂得不多,不过为了表示自己很行,不免胡吹乱盖一番;两兄弟听得眉飞色舞,不禁对杨过佩服万分。 

  三人越说越有劲,逐渐将目标转向身边另一个女人--黄蓉。杨过道:「其实我倒觉得芙妹还小,郭伯母才是娇滴滴的大美人呢!」他这一开了头,大小武也就纷纷各抒己见。 

  小武:「师娘确实比芙妹漂亮,不知她那儿是不是和芙妹长得一样?」 

  杨过:「哈哈……你这小鬼!师娘那儿当然和芙妹不一样啦!」 

  小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看过?」 

  大武:「呸!你别胡扯!他怎么会看过?」 

  杨过:「我虽然没看过,但想也想得到师娘那儿一定长满了毛!」 

  小武:「哇!长满毛啊!要是能看看师娘那儿,不知该有多好!」 

  三人谈得兴高采烈,热血沸腾,竟动念要窥视黄蓉沐浴。三人悄悄潜匿黄蓉卧房窗外,趴伏守候,不久室内灯亮,黄蓉果然招呼婢女准备沐浴。她先将头发挽起,接着便宽衣解带,褪去衣衫。随着衣衫褪除,黄蓉雪白肌肤次第显现,三人你戳我一下,我戳你一下,兴奋得简直无以复加。只见黄蓉的身体: 

  肌肤洁白光滑,体态婀娜多姿;洁白光滑,饱满双乳颤巍巍;婀娜多姿,丰臀耸翘肉呼呼。 

  芳草浓淡适中,玉腿修长浑圆;浓淡适中,风流小穴暗中藏;修长浑圆,宛如玉柱光灿灿。 

  初次目睹黄蓉成熟丰美的裸身,三人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与伦比。黄蓉成熟胴体的丰满圆润,和郭芙小女孩的稚嫩截然不同;那是一种充满肉欲诱惑,勾起原始兽性的极致之美。三人看得血脉沸腾,欲火高涨,胯下肉棒,也硬梆梆的直翘而起。 

  平日端庄严厉的黄蓉,脱下衣服,竟是如此的性感娇媚;他们平日虽对黄蓉敬畏有加,但目睹黄蓉完美无瑕的赤裸胴体后,原本的敬畏之心,瞬间已化为觊觎贪婪的妄想。初时,他们惧怕黄蓉发现,偷窥的动作尚有所节制,但随着黄蓉撩人的洗浴妙姿,他们根本已失去原有的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