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的夜晚,好不热闹,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玉圣宫外却是戒备森严,门外的卫兵个个弓上弦刀出鞘,仿佛平民一靠近就会被剁成肉酱,可见这玉圣宫主人的地位。 
   
  装饰豪华的西厢房内,红毯铺地,数十名身着红衣绿裤的丫鬟婆子分两排站立,地上的情景却不怎么顺眼,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只见她披头散发,表情扭曲的惨白的脸上已被皮鞭抽得鲜血淋漓,身上单薄的衣服也被抽得破烂不堪,凄厉的掺叫、挣扎,换来的只是飞向她头上,身上的更加猛烈的鞭子——红色地毯的中央,跪着大约三十来岁一个叫春花的身材结实,四肢粗壮的女人,哦不对,应该是母马,一匹身着金鞍玉辔,口戴嚼子的母马,皮肤白晰,硕乳肥臀,背阔腰圆,红色的「马」脸上还露出得意自豪的神色,这马主人还真是会挑选,你想啊,把这么个肉乎乎的母马往胯下一骑,那该有多舒服啊! 
   
  马上端坐的正是这儿的主人——玉圣宫至高无上的权威——金陵公主,好一个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啊,只见她身材高挑而丰腴,洁白如玉且性感动人,面如冠玉,柳叶眉杏眼,齿白唇红。真是风情万种,但有别于其他美女的是,她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冷酷傲慢却又咄咄逼人的杀气,这股傲慢和杀气决定着有不计其数的人会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被她折磨的死去活来甚至命丧她的手下——事实的确是这样的,年方二十二岁的金凌公主是皇上唯一的女儿,自然倍受宠爱,皇帝老儿将她视为珍宝,此刻,金凌公主正习以为常的发着公主的威风,她穿一套紧身的性感的骑马服正跨骑在她的「母马」丫鬟春花的背上,两条大腿夹住春花两肋,丰满的屁股紧紧贴在她柔软的背上,而手里的皮鞭雨点般落在那个被绑在地的遍体鳞伤的女孩的身上。 
   
  被打的女孩叫小玉,也是公主府的丫鬟,今年才16岁,这个苦命的女孩被如此虐打没有太多的理由,此时她成了主人享受乐趣的牺牲品,她的惨状只能激起主人更强烈的虐待欲。3「啪!啪!」公主又是两鞭,抽打在小玉的阴部,她疼得嗷嗷乱叫,「哈哈,这一鞭打得怎么样啊?」公主问在一旁围观的丫鬟婆子们。 
   
  「好!主子好鞭法」!那一群丫鬟婆子忙不迭的奉承起来。「主子打得好啊,主子的姿势多美啊,主子打死这个小贱狗!」这么多人当中,兰香的声音是最大的,她是公主府的大管家,众丫鬟中她说了算,所以大家都惧她三分,她一喊,其他丫鬟不敢不跟着喊。 
   
  「哈哈哈」!!丫鬟们的奉承使得金凌公主更加兴奋,她丢下鞭子,从春花背上跳下,一步跨到半死不活的小玉面前,抬起穿着马靴的脚,伸到小玉的鼻子底下,「舔」!可怜的小玉张开流血的嘴,伸出舌头,舔着公主的鞋底,舔着舔着,突然,公主抬起靴子一踢在小玉脸上,鲜红的鼻血一下喷涌而出,公主又是一脚把小玉推倒在地,用靴底狠狠地猛踩她的脸,小玉的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虐欲高涨到极点的公主哪里理会这些,她踩够了之后,用手揪住小玉的头发,将她拽起来,将自己的裤子脱下一半,张开双腿,将小玉的头塞进胯下,用两大腿跟夹住她的头,使劲的往中间夹,「嘿。嘿」!公主用尽全力夹着,小玉的头脸对她私处的刺激使她舒服的扭动着屁股,小玉的手和脚在空中乱蹬着,她已经喊不出声来——7公主又猛的一使劲「喀,喀,喀嚓」——随着头骨的碎裂声,脑浆四溅,鲜血横流,好似万朵桃花开,一条年轻而无辜的生命,断送在她主人的胯下,小玉的尸身无声地倒下,她的脑浆和鲜血溅满了公主的尿道、蜜穴和肛门。 
   
  「哈,这小贱货真不经玩,这两下就玩完了」。公主若无其事地调侃着,转身看着旁边围观的那群丫鬟婆子,她们早被这血淋淋的一幕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愣着干啥,还不去给主子清理一下,看主子的渔体都叫这贱人给弄脏了」。 
   
  到底是大管家,兰香的反应就是快。 
   
  一个浑身发抖的丫鬟爬过来,把头埋在在公主胯下,用舌头耐心的为公主清洁阴户和肛门上的脑浆,女性下体的骚臭和血的腥臭混和在一起散发在她的鼻子周围,丫鬟的舌头伸进公主的屁眼,大便的臭味扑鼻而来,再加上血的腥味,她感到一阵恶心,差点吐出来,但她忍住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她敢吐出来,那她将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就像她的同胞小玉一样。 
   
  「哦。哦」公主的下体在舌头的刺激下,肉芽完全凸起并开始分泌出大量的液体,她用手将丫鬟的脸紧紧压在她的屁股上,时而命令她舔屁眼,时而命令她舔肉缝,快到高潮的时候,她的身体也随着丫鬟舔的节奏性感的扭动起来,丫鬟越舔越用力——,终于,一股原汁原味的阴精从公主的蜜穴中强列射出,丫鬟张大嘴巴,贪婪的吞咽着,这是主人对奴隶的赏赐,她要好好的珍惜。高潮过后,公主仍把丫鬟的脸按在私处不放开,聪明的丫鬟明白主子的意思,主子每次高潮后都会撒一脬尿,这是她知道的,她用柔软的舌头继续按摩着公主的尿道口,不久,一股金黄色的骚尿喷涌而出,丫鬟强撑着脖子,努力把这咸涩的尿液统统咽下肚子,她并不感到十分难喝,因为在公主府,公主的大便全部由除了管家兰香之外的丫鬟们吃掉,尿也一样,所以这里的大部分丫鬟都已经熟悉了主子屎尿的味道,因此她喝起尿来并不感觉难喝。 
   
  看着丫鬟咽完自己的尿,金凌公主心满意足的让丫鬟们打扫完房间后都退下,公主一招手,母马春花爬过来驮起公主回寝室休息去了。 
   
  大管家兰香指挥丫鬟们收拾房间,兰香是最会讨好公主的人,也是下人中唯一一个不用吃公主大便的人,她在丫鬟中的地位仅次于公主,在公主面前兰香是条哈巴狗,但到了丫鬟面前,她就成了老佛爷,丫鬟要想活的安稳一些,首先要做好兰香的工作,否则,只要她在公主面前动一动嘴,那丫鬟必将小命难保。这些年来,凡是得罪了兰香的丫鬟,没一个有好结果的。因此,大家对她是又气又怕,当兰香狗仗人势的骑在她们头上作威作福的时候,她们也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小红,快过来给我捶捶背。忙了一天,累死我了」兰香又在对其他小丫鬟发号施令了,叫小红的丫鬟无奈,只好过来给兰香捶背,「帮我把鞋脱了」,小红弯下腰为兰香脱去鞋子,「我脚痒了,给我舔舔」,小红听了不禁一愣,‘怎么,你不愿意?’兰香斥到。「不不,大管家,小的不敢」。「量你也不敢」!! 
   
  兰香坐在床沿,硬把整只脚伸进小红嘴里,小红只好吮吸起来,其实兰香也是个美人,一双小交白嫩玲珑,只是汗味特别浓烈,呛的小红眼泪直流,「哈,这小妮子的舌头还真她吗不错啊」,来,把老娘这儿也舔舔、,兰香说着脱下裤子,用手指着她的私处,看着那肥厚的阴唇,小红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迫与烂香的压力,只好,勉强的俯在兰香胯间,用舌头舔着兰香的蜜穴,蜜汁流出,兰香舒服的用腿夹住小红的头,突然兰香放了一个屁,她感到腹中咕咕作响,她感觉要大便,看着趴在她胯间如小狗觅食一般的小红,心里一阵冲动,她平时看惯了丫鬟扪吃公主大便的情景,看公主把大屁股坐在丫鬟脸上将大便拉在丫鬟嘴里,她的下体总会产生冲动,而且心里羡慕无比,她真想尝尝拉屎给别人吃是什么感觉。 
   
  「跪下」!兰香命令小红,小红不知何故,扑通一声跪下了,兰香一脸坏笑的,将屁股挪到小红面前,冷不防的对着她的鼻子「噗」的又放了一个臭屁,呛的小红一个喷嚏。 
   
  「我要拉了,怎么样,小姑娘,尝尝老娘的屎好不好」。小红一听脑子嗡的一声,平时兰香对她的侮辱顶多也就舔舔脚,骑骑马了,这吃屎可是头一回呀,公主也就算了,兰香管家也叫她吃屎,这也太屈辱了。她不禁一皱眉。 
   
  「怎么,小贱货,你想找死啊!吃老娘的大便是你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见兰香动怒,小红慌了神,「大管家,小的不敢,我——」。「少废话,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