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江湖武林,在林行月的眼内是非常可怕的,似乎这些武林中人只要学会了三招两式,就会目无皇法,凭一己意气而仇杀不断。 
   
  而他自己就是其中一个被害者。 
   
  五年前还是一个小孩子的他,被一个淫贼捉来作为徒弟,也不管他自己是否愿意,林行月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个江湖中人。 
   
  林行月的师傅,蒙面奸魔只教了他内功和轻功,其他武功招式一概不教。 
   
  据他自己所说,人心恶毒谁知会不会教识徒弟无师傅的。所以他身上带了一本武功秘笈,等万一自己死了之后,林行月才把武功秘笈找出来自己学。 
   
  身为一个淫贼的徒弟,每天都苦差不断,洗衣、打扫和张罗饮食都由林行月负责。有空闲的时候还要去练习内功和轻功。 
   
  唯一叫林行月想留在师傅身边的,就是看着他奸淫各种燕瘦环肥的美女,那些诱人的欢好场面,看得他脸红心跳血气上涌。可惜师傅不让他上这些女人,不然他也想找机会自己试一次。 
   
  而今天有三个十四、五岁的年轻女郎,主动找上师傅说要警恶惩奸除掉他这个淫贼。对于这种自动送上门供师傅奸淫的所谓女侠,林行月可就见得多了。 
   
  双方说不上几句话,就已经动起手来。 
   
  三名少女,一个使用判官笔,另外两个使用长剑,武功虽然不是什么一等一的水平,但绝对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好手。可惜对上内力深厚,老奸巨猾的师傅,她们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 
   
  经过数百招之后,师父擒下了那个使用判官笔的少女,一面用她作盾牌抵挡另外二人的攻击,一面轻薄玩弄。 
   
  突然间师傅惨叫一声,放开了放在胸部上的一对手。他怀中的少女拾起判官笔,一招猴子偷桃打在师傅的下阴之上。 
   
  领头的那美少女,再来一招凌空踏燕飞身而起,手中那柄全身通体黑色偶有闪光的奇异宝剑,仿如划破长空的流星削下了师傅的首级。 
   
  一代淫贼蒙面奸魔当场身死。 
   
  “春盈,多亏你机智百出,想出了这招胸口藏毒针,才可以除掉这个龙门恶贼。”名叫春盈的被掳少女,原来在胸口暗藏棉团,内藏致命的毒针。 
   
  “这种小事算不了什么。武功不如人时就要机智搭救,我们可以除掉这个龙门恶贼,足可以使自己的江湖地位升价十倍。” 
   
  林行月这时才开始认真地留意她们,她们虽然只有十四五岁,但每一个却都出落得标致秀气,生得一副出水芙蓉般的美丽模样,将来肯定会是艳名满江湖的女侠。 
   
  领头的一个被同伴叫作候冰钰,她身上穿着一套质料上佳的紫色劲装,那早熟的胸部已经是玲珑浮凸,小蛮腰仅可盈握,双腿修长苗条,一头漂瀑般的三千乌丝,再配上那一副秀美却表情骄傲的面容,显出一副威风凛凛不容侵犯的圣洁模样。 
   
  为免祸及无辜,林行月只好转身而逃。 
   
  可惜对这三名年轻女孩来说,誓要除恶务尽的她们,自然不会放过。 
   
  “我的好姑娘们,我只不过是被强行捉来的仆人,什么坏事也没有做过的。 
   
  你们不要用剑砍我。” 
   
  候冰钰娇叱一声道:“你这仆人的武功还真不错,分明是那个恶贼的徒弟,一起狼狈为奸。” 
   
  “我……我是冤枉的,那个恶贼不过为了做事方便,教了我内功和轻功,我连一招半式也不懂的。” 
   
  “既然这样还不束手就擒,只要你没有做过奸淫掳掠之事,我们绝对不会伤及无辜的。”剑法水银泻地般攻来的她,凤眉倒竖嫉恶如仇地说。 
   
  林行月不得不束手就擒,以他这三脚猫功夫,再打下去也只会枉死在剑下。 
   
  由于他们这样子在大街上拔剑动武,把围观的群众吓得鸡飞狗走,只敢远远地在外观望。 
   
  “各位乡亲父老不用害怕,这个人是闻名江湖的淫贼组织龙门的成员绰号蒙面奸魔,他早就被官府通缉在案,在太原一夜之间连奸十七名少女,在应天三天内强暴了三十名有夫之妇,更曾夜袭峨嵋掳走三名女弟子。我候冰钰今天在此除暴安良,大家毋须惊慌。” 
   
  林行月看着这群愚夫愚妇,听了这少女的片面之词就信以为真,对师父的被杀大声拍掌叫好。虽然这名少女说的是事实的大部分,只是除了真实数目比这还多之外。 
   
  结伴同行的这三个人,候冰钰是翠玉庄主之女,她的二名同伴,骆春盈是翠玉庄二庄主之女,孙秋萍则是峨嵋现任掌门的关门弟子。 
   
  候冰钰藉着跟随母亲出外访友的机会,联同骆春盈私自开始了闯荡江湖的冒险之旅,途中巧遇参加搜索龙门淫贼的峨嵋弟子孙秋萍,三个人结成伴侣一同行动。 
   
  候冰钰出身的翠玉庄是一个典型的,由被人抛弃的怨妇,求爱不遂憎恨男人的妒妇,以及一群备受她们摆布的无知年轻少女组成的武林帮派。 
   
  翠玉庄主是一个真实身份成谜的女人,大概是年轻时被人抛弃了的缘故。这个帮派专门在武林上猎杀淫贼,挑战那些自命风流的侠客,追捕那些面首众多的淫妇。 
   
  因此之故翠玉庄自然被归类为武林正道的一类。 
   
  候冰钰这个备受母亲骄纵的女儿以其出众的美貌和身份,一向被人奉若掌上明珠,深受白道年轻一辈男子的爱慕,德高望重者一辈的宠爱。 
   
  孙秋萍在各方面都和候冰钰差不多,但是美貌逊色一点,江湖地位又逊色一点,双方虽然作伴同行,却都把对方当成竞争对手多于朋友。 
   
  骆春盈外表文静而以足智多谋见称,由幼年时起就已经阅读无数武功秘笈和经史杂书,因此弄坏了双眼,变得视力模糊。 
   
  所以她自行设计了一款以玻璃制成,委托巧匠打做的眼镜,不过比起她这副破天荒的奇异眼镜,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胸前那对丰胸巨乳,她的尺寸可是比候冰钰和孙秋萍还要大。 
   
  “春盈,你说我们要怎样对付这个小淫贼?” 
   
  “从我事先得到的消息来看,他并没有什么恶行。”骆春盈把因动武而移位的眼镜用手指拨回原位,稍一思索之后回答,“我不认为有必要杀他。” 
   
  “那将他交给不可不戒大师管束吧。” 
   
  “我同意!” 
   
  不可不戒?林行月记得以前师傅曾提及过,这个人是淫贼之耻江湖笑柄,俗家本来姓田的英雄好汉,可惜后来被仇敌阉掉,并且被强迫进入空门作和尚,现在于少林寺内修行赎罪。 
   
  当林行月心中涌起一股不祥之兆时,候冰钰手中已冒气了一道银光,直刺他的双腿之间。 
   
  “为免你将来为祸江湖,我就先行替你净身吧。” 
   
  剑锋过处血溅当场! 
   
  林行月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双手掩着胯下滚倒在地上,由今天起他和自己的子孙根永远分别了。 
   
  骆春盈惊呼耻笑地说:“你怎可以用星霜宝剑去削那种脏东西的?” 
   
  “抹一抹就可以了。”候冰钰用充满鄙视的表情以林行月身体替星霜剑擦拭血迹。 
   
  被候冰钰挥剑阉割,在林行月的身心上留下了永不被磨灭的伤害。 
   
  在被押解到少林寺的途中,他一直受尽这三个美若天仙心如蛇蝎的女人的嘲笑、殴打和虐待。 
   
  被强迫剃发出家之后,林行月的法号叫做不可不可不戒。就这样跟随在那个无能的淫贼前辈,同样被迫出家为僧的无能前辈手下,在少林寺一起习武。 
   
  林行月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这个无能的师傅,而这个无能的不可不戒除了整天用针线缝补僧袍,就是无所事事的敲经念佛。 
   
  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备受仇恨折磨的林行月孤注一掷,大胆的他夜闯藏经阁,成功地偷取了一本可以让他称霸武林的武功秘笈,可惜他的行为却被人发现了,而且还被一众寺僧跟踪追到自己的住所。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偶然出现的黑衣人替他引走了追踪而来的少林弟子。 
   
  一年之中,上山来挑战少林武功,以及企图偷走武功秘笈的人,总是成千上百无日无之。 
   
  林行月庆幸刚巧有人替他引走了追兵之际,连忙覆出经书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