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丐帮女头目因为违反法律被斩首示众,有时候想象一下就会令人高潮了。小雅姑娘能亲自执行这次处决美肉地酷刑,真的好让人高兴。每到重要时候,小雅姑娘都要代表开封府,处死那些罪大恶极的女囚犯。 
   
  作为优雅的东京汴梁,这里小河流水,古朴典雅,一切有充满了悠扬的情调。 
   
  这里的水土滋润了这里的女孩子,各个都显得水灵迷人,娇小可爱,那细嫩的赤足,或者迷人的纤秀美腿,几乎激发了人们的情欲。在迷人的东京,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欣赏斩首了。那些可怜的女囚犯一丝不挂的惨遭酷刑,被活活蹂躏致死,真得很令人兴奋,淫水都几乎随时流淌出来。 
   
  或许过去十分的高贵,也或许是王公贵族,或者是贵妇人,公主。无论是谁,落入小雅姑娘的手中,只有赤条条的被砍头。根据大宋地法律,凡是罪大恶极的女囚犯,应该公开剥下她的鞋袜和衣服,剃光头发,让她赤条条的走向刑场,惨遭各种蹂躏致死。 
   
  而赤裸的女囚犯,扭动的美臀和乳房,更加的妖娆迷人,充满了性爱的乐趣和迷人的感受。在优雅的刑场上,一丝不挂的女囚犯跪在那里,等待各种各种,最终走向生命的尽头,或许一切都是一个过程,一个优雅的,漫长的等待过程。 
   
  人们或许屏住呼吸,等待那迷人的砍头高潮,一瞬间喷溅的鲜血,以及优雅的情欲,随时激发的人内心荡漾,充满了唯美地感受。 
   
  作为女囚犯,从地牢到刑场,是最痛苦的一段历程,除了要一丝不挂忍受各种非议,更加要面临过去的熟人,甚至情人。就这么赤条条的面对她们,完全的丧失了人格和尊严,光屁股坐上木驴,痛苦不堪,被折磨得淫水流淌,完全失去了一个女人应有的基本尊严。 
   
  “走吧蓉儿~ 要上路了~ ”我优雅的拿过绳索,把黄蓉反绑双手。作为一个昔日武艺高强的女侠,她真的是性感冷艳,她总是用刁钻古怪的念头,折磨得你死去活来。可是如今轮到她被折磨,为了防范她逃跑和反抗。已经给她双眼涂抹了毒药,弄瞎她的双眼。弄聋她的耳朵,只是勉强留下一点听力,好倾听自己被砍头地瞬间快感。这也是唯一她能体会的美妙乐趣了。 
   
  这是一个幽暗的地牢,青色石头的地板,墙壁上还有铁铐,因为长期束缚,黄蓉手腕和脚踝有些伤痕。而她的早已经被剥光衣服,完全得一丝不挂,就这么赤条条接受自己生命最后的尊严。 
   
  每一个女囚犯被处死之前,根据大宋地法律,都是要坐木驴地,就这么赤条条的公开游街示众,接受木驴地屈辱摧残。木驴是一种女囚犯最恐惧的东西,也是中华酷刑的精髓所在。通常的木驴拥有4 个轮子,一个底盘,以及两根棍子。 
   
  一根是固定的,插入女囚犯肛门。而另外一根是传动的,伴随木驴行走,就这么反复的穿插阴穴。让女囚犯痛苦不堪死去活来~ 这次考虑到蓉儿学会武功,脚丫比较有力,所以特制了一个钢铁的木驴,更加的坚固结实,明晃晃的铁棍涂抹了银子,散发诱惑的气味。如果不是要被处死了,黄蓉姑娘真的是一个难得美人胚子,她娇小迷人的身材,拥有一双纤细的脚丫,她白嫩的脚丫真的很迷人,秀足踩踏青石的地板,那种优雅的声音,真的令人兴奋了。 
   
  蓉儿纤秀的美腿肌肉紧绷,练习过武术的大腿性感纤瘦,裆下的阴穴也性感诱惑,风骚的充满了女孩子的诱惑韵味。她迷人的扭动秃头,甚至保持一种孤独的,忧伤和不幸的快感。就这么眨动茫然的失明眼睛,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她被迫背过双手,紧张的微微出汗,她光了脚丫就这么过来,而她双手被绳索反绑,更加勾勒她纤秀小巧的乳房迷人性感,光腻的充满了女性的诱惑韵味,软韵地优雅性感。 
   
  “嗯~ 准备好了吗?蓉儿!准备上路了!”我悠扬的微笑起来,作为京城的女护卫,我更加是拥有贵族血统的。我一身优雅的裙子,就这么迷人的穿上盔甲,更加好似一个冷艳性感女武士。我戴上了头盔,还有迷人的红色披风,一切美妙诱惑。我纤长的美腿穿上迷人的皮靴,而我那皮靴,诱惑的散发女性的迷人气息。 
   
  蹂躏这个可怜的女囚犯,或许昔日聪明而且高贵,可是如今只能乖乖的被反复折磨,完全失去了尊严,惨遭不幸的酷刑。 
   
  一边的女兵搀扶蓉儿过来,她不太情愿,可是没有办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严刑拷打,她已经痛苦不堪,过去还会反抗两下,现在早已经习惯了顺从了。蓉儿迈开自己性感的纤腿,就这么张开大腿,乖乖的坐在木驴上。她的身体整个悬空,只有裆下坐在那个尖锐的铁棍上。她微微的呻吟起来,甚至扭动小屁股,充满了不安的快感。蓉儿是不幸的,而她更加体会到不幸的悲惨。 
   
  她微微呲牙咧嘴,甚至根本不相信自己要遭受如此悲惨的酷刑。那根削尖地棍子,就这么一点点穿入她的肛门,优雅的充满了女性的诱惑韵味。 
   
  “噢~ 哦~ ”黄蓉微微的呻吟起来,为了方便穿刺,棍子上被涂抹了油水,就这么轻柔的撑开她迷人的肛门,诱惑的深入进去。蓉儿扭动腰肢挣扎,可是根本不行,她被牢牢的捆绑在木驴上面,就这么悲惨的任由别人打开双腿,然后把脚丫叉开,放在两个脚蹬上,接着用铁链把脚踝束缚。她这样坐在上面完全赤裸阴穴,让另外一个棍子叽叽的插入阴道。 
   
  蓉儿悲惨的泪水流淌下来,充满了不幸的欲望,她不知道自己面临什么不幸,更加是一种痛苦的快感。 
   
  “小雅妹妹,不要让姐姐太痛苦了~ 我不要~ ”蓉儿呻吟起来,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让人挠痒痒地诱惑,想到一个可怜迷人的小美女,就这么一丝不挂的坐在木驴上,下体和肛门完全暴露,就这么赤条条走上刑场。 
   
  真的令人十分的愉悦和兴奋了。 
   
  而我抚摸自己的头盔,一切都做的十分正式而且认真,我感觉到自己更加代表了皇族,代表了一个女贵族给这个可怜女人的最后惩罚。 
   
  “吱吱~ ”我轻柔的推动木驴,而蓉儿痛苦的呻吟起来,眼泪也流淌下来,充满了悲惨和不幸。之所以把这个木驴做成铁的,更加重要,底盘里面还可以加入炭火。就这么烧烤上面的女囚犯。赤脚踩在脚蹬上面,就这么加热,让女囚犯地双脚彻底被烤熟。更加悲惨的失去了逃跑的能力,而下体的棍子也会慢慢升温思索到以后的一切,小雅姑娘的淫水真的要流淌出来了。 
   
  吱吱~ “清晨,木驴的声音逐渐在开封城内回响,一个美丽迷人的女人,这个城市昔日高高在上的丐帮女帮主,一个响当当的江湖女子,却被开封府判处死刑,押赴刑场。蓉儿此刻看不到周边的一切,内心中复杂的心态,更加让人忐忑不安。 
   
  她茫然的睁开失明的眼睛,就这么扭动光头,紧张的抿动嘴唇,扫视周围的人群。或许熟悉的人们正在观赏,不过人们对于坐木驴的女囚犯,更加是抱有嘲讽的心态。人们甚至乐于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一丝不挂,被剃光头发坐在木驴上,就这么伴随吱吱地声音在崎岖的道路上行走,体会那种优雅的滋味,以及无法形容的兴奋呻吟。 
   
  就算再矜持的女性,也会在木驴的反复插入下淫荡不堪,痛苦的难以忍受。 
   
  蓉儿痛苦的扭曲光头,甚至被插入的口水流淌下来,她痛苦的弓绷裸背,而她的身体微微挣扎,小奶子也性感耸颤。她歪歪扭扭的坐姿木驴上,就这么在嘲讽和辛酸的眼泪中招摇过市。 
   
  或许她过去值得尊重,可是现在的黄蓉一丝不挂,悲惨的完全赤裸阴户,那根银色棍子反复的在她裆下穿插,她得阴唇也肿胀的几乎泛明,十分的鲜艳迷人,令人性感的热血沸腾。黄蓉十分羞愧,她被迫夹并肛门,体会深入肉洞的痛苦快感。作为一个有尊严的女性,被这么多人目睹裸体,无疑是奇耻大辱,她害羞的夹并美腿,可是裆下地肉洞和阴穴微微抿夹,更加是深入的快感诱惑。 
   
  蓉儿地脸蛋微微颤抖,而她痛苦的摇晃光头,小奶子也在胸口摆颤。黄蓉后脑纤秀迷人,柔滑的细腻精美,纤秀的光腻柔和。她后脑勺骨感凸腻,纤秀的迷人性感,弧圆诱人。她后脑沟壑弧韵纤下,弧凹的柔滑骨感,骨感的精美秀丽。 
   
  她光秃秃的头顶柔和可爱,纤秀的头顶小巧迷人,光腻的诱人性感。她光秃秃头皮青腻迷人,略微湿滑的纤秀性感,软韵诱惑。她光头皮柔滑的细腻迷人,软软的泛出女性气味。黄蓉后颈纤秀性感,她后颈韧带纤绷迷人,肌肤黄腻软韵。她后肩膀柔和秀美,弧韵的骨感迷人,纤秀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