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3594

  简单科普一下BF:

  BF,全称バトルファック/ Battle Fuck,简单说就是「sexで戦う胜负」。

  BF世界的世界观一般是:有一些女性的淫魔,例如Succubus,她们袭击人类男子,以吸食他们的精液为生。

  为了与她们对抗,人类中有一些男子(可能也包括女子),会专门训练BF能力以对抗淫魔,这些人被称为战士。

                第一话

  今年,战士养成学校的入学仪式结束了,接下来开始的是新生欢迎仪式。这也是新生入学后的首次BF。当然,那些对BF有心得的新生,将会获得与前辈的OOXX作为奖励。

  OOXX和BF虽然相似,但是是不一样的。它们的分歧就好比使用竹剑的剑道,与真剑交锋的死斗之间的差别。

  这个新生欢迎仪式就是为了把以上的观念灌输给新生,并鼓励他们努力飞跃成为战士。

  但一切事情都有例外的情况。素质很高并且坚持自我锻炼的新生,反过来击败了前辈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个故事就是作为战士候补生的三年级男子主席,与一个这样的天才之间的故事。

  新生欢迎仪式在体育馆举行,由超薄的屏风分离成无数的房间,每个房间都由一个新生和一个高年级生配对进入。

  四周响起娇媚的喘息声和男子的悲鸣声,以及传递出浓密的精液和爱液的气味。

  可以听到那边许多处哭泣与乞求的声音:不能再高潮了,不能再射精了,请饶了我吧,请放过我吧。

  这是新生们获得的首次洗礼,学到与淫魔交战的性技。

  这个仪式让他们意识到战士候补生的强大,以及在他们之上,真正战士的实力。使新生们知道自己的弱点,对前辈们抱有敬畏的态度,以他们为目标而努力。
  但是,墙角处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状况。

  一个美丽的新生,以及站在她面前,紧张得仿佛在跟淫魔对峙的高年级生。
  在上个月的晋级测试中,经过激烈的战斗艰难地将所有女生对手击败,成为新的三年级主席的男生。也就是说,他处于学园内男生第一把交椅的位置。
  即使这样,他拥有非凡视力的眼睛却告诉他,自己面前的美少女绝对不是普通的人。

  她走进了这个薄幕围成的斗技场,并毫不犹豫地开始脱衣服。慢慢地展示自己的魅力一般地脱掉衣服扔在一边。

  随着衬衫被拉上来,雪白的巨乳慢慢地露出来。解开胸罩的一刹那,被紧紧压住的双峰充分地展示了它们的弹性。

  『皮肤好白!那一定吸取了相当多男人的精液吧!』

  一瞬间看破了这一事实。

  同级生……不,她就算以已经毕业的最上级学生作为对手,也能榨取他们的精液吧。

  在对面男生惊愕的视线中,她解开了裙子上的钩子。裙子轻轻飘落,但是挂在了她丰满的臀部上。

  她扭动着她那艺术体操运动员般丰满的身体,那条抱着她臀部的裙子才缓缓落下。

  隐藏在裙子下的大腿,它的美丽如同艺术品一般,完全不能和那些只是丰满的下品相提并论。

  魅力惊人的腿部线条,沿着小腿,足踝到脚尖的线条都是紧绷的。

  『她腿部和腰部的力量肯定很强呐……』

  抬起头来,目光就和她眯着的,带着淫意的美目对上了。

  对手是比自己低两个年级的新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这样的念头……
  不,在视线相交的一刹那,自己是值得骄傲的战士候补生这样的事情已经完全从头脑中消失了。恐怕一个男人不管

  多么凶猛的攻击,都会屈服于这个女人。

  这时勃起并膨胀至令人难以置信的肉棒紧紧地顶住了裤子并感到一阵疼痛,这才使我吓了一跳回到现实中来。

  所幸这时我还没有脱掉衣服,否则现在这种情况下,异常敏感的肉棒如果无防护地进入她的秘处,肯定会被迅速搾出精液的。

  想到这,即将被欲望控制的精神一瞬间复苏过来。看见这一场景的新入生脸上露出了更为淫靡的笑容。

             《新入生side》

  做到这个地步就足够了,我对太容易上钩的猎物并没有兴趣。

  自从我的胸部开始发育以来,数不清的男人们沉迷在我的身体中无法自拔。
  镇里的男人们对我的请求我全都答应了下来,每个晚上都以几十个男人作为对手而BF。

  即使如此,「满足我」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过。

  『啊……要丢了』,虽然从来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但我仍然在持续地磨炼我的性技。

  起初我并没有成为战士的意图。但是两年前,淫魔对这个小镇的袭击改变了我的想法。

  对完全没有挑起我的欲望而感到惊愕的淫魔。

  当我看到在悲鸣中达到高潮而消失的淫魔时,我终于达到了我的第一次高潮。
  原来这就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只有在那些淫魔消失的一刹那,才能引导我达到绝顶的高潮。

  所以无论面前的这个男人多么强,也不可能在BF中击败我。因为他不是淫魔,不会在射精的一瞬间消失。

  但看着男子在我面前尽力地挣扎……这也是我的乐趣。

           《3年级男生主席side》

  对手的表情显得毫无危机感,她也许是我碰到的所有对手中最强的一个。
  我带着警戒,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对她的淫靡姿态有些着迷。

  当视线相交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中带着嘲笑的意味,仿佛在说「快要射出来了吧~」

  难以置信,至今为止我的所有对手,都是以十分荣幸并且抱有敬意的态度挑战我的。

  愤怒使我失去了冷静,我作为一个还不是战士的男人去挑战这个女人,这是不行的,这是不可能胜过这个女人的。

  作为一个战士应该在各方面严格控制自己,这样才可能战胜一个女淫魔。
  我重复了几次深呼吸后,慢慢脱掉自己的衣服。

  锻炼得像钢铁一样的身体全部露了出来。

  哇……四周响起女生们的欢呼。

  当然,进入这所学校之前我就已经开始锻炼了。我对自己的肌肉很有自信,甚至不会输给剑士和格斗士。

  在脱衣服的时候,我悄悄地把溢出的先走液屈辱地用内裤擦拭掉,扔到一边。露出了挺立的黑铁一般的肉棒。

  绝对不能让她看到我的肉棒在内裤里就已经达到射精的边缘了。

  「啊啦,已经擦掉了呢~难道说已经习惯了这种事吗?」

  但她嘲笑的目光仿佛已经看透了我的行为。

  然后她的目光集中在了落在地上的我的内裤。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内裤上露出来一块被粘液沾湿的部分。

  糟糕!我小心地把它扔在一边的企图没有成功吗……耳边传来她咯咯的笑声。
  真是耻辱。我紧紧咬着牙,再一次面对着这个傲慢的新入生。

  「啊啦啊啦,可怕的脸色呢,但是把它擦掉真的好吗?」

  「什么?」

  「因为,反正很快还会变湿的嘛~」

  这么说着,她的眼中只有对下等战士的嘲弄。

  愤怒使我的斗志再一次变得高昂,与其说这种话不如用你的行为来证明。
  「少在那里大言不惭了,开始吧!」

  迅速地抓住了进攻的时机,我在新入生面前快速地转换方向,绕到了她的身后。

  一瞬间,我就在新入生的面前消失了。从她背后一把抓住了她那无防备的巨乳开始揉搓。

  这,这是什么乳房!手指深深地陷入比想象中还要滑腻柔软的乳肉中,被乳肉包裹了起来。

  这种程度的柔软,还不如说是她的乳肉在反过来揉搓那包裹在柔软中的手指。
  揉着的感觉好舒服……但新入生并没有发出快乐的喘息,游刃有余地接受着我的攻击。

  不行,这家伙的乳房似乎并不是她的弱点,我得寻找其他攻击的目标。
  虽然这么想着,但手指的感觉太舒服了以至于动作都变得迟钝了。

  「啊嗯……?那我也要开始动了哦~」

  「嗯……什……!?」

  我的肉棒受到了一阵柔软的冲击。

  新入生的臀部,柔软程度不逊于乳房,我的肉棒被她的臀沟夹住无法逃脱。
  想要拔出来,但是新入生的臀部会马上追上来把它更紧地夹住。

  我的身体弯曲成「く」字形,锻炼过的足腰部的力量也完全发挥不出来。
  她的丰满的臀部往后一推,直接向我无防备的肉棒袭来!

  呣啾!

  我的肉棒无处可逃,被她柔软的臀肉完全包裹住,下一刻她那挺翘的臀部以荒谬的弹性揉搓起我的肉棒来!!

  「啊啊啊啊啊呜!!」

  「呵呵呵,不错的声音呢。我的屁股坐上来就这样舒服吗?

  呀……真调皮呢,它又一次湿了呢?」

  正如新入生所说的,我的龟头再一次流出了先走液。

  「无论如何,啊?你很努力了呢~即使这样也没有放开我的胸部呢。」
  她再次咯咯地笑起来。

  实际情况是我根本无法控制我的双手停止揉搓乳房。

  我被她丰满的臀部向后推着,只有用双手紧抓住她的巨乳才能保持平衡,不被她推倒。

  肉棒忍受着臀部传来的巨大快感,紧握巨乳的手上也传来同类的快感,两种快感交缠在一起,导致她每一次臀部的挤压都使我的肉棒向上喷出更多的先走液。
  「啊!啊啊……可恶!!」

  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她迷人的巨乳弹飞了!

  「啊!好大力气呢……但是没有用哦?」

  我的手想要放开她的胸部,但这时她优雅的双手按在我的双手上,开始按着我的手揉搓她的巨乳。

  「哦哦哦哦!放,放开,不要……哦哦哦!?」

  「啊啦?如果讨厌的话放手不就好了?我没用多少力气按着你的手哦。」
  确实现在我的手和肉棒都太舒服了,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可恶,不想对她说我知道了。

  「感觉怎么样呢?被我按住的手背……移动手指揉搓我的胸部,这难道不是你自己的意思吗?」

  「什……么?」

  ……是的,确实是。我的手指深陷入她柔软的乳肉揉压着,这与她压在我手背上的手没有关系。

  但是,我是在用「手被按住了」作为自己放纵欲望的免罪符,来欺骗自己。
  什么是『战士应该在各方面严格控制自己』呢。

  BF最基本的是,应该断绝自己追求肉体快乐的欲望,从而取得突破。
  这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原则,是所有进行BF的人都应该遵守的。

  我做到了它,因此我才能得到主席这个职位。

  ……承认吧,我的心中仍然在下意识地把她当做新入生,似乎在轻视她。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我那仍然贪图抚摸她乳房的手指的活动。

  然后手指移动到她的乳头上,揉捏着她的乳头向外拉。立刻感觉到她的身体一个激灵,上半身仰了起来。

  「咿呀!啊哈,总算认真起来了呢?」

  「啊啊,接下来要全力跟你对战了哟,以三年级主席之名!」

  一把拉下她的内裤,舌头凑到了那潺潺的秘处。

  要把我积累的所有技术用上去!

  「啊啊啊!啊啊,好厉害……不愧是主席!」

  可以感觉到她全身都在痉挛!……好,就是现在!

  但是,不管我怎么攻击,她都还没有达到高潮……我的舌头已经因为疲倦而开始变得迟钝了。

  女人秘处的有很强的粘力,爱液粘稠地缠绕在舌头上,使舌头感觉到平常数倍的费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

  「!?」

  本来理应接近高潮的她却突然开始大笑,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唉,果然完全不行啊,你的攻击」

  我惊愕地停下了舌头的活动。

  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的BF历史上最强的一次攻击啊!

  即使这样还不能给对手造成什么伤害吗!

  「现在轮到我了哦?」

  「呒咕咕!?」

  在她作出宣言的同时,我的舌头被吸入了她的阴道!

  条件反射地想把舌头拔出来,但是做不到,一瞬间伸长到极限的舌头感到一阵疼痛。

  慢慢地,这种疼痛被她秘处粘膜地戏弄带来的快感所覆盖,使我的脊椎开始颤抖。

  并不仅仅是舌头,被拉近的嘴唇与阴唇的接触也带来一阵阵快感。

  异常发达的大阴唇以及灵活蠕动的小阴唇覆盖了我的双唇,时而被挟住,时而被轻啄,这样的爱抚技巧甚至超过了其他人的亲吻。

  「呼……嗯……嗯嗯……呼啊……」

  我不能顺畅地呼吸,舌头陶醉在这种感触之中,嘴唇也好舒服,头脑迷迷糊糊的……

  「怎么样?我的吻,很美味吧?」

  是,美味得让我感到懊恼……现在我的大腿已经失去了力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呵呵,还想要更多吗?那么就先让你射一次吧,不过下一次要再稍微努力一些哦~」

  她的腿朝着我的肉棒伸出来,脚指紧紧地握住膨胀而且流出先走液的龟头。
  「咕唔唔唔——!嗯唔!!」

  她的脚趾柔软得难以置信,被她的五枚脚趾握住感觉就像是有五条舌头绕着龟头滑动!

  我拼命扭着腰,总算使接近爆发的肉棒从她滑腻的脚趾中逃了出去。

  逃离一瞬间的与她脚趾的摩擦,带来了口交和手淫一般的快感。

  「唔,唔……唔唔唔——!!咕唔!……」

  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噗咻——!
  还是射了吗!这样的想法浮现在脑中。如一个巨大的大坝决堤仅仅用了30秒。

  她像史上最大的台风带来倾盆的快乐之雨,于是我的精液无可避免地像大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周围的欢呼与悲鸣都仿佛十分遥远……我拼命地把就要远去的意识拉回来,寻找反击的机会。

  我的手拉在她的大腿上,鼻息慌乱,呼吸平静不下来。

  想要用嘴呼吸,但是她的阴唇与粘液仍然覆盖在我的嘴上,仍在继续戏弄我的嘴唇。

  舌头也被秘处的粘膜向上拉,苦痛边缘的快感让我无法停止流口水……
  而呼吸不整的主要原因是,我的肉棒刚被她的脚趾压榨了一次精液。

                第二话

  「呼……呼……呼……」

  「哇……?很厉害呢,没想到能出来这么多~不愧是一直保持锻炼的人呢,的确有主席的资格哟。」

  一边说着,一边她的脚趾还在继续玩弄着龟头,这时大爆发一般的射精总算停下来了。

  这样大的射精量,过去也只有过一次。那是在去年我与现役战士的模拟战时,被对手的乳交与口交技一直玩弄到昏迷了。

  (也就是说,这家伙的实力至少是现役战士级别的啊……)

  我接受了这一事实,冷静地制定战略。

  包裹住舌头的秘处,与异常粘着的爱液。如果就这样插入,无异于是自杀行为。

  我得意的口技也不能对她的秘处产生什么作用,估计用手指爱抚也不会有效果。

  胸部就不用考虑了,那是能让揉搓的一方产生快感的极上品,甚至会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乳魔呢。

  这里有一点值得考虑,刚才我捻住她的乳头时她发出了一阵呻吟。

  大概她的性行为十分频繁,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行为就没法让她产生快感?
  就是这样的性交频度,才能让她拥有足够的经验值来嘲笑战士候补生主席的爱抚吧。

  这种程度的美女,肉体,连续的荒淫使她拥有了与高素质现役战士相当的实力。

  然后,我会超越她的,虽然现在我失败了,但是还没有结束。

  欢迎仪式有一条规则,直到对手失去知觉才算结束。本来这是为新生制订的规则,但要是这么下去恐怕昏迷的就是我了……

  我强行从脑中驱除这样的念头,现在不应该想失败的事情。

  可以强力地爱抚对方,而不会被反击的体位是……没有,无论什么姿势都会受到她的进攻。

  没有别的选择了,防御也是徒劳的,只能接受下来她所有的爱抚了。

  不管我射精多少次都好……只要不减缓我的爱抚,就一定能抓住胜利!
  「啊……射精,停下来了呢。呵呵,接下来是前辈的回合哟,还是说前辈想要继续由我来进攻呢?」

  到现在为止一直紧紧地吸着我舌头的秘处终于放松了,把舌头弹了出来。
  她的秘处吸力之大,使得松开我的嘴唇时发出了「Chupon!」一声的粘着音。

  「噢!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深呼吸了数口气使呼吸平静下来,并谨慎地站起身走到她的身后。

  「???????????(没读懂),老师也是这么说的呢。」

  我从她身后伸出手捏住她的乳头。

  她美丽的黑发在我眼前轻飘飘地舞蹈。

  她转过身来,笑着望着我的眼睛,以及摇晃的巨乳。

  她的巨乳向我的肉棒凑上来……而我由于刚刚射精的影响,腰部使不出劲…
  …

  想要胜过她的想法一下子就消失了!刚才的考虑完全没有准确把握自己的状态——。

  本能地想用双手保护肉棒,然后向后退远离她……但是被她的手指按在了菊花上制止了我。

  「有趣的反应呢~乳交是你吃亏了吗。那么,就用主席的菊花来代替吧……
  我开动了?」

  她的双腕固定住了我健壮的身体,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BF课本上学到的知识被她完全地压倒了。

  新入生与最高年级生的技术水平完全不同,尽管这两个位置被颠倒了。
  无论怎样摆动腿都无法挣脱。

  然后——。

  「可恶……这,「啾噜,噜噗,噜噗?」……啊,啊啊啊」

  她的嘴唇与舌头小心地沿着菊花的褶皱伸进来。

  与秘处一样粘稠地舌头侵入了我的菊花,无论我怎么收紧都无法阻止它。
  而且,她的右手也伸向我的肉棒,手指开始轻轻搔痒龟头。我防御的意识一下子就被分散了。

  「唔……唔……咕唔……!?」

  深深侵入的舌头到达了我的前列腺,从我的肉棒中涌出大量的先走液喷在我自己的脸上。

  「哼哼?主席先生,想不想试试颜射呢?」

  一边忽轻忽重地刺激我的前列腺,一边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我已经顾不上回答她了,继续等待看有什么逃出的机会。

  「诶——,这是什么态度嘛。不回答可爱后辈问题的恶劣前辈?」

  右手握住我的龟头,同时舌头深深地从前列腺舔过!!

  「咕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我完全没有预兆地到达了绝顶,在我来不及考虑强忍住的时候就一下子飞上了绝顶。

  我的脸上沾满了精液,让我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大量射精。

  「啊哈哈哈?果然是希望颜射呢。如果讨厌的话忍住就可以了,对吧?」
 刚刚挤压我的肉棒、而且刺激前列腺搾出了我更多精液的新入生仍在继续嘲
  笑我——。

  「很沮丧吗?早泄的首席前辈?啊哈哈哈哈?」

  精液连续地如同下雨一般落在我的脸上,无论我怎么试图背过脸去,她都会灵活地调整肉棒的方向,使精液喷在我的脸上。

  眼睛被流入的精液刺激得睁不开,但我更多地是为了我自己的不争气而流下眼泪——。

                第三话

  「我输了——,首席的座位让给你了。」

  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胜过我的人怎么能这么笨拙哟——。」
  这个声音是……这两年间作为我竞争对手的那个女孩。晋升考试中与她的殊死战斗过后,她带着自豪的微笑把首席的位置托付给我。

  再一次远去的我的意识,被她的声音拉了回来。她的声音,她的容貌,她郑重地把首席位置托付给我的神情。

  快要沉没的意识,再一次被新的斗志激励起来!

  但是……我的射精还没有停止?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咯!呃……唔……唔……唔唔!?」

  从前我也在BF中失败过,不过在平常的BF中一方射精以后另一方就会停止攻击。

  而现在的这个新生,虽然我已经射精了,但她并没有放缓她的攻击。

  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执着于压榨精液的对手,难道我是在同一个淫魔实战么!?

  「啊哈,真是全部都射出来了呢。嗯——但是没有开始那么浓了哟?」
  她咯咯地笑着,终于把舌头从菊花中拔了出来。

  肉棒终于从长时间颤栗的快感中解放了,一跳一跳的肉棒,把最后的精液飞射到了我的脸上。

  可恶!我真是表现得太笨拙了,而且根本没有对这个新生造成有效的攻击。
  大量射精带来的疲劳与体力低下也降低了我的战斗力。

  我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气。

  像平常一样用深呼吸调整气息,但也没有什么帮助。

  离开了新入生的身体,我的身体瘫软在床上。

  无防备的姿势。整个身体都处在脱力的状态,期待着她的再一次爱抚。
  完全动不了,长时间被过剩的快感刺激,全身的神经都已经麻痹了。

  (等到她有所动作时我再行动吧——!?)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席先生看来是累了呢,请在我柔软的乳沟里休息一会儿吧?」

  我太天真了,虽然对她报以希望,但果然还是最坏的结果——我早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了。

  我这两年间都学到了什么啊。

  对淫魔战士养成学园骄傲的三年级主席——空虚的声音响起。

  被一个比自己低两级的新生击败并搾精,而且失去抵抗地连败,这样的主席有什么意义呢。

 对她的巨乳着迷而沉溺在欲望中;被她的臀部摩擦搾出了先走液;受到她的
  嘲笑而终于开始全力地爱抚,但却轻易地被她的美足所击败。

  希望用强力的反击击败她,但是姿势被她完全压制住了。然后是对菊花的戏弄,对前列腺的刺激,对龟头的爱抚,以及单方面的语言攻击。

  而且还被强制射精到自己的脸上,如此屈辱的失败!!

  愤怒的力量流过全身!使疲劳不翼而飞,并回复体力的意志之力!!

  但那个力量,以肉棒为中心消失得一干二净。

  太舒服了……,强烈的快感取代了我的怒气回荡在下半身,而不是在斯里兰卡的和平。

  仅仅是用深深地乳沟夹住了我的肉棒,就让我身体的力气完全消失了。
  反抗的意志,以及发誓要向对手报仇的意思都变得摇摇欲坠。

  我渐渐失去了紧张的情绪,刚刚恢复力量的僵硬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下来……
  肉棒还没有开始抽动,但是马眼处已经有一道汁液悬流下来了。

  这样下去马上又会射精的,这样想着但是身体并没有移动的意思。

  当男人受到她的乳交时,如果不愿意射精的话,可以马上把她推开。

  但是我做不到,把夹着肉棒的这对巨乳推开。

  我本来应该感到沮丧,应该感到屈辱才对的……但事实上,从我的心中涌出的,只有无尽的快乐。

  「………生? ……先生? 主席先生?」

  「……唔,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忘记了一切沉醉在快感中的我,耳边传来了温柔地呼唤我的声音。

  「醒过来了呢……现在体力恢复了吗?」

  「……诶?……啊!怎,怎么回事!?」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体力已经恢复到不会阻碍运动的程度了,大概……
  「刚才你消耗了太多体力呢~稍微休息一会儿吧。」

  「啊……嗯」

  确实,刚才愤怒使我暂时恢复了力气。但从疲惫的身体中强行挤出力气来,肯定会导致那之后的力气用完体力耗尽。这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

  她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会每次激怒我使我体力恢复,最后强制让我体力耗尽。

  ……不行了,胜不过她。报不了一箭之仇。我们的差距简直就像小孩子与大人一样!?

  沉重的绝望感压在心头,巨大的实力差距,无论怎么鼓起力量和智慧都没有希望战胜她。

  「啊啦,好像没什么精神呢?难道说终于明白了,你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吗?」
  「唔……。」

  嗯,是啊。我终于知道井底之蛙的含义了。

  「……请选择吧。」

  「咦……?」

  「你想继续刚才的乳交,失去意识然后射精呢?」

  「呜……?」

  我听到了非常有吸引力的提案,肉棒在她的乳沟中吐出精液……吗。

  「还是说,你想赌上万分之一的可能,跟我插入一决胜负呢?」

  「什,什么意思……?」

  到这个地步了,还要继续玩弄我吗!?

  「……至今为止的BF中我只到达过5次高潮,全部都是发生在插入的时候哦。」

  「你把自己的弱点告诉我,让我有机会战胜你!?」

  「没错,这是对你的让步哟。啊啊,这样还不够,那么再附加一个条件吧…
  …我不使用绞技和腰技。」

  「啥……!?」

  她做出了出乎我意料的让步。她似乎在说,即使那样我也不可能战胜她。
  这令我十分惊奇,竟然愿意把自己的弱点告诉对手,像她这样的战士恐怕没有第二个了。

  而她说她至今已经在插入战中高潮了五次,那么她的性感带大概是在秘处的深处。

  我的舌头爱抚她秘处时她并没有反应,所以这不是她的弱点。那么她的弱点就可能是性交高手感受到的子宫快感,也就是说她的弱点很可能是子宫口或者G点!

  ……希望就在眼前。尽管在她紧缩的秘处与异常粘着的爱液中挺动腰部,会给肉棒带来了不同寻常的快感,但是,只要她不使用绞技,而且腰部也不用力的话……我就应该能忍住!

  「我明白了,我接受你的挑战!」

  「嗯,那就来吧!」

  新入生美丽的面容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把我的肉棒从她厚重的双峰之间解放出来。

  ……那样露出害羞目光的敌人(?)让我的心跳加速。

  不行,我要坚持住!不能被她迷惑住了!

  重新振作起来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刚才射在脸上的精液,已经被她擦拭掉了。她用衬衫轻轻地把我脸颊上沾着的精液擦去,又用床边提供的湿纸巾仔细地擦拭了一遍。

  她现在的笑容,就像是淫魔在玩弄着还活着的猎物一样,但好像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重复了几次深呼吸,也使我提起了斗志。我朝新入生望去,只见她空着手仰躺在床上,已经摆好了接受我插入的姿势。

  她带着轻松的笑容,从容地等待着。

  像是毫不怀疑自己的胜利一样,还是说对胜负稍稍有所期待呢?

  即使躺下来也没有变形的巨乳、纤细的腰部与丰满的臀部形成的曲线,像艺术品一样魅惑人心。

  一定要击败这个女人!我毫不示弱地径直向她走去。

  我没有选择了,一定不能在这里失败!胜利的希望在我的胸口燃烧!

                第四话

  「哼哼,准备好了吗?」

  尽管我散发出强大的斗志,但她还是满不在乎地露出微笑。

  战斗已经开始了,如果中了她的挑衅我就输了。

  「啊啊,那就开始吧。」

               (けお)

  听到这句话她的眼睛眯得更细了,周围淫靡的气氛变得更强了……是她释放出来的气场么。

  「正常位和后背位,想要从哪个方向攻击呢?骑乘位或者坐位的话你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哟?」

  「正常位吧。」

  虽然后背位可以更加深入自由地使用腰部力量,但这样就没法观察对手的表情来确认对G点爱抚的效果了。

  而且就算她的弱点是子宫,以我肉棒的长度也足以在正常位碰到子宫。
  「那么,就这样进来吧……啊,不用这么警惕,我的手和脚也都不会动哦。」
  「什么……!?」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她用手和脚束缚住我的身体,但是她又做出了一个让步,说不会使用手和脚。

  她温柔地嫣然一笑……我要冷静。

  没有必要生气,这意味着我更接近胜利了。

  「……我要来啰!」

  「嗯,请进来吧?」

  按住她的腰部,我的肉棒一口气突入她的身体!!

  突入……,突……,入……诶诶!?

  「呣……!咕……!呣唔!?」

  「啊啦啊啦,连一半都还没有进来哟?呵呵呵?」

  远远超出想象的巨大阻力!

  她秘处的媚肉,以及爱液不寻常的粘着力都紧紧地缠住肉棒,不让我这么容易地插入。

  而且即使是一点点地往里插动,也能感受到肉棒被爱液与粘膜激烈地摩擦着,强烈的快感让我几乎晕了过去。

  每一回试图更深地插入都让我感到气馁,即使休息一段时间再继续向里插入也还是艰难无比。

  「怎么了呢?腰怎么停下来了呢?呵呵呵,加油哦——。」

  插入的动作停止了,反过来被她加油了,我感到莫大的耻辱。

  从我插入到现在已经过了几分钟了——感觉是这样。(时间感觉早就已经麻痹了,没法准确地判断时间。)

  终于,从根部开始的整个肉棒都插入了她的秘处。

  一言以蔽之,她的秘处就是一个无底洞。

  私处虽然很紧,但媚肉绞动的并不强烈,只是插入的时候很辛苦。

  突然,秘处内出现了真空一般的吸引力,把我的肉棒向里拉——!?

  我怎么忘了,用嘴的时候也发生过这种事!

  「啊?终于,做到了呢?你还好吗?还有没有摆动腰部的力气呢?」

  「……胡说八道。」

  我刚刚插入的肉棒在她私处的抽吸之下就感到高昂的射精感,我不顾一切地忍住爆发的冲动。

  「啊啦,胡说八道,指的是什么呢?」

  「你明明说你的弱点是插入战,还说你你失败了五次!!……咕!」

  大声的叫喊使得我对下半身的控制减弱了,先走液「Biu~」的一下喷了出来。

  「不,我确实达到过五次高潮,并且全部是在插入战的时候。但是我并没有说过这是我的弱点,也没有说过我失败了5次哟?」

  「……诶?」

  这是什么意思?BF应该是达到高潮就算失败了啊。

  「确切的说呢,是在对手高潮以后我才达到高潮的呢?」

  「什……?」

  骗人……的吧?

  「而且那五次的对手都是淫魔呢。」

  「什……么?」

  刚才说了什么……这家伙?

  「我呢,当对手是人类的时候从来没有达到过高潮呢。

  只有看到淫魔达到高潮,可怜地消失的时候我才会高潮呢。」

  「那,那种事情……」

  「所以我决定成为战士呢,为了让我自己能够高潮?」

  「……。」

  我无言以对,原来从一开始我就毫无胜算,不管我有多么强大。

  我终于明白,同样是BF,对她来说这是性命相搏的真剑胜负,而对于候补生的我们来说,就像是在用没有生命威胁的钝刀在打斗——就是这样的差别。
  「不对,但是如果是跟更高等级的战士……?」

  「我试过了,没有用的哟。当我击败了三个淫魔的时候,有一个自称特A级战士的男人,『你这样不上不下的实力与淫魔对战?让我来教你怎么做吧!』…
  …这么说着来挑战我哟。 」

  特A级战士,那可是拥有轻易击败极淫魔这种战斗力的人啊……难,难道说!?
  「确实,无论是技术,体力还是精神力,他都非常厉害呢……在最开始的时候。

      但是无论他怎么攻击都看不出我有高潮的迹象呢~

  所以他放弃了这些没有用的攻击,直接插进了我的秘处,他比主席你表现得更好呢……

  直到他的腰插不动了,我也还是没有高潮的感觉呢。

  而我只是简单地收紧私处绞搾他的肉棒,他就『啊——』的一声,全部射出来了哟。」

  怎,怎么会……!特A级的战士也……!?

  「我还没有使出全力,所以对他还有点期待的,没想到还是完全不行呢。
  那之后,我全力地收紧秘处,并坐在骑乘位上压榨他呢……他感觉就快被我吸成人干了,一下子慌张起来了呢。

  嘛,幸好他平时努力锻炼,总算保住性命了呢~但是作为一个战士,他已经变得毫无能力了哟。」

  难,难道说是去年的那个事件吗!?

  有一个地方城市中出现了极淫魔。为此,有一个呼声很高的、在年轻一辈中名列第一的战士为了击退它出发了。

  结果……虽然侦测到的极淫魔消失了,但那个战士也没能回来。

  救援队急忙赶了过去,却发现这个战士的半个身体都变成了人干。

  因此,出现了「这个战士当时的对手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淫魔」这样的传闻。
  最后,战士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完全失去了理智。确切地说,他对女性抱有异样的恐惧。

  因为他过去立下了不小的功绩,因此才被保护起来免遭丧命。

  谁说他是作为一个战士毫无能力的,这根本就是作为一个人毫无能力啊!?
  能把特A级战士变成如此状态的这个女人,我有可能反过来击败她吗!?
  身体开始战栗,肉棒也渐渐萎缩……。

  因为恐惧而心跳加速,而且肉棒也变得更加敏感,仿佛在热切地等待着射精。
  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人的留下子孙后代的本能会增加性的兴奋感。

  能把特A级的战士吸成废人,我的死期也肯定快要到了。

  「呵呵呵,我是不会把这么有精神的肉棒吸得不能勃起的啦。我答应过你哟,我是不会使用绞技和腰技的。」

  这样啊,既然已经插入了我也只能尽力忍耐了。

  不,下体传来的快感并不像之前那么强,感觉可以比较从容地忍住——。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想要知道为什么,明明有这么大的实力差距,却仅仅只做出这种程度的攻击。

  「什么?……啊啊?反正我怎样都不会达到高潮,所以稍微娱乐一下嘛。
  给予对手希望,再让他感到深深的绝望~这时他的表情和声音都很有趣的对吧?」

  就为了那种事情——才先给予我希望再让我落入更深的绝望中吗。

  现在我的心中充满了绝望,睁开的双眼中,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那么,也该结束了呢?」

  「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棒从根部到尖端都感到了被舔舐的感觉,——像是激痛一样的快感使我瞬间就射精了。

  媚肉毫无缝隙地紧贴在肉棒上激烈地蠕动,就好像秘处内有形体不明的生物一般,在对我的肉棒不停地蹂躏、调戏、玩弄!!

  「咦咦!咦咦!唿咦咦!!啊啊!咕咦啊啊啊——啊啊!!!」

  「呵呵呵,真不错呢……这个被绝望和快感扭曲的面容……!更多地……请更多地迷醉在我的身体中吧!」

  肉棒的尖端被『滋噜!』地一下吸了过去,那阴道深处巨大的真空一般的吸引力!

  就像肉棒被含在嘴里狠狠吸吮一样的,真空!

  精液以数倍于射精的速度被吸了出来,也感觉到了数倍于射精的快感!!
  让我叫喊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话,那样无上的快感,仿佛腰要被震碎了肉棒也要融化了一般的快感,仿佛精液从所有内脏中被吸出来一样的恍惚感——。

  那就是我最后的记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在学校的医务室里打点滴。

  我随便用几句话,简单地回答了在旁边站着的对此感到好奇的老师。

  老师听后皱了皱眉,过了一会儿就点点头走出去了。

  而接下来的三天,我都被学校的男校强迫待在家里休养。

  接下来,三年级学生开学的第一天,我走进教室时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物。

  「早上好?主席先生~」

  「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是那个在新生欢迎典礼上,把我整得我三天下不了床的新生!

  混乱的我朝她走近。

  「很意外吗,因为嘛你大概没法接受被一年级生打败吧。所以理事长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我直接跳到三年级哟。」

  「我很高兴的接受了哟,跟主席你一起在同一个班上课也不错哦?」

  「嗯,然后老师们告诉我,关于这所学校的事情都可以来问你,麻烦你帮我解答了哟。」

  而且,接下来跟她的谈话中她居然提到了,我已经被决定成为她这一年中的BF对手了。

  我环顾四周,边上所有学生的视线都在回避我们。一定是她在这三天里又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吧:

  「不,不用担心!让你们两个人一起,的确是一个好组合!」

  这么说着的老师急急忙忙地从她面前逃离。

  ……我就这么被老师出卖了吗。

  「哼哼哼,这一年中请多多指教呢?主席先生。」

  「先不说为什么我完全没听说过这件事,如果我不在的时候谁来担当你的对手呢?」

  「啊啦,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哟~其实呢,上次主席先生射精时可爱的表情与叫声都让我很着迷哦,让我稍微达到了高潮呢?」

  ……她这是什么意思呢?

  「所以我决定,无论是在学校还是私下里,我的对手都一定是你了呢?」
  「什,什……么——!!」

  等等,难道当时是她把昏迷的我送到医务室的吗!?

  「哼…哼…哼…?不用想从我身边逃掉哟……嗯,在我面前淫魔也好人类也好都是不可能逃掉的~」

  这样说着的她,露出了到目前为止最迷人的微笑,意外的显得稚气的笑容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了她原来比我还小两岁。

  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被这样的她强烈地吸引着,我不自觉地朝她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