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013


    (一)

    「死鬼,你到底要搞多久?」小乙嫂低声骂着。

    小乙彷彿没有听见,他坐在摆在妻子面前的大板凳上,右手拿着一把竹子削的牛耳刀,左手伸在妻子的裆下抠弄,眼睛地勾勾地盯着小乙嫂的乳房出神。

    这是小乙家的柴房,也是他进行研究的地方,小乙嫂便是他的模拟试验对象。
    燕小乙作省衙的刽子手已经是第五代了,自从干上了这个行业起,燕家就是全省最敬业的刀手,小乙也像他的祖辈一样努力。

    柴房的墙上钉满了铁链铁环,钉子上挂满了一盘一盘的麻绳。

    屋子正中立着两根半尺粗的木柱子,此时小乙嫂的手脚正绑在那两根木柱上,头发也被拴在房樑上,整个人被拉成一个巨大的「火」字,虽然不住地扭动,却一点儿也无法摆脱困境。

    小乙嫂是个漂亮的女人,自从十四岁嫁给小乙,到现在虽已整整十二年,也生了两儿一女,但仍然保持着花季少女一样的肌肤和处子一般的身段儿,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精赤着雪白的身子,两颗奶子挺挺实实,仅略略下垂,随着身体的挣扎摆着,一丛漆黑的阴毛从小腹下的小丘上一直延伸进分开的两腿中间。
    凭她这样的美貌,这样的赤裸、这样不堪的姿势和这样的扭动,没有几个男人看了会不动邪念,但偏偏燕小乙就能坐在一边看着,却毫无反应。

    燕小乙不是没有反应,其实他不光在反应,而且反应还十分强烈,时时燃烧着他的心,他的下半身早就硬得像铁棒一样,只不过在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因为他正在细心地研究着,研究着究竟应该怎样落刀,又能让那女人疼痛地尖叫,又能不让她出太多的血,还能让台下的男人们大饱眼福,大叫过瘾。

    小乙嫂已经不是第一次像这样绑在这里让丈夫研究了,最初的一次是他刚刚当上刽子手的时候,那一次把她吓坏了,不过现在早已习以为常。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作为女人,支持丈夫的事业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一点小乙嫂非常清楚。

    她还知道,不能亲手执行一次凌迟刑是丈夫操刀十年来的一块心病,因此丈夫一有时间,就会把自己脱光了绑在这里,然后他坐在长凳上长时间的研究。

    他会抚摸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细心地问自己的感觉。

    尽管丈夫这样的作法也许看上去很不雅观,但那却是他的职业,而且是正经八百的职业,所以她慢慢地习惯了,接受了,甚至还有些喜欢,因为每当这样的研究的最后,都是一阵近乎疯狂的抽插,那可是十分投入的抽插,决不是每个为人之妻的女人都有机会享受的。

    这一次丈夫研究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小乙嫂估计他应该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所以她用轻声的,带着些难为情的慎怪去唤醒他。

    「哦!」小乙彷彿真的被唤醒了一样地应了一声,然后从长凳上站起来,把手中的竹刀扔在一边的小桌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妻子胸贴胸地搂在自己的怀中,下面的肉杵很顺畅地便滑进了小乙嫂那早已流得像泉眼一样的洞穴中。

    小乙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妻子光裸的后背,滚烫的阳具彷彿是在对付自己的敌人一样恶狠狠地在妻子的下身顶着,把小乙嫂插得像受刑一样「嗷嗷」地叫着。
    听着那叫声,燕小乙干得越发起劲儿,嘴里也开始恶狠狠地骂起来:「我叫你风光!我叫你风光!你以为你是谁?!叫你风光!现在怎么样?还不是挨老子肏?!」

    小乙嫂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她没有发作,依然尽情享受着丈夫带给自己的快感。

    她知道那女人是谁,虽然她没有见过她,但她相信她真的很美,因为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见过无数美女的男人,能在他的心里佔有一席之地的女人,恐怕这个城里没有哪一个男人会不动心。

    那个女人就是刘家大少奶,被称为全省第一美人儿的刘大少奶,也是在这省城之中,唯一一个美貌堪与自己媲美的女人。

    小乙嫂可不是世俗的女人,虽然丈夫干自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大少奶,但小乙嫂并不真的那么在乎自己的这个对手,至少她知道,她并不需要嫉妒一个要死的女人。

    她完全有理由在心里宽恕自己的丈夫,因为他虽然心里想着的是刘大少奶,鸡巴却是实实在在地插在自己的身体里,他虽然每天用竹刀在自己的要害部位比比划划,但真正的尖刀却会插在刘大少奶的裆里。

    燕小乙心里想的果然是刘家少奶。

    刘家少奶比自己的妻子小得多,只有二十岁出头儿,是刘大少爷从法国带回来的,据说还没有生过孩子。

    小乙见过她,城里很多男人都见过她,因为她从不在乎抛头露面,跟着刘大少在省城里开讲堂讲学,帮着分发讲稿和小册子,有时也亲自开讲。

    她不像小乙嫂那样是个非常古典的美人儿,而是带着一股小乙说不出来的新鲜的味道。

    她有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鼻樑很直很高,嘴唇不薄不厚,她的个子高高的,穿着一条洋裙子,更显出挺凸的胸脯和细细的柳腰,她还穿了一双鞋跟高高的洋皮鞋,使她偶而露出一点的脚踝和脚面显得特别性感。
    大少奶每每言之滔滔,同她丈夫一样的有学问。

    小乙第一次看到,就被她的美艳吸引了,以致於自己老婆的「第一美人儿」称号被轻易夺了去,他也始终带着愿赌服输的心态。

    城里的男人们都爱去听刘大少讲学,不过大都是为了一睹大少奶的芳容,小乙也去过一次,后来不知怎么被老婆知道了,便不让去了。

    小乙不是不想去看刘大少奶,不过他可不敢得罪自己的老婆,因为老婆也曾是个大家闺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钱,还念过几天书,而且丈人家又破落了,这样美貌的女人是决不会躺在自己的被窝儿里的。

    小乙知道,刘大少奶虽美,却是人家的老婆,刘家是省城的巨富,比自己有钱有势力的人多了去了,都不敢有非份之想,再怎么也轮不上自己去觊觎人家的老婆,所以犯不上为了一个根本得不到的而丢掉已经到手的。

    虽然如此,在心里,小乙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刘大少奶的幻想,恐怕这城里除了刘大少之外,就没有哪个男人不把大少奶作为自己的梦中情人了。

    (二)

    无论是燕小乙还是小乙嫂,都没有想到一切都来得那么快,仅仅几个月的功夫,刘大少奶忽然琅。入狱了,而刘大少也跑了,还被官府画影图形地通缉,因为他们是革命党。

    小乙听过几次刘大少的课,那个时候他就感到大少爷大少奶的话十分过火,不过可没想过他们是革命党,因为他知道革命党是谋逆大罪,是要杀头的。

    他不怕刘大少杀头,不过可不想大少奶那般一个玉人儿就这样死了。

    谁知跑了的是刘大少,被抓住的偏偏就是大少奶。

    小乙听到消息,起初在心里感到很可惜,但只过了一会儿,他的念头便不知怎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忽然间感到庆幸起来。

    小乙之所以感到庆幸,是因为当革命党就是谋反,是大逆之罪,按律当处凌迟。

    小乙自打从老爹手里接过鬼头刀,已经当了十年刽子手,砍下的脑袋不下几百颗,勒死的女人也有几十个了,但遗憾的是从来就没有执行过一次活剐,更不用说活剐刘大少奶这样一个美妙的女人。

    对於一个职业刽子手来说,执行凌迟死刑是最风光的时候,因为全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品评自己操刀的技艺,那是刽子手一生中最重要的演出,而作为刽子手世家的第五代传人,能在这样一个舞台上作一次完美的表演,是小乙所一直盼望的事,更不用说象刘大少奶这样的美人儿,会脱得一丝不挂地任自己欣赏和把玩了。

    因此,听到大少奶是革命党的消息,小乙第二天便带上小乙嫂跋涉几十里回到了自己的祖屋,去请教回家养老的父亲。

    小乙爹是老年得子,所以小乙才刚刚娶亲,他便把自己的屠刀交给儿子,自己回到老家去安享晚年了。

    见当不当,正不正的日子,儿子媳妇突然回来,老头子感到很突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等一听小乙说起刘大少奶的事,老头子便来了精神,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当年凌迟犯人的情景来。

    女人们以前就听到过这些,知道其中有许多关於凌迟女犯的不堪情景,便拉着孩子们去婆婆屋里闲聊,只把这爷儿两个留在屋里。

    见女人们走了,小乙爹便丢下脸面来,把那凌迟女犯的要点细细讲给儿子听,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小乙却依然听得入神,并不停地问着其中的一些细节。
    凌迟是《大清律》上了法条的刑法,却没有规定行刑的方法,全凭刽子手代代相传,所以各地并不一样。

    本省的凌迟刑很多年来就是燕家的专利,因为燕家有专门的祖传刀法,也有祖传的救命秘方,能让犯人挨上三千六百刀,三天三夜不死,就沖这个,每次凌迟的时候,官家除了赏金,还得单独支付一笔可观的费用用於购买昂贵的药材,那费用的多少自然全是燕家说了算,要不然他家哪里来钱买这么多好地?

    「儿啊,这可是你干这一行儿最要紧的时候。燕家自打当上刽子手,四代了,就没在这上头丢过人,你可一定不要给咱家丢脸啊!」小乙爹道。

    「儿晓得。」

    「这凌迟处死,最要紧的是不要让人过早的死了,所以每一刀都要伤皮不伤肉,又要他疼,又不要他出血,这全在要深浅分寸上,太浅了不疼,太深了,血出得多,却不甚疼。刀要快,要贴着皮割,一刀下去,只割指甲大小一片,只在刀口正中见一个血点儿,这样才疼,才能涯过三天,不然早就流血流死了。」

    「儿晓得。」

    「这等分寸,剐男人便容易,剐女人便难。只因为男人可以用一张大网网住,把肉勒起来,只要贴着网线割就是。可剐女人,人们要看的便是女人的光身子,要是让网网住了,勒得没了女人的形儿,人们便不喜欢了,却是断断要不得的,所以只能靠你自己手上的功夫掌握着。」

    「晓得。」

    「要多备几把刀,要磨得风快,吹毛断发才可,不然刀钝了,便难定深浅。」
    「晓得。」

    「行刑之前,要先用凉水兑香油,使唧筒自粪门儿灌入,把肠子里粪便都清乾净,再塞了粪门儿。人之生死,全在一口气上,若不塞粪门儿,紧要之时泄了气,便神仙也救不活。若不灌肠便塞粪门儿,倘有大便不得排出,也会中毒而死,这等事却要记得。」

    「记得。」

    「行刑之前,手脚要捆得松紧相宜,张得过紧,碍着呼吸,犯人早早便憋死了,捆得松了,犯人挣扎过度,元气耗散过快,也难捱过三日。所以,这上绑之事,你也要亲自过问才是。」

    「是。」

    「大逆之罪,凡女犯必骑木驴。

    那木驴上的木杵,也要你选得合适,要粗细得宜。

    须知那女人骑在木驴之上,每行过两尺,木杵便要在她水门中抽插一次。
    按一般淫罪,当游两街三市,共十里,那女犯便要被插上七千五百次,若依大逆,当游五街三市,合二十余里,要被插一万五千杵。

    试想,一般夫妇行房之时,至多不过四、五百插便泄了,那一万五千插相当同三十余男子交沟,便是青楼女子也难承当,何况那些女犯乃是良家淑女,若不当心,便血崩先死了。

    故尔若是处女,木杵便要细些,否则便粗大些也不妨,只是那木杵之上的香油决不可缺了,不然只怕磨也把她阴门儿磨破了。

    此事你务必当心,亲随左右,时时督促那些押车的兵勇衙役,游上二、三十丈,便要把人抬起来,把油直接用唧筒灌在她阴门儿里,切不可忘了。」

    「我晓得。」

    「再者,游街时的捆绑也很要紧,若捆松了,犯人挣脱,或是因挣扎过劳而死也不好,若是捆紧了,四肢充血肿胀麻木,行刑之时犯人便不知疼痛,这等你也要亲自验看,不可小视。」

    「是。」

    「又有两事难全,头一件是落刀多少,凌迟女人之时,又要她疼痛,又要她身子好看。

    若割得少了,固然留个完整身子好看,却失了凌迟本意,若割作碎肉,又可惜了一副美妙身体。

    第二件便是何处下刀,只因人们又想看女犯的身子,又想看女犯受辱,若不在女人最羞耻之处下刀,不合羞辱之意,若在女人羞耻之处落刀,又不好看。

    这两件事,便是咱燕家老祖也深以为难,只望在你身上能得两全,以完先人之愿。」

    「是,儿晓得。」两父子在这里钻研,直至夜深方才各自归寝,翌日一早,燕小乙便同妻子启程回了省城。

    在此之前,小乙只是隔三差五地让妻子陪着钻研凌迟之法,主要还是研究人的身体结构,这趟回家之后,小乙更是每天都把小乙嫂绑在架上研究,这回研究的却是割肉。

    省衙里并没有木驴,历来都是从乡下几个望族的祠堂里借用,因为这些家族中常将犯了淫戒的女子用木驴活生生游街游死,所以大都有木驴。

    不过处置官犯时木驴上的木杵却是由燕家自备,这是因为木驴原配的木杵用的是普通木头粗制滥造,直径很粗,表面有稜有角,又多自然裂缝,女犯骑上去,用不了多久水门儿里就会被刮破,鲜血横流,疼痛异常,所以通常游不过两个时辰,女人就会失血而死。

    燕家的木杵是一套五根,都是用檀木镟制,用核桃油养着,乌黑油亮,非常圆润光滑。

    最细的象大拇指,端部带一个球形圆头,专给处女犯人使用,中不溜儿的有一寸来粗,给出了嫁的女人使用,最粗的有小茶杯口粗细,给生过孩子的女犯或者是青楼女子使用。

    另外还有两根,一根是八稜的,另一根则是超长的,八稜的用在犯了淫罪,单判骑木驴的时候,这种情况下虽然没犯死刑,却也没打算让女犯活,所以那带稜的木杵可以保证在结束游街之前把女犯的阴道划破,让她出血而死,而超长的一根则用来从犯了大逆之罪的女犯的水道捅入她的腹腔,这是剐刑开始之前的一道手序,为了增加女犯的痛苦。

    这木驴是不好在小乙嫂的身上作试验的,割肉也只能用带皮的猪肉来练习,不过捆绑和灌肠却可以用小乙嫂来作试验,除此之外,便是可以通过小乙嫂的感受来研究让女犯无法控制地浪叫的玩弄方法,因为让女犯在刑场上发出那种令男人抓狂的叫声和扭动,也是行刑前的重要步骤,同样可以替刽子手赢得喝彩。

    (三)

    燕小乙面对的是自己的妻子,心里想的却是刘大少奶,也不知大少奶的粪门儿是什么样子,那阴门儿又是什么样子。

    小乙虽然没有凌迟过女人,但女犯们被处决的时候大都脱得光着眼子,想看女犯的那些地方是十分容易的。

    那些女犯有丑有俊。

    丑的多半是女盗,模样象母夜叉,虎背熊腰,浑身的肉又黑又糙,私处毛烘烘的象墨染过,看了让人噁心;俊的多半是偷情养汉的主儿,年轻貌美,那身段儿袅袅婷婷,乳儿挺挺,臀儿翘翘,肉皮儿又白又细,私处白白的没有几根毛,就算是有毛儿也生得十分养眼,正常男人一看见就会勃勃地挺起来。

    女犯的粪门儿也是黑的黑,白的白。

    扒开屁股,砍了脑袋的粪门儿紧缩在身体内,勒死的则刚好相反,粪门儿凸出体外。

    凭大少奶的模样身段,那一身肉皮儿一定是错不了。

    燕小乙只要一闭眼,就看见大少奶那雪白的屁股在自己的眼前晃,就看见大少奶被五花大绑着,叉着两条肥腻腻的大腿,跪伏在一张八仙桌儿上,让自己给她灌肠,那粪门儿白白的,不停地抽动,那两片肥厚的阴唇裂开着,露着一条狭长的洞口。

    燕小乙每当把小乙嫂绑在木柱上摸时,就彷彿在摸刘大少奶,那一对玉锺一样的小乳,那一对圆滚滚的屁股蛋儿,那一声声怪异但熟悉的哼叫他抓狂。

    无聊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那个重要的日子也一天一天地临近,燕小乙越来越感到烦燥与不安。

    尽管他已经无数次地练习了那用刀的技巧,尽管他已经对女人被灌肠时的表情和反应了如指掌,尽管他已经计划好了那三千六百刀的下刀部位,但他还是很担心,生怕刘大少奶过早地在行刑中死去。

    这天傍晌午的时候,小乙爹忽然套着车从乡下赶了来,他实在不放心儿子平生第一次伟大的表演,来给他助阵。

    小乙爹要亲自看小乙的训练成果,不过可不能再用小乙嫂作试验,毕竟老公公不能看自己儿媳妇的光身子不是?於是小乙花了重金把怡红院的小凤仙儿请到了家里。

    小凤仙没有小乙嫂漂亮,也不像小乙嫂那样配合,不过这却更接近真实的情况,虽然小乙事先已经把一切都交待给了她,但真到动手时,她还是吓得不住地尖叫挣扎。

    父子两个再加上小乙嫂,三个人才把乱蹦乱跳的小凤仙儿给剥了衣服捆上,按在一张桌子上给她灌肠。

    小凤仙儿的屁眼儿倒也像小乙嫂一样白,这至少没有让小乙感到噁心。
    小凤仙儿在柱了上被捆了半天,吓得回去病了半个月,以后逢人便说,女人绝对不可以犯罪,不然那死前的罪过一定比死更难受。

    「燕大爷,总督大人请你明天五更到大牢听差。」小乙终於等到了这一天,全家人兴奋得几乎整夜没睡。

    临走的时候,小乙爹道:「儿啊,你练得已经不错了,记着明天别着急,就按你练的那样就行,救命用的药,我明天午时替你熬上,到午后我给你送过去,一定不会耽误事儿。」

    看到这么关怀自己的老爹,小乙差一点儿哭了。

    四更才过一半儿,小乙就已经带着全套傢伙儿坐在了大牢的前厅里,因为监斩官还没有到,所以他还不能进牢房。

    向牢里的朋友打听,确定要杀的是刘大少奶,小乙非常兴奋。

    其实牢里的兄弟也都很兴奋,虽然他们不能去法场一饱眼福,不过女犯剥衣上绑的过程是在牢里完成的,牢头儿们至少可以藉机在女犯的奶脯子和腿裆里上摸上一把。

    为了这个,多少天以来,他们把刘大少奶象祖宗一样地供着,好吃好喝,还得哄着她高兴,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小乙同牢头们说笑着,尽量把话题向刘大少奶的腿子中间引,以掩饰自己心中的紧张与不安。

    半个时辰的时间其实很漫长,好像过了半年,这中间有十几个州官、府官、县官,得到总督之命提前赶到,直至五更,总督大人才带着以及一大群衙役走了进来。

    「请大人安!」

    「都起来吧。」总督语气温和地说,看起来他有些满腹心事的样子。

    总督自己坐在中间,又让其他官员们坐下,然后才道:「众位大人,昨天刑部的批文到了,今天处决乱党女犯何氏,各位大人怎么看哪?」

    「大人,这些乱党祸害国家,不可心慈手软。应该杀,应该杀!」

    「对这些乱党,就该千刀万剐,夷灭九族!」众官员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燕小乙却懒得听他们在那里慷慨激昂,唯一让他觉得高兴的,便是大家彷彿都希望来一个活剐。

    「各位大人所言极是,本督上的折子里也判的是凌迟,不过,刑部的批文,说是圣上早有明训,废除凌迟。皇上金口玉言,不可更改,所以只批了个斩首示众,还叫我们尽量文明行刑,免得让洋人看笑话。」

    「不知什么叫文明行刑?」

    「大概就是不让脱衣服吧?浙江那个秋瑾行刑的时候就没脱衣服。」

    「唉!」大厅里一片失望的歎息声。

    燕小乙差一点儿晕过去,自己为了这场表演,不知准备了多少天,如今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影。

    燕小乙不知道秋瑾是谁,只猜到她彷彿也应该是个长得不错的女革命党,而且还开了个十分不好的先例,就是杀的时候没有脱衣服。

    「这这这,这也太便宜她了!」

    「就是,这些乱党都是亡命之徒,当是砍个脑袋,如何震摄群奸?」

    「总督大人,可不能就这么把她杀了。」

    众官员一片议论,总督也只得一摊手道:「我与众位大人是一样的想法,不过,既然上峰有命,我也不好公然违抗,也只有在不违反上命的情况下尽可能作些文章罢了。」

    「正是正是。」

    「大家就都议一议。」

    (四)

    众人议论一番,最后觉得,虽然凌迟废了,极不文明的木驴也不好用了,但至少不能让她像那个什么秋瑾一样衣着整齐地砍头,只要给她留下一块遮羞布,便不算不文明。

    众人吵嚷多时,这才定下来。

    於是众官坐定,总督吩咐一声:「带女乱党何氏!」随着一阵金属的哗啦声,刘大少奶被四、五个女牢头儿簇拥着走了进来。

    她依然穿着那身洋裙服,带着鱼形木枷和脚镣,不过气色还好,同办学堂的时候没有什么差别,看来牢头们侍候得她不错,如果没有那个什么秋瑾作怪,小乙和牢头们的辛苦就不会白废了。

    「跪下!」看到刘大少奶昂然站在堂上,两旁的衙役一声断喝。

    但大少奶彷彿没有听见一样,依然仰头看着堂上的总督。

    两个女牢头想把她按倒,大少奶挣扎着不肯,女牢头要继续用强,被总督用手势制止了。

    「犯妇,报上名来。」总督道。

    「何映嫱。」刘大少奶昂然道。

    「你可是复兴社的人?」

    「正是。」

    「借办学之名,散布反朝廷言论,煽动暴动,可是你所为?」

    「正是。」

    「你可知这罪在谋逆?」

    「我无罪,有罪的是满清朝廷。你们在洋人面前卑躬屈膝,用中华大好河山去献媚洋人,我们正是要号召中华民众起来,推翻你们这些洋人走狗和卖国贼,请问,我有什么罪?」

    「汝一区区女子,乱言国事,你你你,你真是大逆不道。」一个县令翘着鬍子,颤抖抖地说道,接着,其他官员们也纷纷发话。

    但刘大少奶口若悬河,把众官老爷驳得张口结舌,燕小乙这才发现,原来大人们也有如此吃瘪的时候,心里不由佩服起大少奶来。

    总督见嘴上佔不了便宜,便厉声喝道:「刘何氏!你休要巧言令色。你煽动暴乱,祸乱地方,按律就当凌迟处死,如今朝廷宽大为怀,只判你个砍首示众,还不扣谢朝廷的天恩?」

    「哼哼!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用一个死字吓得了谁?你们对洋人卑躬屈膝,对百姓残酷统治,这正暴露了你们的腐朽。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存丹心照汗青!我一个人死了不要紧,千千万万的革命党员会踏着我的血迹,继续我们的事业,你们的腐朽朝廷总有一天要被推翻,你就等着吧!到时候,你们一个一个都要受到人民的审判!」

    「住嘴,好一个大胆的女乱党!你真想死,那本督也没有必要留你。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周年。我问你,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死则死尔,何必多言。」

    「好!来呀,打去枷铐,给我绑了!」衙役们早等得不耐烦了,一听此令,一拥齐上,把大少奶捉住。

    四个女牢头一看,知道要扒衣服,急忙退了下去。

    衙役们把大少奶去了木枷和手铐,向两边拉开双臂,脱衣服是刽子手的专利,所以燕小乙走过去解她胸前的衣裙。

    大少奶一见,羞得面色通红,拚命挣扎着大骂道:「我乃文明女子,不准脱我的衣服!」总督听了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是秋瑾?你还想穿着齐整地去死,门儿也没有!」

    「说得对,像你这样大逆不道的妖女,不让你骑木驴已经是大大地宽容了,你还想怎样?」一个县令说道。

    其他官员也都开口,在这种时候他们总是会口若悬河的。

    「你们这群流氓!畜生!恶棍!」大少奶继续骂着,挣扎着。

    「把她的嘴塞住,别叫她在街上胡说八道,乱党最会蛊惑人心。」一个州官说道。

    总督点头默许。

    燕小乙心里也觉得那个州官儿的话很有道理,自己听过几次刘家的课,确实差一点儿就被他们说服了,如果哪样,今天自己的脑袋只怕也会搬家。

    於是,一块破布塞进了大少奶的嘴里,小乙抓住大少奶的脖领,一个衙役又从后面抱住了她的头。

    大少奶毕竟是个弱女子,无法抗拒一群如狼似虎的衙役,很快就挣扎不动了。
    (五)

    燕小乙见刘大少奶已经被制住,於是一把便把她那带着绷松花边的洋裙子从领口扯下了整个儿前脸儿,衙役们迅速帮着小乙把那裙子从她的身上脱了下去。
    小乙这才知道,原来洋裙子里面也是穿衣服的,只见大少奶的胳膊和肩膀全露着,上半身箍着一件紧紧的紧身衣,两颗奶子被紧身衣向上托起,露着白白的半截儿肉球,中间现出深深的乳沟,在少奶的下面还穿着一件紧绷在身上的,带花边的,白色的洋裤衩儿。

    燕小乙是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看大少奶,更是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看到大少奶的身子。

    那瘦削的肩膀,细细的胳膊,还有颈下两根清晰的锁骨,加上那比洋白面还细的皮肤,让燕小乙差一点儿就射在裤子里。

    他闭上眼睛,安静了好一阵儿,这才平静下来。

    他发现,洋人真是麻烦,那紧身衣上的带子长长的,解了半天才解下来。
    大少奶的上身也是瘦瘦的,奶子像两座尖尖的小山头儿,山头儿上是两颗粉红的小珠儿,活像两颗刚剥出来的鸡头米。

    燕小乙用双手抓住那对软软的,滑腻腻的奶脯子,慢慢地揉弄着。

    大少奶那张俊俏的脸胀得通红,愤怒地瞪着他,小乙也不甘示弱地同她对视,也许终究怀着鬼胎吧,小乙最后还是把目光移开了。

    他让衙役们把大少奶拖倒在地上,然后把她的洋皮鞋和洋袜子扒下来,只剩那条洋裤衩。

    大少奶的腿同小乙嫂一样白嫩好看,只不过小乙嫂的腿更丰腴一些,而大少奶的更修长一些罢了,不过,大少奶的脚可就比小乙嫂好看多了。

    燕小乙同多数人一样喜欢女人的小脚,所以看到旗人女子和洋女人的大脚的时候总是在心里嘲笑一番,如今看到刘大少奶的脚,这才知道,原来缠出的金莲是畸形的,根本就见不得天日的。

    大少奶的脚虽然没有缠,却仍然很小,并且很自然地弯曲着,形成一个很好看很好看的足弓,这让燕小乙在心中暗怨老丈人,早知如此,干嘛非要让自己的女儿缠足不可呢?

    由於不使用木驴了,因此游街是绑在男犯用的囚车上进行,那车上是一个十字形木架,把大少奶十字形捆在上面,再给她的脖子后面插上一块亡命招牌。

    燕小乙站在车下看了半天,到底还是不甘心,於是拿了一把剐人用的小刀上去,把大少奶的洋裤衩从后面的裤脚向上豁开,直豁到只剩裤腰还连着。

    带着些弹性的布料崩开了,两块又白又圆的屁股蛋子从裤衩中露出来,小乙围着车转了好几圈,那裤衩实在很紧,虽然被风吹起的裤脚中隐约看见了几根黑毛,但希望看到粪门儿和下处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游街是一件很辛苦的差事,也是死刑表演的两大主角——犯人同刽子手的第一次亮相。

    刘大少奶虽然脸羞得通红,但却始终昂着头,可因为没了凌迟,少了许多看头儿,燕小乙就显得没精打采,只是抱着鬼头刀默默地跟在囚车后面走,彷彿要挨刀的是他自己一样。

    燕小乙发现,即使没了木驴,刘大少奶仍然是戏台上的主角,看热闹的人群中虽然因为看不见大小奶的下处而不免惋惜,却仍然对这个几乎全裸的全省第一美女抱有极大的兴趣。

    小乙还看见了几个洋人,他们在一群中国打手的保护下,站在闹市口刑台前最好的位置,还拿着洋相机「卡嚓卡嚓」地给大少奶拍照。

    衙役们把大少奶解下来,又用绳子重新五花大绑地反捆起来,还把她的两膝和两踝也都用绳子捆住了,这才把她脚不点地地架上那个新搭起来的高台,跪着放在台子的中间。

    燕小乙发现大少奶的脸上一直带着让他感到困惑的笑,那是一种嘲弄的笑,一种自信的笑。

    总督等大人们到了,坐在监斩的席棚里。

    行刑的炮声响起,小乙把鬼头刀上的红布套抽出去,露出雪亮的刀身,然后慢慢走向那个半裸的女人。

    他拔掉大少奶背后的招牌扔在地上,大少奶回头平静地看了他和那刀一眼,然后直直地跪好,把头尽量伸出去。

    燕小乙看到她的颈间有几根散乱的头发,伸手给她拂到两边去。

    大少奶的脖子同多数漂亮的女犯一样不结实,那颗好看之极的头几乎是被燕小乙的刀抹下来的。

    她那跪坐着的身子随着刀锋从颈间掠过,猛地向前上方跃起,又平着重重地落在台上,发出「怦」的一声巨响。

    燕小乙看到她直挺挺地趴在那里,手和脚很快地抽动了几下,便一切归於寂静。

    他看到那几个洋人站在台边,不停地对着那无头的女尸拍照,还相互议论,虽然燕小乙听不懂,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上就知道,至少他们也是十分希望看见一个什么都没有穿的刘大少奶。

    燕小乙走过去拾起刘大少奶的头,她的眼睛半睁着,仍然很美丽。

    小乙把头举起来向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展示一遍,然后放在一个衙役手中的红漆托盘里拿去给总督大验刑。

    为了发泄自己的没有看到大少奶要紧地方的忿闷,燕小乙在大少奶的屁股上狠狠踩了一脚,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大脚印,此举给燕小乙赢得了一声喝彩,这才让他感到高兴了一些。

    他又用脚把她那软软的身子翻过来,这才向台边走。

    临下台的时候,燕小乙回头看看大少奶的尸体。

    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文明就是遮在大少奶屁股上的那块遮羞布,就是为了让他燕家五代的凌迟绝技失去表演的舞台。

    「看来,这个什么叫作「文明」的东西不要也罢。」燕小乙自言自语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