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3210(1-10)

                1、

  我叫洪通,在这公司工作了4年,由文员做起到现在当上了经理,现在还有车又有房,生活改善了不了之外我还很喜欢我的工作。

  除了一般工作外,我还要管理我20个下属,幸好他们都不用我太操心,而且跟他们相处也挺OK的,但龚敏是个例外。

  她26岁1。6米高,样貌身材不错,百分百是个标准靓女,眉清目秀,尤其是把头发束起来的时候,略带稚气的脸(其实是baby fat,孩童的胖脸)更是好看,笑容也是挺灿烂的。

  公司里的男同事都对她有好感,包括我,但龚敏始终没跟一个对上,反倒好象有点抗拒的态度。

  爱穿裙子和黑得发亮的漆皮高跟靴的她,一星期五天都穿着不同的衣服,象是时装表演似的,同事们都有问过她怎会有这麽多新衣服,大家的工资都是3000多,可她却从来没解释过。

  可做事却不很认真,老是聊天、上QQ、不就是网上看电影,经常留下些麻烦给我,起初我想算了吧,人有错手在所难免,不太严重的着她搞好便行了。
  可是这可能是个错误,后来她好象有持无恐的,工作越来越差劲,错失也就跟着越来越多。

  我觉得要提出了,而我也考虑了要怎麽跟她说才不会令事情来得疆化,便和颜悦色的跟她说了,龚敏有点不快的道「知道了「,我也没追究下去。

  2个月过去了,龚敏的表现没改善还好,可错漏出得越来越多!一次有合同上搞错了银码和对方公司名称,客户大为愤怒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不用说生意没了,我还得跟大老板解释一番,自此,我在老板的眼中地位低了好几级,开会时亦给我看脸色。

  我终於忍无可忍,拿着她做出来的错合同没头没脑的朝她头上扔过去说「你搞什麽的,这麽重要的地方怎麽可能出错「可她的反应是瞪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走开了,气得我无话不说!之后再有不少的麻烦,我劝过也警告过她,但情况没改善不止,她的态度还比之前拿她没法子。

  大老板又给我看脸色,唉……我应该怎样做?最后决定了——为了我辛苦得来的地位,想办法把她炒掉好了。

  靓女去别处都不愁,一於就这样!有一次有公司茶水间里碰到她,我洗手时不小心的溅湿了她的裙子就说了声不好意思,可是龚敏却非常愤怒的对着我说「贱货「,这句话声音不大,可态度却极为无礼叫嚣张。

  哇……那还得了,怎说我只是不小心,而且我是你的上司,你是找机会向我报复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茶水间里没其他人,我就心有不甘的跟她来个对决:臭鸡!她的脸马上变成黑色,火简直就要从双眼喷出来了,我毫无所惧的跟她怒目而视大约十秒,她竟突然出手在我脸上打了个耳光,我还未来得及反应,她便走出了茶水间。

  因为外面有很多同事,我想追着回敬她个耳光都不行,怎可能在众目提睽睽之下做这事,所有人一定认定是我的不对。

  这件事令我更坚决的下了以上的决定——一定要把这个臭三八撵走。

  有一天下了班,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加班,到我搞好手上的工作已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0点多了,准备离开时经过了龚敏的卓子,见她的电脑没关好,心想你这个懒人,公司规定下班一定要关掉,好,明天就给你封警告信,收3次警告信你就不用上班了,哈哈……

  那知一碰上滑鼠,屏幕就出现了图片,是她和个女孩的合照,女人和女人合照没什麽特别,但奇怪在她们的神情和动作了,怎麽象对恋人的?那女孩都是这公司的员工,不过她在出口部工作,平时有我的内销部不多见到她。

  我见公司只剩我一个,便不客气地看起她的电脑来,存放在电脑里的照片不多,也没什麽特别,就看她的电邮,龚敏今天离开时定是挺急的,不然怎麽电邮户口都没关掉,这可是私人网上电邮呢!我一封一封翻着看,终於看到那女孩给她的邮件,原来她叫小红!在邮件里说「老公,今晚在阳光酒店开了房,等你吃晚饭哦,老婆「。

  奇怪,老公老婆?两个女孩在酒店开房?搞什麽鬼?之后我一直翻看其他邮件,有一封带有附件的,我就看到了两人的合照,他们简直就象情侣般很亲密,我开始有些头绪了,再继续往下找照片看,终於给我找到了在床上拍的合照,读初中的孩子都看得出是什麽事,是同性恋,她们是女同性恋者!呵呵…好机会,不用再发2次警告信了。

  把照片都下载起来,然后把电脑回复到龚敏离开时的状态就也回家了。
  第二天的午饭时间,把龚敏叫来了我的办公室里,给了她个U盘说「臭鸡、臭三八,这很好看呢「龚敏又是愤怒,又是莫明其妙的满头顶是问号,我继续再说:臭鸡、臭三八你自己看看吧。

  不到十分钟,脸色阴沉得吓人的龚敏重回到我办公室里,不发一言的看着我,当时我真感到得意,看着她敢怒而不敢言的样子真过瘾!我就是不开口等她说话,又过了一分钟,她终於开口说:你想怎样?」,我一早想好了的说「你消失吧,我要今天下班前看到你的辞职信,否则明天在公司的所有电脑都有得看「。
  龚敏爽快得出奇答「好,辞职信交换全部照片档案「,其实我也不想多事,也就说「没问题,一言为定「。

  下午3点,龚敏拿了她的辞职信进来,我也把档案交出,一手交一手,心想从此安乐了,可不知这是个十八层地狱悲惨开始。

  一星期后的下着雨的早上,我到家楼下的停车场取车,正准备打开车门,突然一辆七人车在我身旁驶过,地上的积水给溅起了在我的裤子上,正想破口大骂之际,七人车出来了三个女子向我走过来,还以为她们是来道歉的。

  看清楚一点,其中一人正是小红,即和龚敏自称老婆的小红,另外两个女的就不认识了,小红跟我说:「对不起,开车的心急了点,没事吧?」她说着话的同时,另外两个女子不是走在我面前,却是走到我身后去的,我不在意的跟小红说没事,叫那个开车的小心嘛,怎麽不小心的,还……本来我想说还有什麽的,可「有「字「还未说不出口,原来我身后有人用湿手帕封上了我的口鼻,我吸一气就要转身看发生什麽事,可那口气一吸完,我就全身乏力,软瘫了在地上。
  当时还是有意识的,只是动跟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感到被人抬上了七人车,之后就连意识都失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开始清晰了,张开了眼睛,哦,我怎会躺在地上?这是什麽地方?没来过这里啊!再过多大约2分钟,感觉力气都回复了,就想起来看个清楚,不动则已,一动大惊,哇……我双手被手铐锁在背后而双脚也给戴上了脚镣,而且我身上的衣服全都给扒掉,我现在是赤裸裸的,再看周围环境,这里是个约100平米的空间,天花上有个不知什麽东西系着铁链,除了一道从上而下的梯阶和四面墙就什麽都没有了。

  我很惊慌的大叫,人来呀,救命啊!叫了七八分钟便听到了开门声从梯阶上传来。

  啊!有人来救我了,我心里高兴的这样想。

  从上层下来的是三个女的,因为这地方灯光极为昏暗,要待她们走得相当接近时才看清样貌,啊?又是你们?正是在七人车出来的三个女子!我只认识小红,便对她说:发生什麽事了?我怎麽会在这的?小红慢慢一步一步的去近我,因为我还是侧身的徜在地上而灯光昏暗,她双脚穿着半高筒皮靴站在我的头前面说:知道是谁带你来的吗?告诉你吧,是龚敏!我冒出一点冷汗,有点勉强的定下神来,续说:你们是非法禁锢我了,快放了我,否则……否则报警。

  她们听了的反应是爆出了大笑,这是肆无忌惮大的大笑!」报警?你就去报警吧「另一个女子向我说,不过现在先为你来个热身,麻醉药刚过去要做点运动的哦「说罢,小红一提脚就踢在我肚子上,她那尖头皮靴深深的踢进了肚子里,我闷哼一声后就痛得弯了弓,力气一下子就没了。

  小红向另外两个女子说「小英、阿芬,到你们了「。

  在我还痛得直不了身子之际,小红阿芬又在我身上乱踢了二十多脚,至此我只剩下一点点呼吸的力气的时候,她们三个便丢下我一人离去。

  过了一小时,身上的疼痛消减了不少,小红阿芬又来了,我惊恐的想退到墙角去躲着,可没自由的手脚逃了不过约两步,她们就追上来又踢,这次踢得没刚才强劲,不过痛楚也不是说笑的。

  一轮脚雨后,小英用在天花那东西拉下铁链,锁在我背后的手铐上然后向上收,我双手被在后面接起,一直到她肚脐的高度。

  手腕被手铐这样吊着非常痛,我不得不站起来舒缓一下,站是站了,可身子还未挺直时,小红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跪「!我却不理她,先让手没那麽痛再说。小红二话不说,又是飞起一脚踢在我小腹,再一脚从旁横扫在我脸上,我顿时金星四冒,不由自由的噗的跪着了。」你就这样的给我跪着吧,等下龚敏回来,她会给你带来惊喜的哦「阿芬说,最后小红在我脚镣上锁上扣子扣在地上,这样我跪着的双脚便不可能站得起来了……」啊,好辛苦呀,快放我「我心里是这样说,可不敢说出来,怕又要挨那不明不白的虐待。

  就这样的跪在这黑暗的地方,当跪到膝盖刺痛难当可却不得不继续时,上面的铁门再次打开,灯光也给加亮了,我看得非常清楚,走在前面的是小红,之后是小英,最后的正是龚敏!

  「我呸你这臭三八,你是在绑架非法禁锢我了,我一定报警抓你,快放了我,放我出去「我这里的怒吼着向我走近的龚敏!可她没什麽反应,就似是听不到我说什麽。

  她停在我正前方低着头看我,因为我是跪着的,所以我要抬起头来看她,一股强烈的屈辱感袭上心头,我现在是给这臭三八下跪,岂有此理!」臭三八你有没有王法的,竟敢禁锢,这是刑事罪,你等着坐牢吧「我再这样怒骂着。

  龚敏做了个手势,小英走到我背后,猛地抓着我头发往后一拉,我立刻给仰高了头被固定着,龚敏仍然没什麽表情的看着我,条地右手一伸,一个耳光就打在我脸上,痛令我挣扎,可我身后的小英的手没松过,我的头仍然抬高着没动过,过不了2秒,左手又是一个耳光扇过来,我被迫的亲眼看着龚敏的每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脸上,想再开口臭骂,可她的耳光却越来越快,左右开弓的一直扇,我全身动弹不得,半分躲的和说话的空间都没有,痛楚地接受着残酷的耳光,而最让我恐惧的不是痛楚,而是龚敏脸上的表情,由没什麽特别的开始扇,她的表情越变得冷酷无情,眼神闪出的是兴奋的光芒。

  耳光停下了,我没数着被扇了多少下,耳朵听见的只有高频率的尖声和脸上被火烧过的感觉。

  几分钟后,听觉渐渐恢复正常,一直听到的是她们的笑声,是小英和小红在笑龚敏,原来龚敏的双手都打得通红,龚敏自己也叫痛了。

  我不敢抬头看,只在心里想她们打够了没有。

  再过一会,龚敏又向我走近,而小英亦站到我身后做了同一个动作。

  不是吧,我又要被扇耳光了!没错,龚敏终於开口说话了「知道刚才扇了你多少下吗?告诉你,是100「她边说边脱下自己穿着的那双薄底中跟凉鞋握在手里继续说「再给你100好吗?」那个「吗「才刚说出,鞋底就已经打在脸上,我那有机会说不!鞋底扇耳光比手打更痛得多,可她的手却一点不会痛,之前是因为手痛而越打越轻,可鞋底打刚好相反,她那可怕的表情结合着兴奋,怒火越打越猛,过了只十个耳光我便忍不住了叫痛,随着龚敏力道加强,我的叫声也越是响亮,再给扇了20下,龚敏停了手,我以为她打够了吧!不是,她说「虽说这个地下室有着双重的隔音墙,无论你叫得多响都没有人会听得到,不过呢,我现在不准你发出任何声音来,知道了吗?」一样的,「吗「字才说完,站在龚敏旁的小红飞脚踢在我小腹上,那又尖又硬的鞋头可不是说笑的,这一脚深深的插入的小腹里,立即地,我象是给雷电打中的全身凝结了,痛的感觉在随后半秒钟袭上脑神经,想叫却叫不出,我失去了自制力了。20秒之后,我才可有力气呼吸一下还怪叫了一声,这样是可以抵消痛楚的!我是忘了龚敏跟我说什麽了,所以呢,她和小红不约而同的又踢向我身上,不用说,踢得最狠毒的肯定是龚敏。」怎麽你几个臭三八这样喜欢踢人「我心里只有这个意识了。

  这一轮脚雨大概给踢了三十脚「而已「,之后那个残忍而冷酷的龚敏又提起了鞋底扇,七十个鞋底耳光有快有慢的扇了五分钟吧,我舔到了咀里的血腥味,知道眼角、脸上和咀角都给打爆了,鞋底上也染了些血渍!」舒服吗?再叫给我听听「龚敏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那极冷酷的表情依然没变,居高临下的卑视着我。
  受了一轮毒打,我那敢再刺激她呢,唯有低下头来不作回应好了。

  在身后的小英一脚踩在我勃子以下的背上用力向前伸,我大半个身驱的重量就给压到手铐上,确是非常的痛,可我强忍着不敢叫了。

  小红在后面说「问你的话一定要答,恭恭敬敬的回答「,「不敢了「我知道没得选择了,只好极不情愿地低声说了声。

  小英在身后更用力的撑着背说「听不到「,这时手腕骨被手铐扯得象折断了般,我屈辱地再大声说出了「不敢了「「这次差不多了,放下这贱狗吧「龚敏跟小红说。

  手铐给放下来,压力马上消失,我可以躺下来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这舒服的感动好象很久之前的事了一般,但这只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

  龚敏走到我头前面,噢……我虽然刚被她虐待过,但……那高跟凉鞋配衬着的这双脚真是漂亮好看极,她的脚有如白玉,完全没有一般象是男人手臂上的青筋在脚面,皮肤白里透红的,跟这鞋子美得有如精雕玉砌的艺术品。

  我以前怎麽都没留意过呢!」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好好享受吧。
  等下我会再来「招待「你,好说你是我的经理先生啊「龚敏带点阴险的语气道。

  我是给放下来,可手铐脚镣没解,我仍然给锁在地上的扣子上。

  她们几个毒妇(应该是毒女,她们都才约25,26岁上下)要出去了,我舒了一口气,暂时得以喘息下,冷不防龚敏一脚踩在我脸上用力的蹍磨着说:等我啊,晚饭之前我们会来探你的,乖乖的等我「。

  「你这臭三八臭鸡有你的,有机会我不给你十倍奉还我不是人「我脑海显示出这句子来。

  经过了两次虐待毒打,我沉沉的睡着了,这个地牢里没有钟,没有窗,现在是白天夜晚我全看不到,推测由早上九点多被虏到现在约六小时,即现在是下午3点吧,龚敏刚才说晚饭前再来,所以现在应是中午时份,只是不知道被麻醉了多久。

  睡着睡着,铁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我,果然,龚敏再次光临「寒舍「,这次只有小红一个和她一起,小红手里拿着一大綑绳子,龚敏则手执几条皮鞭和一张可伸缩的胶椅子。

  皮鞭绳子的,此刻我心里不禁发毛了。

                2、

  龚敏将椅子放在我远处坐下,绕着二郎腿优然自得的看着我,而小红则过来解开锁着手铐和地上扣子的锁然后回到龚敏身旁。

  小红的身材跟龚敏差不多,拥有纤细的身段,修长的美腿,样子长得漂亮,眼耳口鼻在脸上的比例都恰到好处,这两个女人都是男人的梦中情人级数,可是她们却是同性恋恋人!

  我双手现在仍然给反锁着,脚镣也仍限制着走动,因为脚镣中间的铁链才只有4寸长,要走路的话是可以的,但想走快一点肯定是不行!我看着龚敏没发一言,脑里只想着怎样脱困,我应该说些什麽好?想了一会儿,龚敏说:你应该知道为什麽会在这里了吧!这时之前的痛楚应全消退了,已经没有那麽恐惧就答道「我知道,但你不是吧,用不用要绑架啊,难道你不知道有什麽后果吗?」龚敏右边咀角微微的向上绕起,流露出阴侧侧的笑意说「当然知道有什麽后果,不过我怕什麽了,你出得了去再说吧「我讨厌这种笑意,又奸诈又险恶!

  她继续说:给你介绍下,这是小红,我的好老婆,你在照片上看过的。
  我怎会不知,第一眼便看得出了。

  轮到小红开口说话:你知道我和龚敏的关系了,那只好给你些好处,我怕你把事情说开去啊!」好处「?什麽好处了?」我心里问。

  小红续说「我们都你给亲近亲近好吗?」你们算了吧,世上那会有这种事的「我心里仍然疑惑着。

  又到龚敏冷冷的说:现在给我跪着过来我面前!」我靠,你吃错过期春药了吗「我答道。

  她们的反应应该是非常不快的,可就不是,我听到的是她们嘻嘻的笑了几声!」就知道你是个硬骨头呢,我们最喜欢的,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她俩这样的说着就走到我身边来,我本能的退了一下,他俩快走了两步就走到我旁边,龚敏一条腿就重重踩在我脸上而小红的脚踩在肚皮上。

  我骂着:滚开啊,你俩变态的。

  小红说「现在就给你亲近我们的机会呀,要好好珍惜哦「说着力度加大,大得我没法再说话了。

  又听到龚敏说「再骂啊,我喜欢听「,我早就给踩得说不出话了,两条腿又踩得我动弹不得,可龚敏见我完全没有反应,又再加大踩的力道,我肯定我的咀、脸都现在都变了形扭曲着。

  龚敏一直的又踩又蹍,她那粗糙的鞋底蹍得痛死我了,可我就是完全没能力反抗一点点!几分钟过去了,鞋底的压力开始减弱,他俩已经踩个够就放开了脚,到这时我才得已喘息一下,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脸上的痛楚还未得到消减一点,龚敏冷冰的声音又在头顶上响起「给我跪着「,因痛楚仍然很强烈,我的反应就慢了,在我还未决定怎样做前,破空之声响起,然后是「拍「的一声,继而背上传来剧烈痛楚,再就是象火灼的感觉由背直传到头顶,我禁不住「哇「的大叫一声,原来我被小红用蛇鞭狠狠的抽了一鞭,我立即发狂般的挣扎着身子要远离她们,可是,蛇鞭没让我逃得那麽容易,一鞭又一鞭的打在身上各处,无论我怎样躲闪!小红肯定喜欢抽鞭子,我听得到她的笑声,一边抽打一边笑,越笑越是开心,而我,刚好相反,越来越想哭。

  小红抽了十多鞭之后停了手休息,龚敏执着小红的手说:就这样吧,别打坏自己的手哦。

  这个龚敏真是个好老公呢!然后,龚敏提起了右脚准备要踩我脸,我头一侧要躲,同一时间腰际就中了一脚,原来龚敏的目标不是脸,是要我没准备地受这一脚,原来看着被踢和没有准备差得这麽远,痛苦程度大一倍以上。」老婆,是时候吃饭了「龚敏跟小红说。」好,吃饭去吧,是有点饿了,这贱货怎样处置好?龚敏问。

  小红提议说「贱货不肯向我们下跪,我就要他跪「龚敏就拿出绳子来绑我双腿,由大腿开始一直绑下去,小腿、足踝、脚掌全都给绑个严严实实,小红则拿了天花装置上的铁链锁在我脖子上,铁链一直被拉高,我就不得不提起身上适应着,一直到我挺直的跪着才停下,龚敏在我身后再把手铐和脚绑在一起,此刻我没法改变姿势,要站起来不能,想弯低身子又不行,百分百的正襟危「跪「了!
  虽则是这样,我还是无意义的挣扎着,可是只两分钟而已,我便累得大汗淋漓软弱无力地停止了挣扎,龚敏和小红一直的欣赏着这挣扎,到我停止了,龚敏低着头对我说「我们去吃饭了,你在这享受着吧,现在是晚上七点,我们会在十点前回来,到时再给你亲近亲近「我大声吼叫着「放开我啊,我不要跪在这「龚敏不理会的跟小红说:吃饭前动一动会胃口好一点的啊!小红明白她的意思,拿起了蛇鞭就朝我背上抽去,我一痛身子自然地住前一靠,就在这一靠前,龚敏飞脚一踼,正中肚皮,我又极痛向后缩,又一鞭,然后又一脚,反覆地来来回回,鞭一抽我就嚎叫一声,脚一踢我便叫不出声来,直至我完全软瘫了,只靠脖子上的铁链吊着身子她俩才停下。

  小红得意的问「还要放吗?」我不敢再说话了,紧紧蔽着双眼不说话,怎料又给龚敏扇了几个耳光,「忘记了规矩了吗?问你问题要回答!」我无可奈何只好答「不用放了,不要再打我了「之后她俩满意踏上楼梯离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渐远我才敢张开眼,可是铁门一关上,灯也给关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毫无选择的跪在这黑暗的囚室里。

  过了不到五分钟,我的膝盖就开始痛,但多痛都得承受着,无论怎样我的膝盖都压在地上。

  她们说十点回来,我就要痛苦地跪三个小时,天啊!

  我昨晚七时吃过晚饭,到现在已经刚好24小时,这一整天里没吃过也没喝过,受了十多个小时的虐待,我的体力几近乾歇了。

  又等到铁门再打开了,当然是龚敏和小红回来了,我的心情是既高兴又惶恐,高兴是若她们不回来,我不知要跪到什麽时候,惶恐是不知又遭到什麽虐待了。
  龚敏将椅子拿到我面前坐下,问道「舒服吗?你刚才不肯跪的啊,怎麽要跪在我面前了?」我心里暗骂着「你TMD,不是被迫的谁肯跪你了,你这死臭三八「可是不答她定要挨打,就闷「嗯「了声,龚敏没什麽的继续说:刚才那顿饭不错,吃得饱饱的,我又想做点运动了。

  我猛地摇着头表示不要啊,我好辛苦啊。

  她再说:今天都没给你吃喝过,饿吗?我点点头表示饿。

  龚敏又说「好吧,给你饭吃,不过我老婆的鞋子很脏,你先给她清理一下吧。
  然后她解开了脖子上的铁链,我立即仆倒在地上,她再解开了手铐绑在脚上的绳子,这时我解脱了,身子可放松,双腿也能伸直一下了。

  这时龚敏让了椅子给小红坐下,我趴在地上由下而上的看了看,小红高高在上的看着我,绕起了二郎腿,鞋底离我的脸不够10CM。

  龚敏在旁说:让你亲吻小红的鞋子,是你的福气。

  我怕龚敏再把我跪着唯有忍受着这耻辱吻了一下。

  小红满意的嗯了声,然后说「好,给你水喝吧「。

  她不说我差点就忘了口喝得很,当然点头想喝了,这时在旁边的龚敏脚下有声音响起,我一看,是一口口水吐在地上,龚敏又冰冷的说了一个字「舔「。
  啊,你这臭三八要我喝你口水,我不敢骂出声可又不想舔口水,这麽脏令人作呕啊。

  穿着细高跟靴的龚敏见我不作反应,又尖又细的鞋跟踩到了脸上,更冰冷带威严的说「不舔就在你脸上开个洞,一边说一边越用力踩,鞋跟象铁锥的一直刺到口腔中央,快要给刺穿了的时候,我终於又一次的屈服了,含糊着说「舔了,我舔了「。

  更进一步的羞耻感令我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去舔龚敏的口水,实在太凄惨了!然后又到小红提起鞋底说,「看到脏吗?用你的贱舌头给它清理一下!我望着小红鞋底在,忍不住冲口而出说:不啊,舔过口水又要舔鞋底,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舔鞋底的!我这样说已经预料到又要遭受虐待折磨的了,可是尊严让我不能就此屈服,死就死吧,豁出去了!可是龚敏给我一个惊喜,她问小红「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也想睡觉去,明天继续好吗?」小红看一看手表说「是啊!零时多了,好吧,今天到止为止「「靠,零时了,那我岂不是跪了五个小时了?什麽十点前回来是狗屁「。」慢住「龚敏说「睡觉前给这贱货试一下我们的手艺「小红拿起绳子,一脚踩在我背上,将我给手铐锁着的手用绳子绑起来,由手腕一直绑到手肘处,然后龚敏用脚提起我仍然绑得严实的双腿向前一压,小红就将余下的绳子绑到足踝上,这好象叫驷马绑,现在的我只有肚皮和脸紧贴着地,再一次的完全动弹不得!

  绑好了,她们准备离开,龚敏老是踩着我的脸蹍磨一番「明天会给你吃喝的,我们睡觉去了,你也睡个好觉吧,洪经理「我默默看着她们走上楼梯出去,铁门关上,灯也关掉,漆黑一片的确是睡觉好环境,可有谁仍能被这样绑着而睡得着?约三十分钟过去了,手和脚都传来痛楚,慢慢地,越来越痛,我辛苦地左右翻来翻去改变姿势去为求可以舒服一点,可是每转变一个姿势只能维持三两分钟的舒缓,再过三十分钟,我辛苦得要叫喊以减轻痛楚!这是我一生人最难过的一个晚上!

                3、

  我半昏迷半清醒的挨了一整晚,手腕骨给绑得由剧痛进而麻痹,再由麻痹到失去感觉,大概是4个小时的事,之后我身不由己的翻滚着身子,其间应该也有睡着的时候,一直到我听到微弱的高跟鞋走路声音才又清醒过来。

  咯咯声由远而近渐变响亮,然后是铁门打开的声音,我心里稍稍的宽了宽,她们应该是来放我了吧,我猜想着!

  进来的是小英与阿芬,我从来不认识她们的。

  她俩比龚敏稍矮一点,穿起5cm高跟鞋有1。6米高吧!她们向我走过来,我也有点恐惧的望着她俩,「是不是又来整我了?」我猜着。

  阿芬问我「知道昨晚几点绑你的吗?」我答道「是零时多一点「。

  她们看一看手表说:哦,现在早上十时,刚绑了十小时。

  她们看看我的手脚便开始给我松绑,除了手铐和脚镣外把所有的绳子都解开,绳子一松,血液就能重新流动,一开始感觉象是有微微的电流在血管里流动着,但慢慢的,电流越来越强烈,到最后是感觉到手脚的体温开始回复,只不过我没动过半点,因为现在手脚还是不听使唤!这时候我再用疑惑的眼神望着小英,她倒知道我想问什麽似的,就说:龚敏现在出去办点事,叫我们来给你松松绑,她对你不错嘛。」屁,你们说什麽鬼话,我给折磨了一整天是对我不错了「我心中骂道。

  小英问「要喝水吗?」啊,太好了,很久没喝水了,我马上点头示意。
  这时阿芬道「好,跪着抬高头「,她手中的胶水瓶内还有半瓶水,我马上照做跪得直直的,生怕她们改变主意!阿芬拿着水瓶在我头上,我就张开口迎接,她慢慢的倒水到我口里,啊……很清甜、很舒服啊!喝了几口,水流流在鼻子上,我的口就追着水流,可是它又流到眼睛上,我知道是阿芬在玩弄着,我一追上去,小红的一个猛力的耳光就扇在脸上,我再追,这次是『拍拍『的两下耳光,可我不现那麽多了,喝多点最紧要。

  水喝光了,但我还是不够的,那半瓶水只够我喝了六、七口而已。

  一整天没喝过水,这一点水只能解到一点喝!」好了,我们要吃早餐了,你要吃吗?」小红问。

  我当然要吃罗,虽然饿的感觉不很强烈,但我身体的无力感告诉我要吃东西,可是,我不信只要说一声她们就会吃我吃,便没什麽反应的在跪着,2秒钟不到,小英用她那穿着坚硬的皮靴重重踢在我小腹上,我立即痛得仆倒在地不动。
  小英继续说:给你吃了火腿啦,好吃吗?」TMD死三八,痛死我了「我心里暗骂!」我们对你也不错嘛,自己未吃就先给你吃火腿,哈哈哈……龚敏说办完事就回来请你吃午饭,你乖乖的等着她吧「她俩边笑边说的就走了,她们出去后没把灯关掉,剩下了一盏微弱的灯还亮着,这时我舒服多了,可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原来这里不是什麽都没有的,只是都靠装边放着,有皮鞭,、手铐、铁链和绳子,还有两个铁笼子,一个高身一个矮的象狗笼那麽大!

  大约过了四小时,高跟鞋走路声又由远而近,是龚敏来了,我不敢叫骂了,退到墙角远处看着她一个人进来。

  她拿着一个不锈钢的盘子来到椅子坐下对我说:吃饭了,过来吧!我看了看,盘子里真的是饭菜啊,可就是犹豫着不敢动,她再说:不吃我拿走啦。

  『啊……不要,我现在饿得很了『,这意识驱使我来到龚敏脚下,她把盘子往下放时,故意的手一松,盘子掉到地上,饭菜都掉翻了在她脚边,她说「不好意思啊洪经理,你就这样吃好吗「太饿的关系,我不理得那麽多了,头就往地上去要吃,可龚敏脚一伸的顶到我头前,等等,还有些在盘子里啊,便把剩余的都倒在地上说,「吃吧「,然后就站起身踏前一步,刚好踩在饭菜上又说「嘻嘻,我真大意,可你不要介意啊,吃吧「。她只是站在饭菜上不动,我唯有羞辱的吃在她鞋子旁边的,吃了两三口,龚敏双脚转了转,被她踩着的饭菜都给蹍个稀烂糊在地上,然后就坐回椅子上回复冰冷的说:给我吃得一乾二净,否则要你后悔莫及!我吃了,饥饿令我失去尊严,把地上给踩个稀烂的都吃进肚子里去。」好,挺乾净的「龚敏满意地说,「饭吃过了,要喝水吗?」要啊,口里好乾「,我答。
  「好的「,她说着就往墙上拿东西,是个黑色布袋,然后就用它套在上头上,作用是不让我看得见吧!对,我只听到盘子给移动的声音,然后是水声,那里来的水,我刚才没看到呢?我心里疑惑的问自己。

  头套给脱下了,龚敏就说,「喝吧,然后告诉我好喝不「。我看了看盘子,黄色的液体上有些泡沫,鼻子一闻,啊,这是尿啊,原来水声是龚敏刚才尿到盘子里。」我不要喝这个,这是尿「我大叫着!龚敏说:不喝吗,好的,没关系,你等会便会喝了!今天龚敏穿短裙高筒皮靴,鞋跟不高但较粗,不是那又尖又长的那种。

  她走近我说:今天有点累,我没太多气力玩,就只玩一会。

  然后,我就和那坚硬的皮靴亲近起来,龚敏跳上了我背上又蹬又踢,单脚踩在我系脖子上蹲俯着,向我脸上吐了几口痰,再在上面用鞋底又蹍又擦,估计我脸上都脏得全黑了。

  她踩踏了给十分钟就跳下来问:刚才给你踏背一定很舒服了吧,是吗?
  「痛死我了「我脸容扭曲着答道。

  她再说:我现在想看你喝我的尿啊,你要喝吗,如果不想喝我就再给你踩,这次是全身踩,包括你的JJ「我实在痛得不行,而且又口渴着,便一分一分的蠕动着往盘子去,当看着那盘尿,我又犹豫了,可是TMD臭龚敏一脚往我头上压,令我整个脸都浸泡上尿里。

  我试图抵抗着,可是我没能动得分毫,龚敏有力的踩着。

  尿涌进我口里,又骚又咸,还有些苦和辛辣味,难喝死了。

  我被迫的全喝光她才提起脚放开我,这时我口里的臭味更自由的钻进我鼻子里,口里的尿味和鼻里的臭味薰得我极难受,尊严又一次的被践踏!这时龚敏说「本来我有些问题要问你的,可是今天我们都忙,还是留待明天再见吧「然后拿着铁链来锁我脖子,再走到墙上按制,铁链缓缓升起,我当时是坐在地上的,铁链拉高到拉紧脖子便停了下来,这样我不可以躺下休息了,只可以坐在地上或站起来!」好了,今天到止为止,头两天我不会令你太辛苦的,等下我会叫小英来和你亲近一下,期待着吧「这一节的『亲近『大约半个小时,即是说现在应该是差不多是中午二时。

  我被锁在这极尽无聊,心里又担心公司的工作,到什麽时候龚敏才会放我啊,我还要上班的!时间过得好慢好慢,时而挨着铁链坐,时而站起身来,就这样的一直等,等待着给释放,可其实是等待下一次的虐待折磨!

  铁门打开,是小英,龚敏说过她会来和我『亲近『的,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恐惧感快速的传到大脑,肌肉开始收紧,紧张的听着小英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走近!
  「贱货,给我跪下「小英叱着说。

  面对着这个娇小的小英,我不很害怕的不理不睬,和小英一起的阿芬走到我身后,一脚踩在手铐的铁链上,膝盖顶着我后脖子,另一手扯着头发往后拉,我再一次的被迫仰高头,高度就是小英的腹部,小英则脱掉穿着的鞋子用鞋底来扇我耳光,一边扇一边骂道「臭贱货、臭贱货,把你的狗脸都扇个稀烂「,这一轮耳光把我打得两边脸都满满的肿起来,充血的感觉是火灼的。

  扇完了,她们解下铁链给我躺下,阿芬没闲着,灵活的一跳就跳到了我肚皮上,她穿细跟高跟鞋,鞋跟用力的乱踩乱轧,我几乎给她踩得要吐血的时候,她却跳开了,谢天谢地,我有得喘息了!喘息了一会儿,小英对我说「你是吃了屎啊,胆敢跟龚敏过不去「我答她「我是有不对,可她没错吗?她是我的下属,可却一点不尊重我,是她迫我的「。

  到阿芬说:我们是龚敏的好朋友,总之你得罪了她就是找死,不理谁对谁错。
  我跟阿芬说:我给你钱,你放了我好不好,我认错就是了,我还要上班啊!
  跟着是两个人的一轮大笑声,小英跟我说:钱?你有多少钱啊?我答我有20多万现金,可以全部给你们啊,我有点哀求着说!又是一轮带耻笑的笑声,「你知你在什麽地方吗?这里是龚敏的别墅,有700多平方大,你现在就给关在别墅的地下室里,你说应该值多少钱?」啊,这麽大的话最少都要2000多万了,我心里说!到阿芬道:你那20多万都不够我们一个月花费呢,而且我们不会贪你的钱,就算你的财富比龚敏还多,我们都不会要。

  那你们到底要什麽啊?我开始焦躁的问,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小英道:这个嘛,要由龚敏决定了,不过我相信你没资格问!TMD,始终又是龚敏,我又在心里暗骂着。

  小英见我没再说话,走近了我低声的说:好了,答问大会完啦,又是做运动的时候了。

  阿芬立即的抽起了我给锁在背后的手铐,连上了头上的铁链,并解开了脖子的锁扣说:站起来吧!小英这时已走到墙边的按钮上按下制,铁链又在升高,我不得不站着,可是双手在背后这样的给扯高,令我上身不期然的要往前弯,不然是肩膀的关节会被扭断,铁链一直升高,直至双脚笔直的站着,而上半身则弯得象是90度角的鞠躬。

  「龚敏说要给你吃的,不过是吃鞭子,100下「小英说。

  没多久,她们俩的手上就拿着皮鞭,小英拿的是蛇鞭,就是昨天那条,而阿芬拿的是散尾鞭。

  我惶恐的大叫「不要抽啊「小英一点不理我,皮鞭狠狠的抽了我两下,我痛得愤怒的又大叫,「臭三八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麽要这样对我,臭贱人……」!小英没预料到我会这麽不怕死的大骂,不怒反喜的说:本来我也没什麽好理由的,但现在你给了我动力啦!皮鞭在她手里飞快的抽,她一边抽一边骂道:贱狗你敢骂我,吃我鞭子。

  骂一句,抽三鞭!我的背、前胸、大腿和屁股都是她们俩的目标。

  到快要给抽死了,我连叫喊的气力都用尽了的时候她俩都停住了手,小英对阿芬说,「好玩吗?」阿芬说,挺好玩的啊,不过100鞭这麽快就抽完了,可惜!小英走到我背后看了看,又来到我身前查看就对阿芬说:我看还可以抽呢,你就继续玩玩吧,我得休息一下。

  阿芬欢天喜地的又执起鞭子抽,一鞭一鞭的抽到刚才的鞭痕上,痛苦比刚抽时更大,我不知为什麽又有了气力似的一直号叫着,阿芬真够虐待的,每抽一鞭就学着我号叫。

  50多鞭后,阿芬手累了,放下了皮鞭走在正前面,提脚就往我身上踹,我本就站得不稳的了,给她一踹身子就往后送,脚离开了地面,手腕被手铐铐得出血地承受着全身的重量。

  她一共踹了我十多脚,之后小英跟阿芬说:好了,我们上去休息吧,不要这麽快就玩死这贱货啊!阿芬看了看手表说,啊,十点了,有电视节目好看,我们走吧!我终於不用再受这样的折磨了,小英又到墙边上按制,这次是放下铁链,不过放到腰部时就停下了,我双手的压力是解除了,可就不够低的躺不下,屁股也碰不到地面,最多可以是跪着!」晚安了,明天见面再玩,现在给你吃宵夜「小英这样跟跪着的我说,然后又飞起几脚踢在我小肚子上,我再一次痛得弯下腰,久久动不了。」吃火腿是你的专利,也是我最喜爱做的事「小英和阿芬边离去边说!灯光又回复到极昏暗。

  第二天的地狱生涯就此完结,可我肚子上的痛楚没消减了多少,全身的鞭痕就开始发作,因为她们走了,崩紧的的肌肉放松了。

  这两种痛楚一直在折磨着我,我估计最少维持了五个小时。

  跪着能睡得着吗?绝不可能!

                4、

  迫供经过一整晚的跪及站立后,本来已经欠缺休息的我更是难受,我多想昏过去和痛苦暂时脱离呢,可是我还很清醒的在继续承受着虐待!由零晨一点多直至到早上九时,阴冷的地牢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光着身子的挨着挨着,站得不行时又跪下,心里真的好想龚敏就在我面前,可以对着她哀求一下,我受不了了!
  刚才说过一直到了早上九时是因为龚敏一早起了床,闲着没事的来到了地牢来。」跪下「龚敏向站着的我说!我刚才虽然想过求她一下放我,可是到真的见着她,又心有不甘,低下了头不看她不说话更就没跪下。

  料到的,龚敏怎会作罢,她走近来先左右开弓的扇一轮耳光,约扇了二十个上下吧,手掌扇得有点痛了,她握紧了拳头,左勾拳右勾拳的出击,我口鼻都给她重击得红肿出血,再也受不了而软弱无力地跪了下来,身体都垂得极低的,就靠手铐吊着!」都说你是贱货呗,不打是不行的,想不想我放你下来?」当然好啊,我挨了那麽久,终於有些希望地点了点垂下的头,看到的只是龚敏的脚,忽然她一抬腿,脚就横扫在我脸上,我金星四冒的不敢动,只听到龚敏说「忘了我的规矩了吗?」我知道她说什麽的,无可奈何地开口答「知道「。

  龚敏续说着:我其实还未睡够的,只是想要尿尿,就想起你来了,你说我多关心你!天,又要我喝她的尿!龚敏又是拿头套套上,以后的都跟昨天一样,盘子声,水声,到掀开了头套,盘子就在我跟前,不同的是这次的量比上次足足多一倍。

  龚敏说「给你个机会,三十秒内喝光就放下你。

  尿当然是难喝,可是我更渴望给放下,我低下了头就去喝,可是铁链不够低,还差上30cm才碰得到盘子,龚敏见了就给我放低,我忍着呼吸就把头浸在盘子的金黄色的尿去,大口大口的喝着,其实此时我的确挺口喝的!她这次的尿骚味更浓烈更咸,可能是因为早上的第一次尿吧。

  我飞快地喝得肚子都胀了才喝光。

  龚敏冷笑说:不错,看你喝得很精采,以后我的尿都留给你!以后?不是吧?龚敏真的放下我,我等了十个小时啦,现在可以躺一下了。

  她又说:我再睡多会,等我再来的时候我有事要问你。

  哦……有什麽要问我了?然后龚敏就出去了,我不顾那麽多了,尽量躺得舒服点休息,可口里的尿味还在,吐又不是不吐又不是,快将睡得着又给气味熏醒,半梦半醒的好象梦到刚才在喝尿的一幕!

  龚敏再次到来是在五小时后,她穿着黑色OL尖头高跟鞋,贴身牛仔裤,纤腰与双腿流露出天使般的曲线,上身穿着名牌优闲服,气质煞是清秀的,奇怪我从来没注意过这点。

  小红、小英和阿芬都一起来了,四个样貌娟好的女子,腰枝纤细,没一点多余脂肪,绝对不会有人想到过她们可以令我裁得这麽糟、给我这麽多痛楚!
  「答问大会开始啦「小红说着走向我来,小英和阿芬也一起过来,我惶恐的要退,可那有什麽作用了,六条腿吻在我身上,尖鞋跟鞋头还有鞋底足足吻了我两分钟,此刻我是任由宰割的了。

  小英把手铐解然后在我身前再铐上,别以为我就可以反抗,她们先来一顿脚雨就是要我毫无能力反抗,不过,我重见了两天没见过自己的一双手,手腕上被手铐铐了两天的瘀痕清析可见!」还有的拷贝在那里?」龚敏问道。

  我不明白她说什麽,趴在地上抬头看了她一眼,龚敏象是铁铸的脸容从上阴森的望着我,我反问:你说什麽呀?语音刚落,小红右脚就踩在我手背上,左脚马上又踩在另一手背上,哇……我痛得大喊,小英和阿芬分别站在我左右处,我一喊叫,她俩就提脚便踢,我现在三处地方一齐受袭,不更叫得大声才怪!」我问你在我电脑里偷的照片拷贝在那「龚敏再说。

  而小红则越踩越狠,象要把我手踩个稀烂才满足的。

  我强忍着三处痛楚答道:没有啊,我没复制过,那天全都给你了「!」不认真的问你你是不会说的了「龚敏说着同时坐在椅子上。

  「给贱货换个姿势呗「龚敏对小红说!小红嗯了一声回应,但却意犹未尽的还在踩,最后再蹬了几脚才停止,手背没什麽肉,小红直接的踩在手指骨头上,我痛得泪水失控狂涌而出,口在不停喘大气。小英拿过铁链连上了手铐,毫不理会我在那个位置就去按制,我这时离那装置有三米远,小红手指一直按着,铁链一直收,我身不由己的给拖拉到装置下方,双手给吊起来直到双脚都被迫地站得笔直。」你想说的现在好说了,我不保证你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说「龚敏向我说。
  「真的没有啊,我没复制过拷贝,你和小红的事我从没跟人说过「第一个有反应的是小红,她拿起了蛇鞭就抽,边抽边说「我们什麽关系,说「她抽得又快又狠,我叫痛也来不及,那有机会答她!这时龚敏走近我,眼神极度阴沉,不发一言就踹出一脚,超尖细的鞋跟在我肚皮踹出个血洞来了,而且力度是挺大的,我给这脚踹得向后荡,如果我是给吊离地面的话,我想我身体会象钟摆的荡个不停!」我真的没有啊,信我吧,真的没有「除了这句话,我还有什麽可以说了!
  「你们相信吗「龚敏问她们三个。

  几声笑声过后,她们用行动答龚敏,三条皮鞭同时抽到我身上,一直抽,背、脸、胸、屁股、大小腿甚至腋下都被疯狂的抽,我的叫喊声由大渐小,由小变无,没多久,昏死过去了!

  冰冷的水强烈地泼在脸上我就给弄醒了,龚敏执着我头发把垂下的头提起来,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脸上说:装死?才刚开始呢,知道刚才她们抽了你多少鞭吗?」我转转头表示不知道,她就说:你要数着啊,如果你答错了的话,她们喜欢重头再来的哦!我真的怕得发抖,没新意的哀求着说「我真的没有,请你相信我,没有拷贝啊,不要再鞭我了,求求你们「哀求的说话终究要说出,尊严给扔在地上任由她们践踏。」你的咀蛮硬的,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来,我帮帮你「。

  这时小红拿出双旧短筒靴子,强行把其中一只鞋塞进我口里,直塞至鞋头快要碰到嗓子才停,然后用绳子绕过后脑把鞋牢牢绑紧,舌头紧紧的抵着那脏鞋底,我现在什麽都说不了,只有『唔唔『的从嗓子发出声音。

  龚敏在我正前方说「知道我们对你多好了,你不想说就不勉强你,是吗「然后示意她们继续,皮鞭又开始狂抽,每抽几鞭龚敏就踹出一脚,不理会是什麽部位,她们一直抽呀抽的,期间我昏了2次都给泼醒。

  鞭雨终於停止了,龚敏险侧的笑着问:多少鞭?我那知道啊,不答她是不行的,就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了。

  小红说:我110,小英说108,阿芬说98,加起来是316鞭!
  龚敏再跟我说:记住哦,她们会重新再抽316鞭的啊,因为你没好好数着!
  我一直垂着头,口里说不出一个字,只有看着血从鞭痕流到地上。

  幸好,阿芬跟龚敏说累了,先休息一下好吗。

  龚敏没异议,她们便把皮鞭挂回墙上。

  龚敏又向我踹了几脚才说:你好好想清楚拷贝在那,我们吃过午饭后再来问!我以为她们收手了,怎料龚敏这麽一说,我给吓得不停发抖。

  她没有放下我的意图,临离去,龚敏伸手夹我乳头一扭,我象被几十个尖锥同时插上乳头地剧痛。

  好个龚敏,整人的手段极尽残酷!

  被这样吊着站已经过了六个小时,两天来被鞭过的皮肤占了80%,没被鞭过的可能只剩下脚底了。

  小红阿芬回来了,小红说「龚敏今天应不会来了,你放心吧「我心情是稍宽了,可是这样吊着挨了六小时却令我身体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已经没有感觉!我辛苦地唔唔作响,是想小红给我放,小红明白,可是她说:放你下来吗?会的,不过先送你316鞭!唔唔……我绝对希望这是恶梦,醒醒啊,是恶梦!可是没感觉的身驱又感到了痛楚,小红阿芬又在抽鞭了。

  真恐怖,她们这次慢慢地抽,让我一鞭一鞭的尽情享受痛苦。

  316鞭共抽了两小时,之后她们放下我解开手铐,再把双手反铐起离开了,我痛苦地躺着,鞭痕上的痛楚针刺般一针一针的来袭,我喘息着并一边想:我一定要逃,不然肯定要死在这里!这是第三个被龚敏关的牢狱中的晚上,我越来越虚弱了,吃得那一点点鞋底饭,血又流了不少,我要昏死了,好处是昏了不觉得痛楚!

                5、

  吃大餐第四天了,虽然休息了十多个小时,可是肚子空虚感实在强烈,很久没东西下肚了,除了喝得涨了肚的尿。

  身上的痛楚也没再刺激着我,不过伤口给碰到了还是挺痛的。

  数最难受的莫过於口了,小红的皮靴一直堵塞着,口被无情的撑开了这麽久,我口里的水份所剩无几,紧贴着鞋底的舌头麻痹了!

  又见到龚敏了,我只能用眼神表示有多难受,想摆出一副可怜相,可是那鞋子全占据了我的口腔,脸部表情无法转变。

  「鞋子味道好不好啊?」龚敏极尽玩弄地问。

  软弱无力地「唔唔唔「是我唯一能做的反应!」我猜你口渴的了,想不想喝我的香茶呢?」我在心里答了声「不想「。

  但就不敢表示,还有给鞋子撑着的口腔难受得很,无奈地「唔唔「地点着头。
  这次龚敏没再为难我,就拿了头套套在头上,然后尿尿,再麻利地解开绳子,踩了踩我的脸说「给你2分钟去喝「鞋子还在口里,她没把鞋子弄出来,我努力的用舌头顶,我的舌头从未如此用力过,终於给顶出来,可是,咀给堵得疆硬了,这麽长时间的给撑开着,麻木了。

  我不能再浪费时间,刚才努力了一分钟啦,看着盘子里的尿,我再次一的闭着呼吸闭着眼的喝起来。

  才刚喝了一口便给龚敏叫停,脚踢了一下在我头上让开个位置,她说「差点忘了给你吃的,来,吃饭吧!她拿出个袋子来,把里面的白饭倒在盘子里。
  虽然我这时又渴又饿,但要吃盘子里这麽恶心的东西,还是有点犹疑起来!
  龚敏又踢了踢我说「你知道剩下多少时间吗?」没法了,尿骚味、苦涩味和咸味又注满在口腔里。

  这肯定是我一生人最恶心的一顿饭。

  恶心也得吃,不吃的后果会很严重,我知道!我一边吃,龚敏一边说「要吃得乾净,盘子都给我舔得新的一样「。

  我还是照做了。

  这顿饭终於吃完,龚敏又道「超过了时限十秒「,我动也不敢动的,不知她又会怎样整我了!这个美丽女子总是让我意想不到,「这次就算了,当是第一次的优待吧,以后可不会这麽轻松「。这时我吃饱了,身上痛楚更少,尽量争取时间地躺着,生怕龚敏又给我下什麽刑了。」这段时间我会比较忙,时装店的生意不错,我们几个今天就不来玩了「「真是天大的喜讯,简直有逃出生天的感觉!」我心继续想「不知要不要谢谢你好了,死臭三八「「给我爬到笼子那边「龚敏指一下那矮笼子,臭三八定是要把我关在里面,不要,我不要受这样的耻辱!可是当龚敏拿起了鞭子,身躯却背叛了大脑,立即就开始爬,只挨了几鞭而已。
  到了笼子口,龚敏将两条铁链穿过笼子,一条在笼子尾部,一条则在顶靠同一方向的尾端,然后将尾部那条锁上脚镣,顶部的则锁在反锁着我的手铐上,说了声「进去「就提腿蹬我,我不期然的就爬了进去,然后她把笼子关上门锁好,就去拉尾端那铁链,直至我双脚都贴着笼子的栏栅又上了把锁,笼子不算很窄,应该够空间让我调转头的,可是这样的锁着脚,我就不可以转得了了。

  而笼顶那铁链则给只刚刚拉直,没把我双手吊起来,这样就完成了!」今天就给你放个假期,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你要答我的问题「!说完了便离去,灯光又回复昏暗。

  奇怪躺在笼子里不太辛苦,看清楚,原来笼子的地板有层软垫,比躺在冷冰的水泥地上好得多了。

  笼子高和阔都是80cm,长一米,我可要曲着脚才躺得下!

  黑暗中昏睡着,期间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的大约六、七次,就是不知道时间
  。

  等到龚敏再来才知道已经过了20个小时,是她说的!」睡得舒服吧,这个笼子是特别设计给你长期居住的房间,我们都守信用的哦,差不多一整天没打扰你了,是吗?」龚敏自己一个到来说着这些话,我再一次的心里道「我倒是要多谢你了,臭三八「。

  现在是晚上十一时,我还有一点点工作未完,你就再等我一下,待会拿东西给你吃,有牛扒,鸡肉和游鲜呢,不过你要给我点诚意看看,就是在笼里一直跪着等我来,一个多小时就行了「「真猜不透你这臭三八,一时打得我半死,一时又这样「厚待「我!

  之后就伸手拉那顶端的铁链,把我背后给手铐锁着的双手拉高,直至笼顶。
  这时跪是唯一的姿势,而且,笼子的高度没能让我上半身跪得直,是弯着腰的跪,手腕又在痛,腕骨又被无情的手铐勒紧着。

  龚敏来了,没错是一个多小时,但弯着腰地跪绝不是轻松的,我辛苦得侧靠在笼子的一旁借着力,汗水直流。

  由於我不能转身,龚敏在我后方我不能看得到,就只想着她放下手铐的铁链。
  她在我身后问「刚才给你提过的要吃是吧「我答「是啊,给我吃点吧「「好的「龚敏回应道。

  然后我听到了盘子落地声,可是等了良久都没再听到声音,大约等了2分钟,一般臭味钻到鼻子里去,这气味大家一定非常熟悉,没有人没进过公厕,没错,正是厕所的臭气,不是尿,是……屎啊!」难道龚敏放屁?臭得象在我鼻子前放一样,都说是你是臭三八了,果然臭得很「我心里暗骂!再过几分钟,龚敏向笼子走来,手里多了个长柄子提着那盘子,然后打开了笼子门,就把盘子放在我前头地上,我一看就想吐了,真的是屎啊,三条咖啡色的便便在盘子里散发着恶臭!这时龚敏带点笑的说「我说过给你吃牛扒、鸡肉和海鲜的,这就是我今天吃的了,现在给你吃吧「我努力地躲开在我面前那盘屎的臭气,头转左又转右的躲着,可是那有什麽用,臭味充满在这地密封的地牢里!」我不吃、我不吃,打死我也不会吃的「我恐慌地叫嚷着。

  「不吃?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龚敏一边说,一边狂风暴雨般的又踢又蹬,跪着的我无从反抗,只能别过头去,可其他地方完全照单全收,她一直的踢,最后一脚蹬在我头上,我痛得半昏了过去,然后是背上的刺痛弄醒了我,我的背是向着笼顶的,龚敏上了笼顶以那尖细的鞋跟钻,起初是双脚,然后就单脚旋转,鞋跟插进肌肉里仍在钻,而手腕骨快要被手铐扯得折断时,我终於忍不住带些咽哽的叫道「我吃了,不要再钻我,呜呜……」「贱货就是贱货,我不会忘记你一再让本小姐操劳「。

  然后便跳下来,把手铐的铁链放低,让我的头可以接触到盘子。

  那三条恶心的物体距离我不足5cm,我从没这麽近距离的看过闻过便便,喉咙间不由自己地发出了几声「呕……」。

  龚敏见我不动,提脚将我的头一脚就踩在便便上蹭磨,我口鼻、脸都沾满了臭屎。

  龚敏的脚再加力地说「非要你吃光不可,吃,不吃光它我把你锁在这笼子里跪上三天三夜「这时自尊心和尊严都都她的屎淹没了,我知道不吃下去是不行的了,唯有张口吃进等一口便便,那味道苦涩无比,惯性的嘴嚼使我更恶心,一口咬下去就要吐,可龚敏又说「吐一口出来抽300鞭「我马上强忍着要吐的感觉,硬生生的吞了第一口屎到肚子里!之后龚敏收回脚,要我在没压力的情况下继续吃,我虽是难受得要哭,可却不敢停着,虽没抬头看过她,因我不愿被她看到我这种贱样,但我知道她还在监视着,我花了一小时才吃光了她的便便,尽了我一生中最大的忍耐力强忍呕吐感!」好吃吗?」龚敏问!吃了这麽多,当然想要喝水漱口,尽快将臭味冲洗掉了,所以我带点哀求的语气说了句「好吃,给我水好吗?」但龚敏却答道「可以的,不过,我现在没水给你喝呢,等我吃过宵夜才带水来吧,你就继续回味着我的屎好了,哈哈……」天杀的龚敏!她离去之前将手铐的铁链再拉高令我再跪着,口里的苦涩味历久不散,屎臭味挥之不去,我一直跪着的忍受着这尊严尽失的耻辱。

  龚敏真的在两小时后再来,欣赏着关在笼子里的我那种狗也不如的情况,满意地在笼子后方尿,拿到笼子里放下了铁链说「喝茶了「,为求冲洗口腔里的余屎,可又不敢吐,便大口大口的喝下去,这次她如尿有股辛辣味,加上骚味和咸味,极之难喝,可我又能怎样?喝吧!

  一切都过去了,这顿晚餐吃得我无地自容,我低下了头在想:我以后怎样见人了,我吃了龚敏的屎。

  龚敏象是我心里的虫,说道「以后怎样见人了啊,我的屎你都吃过了,还说好味呢「还有什麽好说的,我的头垂得更低!」看你吃得这麽脏,明天就给你洗洗澡了,记着下次吃「大餐「要吃得乾净点「龚敏谑道,「就再让你休息一晚,明天洗过澡后我有另一个问题要问你「。

  「老实的答你你又不信,乾脆杀了不就更好吗?」我心里跟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