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性忆记录


其实,写下这些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毕竟,这个不是故事,而是我的亲身经历,想写出来的原因是我偶然发觉,自己的青春往事随着岁月流失竟然开始模糊不清,消散在平实的锅碗瓢盆中,便有些恐惧,就想把它们记载下来,为了纪念我的年轻岁月吧。

  我是八十年代初生人,现在来说,已经算是标准的大叔,可以说我的青春期到现在的十几年间,正是性(淫色淫色4567Q.C0M)这个事情大解放的十几年,在我小时候,耍流氓搞破鞋最严重的可是会被枪毙的,现在?高中生随便钻个旅馆睡上一夜也没人问津,好吧,闲话不说了,进入正题。

  我的第一个女人叫美鑫,大我三岁,那时候我高三,她职高毕业上班一年多,我俩是通过一次同学生日会认识的,当时QQ刚流行,她还不会用,偶尔提起说谁能帮她注册个QQ,于是我就自告奋勇了,一来二去的,就凑到了一起,美鑫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子,个子一米五多一点,体重不到五十公斤,基本上平胸,带鱼身材,我的身高一米七八,比较喜欢篮球,所以当时身材还算可以吧,俩人站一起她反而象我妹妹,要说我对她有多深的感情,谈不上,那时候完全是荷尔蒙的作用刺激,只要是非血缘关系的女性(淫色淫色4567Q.C0M),估计都想上一下,美鑫跟我在一起付出的感情肯定更多一些,毕竟她大我三岁,也更成熟,我俩从接吻开始,互相爱抚,哪怕她没什么身材,能摸到稍微有些隆起的胸部,用手指稍微扣挖一下美鑫的私处,也足以让我这样的处男扯旗致敬兴奋无比。

  不过美鑫只肯让我摸摸她的外阴,小穴里是绝对不成的,最多帮我打打手枪,口交做爱也是一概不肯的,飞机场以及略有几根毛的森林摸多了也没意思,美鑫大概也明白她没耐心等我成熟到谈婚论嫁,又不想把处女交给老公以外的男人,不要奇怪,九十年代晚期,性(淫色淫色4567Q.C0M)开放之风还没吹到我所在北方省会城市,婚前同居还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大概有半年吧,慢慢的就没联系了。

  我在家门口念的大学,大一上学期终于摆脱了处男之身,秋云是第一个跟我上床的女人,我俩是在QQ上认识的,见面的时候她穿了一身素雅的连衣裙,长发,长相身材就不形容了,咱也形容不出来,总之,真的真的很漂亮,搭配我这样长相普通好听点叫长的老实的男人,绝对是浪费了,说句惭愧的话,我到现在也不清楚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处女,不过她跟我在一起的缘由,现在想想,感情其实不算多,更多的是为了找个慰藉以及可能的结婚留在省会,因为秋云是来自小城市,父母在省会打工,而我是省会长大,家里多少有点官面的背景,第一次做爱是在她家,真的是挺紧的,勒的我的小弟弟有些疼,她也喊疼,但是没出血,而且时间挺紧,她父母马上就要下班回家,所以我俩温存了也就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连衣服都没脱光。

  第一次过夜是在我表妹家,表妹家出去旅游,托我父母照看房子,我自然拿到了钥匙,那一晚的经过,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的。

  为了烘托气氛,我特意买了瓶红酒,结果傻小子一个,没买开酒器,用螺丝刀努力了半天宣告开瓶失败,秋云也没在意,干脆下楼吃了街边的回民烧麦,回到楼上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秋云有些羞涩,说要洗澡,拿了衣服进了卫生间,我当然是分分钟脱光了衣服,准备好避孕套,摸到卫生间门口,门是虚掩的,推门进去,秋云正背对着我冲凉,水流顺着肩背一直流淌到她的丰臀上,形成了触目惊心的突起,被我一把抱住,她只是颤抖了一下,就任凭我抱着了,她的乳房摸起来浑圆温润,手感真的令人兴奋,而且乳房很大,能有C罩杯,乳晕粉红,乳头有些凹陷,对于我这样的准处男,简直是神物,一只手揉捏着秋云的乳房,一只手向下摸向秋云的屁股,充满弹性(淫色淫色4567Q.C0M)的屁股几乎能把手吸住,让我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

  秋云被我揉捏的有些兴奋,早前那点矜持早就不翼而飞了,转过身送上香吻,她的身高能有一米七二,跟我正搭对,我俩就在浴房里热吻起来,互相爱抚着对方,我扣挖着秋云的私处,她的私处毛不算多,中指探进去稍阴道上方微有些褶皱,起伏并不算大,剩余地方就比较平滑了,阴蒂挺立在外,用大拇指小心研磨,中指扣挖了几下小骚逼,里面就比较湿润,秋云用手抚摸着我的阴茎,她的手法比较生疏,握着没什么轻重,说起来惭愧,没撸几下,我就射了,弄得我俩身上黏糊糊的,好在在浴房里,直接冲掉了事。

  要么说年轻就是好,冲完澡出来,小弟弟马上扯旗挺立,秋雨的脸红彤彤的,正应了艳若桃花四个字,她还想围个浴巾什么的,我那还忍的住,就那么光着身子拉秋云进了卧室,俩人滚到床上,我一口吸住她的乳房,一只手摸着另一个乳房,又揉又舔的,刚开始秋云被我弄的痒痒,还笑了几声,接下来却忍不住轻声呻吟了起来,听到她兴奋了,我马上戴上套子,堵住她的嘴舌吻,同时分开秋云的双腿,挺着鸡巴往里捅。

  “轻点,我怕疼。”秋云缓了口气跟我说,我点点头,下面却有些控制不住的想用力,结果,尴尬了,本来做过一次了,结果第一下还是没找准位置,用手扶着才对准洞口缓缓压了进去,这次秋云有些皱眉,但是没喊疼,我有些笨拙的前后耸动起来,刚射过一次的关系,小弟弟坚持的时间就有些长了,秋云的呻吟声跟蚊子差不多,大概不好意思叫的关系,我索性(淫色淫色4567Q.C0M)又亲了上去,手也没闲着,握着她的C罩杯爱不释手啊。

  准处男没什么技巧性(淫色淫色4567Q.C0M),就知道一个劲的捅,虽然带着套子,不过还能感觉到秋云阴道里的紧窄湿润,秋云的经验也不多,并不知道迎合什么的,大概能抽插了三五分钟吧,我就缴枪了,跟秋云简单收拾了一下,我跟她躺在床上看杜德伟的MTV,那时候杜德伟正火,其实我的心思根本不在电视上,满脑子想着怎么再干一炮,不过么,精虫上脑归上脑,起码咱也知道女孩子要哄的,而且要绅士一些的哄,所以表面上不能太过急色了。

  大概休息了半小时,感觉小弟弟恢复了精神,我的手又开始不老实,秋云光着身子躺在我怀里,有些羞涩,吃吃笑着任我揉捏,没一会,她就有些喘息了,摸她下面已经开始湿漉漉的,我自然不会客气,翻身又把秋云压在身下,都射了两次,这次做的时间久了许多,而且我也不像之前那么急色,那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武藤兰红遍大江南北,要说当年的小年轻谁没跟武藤姐姐学了一招半式用在床上,简直是不可能的,我也一样,开始生疏的控制起节奏,深深浅浅地在秋云的阴道里抽插,秋云青春的肉体自然也很给面子,给我插的淫水横流,她逐渐感觉到美来,开始从鼻子里发出隐约的哼声。

  “有些,有些痒……”

  “怎么痒痒?”

  “就是……就是痒痒……痒的闹心……”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加强了速度和力道,秋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绷紧,下身左右扭动努力向我的鸡巴贴合,就好像要把鸡巴整个吞进阴道里,我当然从善如流,更卖力的耕耘,结果秋云却皱起眉头,“啊,疼!”

  “那我停一下?”

  “不……别停,轻点吧。”秋云说这话的时候,额头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兴奋的。

  毕竟秋云的嫩逼还经不起大力撞击,稍微减轻点力道,我干脆学着A片里的动作,把鸡巴整个抽出来只留下龟头定位,然后一口气插到鸡巴能插到的极限,惭愧,好像还没插到底,不管了,左右研磨两下抽出来,再插到极限,咱的鸡巴不算太粗长,也就是中号大小,用尺子量过勃起长度十三公分半,以秋云一米七二的身材,想探到子宫口有些困难,还别说,不过这招用在秋云身上还是很有用的,弄了十几下,秋云又开始绷紧身体,这次我学聪明了,鸡巴的力量没那么大,不过频率加快了许多,秋云果然哼声越来越重,忽然猛地将大开的双腿合拢盘到我的腰上,我自然将抽查的频率加到最快,秋云终于忍不住尖叫出声却被我的深吻堵了回去,结果她连舌头都探到我嘴里搅拌,完全沉浸在高潮中无法自拔,下身几乎挺离床板挂在我的身体上!大概有那么几秒把,秋云的高潮过去,整个人松懈下来,瘫软到床上,而我也忍不住一泻如注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让女人高潮,相比之后无数次让女人高潮,这次做爱是印象最深刻的。

  秋云正式成了我的女朋友,也带她见过些哥们同学,大家都觉得我走了狗屎运,勾搭上这么个大美女,操了她能有一年吧,说是一年,前后加起来也就是十几次,因为那时候我刚大一,还没习惯大学六十分万岁的生活,没敢缺课,再后来,一个真正的官三代看上了秋云,跟我多少见过些世面的她经不住对方的追求,大二开学的时候离我而去。

  其实,要说对秋云我没有丝毫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做爱的女人,失去秋云也确实让我痛苦难受过一段时间,不过年轻人除非真的爱到死去活来,此生不渝的地步,否则转头也就看淡了,又不是追不到妞,反正也操的过瘾了,随她去吧。

  说起来也怪,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奇特,不在意的女人往往不经意间还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真正在意的人,一旦失去,此生就再难相见了,美鑫如此,秋云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