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3272(全)

  我是个21岁的菲律宾男人,现在美国一个小镇上生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生活,只能说我生活的像堆「狗屎」一样下贱。这种生活的确很糟,但是我已经不能回头,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管怎么样,我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来到我向往已久的美国,这个地球上最文明的国家,而且,对于这种生活,我好像已经认命了,也可以这么说,我彻底麻木了。

  先说说带我来美国的那个40岁的女人吧,她叫玛丽,尽管她比我大19岁,却曾经是我的妻子,就算她现在已经把我像鞋底下踩的一块狗屎一样抛弃掉并和那个四十多岁的纯种美国男人托尼生活在一起,虽然她一直对我曾经是她丈夫这件事深感耻辱,但不管怎么说,她仍算是我这辈子唯一有过的一位妻子。玛丽虽然说不上漂亮但很丰满性感,有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和白种人特有的傲气,她是我两年前在我的祖国菲律宾就读的一所大学里认识的,那时她在我们学校当外教,我的故事就是从她开始的。

  那一年我大专三年级,虽然个头比较小,但在学校里应该算是比较帅的男生,白净的脸,颀长的身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很斯文。有些女生刚开始喜欢我,但后来因为我家很穷,连顿饭都请不起,交往两天后就不和我来往了。其实我也不想和国内的女孩结婚,因为我从小就想出国,这也是我考外语专业的最重要的原因。大学前两年,生活一直很平淡,而我出国的梦想随着对这个社会和金钱越来越深的理解而越来越渺茫,直到外教玛丽的出现。

  说实话,我觉的她很一般,因为年龄大,又稍微有些胖,长相只能算是中等水平,而且有一种美国人特有的傲气。但因为这是我接触的第一个美国人,所以不由从心里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敬仰。所以当别的男生说她坏话的时候,我总是沉默不语。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提问我,我看着她的眼神也很温顺,回答时也很恭敬很礼貌,这可能是她喜欢我的原因。

  我对她总是毕恭毕敬,下课后我会抢先把她留下的板书擦掉,上课前也抢着把她的讲桌擦干净,而且在做这些的时候我总会想法让她知道是我干的,所以,她对我很满意,很信任。没多久,我的同学便背地里说我是个「洋奴」。有天我的舍友讽刺我说:「听说她还是单身,你不是想出国嘛,追她呀,说不定她能把你带出去呢」。我突然受到了启发,这也许真是我的机会呢。

  星期六的下午,我在玛丽的公寓楼下等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她,她穿着大T恤,牛仔短裤,背着一大包东西刚从外面回来。

  「在这里干嘛?」她笑着问我

  「没··没··没干什么,我刚好从这里路过」,我支支吾吾的说

  她盯着我羞赧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好像在我眼睛里寻找着什么,接着她笑了
                笑说

  「别愣在哪里,来帮我拿一下东西,很重的。」

  我赶紧接过她的大背包,跟在她屁股后面进了家门。放下背包,她让我坐一会儿,品尝一下她冲的咖啡,接着她便开始让我换拖鞋,我问她为什么不换,她说穿着旅游鞋在外面跑了一天,味道会很冲,我笑着说没关系,但她坚持不换,说是味道大怕熏着我。

  请我喝咖啡的时候,她开始和我聊天,她的汉语水平不错,我们聊的很投机,因为我涉世不深,所以很快她便了解到我来自于一个比较落后的小地方,家庭较为贫困,当她知道我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折合30美元的时候,她几乎是惊叫着说道:

  「噢!天哪,这么一点怎么够用」

  这时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对我有一种很明显的怜悯,让我很感激。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了,她坚持留下我吃她做的西餐,因为我平时伙食很差,所以吃了很多,吃完饭后已是晚上九点。临走的时候,她突然问我有没有兴趣给她做钟点工,只需要每天下午抽两个小时给她收拾房子,做家务,报酬是每小时2。5美元。我说这样给的太多了,她半开玩笑说,在美国一个钟点工一个小时要10美元左右的报酬,我拿2。5美元算是最廉价的劳动力了。我算了一下,这样我每月最少可以拿到150美元的工资,这可是我五个月的生活费呀。我看着她的眼睛,感激的几乎说不出话。

  第二天七点钟我就到玛丽老师家做钟点工,先是拖地,收拾桌子,然后做饭。因为我很小就开始做饭,所以味道不错,她赞不绝口,并请我一起吃。吃完饭后,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开始干活,洗完碗后已经九点了,她说我可以回了,我说两个小时中有40分钟是陪她吃饭的时候,还要多留四十分种才算两个小时,她便让我坐下陪她聊会儿天,我坐下来后才发现她还是没有换拖鞋,便问道:
  「您在家里这样穿着旅游鞋不难受嘛?」

  她笑笑说自已很累,在外面累了一天,一坐下就不想起来了,而且脚捂了一天,味道不太好,怕我受不了。我笑着说:

  「没关系,虽然我是您的学生,但在这里我就是您的钟点工,要有敬业精神」
  说完我去鞋柜将她的拖鞋拿来,她笑眯眯地看着我,坐直了身子要脱鞋,我忙蹲下身去抓住了她的一只脚,并很利索的脱下了她的鞋,顿时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我稍稍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帮她换了拖鞋,她问我臭不臭,我说:「不臭,一点都不臭」,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我竟然把刚脱下来的鞋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味道是很大,但是为了能讨她的欢心,能有机会出国,这点味道又算得了什么呢,做出了这等丢人的事,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耻,但胯下的小弟弟却莫名其妙的硬了起来。她看到我闻她的鞋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高兴的说:

  「噢,天哪,我的脚臭的连我自己都受不了,你还不嫌臭,你真好,真是个听话的孩子」。

  我听了她的夸奖心里很激动,小弟弟更硬了,觉得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层,给她换上另一只拖鞋后,我突然有种进一步取悦她的欲望,便问道:「您累了一天了,泡泡脚会很舒服,想泡泡嘛」。

  我原以为她会高兴,没想到她忽然沉下脸问道:「怎么,嫌我的脚臭,受不了是嘛」。

  我忙说:「没有没有,您的脚真的一点都不臭,我只是想让您泡泡脚舒服舒服」

  说着我再次把她穿着拖鞋的脚拿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一下,她高兴的笑道:
  「算了,跟你开玩笑的,我的脚臭不臭我还不知道嘛,但是看到你能对我这么好,不嫌我脚臭还闻我的脚,我真的挺开心的,你真很招人喜欢呀,快去倒水吧」

  我高兴地兑好了洗脚水,蹲在她面前,看到她还没有脱袜子,我便双手抓着她的一只脚脱下了拖鞋,正想脱袜子时,她突然将脚往后抽了一下,我抬头看她,只见她正用一种妩媚的眼神审视着我,我的脸一下红了,她却又笑着把脚放进我手里,我忙脱下了她的丝袜开始给她洗脚,她的脚在女性里算较大的,近39码,因为她已经39岁了,而且又不注意保养,所以看着有点粗胖,并发出一阵阵恶臭。但我的小弟弟却更硬了,接着我说出了更肉麻的话:

  「噢,天哪,您的脚真美,简直太美了,这么美的脚怎么可能是臭的呢,明明是香味,只不过别人闻不惯而已」

  说着我恬不知耻地把她的脚捧到嘴边亲了一口,她被我逗得咯咯大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哈哈,你,很好,很听话」。

  洗完脚后,我为她穿上拖鞋,又趁她看电视的时候把她近期换下来的几双鞋擦干净,就要告辞,她拿出10美元给我说我今天的表现很好,她很满意,另外的5美元是额外奖赏,临走时她突然抱住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我攥紧手中的钱,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妓男一样,但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从我腹下燃烧起来,让我即兴奋,又恐惧,天哪,从未和女性有过接触的我竟然对一个39岁的外国女人做出了这么无耻的事,长大后嘴唇第一次接触到的女性肌肤竟是一个39岁外国女性的脚,然而这种浑身如触电般的恐惧感却是那么刺激和新奇,几乎使我想在这种堕落中把自己烧成灰烬,不能这样,我都干了些什么,仅仅是第一天而已,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

  第二天我还是按时去了,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面后我们都觉得有点尴尬。我默默地收拾房子、做饭,和她一起吃完饭后,她又坐回沙发上看电视。我收拾完家务后,看到她仍穿着旅游鞋,便默默无语地给她兑好了洗脚水端到她跟前,蹲下身抬她的脚时,她却不动。抬头发现她正冷冷地看着我,我很尴尬,不知怎么样面对她才好,看着我手足所措的样子她忽然笑了,妩媚的看了我一会儿后突然把脚抬起来放在我的鼻子边。我仰视着她的脸,她很有兴趣的看着我笑,我也傻傻地笑了,气氛一下缓和了。我刚想脱下她的鞋,她却把脚放在我肩头上,并把另一只脚放在我手中,我愣了一下,便脱下她的鞋,由于她的旅游鞋没洗,仍是发出一股恶臭,当我想把她的脚放入水中时,她却又将这只脚放在我的鼻端,强烈的臭味刺激着我的鼻子,但我没有做出反感的样子,反而抬起头很温顺地看着她,她用一种很骚的眼神看着我说:

  「看样子你还真的不嫌它臭呢,说说,我的脚真的很美嘛?」

  「是的,很美!」我缓缓说道

  「噢!真的?我太高兴了,那么,香嘛?真的香嘛?」

  「是的,香,很香!」闻着鼻端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我回答的声音像蚊子一样细。

  「噢,天哪,我的脚这么臭你居然说香,看样子你很喜欢闻这种味道,是嘛?」
  「是的,您的脚太香了,我真的很喜欢闻!」

  「那么,你崇拜我嘛!」

  「是的,我崇拜!」

  「同样会崇拜我的脚嘛」

  「是的,我同样崇拜您的脚!」

  我感觉自己温顺的像一只绵羊,屈辱感再次燃烧起我的性欲。

  「那你好好闻闻它好嘛?我很喜欢你闻我的脚的样子,你闻我的脚的样子真性感!」

  说着她轻轻地把脚趾抵在我的鼻子上,我不由自主地用深深的呼吸回应着她。抬头看她时,她正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很下贱,而她很高贵。这时她突然抬脚踩在我的头上,我不由自主地跪下用颤抖的双手脱下了她的另一只鞋,将她穿着臭丝袜的脚放在唇边并将脚趾含在嘴里。她突然抽出脚趾让我站起来,看了看我硬挺着的小弟弟后,她笑着用一种戏谑的口气说道:
  「噢,瞧瞧,你果然很喜欢闻我的脚呢,你的那个东西硬硬的,真的很可爱,,好吧,现在把裤子脱了,我想看看你光着屁股的样子,快点,我都迫不及待了」
  「嗯,真听话,好吧,为了证明你真的喜欢我的脚,现在跪下用你的舌头舔舔我的臭脚吧,把袜子脱了舔!」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的口气转成了命令式,而我已经光着屁股跪在了她脚下,我激动地颤抖着脱下她的袜子用舌头舔着她的脚。她的脚的确很臭,但我却抛下尊严并忘记了一切,为了讨她的欢心像一条下贱的狗一样温柔的舔着她恶臭的胖脚,耳边传来她的声音:

  「噢,我的上帝,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我的小钟点工,你可真听话,这才第二天而已,你就像条小狗狗一样跪在我脚下舔我的脚了,我的脚很臭,可是你喜欢对嘛,噢~~~噢,天哪,真舒服,你的舌头可真会舔。」

  「喔~~~,快点,再快点,对对,啜我的脚趾缝,臭味可都在这里,吃干净,可别浪费了,好了,小宝贝,该这只脚了,这只脚同样的脏,也同样臭,可是你喜欢对嘛 ?好了,我知道你喜欢我这个39岁的美国女人的脚,好好舔吧!」
  「嗯~~嗯,我很舒服,噢,别嫌它们脏,宝贝,这可是你接触美国女人的好机会,你这个可爱的小穷鬼,好好舔它们吧,这可是美国女人的脚,对你来说很尊贵,是绝对值得你崇拜的对嘛,它会给你的舌头带来好运和荣誉的,~~啊,我很舒服,宝贝,你干的很好,噢,亲爱的,你已经不用洗它们了,它们已经很干净了,你的舌头可真管用,以后~~,喔~~,好舒服!~~~以后你也这样给我洗脚好嘛?」

  「啊~~,你太棒了,我的小钟点工,我会奖励你的,好了,已经很干净了,来吧,让你的小舌头尝些更好吃的东西。」

  说着,玛丽突然抽出了我嘴里的脚,穿上拖鞋站起来脱下了裤子,分开大腿露出我从未见过女性阴部,并用力扯着跪在地下的我的头发将我的嘴贴在她的阴部,她要让我给她口交,她那里已经湿湿的了,并且发出一阵阵骚臭味,看来她并不是一个很讲究卫生的女人。

  「噢,宝贝,舔吧,这可是好地方,这是美国女人的生殖器,你可得好好的舔」

  我来不及仔细看清楚,也顾不上那种扑鼻的骚臭味,将嘴贴在上面迅速舔起来,我只有一个意识,我什么都无所谓,我不是自己了,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她的工具,我要听她的话,我要取悦她,只要她高兴,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于是我卖力的舔着,听到她发出了很过瘾的呻吟声,我也讨好的发出呻吟声,这更刺激了她。

  「噢,宝贝,你可真行,好舒服,舔吧,吻它吧,吻它,吸它,把你的舌头伸进去,这一定是你的初吻吧,小穷鬼,好好取悦它,取悦这个美国女人的生殖器吧,噢,上帝,它告诉我它喜欢你的舌头,这是你的初吻,舔,舔我的阴蒂,对,就是这个小豆豆,很舒服,我很快乐,啊,啊,我的上帝」

  突然她起身把我推到在地,把我硬挺的小弟弟塞进了她那里,然后骑在我的身上开始摇动,我感觉自己像匹马一样被她骑在身下,她的蹂躏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很快我便喷射出来。

  我的处男之身就这样交给了一个39岁的美国女人。而这时她也到了,她站起身来坐在沙发上,吩咐我拿纸巾将她那里擦了擦,并让我把地下的也擦干净,就进卫生间洗澡了。我擦完后躺在地下,脑中一片空白,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下贱的取悦一个长相一般的快40岁的美国女人。我这样做很下贱,但很快我就给自己找到了理由,因为这样做的时候我有一种快感,是一种屈辱的快感,而且她会给我钱,说不定还会带我去美国,我一定要进一步取悦她,她怎么高兴我就会怎么做吧。想着想着,我流着眼泪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穿着浴衣从卫生间出来,我睁开眼睛,却看见她两脚分开站在我头两边光着下身往我脸上坐了下来。

  「噢,上帝,你怎么哭了,亲亲它,小钟点工」,

  我张开双唇温柔地亲了亲她刚洗过的散发的清香的阴唇,她却又把它移开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揉着,感觉好像是在用她的生殖器亲吻着我的额头,她戏谑地说:

  「亲爱的,今天晚上我很满足,这是我到你们国家来后最过瘾的一个晚上,我很喜欢你这样,你呢,以后你还会这样嘛,你愿意嘛,你知道这样做对你是有好处的,对嘛?不许哭,别伤心好嘛,这会让我觉得内心很不安的,你完全不必感到委屈,要知道你舔的可是一个美国女人的脚,虽然很臭但同时也很尊贵,别人想舔还舔不上呢对嘛,你该感到骄傲、荣幸才对,知道嘛?噢,难道你是在为你的初吻而难过嘛,是因为你的初吻献给了一个39岁女人的被人操过无数次的生殖器嘛,噢,真对不起,我甚至都没有在你亲它之前洗洗它,这会有很大的味道,但你仍应该感到光荣才对呀,因为我是一个美国女人对嘛,你会喜欢上这种味道的,你会的,以后你还想这样对嘛,回答我。」

  「是的,我想」,我的嘴被压在她的屁股下面说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接着,她让我洗了澡,临走的时候,她亲了亲我的额头并给我20美元,并问我想不想要额外的奖赏,我问是什么,她指了指鞋架上她今天穿脏的臭丝袜,又掏出10美元,说如果我想拿她的臭丝袜作奖赏的话,也可以选择这10美元。我当然知道她这是在考验我的忠心,于是我很明智的选了她的臭丝袜,她高兴的说道:

  「很好,很不错的选择,这会让你随时都有机会闻到我的脚臭味对嘛,你可真聪明!」

  我讨好地将她的臭丝袜捂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从此以后,我每天都会按时去她家做钟点工,我很勤奋,也很听话,每天到她家我都会用最快的速度打扫卫生、做饭、吃饭,而这些最多只用一个半小时就够了。

  除过吃饭的四十分种,我还要继续为她服务70分钟的时间才算是完成我钟点工的本职工作,这70分种的任务主要是给她舔脚,当然还有她常带着尿骚味的生殖器,她说她很喜欢我这样的服务,她几乎迷上了我的舌头,要是我有一天不舔她的脚和阴部的话她就会觉得难受的要命,而且我表现的越下贱,就越让她觉得自己高贵,这会让她很自信。她从不洗脚和阴部,因为我每天都会用舌头给她舔干净,她还不让我给她洗旅游鞋,她是这样说的:

  「亲爱的,我的旅游鞋真臭,我自己都受不了,可是你知道,我爱你!因此我不能洗它们,一洗干净再穿上它们脚就不会臭了,我知道你喜欢这种臭味,因为它是美国女人脚上的味道,你闻了会很舒服,对嘛?所以,为了确保你每天都能享受上这种味道,我的鞋再脏也不能洗,因为我爱你!我宁可让自己的脚难受也不会让你难受的,好了,好好闻闻它的味道吧,把鞋里的臭味深深地吸进你的体内,它会让你长寿的,说不定这种尊贵的美国女人脚臭还会把你带到美国去呢!」
 她高高的坐在沙发上用穿着丝袜的臭脚踩着虔诚地跪伏在地下的我的头上用
  一种充满嘲讽和戏谑的口气说着,而她脚下的我正将鼻子埋进她充满恶臭的鞋窝里深深呼吸着企图将她鞋窝里的臭气全部吸进自己的体内,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是个爱运动的女士,每天都会穿着这双旅游鞋却跳操、健身、打网球,以至每天晚上这双鞋里面都是湿湿的脚汗,而刚脱下鞋踩在我头上的丝袜也是湿湿的,搞的我头发上也常常散发着她的脚气。当然,她也会偶尔洗个澡,但从来不单独洗她的下体,以便我用舌头服侍她的生殖器时会品尝到充分的尿骚味,她说那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补品。

  当然,在我舔到她性致大发的时候她会把我按在身下近似疯狂般与我作爱,这种情况每个星期通常会有一两次,她说她喜欢这种女上男下的体位,那会让她感觉到自己是在骑着一匹马,同时也让她找到一种强暴弱者的快感。

  有时在我快到高潮的时候她会突然停住,那是因为她提前到了,在这种情况
  下她总是毫不顾惜我仍未满足的性快感扔下欲火高涨的我收拾残局而她自己去洗
  浴,她知道这样对她会更有好处,因为每发生这种情况后我都会在之后的一整天里欲火中烧的想着她,因而第二天我为她舔脚和下体时会表现的更疯狂更卖力更下贱,这会让她更满足更兴奋。而假如我比她先到高潮,她会很生气地骂我是个小鸡巴的窝囊废,但她不会因此停止追求她的快感,她会迅速把自己流着淫水和精液的骚臭下体骑在我的嘴上命我拼命的舔,直到她得到高潮为止。每次这样做完后我脸上都满是我舔进嘴里又拼命吐出来的自己的精液。这时她通常会站在我头跟前欣赏一番并说一些羞辱我的诸如此类的话:

  「噢,亲爱的,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好淫贱,怎么,你不喜欢吃你自己的精液呀?嗯,看来的确如此,不过我想如果这是我们美国人的精液的话你一定会喜欢吃的对嘛?可这是你自己的,所以我必须得承认它的确很臭,当然这也正是我不想为你口交的原因。好吧,我原谅你了,它的确很臭!」

  除了说一些羞辱我的话之外,做完后她还常用穿着拖鞋的脚踩着我的脸和嘴,用拖鞋底把我脸上的精液抹匀,说这样有助于美容。

  而我的勤奋和屈从也使我得到了不少,首先我的英语水平提高了很多,经常和她在一起使我的英语成绩突飞猛进到了系里的第一名。而且我每个月还能得到二百多美元的奖赏,我不但不向家里要钱,还能每个月往家里寄100美元。这样,家里的生活就不用愁了,而且刚上大学一年级的妹妹也不会再为学费和生活费发愁。每当我在夜里为我受的屈辱痛苦的流泪并想结束这种所谓的「钟点工「生活的时候,我就会拿这些理由来安慰自己继续干下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说过她爱我,并曾经暗示我如果我侍候的她满意的话,她还有可能会和我结婚并带我去美国。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一年后,我毕业了,而她也真的要回美国了。那天晚上在她家里吃完饭后,我像往常一样跪趴在地下将鼻子埋进她的旅游鞋窝里,她双脚踩着我的头说道:

  「亲爱的,我马上就要回国了,我走后你打算怎么办,忘了我嘛」

  我浑身一震,抬起头恳求她,说我爱她,无法离开她,请她带我一起回去。
  她却说不,于是我急的开始哭,因为这表示我多年的梦想就要破灭而我一年多的屈辱付出也将白费,她见我哭的泪流满面就笑着说:

  「噢,上帝,真没有想到这会让你这么伤心,好了,亲爱的,快把头低下去哭,你让我没有放脚的地方了,说实话我真喜欢看你为了我这么伤心,不过,我真的要走了,把握好最后的机会,好好闻闻我的鞋吧,以后可就没这样的好机会了,闻着我的鞋你会哭的更伤心对嘛。」

  「天哪,瞧瞧你真可怜,今后再没人会给你这么多的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后你再也闻不到美国女人神圣的脚臭了对嘛?瞧瞧,你都哭成这样了,真可怜,唉~,你对我真忠诚,我都快被你感动了,可是这还不够对嘛,为了进一步表现你的忠诚,舔舔我的鞋吧,你可从来都没有舔过它,这可真是浪费!」

  我痛苦地抽泣着,把嘴和鼻子从她的鞋窝里移出来,伸出舌头舔着它的鞋面上的污迹,专心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她得意地用脚在我头上踩着拍子说:
  「噢,亲爱的,你对我真好,真让我感动!给我个理由吧?告诉我你有多爱我,告诉我你对我有多忠诚好嘛,我想听你说说,说吧,说的我满意了,我或许会改变主意的。现在,请您抬起您尊贵的头含着我的臭脚趾告诉我好嘛,要把话说清楚呀!」

  说着她把大脚趾塞进我的嘴里听我含糊不清但情真意切的哭诉。我知道她喜欢听什么,我想如果我说的令她满意的话她说不定真的会带我去美国呢,于是我说出了下面的话:

  「我爱您,我是真的爱您,我崇拜您的一切,你是那么高贵,我崇拜您的脚臭甚至您脚下踩的鞋,您的鞋对我来说也是无比尊贵,这您知道,每当我跪在您的脚下闻您的鞋时您知道我有多幸福多感激您嘛,我今天舔它时才发现我是多么爱慕尊敬您的鞋,感谢上帝,它对我来说是高高在上的,我已经完全被您征服了,我不想做您的钟点工,我只想一辈子当您的奴隶,您给不给我钱都无所谓,只要能天天闻到您尊贵的脚味,能天天跪在您的脚下舔您的鞋,您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是嘛,可我是个40岁的胖女人,您不觉得委屈嘛?」

  「可您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美,那么尊贵,尤其因为您是个美国女人,能闻到您的脚臭是我最大的荣幸!」我含着她的脚趾头含糊地说道。

  「是嘛,您真的愿意当我的奴隶为我做任何事嘛?」

  「是的!」

  「甚至当我的狗?」

  「是的!」

  「甚至舔掉我的鞋底踩的脏东西?」

  「是的!」

  「哈哈!为了当我的奴隶,你甚至愿意当我的马桶,吃掉我的排泄物嘛?」
  从她问话的眼神里我明显的看出了她的兴奋,这时她抽出了我嘴里的大脚趾等待着我的回答, 看来她对我的前面的回答非常满意,我必须顺着她的意思走才行,于是我点点头坚定地说道:

  「是的,只要您收下我当您的奴隶,我甚至愿作您的马桶,吃掉您的排泄物!」
  她哈哈大笑着,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下贱这么想当奴隶,那就证明给我看吧,舔我的鞋底!」
  于是我伏下头双手捧着她的一只旅游鞋拼命地舔她的鞋底以搏得她的欢心,她的鞋底真恶心,有一块鞋底的缝隙里还有一些粘粘的的东西。她惊叫道:
  「噢~~天哪!这是什么呀,真恶心!太可怕了,呕~,好恶心,快舔,快点舔干净,太恶心了!」

  于是我强忍着恶心哭着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的两只鞋底舔的干干净净,并把缝隙里的脏东西都吸吮出来咽进了肚子里,接着,她让我把拖鞋底也舔干净。然后又让我去刷牙,刷完牙后接着让我用唇舌侍候她的臭脚,因为我竭尽全力的舔弄她使得她的性欲前所未有的高涨起来,而我也因为屈辱而无比兴奋,她大叫着把我按倒在地,把臭哄哄的阴部骑在我嘴上叫道:

  「噢,亲爱的,啊~我的小钟点工,我的小奴隶,嗯~~~好好舔我的阴户,你可真下贱,我就喜欢你这样贱,噢~~天那!我的小马桶!用你下贱的嘴好好的服务我的臭阴户!啊~~~!噢,还有我的屁眼,对了,这可是你从没舔过的地方,啊嗯~~我的小马桶!以后可要~~经常用你的~~嘴巴服侍它,~~它能带给你~~好运让你去美国」

  我拼命地舔着她褐色多皱的臭哄哄的屁眼,她舒服的大叫着骑到我高涨的小弟弟上,拼命的摇晃肥大的臀部,没几下她就到了高潮,而我也在此时狂喷了出来,她满意地看着我呻吟着说:

  「噢,上帝,我很满意,我可爱的小奴隶,太舒服了,我太满意了!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尿了,那可真难受,噢,我的小马桶,你愿意嘛?」

  看着她淫荡的脸,我坚定的点了点头。她高兴地把骚臭无比的生殖器移到了我的脸上,并命我张大嘴巴,笑着移动着淫秽的阴部调整方位让白白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那是我自己的精液,我皱起了眉头,她更得意了。命令我喝下去,并说那是补品,等我痛苦的咽下后。她便把她的淫秽的阴部盖在了我张大的嘴巴上,一股苦涩骚热的急流冲进了我的嘴巴,我大口大口地喝着,生怕漏出一滴。大约两分钟后,我完成了我首次的马桶任务,迅速擦去了呛出来的眼泪,并恭敬地用舌头把她阴部留的尿液清理干净。这时她把阴户压在我额头上说道:

  「嗯,我很满意!」」她顿了一下道:「其实我很喜欢你的这种表现,我很喜欢你对我做的这些事,哈哈,今天我逗你玩的,看把你急的,好了,别太激动,快把舌头塞进我的逼里,我喜欢有东西充实着它的感觉。」

  说着她把屁股往下挪了挪,以便我能把舌头更多地伸进她的脏阴户。

  「你知道,我是个好心人,从一开始你到我公寓门口等我就是有目的的对嘛,接近我这个快40岁的老女人,为什么呢?因为我是美国人,因为你想出国,你一开始就想跟我出国,所以你才接近我,对嘛?说实话,我从心里看不起菲律宾人,贫穷、落后、没有文化,尤其是你这种人,为了实现你的梦想居然会高攀我这个40岁的女人,知道嘛,我的年纪完全可以当你的妈妈。噢,天哪!一想到被一个可以当我儿子的小男孩这样侍候我就会觉得兴奋,噢,这种感觉真好!
  你看,这又让我兴奋了,噢!亲爱的,别塞在那里不动,快舔它!嗯~~~嗯!

  知道嘛,虽然我看不起你,可是我喜欢这种被你这种下贱的人侍候的感觉,我喜欢你舔我的臭脚,喜欢你舔我的臭逼,你可真是个天生下贱的奴隶胚子。这很矛盾对嘛?噢!我喜欢这种奴役别人的感觉,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所以~~噢~快点!舔快点!」

  她开始配合着我舌头的频率摇摆着肥大的臀部压迫我的嘴巴,而我为了证明我的忠诚好用也拼命的用舌头讨好她的阴户。

  「噢~~太舒服了,所以~~啊~所以我决定带你去美国,开心嘛?而且我要和你结婚,想不到吧!你可真是太幸运了小宝贝,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你会以我小丈夫的身份和我一起去美国,你会成为一个合法的美国人,噢!好舒服,好好舔,快点!噢!用力!」

  一个星期后,我告别了我的家庭、朋友和祖国,和她一起登上飞机到了我梦想中的美国。

  临走时她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她给了我5万美元让我寄给家里,让我不用回家进行告别仪式了。第二件是她和我领取了结婚证,并在领证前请律师和我签了一份婚前协议,这份协议的效力是永久的,而且是绝对不公平的,但为了实现梦想的我还是签了这份协议,协议的内容是这样的:

  「为了实波比先生的美国梦,玛丽女士和波比先生结婚后,波比先生无任何财产所有权,并无提出离婚的权力,而玛丽女士可以随时随地以任何理由或是没有任何理由解除与波比先生的夫妻关系。离婚后,波比先生将一无所有,包括身上所有的东西。而且波比先生要到玛丽女士所指定的任何地方以玛丽指定的任何方式与酬劳工作,直至还清波比先生欠玛丽女士的安家费及办理出国及结婚手续的费用10万美元后,才可以获得自由之身。如波比不按上述条款履行协议,玛丽女士有权采取任何强制手段任意处置波比先生。本协议即自领取结婚证之日生效,不管在任何时间与任何国家都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第三件事是她让我改了名字,因此结婚证和结婚协议上我的名字变成了波比,她说这是她以前的小狗的名字,美国有很多小狗都叫波比,我应该为此感到光荣,因为她很喜欢小狗。

              第二部在美国

  我终于来到了我梦想中的美国,来到了玛丽的家乡,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这里很干净、富裕,人们的生活很闲适,充满了惬意与文化气息,这里确实有很多值得我崇敬和仰慕的地方。

  下车后不久就有人过来和玛丽打招呼,看样子她在这个小城市里认识很多人。当人们问起在她身边的这个人是谁的时候,玛丽得意地介绍说我是她的小老公。并说:

  「噢,你们知道的,虽然我看不起有色人种,尤其是菲律宾人,可是他的确挺帅,对嘛,喂,波比,别害羞,担头让她们瞧瞧你长得多帅,瞧瞧,他多听话,你们绝对想不到他有多听话,而且他是个很懂礼貌的孩子,这一点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噢,天哪,听听,他叫波比,多可爱的名字,可他还那么小,看样子还没你的女儿大,你这个老娘们可真够骚情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他骗到的,噢,这下我们的托尼可不好受了」

  玛丽哈哈大笑道:「噢,别再提托尼了那个老家伙了,去他的吧!」看样子她们以前相处的很不错。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玛丽的家,一个很普通的城市人家,虽然在这个城市里她家显得很普通,但在我眼里看起来却很阔气,她的家是一个二层楼的小别墅,还有一个用木条围起来的小院子,种着一些树和普通的花草,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这样的小院子。家里很宽畅,很舒适,看来经常有人打扫,一进门就有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子从二楼冲了下来,尖叫着抱住玛丽亲吻她的脸,并报怨怎么不通知她让去接她,当我们都坐下后,她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疑问,玛丽笑着对我说:
  「噢,上帝,亲爱的波比,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这是我的女儿,洁茜,我很爱她,这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不过你肯定不会介意的对嘛,别担心,我女儿不会为难你的,虽然她比你大两岁,从年龄上她应该叫你弟弟,可现在,她却要喊你爸爸了,想想你突然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真有趣极了,噢,天哪,这真不可思议」

  接着她又大笑着对洁茜说:「我的宝贝,告诉我,你会喜欢你这个小爸爸嘛?」
  「噢~~~天哪,波比,你可真帅,这可真的太有意思了,我的好妈妈,你真有一手,你是怎么搞上他的,我想,我会喜欢他的,我的~~小爸爸!~~哈哈!」

  洁茜大笑着抱着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你们一定饿了,让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餐吧!」

  「不用了,亲爱的甜心,让波比去,他做饭很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
  「噢,这恐怕不太好吧,他可是刚到家,路上一定很累,让他休息休息吧」
  「不,宝贝儿,你还不了解他,波比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他很喜欢干活,没有活干他会着急的,是嘛,波比!」

  玛丽转过头来看着我,

  「是的是的,洁茜小姐,让我去干吧,您会喜欢吃我做的饭的!」

  于是我去做饭了,耳边传来她们母女俩的笑语,看来洁茜对我很感兴趣,她问了不少关于我的问题。

  「噢,妈妈,他是真的爱你嘛,告诉我。」

  「爱不爱我,这可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是,这都无所谓,关健是他是我的人,知道嘛,关于我们和他的婚姻,有一样东西你一定想不到」

  接着我听见玛丽翻行李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洁茜尖叫起来:

  「噢,天哪~~,这样的婚前协议,这太不公平了,看来他是真的太爱你了,否则怎么会签这么不公平的协议,是您逼他这么做的嘛?」

  「噢,亲爱的,妈妈怎么会这么做呢,你妈妈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这可完全是他自愿的,知道他是怎么追求我,怎么讨取我的欢心的嘛,你一定想不到的,这可太疯狂了!」

  「不嘛,求求你了妈妈,你告诉我吧,我的确很想知道!」

  「好吧,我就告诉你吧,反正你迟早都会知道,本来我是不想带他来的,因为我不想带一个劣等的菲律宾人来美国,这会很丢人的,可是他实在是太好了,他的确讨我的喜欢,你绝对想不到他有多听话,知道嘛,我让他干什么他都会干,这一点我已经考验过他了,带他回来会有很大的好处,他会是个很好的菲佣的,知道嘛,以后你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什么洗衣服,做饭,打扫等等一切家务活让他做就行了,你想让他干什么都行,凡是你能想到的,他会很听话的,噢天哪,你绝对不会想到有多听话,他~~~~」

  她们说话的声音小了下来,但却时不时发出阵阵大笑。

  等我把饭菜端到了餐桌上的时候,我发现洁茜正抬头嘲我怪怪的笑,好像看到的是天下最有趣的东西,我正准备坐下和她们一起吃的时候,玛丽说话了:
  「噢,亲爱的波比,你知道,我刚才给洁茜讲了你有多爱我多疼我,我说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可是洁茜她不相信,说没有人会为了伟大的爱情做那样的事,她说我说谎,亲爱的,你能证明给他看嘛?」

  「是的,我能,」我缓缓的说道。

  「噢,波比,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那好吧,嗯~~你知道的,为了带你回美国,我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脱鞋了,你知道我有脚气的,那真可怕,我的脚痒死了,它现在需要你波比,虽然现在是吃饭的时间,这会影响到洁茜的食欲,但她是我的女儿,我想她可以原谅我的,我可是一分钟都等不下去了,你知道我想要你做什么的对嘛,不过,现在您已经是我丈夫了,我得尊重您的选择,我知道您现在很饿,你可以选择说不,那样你就可以坐在桌上和我们一起吃饭,而不是卑贱地跪在桌下用你下贱的舌头舔我的臭脚,现在我给你选择的权利,你可要想清楚,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你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是嘛,好吧,现在告诉我,桌上还是桌下,告诉我,聪明的,善解人意的波比!」
  玛丽审视着我的眼睛,虽然在一个初次见面的漂亮女孩面前选择跪在桌下卑贱地用舌头侍奉她母亲的臭脚很耻辱,可我知道玛丽期待我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从来没有违背过她的任何意图,于是我缓缓的点了点头张开颤抖的嘴唇用一种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告诉她我选择桌下。

  「噢,亲爱的,我可是给你选择的机会了,这是你自愿的,可别说我强迫你,亲爱的波比,我很高兴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我非常满意,这对你来说可是非常重要,我说的是真的,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你真聪明,哈哈!」

  玛丽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桌面,示意我下去,于是我离开了屁股下面还没坐热的椅子站起身钻进了餐桌下,当我跪伏在餐桌下脱下她的旅游鞋时,洁茜发出了一声惊呼:噢,妈妈,你的脚太臭了,请原谅我真的吃不下了,我简直想吐了,这真可怕,他在桌下能受得了嘛?」

  接着她捏着鼻子把头伸下餐桌看了一眼,为了不让更多的臭味涌出影响她们母女俩的食欲,桌下的我正将鼻子埋在玛丽的臭鞋里大口大口地将臭气吸进体内,而玛丽的双脚也正踩在我的头上。

  「噢,天哪,真可怕!这是真的嘛!」

  「是的,这是真的,亲爱的洁茜,我的脚的确很臭,可是对他来说却是一种享受,因为他正在闻一个美国人的鞋,这脚臭味对他来说非常尊贵,非常值得珍惜,能闻到我的脚对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他会觉得幸福的,这也是他想和我来美国的原因, 是嘛波比,告诉洁茜你有多喜欢我的脚!」

  「是的,夫人,我崇拜您的脚臭甚至您脚下踩的鞋,它们对我来说无比尊贵,我是那么喜欢你的脚味,我甚至愿意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

  我埋在玛丽鞋里的嘴含糊地回答道。

  「噢,波比,你甚至愿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嘛,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这样说,我很喜欢你这个新创意,但你说的是真的嘛,你能发誓嘛?含着我的脚趾头回答我!」

  说着玛丽从我头上放下一只脚把脚趾塞进了我嘴里,这时我看到洁茜低下头来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我,很快她就受不了桌下的臭味又起身坐好,这时我的肩膀上多了一双脚,它们是洁茜的。

  「是的,我说的是真的,我发誓!」

  「噢,这么说我的脚臭比你的生命都尊贵,你比我的脚,甚至比我脚下穿的丝袜和臭鞋都下贱是嘛,也就是说我可以随时抛弃你,就像随手扔掉我穿破的丝袜或臭鞋子一样嘛,你能发誓你说的是真的嘛!」

  我含着玛丽的脚趾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羞辱性急强的问题,而且我不能确定这个问题会不会和我的前途有关。

  踩在我头上的脚狠狠的踢了我一下。

  「快点回答,我希望听到满意的答案,你知道我喜欢听你怎么说」

  「是的,我发誓,您的脚臭比波比的生命都尊贵一百倍,波比比您的脚,比您脚下穿的丝袜和臭鞋都下贱,您有权随时抛弃波比,就像随手扔掉您穿破的丝袜或臭鞋子一样,可是,波比真的不希望您抛弃我!」

  「哈哈!好了,我知道了,我很满意你的回答,放心吧,我不会随便扔掉你的,如果你听话的话,好了,开始舔脚吧,我的脚气可真严重,我都痒的不行了」
  「哇!他真是太贱了,不过,他对您的爱可真伟大,哈哈,真是个伟大的家伙」洁茜大笑。

  于是,我专心地跪在桌下为玛丽舔脚,她们在桌上开心地畅谈着,而洁茜的脚也在桌下不老实地乱动,一会儿踩着我的背,一会儿踢踢我的脸,后来她坚持用脚抬跪伏着的我的屁股,虽然我用双手捧着玛丽的一只臭脚专心地侍奉着,却也不敢违背洁茜的意思,于是我顺着她的意思把屁股抬起来,她却一下把脚伸进我的胯下用脚背和脚趾挑弄我硬梆梆的小弟弟。这使我的小弟弟更硬了,她开心的哈哈大笑。

  舔完玛丽的两只脚后,玛丽也吃完饭了,不过她并没有让我起身吃饭的意思,而是穿上拖鞋走到客厅的宽敞舒适的沙发上坐下对我说:

  「波比,到这里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来,跪在这里!」

  于是我走到沙发前跪好。

  「跪低点,伏下身去把你的脸贴在地上,好让我踩的舒服点!」

  我把脸贴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一双脚踩在我头上,另一双洁白的脚停在了我眼前,这是洁茜的脚,我近距离端详着这双年青的脚,穿着一双淡蓝色的皮拖鞋,这双脚很像她母亲的,大而丰腴,但皮肤明显比她母亲的白嫩的多,但同样散发出一阵阵类似于她母亲的淡淡的脚臭。

  玛丽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冰冷而坚定,感觉好像是从我头顶上空遥远的云端传过来一样。

  「你知道的,波比,为了把你顺利地带来美国,现在你是我合法的丈夫了,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所以我给了你权利让你选择,选择公平地和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或是~~,或是跪在我们的桌下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卑贱地舔我的脚」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很高兴你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这确立了你以后的家庭地位,这让我非常高兴,本来你是可以坐在桌子上和我们一起吃的,但我真不想那样,因为虽然你是我的丈夫,可是你~~还是个菲律宾人,这是个无法改变的现实,这可是在美国,我可不愿意当着大家的面和一个下贱的菲律宾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当然了,至于和你举办婚礼这更不可能,你明白嘛,这对我来说很丢人,可是你选择了跪在桌下舔脚,服侍我们,所以我很庆幸,我不用再为这个担心了,而且还可以在吃饭的时候享受你的脚下服务,这会让我食欲更好。而这对你来说也非常合理非常有益,对嘛,因为你曾很多次地告诉我,你喜欢,迷恋,甚至崇拜我这个美国女人的脚臭,对嘛,所以,首先我想确立一下以后我们吃饭时候的位置,就像今天一样,我们坐在桌上享受你做的美食,你跪在下面舔我,不,是舔我们,我和我女儿的臭脚,我想她不会反对让一个菲律宾人舔她的脚的, 这对你来说也很好对嘛,因为她的脚是美国人的脚,能舔上我们美国人的脚是你莫大的福份,这会对你的身体和精神、思想都有好处,会让你变得更聪明强壮。这是第一件事。你愿意嘛,这可是刚才饭前你自己选择的,我可不希望我的丈夫是个言而无信的人,那样我会不高兴的,告诉我你愿意嘛?」

  「是的,我愿意」,她的声音像我脸贴着的地板一样冰冷,而且同样坚硬的让人无法抗拒。

  「太好了,亲爱的波比,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最乖了,我就喜欢你这样,哈哈!」

  她高兴地笑道,接着她的声音又恢复了那种冰冷,继续说道: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第一个要求,那你理所当然应该答应我的第二个要求,波比,虽然你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可是你跪在桌下舔我的脚的行为让我觉得你完全不配做我的丈夫,虽然我很喜欢让你舔我的脚,那会让我很舒服,可也让我讨厌你,觉得你很下贱,就像个奴隶一样,其实我只是想要找个奴隶任我驱使,这也是我带你来美国的原因,但你要记住,丈夫只是名义上的,你可千万别真的自以为是和我地位相等的丈夫,表面上你是我的丈夫和我女儿的父亲,可实际上~~~你只是个奴隶,是个永远都会被踩在脚下,供我和我女儿任意驱使的奴隶,我们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明白嘛,这样我们才会高兴,明白嘛,我相信你能做好,在菲律宾的时候你就说过你会当我忠实的奴隶,会为我做我想要你做的一切,甚至愿意当我的马桶,对嘛,所以,今后这家里一切的家务活都要你干,包括做饭,洗衣服,打扫等等家务一切家务,还要为我和我的女儿提供任何我们需要的服务,只要我们能提的出来,明白嘛?」

  我的脸仍被踩在玛丽沉重的脚下,这时洁茜的大脚趾头已经塞进了我嘴里。
  但这种羞辱与轻贱好像已不会再引起我心理上的任何排斥,只会让我卑贱的下体更加坚硬。我噙着洁茜的脚趾说道:

  「是的,我明白」

  「噢,明白什么,波比,说清楚点,你明白什么了,告诉我?」玛丽笑着说
  「我表面上是您的丈夫,可实际上是您们的奴隶,我会是个好奴隶的,我会为您们做一切的」

  因为我含着洁茜的脚趾,所以说清这句话我很费劲。

  「哈哈,我太满意了,你真是奴性十足呀,波比,我越来越爱你了」

  玛丽哈哈大笑,接着她又冰冷地说出了第三条:

  「波比,你知道,你这个菲律宾穷小子终于来到了梦想中的美国,这全是我赐给你的,美国是个高尚的国度,美国人是个优秀的民族,因此,美国人很高贵,高不可攀,你自己也承认,我这个美国人的脚臭都比你的生命贵重一百倍,你甚至比我脚下穿的丝袜和臭鞋都下贱,所以,你要答应我要守规矩,懂礼貌,要学会尊重美国人及美国人的脚,不只是我、我的女儿,还有我身边的一些美国人和我的朋友,明白嘛?」

  「是的,我明白」

  「噢,波比,我不满意你这样的回答,我要你清楚的说出来!」

  「是的,我明白,我是下贱的奴隶,美国人的脚都比我尊贵一百倍 ,我会学会尊重美国人及美国人的脚的。」这时洁茜的脚趾头开始故意在我的嘴里搅动,这更增加了我说话的难度,我的口水流到了地板上。

  「噢,我太开心了,波比,你真是个乖奴隶,你的表现再一次证明了你的忠诚,我再一次被感动了,可是波比你能保证你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嘛,你肯郑重的发誓嘛」

  「是的,我郑重的发誓,我发誓我上面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是您的奴隶,我会完全服从您的命令」

  「噢,好了,波比,那就这样定了吧,现在去舔洁茜的脚,直到洁茜满意了,你再去吃饭,你可要好好的侍候她的脚,这可是你见过的第一双年轻美国姑娘的脚,好好珍惜,哈哈」

  说完,玛丽就去沐浴了,我跪在地板上,洁茜坐在沙发上像她母亲一样一只脚踩着我的头,一只脚被我捧在嘴边卖力的舔着。

  「噢,波比,真舒服,妈妈可真会享受,真爽,嗯,对了,啜我的脚趾头,用你的嘴巴去尽力讨好我的脚趾头吧,你知道我喜欢你吸吮我的脚趾头,那感觉好像我的脚趾头在和你的嘴巴做爱一样,天哪,嗯~~~你可真乖,用力用力,我的脚趾头很舒服,很高兴,它对你这个小奴隶的表现很满意知道嘛,好了,现在舔我的脚底,要让我的脚底充分感觉到你舌头对它的崇拜,温柔点!它喜欢温柔的奴隶,啊~~,真舒服,啊~~啊,天哪,你让我兴奋了,好了,该这只脚了」。

  洁茜把另一只脚的大脚趾粗暴地塞进我嘴里:「吸吮它,就像吸吮你母亲的乳汁一样用心,噢,太舒服了,疯狂点,波比,它说它想粗暴的干你的嘴巴」。
  在我竭尽全力为洁茜舔啜了半个多小时后,洁茜已经兴奋的开始呻吟了,这时玛丽也洗完澡出来了。「噢,亲爱的甜心,你用的还舒服嘛?」

  「噢~~,是的,啊~~,妈妈,我很兴奋,您能允许我让他舔我下面嘛,我真的很想~~,噢~~噢~,她的舌头可真棒!求你了妈妈」

  「噢,天哪,瞧瞧你的小骚样,看样子你很喜欢他呀,好吧,随你怎么样吧,记住,他只是个奴隶而已,就算把他当是你的自慰器都行,宝贝,以后别再问我这样的问题,你想怎么用都行,不过我用的时候可别和我抢」

  「真的,那太好了妈妈,你是最棒的妈妈,来吧,波比,来舔这里」

 洁茜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嘴按在了她湿湿的发出阵阵骚臭的生殖器上让我拼
  命的舔了十几分钟,直到她兴奋的大叫着把我拉进了卧室,在卧室里,她疯狂地把丰腴的阴部骑在我小弟弟上强奸我,那种粗暴的方式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人强暴的妓女,我感觉我就要被她干昏过去了,我躺在她身下啊啊的大叫着,迷乱中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个美丽年轻的白人姑娘疯狂摇摆的身躯,她的身材给人一种非常健康的美感,她是那么疯狂,金色的长发随着她的频率抖动着,她是那么强壮,骑在我身上时就像一个粗犷的骑士,而我是被她尽情鞭策着的马。随着洁茜越来越疯狂的动作,我对洁茜崇拜的心理越来越来强,感觉她像一个女神一样高不可攀,真希望自己只是她脚下的一粒尘埃,被她踩踏奴役一辈子。很快我便达到了高潮,我喷发了,而我的女神洁茜对我提前喷发很愤怒,她尖叫着狠狠扇了我两个耳光,好像在用鞭子狠狠抽着自己不争气的马。接着她急切地拖着腥臊的阴部坐在了我脸上,把阴部套在我的鼻子上和嘴上使劲地揉按着,那里面不断流出的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很快顺着我的脖子流了下来,没几下她也到了,健美的身躯坐在我的嘴上喘息了一会儿后,她说:

  「噢,天哪,波比,你真的让我很快乐,我竟然到了两次,知道嘛,我对你真的很有兴趣,你真的能像你发誓的那样,为我做任何事嘛?」

          说着她抬起了屁股等待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