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0569(1-11)

                一、

  苏悦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你产生自卑感的女孩。虽然刚刚在一个省重点中学读高一,但那尽乎完美的五官脸形、1。70米的健美体形以及冷酷高贵的气质,让很多成年男女都不敢正视,她眼神总是不怒而威。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父母对她要求很严,智力开发得很早。她从未穿过高档服装,但任何衣服穿到她身上,都格外亮丽。哪怕穿上一件低档牛仔裤,她那修长的玉腿和健硕完美的臀部马上就会吸引众人的眼球;一件极为普通的衬衣,一穿上苏悦的身体,就充满生机、魅力四射;尤其是夏天,她从头到脚都是男人想入非非的部位。
  她喜欢穿得简约、时尚、阳光,花钱并不多,但足以表述她的征服力。
  她是这所学校当然的校花,但她并不以此为荣,因为她没这个必要。她能征服别人的地方太多了!她并不在学习上花太多的时间,但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年级前三名;她不是体育特长生,但她的身体因为经常劳动而十分结实,暴发力极强,从小学到高中,在每一所学校的运动会上都是田径项目有力的金牌争夺者,尤其是100米短跑、跳高和跳远三项,让很多专攻体育的田径队员都汗颜。在众人的心目中,她是个一定会有很大出息的好女孩。连老师们都想巴结她,对她说话显得很客气,也正因为如此,她在众人之中常常显得很有份量。久而久之,苏悦的自信心和征服、控制他人的欲望越来越强,连普通成年人她都不放在眼里。
  其实,早在苏悦读初二的时候,她就开始并沉醉于征服游戏。那时的某一天,一个男生偷了苏悦好友文菲的日记本。苏悦把这个男生抓到后,命令她跪下,然后要他趴在椅子上写检讨。

  这个男生的母亲得到消息后十分生气,认为谁也不应该体罚自己的儿子,于是赶来现场找苏悦算帐。等这个母亲气冲冲赶到时,看到苏悦正咄咄逼人地瞪着自己。那时的苏悦身高就有近1。6米,和这个母亲差不多高。四目对视,那个男生的母亲有点发愣,然后收回了目光,不再看苏悦的慑人的眼神了。

  苏悦抢先发话:「你要好好教育教育你的孩子!」

  结果,本来找苏悦麻烦的那位母亲,一开口就赔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教育无方造成的,今后我一定不准他再犯类似的错误了。我现在就带让回去,好好批评他!」

  苏悦很傲气地说:「不行!他必须写完检讨后才能走」苏悦本来准备好好和这个男生的母亲唇枪舌剑一番,然后战胜她。可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母亲被苏悦那种逼人的气势镇住了,连吵架的脾气也没有,竟然乖乖地蹲在她儿子身边帮儿子写检讨,直到儿子写完检讨之后才灰溜溜带着儿子走了。而苏悦一直就居高临下地站在母子俩面前,威严地注视着他们。这一胜仗带给苏悦的快感真是太爽了!从此,她习惯于征服任何人!那些调皮的男生、女生经常被苏悦罚跪,因为苏悦既能说会道,而且在同龄孩子中间,她属于运动员型的,力量大、速度快,身体的灵活性、柔韧性和协调性极好,往往三拳两脚就把对手制服了,极少有不顺从的。

  考入省重点高中后,苏悦很快就成了全校同学关注的人物。暗恋她的男生不计其数,但她想靠自己成就大事业,彻底改变自己和家人生活面貌,对男生不太搭理。班上的女生也很巴结苏悦,尤其是又矮又胖的张蓉,是苏悦最忠实的追随者。她虽然家庭十分富有,但人既丑又笨,没男生喜欢她;于是,比男生还酷的苏悦就成为了张蓉崇拜的偶像。张蓉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追随苏悦,有时苏悦为此很得意,但有时又很讨厌像苍蝇一样的张蓉。

  一天,高二某一班的王萱(苏悦母亲熟人的女儿)听人夸奖了苏悦而心生妒意,嘲笑苏悦是个穷鬼。苏悦听说之后,感到受了很大的侮辱,发誓总有一天要让王萱跪在自己面前求饶!

  那天放学的时候,苏悦闷闷不乐,加上有点感冒,动作显得特别慢。其他同学早已走了,班上只剩下她和张蓉两个人。

  苏悦一看到张蓉这个富家女就气上心来,等张蓉一过来就霹头盖脸的一个字:「滚!」

  张蓉好像受了委曲,说了一句:「其实我是想来帮你背书包」就转身往外走去。苏悦以前常打骂那些坏孩子,从未对老实人这样。骂了张蓉之后,苏悦有点后悔。但心高气傲的她又不想对看不起眼的张蓉赔不是,于是又命令道:「回来!」
  其实苏悦是想用一种方式缓解刚才的过错。

  张蓉乖乖地回来了,站在苏悦面前。

  「你为什么要为我背书包?」

  苏悦趴在课桌上斜眼瞧着张蓉。

  「我发现您今天精神不太好?想帮帮您」张蓉恭敬地说。这又让苏悦想起了今天恼火的事,勾起了苏悦征服富人的欲望。

  「你想怎样帮我呢?难道帮我背书包就是帮我吗?」

  苏悦那慑人的眼光照着张蓉那张傻乎乎的圆脸。

  「想帮您背书包是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帮您才好,其实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只要您吩咐。」

  张蓉笑眯眯地讨好道,其实她认为苏悦所能吩咐的事无非就是提包、倒水,或者是买零食吃之类的小事,这都是能办到的,而且自己有的是钱。但苏悦理解的却不是这样。

  「是吗?此话当真?不反悔?」

  苏悦半信半疑地说。

  「那当然啊,绝对是真的,绝不反悔!」

  张蓉看见苏悦表情高兴起来,想乘机巴结一下。

  「是吗?那就帮我做件事吧。」

  苏悦把因感冒擦了鼻子的脏卫生纸倒了一些在地下,命令道:「给我捡到垃圾桶里去!」

  张蓉虽然没想到苏悦会用这种带有侮辱性的方式命令自己做事,但却隐隐感觉到有点被刺激的快感,不知不觉就很情愿地蹲下身去,把纸捡去丢了。苏悦看着张蓉,也感到一种满足感,这和以前征服那些做坏事的小孩的感觉不同,一种进一步征服张蓉的想法产生了。苏悦把剩下的卫生纸撒了一地,有的在课桌下,有的在自己座凳下,还有的被踩在脚下。等张蓉回来的时候,苏悦已经高傲地坐在那里望了望张蓉,又望了地上的卫生纸,然后就随便拿着一本书看了起来,故意没有搭理张蓉。张蓉看着苏悦冷酷而高贵的样子,一种莫名其妙的奴性在心里荫发,很自觉地钻到苏悦的课桌下捡着卫生纸。此时苏悦就像根本没看见一样,一动不动。张蓉被这种羞辱之后的快感刺激所笼罩着,她够不着苏悦座凳下的卫生纸,但又不敢挪动苏悦的脚,只好爬了两步,当自己的头置于苏悦的胯下时才把座凳下的卫生纸抓出来,其实苏悦并没有用心看书,而是在观察张蓉在自己胯下的动作,直到张蓉用手轻轻捧起自己的白色旅游鞋,捡去最后一团卫生纸。
  「嗯,很好。今后,你必须天天跟着我,随时听我的吩咐。」

  苏悦很满意。

  「是,我一定做得到!」

  张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崇拜的偶像同意自己天天陪着她。心里暗暗下决心:从今以后,死心塌地听苏悦的话。

  在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苏悦突然感到小腹痛,要拉大便了,心想真见鬼,连卫生纸都没带。

  想也没想就吩咐张蓉去拿卫生纸,自己赶紧到厕所去了。已经是冬天了,天气十分寒冷,苏悦拉完了,张蓉还没来,白嫩嫩的屁股冻得很难受。苏悦真有点生气了,等张蓉赶来的时候,厉声喝道:「你是怎么搞的?这么久才拿来,把我的屁股都冻坏了,看我怎惩罚你!」

  其实,这并不完全是张蓉的错,是苏悦急急忙忙的,没告诉张蓉自己会到哪一个厕所,所以张蓉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苏悦。

  「对不起!是我没用,来晚了。」

  张蓉诚惶诚恐地说。

  「对不起顶个屁用,我屁股冻得痛死了。」

  苏悦说着,蹲着把屁股转向张蓉,想惩罚一下张蓉,让她闻闻屎的臭味,并命令道:「用手帮我搓搓屁股,把它搓热!」

  张蓉本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现在正在大口大口呼吸着苏悦屎的臭味,真有点要呕吐的感觉。

  张蓉想也没想,就用卫生纸轻轻擦干净苏悦屁眼上残留的屎,显得是那样的自然。连苏悦都感到吃惊,因为苏悦本来是想用臭味来惩罚张蓉的,并没有要张蓉擦屁眼,此一举动,让苏悦倍感前所未有的兴奋,真爽!想不到征服同性也一样让人产生快感。

  此时,张蓉对着苏悦翘起的屁股,羞辱之后的莫名刺激、快感也让自己很幸福。虽然同样是女孩,但苏悦美妙绝伦的屁股真是太美了,张蓉边用手搓着,边欣赏着,崇拜之意更加深切。

  苏悦享受够了之后,开始把张蓉视作自己的奴隶,命令道:「蹲着别动!」
  苏悦站起来穿裤子的时候,张蓉还蹲在那里。她要告诉张蓉,自己的屁股比张蓉的头高要高贵得多!

  「等我出去之后再冲水。」

  苏悦继续命令着,然后故意偏了一下身子,让自己的屁股从张蓉的头上通过了。

  由于是上课时间,而且这个厕所离教学楼较远,附近空无一人。苏悦似乎还想证明一些什么,没有立即回到上体育课的地方,在厕所旁边等着张蓉出来。
  「你真听话!」

  苏悦望着张蓉,带着微笑。

  「那当然,我说过愿意为您做一切事的!」

  张蓉此时已经完全适应被苏悦奴役,并且为此感到开心。

  「是吗?那如果我刚才命令你用脸揉搓我的屁股,你会干吗?」

  苏悦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张蓉。

  张蓉并没有回答,她满脸通红,低下了头,因为女孩毕竟害羞。但不回答至少意味着不敢反对。

  苏悦无意马上尝试用别人脸揉屁股的感觉,就没再逼张蓉了。苏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命令:「跪下!」

  她想试试张蓉的顺从程度。果然,张蓉乖乖跪下了,而且样子十分虔诚。
  此时的苏悦并不知道什么是SM,虽然她奴役他人的欲望和本身所具备的条件足以成为女王,但她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满足自己和对付奴隶。此后的日子,苏悦对张蓉的使唤仅仅停留在要张蓉做一些小事,以及让张蓉孝敬自己,买些零食吃吃而已,像命令张蓉擦屁股之类的事很少发生,外人根本不知道。在其他同学看来,他们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高一下学期。五一长假的一天,几个男生请苏悦到一个大酒店吃午饭。本来,苏悦担心和男生交往过多会影响学习,并不想去吃这餐饭,但由于自己家里总是粗茶淡饭,从未享受过美味佳肴,经不起诱惑,就勉强答应了。当然,少不了把奴仆张蓉带上。

  吃了这餐饭之后,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那些菜太可口了。尤其是基围虾,是苏悦最喜欢吃的,可是苏悦装斯文,只吃了三只。

  从酒店出来后,苏悦说起刚才的美味真是眉飞色舞,念念不忘。哪知张蓉不以为然:「基围虾算什么,是我家的家常菜,我早吃腻了!今天这个酒店里的菜还不如我妈做的好吃呢。」

  在苏悦心里,张蓉就是电视连续剧里跟着主人跑的奴仆,只不过是和主人像朋友一样罢了。

  现在才意识到张蓉是个富家女,自己才是穷人。苏悦此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又很无奈。但她马上镇定下来,恢复了自己的心态。她想,无论张蓉出身什么家庭,但现在已经心甘情愿做自己的奴仆,主人对奴仆只有命令。

  「哼!你说过什么事都愿意为我做,为什么家里有好吃的不请我去吃啊?」
  苏悦像开玩笑的样子责怪张蓉。其实她并没真正打算到张蓉家里去,因为她不想因张蓉父母的干涉而破坏了她和张蓉这种主仆关系。

  「对啊,我真笨!早就应该请您到我家里去了,这样吧,我这就去办!」
  苏悦的话就是圣旨。

  还没等苏悦开口,张蓉就拿起手机向她妈妈报了餐,并指明要做基围虾等几种好吃的菜。

  苏悦一半是话已出口不好推脱,一半是因为嘴馋,就同意了张蓉的安排。
  当苏悦来到张蓉的家时,才感到富人家的气派。那是一排商业小别墅,其中有一幢就是张蓉家的。虽然面积并不像电影里面常看到的那么大,但也十分漂亮、豪华,有三层楼。楼前有一个院子,里面还停着一辆白色的豪华小轿车。其实,这种家庭也只不过是一般的富裕,但和苏悦的家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苏悦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比平时要快一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两人边往里面走边聊着。「这小车是你爸爸开的吗?」

  苏悦轻声问道。

  「别提我爸了,他开房地产公司赚了很多钱,找了一个年轻的女人,留下这幢房、小车和一些钱就扔下我们母女俩走了。」

  张蓉眼里露出一丝伤感。

  开门的是张蓉的妈妈,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女人,和张蓉个子差不多高,但更胖。张蓉的妈妈名叫刘素娟,从衣着打扮上可以看得出她是一个白领阶层的女士,但长相实在一般。

  素娟将两个小女孩迎进门的时候,和苏悦互相打量着。似乎由于生活的挫折,素娟看上起来不太自信,尽管她很有钱。她和苏悦对视的时候,虽然都在边打招呼边笑着,但苏悦笑得更自然、自信。苏悦相信任何人都会喜欢、欣赏、甚至崇拜自己。渐渐地素娟的眼光开始躲避苏悦的眼光,好像开始有点自卑感了。当然,素娟的眼光仍在苏悦身上游移,她从未直接和这么美丽慑人的美少女打交道,不由得佩服和欣赏起来。如果换了其他人,一定被这种打量人的眼光搞得很尴尬。但苏悦却习惯了。她表情很自然,动作很自如地脱下旅游鞋,换上拖鞋。尽管苏悦所穿的低档人造革的旅游鞋容易产生脚臭,但苏悦相信和自己的优点比起来,这些是微不足道的。她还经常命令张蓉帮她穿鞋穿袜呢。果然,素娟没任何厌烦的表情就将苏悦鞋收进了鞋柜。

  当苏悦换好鞋直起身时,比张蓉的妈妈素娟足足高了大半个头,她居高临下的优势又显示出来,而此时,张蓉的妈妈的眼光还只能停留在苏悦下半身。苏悦很从容地来到客厅,到一个沙发上坐下,等着张蓉赐候。

  这个世界上,张蓉是最听妈妈的话的好孩子。但苏悦出现之后,好像发生了变化。回到家里,张蓉心里很紧张,因为她担心苏悦当着妈妈的面命令自己。万一妈妈看到自己一幅奴才相,那一定会生气的,甚至会生苏悦的气,事情就会搞糟。所以一进屋,张蓉就借故躲进了厕所。

  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她想的问题苏悦已经想过了。素娟来到苏悦面前,好像比苏悦还拘束,显得还有点紧张,脸上有点红了,一点也不像成年人对小孩那样的从容自如。她小心翼翼地问苏悦:「您想喝点什么饮料吗?」

  「随便吧,什么饮料都行。」

  苏悦看到素娟那样子觉得很好笑,但又由于没摸清他们家的情况,不知道要什么饮料好。素娟倒了一杯橙汁:「不知道您是否喜欢,我们家还有苹果汁和葡萄汁,您如果喜欢就说一声,我随时帮您倒。」

  「谢谢!可以了。」

  苏悦的回答很简单,虽然还是面带笑容,但有点冷淡。她对那些毕恭毕敬的人向来都是这样。

  每天吃饭的时候,张蓉和妈妈都有习惯的座位,张蓉很听话,让妈妈坐上席。苏悦家可没这么讲究,是随便坐的。素娟喊两个女孩吃饭的时候,苏悦一屁股就坐上了素娟的座位。而张蓉又不敢要苏悦换座位,低着头在犯愁。当素娟来到饭桌时,看到苏悦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不但没生气,相反,很恭警地给苏悦乘饭、夹菜。

  素娟的卑谦使得苏悦完全恢复了以往的霸气。当仁不让地接受素娟的服务,张蓉也放心了。

  大家开始享受素娟精心制作的美味佳肴。苏悦饱餐一顿后,显得更加亮丽。
  素娟和张蓉都为苏悦的到来的而感到荣幸。

  吃完晚饭之后,张蓉请苏悦到二楼书房里上网,苏悦欣然同意。一个用电脑上网,一个用电脑笔记本上网。不一会儿,苏悦想上厕所。当她下楼路过餐厅时,眼前的一幕让她吃了一惊。张蓉的妈妈素娟正跪在苏悦刚刚坐过的座位面前,头趴在座位上。苏悦以为是她晕倒了,正准备过去抱她起来,发现素娟的头在动,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在用舌头舔苏悦坐过的地方。

  这一怪异的举止着实让苏悦惊异不已。苏悦毕竟是个十分镇定的女孩,她开始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有什么怪癖。好奇心使得苏悦想了解个究竟。

  「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悦问道。

  这一下把素娟吓得魂飞魄散,本来跪在座椅前,被这一问,素娟转身跪向了苏悦这一边,吞吞吐吐地说:「没,没干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怎么吓得向我下跪?」

  苏悦隐隐约约察觉到素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嗜好,而被自己抓个正着。
  素娟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跪在自己女儿的同学苏悦的面前,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要是让女儿知道,自己哪还有颜面在世上活啊。于是慌忙站起身。
  「跪下!」

  苏悦命令道。她好像已经忘了跪下的是张蓉的妈妈,苏悦对做贼心虚的人总是有一种征服欲望,俨然一个十足的女王。张蓉此时正进行视频聊天,根本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

  素娟此时已经心慌意乱、六神无主,还未站直,被苏悦的一声命令,不由自主地扑通一声又跪到地上。苏悦的威慑力太强大了,是不可抗拒的!

                三、

  跪在地上的素娟,脸涨得通红,头低得更下了,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崇拜。反正她几乎要在地上叩头了。苏悦步步紧逼,走上前两步,素娟的头已经在苏悦的两脚之间。

  「老实交待,你刚才在干什么?」

  苏悦鄙视着脚下的素娟,显得十分高贵。她在用对付被她罚跪的坏孩子的办法审问素娟。因为此时素娟在苏悦心目中已经不再是母亲级的长辈了,而是任自己处置的俘虏。

  「我,我在用舌头舔座椅。」

  素娟本想狡辩,但她感觉到自己好像奴才在主人面前一样,想隐瞒一些事,但又怕被主人处罚。

  「那可是我刚才坐过的地方,有什么好舔的?难道我坐过的地方很脏吗?」
  苏悦试探着问道。

  「不,不,不,您坐过的地方怎会很脏呢?」

  素娟此时已经丢掉了自尊,极力讨好着苏悦。

  因为她太崇拜苏悦了!其实,素娟是一个典型的M狂。由于她长期得不到男人的亲睐,就逐渐产生了对女人的崇拜,尤其是女人吸引男人的那些部位,比如:美丽的脸蛋,性感的胸部和臀部,娇美的玉足等,都是她崇拜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太高贵了,她就是败在美女的这些部位。从一年前开始,她就经常偷偷亲吻同一办公室的美女大学毕业生周婷的座椅和高跟鞋,因为周婷在各方面都超越了她,不仅工作能力比她强很多,而且是本单位男人追捧的人物。素娟总感到在周婷面前低一等,甚至感到自己在周婷面前只配做一只哈巴狗。

  今天看到苏悦之后,被苏悦的高贵气质彻底征服了,从苏悦进门开始,素娟就把自己当成了苏悦理所当然的奴隶。

  「那你为什么要舔?」

  苏悦不依不饶。

  「我,我~~~~」素娟满脸涨得像猪肝一样红,豆大的汗珠开始往地板上滴。

  苏悦预感到素娟的心理防线即将崩溃,于是十分放肆地把一只美丽却带有臭味的脚从拖鞋里抽出来,踩在素娟的头上,让素娟「咚」地叩了一个头,调皮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舔我坐过的地方,嗯?」

  然后用脚拨弄着素娟的脸。苏悦曾经听说有男生舔过她坐过的地方,所以怀疑素娟是个同性恋。

  素娟根本受不住苏悦的拨弄,她注定要崩溃在苏悦的脚下,成为苏悦的奴隶。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抱着苏悦的脚狂吻起来,自尊心已经丧失殆尽。
  「是的,因为您的屁股太高贵了,从您进了这个屋开始,我就想做您胯下的奴隶,请您行行好,收我为奴吧,我一切都听您的,一切都愿意为您做,永远属于您!」

  苏悦没想到同学的母亲竟如此崇拜自己,愿意永远做自己奴隶。她发现素娟比张蓉更贱!苏悦从小就看不惯富人得意的样子,今天终于让一个富婆跪在自己的胯下,真是太爽了!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素娟驯服成比张蓉更贱的奴仆,而且永远不许她反悔!

  「是吗?想做我的奴隶就要对我绝对忠诚,必须绝对听我的,你办得到吗?」
  苏悦要用更加有力的方法控制素娟。

  「我能办到,可以对老天发誓!」

  素娟边叩头边说。

  苏悦向地上吐了一口痰,命令道:「擦掉!」

  苏悦以为素娟会像张蓉那样听话地跪在地上用卫生纸擦掉,哪知,素娟像吃美味一样狂舔起来,几下就舔得干干净净。

  「听着,从今以后,你必须叫我姐姐,我永远比你大!」

  苏悦认为要素娟叫自己姐姐才能让素娟彻底消除长辈心理。

  「那当然,我不但可以叫您为姐姐,叫妈妈叫奶奶我都愿意!」

  其实素娟在苏悦面前根本就没长辈心理,甚至早就认为自己只配做苏悦的晚辈或哈巴狗了。

  素娟这句话一说出,苏悦就后悔了,刚才至少应该要素娟叫自己为妈妈。但主人在奴隶面前话已出口,是不能随意更改的。否则,就不能显示出主人说话的份量。

  「谁说要你叫妈妈奶奶?那还要看你的表现,并要向姐姐我提出书面申请,举行隆重仪式之后才能叫呢?你乱说话,我今天要惩罚您!」

  苏悦实际上是故意编的规矩,是想在奴隶面前显示出自己的严格和高明。
  「是!妹妹甘愿意被姐姐任意处罚!」

  第一次听素娟叫自己姐姐,苏悦还是觉得有点别扭。但不管怎么说,主奴关系已经确定,就要行使主人的权力。

  「姐姐尿急,要骑你去厕所!」

  苏悦跨上素娟背上,两腿一夹,像骑马一样骑着素娟。胖乎乎的素娟就像一个肉团,苏悦坐在上面十分舒服。来到厕所后,才知道素娟家的厕所豪华高级,不仅面积大,而且设备齐全,富丽堂皇。素娟把苏悦背到马桶前,打开盖,用很高级的卫生纸擦了擦,说:「请姐姐用」苏悦坐上马桶,更显高贵威严,仿佛只有她才是这幢房子的主人。素娟跪趴在马桶前,头放在苏悦的两脚之间,毕恭毕敬。很快就听到尿尿的声音。在素娟听来,这比轻音乐还悦耳。

  而此时苏悦在想着今后如何管住素娟的问题。

  「把你的手机号吗告诉姐姐,今后我可以随时召唤和命令你,要是有半点不听话,小心惩罚!」

  苏悦一只脚踏在素娟头上。

  「是,这是小妹的名片,请姐姐收下。也请姐姐把手机号告诉小妹,今后小妹准备了好吃的、好穿的什么的,可以请您来享用。」

  素娟递上名片。

  「嗯。不过姐姐的手机被小偷偷了,以后买了再告诉你吧。」

  其实苏悦根本就没有手机,只是不想在奴隶面前显穷。

  「既然是这样,那小妹明天就去买一个新手机孝敬姐姐吧。」

  素娟讨好道。

  「真孝顺!」

  苏悦暗自高兴,并用脚把素娟的头像踩皮球一样踩得转来转去。

  「小妹想请求姐姐不要将我们两人的事告诉我女儿张蓉?」

  素娟在苏悦脚底下央求着。

  「为什么?」

  苏悦明知故问,并用脚把素娟的下巴勾起来,素娟不敢正视苏悦的眼睛。
  「我怕张蓉接受不了自己的妈妈跪在同学脚面前叫姐姐!」

  素娟脸都羞红了。

  「接受不了?难道我不配做你姐姐?」

  苏悦一脚踩下去,素娟「咚」的叩了一个响头。

  「不是啊,您何止可以做我姐姐,做奶奶都绰绰有余。我只是担心张蓉不懂事」素娟急了。

  「哼!你叫我姐姐只是临时的,过几天我还要让你正式成为我的乖孙女。张蓉马上就会懂事的,我自有办法让她心服口服地看到你跪在我面前喊奶奶,不仅你要喊,她也会自动跪在我面前求我做她的奶奶!」

  苏悦对于征服张蓉胸有成竹,只不过不想用生硬强制的方法,而是想用一种方式彻底让这母女俩相信自己在苏悦面前都只配做乖孙女、乖奴隶甚至狗。
  「一切你都得听我的!这些事都会顺理成章。」

  苏悦居高临下的说。

  「是!」

  素娟根本不敢提出其他想法。

  「好了,你不是想舔姐姐的屁股吗?现在就奖励你把姐姐的尿舔干净,然后再舔姐姐的屁股。不过,姐姐是赏罚分明的,你今天说错了话,刚才说过要惩罚你的,所以舔完之后,你必须在厕所罚跪,只到有人敲门进来为止。」

  「是,是,是,谢谢姐姐!今后妹妹的一切都属于姐姐的,包括自己的身体和所有东西!」

  素娟听说苏悦姐姐要她舔屁股,差点高兴得话都说出不清了。

  「废话!」

  苏悦又用脚踩了一下素娟的头。

  苏悦优雅地站起身,素娟已经在她胯下,扬起脸先把尿舔干净。她觉得苏悦的屁股太高贵了,美妙的曲线,丰满而有弹性,而且是那样神圣不可侵犯。她甚至不敢随便舔,当她从苏悦屁股的后下方准备舔的时候,还有点发愣,因为苏悦的屁股都具有威严。苏悦有点不耐烦了,从后面把素娟的头一拍,命令道:「快点!」

  素娟的脸一下子贴在了苏悦的娇嫩的屁股上,嘴都快贴到屁眼上,屁眼真完美,正上方还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素娟不禁用嘴吻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脸和苏悦的屁股比较起来,真是太丑陋了。所以,除了舔尿,素娟不敢舔苏悦的屁股,而是用嘴亲吻了屁眼和最性感的翘臀顶部。

  苏悦享受了奴隶的吻臀之后,把素娟当作自己拉的尿一样,理也不理地走了。素娟冲了厕所之后,就乖乖地罚跪。张蓉送苏悦出门的时候,素娟还跪在厕所里。
                四、

  一连几天,素娟都兴奋着,并受着见不到苏悦的煎熬。苏悦也很满足,并想继续驯服素娟,只是由于学习很紧张,没时间找素娟。

  一天下午,苏悦听同学谈论吃麦当劳的事,嘴又馋了起来,想起来还有一个富婆妹妹。于是在公用电话亭拨通了素娟的电话,苏悦说第一句话的时候素娟并没有听出是苏悦的声音。

  「连姐姐的声音都听不出?看我怎么惩罚你!」

  苏悦生气了。只听见素娟在电话那边「噔噔噔」的脚步声和「扑通」的声音。
  「你在搞什么鬼!」

  苏悦不耐烦地问。原来是素娟在办公室接的电话,看见周围有人,就急忙跑到卫生间急忙跪下了,连声说:「对不起,妹妹错了,愿意被姐姐惩罚!」
  「当然要罚!今天姐姐想去麦当劳,你来车接吧!」

  苏悦命令道。她已经不需要说素娟请客之类的话了,因为素娟的一切都属于苏悦,这是素娟早就在苏悦脚下许的愿。

  素娟想苏悦都快想疯了,苏悦一放学就发现素娟早早等在校门口。苏悦先借故支走了「跟屁虫」张玲。上车之后,素娟在车内跪迎,并献上一个很高级的新手机。苏悦很高兴,用脚点了点素娟的头说:「这才像个妹妹的样子!」

  然后命令素娟出发。

  来到麦当劳,苏悦并没有留素娟一起吃的意识,说要她等苏悦吃完之后来接。素娟知趣地给了厚厚一摞钱到苏悦手里,苏悦心理砰砰只跳,因为她从未拿过这什么多钱。但在奴隶面前,她很镇定,看也没看就放入口袋里。然后,用手机把她的死党凌欢欢和文菲叫来了。

  凌欢欢和文菲都是苏悦小学的同班同学,可以说一起长大的。互相之间感情很深,无话不说,很随便。她们都约好初中、高中考同一所学校,但运气不好,总是不能分到同一个班,但她们互相保持着很频繁的交往。这两个女孩都很漂亮,她们三人各有特色,站在一起时,不需要做任何造型,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有很多男生说她们三人组合比SHE都强。凌欢欢很性感,身高有1。65米,非常丰满,喜欢穿紧身衣,常常不经意间吸引很多眼球,她是个心直口快的女孩;文菲是三人中高最矮的一个,身高1。62米,她长得特别白嫩,从头到脚都像玉一样,她显得文静而有智慧。这三人坐到一起话总是特别多,边吃边谈中,不知道不觉把话题扯到刚才苏悦用手机打电话的事,问苏悦是借谁的手机打的电话,苏悦不想把素娟的事讲出来,就说是自己的买的。女孩子都喜欢玩手机,等苏悦拿出来一看,都很吃惊。她们没想到苏悦买了一个非常高级昂贵的手机,功能非常多,这两个女孩子十分羡慕。

  吃完麦当劳后,苏悦说有点事,要欢欢和文菲先回学校上晚自习。文菲是她们三人中的鬼精灵,心眼很多,她发现今天苏悦请客的事有蹊跷,就把欢欢拉到一边,说想看看苏悦秘密。

  果然,她们发现有一辆高级轿车把苏悦接走了,但由于天色已晚,看不清开车是什么人。

  素娟把苏悦请到一个大型商场,为苏悦买了很多服装和吃的东西。其中当然有一条高档内裤,这是素娟的心愿,因为她认为苏悦应该穿高贵的内衣裤。试内裤的时候,素娟讨好地和苏悦一起进了试衣间。今天苏悦真是太高兴了,因为有吃有穿,还得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高档手机。为了奖赏素娟,命令素娟跪下来为自己舔屁股。素娟足足舔了五分钟,只到商场营业员催促才意味犹尽地舔完,苏悦也被她舔得十分舒服。

  「看你这么崇拜我的屁股,就把我的旧内裤送给你做纪念吧,它被我穿了一年呢?每次你想舔我的屁股,就去吻吻这条内裤,上面曾经有过我屁股发出的所有气味和尿液、汗液。」

  苏悦说着,把内裤塞给跪着的素娟,又调皮地说:「这条裤子跟随我一年多,我在这条裤子上放了很多屁,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您的屁股很尊贵,屁当然也很尊贵,都是我所崇拜的。」
  素娟虔诚地说。苏悦就等着这句话。

  苏悦回到学校的时候,晚自习已经上了很久了。当然,老师是不会批评她的,这是她学习成绩的影响力带来的特权。张蓉马上凑上来问:「您到哪里去了啊,我到处找您。」

  「哦,我妹妹请我吃麦当劳去了。」

  苏悦像长辈一样望着张蓉,露出神秘的笑容。

  「我怎么没听说您有个妹妹。」

  张蓉感到有点奇怪。

  「你不久就会见到我妹妹了。」

  苏悦拍着张蓉的头。

  第二天中午,苏悦在学校食堂吃完饭,一溜烟就没影了。「跟屁虫」张蓉到处找她。原来,她是被死党凌欢欢和文菲约到学校假山上的「爱晚亭」去了。她们要苏悦说出手机和轿车的秘密。刚开始,苏悦想编个故事,但怎么也不能自自圆其说。而欢欢她们始终怀疑苏悦成了别人的「二奶」并劝苏悦及早回头。苏悦没办法,在欢欢和文菲对天发誓保守秘密后,才把征服张蓉妈妈的事说出来。欢欢和文菲听了之后又羡慕又嫉妒,纷纷声讨苏悦,说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她们两个姐妹参加,至少也得要那个妹妹请她们两人的客。

  她们边说笑边打闹着。这时,张蓉突然冒出来了。

  「有人请客,我也要参加噢!」

  张蓉笑着说。她和苏悦每天形影不离,总是觉得自己和苏悦是很亲密的朋友,如果有人请客,苏悦当然不会忘了她。

  张蓉的出现,让三人先是吃了一惊,但马上就大笑起来。在张蓉面前,她们个个都像是女王,心理优势非常明显,因为张蓉的妈妈都成了苏悦的奴隶。
  「那当然,苏悦的妹妹请客,我们会让你来看的。」

  欢欢说道,她只讲要张蓉来看,并没要张蓉也参加吃,但张蓉并没察觉到其中的含意。

  「你妹妹一定很可爱。」

  张蓉走到了苏悦面前。

  「是啊,她很乖。」

  苏悦拍了拍张蓉的头,很得意。

  「我想见这个小妹」张蓉对这个「妹妹」很好奇,想见见。

  「你怎能叫小妹?她只是苏悦的小妹」文菲插话了。她很讨厌张蓉,总是把张蓉说得一无是处,而且张蓉也对文菲不满,张蓉在学习校只崇拜苏悦一个人。
  「我怎么不能叫她小妹?苏悦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还比苏悦的年龄大两个月呢?她的妹妹当然是我的妹妹。」

  张蓉反驳道。

  「苏悦这么有本事的人,说不定有年龄比她大的人愿意叫她姐姐呢?」
  欢欢得意地说。

  「不会吧,谁会那样啊?崇拜比自己强的人就行了,何必叫姐姐啊」张蓉不太相信。

  「你知道什么?说不定你妈妈都愿意喊她为姐姐呢?」

  文菲凑近张蓉,露出挑衅的表情。

  「你怎这样说话?这不是欺负人吗?」

  张蓉感到很委曲,她以为苏悦会出面为她说话,所以和文菲针锋相对。但此时苏悦没说话,在任由事态发展,观察张蓉的反应。

  「文菲也不一定是故意欺负你,世界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你想想,苏悦任何一个方面都很优秀,连老师都很佩服她。你自己说说苏悦和你妈妈想比谁强啊?」

  凌欢欢也帮腔道。

  「那当然是苏悦强。」

  张蓉一直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苏悦在场,只好实话实说。

  「强到什么程度?说说看!」

  凌欢欢步步紧逼。她和苏悦、文菲真是心有灵犀,看到苏悦不说话,就知道了苏悦的心思。

  「强很多很多,我妈哪能和苏悦相比。」

  张蓉毫不思考就回答了。

  「你说,苏悦在你妈妈面前可以当老师吗?」

  文菲逼问道,她知道张蓉很怕苏悦,也很崇拜苏悦。

  「当然可以啊,苏悦学习成绩那么好。但这关你什么事?」

  张蓉虽然崇拜苏悦,但对文菲并不服。

  「你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吗?」

  文菲得意地笑了,因为张蓉正在进入自己的穿套。

  「知道,那又怎样呢?」

  张蓉在文菲面前嘴并不软。

  「那就说明苏悦可以在你妈妈面前终生为母!」

  文菲说完后大笑起来。

  「那是不可能的,前段时间,苏悦还到我家里去了,吃了我妈做的饭菜呢?
  我妈不会那样叫的。」

  张蓉说道。

  「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我们能要你妈叫苏悦为姐姐或者更高级的长辈,你就输了。」

  文菲开始实施惩罚张蓉的计划。

  「你肯定会输!」

  张蓉很自信地说。

  「我也来参赌!」

  凌欢欢抢着说。

  「如果你妈真的叫了,那你必须答应我们的要求!当然,这个要求是你能办到的。」

  文菲在设局。

  张蓉不太想打这种无聊的赌,望了望苏悦。苏悦却露出鼓励的笑容。

  「好吧,我就赌!」

  张蓉习惯看苏悦的眼色行事。

  「那你听好了,如果你输了,你必须从我们的胯下爬过去,还要认我们为长辈,因为我们和苏悦是同辈的!」

  凌欢欢把一只脚踩到石凳上,做出要人从她那性感的胯下面钻过去的样子。
  「愿赌当然服输,但我不会输的。」

  张蓉仍然不相信自己会输。

  「这是她们的事,我是不会和你打赌的」苏悦走过来,摸着张蓉的头。
  「您相信他们的话吗?」

  张蓉好像还想苏悦帮帮自己。

  「我很高兴你认为我比你妈妈强很多,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

  苏悦并没回答张蓉的话,而是试探在张蓉心目中谁的地位最高。

  「那当然是真的呀!您本来就是这样的。」

  「假设你妈妈真的叫了我为姐姐,你会觉得很奇怪吗?」

  苏悦故意装出开玩笑的样子。张蓉低下了头,脸涨红了。

  「我听您的!」

  张蓉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苏悦心里有了底。

  苏悦打算马上让张蓉接受妈妈成为奴隶的事实,只有这样,才算彻底征服了这母女俩。凌欢欢和文菲自然成为了苏悦这次征服行动的帮手。

                五、

  很快就到了周末。下午三人组很早就离开学校,她们命令素娟开车接她们去买衣、化妆、吃晚饭。苏悦是不用化妆的,因为她长得太完美了,只是做了发型。素娟给她买了一条非常高档的裤子,看上去很性感,很有档次。而凌欢欢和文菲都化了淡妆,头发做得非常时尚,很有冲击力。凌欢欢很性感,也喜欢穿露点的衣服,本来天气并不热,但她偏要素娟买一条贴身的短裤,把美臀和大腿展露无疑。文菲也要素娟买了一条超短裙和一双高跟鞋,看上去娇嫩妩媚,婷婷玉立。她们走在商场的时候,引来很多人羡慕的眼光。只到晚上9点多了,才把这些事做完。然后命令素娟开车到一个僻静的公园,说有要事吩咐素娟。

  来到无人之处,素娟乖乖在三人面前跪下听命。她为能接受这三个时尚美少女的命令感到很兴奋,很开心。

  「今天我准备正式收你为奴隶!」

  苏悦在素娟面前显得很庄严、高贵的样子。

  「那太谢谢姐姐了!」

  素娟激动得趴在了苏悦的脚下。

  「不过,必须张蓉在场!」

  苏悦说道。

  「这~~~~」素娟有点害怕起来。

  「你敢在姐姐面前不听话吗?」

  凌欢欢上前一脚踩在素娟头上。

  「不敢不敢!」

  素娟不敢违抗苏悦的命令。

  「那好吧,今晚你要绝对服从命令!」

  文菲也不甘落后,用脚勾了勾素娟的下巴。

  「是,我绝对服从三位姐姐的命令,如有做不好的地方,请三位姐姐处罚!」
  素娟很快就被征服了。

  近10点的时候,张蓉家的门开了。张蓉的妈妈晚上没回家做饭,使张蓉只得吃方便面,打手机给她妈妈,回答总说很忙,张蓉今晚很郁闷。见门开了就知道是妈妈回来了,她从书房跑下了,想问个究竟。

  「妈妈~~~」张蓉边向门这边走边喊。

  「哎,我的乖女儿。」

  突然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回答,等张蓉跑过来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文菲进门了。更让张蓉吃惊的是文菲的打扮,文菲从来没今天这种样子,真是太美了,而且很时尚,张蓉看得走神。

  「你怎么来了?」

  张蓉并不是很欢迎文菲,更没搞懂文菲是怎么进门的。

  「这是我的家,怎么不能进来?」

  文菲认真地说,还透出几分威严。

  「怎么是你的家?」

  张蓉搞糊涂了。

  「你刚才不是喊我为妈妈吗?怎么现在连妈都不认了?」

  文菲没换鞋就往里走,很高傲地站在张蓉面前。

  「你不是我妈妈!」

  张蓉回了一句。

  「你这不孝子孙!我告诉你,答应做你妈是你的荣幸,从今晚开始,你再也没资格叫我妈了!」

  说完抬手打了张蓉一耳光。

  张蓉平时敢和文菲争论,是因为仗着自己和苏悦关系好。虽然文菲也非常漂亮,但总是娇滴滴的,没有苏悦那样酷,所以张蓉并不崇拜她。可是今天的文菲大变样了,在冷艳中透着几分杀气,张蓉有点被镇住了,愣在那里不如何是好。
  文菲得寸进尺,向张蓉命令道:「给我换鞋!」

  张蓉没动。文菲生气了:「好啊,你不愿给我换,我要小妹换,看我等会儿怎么惩罚你!小妹快进来给我换鞋!」

  这时门外面又进来一个人,原来是张蓉的妈妈素娟进来了!一进门就跪下说:「菲菲姐,让小妹给您换鞋。」

  这一下才真正把张蓉搞懵了,她不知道这倒底是怎回事呢?

  「妈妈!」

  张蓉叫了一声,想问问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嗯。」

  素娟很轻的声音在回答,再也不理张蓉,她低着头,羞愧得无地自容。
  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驱使着素娟,她继续爬向文菲。文菲似乎有意背对着素娟,这样素娟不得不将头从文菲胯下通过,再给文菲换鞋。张蓉看得目瞪口呆!这时才感觉到文菲的高贵。

  文菲是那种越看越漂亮的女孩,在她时尚的短裙下是两条非常修长白晰的玉腿,胯下就是张蓉的妈妈素娟,此时素娟什么都不顾地给文菲换鞋。

  文菲将一只穿着丝袜的脚放在素娟嘴鼻前:「姐姐的脚香吗?」

  「真香,菲菲姐。」

  素娟很听话的回答。

  「香就吻一吻!」

  文菲命令道。

  「是,谢谢菲菲姐!」

  素娟很快乐地吻着。

  文菲很得意地瞧着张蓉,张蓉低下了头。此时,张蓉已经感觉到有一股被羞辱刺激之后的快感在身体里弥漫,这总感觉比苏悦命令自己下跪时还要强。因为文菲征服的是自己的妈妈、自己最崇敬的人!比征服自己时所受的羞辱感更强烈,因此刺激性更大。如果文菲以前也有这样的威严,可能张蓉早就崇拜她了。张蓉预感到今天文菲一定会让自己钻她的胯,因为自己打赌已经输了。看到文菲穿短裙的样子和美丽的胯,张蓉心跳加快了。

  这时门又开了,进来的是凌欢欢。这时正好素娟刚刚把文菲的鞋换好。
  「快去给欢欢姐姐换鞋!」

  文菲命令道。

  素娟狗爬着给欢欢换了鞋,然后欢欢从素娟身上跨了进来,笑着对还在发愣的张蓉说:「我的衣服漂亮吗?」

  「漂亮。」

  张蓉回答的时候有点发呆。

  凌欢欢是早熟型的女孩。她的身体各个部位都具有很大的能量,尤其是乳房、细腰和臀部。

  任何健康男性都会被吸引。当然,对女人来讲是一种无言的示威,她让很多成年人都感到自卑。当凌欢欢那性感的屁股从妈妈头上示威性地高贵地通过的时候,张蓉那种刺激感更强了。

  此时的张蓉已经完全被凌欢欢、文菲营造的气氛所控制。

  「我们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都是这个乖妹妹孝敬的!」

  凌欢欢笑着说,并走过来拍了拍张蓉的脸。

  「很美,和以往不一样了。」

  张蓉说着,好像已经忘了自己的妈妈还跪在地上,完全被她们吸引住。
  「那当然,还有更美的,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乖妹最崇拜的姐姐出场!」
  欢欢大声说。

  不知道什么原因,张蓉竟然也鼓起掌来。这时苏悦进了门。她的确太完美了!一番打扮之后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像一个神仙。素娟跪趴在地上,用嘴为苏悦换鞋。然后,素娟转过身来,苏悦十分优雅地坐在素娟身上,素娟的背肥得像个肉团,好像是专门为苏悦的屁股定做的「流动软凳」苏悦坐得很舒服,素娟驮着苏悦到客厅正中央的沙发前停下:「姐姐请坐。」

  为苏悦配好饮料,然后就跪趴在苏悦脚下,苏悦把高贵的脚放在素娟的肩上。
  张蓉已经热身沸腾起来,压抑不住这种极度刺激带来的兴奋和奇异快感。她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爬向文菲:「我输了,我错了,我愿意在您高贵的胯下爬!」
  输了是因为打赌输了,而错了是因为张蓉认为文菲太高贵了,以前根本不应该和文菲顶撞,而早就应该跪在文菲胯下。

  当张蓉的头快要进入文菲的胯时,被文菲揪住头发生硬硬地拉了起来,然后抬起另一只手「啪啪」给了张蓉两耳光:「谁要你现在钻胯的,还早呢。站到一边去等吧!」

  虽然挨耳光很疼,但张蓉感到被文菲打耳光很有快感,她乖乖地站到一边去了。

  这时,凌欢欢开腔了:「请大家安静,今天,我们举行征服大赛和收奴仪式。我就是主持人和裁判。首先要进行的是是征服大赛。苏悦任命素娟为临时小妹已到此结束,在正式收素娟为奴之前,决定给素娟一个机会显示自己的本事,然后再先择让素娟做什么样的奴隶。大赛分三项:魅力、智力、武力!素娟必须使出全力,否则,按犯规处理。素娟快过来!」

  素娟过来后,凌欢欢命令她站起来,然后左右开弓给了素娟两耳光,说这就是对犯规的处罚,并宣布比赛现在开始,要大家鼓掌。张蓉不知不觉也在鼓掌。
  在内心的刺激感和羞耻感的剧烈碰撞中,刺激感占了上峰并驱使着张蓉,使她期待着看三个美少女征服自己的妈妈。

  首先,是比魅力。要素娟站好,把最好的样子展示出来。素娟刚摆出样子,就被文菲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你这个癞哈蚂还想和天鹅比!」

  素娟立即跪了下去。欢欢宣布:「既然无法比,那就进入下一个节目!」
  然后,智力比赛开始。文菲又插话:「比智力太繁琐了。还不如这样,张蓉既了解苏悦,也了解自己的妈妈,要她评价一下谁强吧。」

  「对啊,这个方法最省事。好,请观众张蓉评价吧。」

  凌欢欢宣布道。

  「当然苏悦强些,苏悦的智力完全可以做我妈的老师了!」

  张蓉不假思索地说。除了事实确实如此外,还因为张蓉现在希望的不是自己的妈妈赢,而是想看看苏悦征服妈妈的样子,张蓉已经被这种兴奋控制了。
  「那好,就比最后一项:武力。这一项必须现场决出胜负!」

  凌欢欢站在了客厅最宽敞的地方。

  苏悦满不在乎的样子走过来:「素娟,你可要拼尽全力噢,否则我就不喜欢你了!」

  「是!」

  素娟回答道。其实让苏悦征服自己是素娟求之不得的事,这样更刺激。
  「讲一讲比武规则:除了不准使用器械外,什么方法都可以。一方将另一制服得不能反抗为胜」凌欢欢宣布。

  比赛开始了。素娟和苏悦面对面站立。虽然苏悦只有16岁,素娟已经40出头,但苏悦看上去比素娟高大半个头。苏悦很轻视对方:「你先动手吧,我不和你计较!」

  素娟为了体验被苏悦征服的感觉,真的先动手了。她两只手同时向苏悦的两肩抓去。苏悦动作很敏捷,一下子把素娟两只手腕抓住,然后交由一只手,变成一只手抓两只手。苏悦一只手虽然难以死死抓住素娟的两只手,但就在素娟挣脱之前,苏悦用另一只手很优雅地打了素娟两耳光,声音很轻脆响亮。等素娟挣脱了一只手后,苏悦用右手将素娟的左手一扭,将素娟反转过去,素娟弓着身背对着苏悦。苏悦用脚在素娟膝盖窝轻轻一踩 ,素娟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苏悦顺势一按,素娟两手着地,苏悦就骑上了素娟的身,然后用腿一夹,并没有命令素娟,而是用腿的力量支配着素娟在客厅转了一圈,尽管素娟用力反抗,但不是苏悦的对手。回到原位后苏悦把素娟从胯下拖起来,示意从头开始比赛,好像猫捉老鼠游戏一样。这一次素娟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准备主攻下盘。她张开双手向苏悦的腿抱去。哪知,苏悦顺势把素娟的头往下一按,用大腿把素娟的头夹住。
  素娟的头在苏悦的大腿中间、屁股下面用力地抽动着,想抽出来,但苏悦夹得很紧,无法出来。这时,苏悦轻蔑地一笑,用双腿拖着素娟往前、后、左、右走了几步,又回到最初的位置,素娟不但没能把头抽出来,而且还被苏悦拖得到处走,使得欢欢和文菲看到大笑起来。她们都说素娟的头还比不过苏悦的屁股。
  苏悦的征服行动和另两位美少女的笑声让张蓉进一步经受着刺激的煎熬。
  「没用的东西,你要用尽全力!」

  凌欢欢把素娟拉出来,然后打了她两耳光。

  两人又相对而站。这时,素娟已经真正感觉到苏悦的厉害。她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用两臂抱住了苏悦的腰。素娟认为苏悦无所不能,干脆用尽全力,看看她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苏悦因为过于轻视对方,没想到素娟有这么大的劲,被推着往后退了两步。
  但苏悦不愧是运动高手,身体很灵活,她非常轻灵地顺着力往后快速滑步,这一下把素娟搞得有点失去重心。

  然后,苏悦把素娟的两肩一抓,往后扯的同时,伸出右脚一绊,十分巧妙地把素娟仰面朝天地绊在地上。然后,苏悦一屁股坐在了素娟的胸腹上面,素娟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又一次倒在苏悦的胯下。素娟还想挣扎,刚一抬头,就被苏悦一耳光打得头都偏了过去,然后苏悦左右开弓连扇了素娟六七个耳光。苏悦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自然,令人心服口服,优美得像舞蹈。素娟已经彻底被这个十六岁的妙龄美少女制服!她瘫软在地上认输了。

  苏悦站起身来,两手叉腰,很得意很神气地看着张蓉,胯下便是被苏悦彻底征服的张蓉的妈妈素娟。比赛结果告诉大家:苏悦把素娟征服在胯下是非常自然合理的,苏悦的每一个方面都可以让素娟跪下称臣。

  「苏悦任何一个方面都比素娟强很多档次,因此,苏悦正式收素娟为奴是当之无愧。素娟正式成为奴隶后,如何称呼苏悦有三种选择:姐姐、妈妈或奶奶,请大家评判。」

  凌欢欢宣布。

  「还是先让张蓉评判吧。」

  文菲要进一步刺激张蓉。

  「应该称呼奶奶!」

  张蓉回答着,此时被苏悦征服的兴奋感已经快达到极点。

  「为什么呢?说出理由啊。」

  文菲笑着问。

  「因为苏悦各方面都比我妈妈强太多了,高贵太多了,我妈妈只配在她胯下做奴隶并叫她奶奶!」

  张蓉此时已经完全被苏悦征服,在她心目中苏悦就是至高无上的神。

  大家都赞同张蓉的意见,认为素娟应该叫苏悦为奶奶。苏悦看着胯下的素娟:「好吧,今后就收你为乖孙女吧。」

  只见素娟一骨碌爬起来,不停地叩头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