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328


    汉朝是中国历史上继短暂的秦朝之后出现的朝代,分为「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9 年)与「东汉」(公元25年—公元220 年)两个历史时期,后世史学家亦称两汉.

    西汉为汉高祖刘邦所建立,建都长安;东汉为汉光武帝刘秀所建立,建都洛阳。

    其间曾有王莽篡汉自立的短暂新朝(公元9 年-公元23年)。

    乱必有亡,亡便是杀戮,故事就由此开始。

    公元前45王莽出生在西汉外戚王氏家族,长大后因其擅於经营,逐渐把持朝政就任大司马.

    公元前九年,王莽大司马府。

    「敬武公主到!」一身紫衣,婀娜多姿的敬武公主,来到了王莽的客厅.
    敬武公主是汉成帝最喜欢的公主,也是最美的公主。

    因此也成为各国王族,和朝野大臣追求的目标。

    其中自然包括王莽。

    「敬武见过大司马. 」敬武公主看着眼中发光的王莽。

    「啊~~~ 啊~~~ 王莽拜见公主,哈~~哈哈,不知公主驾到有~~有何贵干。好
像一年多未见公主了。」王莽魂不守舍的说.

    「有劳王大人费心了,敬武贪玩去了江南,最近才回,父皇马上要出巡,想要见下大司马,再者敬武在诗词方面有事情要请教宇少爷。」敬武公主说道。

    王莽脸色一变,但是马上恢复自然,「哈哈~~~ 行~~~ 哈哈。去吧。宇儿在
后书房,我现在就去更衣然后见皇上去。」

    「谢大司马. 」

    看着三步变作两步的敬武公主走向后书房,王莽陷入了沉思。

    咚~~咚~~敬武公主敲响了后书房的门.

    「谁啊~~」王宇问道。

    「我,敬武。」

    「啊!!!」门开,一对热切的目光相对,然后王宇一下把敬武拉进了书房。
    「你怎么来了?一年零两个月了,你怎么样?」王宇急切的问。

    「我~~~ 我很好,宇郎你可好,我去了昆阳,把我们的孩子生了下来,然后就马上回来见你了。孩子让一个姓迟的亲信代养呢。」说着敬武公主已经红着脸靠到了王宇宽阔的胸膛上。

    虽然汉较开放,但是公主的婚姻还不能自由,所以公主与王宇偷吃了禁果后有了血脉,她还是偷偷的生下了孩子。

    「你~~你不该回来。」

    「啊~~~ 难道宇郎不喜欢敬武了?」

    「不,敬武,你可知我父亲有了反心?」

    「啊?!!!」这可是晴天霹雳,吓的敬武公主半天没说出话来。

    「是真的,我听到了父王和他的心腹赵科的会话,於是我和吕宽去劝父亲,可是父亲却说吕宽违抗上命,把他杀了。」王宇流泪说道。

    「真的?!!吕宽可是你父亲最好的朋友啊!」

    王宇摇摇头道:「没办法,父亲现在变了很多,他总是想着他的儒家文化可以治理国家,说当今皇上无道。」

    敬武看看王宇,紧紧抱住她,一直很自主的她也变的没了主意~~~

    「碰~~~ 」忽然好像屋外什么东西被碰了一下。

    敬武公主一个闪身就跳出窗外,她叫敬武公主,自然是因为自幼好武,老皇帝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

    一个小丫鬟正想叫,被敬武一掌劈在后脑就晕了过去。

    然后王宇和敬武把那个丫鬟拉进了屋子。

    「怎么办?」这次敬武公主是真的没了办法。

    「这个丫鬟是父亲的亲信,不能让她活,快把她拉到后屋。」王宇说.
    后屋很小。

    「这地方很小怎么藏啊。」敬武问道。

    「藏?只有不说话的人才最安全,这有个酒缸已经没了酒把她放进去。」王宇说道。

    这个丫鬟叫小培,是王莽的心腹,既然是心腹自然是长的很好,她一直负责监视王宇的。

    「这应该是罈子吧?这么小怎么放进去啊?」敬武问道,这个缸只有三尺高,然进去也只能放半身。

    「噌~~~~」王宇拔出了一把匕首。

    把小培压的跪到罈子边上。

    头放到罈子口那。

    这时候被折腾半天的小培也醒了过来。

    「唔~~~~」还没等她说话。

    王宇早就摀住了她的嘴,短刀插进了她的喉咙,血扑就喷了出来。

    然后哗哗的流进缸里.

    「咯咯~~吱吱~~~~」王宇用力的切着,小培无法发出声音,她拚命的扭动着
身体,可是一个是武功高强的公主,一个是大男人,自然是动不了了。

    「呜呜~~~~」随着小培越来越弱的呻吟,身体颤抖的她脑袋最后还是被王宇切了下来。

    「碰~~~ 」王宇也没心情看这个血淋淋的美人头,就把它扔进缸里.
    然后他把小培的身体倒头向下放进缸里,这时候正好腰部以上在外边,身体神经还没死透的小培还在痉挛着,弄的缸咯咯直响。

    王宇弄开小培腰部的衣服,露出了这个女孩美丽的肚皮,雪白无比,完美的脐孔。

    但是「噗哧!!」这个美丽的脐孔已经被一把血淋淋的刀子紮了进去,然后王宇横着切开她的肚皮。

    内脏鲜血哗的流了出来,但是大部分还是流进了缸里.

    王宇把小培盆腔的子宫,膀胱一类的也掏了出来,放进缸里,有连接的就短刀切断,最后只由脊椎连接这小培的上体和下体了。

    「卡嚓~~~ 」王宇把它掰断,切断肌肉连接。

    这样小培的上半身和她的头就全都进了空酒缸,然后王宇拿布封了封口,然后又找了个酒缸把小培的下半身放进去。

    「你先走吧,待久了父亲会怀疑。」王宇看看还是惊魂未定的敬武说道。
    「啊~~~ 那那~~你怎么办?」敬武虽然是会些武功,但毕竟还是皇族的公主。

    「放心,晚上我会找人把两个罈子送出去,父亲就是怀疑我,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再者他也没证据。」

    「那好吧,我走了。」

    很快天色黑了下来,王宇正要找人把小培的尸体带出去,这时候王莽来了。
    「父亲大人!!!」

    「你好像有事情要做,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啊?」

    「您说笑了父亲大人,我别说是没事情,就是有事情也会等父亲大人走了再做的,父亲大人晚上吃的可好。」

    「不好,小培呢?」王莽突然问。

    王宇的眼睛只是闪了一下。

    然后低头道:「对啊,父亲,我好像也没见过她今天,我还以为她去侍候父亲了。」

    「呵呵,知子莫过父。你不用骗我了,这书房里血腥气很重,恐怕小培早就被你毁尸灭迹了吧。」

    「没,父亲,我怎么敢。」

    「哈哈~~你不用和我装了,小培一定是死了,她每天晚上都会和我联系,今天没联系.

    正好又有和你要好的敬武来,我看是那敬武也知道了我的事情,被小培发现了吧,你和敬武才杀了她。

    你也不必和我说什么,以后你最好在书房里待着,出了书房可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父亲,敬武她不知道,我也没杀~~~~~~」

    「碰~~」没等王宇说完王莽早就走了出去。

    三天过去了,敬武公主一直担心着王宇,皇帝出巡还没回来,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换了身平民的衣服偷偷出了公主府,忽然一个小廝跑了过来。

    「敬武殿下」小廝小声的说道。

    敬武公主先是一愣然后问:「你是?」

    「我是宇少爷派来的。宇少爷让我带你去个地方,我都在这等你2 天了,宇少爷说你一定会出来的。」小廝笑着说.

    敬武心里一甜,然后和小廝王往东城走去,出了城来到一个庄园.

    进了一个客厅,小廝倒了茶。

    「你先用,殿下,宇少爷马上到。」

    走了半天公主还是真的渴了,就喝了几口。

    「茶还真的不错,是……」可是敬武公主却是越来感觉越睏最后失去了知觉.

    猛然公主感觉身体有些凉。

    「啊~ !!!」她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的被吊在一个架子上。

    双手被吊在上边,手被勒的已经没了知觉,脚离地面有半尺左右。

    公主感觉脸色一热,毕竟是公主,虽然和王宇有了关系,可是自己的身体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多看。

    「啪~~啪~~~ 」鼓掌的声音。

    「好完美的身体,简直就是天仙。」

    「王大人?!!!!你~~~~你~~~ 怎么可以这样?你好大胆子!」公主激动
的说道。

    「哈哈~~~~我对公主仰慕很久了,所以今天特意请公主来做客。」王莽色瞇瞇的看着公主美丽的胴体.

    「父皇知道不会放过你的,再、再者……我喜欢的是你的儿子王宇。」
    「哈哈~~你以为他会知道吗?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会放你出去的。如果不是你知道这些事情也许我会不打扰你们,可是你们要阻挡老夫的「儒家」大业却是不行。」说着王莽走到了敬武公主的身前,轻轻的抚摸着那对白皙的乳房。

    「真是人间极品啊!!!」王莽讚歎道。

    「你~~~ 你~~~ 禽兽. !!!」公主几乎晕了过去。

    但是王莽却像没听见似的,手抚摸着她的身体慢慢向下,一直到了那毛茸茸的花园地带。

    「啊~~~~救命啊~ !~~~ 救命!!!!!」公主拚命摇动着身体,想离开这
个魔掌。

    「没用的,这是个地下密室。有我亲信把手,谁也不能来救你的。」王莽「和蔼」的说道。

    「啊~~~ 不要~~~ 」原来王莽手指已经捅进了敬武公主的蜜穴。
    这时候的王莽早已经受不了了,他迅速的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抱住了公主的胴体.

    「好优美的感觉. 」王莽感叹道,如同一团棉花,柔软的包裹着自己,特别是公主反抗的时候,那羊脂一样的肌肤,那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摩擦着自己,简直叫自己欲仙欲死,公主就是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不~~~ 不~~~ 不要!~~~~我~~和你的儿子已经有了孩子!~~~~不啊~~~ 啊
呜呜~~~~救命啊~~~~」

    公主叫着,可是这时候的王莽早已经忘了一切。

    「啊~~~ 」公主一声无奈的呻吟。

    王莽早已坚挺的肉棒一下插进了公主的阴道。

    王莽迅猛的插动着,那种湿润柔软的包裹几乎让王莽疯狂。

    公主感觉就像进入地狱一样。

    这时候王莽的眼睛已经红了,他抱住公主疯狂的插着。

    然后是后边,伴着公主的惨叫,王莽做了3 次。

    最后软软的坐到边上喘着。

    公主已经不喊了,只是默默的在那流泪.

    第2 天,王莽又来了。

    「听说你不吃饭。」王莽问道,可是公主却是一句话没有。

    「哎~~算了,吃了也没什么用了。」说着王莽又去抚摸公主的胴体.
    然后狂亲着,最后坚挺的肉棒又插进了公主的蜜穴。

    这时候的公主已经麻木了。

    猛然~~~~

    「啊~~~~~ 」一个坚硬的东西插进了公主的肛门.

    是一个带满倒刺的阳具一样的东西,有一尺多长.

    「啊~~~ 好~~~ 好痛啊~~~ 」公主惨叫道。

    「对不起了,为了老夫的大业,老夫不能留你了,老夫就陪你度过最后的时光吧。哈哈哈~~~ 」王莽笑着把那个阳具又插深一些。

    公主早痛的浑身发抖,阳具进入直肠,填满直肠,倒钩钩住肠壁。

    公主痛的死去活来,她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个毒辣的东西。

    王莽这时候早已经进入疯狂状态,公主的惨叫和挣扎让他的性欲达到了极点,他经常会偷偷的弄些年轻女人下来蹂躏,但是对比公主那些简直就是家鸭对天鹅.

    「嘿~~~ 」王莽一用力,整个倒刺阳具全部进入了公主的直肠.

    「啊。」公主的阴道每随着直肠的阳具深入都会痛苦的收缩一下,最后伴着公主昏迷前的惨叫王莽也已经完成了射精。

    王莽对外宣传儒家学说,其实暗地里却是一个喜欢折磨和食用少女的人。
    公主再次幽幽的醒来。

    直肠和下身就如同火烧一样,她浑身是汗。

    她见到自己脚下放着一个木盆。

    王莽提着一把尖刀看着自己。

    「你醒了啊。美丽的公主。」王莽用他不温不火的语气说道。

    「父王最近出巡,我已经让我的亲信在父王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你的事情,你跑不掉的。」

    「哈哈,你以为老夫会怕那个昏君,但是你还是知道的太多,在宇儿方面我更不会留你,你就认命吧。」

    公主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逃出去了,即使逃出去又如何面对宇郎。

    「啊~~」公主呻吟一声,不是尖刀,而是王莽的手指插进了她的蜜穴。
    王莽的舌头疯狂的添着她的乳房。

    敬武公主想不叫,但毕竟是女人,很快敬武就开始淫叫起来。

    王莽快马加鞭,很快公主达到了高潮。

    「啊~~~~啊~~~ 呀~~~ 」这次不是手指,就在公主高潮的瞬间,王莽的尖刀
插进了公主的会阴。

    然后用力一捅,一转,刀刃向上,

    一抬。

    「噗哧。」整个阴道被搅烂,被挑开.

    「咯登」耻骨被挑开.

    「唰~~~ 」从耻骨到心口。

    一条可怕的刀口。

    然后内脏失去了承托全部涌了出来。

    公主在最畅快的时候感觉阴部一凉,然后是一阵剧痛,痛的自己简直要晕了过去,她喊破喉咙的惨叫,但是一切才刚刚开始,刀子又深入一下,切开了整个阴道,捅破了自己娇嫩的子宫.

    然后又是一阵搅动的剧痛,整个阴道都被搅烂。

    然后刀子切开自己的耻骨,然后切开肚皮,她看见自己花花绿绿的肠子带着黄色的脂肪涌了出来,王莽把它们放进盆里,然后掏出子宫,和被搅烂的阴道,然后切下来。

    公主想死去,可是却不能,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闭上眼睛,她见到王莽把自己的肠子切成2 尺多长的小段,然后翻过来,红色的小肠里边的比较难翻,但是王莽翻的还是比较熟练,然后用清水沖洗,大肠就好些,但都是一样的柔软。

    「我一个大汉公主就这样被这个禽兽吃了吗。」敬武公主流着眼泪想着,这时候她有的不是疼痛,而是痛苦。

    「还有我的宇郎。」

    「想什么呢公主?」这时候的王莽把所有的肠子都洗好,又洗好了子宫什么的,然后放进一个开水锅里烫一遍捞出来。

    「你的肠子好嫩啊,我会把你的肉都剃下来,煮完撒上盐留着慢慢吃,放心我不会浪费的。」

    公主听了这话感觉一顿噁心。

    这时候王莽抓住了公主的乳房。

    「多好的乳房啊,公主就是公主,一般女的被开膛后都会昏死过去,可是你却还是很清醒,厉害厉害,不知道我割下了你的两个肉馒头你会怎么样。」

    「畜~~~~生~~~ 」公主吐了一口血水在王莽的脸上,王莽没擦,却是用舌头
舔下然后用手狠狠的握住了公主左边的乳房。

    「唔~~」公主见自己心爱的乳房已经被王莽抓的变了形,但是她还是忍住不叫,但是~~~

    「啊~~~~你杀了我吧~~~ 啊~~~ 」

    「叱~~~ 」王莽短刀从下向上切进了乳房,女人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公主痉挛着,王莽慢慢的往上切,好像在欣赏公主已经痛苦的变了形的脸,最后公主又一次晕了过去,可是她却在又一阵剧痛中醒来,原来王莽又开始切她右侧的乳房。
    但这时候的公主连喊叫的力气都没了。

    两个乳房进了锅里.

    然后王莽抓住公主高高翘起的屁股,然后一刀深深的切下。

    都可是看见白骨了,因为血流了很多,屁股上倒是没流多少血。

    最后两边屁股肉都剃了下来。

    王莽果然是专业,他又开始剃公主腿上的肉,最后连脚上的肉都剃的差不多,然后把公主肚皮,腰部,胸脯的肉一刀刀剃下来。

    公主时而醒来,时而昏迷,但是却感觉不到疼痛了,最后连手上的肉都被剃掉。

    王莽看着基本快成骷髅的公主。

    从肋骨下边把手伸进公主的胸腔,握住那小巧的心脏,一拉,一个还在挑动的心脏就到了这个满是鲜血的手中。

    然后割下了公主的头放到一边。

    「敬武~~~~!!」

    不知道怎么王宇冲了进来。

    王宇哭着抱着敬武公主的头,一个血淋淋但是因为失血却更加美丽的人头.
    王莽:「我不是让你在书房待着吗?!!!为什么出来?」

    「你为什么杀她?」

    「我的儒家治国之法不能出半点差错. 只是活该她倒霉。」

    「哈哈,儒家,儒家思想就让你这么做,这么对待一个还是喜欢你儿子有了你儿子血脉的女人。一个公主。就是杀她用的到这么残忍的方法吗?」王宇眼睛已经满是血丝.

    王莽没说话,只是说:「老魏,带他出去。」

    「出去?」王宇拿起了地上的尖刀扎进了自己的心口。

    「你!!!~~~~」

    「你不是我的父亲. 你是魔鬼。」王宇慢慢的倒下,倒在公主留下的满地的血迹那,

    「你会后悔的!!!」王宇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但是王莽确实一点反应没有,他想去扶自己的儿子,但是感觉很远,王莽走了出去。

    王宇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了一起。

    王莽最后还是把公主的骨头和头颅与自己的儿子埋在了一起~~~~~~~~~~~~

    但王莽马上借此机会诬陷罪名诛杀了公主的亲信外戚卫氏一族,牵连治罪地方上反对自己的豪强,为了消除负面影响,又令人把此事宣传为王莽「大义灭亲、奉公忘私」的壮举.

    甚至写成讚颂文章分发各地,让官吏百姓都能背诵这些文章,然后登记入官府档案,把这些文章当作《孝经》一样来教导世人。

    对外所有获罪家族男的斩杀,女的沦为奴婢,但是对内~~~ 在敬武公主惨死的密室内~~~~~~~ 所有外戚卫氏一族和其他获罪家族的15到18岁的少女都被绑在
这里.

    一队千人的暗杀队伍整齐的站在门外。

    「你们是老夫最神秘的底牌,现在这里有1008个貌美女子,你们一人一个,自己享乐后解决她们。

    谁能让她们最痛苦的死去,我就会给他万两黄金的奖励。这也是你们应该具备的素质. 」

    「是!!!主人。」然后是疯狂的强奸,然后就是血腥的屠杀开始。

    有的被腰斩,有的被剥皮,有的被活活烧死,有的乱箭射死,有的五马分尸……等等,无所不用,其中有个叫卫奇梅的17岁女孩子,分到了一个叫王欢人手上。

    被强奸N 次后王欢把她大字型绑到了一个架子上,先洗肠,然后用小刀慢慢的在卫奇梅的后背左肩下刀,然后横切到右肩,刀深正好破了表皮。

    然后两边向下切到肩胛骨下边,然后横切,然后后背出现一个长方形的刀口,王欢抓住上边缘往下一扯。

    「啊~~~~」伴着卫奇梅痛苦的惨叫,一块长方形的人皮被扯了下来,卫奇梅痛的晕了过去,但是很快她又在惨叫声中醒来。

    原来王欢拿一种特制药酒慢慢的拍打没皮的伤口,然后他又让别人拍打,自己到前边剥去了卫奇梅的两个乳房上半球体的皮肤,然后用药酒拍打。

    卫奇梅早晕过去很多次,王欢就给她灌了一种秘制的药,这次让卫奇梅感觉伤口更痛了,可是再也晕不过去了。

    然后是大腿上部,臀部上部。

    然后给卫奇梅开膛洗净肠子,子宫等等腹腔东西,再把内脏用药酒醃制一会放回卫奇梅腹腔,缝合肚皮,再用特殊大锅加调料放上一个蒸屉,把卫奇梅的头放在外边,然后盖盖蒸三个时辰。

    最后卫奇梅痛苦的吐出最后一口气,这时候满屋飘香,少女的肉味,淡淡的酒香,期间卫奇梅一直有着知觉,她感受自己被剥皮,被开膛,看着别人搬弄自己的内脏和自己的生殖器官,然后又放回去,感受自己的肉被一分分的被蒸熟。
    但是她却死不了。

    卫奇梅的肉换嫩无比,每个部分的肉都有自己的特色。

    还带着特别的酒香,内脏更是爽口宜人。

    乳房则细嫩柔软,再加其受尽折磨后才死去,所以最后是王欢得了那万两黄金。

    王莽后来用这只队伍不知残忍的杀害了多少自己的对头.

    其中有刘氏后裔少女三千口,被王莽所杀。

    三千少女被王莽命人脱去衣服,集体斩杀,血流成河,又不让人收尸,三千个美丽的胴体被野狗野狼吃了半月才吃完,最后臭气熏天,污血满地。

    元始三年(3 年)王莽的女儿成了汉平帝的皇后。

    元始四年(4 年)王莽加号宰衡,位在诸侯王公之上。

    王莽奏请建立明堂、辟雍、灵台等礼仪建筑和市(市场)、常满仓(国家仓库),为学者建造一万套住宅,网罗天下学者和有特殊本领的几千人至长安,大力宣扬礼乐教化,得到儒生的拥戴。

    先是四十八万余民众,以及诸侯、王公、宗室上奏请求加赏於安汉公王莽,再是公卿大臣九百人请求为王莽加九锡.

    於是朝廷赐予王莽象徵至高无上礼遇的九命之锡.

    接着,王莽为了制造太平盛世的景象,先是派「风俗使者」八人到各地考察,回朝后大加讚颂天下太平,彰显王莽宣扬教化之功。

    其次通过重金引诱的政策,使匈奴等外族遣使来归顺朝贺,王莽遂成为人们心中治国平天下的贤良圣人。

    5 年,汉平帝亡故(据说是王莽毒杀),王莽为了避免年长的新皇帝登基,使自己不能任意操纵政局,於是拥立年仅两岁的刘婴(孺子婴)为皇太子,太后王政君命王莽暂代天子朝政,称「假皇帝」或「摄皇帝」(代理皇帝)。

    王莽在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几乎等同於皇帝,这引起了以刘氏宗室为主的反对派的反弹。

    首先是发难安众侯刘祟,居摄元年(5 年)刘祟率领百余人进攻宛城,连城门也没有攻入就失败了。

    第二年九月,东郡太守翟义起兵,拥立严乡侯刘信为皇帝,通告各地,长安以西二十三个县的「盗贼」赵明等也起来造反。

    王莽十分恐惧,饭也吃不下,日夜抱着孺子婴在宗庙祷告,又模仿《大浩》写了一篇文章,说明自己摄位是临时的,将来一定要将皇位归还孺子婴。

    同时王莽不断调动大军镇压,攻灭翟义的部队。

    待王莽扫清了这些障碍,各种符命样瑞纷至沓来,不断有人借各种名目对王莽劝进.

    初始元年(8 年)王莽逼迫王政君交出传国玉玺,接受孺子婴禅让后称帝,改国号为「新」,改长安为常安,是为始建国元年(9 年)。

    王莽在朝野广泛的支持下登上了最高的权位,开了中国历史上通过篡位作皇帝的先河。

    而这时候在平原城外,两个天真的少女正在前后追逐着。

    「姐姐,快啊,看我不追上你。」说话的是一个红衣少女,和前边的粉衣少女一样都是短装武士打扮,这样更显出这两个美女的美丽无瑕,就如两朵云彩,在城外的草原上飞驰.

    「来啊,平儿,哈哈~~看你能不能追上。」粉衣少女笑着说.

    猛然三匹马载着三个男人由西南向他们跑来。

    「好靓的小妞啊,大哥。哈哈!!」

    「是~~~~啊~~~ 老子在这平原城还没见过这个美的女子呢。」一个穿着青色
长衣,头戴方巾的中年男子拦住了两个少女。

    「让开!!!」说话的是粉衣少女。

    说着就要拿马鞭打那青衣男子。

    「大胆!!你可知道他是谁?你可知道这平原城谁最大!!!」那青衣男子边上的一个人说道。

    「大人,我们只是在这野外游玩,还是请大人让开吧。」被叫做平儿的红衣女子说道。

    「哈哈,野外。这平原城是我们高少爷的老子的,这野外也是我们高少爷的老子的,所以这也都是我们高少爷的。你们在这游玩可交了税钱?」另一个手下说道。

    那个高少爷则从下到上的看着姐妹俩,好像他的眼睛能看穿姐妹俩的衣服似的,放着淫荡的光芒。

    「你看什么看?」

    「啪!~ !~ 」

    「哎呀~~~ 」粉衣少女一鞭子就打到了高少爷的脸上,红衣少女想拦都来不及。

    高少爷是平原知府的独子怎么能吃过这亏。

    「啊!给老子抓起来,老子要杀了你全家。对你邻居也要连坐,你们老子要先奸后杀,然后剥皮吃肉。」蓝衣男子疯狂的叫着,捂着脸上的鞭伤。

    另外两个男子却要上来抓人。

    就在这时后边箭似的来了一人。

    只要白影一闪就到了近前,刀光闪过,三人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人头落地。
    姐妹二人几乎看呆了,此人白衣白马,手提一把厚背长刀身高七尺,肩宽背后,国字脸,一对剑眉,果然是英雄无比。

    「在下徐异卿,刚才惊扰两位小姐了。」白衣男子一抱腕。

    「啊,你就是赤眉义军首徐异卿徐大侠. 谢谢大侠,小女子迟玉静,这是妹妹迟昭平。只是徐大侠这姓高的好像有点来头不知道怎么办. 」迟玉静说道。
    「哈哈,徐某就是来杀他的,这个高蔡武是高鹏高知府的儿子。不知道奸杀了多少良家妇女,和无辜少女。我正好来看平原城地形,见了他就顺手除了。后日我赤眉义军就会拿下这平原城,解救一方百姓。」

    「好,我们就等大侠入城,我姐妹二人也是习武之人,我会联系我们一些习武好友和大侠里应外合拿下平原城。」迟玉静说道,迟昭平也坚定的点点头.

    「好,徐某能认识两位女中豪傑真是三生有幸。」

    「好,事不宜迟,那我们就马上回城去联系. 」后平原城内有迟玉静和迟昭平带人呼应,徐异卿义军轻松拿下平原城。

    后来姐妹二人带起一部分义军和徐异卿呼应。

    姐妹的父母知道此事后也非常支持,原来迟玉静就是敬武公主和王宇的孩子,名字中的玉静正是谐音代表王宇和敬武。

    她们姐妹二人都喜欢徐异卿,可是徐异卿确实有个貌美如仙的妻子赵颖,赵颖年方,是徐异卿手下大将也是早期支助徐异卿起义的赵爱虎的女儿。

    因为早有婚约,於是在拿下平原城后两人结婚,徐异卿也是对赵颖爱护有加,迟氏姐妹对赵颖爱屋及乌,最后把对徐异卿爱放在心里一心打仗,和赵颖也成为了闺中密友。

    她们战斗在平原、富平、乐陵、无棣、盐山等地,队伍很快发展到10万之众。
    公元23年,在昆阳,王莽军被更始帝大军打败。

    同年义军联盟围住长安。

    因为奸细出卖,赵颖被抓,带进了长安城。

    长安城西门,正是徐异卿,迟玉静,迟昭平三人的军队把守。

    王莽提着赵颖立於城头.

    「徐异卿,老夫给你个机会,马上让出一条路,让老夫出去我就放了你的娇妻。不然~~~~」

    「异卿不要管我,快和玉静妹妹她们杀了这个奸贼. 」徐异卿没说话,迟玉静她们更是没法插话。

    「好,给我脱。」王莽见徐异卿没反映就让手下去脱赵颖衣服,赵颖尖叫着很快被几个强壮的武士把衣服脱光,徐异卿手下都忍不住了。

    「大人我们上吧。杀了那个禽兽救下嫂子。」

    「徐大哥我们上吧。」迟昭平也忍不住了。

    「不许动,我们和其他义军联盟围城。我们一动围城军队一乱就会放走王莽,我们要以大局为重。颖妹会理解我的。」徐异卿坚决的说道。

    「可是~~~ 」迟昭平还想说什么被迟玉静拉了回去。

    这时候赵颖被按的扒在城门垛上,雪白的屁股翘的老高,一个武士却是脱光衣服开始强奸她,赵颖没叫,但是城下的军士却是眼睛都红了。

    高骂王莽不是人,可是王莽却是没听见,几个武士都强奸了赵颖后,王莽拿出了一把匕首,然后让人按住赵颖.

    「唔~~~ 」赵颖没有尖叫,王莽把匕首插进了她的肛门上边,然后环切了肛门,用一个钩子钩住赵颖的直肠.

    「好,徐异卿,你果然不是人,连你的老婆都不管。今天我就给你看看什么叫放风筝. 来人,把这个小妞给我放出去。」两个武士架起已经痛的浑身发抖的赵颖直接扔出了城墙。

    「啊~~~~」悲切的惨叫。

    钩住直肠的钩子在王莽手中,随着赵颖身子的下落,肠子一份份被拉了出来。
    那种痛苦简直无法言语.

    肠子盘踞在身体里,但是拉出来却是很长,大约有7 米多长,正好和城墙的高差不多。

    赵颖被从城头扔下。

    优美的裸体在空中不停的摆动,但是后边却带着一条红红的肠子,快到地面时候肠子被全部拉了出来,只是停顿一下,但是肠子的拉力还是承担不起赵颖的身体.

    「扑通」赵颖掉到了城门口的地面上。

    满身是血,肚子已经瘪了下去,她艰难的抬起头.

    「卿郎~ !!!!」

    王莽则提着长长的肠子在城上狂笑。

    「王莽你个禽兽,兄弟们,不怕死的随我冲上去救下嫂子。」已经哭成泪人的迟昭平喊道。

    一呼百应,杀声震天,徐异卿也没法控制,迟昭平带人冲了上去。

    就在快到城门的时候,城内忽然出现上万弓箭手,万箭齐发,义军本比王莽军队高出2 倍,但是长安城城高墙厚,无法硬功,只有围攻,王莽出此计便是要义军阵型大乱.

    两次弓箭射后西城义军损失大半。

    赵颖躺在那里,感觉腹内空空,火辣无比,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她知道这是计,想义军回去,但也想自己的卿郎能过来抱下自己。

    就在这时,城门打开,王莽精锐出来。

    「卡嚓」一匹战马的前蹄踩碎了赵颖的盆骨。

    还没等赵颖反映过来,「噗哧,噗哧。」头骨,胸腔都被踩碎。

    战马奔腾赵颖很快变成肉饼。

    义军阵脚大乱,但是因为人数优势,和其他部队增援及时大部分王莽军队还是被截下,但是王莽却和残部逃了出去。

    「大人,前边就是断魂谷了。过了谷就是我们的马将军地盘,我们就安全了。」一个手下对王莽说.

    已经跑了一天一夜的王莽手下只有二百多人。

    就在这时.

    前方杀声再起,原来迟玉静想阻止迟昭平来不及,混战中注意到王莽队伍,於是带着少数人马追赶,最后抄近路终於在断魂谷堵住,但是她们只有百人,杀,不一定能杀过,可是不杀,过了断魂谷王莽就在也难抓了。

    最后她还是决定杀出去。

    为援兵争取时间.

    虽然王莽带出来的都是精锐,但是连杀数场,又人困马乏,最后只剩下十几人,迟玉静队伍则是全军覆没.

    「快走大人。」王莽和手下继续往谷内冲去。

    「王莽,你这恶贼,残杀敬武公主,杀子,夺皇位,今天我就替我娘和天下人杀了你。」一个头发散乱,盔甲破碎的女子提剑冲了上来。

    原来混战中迟玉静被人打晕,醒来发现王莽於是冲了上了。

    「啊~~~ 鬼~~~ 敬武~~~~」王莽一吓从马上掉了下来,他一直没见过迟玉静,
迟玉静长得很美,相貌极像敬武公主,此时王莽正神经紧张,自然给她吓到。

    但是就在迟玉静要跑到王莽近前时候,感觉腹部一凉,然后一阵专心剧痛传来,一个武将骑马冲来,长枪从她腹部上部捅,肛门穿出。

    余力直插进地面,可怜迟玉静就被这么钉在了地上。

    「哈哈,真是冤家路窄,迟将军,你也有今日,我儿去年被你斩杀,今天我就把你剖腹挖心一祭我儿之灵. 」迟玉静忍着剧痛,她知道多等一会,自己的军队就会更有机会抓住他们。

    「哈哈~~~ 老娘怕你们,老娘就在此,你剖开看看。」那人跳下马.
    这人正是王莽手下第一猛将王喜平,儿子王召先前被迟玉静阵前杀死。
    王喜平拿出一把短刀。

    「来人给我生火,我要看这娘们的肉一定很好,正好兄弟们都饿了,我们就吃了她再上路。我们逃出来的是个无人知道的路,她应该是尾随我们来的,不会再有追兵,大家放心。」有人生火,锅水已经开了。

    王喜平脱去迟玉静身上衣服。

    「好完美的身体!!」他讚歎道。

    迟玉静父母都是长相出众之人,加之她自由习武南征北战,身体自然完美,加之皮肤白里带红更是人间极品。

    现在浑身是血,一根长枪更是从她上腹插进把她钉在地上。

    王喜平抓住迟玉静丰满的乳房。

    「刷~~~ 」

    「啊~~~ 」迟玉静还是发出了惨叫,自己美丽的乳房已经带着鲜血到了王喜平手上,王喜平把它扔进锅里.

    有一声惨叫,另一个乳房被切下。

    然后是臀部和大腿的肉。

    然后刀子扎进了迟玉静心口,但是不深,向下一划。

    迟玉静感觉肚子进了一阵凉风,然后是眩晕的剧痛,她见到自己的肠子被掏了出去。

    阴部一痛,王喜平刀子扎进阴部,最后把子宫也刓了出来,但是他却没动迟玉静的心脏,他可不想迟玉静死的这么早。

    慢慢他们把收拾好的肠子什么的也下了锅。

    当肉都剔的差不多的时候,王喜平抓住迟玉静的头发,然后拿匕首从头皮上边慢慢往下切,切过脑门,鼻子嘴,下巴,后边切到后脑勺,后脖子,然后抓住头发两边一拉。

    「哧啦~~」迟玉静美丽的脸庞的皮肤带着美丽的头发居然被他生生的扯了下来。

    眼球突出,牙齿外露,谁能想到这原来是个美人。

    王喜平把眼睛和舌头挖下来,然后刀子扎进心窝、挖出了迟玉静的心脏,还在跳动的心脏.

    然后把它们穿起来,慢慢的烤了起来。

    脸皮切下来,放心锅里,头发带着头皮则被扔进火堆。

    头骨被劈开,脑子取出,然后也放进锅里.

    「来人,把这个贱人的骨头都给我打碎,然后用火烧了,我要让她永世不得超生。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是!!!」当迟玉静的头骨和身上骨头都被弄碎放进火堆的时候,锅里已经香气扑鼻。

    战士们抢着吃起来。

    王喜平更是津津有味的吃迟玉静的眼睛舌头和心脏.

    这时候喊声大起。

    迟昭平顺着迟玉静留下的特比记号追到,很快王喜平一夥被杀尽,王莽这时还没醒但是却被一个小兵斩下来了人头.

    「姐姐呢。」迟昭平找了所有的尸体却不见姐姐。

    「迟将军,让手下去找吧。这是他们燉的肉,很好吃。你也吃点吧。」迟昭平接过肉,吃上一口。

    「真的是很美味啊!!!!要是姐姐在这就好了可以和我一起吃。」

    而后义军战遍天下,天下又归刘氏,「东汉」(公元25年—公元220 年)后
三国,蜀汉刘备算是最后。

    直至魏晋南北朝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