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403


      (四)

      自从那天被孙林大哥破处后,我由於两腿间隐私处疼的厉害,向学校请了几天假在家休息。

      幸好这几天孙大哥都早出晚归,没有碰面,避免了我的尴尬。

      恢复上学的第一天,席金老师把我喊到办公室,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怕他到校领导那去揭发我,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席金对面,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

      锐利的目光透过镜片紧锁着我,似乎在审视着什么。

      谁都没有说话,办公室安静的只听到我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突然,他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回抚摸着我纤细的脖子上某一处,低沈又邪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紫梦,这是什么?」

      我脑中轰的一声,突然想起那天被孙林哥破处时,在我身上留下很多痕迹,虽然渐渐消退了,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得到。

      由於不明显,我今天没穿高领的衣服遮住脖子,却被席金发现了。

      席金的手摸着就渐渐往下伸,似乎想挑开我的衣领.

      我飞快的站起身,打开席金的手,紧张的开口「是我不小心撞伤了,你别碰我!」

      说完,我转身想走。

      席金当然不会让我就这样溜走,他伸手拉住我的胳膊,用力往身前一带,由於反作用力,我宽松的上衣领口被他拉开,右边的肩膀全部露出来,上面同样
密布淡淡的吻痕。

      席金看到,无耻的说「你和男朋友睡过了吧,高中生是不准谈恋爱的,我要把你们这种行为报告给学校!」

      我听了,害怕又占据上风,带着哭腔说「不,我没有,别乱说. 」
      席金看到我害怕的样子,胆子更大了,走到窗户边拉上窗帘,又走回来「真没有的话就让我来检查下是不是处女。」

      软弱胆小的我害怕他把这件事报告给学校,只好无奈的答应了。

      在庄严的学校办公室,在平时一本正经的班主任面前,我哆哆嗦嗦的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房间中央,席金贪婪的看着我,眼中淫荡的目光恨不得
把我吞了。

      面容清纯靓丽,小鹿般的大眼睛中隐隐闪着点点委屈的泪光,明明还是个稚嫩的少女,身材却已成熟,丰满的胸部在微凝的空气中颤抖,顶端嫩红的樱桃
也在等着被采撷,小巧可爱的肚脐下生了一片黝黑的森林,勉强遮住两条纤细大
腿间最神秘的花园,两条白嫩的玉璧试图遮挡这美丽的风景,却因为过於纤细,
而不断漏出动人的景色,更增添了几分诱惑……雪白的胴体上还留着淡淡暧昧的
粉色痕迹,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这样的场景,本该留给最爱的人欣赏,
现在却被对面道貌岸然的色狼捷足先登了。

      席金的身体起了反应,裤裆鼓了一个包,他走到我面前,用命令的口气说「躺到桌子上去,把腿张开. 」

      我惊恐的爬上了办公桌,颤抖的抱着胸部,这样的场景让我羞愤欲死,紧紧夹着双腿,怎样也无法松开.

      席金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点点阳光从窗帘缝隙中透进来,洒在席金的邪恶猥琐的脸上,更显得狰狞可怕。

      他站在我面前,双手抚上了我的膝盖,忽然用力往两边拉开.

      「唔……」

      感觉到了一股冷气蔓延进私处,我一手环着胸,另一手遮住了眼睛,咬着唇,偏过头,轻轻掩饰着泪水,不敢再看他接下来的动作。

      「把手放下!」

      我无奈,只能咬着唇,把手平放在办公桌的两边,死死抠着桌子的边缘。
      这样,我一丝不挂毫无保留的将所有隐私完全展露在色狼教师的面前,嫩红的乳尖发出可口的光泽,两片微湿的花瓣包裹着若隐若现的粉色蜜穴,在诱惑
着眼前的色狼一探究竟。

      我感觉席金恶心的手指在我阴部肆虐,无情的拉开两片粉嫩的阴唇,把里面害羞的秘密全部暴露出来。

      他猥琐的一笑,手上动作不停,拇指按上了阴蒂,旋转揉搓着,时而划到蜜穴口抚摸……我很快有了感觉,蜜穴渐渐湿了……「还真是淫荡,这么一下就
湿了。」

      说完,顶在我蜜穴口的手指突然用力,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感觉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两条腿下意识的合拢,却被他死死按在桌子两边。

      我听到一声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接着一个坚硬火热的肉棒顶在我蜜穴口。

      我害怕的挣紮起来,席金按着我,用力向前一顶,肉棒狠狠的插进我的蜜穴,一下子插到底。

      好痛……虽然我已经不是处女,但是窄小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棒插入,那种身体被撕裂的感觉再度出现,我忍不住弯起身子。

      可是席金没有丝毫怜惜,两手抓住我的乳房,手指不停的蹂躏娇嫩的乳头,下身抽插运动起来。

      第一次被孙林大哥插入的时候我疼晕过去,什么都没感受到,可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虽然眼前的人让我觉得讨厌,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作出反
应,乳头变得坚挺,蜜穴中的水越来越多,席金每一次抽插都发出啪嗒的水声,
让我羞愧万分。

      「小贱人,平时装的那么清纯,干起来跟荡妇没什么两样。」

      席金一边狠狠的抽插着我一边说.

      听着他的侮辱,我委屈的想哭,在这种刺激下,身体的反应却变得更强烈,阴道内麻麻痒痒的,越来越多的水流出来,流的桌子上都是,难道我真的很淫荡,被讨厌的人强奸居然这么刺激……席金在抽插一百多下后,把肉棒抽出来,对着
我的乳房,精液射了出来,喷在我胸口到处都是。

      他用手把精液在我乳房上涂匀,两个乳房像涂了油一样光亮,就这样让我穿上衣服,回到教室去上课……

      (五)

      今天放学的时候不小心把作业本忘在了学校,我只好吃过晚饭后回学校取。
      这时候天渐渐黑了,我怕骑单车不安全,就坐了公车去学校。

      拿到作业本之后已经快7点半了,偌大校园里安安静静,就剩我一个人。
      风吹着树枝条发出沙沙的声音,显得格外萧条.

      天已经完全黑透,这寂寥的声音让我觉得浑身发毛。

      我快步走到校门口,发现刚刚开了一半的大门已经完全关上,只好硬着头皮去敲保安室的门.

      「谁啊?」

      里面传来张老头不满的声音,絮絮叨叨的开了门,看见门外的我,上下打量一番继续说:「你怎么还在学校?」

      「张伯,我回学校拿作业的,能帮我开下大门吗?」

      我小心翼翼的开口。

      「可以,不过你要先帮我做件事。」

      张老头眼中突然发出精光,「进来说吧。」

      我走进保安室才发现,里面不止张老头一个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头.
      「这是李伯。」

      张老头介绍.

      「李伯好,请问你们要我做什么事?」

      狭小的保安室多出一个男人,让我局促不安,不停的捏着衣角。

      「嘿嘿……」

      张老头淫荡一笑,「我和老李两个人长年晚上呆在这里给你们看门,好生无趣,女娃子你给我们表演几个节目怎么样?」

      我一听,感觉摇头:「我不会表演节目……求你们开门让我回去吧。」
      张老头一听,猥琐的小眼睛瞇起,仿佛舌头一般在我身上来回扫视:「就表演那天你在教师办公室的那个节目好了。」

      什么?我想到那天在席金办公室被他猥亵,脸色立刻白了:」

      你们乱说,我没有表演过节目!「」

      哼,还在装蒜!「李老头一边说,一边打那天的监控视频调出来,」
      每个教室和办公室都装了监控,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我看着视频上席金把我压在墙上,掀开衣服蹂躏乳房,只觉得气血往头顶涌,腿脚发软,站
不稳。张老头站在我身后,一只手从我腋下穿过来,托着我,顺便抓住了一只乳
房,淫荡的开口:」

      女娃子,没想到你长得清纯,做起这种事来这么淫荡。

      「」

      是啊,奶子这么大,也让我们看看。

      「李老头粗鲁的附和,上前脱我的衣服。」

      不……求你们不要这样……「我摇着头,用力挣紮着,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可是我的软弱和哀求更加助长了他们的肆虐心,张老头把我的两只手臂别
在深厚,用力拉着,李老头一把将我宽松的套头衫拉倒脖子上,拽了下来,两人
配合着把我扒成上身只穿一件小小的文胸。」

      啧啧,这奶子真漂亮,白嫩嫩水灵灵的,女学生就是嫩啊,不知道奶头是什么颜色。

      「」

      扒光看看不就知道。

      「听着他们猥琐的话语,我脑子嗡嗡作响,脸蛋羞得通红:」

      你们两个老流氓快放开我,我要出去报警!「」

      哈哈,老张,这小丫头片子不听话,欠收拾。

      「」

      你敢报警我们就把你跟你老师做的好事发到网上去给大家看看!「老张恶狠狠的开口。我一听,立马吓得不敢说话,只是呜呜哭的更厉害了。这时,身后
的张老头解开了我文胸的扣子,但是他没有立刻松开,猥琐的笑着说:」

      让我们好好看看小丫头的奶子!「说完,猛的一松手,文胸带子从我身后弹开,惊得那对雪白的乳房一阵颤抖,雪白的乳浪花了两个色狼的眼。此时,我
半裸着上身坐在保安室的床上,脸红的快要滴血,34C的雪白乳房暴露在空气
中,顶端柔嫩的粉蕊微微颤动,在凉凉的空气中很快立起。」

      哈哈,这么快就有反应,真是敏感的小丫头.

      「张老头不止从来找来一根布条,把我的手捆在身后,伸出他那双肮脏的手抓捏起我敏感的乳房。那种既羞耻又刺激的感觉又出来了,我咬着唇轻声哭泣,」
      够了,求你们让我回家吧……呜呜……「」

      好戏才开始!「李老头一边猥琐的说,一边把我的运动长裤拉倒脚踝,脱了下来。我全身上下就剩一条小小的白色少女内裤,和两个老汉一起倒在窄小的
床上。老张抓着我左边的乳房,一口含住小巧可爱的嫩红色乳头,边舔边吸,另
一只手在我大腿上不停抚摸。老李一边玩弄我右边的乳房,一边把手向我大腿中
间的裂缝伸去……我躺在狭小的床上,敏感的乳房被两个老头不停的蹂躏,粉嫩
的乳尖在他们高超的挑逗下变得坚挺,觉得身上越来越燥热,明明应该抗拒,却
浑身无力,认命接受这一切,似乎还隐隐期待着什么。李老头的手隔着内裤抚弄
我的最私密的裂缝,在他的抚摸下,一股股的热流涌向那片地带……」

      这丫头嘴上说不要不要,下面的小嘴都出水了。

      「老张听了,也把手从大腿移到我的蜜穴口,隔着内裤挖了起来:」
      真是个淫娃,装什么清纯!「迷迷糊糊中,两根不同的手指先后从我内裤边缘鉆了进去,直接贴在我私处柔嫩的蜜缝中探索……」

      啊……「一根手指直直从裂缝处插入了蜜穴,在里面抽插搅动起来,越来越多的水涌出,不知羞耻的流到两个糟老头的手上,涂的满手都是。」

      小丫头发情了,哈哈……「张老头一边淫笑着,一边和李老头配合着把我身上最后一件遮羞布剥去,我终於一丝不挂的袒露在两个老人面前,强烈的羞耻
感差点让我晕倒,被捆绑的双手在深厚拼命挣紮。两个老头一人拉住我一条大腿,用力往两边拉去,让我最神秘的隐私完全暴露在他们面前。黝黑的阴毛下一条细
长的裂缝,微微翻开的肉壁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似乎在向他们邀请……」

      草,还是粉红色的,太漂亮了。

      「李老头粗鲁的用手指把我两片阴唇拉开,粉嫩的小豆豆和湿淋淋的蜜穴暴露在空气中,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淫荡的光泽,在他们面前我再也没有任何
隐私可言……哢擦,哢擦,突然,我听到一连串相机拍照了声音,吓得立刻清醒
过来。睁开眼睛,发现张老头正拿着他的手机,对着我裸体拍,李老头配合他大
大拉开我阴唇,蜜穴深处的粉色肉壁都被他翻了出来。我用力挣紮起来:」

      你们快把照片删掉,不要拍!「」

      嘿嘿,给我们留个纪念吧。

      「张老头把手机放下,一边邪恶的笑着,一边伸手去解裤带。不……我悲哀的想着,今天要被他们轮奸了……我像躺在砧板上的鱼,扭动身躯做着最后的
垂死挣紮,殊不知一丝不挂的雪白身躯不停的扭动,成了他们眼中最淫荡最刺激
的舞蹈。」

      滴滴滴……「突然,张老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脸色突然变了,骂了声妈的,跟李老头说:」

      一会我老婆带人来打牌,今天做不成了。

      「李老头失望的放开我。他们解开捆住我手的绳子,让我赶快穿好衣服,打开门,我一溜烟的跑出去,生怕他们反悔追上来,跑了好久才停下,蹲在地上
哭着,不知道是恐惧还是侥幸……过了好一会,我渐渐平复心情,整理好衣服,
慢慢向公交车站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