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uihui1983 
字数:15672


               07相悦

  过完寒假,又回到了北京,比利姆哥哥也从德国开会回来了,他去沃尔多夫呆了一周时间,回来时给我带了一堆的巧克力。不过,他只给我带了巧克力回来,我在他眼中有这么嘴馋么?

  巧克力是一个从没有听说过的牌子,叫FEODORA,我剥开了一块开始品尝,挺好吃的,但是很苦,我对比利姆哥哥说:「不如德芙的好吃。」

  比利姆哥哥很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出了门。啊,我居然把他气跑了?我赶紧上网查了一下,啊,这个巧克力是德芙四到五倍的价格,为什么呢,我细细的品味着,很香醇,但是确实不如回忆中的德芙好吃啊。

  十多分钟之后,比利姆哥哥回来了,带回了一大块德芙黑巧和一大块德芙牛奶巧克力,让我自己对比,好吧,比利姆哥哥就是这么爱较真,我给他个面子一会说FEODORA更好吃就是了。

  可是,可是,真是好奇怪啊,为什么德芙变得这么难吃了?吃完FEODORA之后,再吃德芙,就感觉油油的,一股蜡感,而且一点香醇的厚重感都没有,差别好大,可是,为什么我以前吃德芙的时候,会觉得那么好吃呢?

  比利姆哥哥看懂了我的表情,得意地说:「大多数的好东西都是这样,用的时候不觉得有多好,但是再一用差的,立刻就会感觉的非常明显了。」

  我看着手里的德芙,一点吃的欲望都没有了,我把剩的半块FEODORA塞到嘴里,抱着本Python的书到沙发上呆着去了,理都不想理他。

  比利姆哥哥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我有些生气的心里嘀咕:「吃惯了FEODORA,德芙就咽不下去了,如果有一天离开了你,我又怎么能忍受其他的男人?」

  快开学了,我看了看第二学期的课程安排,不是很紧,我算着哪些课如果老师不点名就可以旷。上学期从三亚回来之后,比利姆哥哥对我的训练,完全是往自学加实践方面引导,我现在确实发现在自我约束力强的前提下,大多数课程的自学已经比上课的效率高了。

  比利姆哥哥却突然让我去五道口那边的一个公司找一个叫苏戎的人,他说我现在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该边实践边学习了,他给我找了个兼职。公司在一个看着蛮不错的写字楼里,第一次真正的进这种地方,我还是很有些紧张。

  公司是做手游的,苏戎是公司经理,她很和气,笑眯眯的,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然后问我期望薪水是多少,我摇头,说不要钱,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不给别人添麻烦就很好了,哪里还敢要钱。

  苏戎笑着说来回车费总还要管的,然后说暂定月薪3000,然后让我管她叫姐姐,我点头说好,然后叫她苏姐姐。

  然后,苏姐姐大概给我介绍了一下公司情况,然后让我直接进开发组,具体做什么听组长安排,我都一一点头应承。最后,苏戎姐姐问了一句:「邢路现在还天天在公司加班么?」我摇头:「他都是定时下班,不过每天晚上都会加班到很晚。」

  啊,刚刚说完,我就知道这句话肯定会被苏姐姐误解了,果然,她很暧昧的笑了,「不容易,邢路眼光高的谁都看不上,居然能被你一个小女孩搞定。」我有点脸红,但是却没法解释,毕竟是住在一起的,说是妹妹别人很难信了。而且,上学期在湛江的时候,他的朋友叫我嫂子,比利姆哥哥不也没解释么。

  苏姐姐把我领到那个十几人的大开间里,跟大家介绍:「这是你们的新同事苏露,我妹妹,大一学生,来这里长期兼职,你们以后多帮帮她。」有几个男生哇了一声,开始起哄,苏姐姐笑着说:「都别想了,人家有主了。」然后一片唉声叹气的声音,我笑了,真的是蛮好的氛围呢,一点也不死板,上下级之间也没什么架子。

  然后我就在这个公司呆下来了,全是年轻人,一天时间就混的很熟,组长对我也很照顾,让我开始阶段就是熟悉公司开发平台,熟悉开发工具,然后写点消息,写点小脚本什么的,我点头答应。

  回到家,跟比利姆哥哥说,苏戎给我一个月三千块钱,他笑着说,给你就拿着吧,然后我犹豫了一下,又说:「开发平台和开发工具我全熟悉掌握,估计要两星期,我想旷课……」

  比利姆哥哥笑着问我:「你觉得课程能补回来么?」我点头说可以,比利姆哥哥笑着说那就旷吧。

  然后,我就真的就一直趴在公司学习干活,不懂就问,每天晚高峰的时候交通太拥堵,我就在楼下吃完饭,加班到开发组的最后一个人离开。几个男生下班之就开始玩LOL,让我也加入,我摇摇头,说我比较笨,只能专注一点才能赶上别人,组长冲我笑了,让我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先记下来,等每局的间隔时候问他。

  两星期之后,我已经基本掌握了开发工具,开始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了,组长把我加到git hub里,告诉我可以远程做事了,但是我不上课的时候,还是每天都坚持来公司,我发现和他们一起,学东西真的太快了。

  在第三个月的时候,苏姐姐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薪水给我涨到3500,我非常开心,她看着我溢于言表的兴奋,有些不理解:「不就给你加了500块钱么,你们家邢路又不缺这点。」

  我认真地说:「3000块钱你是看邢路面子给的,但你加到3500,就说明我已经有这个价值了。」

  苏姐姐笑了,点点头:「丫头不错,难怪能搞定邢路。」

  晚上回家,我开心的告诉比利姆哥哥,苏姐姐给我加薪了,加到3500了,他却皱起了眉头,直接拨通了苏姐姐的电话:「拜托,我是请你帮忙让苏露多学点东西,不是给你童工用的。」

  不知道苏姐姐说了什么,邢路有些无奈:「她值多少钱我不管,但是到她毕业前,拜托你别给她涨薪了。」

  ……

  「哎,你不知道,她是个小财迷,她现在还没能力做好工作和学习的平衡,你给她钱越多,她肯定在你公司时间越多,最后一定把基础学业给荒废了。」
  ……

  「好,没问题,她大四下学期就去你那做全职,但是你们得先能活到那个时候。」

  虽然我不知道苏姐姐具体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挺欣赏我的,自己的价值和潜力被认同,让我感觉很是兴奋,满满的成就感。而且,明显他们连工作都给我找好了,我很喜欢苏姐姐的公司,氛围轻松,人都很单纯。而且关键的是,工资很高,Android开发组里全职的就没有一万以下的,组长据说快三万了。而且营收好的话,还有奖金。

  于是,我就很快乐的继续留在公司里写程序,期末考试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能够在SOA的体系里独立的写一些小的功能模块了。

  期末考完,我跟阿爸阿妈打电话说我找到工作了,兼职一个月3500块钱,我说暑假不想回吉木乃,想在公司好好学东西。阿爸听到我一个月3500块钱,还是兼职,非常的惊讶,连声说让我好好的在北京呆着,让我好好干,别让老板不满意,要对得起自己的工资。

  我暗笑,我的价值应该已经超过3500了吧,等我大四下学期转成全职,至少超一万,到时候回去跟阿爸阿妈说,他们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我和比利姆说我暑假要留下来,在公司好好做事,比利姆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可是我分明觉得他有一些开心。

  就这样,我在紧张的工作和学习中,快速的成长,我的生活极为充实,反而对勾引比利姆哥哥的事却慢慢的有些淡了下来。

  大二一开学,比利姆哥哥往我的工资卡里转了20万块钱,我有些疑惑,他有些很神秘地不告诉我为什么,只是说让我不要动那些钱,后来才知道是为了办法国签证提前做的准备。

  赴法签证是快过年的时候办的,比利姆哥哥每年要去沃尔多夫开公司部门的什么会议,这次他想带我去。法签是申根国家里最好签的,而且那个代办公司非常专业,一周多的时间就搞定了。

  寒假时,我揣着护照快乐的坐飞机回家,告诉阿爸阿妈,比利姆哥哥要带我去德国玩了,他们很开心,阿妈又悄悄的问我有没有和比利姆做夫妻的事,我说还没有,她明显有些失望,我却不是很在意了,我笃信比利姆哥哥终究会爱上我的。

  然后更开心的事情在后面,除夕的晚上,我给苏姐姐短信拜年,然后却收到了一个招商银行的提示,我的账户里被打入了20000块钱,然后附言是:新年快乐。啊,这么大的一个红包,我赶紧打电话给苏姐姐,她笑着说这是我应得的,还说如果不是因为邢路,她会给更多。

  我谢过她,挂了电话,开心的告诉阿爸阿妈,公司老板给我发了2万年终奖,问他们想要什么。阿爸阿妈很是不敢相信,阿妈特意问清楚老板是女的,这才放心。

  哎,他们还是不相信我,我说了好半天才让他们相信,我确实值这些钱了,然后告诉他们,我毕业之后,肯定能拿到一万多一个月。是的,这几个月,我的水平已经赶上了某些同事,在每次的任务分配上,我作为兼职,都能拿和他们分量差不多的模块了,而且我的提交进度通常比他们还快,组长甚至在一次周例会上特别表扬了我的专注。苏姐姐有一次也说,我虽然是兼职,但是算实际的工作量,和全职的员工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阿爸高兴之余,又非常的后怕,他想起当年差点为了20万把我卖到巴图尔大叔家里的事,后悔的不行。他说,当年比利姆告诉他,阿依苏露的未来会比整个巴图尔家族还大,他还不信,这么快预言就要成真了。我笑着说:「知识的价值本来就应该这么高的。」

  阿爸说以后再有什么事,我和比利姆自己决定就好了,他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懂,我们不管做什么,他都一定支持。

  春节那天,我给比利姆哥哥打电话,给他拜年,然后告诉他苏姐姐给了我两万的红包,比利姆哥哥叹了口气,告诉我别把学业耽误了,我点头答应。

  我又说了阿爸阿妈知道我现在的收入,又知道我毕业能拿一万多的时候,对当年差点把我嫁到巴图尔家里有多么的后怕,比利姆哥哥听了却没有笑,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语气问我:「苏露,我有个朋友,在中石油的勘探设计院,快40岁了,经常一出差半年多,现在正在海拉尔负责一个采油厂的施工设计,风餐露宿非常苦,他现在平均一个月收入一万两千元。」

  我啊了一声,好少啊。

  比利姆哥哥继续说:「你毕业时候确实会拿到一万多,甚至更高,但不要觉得你比别人优秀,你只是运气好,进入了投入产出比相对最高的IT行业,尤其这两年移动应用的开发人员缺口巨大,所以你们整体身价都被抬高了,这也是苏戎为什么那么早就要预定你的原因。现在北京一万月薪招不到任何android的研发,对比中石油做设计的老工程师,你觉得合理么?」

  我又嗯了一声,我知道比利姆哥哥怕我飘飘然了,特意说这些打击我的,不过他说的确实是对的,我们挣钱相对容易得多,不能信网上那些讽刺程序员苦逼的段子,那其实几乎全是我们程序员自己编的。

  比利姆哥哥又说:「所以,你还是需要继续努力,即使这波风潮过去了,你还可以凭真正的实力,拿到你想要的收入。」

  我郑重的答应了他,我相信我会做到的。

  然后,过了几天,阿爸带了一个人过来,指着我对他说:「你跟阿依苏露说吧,我们家的大事,都由她做主。」

  男子把来意说明了一下,哈萨克斯坦近些年一直在鼓励哈萨克民族归国,对牧民也来者不拒,全部进行安置。这个男子是哈萨克斯坦在这个地区的联系人,任务是发掘对哈萨克斯坦更有价值的技术人员,优先移民。他听牧民们说我在北京做手机应用做的非常好,说这是哈萨克斯坦稀缺的人才,希望我们全家能移民过去,家人会得到很好的安置,我愿意现在过去或者毕业以后再过去都可以。
  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从初中时,陆续就有不少同学举家迁过去,直接在那边上学了,这里好多的牧民都认为那边才是家,他们应该有很深刻的民族认同感吧。不过,我做手机应用做的非常好?我只是个给手游写模块的小程序员啊,肯定是阿爸到处去吹牛了吧。

  我根本没有做任何考虑的摇摇头,说:「我们家不会去的。」

  男子有些急切的跟我说了一堆好处,包括全家都安置在阿拉木图之类的条件,说阿拉木图是所有哈萨克人的圣殿,是肉体和灵魂的最终归宿。

  我还是摇头,心想如果让我选心目中的圣殿,我肯定选美国加州硅谷,不过我肯定不会去那里的,盘颖姐姐现在可是在那边,比利姆哥哥见到她旧情复燃了怎么办。

  我答谢了对方的好意,说以后一定会去看看,但是我们不会搬过去的,我们家还是更适合生活在中国。

  男子看我拒绝的如此坚定,知道没办法了,然后转头求助似的看阿爸,阿爸却很直接地说:「阿依苏露的决定,就是吐尔汗家的决定。」

  我突然感觉到好大的压力,我不该乱炫耀收入的,搞得阿爸阿妈对我的定位高到有些不切实际了。

  阿爸送走了客人,回来问我为什么这么确定不去,我说世界上说哈萨克语的人不到1000万,能说汉语的人有十几亿,能说英语的人有二十亿,哈萨克斯坦本来大多数人说俄语,现在却把哈萨克语定为国语,这种完全是倒退,未来发展限制很大。就像吉木乃这里,不会汉语的学生,连中学都上不了,而我在北京工作,看的资料基本上全是英文的。

  阿爸想了半天才明白:「搬到那边去,家里就没法再出一只大鹰了。」
  我点头:「两个哥哥的孩子,已经在阿勒泰受汉人的教育,然后将来也许能去乌鲁木齐,也许像我一样直接到北京,也许还能出国留学,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去了哈萨克斯坦,就很难了。」

  阿爸很信服的走了,我却呆呆的开始想,比利姆哥哥会不会想要我去哈萨克斯坦呢?要不要拿这个试试他?

  我这次在家没有呆多久就回到了北京,因为比利姆哥哥要带我去德国了。我们从北京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到了慕尼黑,他建议我留在慕尼黑玩,说沃尔多夫什么都没有,他去开完三天会,就会回来找我,我却不干。

  这次真的不是我要粘着他,是因为我完全不敢自己呆在这里,我第一次出国,就是一个非英语国家,我一个人走丢了可怎么办。

  比利姆哥哥没有驾照,他一个同事租了辆车,我们搭着他的车直接到了沃尔多夫。真的是个好小的地方啊,连布尔津县城都不如,只有一条大路,路那边是比利姆哥哥他们公司,街这边是些酒店餐馆民居。

  民居很漂亮,路很干净,但是人特别少,没什么商业,外面的人块头都很大,我自己随便逛了一圈就胆小的溜回了酒店,整整三天,我除了吃饭时候,就没有离开酒店。

  可是,就连吃饭也是超级凄惨,那些餐馆都什么啊,不是汉堡,就是面包香肠,我突然就像回到高一时候天天啃馕的感觉。

  终于熬到了比利姆哥哥开完会,他的同事把我们带到慕尼黑就回国了,我们留下继续玩。原来慕尼黑这么有名的地方,其实并不大,似乎就北京朝阳区的大小,人也不如朝阳区多,完全没有国内那种熙熙攘攘的样子。

  而且,慕尼黑这种大城市一样没什么好吃的啊!我特意查了攻略,专门去lonely planet上面推荐的餐厅去吃当地巴伐利亚口味的德餐,可是,除了烤猪肘就是白香肠,主食只有各种面包,菜品单调不说,味道还难吃。肘子是烤箱烤出来的,皮是脆的,里面的肉很嫩,但是味道很奇怪,不止有股腥味,更有一股没法形容的怪味,直到回国之后偶然看到那个是先用啤酒煮过,才恍然大悟。

  第一次吃饭时,比利姆哥哥笑着说:「这是肘子,不是大肉,这是香肠,不是大肉。」我知道他在取笑我去年在三亚吃培根的事,我嘿嘿的笑着,反正在他面前早已光明正大的什么都吃了,也不在乎他的取笑了。

  不过,慕尼黑好玩的地方还是很多,很多很漂亮的建筑,而且全集中在一起,
  玛丽安广场、新市政厅、老市政厅、圣母教堂、圣彼得教堂之类的全在几百米之
  内的地方,一天就全逛完了。都是很漂亮的建筑,尤其新市政厅,烟熏火燎的颜色,层层林立的尖塔,完全是一副欧洲古城堡的建筑,比利姆哥哥说那是很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意大利特别多。

  比利姆哥哥笑着说:「幸好先带你来的慕尼黑,如果先去了意大利再来这里,你就完全看不上这里了。」

  我问为什么,比利姆哥哥说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远比这里的玛丽安广场漂亮,米兰大教堂比慕尼黑所有教堂加起来都壮观,罗马和佛罗伦萨就更不用说了,这里根本没有能拿出来相比较的建筑。

  我有些好奇:「那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还花那么多的钱?」

  比利姆哥哥笑着说,明天你就知道了。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早就习惯他这种卖关子的作风了。

  然后,第二天我们逛了德意志博物馆,然后第三天,我们继续逛了德意志博物馆……

  原来,这里才是慕尼黑的精髓,不对,是整个德国的精髓。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博物馆,天文、物理、电器、机械、建筑、医疗、航空、航海,几乎所有工业涉及的方面,这里全都有最详实的展示,这里是德国精神在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展示。

  初到北京时,我曾对北京科技馆的展示叹为观止,可是北京科技馆的展品有没有这里的十分之一都不知道啊,那些航海、飞行、工业机械之类的东西,超多的展品,都做了完整的剖面图设计,很多技术都有直观的演示,我看得头晕目眩,实在对德国的工业精神叹为观止。唯一郁闷的是,所有的解说和大多数的说明都是德文的,英文的都少,即使有,那些专业词汇我也看不懂。这时候,我才发现,即使这么多年之后,我的知识量在比利姆哥哥面前,原来还是不值一提的,大多数的领域,他都能讲一些普及性的内容,再结合实际展出的东西,我居然也能理解个七七八八。

  博物馆太大了,我们整整走了一整天,我还好,比利姆哥哥的腿却都快抽筋了,就这样最后还没有看完,然后第三天我们又用了一整天泡在这个博物馆里面。
  那个下午,从博物馆出来,我拉着比利姆哥哥沿着伊撒尔河漫步,在博物馆岛的那个长桥上,我问了比利姆哥哥一个问题:「比利姆哥哥,你对哈萨克斯坦了解么。」

  比利姆哥哥点了点头:「算是中亚五国经济最好的地方,国内政局也比较稳定,怎么了?」

  我轻轻地说:「哈萨克斯坦有了移民法,总统说欢迎所有的哈萨克人回家,所有哈萨克血统的都可以无条件移民过去,享受完全国民待遇。而且移动应用是那里紧缺的人才,我毕业过去的话,能直接安置到阿拉木图工作,我们全家也会在首都周围给分房子,给安家费。」

  我说话的时候,很心虚,我不敢告诉他我已经明确的回绝了那边,我说这个事只想看看他的态度,还有,他对我的心思。

  比利姆哥哥摇了摇头:「不要去。」

  我追问:「为什么。」

  比利姆哥哥很有条理的给我分析:「哈萨克斯坦的人均GDP比中国要高,但是整体上限太低,乌鲁木齐是中亚最繁华的城市,比阿拉木图之类的中亚五国首都加起来都发达。而北京的经济总量大概是乌鲁木齐的十倍,产业级别更是领先了几十年,你终会在北京有一片天地,为何还要去阿拉木图呢?」

  「还有,中国近些年的教育质量突飞猛进,可以说在你们这一代,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庞大质量最高的一批年轻人,我们终将还会在全球的竞争中继续向前超越。你周围有那么多优秀的年轻人,能和他们一起学习竞争,你的成长会非常快,决定你上限的不止是智商和努力程度,还有周围的环境。你看这个博物馆,代表着德国的工业,中国迟早会赶上,也许我们这一代就能看到,但是,在哈萨克斯坦,基本上永远没有机会。」

  「另外,现在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基本等于终身任职了,这种独裁领袖一旦去世,国家很有可能会动乱,这个也是很大的隐患。」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些我懂,我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查过,可是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要的只是一句话,比利姆哥哥,你愿不愿意我走。」

  比利姆哥哥直视着我:「不愿意。」

  我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的眼波温柔,心里似乎温暖的要化了,我拉起他的手,很郑重地说:「好,我不走,那以后,你也不要赶我走。」

  比利姆微微的笑着:「阿依苏露,我的房子,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绝不会赶你走的。」

  我放心的笑了,这句话已经有点像一句爱的誓言了,我不走,就不会有别的女孩住进来了,比利姆哥哥确实不止是把我当妹妹看了,我感觉到他的心在动了。
  我回身依靠在桥栏上,德意志博物馆的灯光已经亮了,一副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美的令人炫目。

  那就这样吧,就这样的陪在他的身边,只要能陪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比利姆哥哥一直没有放下我的手,轻轻地说:「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博大最多元化的地方,有茫茫大海也有雪域高山,有沙漠戈壁也有江南水乡,有黄河壶口也有桂林阳朔,有终年绿树丛林,也有冬天白雪飘飘。自然地理的多元化,连美国都没法比拟,更何况美国的历史文明和烹调饮食相比中国更是远远不及了。
  在中国,你这一生会比在其他地方得到更多的体验,苏露,留下来吧,我带你走遍这大好河山。「

  我突然就忍不住了,顺势拥进了比利姆哥哥的怀里,用力抱着他,说:「我一定不会走的。」

  比利姆哥哥抚着我的头发,带着笑意的逗我:「而且,你这个小吃货,在中国呆惯了,去到哪个国家你都过不下去的。」

  我用力的点头,然后感慨:「北京的饮食真的比德国强太多太多太多了,都一年半了,好吃的还没吃遍呢,这里除了肉就是土豆,都快吃吐了。」

  比利姆哈哈笑着:「北京算什么,你不知道我的家乡成都,那才是美食集大成的地方,也许有一天……」比利姆哥哥发现自己说走嘴了,突然停住,指着远方:「咦,那边有船过来了。」

  我装作没有察觉的样子,心里却乐开了花,也许有一天什么呢,也许有一天我们老了,他会带我回成都定居吃遍所有好吃的吧。

  晚上,回到酒店,也许走得太累了吧,我看了会书躺倒床上就睡着了,然后12点多的时候被隔壁的声音吵醒了,这次在慕尼黑住的酒店很一般,隔音挺差的。那个声音非常特殊,我就算再没经验也知道那是叫床声了。之前我想勾引比利姆哥哥的时候,哈依夏给过我小泽玛利亚全集的种子,让我好好学一下,隔壁叫的可比小泽厉害多了,不是说德国人都很保守么,原来也会这样啊。

  我看了看邻床的比利姆哥哥,他居然睡的很熟,还轻轻的打着呼噜,我想了想,下了床,走过去坐到他的床边,用力把他推醒:「比利姆哥哥,你听隔壁是怎么回事。」

  比利姆哥哥什么话也没说,我就坐在他床边一动不动,然后他抓住我的手了,还轻轻的把我往他的身边带了一下,我直接顺势的躺了过去,然后立刻被他紧拥在怀里,我伸手把他抱住,有些紧张,有些期待。

  比利姆哥哥把我翻身压在身下了,好用力,想要揉碎似的那么用力,手从我的睡裤边缘伸了下去,开始用力的揉捏,可能隔着内裤摸得不舒服吧,他用手往下扯我的睡裤,我稍稍的挺了挺身,连睡裤带内裤都被他扯下了一截,他的手从股缝间探进去了,他应该知道我已经很动情了吧。

  比利姆哥哥喘着粗气亲在我的脖颈上,亲在我的耳垂上,我轻轻的在他耳边说:「比利姆哥哥,你还没有吻我呢。」

  比利姆哥哥抬起了头,我勇敢的直视着他,明明白白的表达着我的心意,嘴唇微张着等待他的采撷。

  可是,可是,他怎么会呆住了,他的右手也从我身下抽了出来,他用力的晃了晃头,然后一副很沮丧的样子,很坚定的翻身下了床,转身去了卫生间,然后我听见自来水哗哗的声音。

  这样他都能忍住?怎么可能呢,隔壁的声音叫的那么歇斯底里,好烦啊,我都想拿手捶墙了,搞得我太难受了,难道真的会那么舒服么?还有,他们到底有多用力呢,床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刺耳,他们不怕弄塌了么。唉,比利姆哥哥究竟是怎么忍住的呢?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睡裤拉回来整理好,比利姆哥哥肯定不会再继续了。

  比利姆哥哥回来了,他没有过来,直接在我之前睡的床上躺下了,也许太尴尬了吧,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很久,比利姆哥哥突然说了一句:「全国所有民族中,哈萨克族和汉族的通婚率最低,0。21%,一千人里只有2个,比维族还低,而且绝大多数是哈男娶汉女。」

  我听了,突然心情好复杂,原来哈汉在一起这么难么,为什么啊?这个安拉,不让我自由的吃肉、喝酒、穿衣服、嫁人,我为什么还一定要相信他呢?比利姆哥哥的家里有圣经,我从湛江教堂回来之后查过天主教的资料,为什么同样是要捐钱,人家的老板收了钱就要替信徒挂在十字架上受难赎罪,我们老板收了钱就只会不让我们干这个干那个的。

  不过啊,我又是满心的欢喜,0。21%的数字,他再博学也不可能知道,肯定是专门查过了,他居然连这个都查过了,他居然都开始计划要娶我了,我突然感觉天空一片开朗了。

  这个时候隔壁的声音终于静了下来,我理了一下思路,认真地说:「比利姆哥哥,你和我说过,天赋决定一个人的上限,努力程度决定一个人的下限。所以,我从不以高中时拿不到奥数名次为憾,因为那是我智商达不到的,但是,在苏姐姐的公司里,我相信我最终能成为非常优秀的程序员,甚至是里面最好的程序员,因为那是凭努力可以做到的。」

  我又坚定的说:「我是哈,你是汉,这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事情,这个我我们无能为力,但是中国有一百万哈族,即使现在哈女嫁汉男是0,比利姆哥哥,你认为从0到百万分之一,真的是凭努力做不到的事情吗?」不过,这番话,在不到一年之后回看,原来竟是如此的幼稚。

  这是我最认真的表白了,和初来北京时天真的说嫁给他的那次不同,这次代表了我的承诺,我愿意为爱一往无前,轻身以赴,不管和他在一起会面临什么样的阻力,我都会和他一起去努力解决。

  哎,我把自己都感动了,不过,真的能有什么障碍呢?就算真的不能嫁,我又怕什么,我全家都同意了,我大不了不结婚了,就守在比利姆哥哥身边过一辈子事实夫妻不就行了,我之前接受的偏房,在汉人这里,不也是不结婚的么。
  比利姆哥哥沉默了一会,说:「我懂了。」然后说:「苏露,睡吧。」
  我嗯了一声,知道今天不可能做了,那就随着他的心意吧,就像阿妈说过的,这个对感情如此负责的男子,等他真的决定要我的时候,就一定会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回到北京之后,我和哈依夏聊比利姆哥哥不让我去哈萨克斯坦,但是晚上压在我身上都没有要我的事,哈依夏很笃定的说比利姆哥哥喜欢我了,让我再去表白,我说不用,我已经用最郑重的方式表白过了,他只要愿意接受了,随便什么时候说一声就好了。

  然后,我问了哈依夏一个纠缠我很久的问题,我说我去过比利姆哥哥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有好多比我漂亮的女孩,我现在对自己的容貌很没有信心了,我怕他迟迟不对我说的原因是觉得我不够漂亮,想找一个更漂亮的做女朋友。

  哈依夏说绝对不会的,她说:「北京CBD那是什么地方,全国美女的集中营,为什么叫CBD?不就是说A罩杯的女人没资格进去么?不过,你放心了,那里的漂亮女人心都很高,你们家比利姆一个技术人员她们看不上眼的。」
  哦,那就好,我现在已经知道,比利姆哥哥这种在北京并不算有钱人,可以说,在北京纯靠打工挣钱的,就没有什么有钱人。如果不是因为他阴差阳错的很早在二环里买过房子,现在估计还在拼命还房贷呢。不过,别人再有钱又怎么样呢,我偏偏的不喜欢,我的别人不跟我抢就好。

  回到北京,继续我的学习和工作,过着紧张而充实的日子。这一天提交了了我负责模块的正式release版本到git hub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好闲啊,别人的进度远远慢的多,至少给了我半个月不用干活纯拿工资的时间,想着要做点什么呢?

  晚上吃饭的时候,问比利姆哥哥这个问题,他头也没抬:「学英语。」
  我说:「不要,我英语坚持每天一个小时,已经足够了,学多了会吐。要不你给我出个题目吧。」

  比利姆哥哥头疼的想了想:「那你独立去做个android应用吧。」我说:「好啊,做什么apk呢?」他看了我一眼:「随便。」

  实在是太敷衍了,我很气愤的抗议。

  比利姆哥哥笑了笑说:「如果做得好,我给你买个iphone,你再做个app吧。」

  我继续抗议:「不要用钱砸我!」

  比利姆无奈:「那算了。」

  我说:「不行,大男人一言九鼎!」

  一周之后,我在模拟器上确认了我的第一个apk是可以用的,然后把比利姆哥哥的手机拿了过来,root之后,把应用装了上去。从此,比利姆哥哥的手机,每次开机之后,会自动把我的靓照做成默认墙纸,每隔24小时动态更换,还会后台自动到我的网站上下载最新的生活照。

  比利姆哥哥看着我的apk的名字:my first time,眉头皱了好半天,然后把我的github账号要走了。哈哈哈,调戏成功!但是,不知道他会到代码里,把名字改成什么呢?

  第二天,我拿过比利姆哥哥的手机,看到那个图标的应用名字已经改成了Forever,心里一阵甜蜜。

  几天后,我拿着新手机发了条微博,然后@了哈依夏,哈依夏打过电话来,愤怒的谴责我的显摆行径,然后问我是不是在一起了?

  我说没有啊。哈依夏奇怪:「那他为什么会给你买iphone?」我笑嘻嘻的说:「就是不告诉你!」

  在哈依夏的再三央求和威胁之后,我把整个事情告诉了她,她哈哈大笑:「你把你的first time给了他,他想不给你买手机都不可能了。」
  我跟着哈依夏大笑,可刚刚笑了没两秒钟,哈依夏突然问我:「不对哦,你不是这周六过生日么,比利姆会不会借这个机会给你,就算是送过你生日礼物了?」
  我有点讶然,啊,对啊,比利姆哥哥是不是早想好了,本来就打算送我个iphone做生日礼物的,然后我问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借机搞个激励策略,不行,晚上要好好问他。

  下午旷课到公司开会,领任务,在回家的路上,我思前想后,越发笃定是被比利姆哥哥算计了。去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比利姆哥哥说我那个旧笔记本性能太弱了,然后配了一台双24寸屏幕的台式机给我,我开心了一个多月,后来发现有了那台电脑之后,我好像累多了,他买那个东西纯粹就是为了提升我编程效率的,这次用iphone激励我写app不也是一脉相承的路数么?

  晚上回到家,我问比利姆哥哥,周六就是我的生日了,生日礼物准备好了么。
  然后我就看懂了,那是一幅我不都给你买了个iphone了么的表情,我恼怒的说:「那个是我赌赢的,不能算!」

  比利姆哥哥无奈的笑了:「那你想要什么吧?」

  我想了想:「陪我出去玩吧,周六日两天,行程我安排,你不能有反对意见。」
  比利姆哥哥笑着答应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告诉他,我要去平遥古城,比利姆哥哥说好,然后很疑惑的问我为什么选这个地方,他本来想带我去葫芦岛看海吃海鲜的。

  我摇摇头,说平遥是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之一,我想去那里看,比利姆哥哥问我为什么不去别的古城,我说因为这个最近。

  当然,最近这只是个借口,另外三个古城,我也早就规划好了。

  云南丽江,那是传说中最浪漫的地方,那里要等我和比利姆哥哥真的恋爱了的时候去。

  四川阆中,那是比利姆哥哥的家乡,我们回成都结婚的时候可以去。

  安徽歙县,那是文化沉积的地方,文房四宝的徽墨和歙砚都是源自那里,要等到宝宝出生以后,带他去那里沾些文气。

  不过这些想的很美的事情现在可不能让比利姆哥哥知道,我又说,回来的时候可以路过太原,我想去那里看山西博物馆。

  我很认真的对比利姆哥哥说:「在慕尼黑的时候,你说过,中国是自然和历史文明都最广博最多元化的,我看到一个说法『三十年中国看深圳,百年中国看上海,千年中国看北京,三千年中国看陕西,五千年中国看山西』,这几个地方我一定都要去看一看。我看过了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我想去看看山西博物馆,然后看陕博,看上博。」

  比利姆哥哥点点头,一副略略有些赞赏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想错了。」

  我有点奇怪:「那你刚才以为什么?」

  比利姆哥哥摊摊手:「平遥古城全是古钱庄,我以为你这个小财迷想去看银子呢。」

  额,被噎的好无语,我恨恨的看着比利姆哥哥,心说:你要是我的恋人的话,我一定会扑上去咬你。「

  我很快乐的做攻略,买车票,定客栈,比利姆哥哥既然答应了不会反对我的行程安排,我这次一定好好的算计他一把。

  周六一早就出发了,高铁提速之后,还真的方便啊,4小时就直达了平遥,然后打车去了古城。进了古城大门之后,我立刻拉着比利姆哥哥的手去了网上说的那家莜面馆,比利姆看着又脏又破的门脸有些犹豫,我强硬的把他拉了进来,要了一笼莜面栲佬,一份蘑菇炒莜面,老板娘端来一碗羊肉汤,一碗醋汁,我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栲佬沾到醋汁里,好好吃啊,比北京的西贝莜面村好吃太多了,我眉开眼笑着冲比利姆哥哥示意。

  比利姆哥哥看了看手上的筷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夹了一口放到嘴里,咀嚼了一会,然后伸手招呼:「老板,莜面栲佬再来一笼。」

  我哈哈大笑,比利姆哥哥也笑,两个吃货凑在一起真的是很快乐的事情。
  吃完饭马不停蹄的开始我们的旅程,开始明清大街的游荡,然后我很郁闷的发现,比利姆哥哥居然没有说错,我确实对当时的钱庄非常感兴趣,在票号的银库里,明知道那些满室的银琔是假的,我还是看得心里痒痒的。

  不知是在哪个钱庄,遇到了一个特别博学的中年老师,在给一群人讲古时候钱庄的建筑布局,奇门风水,讲全体系的防盗措施,讲了好多的故事,我听呆了,觉得好幸运。

  上次在北京恭王府,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带着一群同样白发苍苍的访问学者,介绍恭王府的每个门、每个装饰、每个窗格、每个字、每个典故,他的声音满含风霜,我寸步不离的跟着听了2个多小时,最后老先生问我是不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我说是被北理工的,刚上大二。老先生笑着问我想不想考人大的研究生,我傻傻的点头,想啊想啊,非常想啊。然后老先生真的就给我留了个电话,说如果我考上的话,就去国学院找他,他会送我一幅字。

  真是幸运啊,上次遇到那个老先生,这次又遇到个博学的老师,也许老天真的垂爱笨小孩吧,这个老师的声音不像那个老先生一样沧桑,但是特别有激情,看来他真的很热爱这个地方,喜欢这里的历史文化。

  我拉着比利姆哥哥的手,亦步亦趋的跟着,比利姆哥哥有点烦人,他那副浅笑明显的带着不屑。我小声嘀咕:「干什么啊,看不惯别人比你懂得多啊?」比利姆哥哥笑了:「没有,没有,继续听,继续听。」

  老师把我们领到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是一个大怪兽石雕,老师说那个是貔貅,特点是光吃不拉,是聚财神兽,让大家都去摸一下屁股沾些财气,我也钻了过去使劲的摸了几把,比利姆哥哥仍然是一副淡淡的笑意站在后面无动于衷的样子。
  老师说我们的运气真好,今天藏宝馆的负责人也在这里,可以让我们参观钱庄的藏宝,我笑着对比利姆哥哥说:「今天真的好幸运。」比利姆哥哥却很奇怪的说:「我们去看别的地方吧。」

  我有些奇怪,干什么去别处,这里面肯定是类似故宫的珍宝馆,一定超级好看的。比利姆哥哥叹了口气,也就由着我了。有个人过来开了里屋的门,我们随着人群走了进去,哇,好多的貔貅啊,各种颜色,各种材质的,确实很漂亮。
  大屋子的中间是三排椅子,老师让我们坐下,比利姆哥哥拉我到了最后一排的角上坐了,然后老师又开始讲了。啊,我明白比利姆哥哥为什么不屑了,他不是老师,他就是个卖貔貅的!!!

  我很郁闷的抬头看比利姆哥哥,小声问怎么办。然后,我就看到比利姆哥哥从椅子上站起,施施然的向外走去,啊,这么不给卖貔貅的面子啊?刚才听人家讲了那么久的故事呢,我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一边装着喂喂,一边跟着比利姆哥哥跑了出去。

  比利姆哥哥好烦人的笑容啊,我郁闷的问他怎么看出来的,比利姆哥哥笑着说:「我在广州做售前工程师的时候,搭档的可都是全国最好的销售,他这种水平……」比利姆哥哥摇头叹了口气。

  好吧,我就是笨嘛,我低下头有些丧气,比利姆哥哥笑着安慰我:「苏露,你这样挺好的,女孩子善良是最重要的。」

  恩,好吧,我就当是在夸我了。不过,半个多小时之后,比利姆哥哥就把善良这个词收回去了。

  那是在平遥的县衙里,县衙完整的保留了明清的建筑,包括它的各种刑具和天牢。天牢在大院的一角,就是一个房子,应该是超级厚的墙,里面黑黑的,很小的空间,一个人只能站着坐着,连躺下的地方都没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个坏主意,我问比利姆哥哥:「你说,如果我现在进去,等后面再有人来参观,开门的时候,我走出来,会不会吓他们一跳?」
  比利姆哥哥像不认识我一样的看着我,然后又叹了口气:「好吧,不过,你出来的时候,一定要装作不认识我,我怕被打。」

  然后我就真的走了进去,比利姆哥哥在外面把门关上,拴上门闩。我转身四看,好黑啊,连个窗户都没有,这么狭小的空间,带着手铐脚镣被关到这里,真的会生不如死吧?

  很快,应该是一群人过来了,还有导游,在大声的介绍天牢的历史背景,渲染了不少恐怖的事情,然后导游应该是让到一边,让游客自己开门看。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最前面的几个男人直接吓的往后一撤步,我立刻笑嘻嘻的冲他们点了点头,转身跑了。比利姆快步追上我,无奈地说:「苏露,你如果是个男的,刚才一定会挨顿痛打,我怎么会觉得你纯真善良呢。」

  我暗笑,今天还有更不善良的事情等着你呢。

  晚上,到了预订的客栈,比利姆哥哥看到房间里的设施,明显的头大了。我定的是一个山西特色的土炕房,房间里没有床,是一个贴着三面墙砖垒水泥抹的大炕,当然,只有一张大炕……

  我看着比利姆哥哥,抢先说:「你答应过的,我安排的行程,你都同意。」
  说完,我心虚的等着比利姆哥哥发飙,然后准备拿我过生日的事情跟他撒娇耍赖。可是没想到,比利姆哥哥犹豫了一下,却点点头说好。

  太出乎意料了,比利姆哥哥今晚要和我睡在一起了?我有些害羞的看着大炕上面的两个枕头和一床双人被,心想,还好定的是一张大炕,不是大床,这种砖砌的炕绝对发不出吱扭吱扭的声音,要不晚上做的时候,搞出在慕尼黑住的酒店隔壁的那个情况,就太丢人了。

  比利姆哥哥却没有继续的表示,而是拿出笔记本开始周末正常的加班工作,我想了想,先去洗了个澡,然后穿着睡衣睡裤爬到大炕里面,在墙边垫起枕头,然后拿出带的学习资料开始看。

  11点了,我看比利姆哥哥还没有休息的意思,心说你是不是怕我勾引你,想等我睡着了再上来睡觉,我有些委屈,对比利姆哥哥说:「再过一个小时,就不是我的生日了。」

  比利姆哥哥说好,我马上过来,然后把笔记本合上,去冲澡了。我把书放到一边,钻到被子里,我没有脱睡衣,怕把比利姆哥哥吓跑了,但是我里面没有穿胸罩,我想他只要摸到之后就会停不下来吧。

  比利姆哥哥回来了,他好像没有刻意保持距离,穿着背心和内裤就钻进了被子,我们两个都平躺着,我心里有些紧张,可是比利姆哥哥一点表示都没有呢,我鼓足了勇气,悄悄的伸出手在被子里拉住了他的手,这和平时的牵手不一样吧,这应该是很明显的性暗示了吧。

  比利姆哥哥没有拒绝,可也没有要继续的样子。

  我静静地说:「比利姆哥哥,我今天21岁了,按照哈萨克人的风俗,16岁以后就要嫁人,按照汉人的法律,21岁之后也可以结婚了。」

  我的意思很明显了,比利姆哥哥,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你来要我吧。

  比利姆哥哥把我的手放下,我有些紧张,然后他的右臂从我的脖颈下穿过,把我搂到了身前,轻轻的吻了我的额头,说:「苏露,生日快乐。」

  我呆住了,比利姆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他吻我的唇,那就是会要我了,可是他吻我的额头,那还是把我当妹妹么,但是当妹妹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抱我呢,我正胡思乱想着,比利姆哥哥左手上来,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然后平躺了回去,轻轻说:「睡吧。」

  嗯,看来比利姆哥哥还是忍住了,今晚不会做了。不过,我这次没有失望,这一切已经太明显了,比利姆哥哥不再把我当妹妹了,他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而已,那么,他迟早会是我的。

  我转过身,枕着比利姆哥哥的胳膊,背冲着他,蜷在他的怀抱里,静静的幸福的睡去。天蒙蒙亮的时候,我醒了一次,发现比利姆哥哥已经不是平躺了,他已经侧身抱着我睡了,我微微笑了笑,又往他怀里偎了偎,闭上眼睛,继续我的美梦。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