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有句古话,“龙养龙,凤养凤”,作为张国立的儿子,张默的劣根性(淫色淫色4567Q.C0M)更胜他老爸一成,吸毒、打女人、玩女人,绝对是个五毒俱全的小子。当然,借着他老爸在圈内的影响力,他在娱乐圈确实混的不错,当然最让他高兴的是玩女人不需花钱。

  在合作《风图腾》的时候,张默便好好的过了一番皇帝瘾,整天被美女环绕着,好不痛快。比如这个叫牛丽燕的女人便长了一副好奶子,而且没事情老爱穿着低胸装在他面前晃悠,那条深深地乳沟是那么的诱人!

  于是,在某天剧组收工以后,张默稍一召唤,女人便上了他的跑车,一路飞驰,迷蒙之间,牛丽燕便看到了车停在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湖边别墅边。

  在那洁白的大屋旁边,有一片鲜绿的平坦草皮。从跑车上下来,牛丽燕被张默搀扶着,走到门口,她内心好不兴奋……正当牛丽燕做着美梦的时候,张默却忽然横抱起来她的身子,走向那片草坪,女人不由得又惊又羞,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这时候,张默邪恶的手掌,托着牛丽燕的臀部,毫不客气的揉捏着。她的奶子,也落入到他的手里,女人敏感身子立刻酥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这别墅地势很高,居高临下,碧蓝美丽的月光湖令人心旷神怡。遥远的湖滩上,可以看见星星点点的人们。若是他们用望远镜向这边看过来,就能欣赏到一场春宫秀……牛丽燕的裙子被甩在一旁,下身只剩下蛇纹黑色丝袜,和一条湿透了的透明内裤,她此刻被张默正面抱起,胸部压在他的脸上,乳头被他含在嘴里又吸又吮。

  张默那双有力的大手即刻按在牛丽燕这对很有料的乳峰之上,四只粗糙的拇指与食指犹如捻花指般的在她的酥胸两点上开始活动起来,四只手指还准确无误的捏住她那两颗不甘寂寞的红豆,手指使坏地捏住她的两个神经的命脉在高耸入云端的酥胸里左右上下前后的摇晃起来。

  “啊……”一股酥畅的快感从酥胸玉乳峰顶上传来,刚才还有一点想抗拒的想法的牛丽燕顿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般,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张默今天的约请太出乎她的意料了,第一次约会便直接把她的衣服扒了,她太爱这个小男人了!

  “怎么样呀?丽燕,做我的女人吧,哈哈……”张默露出大男孩特有的满足感对着牛丽燕淫笑起来,那一双使坏的大手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加大了几层的指力,直拧着她的奶头又疼又酥,好不痛快。

  “啊……噢……啊……”牛丽燕的小嘴巴现在只有张大口呻吟的份了,因为张默的拧捏真的很到位,娇嫩的奶头被他一拉一扯一捏一提都是在痛并快活着,酥畅的感觉跟随着阵阵酸疼的快感一道而来侵袭得大脑一片发麻,全身上下开始发出微微颤抖的肢体动作,“啊”酥畅的感觉让她敏感的身躯到了快要崩溃的境界。

  “哈哈,是我的女人就该拉起自己的上衣,让你的男人好好的吃你的奶头……快……快……”张默一边说着让牛丽燕感到血液亢奋的话,一边不断的拧着她那两颗娇嫩的豆蕾,这种感觉真的太酥太麻太折磨人了。

  “是……是……”此刻的牛丽燕全身都颤栗得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只有张着小嘴儿一边呻吟一边在感受张默那双大手带给她的畅快感觉。

  在听到张默的号令之后,牛丽燕马上按着他的话,两只白晢纤细的手指抓住自己衣角边缘的向上一拉,一对雪白如脂的玉乳顿时暴露在大男孩的眼皮底下,随着刚才动作的抖动,这两颗巨型的大木瓜微微的向上翘起颤栗着,嫩乳尖峰上的这两颗鲜红娇嫩的乳头也跟着她的大奶子一道摆荡。

  于是张默就像一位贪得无厌的小孩子似的,一见到在空气中暴露出来的红蕾嫩头,他就像一只饥饿的野狼一般急不可耐的把大嘴堵在牛丽燕的乳头上紧紧的吮吸了起来……“啊……喔……轻……轻点吸……噢……好疼呀……别用牙齿咬姐姐……的乳头……呀……啊……别吸得这么大力呀……啊……噢……”牛丽燕一边昴着头一边张得大大的嘴巴呻吟,一面紧紧的抱着张默的头一面用手指穿过他那短短的黑发,整个身体都被男人吸吮得颤栗柔软,身体正呈现一种要飞腾的感觉,此刻的她只有紧紧的抱着埋在胸脯里的头,想借助男人的头来固定自己腾云驾雾的春心。

  牛丽燕确实没有想到张默的吮吸技巧会这么老道,更没有想到他这晨早喝奶的心如此强烈,她只感到自己的奶头在他的嘴里不是被嘴皮紧紧的夹咬,就是被他的牙齿半咬半扯的状态,要不就是用着他的舌头处处围绕住她那翘立起来的乳头狂吸,再就是用他那舌尖在她的乳头上缠绕半带……就这样,牛丽燕的乳头在张默的嘴腔里就像一只浓香蜜甜的巧克力,左含含右吮吮,这颗啃啃那颗咬咬,两颗鲜红色的乳头就这样的在他的嘴里变来换去,女人给他弄得舒坦得要死去了。

  张默抓捏牛丽燕奶子的手相当的有水平,只见他大嘴巴含着女人右乳头时他的右手就按在女人的左乳上,当大嘴巴吮女人的左乳头时他的左手则是玩弄着她的右乳球,半捏半揉半搓半拧的动作无休止的让女人软得就像一根煮熟的面条,除了用嘴巴在呻吟浅唱自己的感受外,牛丽燕真的不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此时的快感了。

  牛丽燕的双腿已经死死盘住张默的腰部,那勃起的蟒头正好顶在蜜穴甬道入口处。随着张默故意的走动和颠弄,女人只觉得下体蜜桃被戳得心慌意乱,那种野合的刺激,让她羞涩之余,却也充满了期待。

  “会被人看到的,这里这么空旷。”牛丽燕害羞地说道。

  “放心吧,这里没几个人住,离得马路又很远,除非有人用望远镜。”张默抱着牛丽燕,走到一棵大树旁边,放了下来,然后又从后面搂住她,压到树干上……牛丽燕的屁股不由得高高翘起,她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身后的男人奸淫了。此刻的她内心充满了期待,全是张默和他雄伟的肉棒。

  啪地一声,牛丽燕不由得发出一声长长的淫叫,张默已经从后面插了进来,火热的肉棒顺着还是湿湿滑滑的肉壁,一口气干进了女体的最深处。他向打桩机一般,疯狂地耸动着屁股。

  此刻的牛丽燕也顾不上身处野外,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张默死死抓住女人的双乳,一边下身努力挺动,一边双手毫不怜惜地上下左右翻弄她的奶子,强烈的刺激让牛丽燕的春水顺着花蜜大量涌出,顺着大腿流在蛇纹丝袜上,黑色的材质印上洁白的蜜汁,更显淫猥。

  不一会儿,两人都已是大汗淋漓……牛丽燕只觉得蜜穴甬道深处如同火烧一般,张默那粗大的肉棒死死撑开女人蜜道的肉壁,每一次抽动,巨大的蟒头都直逼子宫的入口,棱部摩擦过细嫩的媚肉,激起无数肉欲的狂潮。要不是张默抱着,牛丽燕早已站立不住,瘫软下去。

  “啊……啊……我来了……不行了!”牛丽燕不住地皱着眉头,时而痛苦状,时而快乐状,回头看着张默英俊的面庞,强壮的肌肉,脸上露出渴求的表情。

  难得上手一回,张默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牛丽燕,一边深深地吻住她的小嘴,下体更是一阵狂戳猛插。

  “唔……啊……!”牛丽燕的嘴巴,蜜穴甬道,巨乳同时被张默猛攻,很快就高潮来了,来的是如此猛烈,牛丽燕只想紧紧吸住张默的舌头,恨不得要吞进肚里。

  感受到女人蜜穴甬道的缩紧,张默也不由得大吼一声,拔出肉棒,精液激射而出,喷在牛丽燕的屁股,纤腰,背部,还有几滴甚至冲到了脖颈。

  高潮后的两人都舒爽地软了下来,张默也不顾二人赤裸着身子,再次抱起了牛丽燕……牛丽燕羞红的脸蛋小鸟依人地贴着张默热乎乎的胸膛,轻声道:“你太讨厌了,老是在外面。”

  “美人,在外面,你高潮来的快,不好吗?”

  两人继续在野外大战了好几个回合才结束了这场疯狂的性(淫色淫色4567Q.C0M)爱,牛丽燕直到被玩得虚脱,也不知道前面的房子是不是属于张默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得到多少好处……当然,后来的事实充分证明,牛丽燕除了免费让张默玩了几次,真是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