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267                


                                 第一章
  人是异变的。我们总是坚信着从前。比如从小长大的兄弟,亲梅竹马的小妹,隔壁带着你一起踢球弹珠的大哥哥。人总会是成长,当时也伴随着坠落。

  我叫张帅臣,男,25岁。高中毕业从东北老家毕业后来到广州闯荡了几年。现在在某家4星级的大酒店当大堂经理。2月的广州是一年中难得凉快一些的季节,我今天请了个假借了我们经理的车去机场接一个人。

  无奈的等候飞机晚点一个小时后,我从出口看见了要接的人。一头乌黑的长发蓬松的散在肩膀上,黑的大墨镜和嫩白的皮肤形成强大的色差。白色大体恤,上面印着鲜艳的花朵。一条牛仔热裤包裹着牛奶色白腿。170的个头却丝毫不顾及的踩着有7。8厘米高的凉鞋,把身边的男人们都比了下去。她微微一扫就立即看见了人群中得我。「小徐同志!」她脱口而出,然后马上向我挥动着玉手。
  首先声明,这个女人不是我女朋友。也不是我什么亲戚。她是我们高X时代,叫薄田,团委的大姐大。长我两岁。本来我高x毕业她就毕业了,可是高考她没有考出理想成绩又复读了一年。别看我这个人学习不咋样,但是吹拉弹唱写文章样样都还可以拿的出手。所以当时破格被提升为高中时候学校的文艺部长。团委有活动总是被她叫过去干活。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经常在活动完事后被薄田带回她家蹭饭。当时岁的薄田已经发育的非常成熟了,她每次总是把我当小弟弟。到她家也是校服一扯,真空换上T恤就叫我洗手吃她妈妈给她留下的饭菜。每次到她家看着她穿着宽大的T恤,一脚踩在椅子上不停晃着,我就开始浮想翩翩。每次回家后第二天,摸摸内裤十有八九是遗精了。在青春的岁月里,薄田成了我第一个性幻想对象。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幻想着亲吻她得颈脖,抚摸她的胸部,把她揉进我自己的身体中。有一次,薄田吃着一半饭接了个电话。扔下我说去小区门口取什么东西。我在窗口看她走出去后,趁她不在偷偷的进入她的闺房。打开她的衣柜,看着她得衣服和一排叠的整齐的小内裤。我颤抖着拿起一条内裤抓在手里。鬼使神差的往自己口袋里塞去。就一次,那么多衣服她发现不了的。我的心腾腾的乱跳,但是就是忍不住这种诱惑,摸摸做回了厅里。等薄田回来时候,我感觉自己还是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心想这要被发现了我要被嫌弃一辈子了。当时灵机一动,我假装自己吃坏了肚子。连续往厕所跑,薄田吓了一条,以为她没把饭菜热透,在她满怀歉意的目光中我跑出她家谎称回家蹲坑。然后没了命的往家里跑。到了晚上我偷偷从裤子里掏出那条小小的内裤,反复的观摩着,幻想着。幻想我在一件一件拨开薄田的衣服,然后慢慢的把她按在床上……我反复用内裤套弄着自己的阳具,在意淫中把自己送到高潮。我激烈的喷射着,感觉自己自慰从来没有射过那么多精液。小小的内裤让我淋透了,不停地往下滴着乳白的精液。我把这条内裤塞在一个罐子里,放在柜子中。等父母不在的时候,我偷偷把它洗干净然后周而复始用它意淫。这件事的好处是,我之后在去薄田家吃饭的时候终于不在浮想翩翩了。那条内裤让我连续用了一年多,最后破洞烂掉了。我才恋恋不舍的找地方把它扔掉。

  后来薄田考上北京传媒大学去了北京,而我高考成绩不理想。心下觉得花钱上2本不如自己闯天下,我把自己意思跟爸妈说了之后爸妈也没有阻拦。于是怀里揣着家里给的启动资金5000块。我南下去了广州。幸好科技发达,我和薄田非但没有生疏。反而隔三差五的在网上聊天。最近她说来广州有一桩大业务,正好来看看我。

  小样的混的不错么,都开上宝马couple了?怎么不早叫姐姐来享福呢?薄田的话把我打回现实,我脸瞬间红了。

  大姐大,这可不是我的车。是我一哥们的。我这不是寻思得给你面子么。不开好车,接得动你么。回头我带你做大巴你再投别人去了。再说跟人谈业务总不能明天我带你打车去吧?我苦笑道。

  薄田听后抡起小拳头锤了我胳膊一下,姐是那么肤浅的人么?你怎么这么看我。再说姐一向靠自己,走吧好吃好喝伺候着。

           我听后一笑踩下油门奔驰而去

                第二章

  整整带着薄田,在惠福东路整整吃了两个来回。她才心满意足的回到我宾馆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我利用自己关系,用标间的价格给她定了一个高级套房。她高兴得扑在床上来回翻滚着。

  你也今天在这睡吧。薄田大叫道。

  我一听立即脸红了。这,不好吧~ 咳咳。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偷瞄她的身段。虽然说这几年在视频里没少见她。但是总是没见真人的。看得出今天薄田特意化了彩妆,因为刚喝了扎啤的原因小脸白里透红的。胸部和以前相比更是天差地别,以前最多是个C,现在怎么也有D了。再往下看

  薄田一看我这表情,立即扔了一个枕头过来。你想什么肮脏的事了?我让你睡~ 外~ 面~ !这里不是套房么。

  啊!我马上回过神来。不,不了。小悦还在家等我呢。我低头解释着。
  是的,这里要交代一下我还有一个女朋友。李筱悦。22岁。长春人。她原来是在我们酒店当前台的。后来我们好上之后,为了不影响我。她跳槽去了一家外企做前台接待。

  哦~ 薄田的声音忽然感觉低沉了下来。我也累了。你赶紧回去了,别让人家太久等。女生会有多想的!改天叫她一起来玩吧。我可不想被你女朋友仇视上了哦

  我挠了挠后脑勺,那大姐大我先走了啊。我把行李给她放好之后带上房门开车便往回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小悦看样子已经吃过了晚饭,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我回来她按了静音,然后跑过来接我的衣服。

  怎么那么晚回来也不打个电话呢?微信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也不回?她板起脸口气不善的问道。

  我一拍脑袋,坏了。刚才闹市吃吃喝喝忘记看手机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好几十条微信,还有小悦发来暴怒的动漫表情。我赶紧把小悦让到沙发上开始认错然后解释。小悦停了我的话后,一手掐着我的耳朵说道,啊呀呀我怎么听你早上就说是接个朋友呢?怎么还陪吃陪喝陪玩呢?呦,陪睡了么?我说怎么那么晚回来呢?看来你还有点觉悟没睡人家怀里啊?

  我大骇忙推脱。哪有的事。好多年不见,总不能不尽地主之谊吧?再说人家都说明天叫你一起,就是怕你误会的。对不对,我的小亲亲。

  小悦呸了一口,怒道还准备当着我面秀恩爱咋的。我不见。你爱陪她陪她吧。
  我赶紧又是抱,又是哄的好一会。小悦的脸色才稍有缓和。我见她气消了一部分,就一个公主抱把她抬起来在她挣扎中走进卧室,把她扔在床上。然后自己撕开衬衫把她压在身下。你,你臭流氓!你走开,我……小悦没有喊完我就用舌头堵住了她的双唇。一开始她还紧守牙关,我轻车熟路的撬开了她得牙齿,让舌头时而搅动着她得舌头时而吸允着她的双唇。小悦没抗住5分钟就不在抵抗,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开始用她得舌尖回应我的热情。我喘着粗气,剥下了她得睡衣,拉下了她得胸罩。两只乳房在我手中开始变幻着形状。

  「噢~ 」她离开了我的嘴唇头侧在一边开始呻吟起来。我顺势低下头,舌头顺着她得脖颈舔下去到她得到前胸,舌头在散发着浴后香气的胸部上滑动着。舔出一个又一个口水的印痕,然后把她得乳头一口吃进嘴里。

  「嗯,喔,清点,老公。」小悦一时受不了我用牙齿研磨着她得乳头,一时痛苦兼并着快乐又不舍得推开我。我坏坏一笑,双手捧着已经肿胀起来的乳房,轮流放入手里细细品尝。不过5分钟,小悦已经娇喘连连。「老公~ 」小悦摇摆着小腰,「人家想要!」我听后下身肿胀欲裂,把她的睡裤扯开,拉下内裤,提枪而入。因为有充分的前戏,小悦的洞穴如已经熟烂的蜜桃,长枪不受阻挡的一杆到底。小悦长呼一声,用手和腿紧紧的扒住我和八爪鱼一样的缠在我的身上。我感到温柔的包裹感,腰肢开始摇摆按着节奏抽动起来。

  「噢~ 老公,你今天好胀,好大。」小悦已经全面放开,臀部配合着我的节奏迎合着。我喘着粗气抱住她得臀部凶猛的进攻着。在我销魂欲仙的时候,我想起了今天见过的薄田。她乌黑的长发,那雪白的大腿,高耸的胸部。她应该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和以前相比就像一朵已经盛开的花朵。时时刻刻都都散发着透人心扉的成熟味道。我想起了高中时候,一夜一夜用着她内裤自己上下翻动的情景。一下子恨不得能驰骋在薄田身上。青涩的年少已经随风而去,而如今的燃烧着的是火热的占有,以及征服的欲望。

  我把小悦抱起来,双手托举起来她,火热的根部擎天而立配合着腰椎的力量疯狂的上下窜动着。小月显然吃不住这一招,整个人浪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双手搂住我的胳膊,身体死死的贴在我的胸口上。我幻想着自己抱着的是薄田,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双臂架住了小悦把她举起来又接着下落的力道整根插到尽头。「啪啪啪啪啪啪~ 」我举着小悦插了快10分钟,直到双臂酸痛才放缓了进攻。这之间小悦已经高潮了两次,脸颊潮红眼睛半张半闭像一副极度满足的样子。我却丝毫没有想缴械的意思,这时候的小悦俨然在我眼里变成了薄田,压制在心中多年的欲火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我把她放开,小悦已经没有站住的力气了,摇摇摆摆的趴在床上。我走到床边,双手揉弄她的屁股。又让她摆好姿势,一个老汉推车式长驱而入。

  「老公,你怎么了。弄……的……人家快……晕掉了。」小悦被我插的已经喊破了音,显然我第三轮的抽插已经让她爽到了头。

  「噢……噢……别停,快,老公!快!我又要来了。快操死我」小悦歇斯底里的喊叫了起来。我也是干的正是正在飞上云霄。小悦的两片厚厚阴唇紧紧的贴着我的肉棒。肉穴里带着一股暖流吸允着我的下体,让我感觉我随时都可以达到快乐的巅峰。薄田,噢~ 薄田。我脑子中一边意淫着一边加快摆动的速度。
  「啊啊啊……老公,我来了。」小悦头像上仰着,整个后背后弓了起来。然后像个僵尸一样僵住了身体4,5秒,随后身体猛地抖了几下身体摊在了床上。我把肉棒缓缓的抽出来,每抽出一点就能带出乳白粘稠的淫汤。

  「老公,我不行了。别再来了。求你了!」小悦有气无力的说。其实从前戏到现在不过40多分钟,只不过我今天的力度和抽插速度比平时几乎快了2倍。小悦这种年轻的小姑娘怎么禁得起这样猛烈的进攻。

  我看了看自己依然耸立的下体,正准备去厕所看看片接着自己的意淫。小悦一把拉住了我,「自己弄伤身体,还是我来给你弄吧~ 」小悦把我按在床上,头靠在我的肚子上开始用嘴巴吞吐着我的肉棒。相处1年多,小悦已经熟悉我的敏感点和套弄的频率。很快,我的目光又开始涣散。我闭上眼,又回到了刚才意淫中。薄田修长的大腿,我手中反复的摩挲着。一边舔一边摸然后……我尽情的幻想着,小悦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感觉已经憋不住了。我跪了起来,双手按在她的头肉棒快速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她的舌头也跟着我的频率快速搅动着。
  「噢……」1分钟后,我把肉棒从她嘴里拔出来。默契的配合,她知道我要射了。快速的套弄着我的肉棒,嘴里不停的哼哼着。我背后一酸,火热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喷涌而出,小悦的鼻子嘴巴眼睛头发上已经全是我的精液了。我也感觉自己好死被掏空了一般,往后一仰,累倒在床上。

  「啊呀,你真讨厌。人家又得洗一次澡。」小悦洗完澡以后趴在我的身上。「老公,我错了啦。我不该怀疑你。你看你对我兴趣那么大,肯定不是外面有人啦。」说罢,小悦做小猫状不停的蹭着我。

  我仰望着天花板,跟小悦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脑子里都是想的薄田的身影。我曾经以为她之后只会存在于网络,存在于一条条不太频繁联络的信息上。她是我年少时的梦想,我以为她是如此的虚幻。但是今天再次的接触,又让我的心悸动了起来。我搂着小悦,胡思乱想了一会昏昏睡去。只是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我即将面对的不是那请都出来的美好是一个将我所有美好幻想击碎的现实。
  第二天下班,我拨通了郝季风的电话。郝季风是我的初中同学……也不知道怎么着,他大学之后家里忽然发起了大财。家里在广州开了分公司让他盯着。跟他一直保持联系的我也跟着沾了光。接薄田的那辆6系COUPE就是找他借来装门面的。由于我有女朋友,所以借车接薄田这种是我只好谎称是亲戚家的姐姐来了。郝季风接过钥匙后非要晚上摆一桌给我这个姐姐接风。我推辞一下,又觉得自己也不能总和薄田单独出去,于是就答应了他的邀请。

  晚上的地方自然是近水楼台,在我工作的地方我定了个大包,早早换了衣服等着他们陆续到来。我以为薄田会最后来的,因为她跟我说公司排她来谈一个硬项目谁知道4点一过她就给我电话问了地址打车赶来。不似那天的笑容满面,到楼下街道薄田的时候就看见她一脸疲惫和失落。我猜想是项目没谈好的原因。急忙招呼她跟我自处转转,看看我工作的地方转移注意力。可能也是不想在我面前失态,薄田的脸色很快的缓和了回来。我们走了一圈,现到包厢泡了茶休息。今天薄田穿的是一身职业米色套装。我习惯了她休闲的打扮,还真是一时不太适应这种办公室风格。物是人非,经过这些年我们都是私下的打扮和面孔在网络中联络着。殊不知,彼此在生活中已经化为了另外一个角色。职业的装束,经过精心打扮的美妆,高高梳起的头发。是啊,事业上她已经开始独当一面,称为精英了。可是我呢,我自嘲的笑笑。看似光鲜,却死守着一座宾馆。每天一样的笑容,一样的谈吐。见人点头哈腰,跟在后面为富豪商贾们拎包提鞋。

  殊不知这次见面却又一次把我卷入和薄田的是是非非之中。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