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5629(1-12)

                (一)

  这是去年暑假发生的事,女主角是我的学伴,文中我以假名指涉她。

  上个星期四去找诗诗,由于不小心弄坏了她的调制解调器,心理很过意不去,连忙向她赔不是,也说要赔她一个新的。

  但是诗诗却说:「如果有可以不要赔调制解调器的方式,你要不要?」
  我不疑有它,便爽快地说:「好ㄚ,我答应妳」「那么我来当主人,你来当畜生,伺候我一下午,可以吗?」

  「好ㄚ好ㄚ,女主人」我听到她要对我性虐待,心情简直是爽到暴,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啦。

  接下来整个下午,我成了她的性奴隶,被她所支配。

  中午吃饭过后,诗诗带我到她的新家,那是一座在山区的独栋别墅。

  我才一站到门口,她突然转过身来一个巴掌打在我脸上「你这个畜生真不懂礼貌!还不快趴下!」

  我连忙趴下来向主人说:「对不起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很好,用爬的进来!」

  于是,我跟在诗诗身后爬着进屋里。

  在屋里,她命令我脱下她脚上的袜子然后舔她的脚,我乖乖地照做。

  她的脚并不小,而且有些地方皮有点粗,但玩惯粉嫩小脚的我,偶尔把玩「粗犷型」的脚,觉得非常有新鲜感。

  而当我用舌头舔脚指和用嘴唇吸吮的时候,她的脚趾头不断地扭动,非常好玩,脚所散发出来的汗臭对我而言,是种享受。

  我把她两支脚从脚踝,到脚背,到脚底全部舔过和吸吮过后,她命令我学狗爬入房间,然后把我两手绑起来举起,那绳子是固定在天花板上。

  这时诗诗竟然换上了跆拳道的道袍,穿上道袍的诗诗,白色的衣服和长裤,配上黑带,看起来充满侵略性。

  她二话不说,开始对于被绑起来的我拳打脚踢。

  我的腿,肚子,背,屁股早已被她打遍了,虽然肉体疼痛,然而我心里却是很爽的。

  在她对我拳打脚踢的过程中,我不断地注视着她的那双美脚。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女人的脚在跆拳道袍的那白色长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

  被这脚重重地踢了好几下,我心里的爽远超过肉体的疼痛!好不容易她打我打过瘾了,把我的绳子解开,但是又接着说:「本小姐想喝水,妳爬在地上当马载我过去」我只好爬下来当马,很快地我感受到一个富有弹性的物体压在我的背上,我知道是诗诗骑上来了,就开始往前爬。

  结果她用手用力推我的头骂道:「笨马!我还没坐稳你就开始走!只有我喊开始走,你才可以走,知不知道!」

  我连忙回答:「奴才遵命奴才遵命!」

  诗诗调整了一下在我背上骑的位置后,说:「走!」

  于是我开始往前爬行。

  由于她不重,驮起来不会吃力,而由于她个子比我小很多,比我矮了几乎一个头,所以骑在我背上的时候两脚是悬在半空中的,离地板还有数公分的距离。
  我载着她到餐厅,一路上看着她那双悬在半空中的脚,心里有着说不尽的快感。

  到了餐厅她「下马「来喝了几口水,最后一口水她叫我头抬起来并张开嘴巴,然后吐进我的嘴巴。

  虽然吃了她的口水,但是这一切让我这个被虐待狂心理直喊爽,连忙说:「主人的口水好喝ㄚ!」

  诗诗听了很高兴,又骑上我的背,命令我爬回房间。

  在回房间的路上,诗诗说道:「呵呵,我最喜欢教你们这些高个子的当马给我骑,这样子每次骑的时候脚都碰不到地,悬在半空中,才像是在骑真的马。」
  而我驮着她往前走,眼睛还不时去瞄她那双悬在半空中的可爱肉脚,只有过瘾两个字能形容。

  在我驮着诗诗回到房间后,诗诗「下马「后坐在椅子上马上便问我:「以后每个礼拜只要有空,你都来当马给我骑,好不好?」

  我哪敢说不好,只得说:「奴才遵命,奴才愿意当主人的小马,供主人骑乘。」
  「待会我想要练「跑马「,你当我的马,知不知道!」

  「奴才遵命!」

  诗诗又来换衣服了,想不到这次她居然换了一套骑马装呢!黑色的马术外套,白色马裤,黑色马靴,黑色骑马帽。

  她还在我头上套了马辔头,上面系着勒马绳,臀部系上马尾,还在我背上固定了一具马鞍。

  我真的成了一匹马。

  诗诗领着我走到房子的后院,她家的后院有个游泳池,我被她带到游泳池旁,随即她便骑上我的背。

  我头低下来看到了她那双穿着马靴的脚悬在半空中,老二不由自主地勃起。
  忽然,诗诗的两腿夹紧我的身体,马鞭在我屁股抽了一下,大喊:「驾!」
  我顺势开始往前爬,延着游泳池绕圈子。

  为了让骑马更加逼真,我不时地用马的叫声来鸣叫,把我背上的她逗得非常开心,她笑着说:「呵呵,果然是个好奴隶,当马当得那么像,还懂得学马的叫声。」

  绕完一圈,她「下马「来稍做休息,然后拿了一碗流质食物放在地上供我食用。

  干!还真的把我当马,给我吃畜牲的东西! 等我吃完后,诗诗说:「刚才是热身,现在我要开始练习骑术。

  我现在要练骑马的速度。

  看看绕完一圈游泳池要多少时间,如果你跑得太慢,可是要受惩罚的呦!」
  我连忙说:「是,是,是。奴隶一定尽我所能跑出最佳成绩。」

  这时候诗诗的妹妹刚好回来,进来后院。

  诗诗就对她说:「姊姊要练习跑马,妳帮忙计算时间,看看我一圈花多少时间。」

  于是诗诗的妹妹拿出码表和哨子,诗诗骑上我的背,她的妹妹哨音一响,一道马鞭狠狠地抽在我屁股上,我立刻开始跑。

  一路上,诗诗不停地大喊:「驾!驾!跑快一点!」

  我的肩膀和屁股也挨了好几鞭。

  为了跑出好成绩,我只能不停地往前快速地爬。

  由于地板是硬的,我一直爬着走,膝盖也开始会痛,但是一想到是给女生当马骑,我的被虐待倾向让我忘了一切的痛苦,全心全力来当一匹好马。

  我驮着诗诗用力地不断往前冲刺,每跑完一圈,她的妹妹都会计一次时间,而诗诗大概骑完三圈会「下马「休息一下,再骑。

  我总共跑了九圈。

  仅管精疲力尽,但是想到这是为我的女主人来 服务,就觉得甘之如饴。
  而且当马给诗诗骑这么久,想必她的阴部已经得到充分的压迫和磨擦,她应该觉得很爽的。

  果然,当我跑完第九圈,她从我身上下来之后说道:「我的鸡掰好舒服,真喜欢骑马!」

  她把我身上的马鞍和马辔头以及勒马绳全部解下来,然后把马鞍拿给我闻。
  我兴奋地接下马鞍,把鼻子紧靠着诗诗骑坐的地方闻她留下的那种阴部和尿道的骚味,直觉得爽! 终于,诗诗准许我站起来了,她说:「当马的感觉好不好ㄚ?」

  我连忙说:「感觉超好的,尤其是被妳这个富有骑马经验的女人骑乘,真是我的荣幸!」

  于是后来的日子,我每个星期都会抽出两天的时间去她家当马给她骑,也让她施以各种性虐待,我成了她的专业奴隶!

                (二)

  从我成为诗诗的专业性奴隶开始,一星期两次去供她性虐待,说是她虐待我,但是我也满足了被女生欺凌的那种被虐待的快感。

  所以啦,我觉得我和诗评是各自在享受呢。

  有一天她问我:「想不想换换口味,给别的女生虐待呢?」

  我听了兴奋不已,哪会说拒绝呀!她又说:「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她也是很喜欢对男生进行性虐待,她可是美女级的呦!」

  「真的呦,嘿嘿,那再好不过了,马上请她来吧。」

  诗诗立即call她的那为同学来。

  不久之后,外面传出门铃声,诗评去开了门,一位性感的女孩子走了进来-——————看起来约160多一点,个子并不高,但她有着均称的身材,有着甜美的笑容,红润的嘴唇,留着长发,穿着短绣紧身衣和牛仔短裤,脚上套着的是双高根凉鞋——————-这是我心目中的美女形象!

  正当我看得入神时,诗诗为我介绍这位美女:「她叫沛沛,是我班上的好朋友。还不快点跪上前去!」

  我赶紧跪在沛沛面前,恭敬地说道:「拜见沛沛主人。」

  只听见沛沛一阵冷笑,然后她穿着凉鞋的脚就踩在我的肩膀上面。

  她似乎是故意要用力往下踩我的肩膀,我用力地撑住在此同时我瞄见沛沛那只踩在我肩膀上的脚,她的脚看起来并不小,但是皮肤非常的白皙。

  忽然,沛沛的脚往我脸颊一踢,我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坐到一旁。

  其实沛沛这一踢并不重,或许是初次见面,所以对我比较客气吧。

  只见地上有一支高跟凉鞋,那是沛沛踢我时掉下来的。

  懂得讨好女生的我,连忙爬过去把这支凉鞋捡起来,双手捧着给她穿上。
  沛沛说:「贱奴!替我穿上凉鞋之前,先闻闻我的玉脚吧!」

  「奴才遵命!肯请沛沛主人恩赐玉足」「很好,给我用爬的过来!」

  她在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我马上爬了过去。

  她把美脚伸起来顶着我的脸,我用双手握着这美脚,将鼻子贴上去闻脚底散发的汗臭味。

  虽然臭,但是我觉得很爽!在美女面前变得如此低微,是最快乐不过了。
  沛沛问我:「香不香ㄚ?」

  我连忙回答:「主人的玉足好香ㄚ!」

  「那就给我舔干净!」

  「遵命!主人。」

  我先用亲吻的方式吻遍了整只脚,然后再把脚趾一个个吸吮过,再用舌头舔遍整只脚。

  沛沛的脚比诗诗的大一些,但是两人的都一样有点粗糙且有阳刚性,不像一般女孩子的脚那样秀气。

  但是这种脚就是深深地吸引着我。

  好不容易我把沛沛的两只脚都服侍完毕,她要我把凉鞋套回她的脚上,我恭敬地双手捧着凉鞋慢慢套回她的美脚。

  沛沛马上脱下她的牛仔短裤,让我眼睛为之一亮——————她没有穿内裤!而且阴毛剃得很干净。

  她马上命令我把头躺在椅子上,二话不说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然后和一旁的诗诗聊天起来。

  沛沛的体重完全用我的脸来支撑,虽然这种压力不好受,但是看到贴在我脸上的正是她那我梦寐以求的阴部,就觉得很兴奋,这种兴奋的心情早已让我忘了她身体的重量。

  「沛沛呀,我的这个贱奴不但平日对我百依百顺,而且还是一匹耐操的好马呦!」

  「真的啊?太好了,今天有马可骑。」

  「跟妳说ㄛ,这匹马个子蛮高的,骑在马背上脚都碰不到地,很过瘾哩。」
  「哇!听妳这么说,这匹马不好好来骑牠个好一下子就太可惜了。」

  听到她们的言谈,我已经知道自己呆会的命运了——————当马给她们骑。
  一方面,我一面用舌头伸出来舔沛沛的阴部,一方面亲吻她的阴部。

  沛沛似乎被我弄得很舒服,淫水一直流出来,还不时发出喘气声,甚至后来她的下部一直在我脸上扭动,享受着我的嘴上功夫。

  过了好一阵子,沛沛整个人往后仰,倒坐在沙发上,我知道我用我的嘴巴把她弄到高潮了,而沛沛也在我脸上留下不少淫水。

  当我闻起那淫水的骚味,老二忍不住勃起,觉得那是上天恩赐的圣水!
  我把脸上的淫水都吃了下去。

  沛沛坐在沙发上高兴地说:「呵呵,你这个贱奴儿还真有本事阿,把我的鸡掰弄得那么舒服。」

  我赶紧回答:「沛沛主人的舒服就是我的荣兴!」

  「好,刚才只是热身,现在真正的考验才要来到,给我爬到隔壁的和式房间里去!」

  「奴才遵命!」

  我立刻爬进和式房间里。

  沛沛紧接着走进来,光着屁股的她把剩下的上衣也给脱了,我看见了她那对丰满的酥胸,深色的奶头(似乎是常常有性生活呦)而且还随着她脚步的移动而不停地晃动——————-这一幕好痒眼呦!沛沛从她的背包里取出一套跆拳道的道袍,将它穿上。

  我仔细一看,沛沛竟然是黑带的!真没想到,这么一个性感而富有女人味的美女,也会是个跆拳道高手。

  穿上道袍的沛沛,看起来像是充满侵略性的美女,不时地对我发出冷笑。
  笑容使我觉得她既美丽又危险。

  而她的美脚,在跆拳道裤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

  她的裤子很长,裤管埋住了大半只脚,脚跟埋在裤管里,只让脚露出前半部——————-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我更渴望被那双脚给狂踢!

  诗诗对我说:「贱奴ㄚ,沛沛也是很爱打跆拳道的,她可是和我一起学跆拳道的呦。你就好好当她的沙包吧。」

  我站起来和沛沛面对面,「喝!」

  我只觉得腰部受到一撞击,忍不住往旁边弯了一下,原来是沛沛给了我一记侧踢。

  「喝!」

  「喝!」

  「喝!」……沛沛连续踢了我好几下。

  我的肚子,腰,背,胸口都被她给踢遍了。

  虽然被踢的地方觉得疼痛,但是我的被虐待倾向早已让我能够忍受这一切。
  这时沛沛仍做好攻击的姿势,两手握拳,在我四周不停地跳动。

  我看到了她那双美丽的脚,在白色的跆拳道裤子的衬托之下显得既美丽又充满危险。

  这时她忽然由后面一脚踢中我的屁股,让我跪到地上,然后再连续几脚逼得我连滚带爬地蹲坐在墙边。

  接着,沛沛的脚忽然朝我的脸踢来,我紧张了一下,然而她的脚只停在我的鼻子上,沛沛大声斥喝:「给我用力闻!」

  我开始用鼻子用力地闻着沛沛的脚臭味,我甚至把鼻子直接贴在她的脚底来闻。

  对我而言,这是芬芳的香气,使我兴奋不已。

  等我把她两只脚都闻完后,在旁边观看整个武打场面的诗诗大声对我说:「贱奴,还不快向胜利者称臣!」

  我赶快对着沛沛下跪磕头。

  当我头磕下去的时候,沛沛的其中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我被她的脚压得抬不起头来。

  沛沛笑着说:「你不赖嘛!把我的脚服侍得那么好,又对我那么恭敬,还让我有机会好好练跆拳道。」

  我说:「这是奴才该做的。」

  「好,为了表示你对于我的跆拳道功夫的心悦诚服,给我爬着当马!」
  「奴才准备好了,请主人上马!」

  很快地我就感受到沛沛骑上我的背,我低头一看,她的两只脚也是悬在半空中,没有碰到地。

  这时沛沛以兴奋的口吻说:「嗯,这匹马蛮高的,骑上去脚都碰不到地,这样高高的很过瘾耶!」

  诗诗说:「这匹马我骑过好几次啦,可是一匹上好的马呦!妳好好来享用吧。」
  沛沛双手抓着我的头发,说道:「走!在这房间里绕圈圈!」

  于是我驮着沛沛开始一直绕这个房间。

  在爬行的过程中,我不时低下头来看沛沛那浮在半空中的美脚和那白色的跆拳道长裤的裤管,她的脚趾还不时地在扭动,这样视觉的享受使得老二一直保持勃起的状态。

  也不知道绕了多少圈,沛沛要我停在这房间里的玻璃镜前对着玻璃镜,她开始看着玻璃镜前后扭动来推浪,彷佛是骑着一匹野马在草原上快速地驰骋。
  我抬起头来看见镜子里面的沛沛,她穿着白色的跆拳道服,威风凛凛地骑着被她以跆拳道征服的俘虏。

  而镜子里沛沛的脸上展现着愉悦的笑容。

  我想,她一定很满意镜子中她骑马的英姿,一方面也享受着驾驭别人的优越感,另一方面她的阴部在我背上不停地磨擦,一定也让她很舒服,所以会一直在微笑。

  这时的我,真的好想打手枪呦!

  只是我现在是一匹马,必须供我的主人沛沛来骑乘,所以只好一直忍耐下去啦。

  「呼,好爽!下来休息一下」「怎样,骑得很过瘾吧?」

  「是阿,这匹奴隶够高也够壮,我彷佛是在骑一匹真的马!」

  「妳的鸡掰也很舒服吧!」

  「当然搂,我一骑上去的时候,我的鸡掰就勃起了!而且后来我下半身不停地推浪也把我的鸡掰弄得很爽快哩!」

  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要我不打手枪还真是难受ㄚ!这时沛沛准许我起来改用跪姿,她把跆拳道服脱了下来,其中把裤子递给我,我一看,发现裤子里面跨下的部份已经湿淋淋的,尤其她又不穿内裤,所以淫水一流出来便直接把跆拳道裤子弄湿,而且还渗到外面来了!我忍不住去吃那些淫水,去闻那裤底的骚味,只觉得那是人间美味。

  「诗诗ㄚ,去拿全套的骑马装备过来,我要对这奴隶施以更进一步的训练!」
  「我有一整套的骑马装备,包括缰绳,辔头,马鞍,马尾,马鞭,包妳满意呦!」

  「喝喝,太好了,贱奴!妳听好了,接下来将会是今天最精彩的活动。我的训练可是以严格著称的呦,到时候不准给我喊痛苦,否则今晚罚你关狗笼!」
  「是是……奴才一定认真接受主人的训练。」

  「告诉你!贱奴,本小姐小时候最爱玩的游戏就是骑马打仗,每次我都是当骑士,我可是有丰富的骑马经验的!」

  「奴才诚心诚意来体会主人的马术!」

  诗诗把一系列装备通通拿来给沛沛,这时我抬头一看,哇塞!

  她已经换上骑士服了。

  沛沛穿着白色马裤,白色衬衫,红色马术外套,黑色平底马靴和黑色骑士帽,戴着白色手套手里拿着马鞭,成为一名专业的骑士。

  沛沛先给我套上马尾巴,再套上辔头和缰绳,再固定上马鞍,我成了一匹蓄势待发的马。

  她拉着我身上的勒马绳,引领我走到后院去,这个后院是平常诗评训练我的地方,而今天要由我新的主人沛沛来训练。

  沛沛要我原地停下来,然后命令道:「马儿,来舔我的马靴。」

  我马上爬到她的脚边,低头去舔起沛沛的黑色马靴。

  黑色马靴——————-那充满挑逗性的物品,我正在享用着,虽说是奴隶在服侍女主人,是被女主人当作下贱的动物来看待,但这对男生而言何尝不是另类的享受呢?沛沛的马靴,和她的美脚一样迷人,舔着舔着我脑海里已经开始浮现待会沛沛骑在我背上时两只穿着马靴的脚悬着的景象了!

  「很好,停下来!现在来给我学马叫。」

  话才一说玩,一记鞭子啪一声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立刻学起马的嘶叫声。
  「叫!叫!两支前脚抬起来!」

  就这样,沛沛连续打了我的屁股好几下,我一边学马鸣叫还一边抬起两手。
  「呵呵,这匹马很听话呦,希望载着我的时候不但听话,而且还很耐操喔!」
  从刚刚就一直在旁边当观众的诗诗对着沛沛说:「我推荐的马匹准没错的啦!赶快骑吧!我等很久了。」

  「诗诗,妳那么想看我骑马呀,我不会让妳失望的,一定让妳大饱眼福呦。」
  沛沛边说,边脱下红色的马术外套和骑士帽,话一说完就骑上我的背了。
  果然,她那双穿着马靴的脚悬在半空中——————-真是视觉享受ㄚ!沛沛用鞭子用力抽打我的屁股「驾!走到尽头再走回来!」

  她命令我先在后院旁的长廊行走。

  走没几部,沛沛忽然两手压着我的肩膀,把她自己用力往上一撑,整个人先跃起,然后再重重地压回我背上,好在我耐力够,手脚马上支撑住身体,顶住这突如其来的「压力「。

  我驮着沛沛来回走完这条走廊,一路上沛沛用这种方式在我背上跳了好几下,而我始终「屹立不摇「!走回来之后,沛沛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马上停下来,而沛沛依旧继续骑在我背上,诗诗对她说:「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来虐待男奴哩!」

  「呵呵,这是对男奴的高难度测试,不但可以一边操男奴,还可以藉由身体掉下来的撞击来玩弄我的鸡掰喔!」

  沛沛笑着回答。

  我觉得沛沛的性欲真的很强,那么喜欢用骑马的方式来玩弄自己的鸡掰。
  当然啦,遇到性欲这么强的女生,我也玩得更起劲啦。

  「沛沛,我去拿V8来拍摄妳把奴隶当马骑的实况。」

  「好ㄚ!快点拿来,我要开始下一项训练了。」

  这时沛沛从我身上下来,把我牵回泳池旁边,我待在泳池旁边等候指示,沛沛则在一旁再把她那红色的马术外套和黑色骑士帽给穿戴上。

  诗诗也把V8拿来了,她对沛沛说:「女骑士,妳就尽情地做妳爱做的事吧!」
  沛沛对我说:「马儿过来!来闻我的鸡掰。」

  我乖乖地爬到她前面,抬起头来。

  她略为张开双腿,把她的下部贴在我的脸部。

  我开始用鼻子闻她那从尿道和阴道散发出来的骚味。

  由于隔着裤子,所以骚味并不浓,但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味道,都让我爽到不可言语。

  当我闻得正过瘾时,沛沛用鞭子抽了我大腿一下,说道:「好了!我要上马了!你那么喜欢鸡掰的味道,我就让我鸡掰的味道永远留在你的背上。」

  她走到我侧边,脚一跨便骑上我的背。

  沛沛骑上来之后,一手抓着勒马绳,一手拿马鞭,对诗诗说:「赶快拍我骑马的英姿呀!」

  诗诗拿着V8在我们四周环绕来拍我跟沛沛的特写。

  我瞄到诗诗在拍沛沛穿马靴的双脚,她的下部等等的特写镜头。

  等到诗诗把特写拍完之后,沛沛对我说:「马儿,现在给我绕这个游泳池跑,驾!」

  就这样,我开始卖力地驮负着沛沛绕泳池爬,每当我速度稍微慢下来,沛沛就会用鞭子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抽个好几下,而且大喊:「驾!驾!……」

  我的已经在这硬的地板上爬这么久了,膝盖的疼痛可想而知,屁股又得随时挨鞭打,皮肉的痛不可言语,然而能够当马给沛沛这样美丽而又有施虐倾向的女子骑,我早已把皮肉的痛苦抛到脑后了。

  等我跑完三圈,沛沛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立刻停下来,她也马上「下马「来,并且把我背上的马鞍取下,让我能稍事休息一下。

  然而,我的想法错了,沛沛根本不是要让我休息,而是要对我进行言语怒骂以及其它的肉体虐待。

  她抓着我的头发对我说:「你这个奴隶还真贱ㄚ!上背子是马丫,难怪这背子还跟马一样!你只是我和诗诗的宠物,我们的交通工具,不配当人!」

  我赶紧说:「这些都是奴才愿意的!」

  「哦,哈哈哈,你这个贱种,我要让你永远被我采在脚底下,活在我的胯下,让你抬不起头来!」

  话才一说完,沛沛用她那穿着马靴的脚用力踢了我侧身一下,我被她这一踢,翻倒在一旁,然后连续好几下鞭子落在我身上。

  她大喊:「学马叫!」

  我立刻学马叫,「站起来把前脚抬起!」

  我立刻回复先前的爬姿然后举起她口中我的前脚——————两只手,头也抬起。

  「啪!」

  「妈的!头抬得这么低,还不会叫!」

  我赶快修正姿势而且鸣叫。

  「角落有个飞盘,去用嘴叼过来!」

  我马上爬过去用嘴巴咬着爬回来给沛沛。

  姵君二话不说,用力往旁边一抛出,只见飞盘落在墙角,沛沛说:「去给我叼回来!」

  我爬过去把飞盘叼回来,但是她又抛到别处去,我又再爬去叼,然后她又抛……就这样她丢了好几次,我也跑了好几遍。

  等我好不容易爬完了,早已精疲力尽,爬都快爬不稳了。

  沛沛也不给我喘息的机会,马上又给我装上马鞍,然后说道:「我要再来做下部运动。」

  于是沛沛又骑上我的背,她抓着勒马绳,开始前后不停地扭动起下部,磨擦她的鸡掰。

  我虽然累,但是却心甘情愿,我的四肢努力地称住自己的身体,为的就是提供沛沛舒服的享受。

  而沛沛似乎很兴奋,在我背上越扭越快,两腿紧夹着我的身体,一手还紧抓着我的头发。

  也不知多久,沛沛终于停下来了。

  她对诗诗说:「嗯,果然是匹好马,让我满足了驾驭的快感。」

  诗诗笑着回答:「妳以后可以常来享受呀」「一定的,这样好的一匹奴隶怎么只能由妳一个人独想嬷!」

  沛沛边说,边取下我身上各式的装备,然后又脱下骑马装,她对我说:「贱奴,马鞍和马裤好好拿去闻吧。」

  我迫不及待就把这马鞍和马裤拿来到鼻子前闻。

  马鞍上已充满了沛沛留下的「芳香「,马裤的「芳香「更浓,而且马裤内靠阴部的地方还留着淫水,我赶紧去吸食这「人间极品「,感谢沛沛给我的「圣水「。

  「好啦!以后多得是可以品尝,给我爬回屋子里去。」

  沛沛说完,一脚踢在我屁股上,要我爬进屋里。

  我按照她的指示爬进屋里,爬进餐厅,这时沛沛要我爬进一旁的大狗笼,我不敢不从,只好乖乖地爬进去,被锁起来。

  在小小的狗笼里,我只能蹲着或爬着,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畜牲,不是人,人的尊严——————-那早已远离我了。

                (三)

  我被沛沛赶进客厅旁的大狗笼中,锁起来。

  沛沛换上轻便的无袖运动衣和超短的运动裤,打着赤脚,诗诗的打扮也和她一样。

  诗诗的可爱和沛沛的性感此时展露无疑。

  这时天色渐渐暗了,沛沛和诗诗出去买晚餐,我心想:「她们会买我的份吗?」
  我自己实在不敢把握,而且如果一整晚都不放我出来,又没有给我晚餐,我岂不是要饿肚子?而且今天下午被沛沛性虐待,从足部崇拜,坐脸,拳打脚踢,到当马,大概被她操了超过两个小时,其实真的蛮耗体力的,所以到傍晚就饿啦,也因此我会担心没晚餐。

  不久,她们两人回来了,诗诗对我说:「死贱奴,呆会有你的晚餐,妳可要好好感谢我们,知不知道!」

  「贱奴知道,贱奴感谢两位女王赏赐晚餐。」

  看着她们把晚餐一样一样拿出来,就是没有放到我的面前,我眼巴巴的望着她们在享用晚餐,心想:「我的份在哪里?」

  过了一阵子,诗诗和沛沛都吃完了,沛沛说:「贱奴!你的晚餐来了。」
  她把一堆骨头,菜屑,油脂倒到一个盘子里,拿来我面前,要我吃。

  沛沛还说:「要把整个盘子舔干净,知不知道!」

  我连忙回答:「奴才遵命!」

  这与其说是晚餐,不如说是把我当垃圾桶,吃她们的剩菜,吃她们的口水。
  好不容易我把整盘剩饭菜吃完,诗诗要把盘子拿起来时,诗诗生气地说:「妈的!盘子边边还给我留下一些油脂,给我舔干净!」

  说完她用手抓着我的头发命令我舔干净盘子。

  等我把盘子完全舔干净之后,诗诗把盘子拿去厨房,沛沛则解该笼子的锁放我出来。

  沛沛对我说:「吃饱了要喝点饮料帮助消化呦,跟我来吧。」

  我跟着沛沛的身后爬,她把我带进厕所,命令我把头抬高,她脱下裤子,说道:「来喝点柳丁汁吧。」

  我乖乖的张开嘴巴,一道黄色水柱注入我嘴巴。

  这是沛沛的尿尿,尽管是人体的排泄物,但她是我的女王,我是奴隶这一切我都甘愿。

  过了十几二十秒钟,沛沛尿完了,她将尿道口在我脸上抹个几下,把残留在尿道口的尿液抹干,然后命我爬回客厅。

  「好了!今天的虐待到此结束,你可以起来了」诗诗在客厅里对我说。
  在地上爬了好一阵子的我终于可以抬头挺胸站起来做个堂堂男儿了。

  「沛沛呀,我介绍的男生不错吧。」

  「是ㄚ,这个还真耐操阿!」

  我满心欢喜的问沛沛:「沛沛阿,妳虐待男生的功夫好熟练呦!」

  沛沛笑着回答:「我从小就喜欢玩弄男生,现在喜欢对男生性虐待其实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加深加广罢了。我觉得让男生被女生玩弄是件很快乐的事呢。」
  一旁的诗诗接着说道:「趁暑假有空,我们两人就一起来寻找合适的男人来性虐待。

  男生如果不够高壮,体力不够好,我们可是不要的喔。

  你会被我们相中,是你的荣幸!」

  我说:「这座别墅就是妳们进行性虐待的固定地方吗?」

  诗诗说:「「没错!这栋别墅是我家人给我的,他们长年在国外,管不太到我,我索性就把这里当作奴隶训练中心,可以一边渡假一边虐待男奴。」

  「真好,有这个「世外桃源「可以做爱做的事。」

  诗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着赤脚把左腿翘到右腿上,她的脚趾头还不停地扭动着。

  她是在挑逗我,我望着她的美腿和美脚,心里真的好想干她个几炮喔!只是想到我是受她宰制的,没有要求权利的余地,所以对于和她做爱,真的不敢奢求。
  「呵呵……再忍耐一下吧,待会等沛沛的男朋友来了,我们再一起玩4p。
  瞧你,鸡巴都把裤子顶起来了。」

  诗诗一说,让我忍不住脸红了,我的裤子果然是股股的,但诗诗会主动注意我的老二有没有勃起,可见她是个好色的女人呢!

  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休息,我问道:「妳们用跆拳道踢打我,还把我当马骑,真的好刺激呦!」

  沛沛笑着说:「我和诗苹都是从国中就开始学跆拳道,一直学到高中毕业。
  我们都觉得踢打别人是件快乐的事呢。

  而且我们都喜欢骑马时鸡掰压在马背上的感觉。」

  诗诗接着说:「所以我们把骑马和跆拳道跟性虐待结合在一起,把我们的快乐建筑在你们男奴的皮肉痛苦上,那种感觉很爽的!」

  这时外面门铃响起,沛沛去开门,一位帅哥走了进来,沛沛跟我说:「这是我的男朋友John,他是我的专业奴隶喔。」

  这个John看起来大约180公分,比我稍微矮一点点,不过我心想:「诗诗166公分,沛沛162公分,以我183公分和John180公分的身材来看,都符合她们要求「高大壮硕「的资格了。」

  我和John聊了一阵子,得知他是和沛沛在学校社团里认识的,他原本以为沛沛单纯只是个充满女人味的淑女,日子久了才发现沛沛的「另一面「。
  不过John和我一样,喜爱被女生性虐待的刺激感。

  而且他还说,光是单纯的做爱并不能完全舒解潜意识里的那种欲望,配合性虐待游戏才能完全舒解。

  「我们来和室里玩4p吧。」

  John说道。

  于是我们4个人都到和室脱光身上的衣裤,那两位美少女雪白的胴体顿时一览无疑,她们的乳房都不小,屁股也很大很圆润,有着曲线美的腰,还有均衬的美腿和那让我吃了不少苦头的美脚,我的老二再度勃起。

  再看一旁的John,他的老二也勃起了,那根看起来和我一样,都有16公分长,而且颜色蛮深的,他和沛沛的做爱刺数一定很频繁。

  「嗯……好吃的香肠……」

  我觉得老二很舒服,低头一看,诗诗已经在吸吮我的老二了。

  一旁的沛沛也在品尝John的老二。

  诗诗先含住我的龟头,像婴儿吃奶般的吸吮,同时嘴巴里用舌头不断地舔龟头尖端。

  把我的龟头含过瘾了之后,诗诗开始用她的嘴唇一前一后磨擦我整只老二,由于我的老二很长,诗苹的嘴巴大概含住我整只老二一半多一点而已。

  不过诗诗的嘴上功夫很棒,不但含的力道适中,还懂得用自己的口水做润滑剂,把我弄得很爽,把我一步步推向高潮。

  终于我忍不住了,就在诗诗的嘴里火山爆发,射得她满嘴都是。

  我看诗诗正满足地品尝我的精液,而沛沛给John含了好一阵子,John把老二从沛沛嘴里退出来时,我看到John虽然没有爆发,但是他的龟头颜色已经变得很深很亮,大概沛沛嘴巴再套弄个几下也就爆了。

  「John,我们先来干沛沛吧。」

  「嗯,让你来插小沛的鸡掰,我来插小沛的嘴巴。」

  我们叫沛沛用狗爬式的动作爬着,我在后,John在前双向夹攻。

  诗诗说:「再加我一个吧。」

  诗苹骑到沛沛背上来,说道:「ok,出发!」

  我和John开始快速地抽送着老二,诗诗则身体一上一下一前一后扭动来磨擦鸡掰。

  沛沛也被我们玩得很爽,只是因为嘴里塞着John的老二,所以只隐约听到「嗯……嗯……」

  的声音,没法尽情淫叫。

  John和我先后射泄完毕,放开沛沛,而诗诗在我们放开沛沛后也从沛沛背上下来,我们四人坐在地上稍事休息。

  接着,John要来干诗诗。

  他二话不说,就把诗诗按在地上,拉开诗诗的双腿,用基本体位来抽插。
  John的动作很用力,顶得诗诗是香汗淋漓,放声浪淫「喔~~~喔~~~你要顶死我了……鸡掰……喔~~~~好舒服……要丢啦……喔 Ya!……」
  当诗诗达到高潮时,John的动作仍旧不停歇,诗诗爽到两腿缠紧John的身体,大声欢呼,John也顺势加快抽送的速度,让诗诗的高潮持续好一阵子。

  不久之后,John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他也达到高潮了。

  当John在干诗诗的时候,我和沛沛在一旁观赏,我也趁机让自己的老二休息一下。

  慢慢的,我的老二又硬起来。

  看完John和诗诗做爱的好戏之后,我马上也把沛沛按在地上,用基本体位来干她。

  或许是因为沛沛的五官很美丽,我看着她的脸和乳房,下面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沛沛的野性似乎被完全激发起来,她双手紧抓我的肩膀,大声喊着:「用力!用力!加快速度!……冲阿……呼……」

  不时还握拳垂打我的肩膀。

  我再抽插了一会儿,忽然沛沛用力收缩阴道,我的老二被夹得紧紧的,一时难以抽动。

  沛沛说:「come on!快搓呀!」

  这时我隐约觉得精液已经流入尿道,准备要泄了,我用力再搓个两三下,终于射出来。

  由于我的老二太舒服了,而且过于兴奋,射精完之后我整个人爬在沛沛身上喘息。

  接着,我们开始玩多人群交,John躺着由诗诗来骑他的老二,同时沛沛坐在John脸上由John为她口交,我则站在沛沛面前由她为我口交。
  后来又换成我躺着由沛沛爬着为我口交,John由沛沛后面抽插,诗诗骑在我脸上由我来为她口交。

  做完之后,我们个个都精疲力尽地躺在和室褟褟米上休息,这一天就再这狂野的**派对中结束。

                (四)

  「起来!晨训去!」

  当我还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只听到沛沛大声的斥喝。

  昨晚玩4p,因为射精射了好几次,所以非常累,原本想赖在和室的榻榻米上不醒来,但是随即我觉得身体挨了好几鞭,痛得我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已经穿上骑士服的沛沛。

  今天沛沛所穿的骑士服和昨天不同。

  昨天她穿的是比赛时的正规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马术外套以及骑马帽一应俱全;今天她上半身穿着浅蓝色短袖紧身衣,也没有带骑马帽,只有下半身的白色马裤和黑色平底马靴和昨天一样。

  「今天要对你施以进一步的马匹训练,让你懂得依照我施加在你身上的动作来行动。通过今天的训练,你就真的成为一匹既耐操又懂指令的好马了!」
  沛沛抓着我的头发对我说。

  接着沛沛就命令我跟在她后面爬到后院去。

  到了后院,沛沛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各种马术的指令,她要我记熟。
  这张纸是沛沛从介绍马术的网站上下载的,对于马匹的训练和骑乘方式描写的很详细。

  我觉得沛沛真的很爱骑马,而且很专业,为了把我们这些男奴当马来训练,还会去收集马术信息,而她的服装和披挂在我身上的这些装备更凸显她是个专业的骑士。

  沛沛对我说:「贱奴,你的身材够高壮,体力也不错,是个当马的料子。本小姐从小就爱骑马,我对驾驭马匹可是有一套的,你就好好来接受我训练吧。」
  沛沛命令我脱光所有的衣裤,然后给我装上马尾,套上辔头,装上马鞍,挂上马蹬,她自己还在马靴上加装马刺。

  沛沛对我说:「马儿的工作是要载着主人到任何主人想去的地方。

  主人要你往东,你就得往东;主人要你往西,你就得往西;主人要你快,你就得快;主人要你慢,你就得慢。

  知不知道!」

  我连忙回答:「马儿遵命!」

  「混仗!马儿会讲人话是不是!今天不先抽你20鞭,你是永远不会记得的!」
  话才说完,我的屁股就一阵疼痛,原来是沛沛开始用她手中的马鞭抽打我的屁股。

  马鞭虽然是细的,但是就因为是细的,所以抽打起来非常疼,但这是女骑士对我的性虐待,这肉体的疼反而使我更兴奋。

  等到沛沛抽打完,她又接着说:「马儿不但要完全听从主人的指示,还要让主人骑乘的时候,鸡掰在马背上压得很舒服,知不知道!」

  这次我学乖了,我学马鸣叫来响应她的话,而且我为了讨她欢欣,我边叫还边举起两支前脚(我的双手)以显示马儿对主人的爱慕。

  「呵呵……你这匹马真懂得讨主人欢心。这样吧,当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鸡掰是压在马鞍上,你无法完全感受到主人的鸡掰的柔软和芳香,所以主人先脱下马裤让你一亲芳泽吧!有闻过和亲过主人的鸡掰,才能成为主人的爱马!」
  于是沛沛脱下马裤,将腿微微张开,哇塞!她今天又没穿内裤!所以剃光阴毛的她,尿道口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赶紧把头伸入她胯下来闻她鸡掰和尿道的骚味,并且用嘴亲吻她的鸡掰和尿道,以示马儿对主人的心悦诚服。

  当我的头从她胯下退出来之后,沛沛随即穿上马裤,她问道:「马儿,主人的鸡掰很香很柔软吧。」

  我再用马的嘶叫来回应,「嗯,很好,我现在要骑上来搂。」

  沛沛话一说完,双手扶着我的肩头,左脚采着我左侧的马蹬,右脚一跨,便骑上我的背。

  沛沛的双腿自然地下垂,我低头看到她的双脚刚好可以套进马蹬,而且脚离地板还有几公分的距离。

  看来沛君是有把马蹬垂下来的长度和自己的腿长实际丈量过,她真的很专业!知道如何来量,而且这样子她骑乘时,胯下很自然地正压在我背上,鸡掰才能完全紧密的贴着,才会让鸡掰在骑乘时感觉到舒服。

  正当我想得入神时,沛沛用她马靴上的马刺扎了我大腿一下,我知道这是沛沛要我以慢速行走的指令,便开始以慢速绕着后院游泳池爬行。

  骑在我背上的沛沛,手抓着勒马绳,她用勒马绳来控制我的前进方向。
  绳子往左扯,我就往左;往右扯,我就往右。

  沛沛还懂得用大腿对我身体施力来控制我的行进方向。

  当她左大腿对我身体施压,我就往左;右大腿施压,我就往右。

  我驮负着沛沛绕游泳池4圈之后,她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立刻停下来,沛沛则从我背上下来。

  她拿了一盘流质的食物放到我前面地上给我吃,她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我吃,不时还用马靴碰触我的脸。

  沛沛似乎是在挑逗我,用容易激起男生性欲的马靴来玩弄我,我的心里有说不尽的爽。

  等我吃完之后,沛沛马上又骑上来,说道:「走!小跑步。」

  她用马鞭在我屁股上轻轻一啪,我开始以稍快的速度爬行。

  沛沛由于有马蹬来支撑脚,所以这时她开始以马蹬做支撑,身体一上一下做起「打浪」的动作,胯下不断地撞马鞍,我知道性欲很强的她,是想用这一上一下的「打浪」来玩弄她的鸡掰,让她的鸡掰更爽,一想到背上的沛沛鸡掰正爽着,我的老二已达到完全勃起的状态了!我的背要不断承受沛沛胯下的撞击,还得一直绕着游泳池来爬行,我有点力不从心,好几次不知不觉爬行速度减缓,结果沛沛马上就一鞭子打在我屁屁上,喊道:「不要慢!驾!」

  逼得我加快速度。

  渐渐地,太阳从云里出来了,这时大概是8点多,我往旁边看,发现地上有沛沛骑着我的影子。

  从影子中,我看见沛沛手抓着缰绳和马鞭,抬头挺胸地骑着,配合身体一上一下的打浪,她显得威风凛凛,充满女王的气势!

  我绕游泳池爬了6圈之后,沛沛又命我停下来,她用双手轻轻抚摸我的脸,我知道这是她要我趴下来休息的指令,我立刻4只脚慢慢缩下来,「整匹马「爬跪在地上。

  沛沛也从我背上下来,坐在我旁边用手抚摸着我身体。

  沛沛一边抚摸一边说:「很好!很听话,刚才跑得很稳健,又很懂得主人的指令,还让主人的鸡掰很舒服耶。」

  我以马的嘶叫和点头来回应。

  「来吧,身体转过来让主人玩玩。」

  我转身侧躺让沛沛用马鞭搔我肚子痒,用马靴碰我的老二,并且要我把马靴底部舔干净。

  马靴底部虽然脏,但我不敢不从。

  沛沛坐在地上把脚伸到我面前,我伸出舌头来舔。

  灰尘和泥沙吃起来虽然苦涩,然而我已经被完全奴化,这些脏东西对我来说,彷佛是主人的恩赐。

  我把两双马靴底部都舔过之后,沛君把两支马靴都脱了下来,对我说:「来闻闻主人的脚味吧。」

  这时的我真的觉得是得到了圣物,赶紧把脸贴到鞋口来闻她的脚臭味。
  虽然臭,但是却令我快感十足,加上她一边用她的脚来拨弄我的老二,我的老二一下子就完全挺起来了!而且还流出一些前列液出来呢!

  等沛沛玩弄我玩过瘾之后,她用马鞭在我前脚(手臂)轻轻一啪,命令我回复爬行姿势。

  她穿上马靴,调整一下马鞍的位置,又再骑上来。

  「马儿呀,现在我的训练要变严格搂。接下来要练快速奔驰,我的抽打会很用力喔!」

  沛沛边说,我边爬到跑道上就位。

  「驾!」

  沛沛大声一喊,同时一道鞭子重重地落在我屁股上,我赶紧大步大步地向前快速爬行。

  我一面快速爬行,沛沛的身体也一上一下的做起「压浪」跟刚才小跑步时的「打浪」比起来,现在快跑时的「压浪」不但频率更快,而且压得更用力。
  我的手脚要比刚才更用力的爬,背部受的「压力「又比刚才大,速度稍微有点慢时屁股就得挨重鞭,加上水泥地板磨擦我手掌和膝盖的刺痛,要不是我已经沉醉在被性虐待的欢愉中,再怎么强壮的人恐怕也受不了。

  太阳越来越大,气温也越来越热,我已经开始流汗了,加上屁股挨了好几顿重鞭,我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是我已无法分辨这眼泪是兴奋的眼泪还是肉体疼痛的眼泪。

  「驾!~~驾!~~~~跑快一点!~~~~~用力跑!~~驾!~~~~~~驾!~~~~呼~~好过瘾~~~~~驾!~~驾!~~驾!~~~~yahoo!好舒服~~~~驾!~~~」一路上,沛沛就这样在我背上吶喊着。

  她骑得很爽,我却驮她驮得很辛苦,但是一想到是她在对我性虐待,再多的苦我也熬得过去。

  「诗诗!快来看我骑马奔驰呦!」

  沛君兴奋地说道。

  刚走来后院的诗诗笑着说:「呵呵……我说过这匹马耐操吧!」

  「对呀,今天我来帮妳训练,牠经过今天的训练之后会更进步!妳得好好感谢我呦!」

  「妳专心骑吧,我在旁边当妳的观众!」

  有人看沛沛骑马,沛沛似乎变得更兴奋,骑得更为猛力。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沛沛才让我停下来,从我背上下来。

  「呼~~好舒服!」

  「怎么样,妳的鸡掰骑的爽歪歪搂!」

  「没错!我觉得我的胯下已经有点湿了。把人当马骑不但可以虐待人,还可以让鸡掰舒服,真是一举两得!」

  沛沛一面和诗诗谈笑着,一面卸下我身上的马鞍和辔头。

  和昨天一样,她把马鞍放到我面前给我闻。

  我很喜爱这具沛沛骑坐的咖啡色马鞍,一面闻她的鸡掰留下的腥味和骚味,还不断的亲吻它。

  诗诗在一旁说道:「妳的男朋友刚才被我绑起来铐问和鞭打,现在我要去换跆拳道服,我把他带出来拳打脚踢,让你们看看精彩好戏。」

  沛沛回答:「好呀!快点,我快等不及了。」

  于是诗诗进去房子里,很快地她就带着John出来。

  John全身光溜溜的,身上有几条被鞭子打过的痕迹。

  他虽然也是个子高大,但谁叫这是女性至上的国度,尽管诗诗比他矮了快一个头,还是得臣服在诗诗的淫威之下。

  换上绑着黑带的跆拳道服的诗诗显然威风凛凛且充满暴唳之气。

  她的裤管很长,跟部下缘几乎快碰到地,所以大半只脚被埋在裤管里,这样所衬托出来的女人脚显得更加迷人。

  诗诗要John立正站好,然后二话不说,跆起脚来对John的胸口一阵狂踢,John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诗诗继续保持攻击的准备动作,双手握拳,在John的四周跳动,一下子踢他的腰,一下子踢他背,一下子踢肚子,然后又从John的背后踢他膝盖让他跪在地上,接着又一脚踢中他的脸颊让他倒在地上。

  「给我爬起来!」

  诗诗大声斥喝,John又站起来。

  诗诗毫不留情,一拳打中他的脸,一拳打中他胸口,然后抓着他的肩膀用膝盖顶他的肚子,再一拳垂他的背让他倒地。

  John显然是被打得七荤八素了,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诗诗蹲下来抓着John的头发对他说:「告诉你,本小姐高中的时候在校内是女子组跆拳比赛冠军!你今天能被冠军好手踢打,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要给我好好体会,知不知道!」

  「奴才一定!奴才一定!」

  「好,接下来让你享受我的空中飞踢,起来!」

  于是John又站起来。

  诗诗在John的正前方几步的距离,先小跑两三步,然后跃起来在空中把一只脚劈下来击中John的肩膀,John的脚没站稳,又跪坐在地上,诗诗在补上一脚把他踢倒。

  诗诗走到John的头旁边,把脚伸到他鼻子上,对他说:「来闻闻跆拳女王的脚吧,学跆拳道的女生脚可是非常迷人的呦。」

  诗诗不但用脚玩弄John的脸,还玩弄John的老二,让他「一柱擎天「。

  在一旁观看武打场面的沛沛,拍手叫好:「诗诗好厉害呦!连我的男朋友都彻底臣服在妳脚下!」

  诗诗笑着回答:「嘻嘻……学跆拳道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用来虐待男奴。」
  诗诗一边说着,一边把John拖到凉椅旁,她和沛沛坐在凉椅上,John跪在诗诗旁边,我则在沛沛旁边继续保持马匹的爬行姿势。

  诗诗对沛沛说:「我们有一个多礼拜没有比赛骑马了。这样吧,我们来举行一场骑马比赛做为今天晨训的结尾。」

  沛沛说:「好呀!我正想跟妳比赛呢。我们就以绕这游泳池3圈为比赛距离,看谁先跑完。」

  「就这么说定!我先去拿我的骑马用具过来。还有ㄚ,我们今天比赛干脆穿跆拳道服来比好了。」

  「好呀!穿着跆拳道服就有征服和宰制的优越感,跟骑马的场景很能配合呢!正好我刚才骑这匹马骑蛮久的,马裤裤底已经有点湿了,我现在就去换跆拳道服啦。」

  过了不久,沛沛从房里带着一组骑马装备走了出来。

  我看到她穿的跆拳道服的裤管也是很长,裤管后面底部也是几乎快碰到地,当然她的脚掌也是大半埋在裤管里。

  沛沛对诗诗说:「物归原主吧,各自骑自己原来的马。」

  于是现在又回到由诗诗骑我,沛沛骑John。

  诗诗和沛沛坐在凉椅上,沛沛命令道:「为了表示你们这两匹马对我们女骑士的心悦臣服,在我们骑你们之前,先爬过来舔自己骑士的脚,并且闻骑士的鸡掰。来!」

  于是我爬到诗诗脚前,John爬到沛沛脚前。

  我低下头来亲吻诗诗的脚板,而且把她那遮住大半只脚的跆拳道服裤管下缘也一起亲吻。

  就因为那裤管下缘长到埋住诗诗脚板大半,使得诗诗的脚看起来更迷人,所以自然要对那裤管有所「报答「。

  然后诗诗把脚略为跆起,让我闻她的脚底,把她脚底的灰尘舔干净,又把每一只脚趾头都吸吮过。

  接着诗诗站起来微微张开双腿,让我把头钻到她的胯下来亲吻她的鸡掰,并且闻那骚味腥味。

  比赛就要开始了,沛沛给John装上装备;诗诗也稍微调整一下装在我身上的马蹬长度,随即她们就骑上来。

  我低头看到诗诗的那对赤脚套在马蹬上,心里真有说不尽的快乐。

  打赤脚骑马的女人和穿马靴骑马的女人一样令我着迷!我们两匹马在跑道上就定位,背上女骑士鞭子往我们屁股狠很一抽,我们就开始大步大步往前爬。
  「驾!~~~驾!~~~驾!~~~~~」一路上诗诗和沛沛的吶喊声和鞭子声此起彼落,我的屁股不用说,当然是很疼的。

  诗诗跟刚才沛沛一样,身体一上一下地做起「压浪」用胯下给我的背压力,爽的是她的鸡掰,苦的是我这匹马。

  不过我喜欢被女人虐待,尤其是当马给女人骑,这样「做牛做马「才真的让一个人完全失去尊严,跟畜牲无异。

  我卖力得爬,死命的冲,只为了让背上的诗诗充分享受骑马的快感。

  比赛进入后半断,我和John这两匹马齐鼓相当,而且开始在互抢跑道,企图超前对手。

  由于赛况紧张,诗诗对我的鞭打也更加凶狠,有时连续好几鞭不停的。
  终于到最后50公尺的冲刺阶段,诗诗的大腿夹紧我身体,身体微微向前倾,准备冲向终点。

  我和John仍然相持不下,鞭子仍持续地伺候着我们的屁股,两位女骑士也兴奋地吶喊着「驾!~~驾!~~」最后我以些微的差距率先抵达终点。
  诗诗很高兴,「下马「来之后双手抚摸我的脸颊说道:「马儿真棒!待会午餐给你加菜。」

  一旁的沛沛因为骑输诗诗,一脚把John踢倒,骂道:「干!一天没训练,你就跑输别的马!以后我要对你加强训练!」

  诗诗和沛沛各自解下我和John身上的马具,把马鞍放到我们面前让我们闻马鞍上的味道,也让我们亲吻马鞍。

  「沛沛呀,我的鸡掰好舒服呦,现在我的性欲正旺,刚好这两匹马又是公的,我们用这两匹马的鸡巴来发泄一下吧。」

  「好呀,我也很想!」

  她们两个随即脱下跆拳道裤子,命令我们翻身躺在地上,诗诗来干我,沛沛干John。

  诗诗握着我的老二,一屁股坐下来,就让我的老二套入她的阴道里,她的动作非常干脆明快,丝毫没有一般女孩子的那种羞涩,然后两个女生在我们身上一上一下地动着,我们两个男生爽得不得了。

  今天让她们虐待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可以发泄了。

  两个女生在我门身上一边干,一边浪淫,我也顺势伸出双手揉捏诗诗的乳房,让她更加性奋。

  结果我先射精,过了不久,只见诗诗露出淫荡的笑容,下面的动作慢慢停止,她也达到高潮了。

  旁边的沛沛也差不多的时间达到高潮。

  两个女生等自己亢奋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之后,便站起来。

  诗诗说:「今天早上真快乐,生理和心理都满足到了!」

  沛沛说:「真爽!要是每天都能这样玩,那该有多好!」

  「好在暑假还很长,多的是时间,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充实的暑假的。」
  两个女生边交谈,边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走回屋里,留下精疲力尽的我和Jo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