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了潇洒英俊的刑警
字数:9354


  门铃响了,我去开了门,却发现站在门口的这个年轻人根本不认识。

  他大概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穿一身西装,很精干,样子也挺俊俏。见我开门,他先微笑然后问到:「这里是林子良先生的府上吗?」

  我愣了愣,然后回答他:「没听说过这个人。」他也是一愣,掏出一张名片来看了看,然后有些发窘似的笑了:「对不起,他是在对面,回屋后我禁不住想起这个可爱的年轻小伙子来,长的倒挺性感的嘛,好像是单眼皮吧,对了,颇有点像韩国那个明星叫…叫权相佑的。为什么没多和他聊会儿呢,后悔啊。

  躺在沙发上,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如果刚才让他进屋,会不会发生些什么呢?这时候门铃竟然又响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开了门!原来是今天送牛奶的。我领了奶瓶,却发现刚才那个年轻人坐在楼梯边,似乎在等待。我很好奇的问:「怎么,没在家?」

  他站起身来,「是啊,我等他会儿。」「要不进来坐会儿等他?」我脱口而出这句话,「他大概等会儿就回来了。」这个帅哥想了想,爽快地回答:「好吧,那…谢谢了!」我的心猛然的激动起来,让他进了屋,然后锁上了门。

  他进屋四下打量,满口称赞我的居室布局和装修,我很得意自己的创意,于是和他攀谈起来。倒上了咖啡,他坐了下来,然后和我大谈健康的重要性,然后竟然和我聊起保险业务来。我心里慢慢明白了,这个年轻人是名保险业务员。
  于是我直截了当问「先生,是干保险这行的?」他一愣,笑了笑,「是的,这是我的名片,」说着掏出一张名片来,我接过来一看:李相佑,不会吧,连名字都这么像,「请多指教。」我微微一笑,拿出自己的名片给他。

  他很有礼貌的接过去,然后不禁有些惊愕:「您…您…就是康安保险的孙总?」
  「是啊,同行见同行嘛,」我故作气派的挥了挥手,「李先生多多指教。」
  他立刻显得有些坐卧不安起来:「见笑了,孙总,我这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我…我告辞了。」说着站起身就要走,我赶紧一把把他按下:「李先生,这就是你见外了,说老实话,我很欣赏你的口才和勇气,你愿不愿意到我的公司来,先做个副主管呢?」

  他根本不会相信这样天降的好事,一个初出茅庐的业务员竟然被人这么器重,他一下子愣住了。我坐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相佑…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年轻不是缺点,年轻是资本,你很有闯劲,和我当年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很喜欢你这种性格,当然我还会进一步考察你的,你先别高兴得太早。」

  他定了定神,「我…我没想到…康安的孙总这么年轻,我…我……」

  我坐的进一步离他近了近:「我比你就大那么四五岁吧,叫孙哥吧,别孙总孙总的。」

  距离拉近了,我们俩接着聊起来,他很想在我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我也很乐意这么近距离的听着他那略带磁性的年轻的声音。不知不觉天已经晚了,他早忘了要到林先生家推销保险,我留他吃了晚饭,他起身要告辞。

  我第一反应就是把他留下来,但想了想还是没留,这样太突兀了,别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他满怀兴奋的心情走了。我坐在他刚才做过的沙发上,想象着和他在这上面翻云覆雨的恩爱情形,一时间下身硬的不能行,只好咬着牙自己解决了哼,李相佑,我一定把你搞上床!

  第二天他如期来到我公司,简单「面试」之后,我把他安排在了总经理工作部,这样离我近一些,我找他「谈工作」也方便点。接下来去香港我也把他带在身边,不过我却没有更多的动作,慢慢来嘛。这样过去了两个月,没想到李相佑真的是个人才,不仅熟悉了环境,而且工作越来越出色了,几个副总纷纷称赞我有眼光,能不拘一格发现和使用人才。此时,我决定开始下手。

  周末,我叫上他还有工作部另外几个人到我家开派队,先鼓动他们「自相残杀」,最后一个个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回家。我安排人送他们回家,并且亲自开车送相佑和另外一个小刘回家,结果先把小刘送到家,然后谎称继续送相佑,其实把车开到了郊外我的一个秘密的住处,一个幽静的院落,通常,这里只有王伯一个人看守。

  我扶着李相佑下了车,王伯将他背到二楼的卧室,给我放好热水,一声不吭地下楼去了。我强压住心头的欲火,草草洗过了澡。等我走进卧室,李相佑已经横躺在宽大的床上,醉的迷迷糊糊。我已经是血脉贲张,赤裸着走到床边,贪婪的看着艳羡已久的猎物。相佑唔了一声,然后翻身侧卧。

  我从背后端详着这标准的曲线,伸出手,搭在他的腰上。虽然他已经酩酊大醉,但仍然衣冠楚楚,我只好帮他脱去身上的衣物,先是西服,然后是衬衣和领带,接着就露出他健美光滑的上身肌肤来。

  我是在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凑上前,舔了舔这年青有力的肌肉,然后是长时间的亲吻,他身上散发出青年男子的健康气息,还有淡淡的男性芳香,简直令我陶醉。我拼命按捺住自己不断膨胀的心,开始解他的裤子。

  皮带好紧,但腹部的肌肉太性感了,分明的横列在那里,紧凑而均匀,我咽了咽口水,走到他的脚边,先是脱掉了他的鞋子,接着慢慢一点一点地褪掉他的裤子,直到全部脱掉。这下,他浑身上下,就剩一条内裤,一双白袜了。

  我握了握自己勃起已久的东东,劝它忍耐点。我告诉自己,这样还不刺激,最好先把他手脚捆好,那样干事也方便。

  王伯早已为我准备好需要的东西,我挑了根细而结实的绳子,将他的双手分别捆在大床的两根护栏上。这是张老式的床,很长,为绑好他的两腿,绳子拉得很长才算好。我拍拍手,一切准备就绪。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

  我大吃一惊———王伯死灰着脸站在门口。

  「怎么了?」我十分恼火的问。

  「孙先生,你好!」随着一个响亮的声音,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从王伯身边闪了进来,站在我的面前。「啪」我就觉得眼冒金星,被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身子禁不住倒退了好几步。那个男人走到床边,看着李相佑被我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用手使劲推搡着李相佑:「相佑,相佑醒醒!!」李相佑迷迷糊糊的答应着,又昏昏睡去。

  我站在一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傻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会到我这么隐秘的地方来,他是谁?

  一连串的问号。本想厉声责问,但看了看他矫健的身材,我没敢轻举妄动
  那个愤怒的男人一把把床单扯下,覆盖在昏醉不醒的李相佑身上,然后抬起头,凌厉的眼神盯得我心虚。

  「你究竟给他喝了什么??以他的酒量,绝对不会醉成这样!!」话音未完,他已经箭步走到我跟前,我只围了一件浴巾,很尴尬的站在那里。

  眼前的这个高大男人喘了口气,竟然很惬意的坐在了床上。

  「姓孙的…想不到吧…,」他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是不是很出乎你的意料啊?」

  说实在的,我这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我这是怎么了,平常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怎么今天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有些疲软。再加上头会在一个衣着完整的陌生人面前赤身裸体,我再强悍也总觉得心里有点子虚。

  我偷眼望望门口,该死,王伯早就吓跑的不见踪影。

  「孙总…这里好安静…恐怕手机都没信号吧。」他继续不慌不忙地说

  该死,该死!我不住的在心里咒骂着,脑子一边快速的盘算着究竟该怎么摆脱目前这种窘况。

  「我…我还是把衣服穿上在和你谈吧,你提什么条件都行。」我得先稳一稳再说。

  「好的。」他很鄙视的一笑,抓起我脱在床边的衣物,先用手搜了搜,摸出了我随身携带的一把瑞士军刀,然后一把扔在我的脚下。

  果然警惕!

  我弯下身去捡衣服,忽然觉得有些不好,他笑得这么邪!

  猛然间只觉得双手被人从后边拿住,而且手法拿得恰到好处,正好是筋骨关节处,一下子捏得我双臂酥软疼痛,接着足三里穴被人不轻不重磕碰了一下,我扑通一声倒在地毯上。

  等我被他捆绑在高脚椅上时,心里暗暗叫苦:这回彻底栽了!

  「孙先生,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一个企业家,竟然背地里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来,实在令人感到恶心!!」他站在我面前,竟然教训起我来了「反正落到你手里了,你看着办吧,要钱还是要命??!」「我豁出去了,抬起头对他说。
  「嗬,你还挺嘴硬的,」他有些恼火,「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李相佑是我的表弟,从他被你安置在你公司起,我就开始关注这事儿了,哦,忘了告诉你了,我是市刑侦大队的,我叫肖飞!」

  肖飞!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听几个道上的朋友讲过,这个肖飞可是大名鼎鼎啊,全市散打冠军。

  我故作镇定的再次打量了身前这个男人,身材很健硕,动作很灵快,外形很俊朗但有点冷酷。

  就是他?

  「原来是肖大侠!」我故意挖苦,「警察随便把人捆起来搞刑讯逼供吗?」
  「你错了,现在我不是警察,我只是李相佑的表哥;我也不准备送你进牢里,只不过给你留下一个小小的教训!」

  说着他掏出我的那把瑞士军刀来。

  我心里一紧,有些喘不过气。

  谁料他转过身去,走到李相佑身边,刷刷割断了他双手和双腿上捆绑的绳子,顺手拿起桌上那一大杯凉水,哗的泼在李相佑脸上。

  李相佑猛地一激灵,慢慢睁开了眼。

  我转过脸,不想面对面看他。

  肖飞再次走到我身边:「孙先生,下面就让我来告诉你一切。」

  李相佑慢慢的坐起身来,他意识到自己被脱光了衣服,又有些气急败坏,急忙裹起床单。

  「孙总,」肖飞冷冷的说,「我不相信一个公司老板,仅凭什么一面之缘就发现了重要人才,或许有,但不会发生在李相佑身上。」

  李相佑坐直了身子。

  「他刚刚毕业不久,找不到工作才到小公司跑保险,像你们这样的大企业竟然会一下子看中一个刚出校门的小伙子,实在令我感到意外。」

  「重要的一点,」肖飞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我知道你是个同性爱!」
  尽管我做好了任人摆布的准备,还是大吃了一惊。

  「你很奇怪吗,其实说白了一点都不奇怪,最近扫黄打非,也抓了不少…男的,」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李相佑,小伙子正在穿衣服,大概没听清楚,「有人招供服务对象,其中就有你,康安保险的孙总!」

  妈的,这帮贱货!我下定决心,这事一了一定给他们点颜色「恰在这时,李相佑来告诉我一个令他惊喜的好消息,他意外的被你发现,被你赏识,一下子当
               上副主管

  「别说了,算我栽了,」我打断他的话,「你真是一名优秀的警察,竟然能跟踪到这来。」

  李相佑已经走到肖飞跟前来,他满怀怒意的看着我:「我表哥叫我多提防你,我本来还不太相信,今晚在你家喝酒时我还多了个心眼儿,没想到还是…」他攥紧拳头,火往上撞,挥拳朝我脸上就是一下,我立刻感到嘴里腥腥的。「

  「走吧,」肖飞拉住李相佑的胳膊,「就让他这样赤身裸体的捆着吧,自然有人来救他。」

  我此刻什么心情,简直乱作一团,毫无头绪,只好望着他们走出房间。
                 s

  这个该死的王伯,怎么不来给我解开绳子,妈的,老子不是吃素的,这事儿没完,一定要「王伯!王伯!!」

  我气急败坏,声嘶力竭的吼道。

  王伯竟然听到了,我只见他快步从门外进来,二话不说,上前用我的那把利刃割断了束缚我的绳子。

  「咦,奇怪,」我边穿衣服边问,「他们把这把刀留给你让你来救我?」
  m王伯诡异的笑了笑,指了指门口。

  我一愣,提着裤子,光着脚冲出门,一定有什么变故。

  等我跑下楼梯,一楼会客厅里已经站了几个肖飞和李相佑却被结结实实捆在了一起,躺在地板上!!

  我站住了,今晚的变故实在太令我意外了!我有些摸不着头绪了。

  我快步走下楼梯,两个人站在那儿,见我过来朝我点头示意。

  我打量了两人,都是上等的身材,炯炯的眼神,其中一个胳膊肌肉隆着,另一个稍微瘦点儿,但也是英气勃勃。

  「少爷,」王伯在我身后说话,「这是我的两个儿子,老爷让他俩来省城办事儿,今天下午刚到的,晚上出去办事儿,出事儿后我急忙到大厅打他们的手机召回来的,幸亏没误事。」

  我看了看王伯,额头上都是汗珠,他两个儿子也是满头的汗。

  「好,好,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突然想起来地上还躺着俩人,急忙低头看去,李相佑年轻气盛,又急又恼火,嘴上堵着块布,拼命挣扎;奇怪的是肖飞闭着双眼,毫不反抗。

  「少爷,」王伯那个壮点的儿子指着肖飞说到,「这家伙可厉害了,要不是老二上来先冲他撒的白灰粉,我们俩还真拾掇不下他呢。那个小子也挺横的,但没这么扎手…」

  「好好,太好了,」我打断他,「王伯,把他们俩都抬到健身房去,安排的周到点儿。」

  「放心少爷。」王伯恢复了那个看上去老迈昏聩的样子,摇摇晃晃的指挥这两个儿子扛起两人。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走到吧台,倒了杯酒定定神。

  我开始回忆今晚的经历,真是一波三折啊。这个肖飞挺厉害的,也挺下本的,李相佑到我公司都快三个月了,难道他每天都暗中盯梢保护他?这里边儿还有些我没弄明白的东西。

  妈的,不会他对他的表弟也有那个意思吧。这时王伯他们走出了健身房,我给他们三个倒上了酒。

  王伯说:「少爷,都弄好了,你进去看看行不行。」

  「好,」我一仰头喝干了酒,「你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让他们俩陪我一块儿来。」

  「行,阿龙阿峰,那你们保护好少爷。」

  王伯摇摇晃晃回屋了。

  我叫阿龙阿峰坐在房间门口,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他们,然后我一个人进了健身房,闭上了门。

  肖飞和李相佑分别被捆在房间的两头,两人嘴里的布也被去掉了,李相佑见我进来,拼命挣扎着骂着,肖飞看上去却一动不动,仍然闭着眼睛。

  我想起来了,阿峰刚才撒的石灰粉大概还没弄掉吧,我叫了一声阿峰,弟兄俩走进来,我对阿峰说:「你刚才撒的灰粉,现在用水给他冲洗冲洗,不然待会儿他看不成好戏。」

  阿龙急忙说:「少爷,我去厨房找点油,不能用水洗。」

  我不耐烦地回答:「那就快点,」然后蹲下身,抚摸着李相佑年轻的脸,「我要让他亲眼看看我怎么和他的表弟调情。」

  李相佑发狠咬着牙,一时气急说不出话来。不大会儿阿龙跑回来,弟兄俩用色拉油给肖飞洗眼,我则慢慢的开始解李相佑的衣服:「哼,刚才是在你昏迷时脱的衣服,不过没下的手,相佑,这回让你亲眼看看一个男人是怎么上了你的!!」
  我让阿龙和阿峰把捆绑肖飞的器材挪到跟前,挥挥手打发他们弟兄二人出去。
  我狞笑着对肖飞说:「肖队,要不要亲眼看看我是如何强暴了你的亲亲表弟啊?」肖飞闭着眼,他的眼睛刚刚被洗过,还不能睁开,但他一听此言,两道剑眉倒竖,禁不住发疯似的要挣脱绳索的束缚。

  无奈王氏弟兄的绳子捆得太好了,手腕、脖子、脚踝三处死死的扣住,整个生龙活虎的武术高手竟被牢牢的控制住,就像一头愤怒的雄狮被绑在了祭台上,挣脱不得。

  我转回身开始动手解李相佑的衣服,他也被如此捆着,只不过脖子上没套,只是手足被束缚,因此他能动起全身来反抗我的动作,我不急不忙,用那把锋利的刀,割开他的西装,又借着他的大幅动作,「刺啦」撕烂了他的衬衣,这小子皮肤很干净,但不断的挣脱凸现出他经常锻炼的胸肌和腹肌,好性感,我禁不住使劲摸了几把,很结实,又很有弹性,哇赛,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极品的货色了!
  李相佑发疯似的吼叫:「放开我,你这变态!!放开我!!操你* 的,老子饶不了你!」边骂边继续挣扎。

  我奸笑着问他:「你想操我,可以,可是要先让我操你一回,我会让你爽的叫出声来。」

  「住手,你住手!!!」肖飞发疯似的叫着,他的眼睛似乎能微微睁开些,他的眼皮都是红的,不知是腐蚀的还是愤怒的,「你要什么条件都行,别碰他!!」
  「哦?」我停住了动作,「你能答应我什么条件?」

  李相佑也愣住了。

  肖飞久久没有说话,闭着眼,低着头,咬着牙。

  「哈哈哈哈…」我突然意识到了,大笑起来:「你是不是愿意主动献身呢?」
  肖飞立刻显得愈加愤怒,浑身有些悸动,手臂上的青筋突起,但一会儿又平息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相佑躺在椅子上大声地叫到:「不…不要…表哥…姓孙的,你个王八蛋…」
  我扭回头「啪」给了他一耳光,他稍稍一愣,又更加愤怒的挣扎起来。
  肖飞沉默了许久,他的表情很酷,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好有棱角。
  他身子一震,没有反抗。

  我一把抱住他,双腿夹住他的腰,在他脸上狂吻起来,看得出来,他在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的身子很僵硬。

  「放松…亲爱的…飞…」我一边和他接吻,一边解他的上衣,这么棒的男人,得细细品味才有味道。

  李相佑继续徒劳的挣扎着,吼叫着。

  我解开了肖飞黑色的皮衣,用刀划破了他的白色内衣,一个无比健美的、壮硕的男人标准上身露在我面前!

  太完美了,而且不同于李相佑那种健身房锻炼身材,肖飞的肌肉是在长期的运动和战斗中练就的,少浅的古铜色,胸口竟然还有些许胸毛,腹肌完美整齐的排列,他的胳臂没有明显的块状的肌肉,但却能明显的看出里面蕴含的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来。

  我咽了咽口水。

  肖飞没有任何的挣扎,他的表情是痛苦的,但他又显得那么镇定。

  我虽然刚刚三十几岁,但自谓是商场老手,商场似战场,尔虞我诈、利欲熏心甚至阴险卑鄙、不择手段我都见过,可我此刻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把我镇住了。

  他就静静的半躺在那里,他的上身赤裸着,绳索扣着他的手足,但他身上明明射出一种气势来,我一时想不出怎么描述,但我忽然又想起来一个词来我愣了有好几分钟,然后咬着牙吼道:「阿龙阿峰!」

  兄弟俩马上进来,问我有什么交待「把他抬到楼上去。」我抄起肖飞的衣服,扔到他的身上。

  然后我喘了口气,顺势躺到李相佑的身边。我费了这么大周折,没想到插了这么档子事儿,真有些扫兴。不过看见躺在身边这个活力四射的帅小伙,我的欲火又慢慢的涨起来了,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我扭过身,嘴贴住李相佑帅气的脸,轻轻吹着气,他拼命的摆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无谓的挣扎「这回可不能由着你了!」我一个纵身翻上他的身体,骑在他的腰身上,两手按住他的胸,开始玩弄起来我的老二早已勃起,隔着裤子摩挲着他裸露的腹肌,他拼命的反抗,大幅度挺起的动作弄得我下身热浪一阵高过一阵。

  「这是你自找的!」我咬着牙说道,然后往下挪了挪位置,压住他的腿,轻轻松松的开始解他的皮带。我故意吹着口哨,一点一点扯下他的皮带,然后扬手扔到身后,皮带砸在跑步机的扶手上,很清脆的响了一声。

  李相佑急疯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我的行动,不管他怎么样叫骂、挣扎和反抗,也不管他平时是怎样的勇敢或潇洒,他现在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只能任我摆布,待会儿还要经历一件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上。

  撤掉皮带,裤子自然一脱就掉,一直被我拉到他的脚踝处,因为脱不掉,我再次用锋利的刀割烂,然后在他面前撕破,撕得一片一片。这样,李相佑除了遮体的内裤,什么都不剩了。他仍想挣扎,但当他发现此刻在他挣扎时,我正好可以完美的欣赏到他内裤中那个大家伙的轮廓和动作时,立刻又停止了挺起动作,绝望的发出了吼叫。

  我不急,这么优秀的青年人,无论身材相貌均属上乘,可不能囫囵吞枣,得细细品尝,慢慢玩味啊。

  于是我站起身来,绕着他的身体转了一圈,真不错,不论从哪个角度欣赏,这都是一具完美的青年男子的胴体,看着看着我有点把持不住了,只想马上插进他的身体,尽情在他身上驰骋,但我又告诫自己,不着急。

  我站到他的脚旁,匍匐着躺下,正好压在他的身上,好性感的嘴唇,那弧线,我凑上去,想吻一吻他,他当然是厌恶的扭过头,我顺势趴到他的脖子上,开始吻他的耳垂和脖子,嗯~ 一股青年男子特有的芳香气息,我贪婪的亲吻着他的脸颊,不论他怎样试图摆脱,不一会的功夫,吻得他脸颊发烫,身子有些发软,只有下意识的动几下,好像在反抗。

  我趁热打铁,两手分别捏住他的两个乳头,轻轻的揉捏,适度的按摩,不大会儿竟然有些硬了,我坏笑着说:「相佑,这么敏感,是不是很舒服啊?」
  李相佑俊脸涨得通红,想骂却骂不出口,因为只要他一张口,我就趁势上前吮吸他的舌头。这更加剧了我的欲望,我的力度开始加大,他的喘息也开始加粗。
  「相佑…以前跟女孩子做爱没这么爽吧…你知道…你知道男人的…敏感地在哪儿吗?」我易边吻着他的耳垂,一边在他耳边轻声喃语。

  慢慢的,我也脱去了全身的衣服。

  跟帅哥做爱是一种享受,谁都知道;可跟一个优秀的帅哥做爱更是一种滋润。
  贴在这年轻、健美的帅哥身上,双手肆意的在他身上的肌肉间纵横,那种结实感、流畅感,决不是女人的那种腻腻的、粉粉的感觉,这是一种充满男性阳刚之美的感觉,一种蕴含着能量和力量的吸引,一种旱逢甘露的爆发,我的全身禁不住都动起来了,我用大腿内侧去摩擦他的大腿,用小腹去感受他整齐排列的腹肌,我的手攥紧他的手,用我的下身去挑逗他软软的长枪,我的吻已经遍布了他的脸上、身上,我施展着自己的本领,来激发这个从没有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异性恋帅哥,我要从他在同性身上得到更大的愉悦和快乐。

              心动不如行动

  我撑起身子,倒退到他的大腿,他下意识的想合拢腿,我边用手使劲拉开他的腿,便挑逗他说:「又不是女人,合什么腿,啊,我的亲亲帅哥?」

  他手脚被捆,没法使出全身的劲道,没多久就被我掰开双腿,黑色的紧身内裤包裹着一个大家伙。

  我当着他的面,用手生生撕开他的内裤,放在鼻子边嗅了嗅,还很干净嘛,然后顺手扔到一边,下面就让我先来伺候伺候你的弟弟吧我低头仔细端详,好长一条,「怪不得公司那么多MM喜欢你的不得了,是不是都让你插过啊?」我有点嫉妒,一把攥住他的老二,使劲捏着,恶狠狠的问他。

  他开始只是愤怒的叫嚣,但我的用力一加大,他也疼痛的叫出声来。

  我继续问:「说,跟公司的女孩睡过几个了?说!」!

  「没……没…」他疼得都快掉泪了。「噢…」我松开了手,「那我错怪你了,好吧,我来补偿补偿。」说着,我趴到他的腿裆中间,轻柔着他的阳物,吹着气让他减轻痛苦。

  不大会儿的功夫,他开始硬了,男人身上就这个东西不受大脑控制,真好!
  经过我的又吹又揉,李相佑勃起了,我不光揉捏他的根子,还在他大腿内侧的多个敏感部位按摩着,他的大腿很结实,也很光滑,极大的勾起我的性欲。我边用手套弄他,边用手抚摸他的健美的大腿,渐渐的,弄得他开始呻吟起来,我一看有些早,马上松开手不再套弄,专心致志的玩弄他的腿来

  李相佑忍不住了,他好像从一个高度一下子降到了一个低处,他的阳物高高的耸立着,青筋凸出,龟头处竟然还让我弄出了一点点液体。

  我故意不理他那里,用脸贴住他的大腿,来回的摩挲,感觉真好。他的小腿也很结实,肌肉很紧凑,上面有一些腿毛,并不是很黑很粗,也不多,但恰到好处,透露出男人的美来。

  「我来给你降降欲火,」我对着他勃起的阳物说道,然后捏住几根腿毛,一把揪下来,虽然不是很痛,但他也禁不住痉挛了一下

  好了,玩够了,来点实际的吧。

  说实在的,调戏了这半天,我的欲火早就被这个帅哥弄得老高,下身热的像烙铁,急需要插入相佑的菊花里,来滋润滋润。

  想到这儿,我重新压倒了他的身上,像上女孩那样干这个年轻的帅哥,我耸起臀部,一上一下的不断从他的大腿中间插入,只不过还硌着他那根同样滚烫的长枪,我们俩人的家伙交织在一起,相互摩擦,不一会儿就把他也搞得呻吟不断,他的龟头越发流出透明的液体来。

  忍不了了,我既需要插入他后身的那个洞里去,可他的两腿被困在椅上,没法抬起他的腿来,慌乱中我大声叫着阿龙阿峰的名字,不大会儿老二阿峰跑进来,他已看到我们两个赤身裸体绞在一起,不禁脸红了一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