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0088


    (27)三天兩夜的課外教學(七)失去的青春

  「呜……呜……呜……」海边的风冷飕飕的吹来,它发出的呜咽声响,就好像有人在身后跟着我一起哭的样子。我一个人独自坐在夜半的沙滩上,蜷缩着身子,双手抱着膝盖,泪水不断的滴落在我的手臂上。
  
  想到刚刚在厕所门板的缝隙中,看到里头发生的那一幕幕,心头又像被刀割剐一样的痛,也直到那一刻我才体认到,我的心里头早就没了妍萱,里面满满的都是她,是暐榕。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能明白、才肯承认自己有多么喜欢她…多么爱她,但这一切都来不及了,曾经是我最重要的她,现在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了。
  
  那些残酷的画面,就像黑暗中不小心直视的光线一样,清清楚楚地刻在我的眼帘,想挥也挥不掉。就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她的身躯,承受了那傢伙一次又一次粗暴的侵入,毫无止尽,毫无停歇。
  
  为什么他就不能稍微顾虑一下她的感受,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对她,而只是把她当作泄欲的工具一样的对待,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暐榕。但要不是因为我,因为我的推波助澜,榕她又怎么会跟这种人在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优柔寡断,让她误会了我跟妍萱未了的关系,当初她又怎么会为了气我而跟他来往?如果那次没有心软跟着妍萱上了顶楼,又怎么会让她被迫跟他坐了那回的第一次?如果没有KTV包厢中,那情不自禁的一吻,我们之间又怎么会产生这样互相牵绊的情愫?如果那天在保健室,我没有回头再去给予她过多的关心,也许我们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像最初那样相敬如冰的关系。  
  回想起这半年来和她相处的一幕幕,眼窝里原本止住的泪水又不自禁的涌出。虽然这半年来和她之间有了许许多多甜美的回忆,但如果能够重来,我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也不要让她勉强自己跟一个根本不懂得爱她的男人在一起。  
  
  抖着身子,我在冬夜里的沙滩上不断回想,冰冷的海风把我的身子吹的麻木,连心也是一样,痛得渐渐失去知觉。没有带手机,也没有戴錶,我不晓得自己一个人在沙滩上待了多久,也许再过一会天都要亮了。尽管不愿意,最后我还是缓缓起身,慢慢往渡假村的住宿区走回去。
   
  
  颤抖的手转开了门把,幸好没有看到我想像的那种画面,此时室内的灯光都已经被关掉了,卧房里也静悄悄的,只剩下打呼的声音,大家应该都在睡了吧?  
  我放轻脚步悄悄进入卧室内,一进来就闻到房内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异味,一种像是…手淫后卫生纸包着精液的那种味道。这是刚刚那场失控的游戏过后所留下的气味吗?还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我紧张地看向暐榕他们那床。阿堂整个人呈现大字形的仰躺,占了大半张床的空间正在呼呼大睡;而榕榕她则是背对着他缩着身体侧睡。可能是被子被他卷走了,榕榕全身上下只有肚子那有用棉被的一角盖着。尽管室内开着空调,但看她缩着身子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很冷。我踮着脚尖悄悄绕到她那侧的床边,小心翼翼地将被阿堂压住的被子拉了点出来,帮她把身子和脚都给盖好。
  
  我注意到暐榕她睡梦中的表情,微微皱着眉头,那个样子真的好让人心疼。她一定累坏了,因为她看起来睡得很熟的样子。尽管从那表情看不出来,但我知道她的身体刚刚经历了一场多么激烈的冲击。我把被子再小心地往上拉到她的下巴后,才转身离开。
  
  一回头,就看到我床上的被褥仍然凌乱,而且没有看到妍萱,这才发现身旁何宇民的床上,被子底下另一边鼓鼓的,是妍萱。她怎么…最后还是跟他睡了?算了,此刻的我,也明白自己心里早已没有她,她要跟谁睡,都不关我的事了。  
  我无声地走回自己的床上,才刚躺上床拉上棉被,就发现脚底板碰到个东西,好像是有点丝滑的一小块布。用脚把它勾起来一看,原来是刚刚帮暐榕她脱下来,临时塞到被子底下的那件点点内裤。
  
  那件内裤拿在手上,摸起来还潮潮的没有乾,而且因为靠得很近,所以可以闻到上面混杂着的两种味道,一种是洗衣精香香的味道,还有另一股味道是…身体被男人抚摸而兴奋排出的爱液的味道。
  
  她怎么会忘了拿?没有内裤穿一定会想到的啊,还是她故意留给我的?尽管这件内裤握在手中,就会让我再次想起刚刚那些不堪的画面,但这是榕的东西,我小心翼翼地将它塞进枕头底下藏好,才转身背对着妍萱他们那床,阖上眼准备睡觉。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从刚刚进房到现在,我都不敢看时间,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几点了?还有多久可睡?尽管身体非常疲累,但怎么就是睡不着,也不知道躺了有多久。脑海中就是一直浮现刚刚在厕所外看到的画面。明知道她早就不属於我,但我还是好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了她,而且让她遭受这样的对待。
  
  可是尽管心疼难过,但我的手却不自觉得伸到枕头底下,握着那件仍然湿溽的内裤。也不不知哪来的一股冲动,我鬼迷心窍的将那件点点内裤塞进自己的内裤裤头里,将它套在不知何时已经微微发硬的下体上轻轻套弄,想藉由身体的刺激,来忘却心里头萦绕不止的想望。
  
  「啊……嘶……」身体的快感渐渐麻木我的心,好像也只有这样,能够稍稍减缓那种心理传来的痛楚。用她穿过的贴身衣物,上面浸溽着她被别的男人爱抚时所流出的体液,我将那件内裤最湿润的裆部套在龟头上,轻轻的套弄,不发出半点声响。也许,靠着这样些微的快感,可以麻醉自己,如果能够这样子,慢慢睡去就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意识渐渐模糊,逐渐感到要睡着时,突然听到喘息声变重了。奇怪,明明憋着气,我没有发出声音才对啊?我停下手上的动作仔细听,声音是由右手边传来的,是妍萱他们!?
  
  静下来,就能听到隔壁床的被褥里,传来些微的衣物摩擦声。他们在干嘛?何宇民又在对她做什么?妍萱她自己也是,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她就这么上了他的床?是他又用学校的规定威胁她,还是她又沉沦到那种感觉之中,而自己上了他的床?
  
  「嗯……」一股经过压抑仍然不小心泄出的声音传出。
  
  「小萱…很有感觉吧?」
  
  「嘘…你怎么又…不是睡着了吗?」
  
  「再帮我弄一次吧?」
  
  「不要…不行…」
  
  「你自己也很想要了吧?你看…这边又湿了。」
  
  「那是你一直摸…不要这样…嗯…」
  
  「帮我一下啦?」
  
  「不要啦…会被听到…」
  
  「那…去刚刚那边好不好?」
  
  「很晚了欸…」
  
  「那…去厕所?」
  
  「…」
  
  我没有再听到妍萱的回答,她是默许答应了?尽管他们有压低音量,但这样的声音,还是让说话的内容,在这宽敞又静谧的房内可以被听的清清楚楚的。他们刚刚,又做了什么?
  
  就在我还在猜想的同时,他们又有了动静。我听到先是其中一个人下了床,应该是何宇民,他下床后,好像把被子整个掀开,让原本可能还在犹豫的妍萱顿时失去了覆盖的屏蔽,而她最后也真的跟着他下了床。
  
  他们的脚步声很轻,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事实上,只要是跟我一样醒着的人,应该都听得一清二楚,有两个人一同走出了卧室,一起走进了厕所。「喀擦」一声,那扇门又轻轻的被关上了。
  
  我的心脏狂跳着,不是出於妒忌,而是一种原始的窥视欲望。明知道他们去厕所那没人有的地方是要做什么,但我还是好想跟去看看,於是我静待一会等到房内没有其他动静之后,才接着爬起身,踮起脚尖往卧室门走去。
  
  就在我经过阿堂他们床边时,刚放下的右脚突然踩到一张卡片,它就么黏在我的脚底板下。我把它取下来拿在手上,直到快走到玄关那时,就着还开着的一盏灯,拿到眼前一看,那是一张扑克牌,是刚刚被阿堂丢在地上,代表暐榕的『红心Q』。
  
  等等!透过光线我才刚好看到,这张牌的一角,有一个明显的摺痕。这…原来阿堂这傢伙作弊!难怪他可以那么频繁的抽到她。是从哪一轮开始的?是最后那几轮吗?可是后面那几轮我也曾经抽到过她呀?像是…脱内裤的那一题。  
  等一下!难道…他是故意的吗?故意把这题让给别人,让给我...来将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给脱下来,再亲手把赤裸裸的她送给他?我捏着手上那张牌,不敢置信。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不是故意藉此,也让暐榕死了最后一条心?那有现在的结果,不就真的是我一手造成的?
  
  发现刚刚那游戏的背后,不过是一场集体性爱的诱骗骗局,我呆立在玄关和客厅之间,久久不能自己。直到我听到厕所里有细语传出,才想起来为什么我会站在这边。
  
  踩着麻木的步伐,我走到厕所门前,半蹲下来,找到厕所门片上,那条由上而下长条型透光用的毛玻璃之中,其中那一块可能因为维修而被置换为一般玻璃的地方。透过那一小块完全透明的玻璃,我又一次清楚地看见了厕所内的景象。  
  「不要啦…我帮用你就好了…」
  
  「你不是也有感觉了吗?坐下来呀,你忘记我比较喜欢这样弄?」
  
  「这样会…」
  
  隔着门片,我可以些微听见两人的耳语。妍萱身上依旧穿着那套粉红色点点的睡衣,何宇民坐在马桶盖上,一把把妍萱拉过去坐在他腿上,两人现在的姿势就像『上课坐』那样。
  
  「快点呀,你在犹豫什么?万一等下有人起来要上厕所怎么办?」
  
  「…」
  
  在他的催促之下,妍萱竟然就主动地把原本并拢的双腿张开,我马上就从她白皙的两条大腿间,看到那傢伙还包覆在四角裤里的阴茎弹了出来。几乎没甚么犹豫,她伸手握住那根细长的肉棒,隔着内裤帮他套弄了起来。
  
  「喔…来,往后靠一点,让我看看。」
  
  「你不要…再摸了喔。」
  
  妍萱的身体被他往后拉得紧贴在他胸前,那傢伙下巴靠在她的肩上往下看,不晓得是在看她的胸部,还是在看她正在温柔套弄的小手。忽然间,他两手往前伸,环住了妍萱的细腰,然后开始慢慢往上移动…
  
  「不要啦…」她虽然嘴巴说不要,却没有制止对方的手继续往上摸,反而是持续地帮对方套弄。何宇民的双手,这下已经捧着妍萱的胸部,隔着那件薄薄的背心在搓揉了,透过不断被扯动的肩带,我这下才确定,妍萱她里面没有穿内衣。没想到她跟他同床睡时,竟然也把内衣脱掉了。
  
  「小萱…我好想你喔…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子了。」
  
  「嗯…」她由鼻腔泄出一声闷哼,不知道是在回应对方,还是有感觉了。  
  「我们以后下课再一起自修,好不好?很久没有帮你补数学了耶。」
  
  「不要…我不能…再那样了,我已经跟他和好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帮你。」
  
  「你难道都不会想之前那段日子吗?每天下课后一起…」
  
  「你不要再说了。」
  
  「不然,也不一定要每天啊,等你有空的时候,或是假日?像之前放假去我家那样…」
  
  「不要…」妍萱身子一缩,那傢伙的双手从背心侧边的开口伸了进去。  
  「已经站起来了耶,我今天还没帮你咬咬,等下转过来好不好?」
  
  「不要啦…嗯…」我看到背心里那双手动作越来越大,一会搓揉,一会停下来,好像用手指头在拨弄乳头的样子,弄得妍萱身体不断摇摆,下半身也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而且原本整个握着套弄的肉棒,现在变成半握着,将它紧贴在自己的睡裤上,一边套弄,一边摩擦着私处。
  
  「小萱,把裤子脱起来好不好?」
  
  「不要啦…这样就好了…好不好?」
  
  「你忘了,这第三次耶,光这样用手怎么可能出的来?」
  
  「那…我再帮你用嘴巴…好不好?」
  
  「刚刚已经用过了,我想换下面…」
  
  「怎么…这样…」
  
  这句话,听起来并不像是拒绝,妍萱缓缓站起身,何宇民那傢伙马上微抬屁股,把自己的四角裤给脱了。我以为只是他要脱而已,没想到妍萱也当着对方的面,很自然地把自己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赤裸着的屁股,在他的面前,小心的把自己刚脱下来的裤子和内裤折好。
  
  「还是好翘喔。」他双手五指轻轻的刮摸妍萱白嫩又有弹性的臀部。
  
  「不要乱摸啦…这样很痒…」她手只是象徵性地伸到后面挥了一下,把对方的手赶走后,就缓缓地坐了下来。一瞬间,我看见那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由她白皙的大腿间穿了出来。
  
  等到坐好后,她马上伸出两手,腿开开的又主动开始帮对方『按摩』,一手伸到底下像是在抚摸阴囊,一手则是握着肉棒,温柔的上下套弄。
  
  而他的双手也没闲着,拉着妍萱的背心底部,开始慢慢的往上掀,随着那件粉红点点的布料被慢慢往上卷,白皙丰满的下半球渐渐露了出来。他继续往上掀,直到衣角扫过刚刚露出的乳头时,妍萱的身子还抖了一下。这下她的身体在对方眼前可说是完全展露了。
  
  那傢伙也没有把它脱下来,就这么让那件粉红色的点点背心,卷到胸部以上,卡在那边,形状姣好的白皙乳房,微微地被衣料束缚着,只露出乳头和完整的下半球,这样反而更显得诱人,而且她粉嫩无瑕的粉红色乳头,早已发硬的在厕所的空气中裸露翘立着,似乎已经准备好,等待对方手指再一次的揉捏。
  
  「来,啊~」何宇民把手指伸到妍萱眼前,她竟然就微微张嘴,很自然地把它含了进去,两人的默契,就像行了多年夫妻之实的伴侣一样。
  
  「啧、啧、啧…」就像在吸允肉棒那样,她嘴唇紧闭,含着他的手指套弄,一会又吐出来,伸出短短的舌头,用舌尖轻扫对方的指头。不一会,他的食指和中指已经被舔的湿湿亮亮的。
  
  「来,换这边。」那傢伙伸出另一只手,妍萱也听话的去吸允它。
  
  何宇民先用那两根刚刚被舔的湿润的手指,伸到下面去,好像等了很久,那小巧的乳头被夹住的瞬间,她的身体像是触电一样抖了一下。那两根手指一会轻夹粉嫩乳头的尖端,一会绕着她无暇的乳晕画圈圈,一下就把妍萱那一边的乳尖弄得湿湿滑滑的。
  
  「小萱,真的不要咬咬吗?」
  
  「等下…再看看…」
  
  「还是…已经想要摸摸了?」
  
  「…」妍萱没有说话,也没有摇头,给了最直接的回应。
  
  何宇民将妍萱舔到一半的那只手慢慢地伸下去,都还没碰到她的下体,感觉她就自动把腿在张开了点。
  
  「民…等一下…」妍萱手上还握着那只细长的肉棒,停下来说。
  
  「怎么了?」
  
  「在外面就好了…好不好…」
  
  「为什么?怕会忍不住啊?今天只想摸『荳荳』吗?」
  
  「嗯...不可以再…进去了…」
  
  「刚刚用嘴巴时不就进去过了?」
  
  「那不一样…那时候在…有任务…而且那样太超过了…我不能再…会对不起他…」
  
  「你还在意他干嘛?你不知道刚刚给你舔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再注意你。」  
  「怎么…他才不会…」妍萱越说越小声,心里好像也相信了这个事实。  
  「手不要停啊,这样要弄到什么时候?」
  
  「喔…」妍萱被他一说,小手马上又开始握套弄起来。
  
  「来,脚再张开一点。」也不知道是他握着她双膝的手再出力,还是妍萱自己动的,她的大腿现在已经分地开开的挂在他大腿的外侧了。
  
  「嗯…」何宇民两手伸到她双腿间,不知做了什么,让妍萱轻吟了一声。  
  「好湿喔,你自己看。」何宇民一手仍按在她耻部,另一手从双腿间伸出来,食指上沾黏了一道晶莹剔透的细丝。
  
  「嗯…你不要每次都这样…」
  
  「你听听看,已经哔叽哔叽、水水的了。」何宇民似乎是一手用两指把妍萱的阴户撑开,用另一手在外露的小阴唇上轻抠,由於隔着门板,我听不到他所谓的水声。
  
  「嗯…不要一直弄那边…上面…」
  
  「想要揉『荳荳』啊?」
  
  「…」妍萱没有回应他,何宇民也没再说话,但她身子突然的一震,我很明白,她的阴蒂刚刚已经被对方接触到了。
  
  「嗯……嗯……嗯……」最敏感的部位被碰着,妍萱开始发出连绵的呻吟,那音量连门外都可以听得清楚,还好这离卧室还有段距离,我想其他人应该不会听到才对。
  
  「小萱,很舒服吧?以后也不用每天,一个礼拜两次就好?我们自修完再帮你摸,好不好?」
  
  「民…不可以… 嗯~~」似乎不想让妍萱拒绝,他突然加速揉按在私处的那只手,另一只手也伸到上面,紧握着妍萱半露出来的胸部在挤揉。
  
  「舒服吗?」
  
  「……」
  
  「我听不到。」
  
  「好…好舒服…」
  
  「那以后还要不要一起自修?」
  
  「不…要…嗯…..」何宇民那只手加速的抖动,似乎开始让妍萱招架不住,原本帮对方套弄的小手已经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要?为什么你就只想着那个没用的傢伙!」他突然开始急速地抖动按在妍萱阴部的那只手,力道大的她全身都跟着在颤动。
  
  「嗯~~嗯~~民~要到了~~嗯~~~」
  
  妍萱一手抓着他揉按自己私处的手,一手紧紧握着对方的肉棒,全身紧绷的像要痉挛,准备承受阴蒂被爱抚而来袭的高潮。但忽然间,一阵激烈的揉按后,他那只手「唰」的一下,突然从妍萱的私处抽出。
  
  「嗯…嗯…民…怎么…」她喘着大气说。
  
  「不可以,怎么可以那么快让你到。」
  
  「怎么这样…人家差一点点…」
  
  「除非你答应我,以后要再跟我自修。」
  
  「不要…」
  
  「不要?那就不帮你摸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那我再给你一个选择,你跟之前一样,自己拨开来,让我伸进去弄。」  
  「…」
  
  「不要吗?还是你还在顾忌那个人?他明明就都没有在顾虑你,你为什么还…」
  
  「你不要这样说他,他只是…」
  
  「他只是一直在注意陈贵堂他们那床,一直在注意那个吴暐榕而已!」  
  「他…」
  
  忽然间,何宇民两手由外侧抓着妍萱的大腿,猛然往上一提,让她的下半身呈现『M』字型的张开,双腿间整个私密的阴部在厕所中完全展现,新生的短短耻毛,完全遮挡不住因为充血胀起而微微分开的大阴唇,还有里头隐约露出的粉红色软肉。
  
  「嗯…」妍萱紧张地用两手按着私处遮挡。
  
  「我也不强迫你了,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
  
  两人僵持着,维持那怪异的姿势好一会,妍萱做了决定,她原本遮住阴部的双手缓缓挪开,并且用两手食指分别压在大阴唇的两侧,接着竟然慢慢的,将女孩子最珍贵的私处,在对方眼前给拨开了。连我这个角度都看得一清二楚,原本包裹在窒腔里的粉红色嫩肉,这下已经展露在空气之中。
  
  「小萱…你忘记说什么?」
  
  「请…!…」
  
  「什么!?」
  
  「请插进来…拜託…」妍萱说完,把头别到另一边去,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这么羞耻的话,她似乎不是第一次对他说了。
  
  「小萱…」何宇民兴奋的说完,靠上前亲了一下她的侧脸,然后伸长右手,手掌几乎整个贴在妍萱露出的嫩穴上,我看到他勾起中指,朝中央轻抚了一下。  
  「嗯~」当指头碰触到嫩肉的瞬间,妍萱身体一震。那只手指先是拨弄着外露的小阴唇,才慢慢往中央插进去,我看到指尖慢慢的没入那粉红色的嫩肉之中。  
  「嗯……」一声娇喘,一个指节已经插进了她的窒腔中。
  
  「小萱,里面好烫喔。」
  
  「嗯…嗯…嗯…」他的中指开始一勾一勾的,不断从里头带出爱液,沿着指尖而下,沾得手指前半段都湿了。
  
  「小萱,要进去啰。」
  
  「噢……」他刚说完,我看到他手掌一提,整个中指没入了妍萱体内,只剩下缺了中指的手掌,贴在妍萱长着稀疏短毛的耻丘上。这一插,让她无力招架,原本撑开自己阴唇的双手已经松开,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手伸到嘴巴前咬着。  
  「嗯…嗯…嗯…」妍萱的喘息声,说明他开始缓缓抽送插在里头的中指了。  
  「很舒服吧?」
  
  「嗯…手掌…可不可以…再贴紧一点?」
  
  「『荳荳』也要啊?」他说完,马上将整个手掌紧紧贴住,包覆着妍萱浮肿的耻丘。
  
  「嗯~~嗯~~嗯~~」随着手掌的抠动,妍萱的阴道同时被手指抽插着,阴蒂也被手掌紧紧按着揉动,这样的刺激让她开始放声呻吟。
  
  「不行~这样好舒服~好快~又~又要来了~~嗯~~」
  
  「小萱…」他轻唤一声后,那只手开始大幅度的抠弄,妍萱的身体都跟着震动起来,由他紧贴阴户的手掌所泛的液光,可以想像她的下体一定被他抠弄得发出阵阵水渍声。
  
  「嗯~嗯~~要~要到了~~民~~」
  
  一阵猛烈的加速,妍萱的身子紧绷,看起来高潮随时要到了。突然间,他的手掌大力抠了几下后,用力往上一提,又紧紧按在那不动了。她到了吗?
  
  「民…不要…怎么又…」
  
  「小萱,你都还没让我舒服,怎么可以自己先到?」
  
  「我等下…再帮你…好不好?先给我…」
  
  「我手已经酸了。」
  
  「骗人…你又故意…」
  
  「真的啊。你想继续,除非…」何宇民双手勾着妍萱的大腿一提,同时调整了下半身的角度,让那根又细又长的肉棒,棒身紧贴着妍萱湿淋淋、微微张开的的阴裂处。
  
  「不可以,我不能再那样…」她紧张地用一只手去握住那根肉棒,让它跟阴部分开点距离。
  
  「小萱,我跟你说,我有带『套套』来喔,这样总可以了吧?之前你不是说,有隔着『套套』没有直接碰到,可以算按摩吗?」
  
  「不是的,那是因为那时候…不可以再进去了啦…」
  
  「小萱…拜託啦,就这最后一次了,让我进去。」
  
  「不可以啦…我等下再帮你用手好不好?还是…再用嘴巴?」
  
  「就说刚刚已经用过了啊。而且你忘了,我一次要比一次还久,光用嘴巴和手,要弄到什么时候?你记不记得那次在我家,第四次时连没有戴都差点射不出来。」
  
  「民…你不要再说了…」她虽然嘴上拒绝,但原本推开阴茎的手,此时好像松开了,让它又贴回那湿溽的小穴缝上。
  
  「而且你看,我特别买你最喜欢的颗粒的耶。」那傢伙手伸到后面,不知从哪拿出了一片铝箔纸包着的小包装。
  
  「你…」
  
  「小萱…再帮我戴上吧?」那是…保险套?他们已经用过好几次了?
  
  「…」犹豫了一会,她接过那片铝箔纸包装,双手把它撕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半透明的圆圈圈。她把那个圈圈,小心地套到他的龟头上,用单手虎口圈着,温柔地慢慢往下套,不一会,整个细长的肉棒已经包覆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仔细看,上面还有一点一点的,应该是他所说的颗粒。
  
  「再用点口水润一下吧?」何宇民说。
  
  「不…不用了…那边已经!…」
  
  「那你自己坐上来吧。」
  
  「…」
  
  「快点啊,你再拖下去,等下真的有人起床要来上厕所。」
  
  好像被这句话戳中弱点,她缓缓从他身上爬了起来,转身面对着对方,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伸下去扶着他的肉棒,跨开腿小心地坐了下去。
  
  「嗯~~」当那根肉棒接触到妍萱下体时,她发出一声呻吟。进...进去了吗?
她两手勾着对方肩膀,两只脚丫子垫高,让屁股还悬着,身体还没完全的坐下去。  
  「喔…好久这种感觉,里面好滑好烫喔。」
  
  「嗯~」又一声闷哼,妍萱慢慢将身体降低,半根肉棒没入了体内。
  
  「怎么了,太久没进去,要适应一下吗?」妍萱瞇着眼,望着对方,微微的点头,然后深吸了口气,让身体完全沉了下去。
  
  「噢……」几乎是同时,两人发出长叹,那根肉棒,已经完全进到妍萱体内了。
  
  「啊…好…好深…」妍萱搂着对方的脖子,身体也紧紧贴了上去抱住对方。  
  「喔…嘶…小萱…里面…好紧,好暖喔。」
  
  「嗯…顶…顶到了…」
  
  「很舒服吧?来,自己动一下啊。」
  
  「民……」妍萱稍微后退,用着像是在恳求的眼神看着对方。
  
  「嗯?」何宇民眼神往下,看了一下两人紧贴着的下半身,似乎示意坚持要她自己来,没想到妍萱搂着他的脖子,真的开始自己扭动屁股。
  
  「嗯…嗯…嗯…」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两人交合的性器,这样的姿势一般人可能无法完全插入,但那傢伙细长的阴茎,我想就算是两人这样面对面叠坐的姿势,他的龟头可能也已经抵到了妍萱阴道的底部了。我没有办法想像,如果再换种姿势,那不就会深入到…
  
  「民…」
  
  「怎么了?」
  
  「想要……」
  
  「想要我动啊?可以啊,先亲一下。」
  
  「…」妍萱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对方,然后张开薄薄的双唇,从里面吐出了她那短短的小舌头。
  
  「我是说舌头吗?我要你亲我。」
  
  「民…不可以…嘴巴碰嘴巴的话…」
  
  「为什么不可以?我不是你老公吗?」
  
  「那…那不一样,是...『椅公』,不是老公。」
  
  「还不是一样。不愿意啊?那你就整晚自己动好了。」
  
  「民…」妍萱似乎再也忍不住了,长长的睫毛闭了起来,靠过去主动吻了对方的嘴巴。两人如同开关打开一样,开始激烈的湿吻,而紧贴的下半身也是,靠着两人一上一下的挺动,让交合的性器做起了活塞运动。
  
  等等,妍萱她刚刚说的『椅公』,我好像在那里听过,对了!就是刚开学那阵子,从女孩子聊天的过程中听到的,原来她们说的不是『蚁工』,而是…  
  我记得第一次听到,还是从暐榕她们那群口中说出的。这么说,榕她也是,从一开始就把我当作她的…『椅公』,所以她后来才会对我这么好?而我,却辜负了她的心意,还因为一连串的错误,亲手将她推入了火坑?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原本想藉由偷窥他们的性爱来转移注意力,没想到因为这两个字,瞬间又把我带回到刚刚那个令我心碎的时空…
  
  
***********************************  
  
  「文…他们,还没出来欸。」妍萱站在卧房门口说。
  
  「啊?」
  
  「我想…我也先去外面的淋浴间洗好了,可以吗?」
  
  「喔,好。」
  
  直到轻轻的一声「喀擦」,妍萱出门后,我才意会过来她刚刚说的那句话:『他们还没出来』。还没出来,为什么那么久还没出来,他们在到底在里面做什么?阿堂他到底在干嘛?榕榕她,已经被他…
  
  明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也不想去知道那过程,但他们这么久还没出来,我真的好担心,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不行,还是得去看一看。
  
  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后,看到四周一片狼藉,每张床上的被褥都凌乱不勘,尤其是阿堂他们的卧床,我注意到在那掀开一半的被子底下,床单上有一大圈湿溽的痕迹,那是榕刚刚被他…用手指弄到潮吹所留下的痕迹。
  
  这样,会被大家看到的,我顺手把被子盖好,才踏着紧张的步伐,继续往厕所走。到了门口,尽管竖起耳朵,却听不到半点声响,里边静悄悄的,他们到底在干嘛?人真的还在里面吗?
  
  那扇厕所的门上,有一个由上而下、长条形的透光孔,上面嵌着一格一格的毛玻璃。我靠上前,异想天开的想从那模糊的玻璃中看到点什么。他们...还在里面!我从那块玻璃中,可以看到纯白的厕所内,有两团肉色的人影,但好像站在那没动,他到底在对她做什么?
  
  我由上往下,一格一格的看,想找到一片不那么模糊的毛玻璃,希望
可以看得清楚些。就在我接近半蹲着,都快来到整排玻璃的底部时,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一片是完全透明的!由这角度,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地上磁砖的花纹。
  
  深吸一口气,我再稍微弯低身子,终於看到了浴室里,一丝不挂的两
人。暐榕她,赤裸着身体,蹲在地上,一手握着阿堂粗大的肉棒,一手捧着他的卵袋,正在给他打手枪。
  
  「宝贝,已经超过时间了吧?你还要弄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暐榕抬起头看着他说。
  
  「就跟你说没有用吧?还不乖乖把嘴巴张开?」
  
  「不要…」她低下头说不要,小手却继续帮他套弄。
  
  「刚刚不是就用过了吗?你又在耍什么脾气啊?还是旁边没有人看,提不起劲啊?」
  
  「…」手里握着那根粗大的肉棒,她不发一语的继续弄着。
  
  「跟你说,都过这么久了,人家外面可能都玩完了,你再不赶快帮我弄出来,说不定等下一打开门,大家都在门口围观,等着要用厕所。」阿堂说完,突然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扶着肉棒挺了过去,顶在她丰厚的唇间。
  
  「嗯…」憋着嘴,尽管刚刚已经尝试过了,她似乎还是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张开啊,嗯?」
  
  不晓得是他强压的力道,还是暐榕自己的意愿,丰厚的上下唇微微开启,龟头前端挤了进去。不要啊,榕~不要再勉强自己!
  
  心里一急,我下意识拍了一下门板,不小心发出「碰」的一声,厕所内的两人听到声音,不约而同都吓了一跳,往这边看。
  
  「刚刚是不是…有人?」暐榕抬起头看着他小声地问。
  
  「谁啊?谁在外面吗?」阿堂在门的另一端大喊,我憋着气,不敢回应,连贴在门片上的手都不敢动一下。
  
  「应该是听错了吧?还是有人在敲门?说不定真的是有人等着要上厕所在催我们勒,你看,你再不赶快开始认真弄,等下真的一开门,大家都在门外等了!来,快点,继续啊?」
  
  好像真的急了,这次不是他强压进去的,暐榕望着眼前那根粗大、佈满青筋的男性生殖器,闭上眼睛,缓缓地靠上前,微嘟的厚唇亲到了龟头后,慢慢的张开,主动把那个大龟头的前端再次含了进去。
  
  「这才对嘛,来,舌头继续啊?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不是弄得很好吗?」  
  「…」
  
  「嘶…好爽喔,你早点这样弄,刚刚手也不用那么酸了吧?」
  
  终於...还是开始了。没想到我无心的一拍,却意外成了催促之音,让她放弃了矜持,再次开始主动用嘴巴去含住那傢伙最肮髒的下体。虽然没有直接看到,但由她含着的深度,还有不断在动的下颚,榕她现在...应该正在用舌尖在轻扫对方的马眼。
  
  「啧、啧、啧…」好像过了那一道心房,就不再会感到羞耻。她开始越含越深,现在竟然将整个硕大的龟头给含进口中了。丰厚柔软的嘴唇,紧紧包覆着粗大的茎干,开始前后套弄。
  
  尽管已经是第二次,但看到这样的画面,还是让我心好痛。刚刚在外面,也许她是受到气氛感染,也许是想要气我才那么主动,但现在呢,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两人的独处,她却比刚刚还主动,真的是因为担心门外有人在等,希望赶紧让他出来吗?还是因为…榕她,跟妍萱一样,也陷进去了?
  
  「嘶…宝贝,你好棒喔。来,抬头看着我啊。」阿堂按着她的头,将她的头部的角度往上抬。
  
  「你没看到妍萱刚刚帮你椅伴弄的时候,都是看着对方的?」也许还是会感到羞耻,她选择继续紧闭着眼睛,前后轻摇着脑袋,用小嘴含着帮他套弄。  
  「眼睛张开看着我啊!听不懂啊?」阿堂那只手,突然扯着她的头发。也许被弄痛了,暐榕这才睁开眼睛,双眼直盯着对方看。
  
  「这样才对嘛,不然你弄得那么专心,我都不知道你是想着谁,在帮谁含勒。」
  
  「…」她停下动作,冷冷地看着对方。
  
  「宝贝,我就喜欢你这种眼神。我要你记得,现在含着的,是谁的大屌。嘴巴继续啊?我才刚有感觉呢,你现在停下来,是要故意让我休息,可以撑更久吗?」
  
  阿堂说完,她低下头,又开始规律的前后摇摆,让肉棒在口中进进出出。不一会,整个棒身,已经沾满了她的唾液,湿湿的反着光。
  
  「手呢?」好像不排斥用手,这次她就很听话的,马上用右手去握着肉棒后段开始套弄,左手则是在底下轻抚他的卵囊。
  
  「啧、啧、啧…」手口并用的,暐榕开始尽力的帮对方服侍。也许才第二次仍然很生疏,但那吸舔的声音,尽管隔着门板,在静悄悄的夜里,我还是能微微听到,可见她弄得多卖力。
  
  「我跟你说,进去的时候,舌头要垫在下面。」
  
  「…」
  
  「嘴巴再含紧一点,上面用嘴唇。对,就是这样。」
  
  「啧、啧、啧…」抬起头瞄了对方一眼,我隐约看到肉棒和下嘴唇之间,红润的舌尖微微吐出,她真的听话的用舌头垫在肉棒底下,一前一后的含套了。  
  「退到后面的时候,只要舌头有空间,就要舔前面。」
  
  「啧、啧、啧…」
  
  「嗯…宝贝,对,就是这样,好乖喔。」阿堂两手抚摸着榕的头发和脸庞,还一边把她摇晃的短发塞到耳后,猥亵的眼神直盯着她瞧,似乎是想看清楚原本不从的她,现在却乖乖的帮他口交的表情。
  
  「啧、啧、啧…」就这么套弄了几分钟,「啵」的一声,她突然将肉棒吐了出来。
  
  「怎么了?」
  
  「酸…」
  
  「嘴巴酸啊?那舌头伸出来,用舔的就好。来…」阿堂把他硬挺翘起的肉棒,自己压了下去,又凑到她唇边。抬起头看着对方犹豫了一会,她慢慢伸出那红润的舌头,用舌尖去轻顶对方的龟头,小手也不忘靠着刚刚吸允时、顺流而下沾黏在龟头上的唾液,持续湿滑的前后套弄。
  
  「喔…宝贝,你这样好可爱喔。来,手先停一下,用舔的就好。」
  
  也许是手也酸了,暐榕松开的两手也不知道放哪,垂下来就握着对方的膝盖,只剩下舌头伸得长长的,在帮对方舔弄龟头。红红的舌尖,颤抖着顶着马眼,好像在绕圈圈,唾液和马眼前端的分泌液,沾黏在偶尔分开的舌尖和马眼两端。  
  他低着头,一脸享受的看着暐榕乖乖地帮他舔了一会,突然扶着自己的阴茎让它翘起来,龟头贴着结实的腹肌,粗大的肉棒直挺挺的立着。
  
  「来…从上面慢慢舔下去。」
  
  「…」看着对方没有说话,她犹豫了。
  
  「快点啊,你让我多休息一秒钟,它可能就要多一分钟才会射欸。」
  
  像是又被戳到死穴,她听到这句话马上靠上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眼前龟头下方的包茎皱褶处,粗大的肉棒受到刺激,还抖了一下。
  
  「嘶…那边好爽,来多舔两下。」她听话的,又舔了那边几下。
  
  「喔…好了,现在,慢慢舔下去。」她伸出舌尖,一下一下的舔舐肉棒,由龟冠那边慢慢往下,红润的舌头不断轻舔在青筋暴露的粗大肉棒上,一直舔到肉棒根部,她才停下来,抬头犹豫地看着对方。
  
  「继续往下啊?」
  
  「那边…」
  
  「那边也要舔啊!教你用过手了,应该知道怎样弄舒服吧?用舌头也一样,快点。」
  
  原本个性强势的暐榕,在他的命令下,竟然像只小猫一样的温顺,听话地闭上眼睛,伸出舌头真的继续舔下去,舌尖扫过他强韧的阴茎底部后,开始轻舔那皱巴巴的卵囊,好像也知道男人那边很脆弱,她很仔细地,一下一下,轻轻的舔弄,偶尔还会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丑陋的男性性器,似乎再确认自己舔的位置对不对。
  
  看着暐榕清纯稚嫩的脸庞,却伸出红润的舌头,在帮对方做这样极尽羞耻的事情,尽管心里如刀在割,但我发现,内裤底下那根,不知何时已经撑的老高了。  
  「嗯…」我微微听到她发出鼻音,突然退了开来。
  
  「又怎么了?」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帮你弄就好了…」
  
  「宝贝,我也想看你舒服的样子啊,这样我也会比较快出来,呐,快点继续啊,再从下面慢慢上来。」
  
  只一会犹豫,她又靠上前,从阴囊开始舔,慢慢往上舔到棒身,舌尖再轻扫到龟头的正下方。过程中,我看到她身体不断一抖一缩的,到底怎么了?
  
  回到上面后,暐榕一边舔着龟头前端,一边睁开眼,抬起头看着对方,原本应该水灵的眼睛,现在变得越来越迷离,那眼神,哀怨中带有点求饶的感觉。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脚!阿堂那傢伙,抬起一脚伸进暐榕蹲在地上的双腿间。  
  「怎么样,很舒服吧?先这样子,我等下再帮你用手弄。真的好想再看你喷喔,身体这么敏感,刚刚被他看着,很刺激吧?」
  
  「…」她快速地摇摇头,但舌尖却是没有离开肉棒,继续往下舔,又一路来到了底下。
  
  「来,手不要闲着,伸到后面去,像我帮你弄那样。」
  
  「那边?不要…」
  
  「快呀,你也知道那边多爽吧?前后一起帮我弄,说不定我一下就出来了呢。」
  
  「…」犹豫了一会,她靠上前,继续舔着龟头,同时伸出右手,往阿堂的胯下伸了过去,我看到她的小手从他的屁股间露了出来,她在帮他弄哪里?肛门?那照他说的,榕的那边,之前不就也被他弄过好几次了?
  
  「喔…嘶…宝贝,这样好爽!」似乎知道这样的爱抚很有效,她不顾羞耻的,连另一手也凑上来握着肉棒开始套弄,舌头舔了马眼几下,又把那粗大的龟头含了进去,一手则在股间默默抠着。
  
  这么弄了一会,阿堂又发出一声长叹:「噢…宝贝,等等,这样够了,换一下。」阿堂身子往后挪,肉棒从她嘴里弹了出来。
  
  「你是不是又…故意忍着?」
  
  「这样久了不舒服,我想到另一招,还没试呢。来,把手举起来。」
  
  「不要…你要干嘛?」阿堂扯着暐榕的左手,想让她举高。
  
  「你怎么又来了,不要忘了刚刚说好的啊?来,自己举高!」阿堂说完,暐榕原本才想放下来的左手,犹豫之间,竟然真的又缓缓地举高,腋下稀疏的腋毛,这下又展露在对方眼前。
  
  就在我跟她都想不透那傢伙到底想做什么时,他突然握着自己的肉棒,往她的腋下顶了过去。
  
  「嗯~你干嘛?」暐榕惊叫一声,缩着手臂往后退了点。
  
  「宝贝,你这边真的很敏感欸,来,手举高,快点!」
  
  「不要啦…」
  
  「你又要我用力是不是?快点!」被那傢伙抓着,她的左手,又慢慢地举高了,现在手臂贴着耳朵,整只手已经完全的举起,露出羞人的腋毛。
  
  「嗯…」阿堂一顶,湿滑的龟头才刚接触到敏感的腋下,暐榕身子又像触电一样抖了两下。
  
  「宝贝,你这样好可爱喔。」那傢伙无耻的握着自己的肉棒,用龟头抵在她稀疏腋毛覆盖的敏感皮肤上不断滑动,惹得暐榕的身体一震一震的发抖。
  
  「唉,不够湿呢,再帮我弄点口水上去。」他突然握着那根肉棒,又伸到她的眼前,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她张口就将那根大肉棒含了下去,我看到唾液从前后套动的嘴唇与肉棒间溢了出来。
  
  「宝贝,你怎么突然又这么乖,本来只是要叫你吐点口水上去,怎么?含得习惯了吧?是不是开始觉得很好吃呢?」被他这么一说,她赶紧吐出那根粗大的阴茎,把羞红的脸转到一边。那根肉棒现在已经沾的湿湿滑滑的了,阿堂又握着它,抵着暐榕的腋窝开始上下滑动。
  
  「嗯……嗯…」榕的那里真的很敏感,一般人也许只是怕搔痒而已,但那里一定是她的敏感带之一,她的身体不时被他磨到产生痉挛似的颤抖。这样的刺激,加上私密的腋下被那傢伙的阳具磨着,暐榕原本羞红的脸,现在越胀越红。那只手好像想要缩起来,无奈却被对方握着不得动弹。
  
  「很舒服吧?那这边呢?」在腋下摩擦了好一阵子,他慢慢将肉棒再往下压,用龟头一前一后的顶着暐榕丰满的侧乳。那个鸭蛋大的龟头,不时把白皙紧緻的乳肉顶的一凹一陷的。
  
  面对阿堂突如其然的举动,暐榕把脸别到一旁,不敢看自己最重要的、不应该被男生随意触碰的胸部,被他恣意的用男性的生殖器戳着。阿堂握着那根肉棒,将它紧贴在暐榕的胸部侧边套弄,龟头上湿滑的唾液和分泌液,沾的她圆润饱满的侧乳也油亮泛光。
  
  敏感的乳房,被滑溜的龟头四处抵着,让暐榕脸上的潮红,已经渐渐由脖子蔓延到她的胸口了。
  
  「怎么不说话啊?这样不舒服吗?」
  
  我看到她奋力转到一旁的脸庞,眼睛都已经闭起来了。阿堂慢慢把身子蹲低,让龟头沿着侧乳刮弄,直到她沉甸甸的下半球底下,才继续顶在她的乳房下缘套弄,丰满的乳肉,被底下的肉棒顶的微微晃动。
  
  「嘶…好爽,这样很有感觉吧?」
  
  「…」榕闭着眼睛闪躲,仍然没有回应他。
  
  「怎样?是这边不舒服是吗?那我问你,你是要我用胸部还是刚刚那里?」  
  「…」她的回应太小声,听不清楚。
  
  「好啊,那你自己用手,来啊~」暐榕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没又动作。  
  「你要我…!@#$%…」阿堂不知道说了什么,榕她才缓缓握住那根肉棒,轻轻抵在自己的满胀的侧乳上,小手还一边前后的帮他套弄着。
  
  「喔…好爽喔。还说你没感觉,你看,都站起来了呢。贴到上面去弄!」  
  「啊?…」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好像才意会过来,但她握着肉棒,停在那不敢动作。
  
  「快呀!」又一声催促,她才握着那根肉棒,慢慢往乳尖而去。
  
  「等一下!再弄点口水。」这次没有再像上次一样,她小嘴凑近龟头,在上面啜了一口口水,然后挺起自己的胸部靠过去,将对方的龟头,抵在自己的大乳晕上。
  
  「…」虽然没有听到声音,但由她身体的反应,我知道那一定是很大的刺激。刚开始,她还只是让龟头抵在那粉白的乳晕上,一边用小手套弄。但就在阿堂弯下腰耳语了几句后,不晓得是对方的命令,还是她自己下意识的动作,她握着那根肉棒,开始用龟头不断的在摩擦自己已经充血翘起的乳头上。
  
  「很舒服吧?宝贝。怎么样,是不是顺着身体的感觉,好多了呢,嗯?」  
  「…」她没有回应,默默地继续摩擦两人敏感的性器官。
  
  「另一边啊,另一边也要吧?」好像有过经验,已经上手了,她竟然主动又低头啜了一口口水上去,将龟头抵着另一边的乳头开始套弄。
  
  「嗯…」身体又是一震,阿堂趁着另一边高耸的乳头还湿湿的,伸出一只手去开始逗弄它,一会用单指拨弄,一会用食指和大拇指掐着捻转。
  
  「宝贝,你的胸部好棒啊~来,帮我夹着。」阿堂手掌搓揉了她的乳房一会,又下了一道新的命令。
  
  「啊?」好像没听懂对方说的,她抬起头看着对方,小嘴微张,眼神越来越迷离。
  
  「你用两手扶着胸部,往中间挤,让我插进去。」
  
  「…」
  
  「快呀,自己挤胸部,不会啊?」
  
  再次要求下,她两手扶着自己硕大的胸部外侧,将原本大到微微下垂的乳房,托高集中在一起,中间形成了一条深深的沟。那饱满白皙的乳肉,就好像会呼吸一样,随着她紧张的气息,微微的起伏着。
  
  「挺高一点啊。」暐榕把头别到一旁,身子打直,挺起胸膛,主动将白嫩的胸部捧到对方肉棒前。我感觉她身体微微在颤抖,要她主动摆出这样的姿势,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来啰~」握着肉棒,他向前一挺,湿滑的龟头,直直顶进了白嫩柔软的乳肉间。定了一会,他开始些微的前后挺动,让那根粗大的肉棒不断在暐榕自己挤得紧紧的胸部软肉间进出。
  
  「啊…嘶…真是极品啊,宝贝,你的胸部好棒喔。也只有像你这种这么『凶』的,才可以帮别人做这种服务欸,这么棒的胸部只有我用过,真的太可惜了。」他…他想做什么?难道自己女友的身体,还想跟别人分享吗?我的心脏不安的狂跳着。
  
  轻挑的话语,加上这么淫荡的动作,虽然她把脸别过去,但由她的脖子和身体就可以看出,她现在有多么感到羞耻,因为从脖子延伸下去,整个胸部连同原本白皙的乳肉,现在都泛着粉红色的韵底。
  
  「来,再帮我弄点水。」阿堂抽出肉棒,督到她眼前,她靠上前,才刚啜了一口水,阿堂突然又往上挺了一下,故意让龟头碰到她的嘴唇,虽然赶紧往后退开来,但那口唾液,已经垂悬在她丰厚的下唇和龟头之间。没想到她只是抬起头,瞪了对方一眼,就两手又扶着胸部托高,准备接受再一次的乳交。
  
  「靠过来一点,我要你自己来。」
  
  「我…不会…」
  
  「不会就要学啊?你过来,等下夹着上下动,跟用手一样。」阿堂拉着她往后退到马桶边,把马桶盖盖上,自己坐了下来,然后要她跪在地上,那根翘的老高的粗大肉棒,就这么晃在她眼前。
  
  「快呀,刚好不容易有感觉了,你再犹豫,它又要冷掉了喔。」
  
  她看了半响,身体才慢慢靠过去,两手扶着胸部,将那根粗大的阴茎,放到她白皙丰满的乳肉之间,然后再稍微用力,紧紧夹着开始微微的上下套弄。  
  「喔…这感觉真好,胸部好滑好嫩啊!再弄点口水下去。」粗大的龟头不时从乳沟上缘突出来,她停顿了一会,我以为她终於受够了对方的凌辱,没想到她只是停下来,又啜了一口口水,那口唾液由她的嘴角垂坠到自己胸部和龟头上。  
  混着湿滑的唾液,龟头在乳肉间的套弄更加顺畅,但也因此更显得淫糜。佈满青筋的粗大阳具,和白皙无瑕的丰满胸部,成为强烈的对比。我以为这样的画面,只会在A片中看到,没想到现在活生生地在眼前上演,女主角还是…我思思念念的的她。他到底,还要羞辱她到什么时候,为什么暐榕都已经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就是…不出来呢?
  
  「你头低一点,一边帮我舔一下前面看看。」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她好像为了让对方早点结束,什么都肯做了,调整一下姿势,弯着头,等到胸部往下套,龟头由乳沟上方露出来时,她尽力伸长了舌头去舔拭它的前端。
  
  「嘶…好爽喔,这样真的很有感觉欸。」
  
  听到对方激动的反应,她也开始加大动作,卖力的上下晃动身体,用饱满的乳肉紧紧包覆对方的阴茎套弄,低头舔拭龟头的同时,偶尔还会停下来,吐口水让肉棒能维持湿黏的状态。
  
  荒淫的画面不知道持续了有多久,阿堂他…就是不动如山,那根粗大的肉棒,自始自终就是硬挺挺的站直着,尽管暐榕的胸部,现在已经弄的沾满了自己黏腻的口水了,还是一点用也没有。但她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帮对方弄着。
  
  榕,游戏…已经结束了,你快点,停下来吧。
  
  还是你…也跟妍萱一样,喜欢看到男生射精的样子?喜欢上了精液浸溽的感觉?
  
  还是…你真的爱上了他?爱上了这个毫不疼惜你的人?只要他能舒服,为他做什么都愿意?
  
  
  不知过了多久,暐榕突然停下来说:「你到底…!…」
  
  「这么想看我射喔?好啦,乳交也玩过了,再帮我用嘴吧。」
  
  听到对方这样说,她双手松开往后退,粗大的阴茎此时好像又胀得更大了,看着眼前的阳具,她闭上眼睛,小嘴开开的又凑了上去,含住它再次用嘴开始套弄。小小的身躯,跪在对方双腿之间,两手扶着他的大腿,摇晃着秀丽的短发,我原本清纯的榕榕,正在帮他的男人口交,期待对方赶紧射出憋了一整天的精液。  
  「宝贝,可以用手了。」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她伸出双手,又开始手口并用的帮对方弄,隔着门板,我似乎又听到了「啧、啧、啧」的水声。
  
  「喔…嘶…快来了、快来了,好有感觉,你起来一下。」阿堂先让她稍微后退,自己站起来后,靠过去又将肉棒挤进她嘴里。
  
  「啧、啧、啧…」暐榕原本摇晃着脑袋,用嘴巴帮他前后套弄,突然阿堂两手按着她的头,开始自己挺动下半身。
  
  「来,含紧一点。」随着腰部前后的挺动,那根粗大的肉棒不断在她小嘴中抽送,每次棒身退出来,刮过她丰厚的嘴唇时,都带出了一些湿滑的唾液。她的头部,被他紧紧按着不能动,从远方看起来,就像是榕的小嘴被他…抽插…干着。  
  「嗯~~~」忽然间,一次送入,那傢伙往前深深一顶,暐榕鼻腔发出一声哀号。他在做什么!?榕她胀红着脸,哀号声持续发出,但他却毫不怜惜,紧压着她的头,持续将肉棒往里面灌进去。
  
  「嗯~~嗯~~」暐榕不断哀号着,小手拼命地拍打着他的手臂。
  
  你在干嘛!快放手啊!没看到她在叫了吗?
  
  那根粗大的肉棒,深深顶进去她已经尽量撑大的嘴中,我看到肉棒末段,都已经快进口中了,这样看,都已经顶到喉咙里了啊,快放开她!快放开她啊!  
  「嘶……喔…」一声长叹,阿堂终於松开手。
  
  「咳、咳、咳…」肉棒一吐出来,她低着头,不断的发出像是呕吐般的声音,小嘴张着,涔涔的黏液不断滴落。
  
  「宝贝,这样好爽喔。来,快点,头再抬起来!」
  
  「…」摇着头,她连话都还说不出来。
  
  「快啊,你不是想要让我快点射吗,就差一点了欸。」
  
  「不要…拜託…」她害怕的眼神,并不是装出来的,榕榕她…
  
  「嗯…嗯…」没等她说完,阿堂一手从下边掐着她的两颊,硬是将龟头再次顶了进去微张的小口中。
  
  「牙齿在干嘛?用嘴唇含紧啊?」
  
  「嗯…嗯…」头部又被紧紧按住,她连摇头都没办法,只能用鼻音求饶。但那根粗大的肉棒,又再次灌入口中。又来了,这次连阴茎的末端,都消失在她的唇瓣里。阿堂杂乱的阴毛,紧紧贴在她无辜的口鼻上。
  
  「嗯…嗯…」好像不能呼吸,榕的脖子整个胀红,奋力地拍打捉着她的双手。  
  「嘶…再一下,再一下。」
  
  「嗯、 嗯。」在她几乎不能发出声音时,阿堂终於松手了。
  
  「咳、咳、咳…」又是一阵乾呕,我看到她眼角好像泛着泪光。
  
  「喔……好爽啊。宝贝,来,快出来了,再来一次。」阿堂又揪着她的头发,将龟头抵在她脸上。
  
「不要…不要…拜託你…」原本坚强的她,此刻已经像个无助的小女孩,低声下气地,向原本应该疼她的男友求饶。但那个男的,没有半点怜惜,继续将自己粗大的阳具,塞到她勉强张开的口中,并且又持续将肉棒灌到抵达喉咙的深度,而且更过分的是,他这次还微微的前后抽插了起来。
  
  「嗯~~~~」
  
  快停下来啊!!榕榕她…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她都已经这么不舒服了,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对待她!就算你要泄欲,至少也…也让她感到舒服吧!拜託你…拜託…
  
  「咚。」无力的拳头,又无心的敲在门上。
  
  「嘶…喔……」吐了一口长气,阿堂终於又松开了手。他回头朝门口这看了一眼,舔了下下唇,露出奸邪的诡异笑容,他弯下腰用手勾着暐榕的下巴,让还在乾呕的她把头抬起来。
  
  「宝贝…」
  
  「不要…我不要了…」她的声音,害怕的在发抖。
  
  「我快射了,来,帮我用舌头和手吧。」
  
  抬头看了一下对方,好像确认他真的不是要再次『深喉咙』,她迅速地握住对方那根沾满着反呕唾液、还在滴垂的阴茎,开始快速的套弄;刚靠过去的嘴巴,也主动张开,伸出舌头抵在马眼上舔弄,还没咳完的口水,不断从嘴角流淌下来,滴落在她因为手部快速活动而不断抖动的胸部上。
  
  是害怕对方再次的深入?还是渴望看到对方射精?从榕她迷离的眼神,我已经分不清了。
  
  「喔…好爽,再含一下,快点!」她抬头看着对方,小口张开将龟头前端浅浅的含了进去,而且似乎怕到了,现在只敢半含着龟头微微套弄,但小手却是握着茎干,飞快地帮对方打着手枪。
  
  「嘶…快来了,嘴巴再吸紧一点。」
  
  「啧、啧、啧…」她丰厚的双唇,紧紧吸附在那光滑油亮的龟头上前后套弄,只剩下龟冠最粗的边缘露在嘴唇外。由她凹陷的两颊,可以看得出口腔中吸允的力道。
  
  「宝贝,好棒喔…要来了…」
  
  「嗯……」听到要射精了,暐榕才刚想后退,头部又被他按着不能动弹。  
  「给我吸紧一点,我要干你的嘴!」
  
  「嗯~~」阿堂两手紧紧压着暐榕的头,急速的抽动下半身,硕大的龟头再次整个挤进了她的口中,粗大的阴茎不断在她柔软紧缩的双唇中进出。
  
  「来了~来了!!啊~~~嘶……」一声低吼,下身用力一顶,阿堂定在那,扶着暐榕的头,下身开始微微抖动。
  
  「嗯~~嗯~~」用力一推,暐榕终於吐出肉棒,但坚挺的阴茎,仍在不断抖射,阿堂自己扶着龟头,好像刻意对着她的脸,白色的黏液自马眼不断射出,让她稚嫩的脸庞,还有鼻子、眼睛,甚至是秀丽的短发,都给沾满了浓稠黏腻的精液。
  
  「舌头伸出来,舌头伸出来!」头被掐着,榕她紧紧闭着眼睛,但嘴巴却乖乖的张开了。舌头才伸出来,阿堂马上将龟头抵在她舌根上,乳白色的精液持续由马眼射到她的口腔中。刚刚嘴里吞的,还有阿堂现在射出来的体液,不断从她口腔中溢出,由下巴滴落到仍在急促起伏的胸部上。
  
  「好爽喔!欸,还有啊,跟用手一样,都给我吸出来!」阿堂扯着她的头,那丰厚的双唇,又紧紧闭上了,凹陷的两颊,说明她又在主动吸允着,吸允着对方正在射精的龟头。
  
  「嘶……喔…宝贝,你好棒喔!我爱死你了!」
  
  「嗯……」不知道是回应还是抗议,她只能发微弱的鼻音。露在外面半截的茎干此时仍在不断抽动,他还在她口腔里射精吗?
  
  「舌头呢?」看着暐榕下颚的擩动,还有阿堂阴茎持续的抽动,我可以想像那抵着马眼的舌尖,应该可以感受到滚烫的精液正一股一股不断喷射出。
  
  「还有手啊,不会自动一点?」原本推着对方身体的小手,此时也乖乖地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前后的套弄。
  
  「喔……嘶……宝贝,爽死我了。」
  
  「啵」的一声,龟头终於从她的口中抽出,那根粗大的阴茎,经过长时间大量的射精后,没想到仍然硬挺挺的站立着,丝毫没有退减的样子。
  
  趁着阿堂终於松手正在喘着大气,满脸沾着白浊黏液的她,摀着嘴赶紧起身,冲到里面的淋浴间。才刚听到莲蓬头开起的水花声后,就听到她持续发出「咳、咳、咳」的声响。
  
  就在我担心着淋浴间内仍在呕吐的暐榕时,阿堂忽然往门口这看了一眼,又露出一抹诡异的笑,然后就转身往淋浴间走去。
  
  他要干什么!她不是已经…已经帮你弄出来了?都已经结束了啊?你还想要对她干嘛?
  
  「你要干嘛!快点出去!」
  
  「宝贝,一起洗嘛。」
  
  「不要!你等一下,我要出去了。」
  
  「你都还没开始洗欸,是要去哪啊?来啦,我帮你抹吧。」阿堂把出口挡住,将她困在角落,随手挤了一坨墙上挂的沐浴精,从后面环抱着暐榕,随意的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