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0万
前文:


  第八章:这是我的聚会,可我却想哭(一)

  星期四早上,Mulder的主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他去洗澡。第二件事就是告诉他湿淋淋的奴隶,他要带他更进一步——在今天余下来的时间里他都要保持沉默。

  Mulder震惊地看着他,沉默一整天?甚至还不是被口箝科鹊模?
  「你必须要学习,宝贝。」看出他的表情,Skinner吃吃的笑了起来,「今天大部份的时间里你都要保持沉默,直到我允许你说话为止。要把这看成是一次学习的机会,Fox。」

  Mulder张开嘴刚想抗议……

  Skinner把一只手指放在了他的嘴上,「今天你说的每一个字,都会为你挣到皮带的一击。我会把它们记下来,到晚上一并付给你。现在,你认为你有没有可能一声不吭地接受你的早训练呢?我会尽量轻一点的。」

  Mulder考虑了片刻,点了点头,不过当他趴到他主人的腿上时,还是忍不住的发抖了。

  Skinner是说话算话的,他的巴掌如雨点般落在Mulder的屁股上,是没有以前那么痛。但是尽管如此,当越来越多的巴掌聚集在他疼痛的屁股上时,Mulder还是忍不住开始扭动,两脚乱踢。他用尽了所有的意志力,才没有大声地喊叫,或是向他的主人乞求。

  等到结束后,Skinner把他翻过来,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彻底的吻,「我非常为你感到自豪,Fox。」放开Mulder后,他说。Mulder差一点就呜咽出来。

  「当你能够习惯于接受更多更严格的训练,没有恳求,或者抗拒,而是它当成你应得的,是你奴隶制度的象征,并且在事后跪下来亲吻我的脚感谢我,那么你的训练就算是完成了。这是个好的开始,我很高兴。」

  Skinner表扬的余效伴随着Mulder度过了这一天大部分的时间。这种沉默的尝试事实上是快乐的——他必须要专心地看着他的主人,以身体的语言去沟通。

  Skinner很严格,但也很小心。他带着他的奴隶做了一个小时的系皮带练习,Mulder的乳头仍然很痛,不过比起刚穿透时已经好多了。Skinner向他保证,在两个星期之内,它们就会完全复原,再也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的不适。

  「然后我们就可以和它们一起玩了。」他承诺,并伸出食指触摸Mulder的乳尖,将一阵兴奋送到Mulder的脊椎下。

  Mulder现在对于系皮带训练已经非常有自信了。学习这些信号的过程中,Mulder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过于活跃的大脑。如果他能够放弃抵抗,就像Skinner曾经告诉过他的一样,交出自己,让自己去服从,他就会有完美的表现。但是,如果他想的太多,或是去揣测他的主人,那么他通常就会把事情搞砸。

  Skinner是严格的,但也是有耐心的。而且事实上,Mulder也很喜欢这种系皮带训练。他的脑子里有一幅景象——他跟在他主人身后走在Hoover大楼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他是裸体的,而Skinner则是衣冠整齐的牵着一根穿过他的乳头的链条……这幅画面立刻让他变得坚硬。

  他现在对于他疼痛的,得不到解脱的勃起已经非常习惯了,并不太容易被它搞的心烦意乱,但他仍然无法等到被允许的那一天。他拼命地祈祷在这次聚会中不会有任何的变故,这样他就能够向他的主人要求他的奖励——整夜待在他主人的臂弯里。而且,Skinner甚至曾经暗示过要为他的奴隶口交……Mulder因为那个景象而感到口水过量的分泌。

  Mulder在他熟悉的任务中度过了沉默的一整天。

  他剃了五个汽球,只炸掉了三个。然后他开始在Skinner的监视下在进行体育锻炼。

  「我要改善你的饮食,多一些蛋白质,少一些垃圾食品。」当他蹬着脚踏车时,Skinner

  告诉他,「还要为你增加一些上身的肌肉。我替你制订了一个计划,应该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不过,我喜欢你这个样子——我并不想让你的肌肉变得过于发达。所以这个计划只是想略微增强一些,而且这也将有利于你的健康。你的身体压力过重了。」他皱着眉考虑如何改善他奴隶的健康,包括深入地研究他的饮食习惯,锻炼方式,身体状况,心血管的消耗……「我们要在那上面做些工作。你将发现虽然做一个奴隶有他自己的压力,但是基本上,它也可以是非常平静的。」
  Mulder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没能阻止得了他今天第一次的疏忽——「是,好吧」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漏了出来。

  Skinner挑起一条眉毛,「今天晚上将有两下了,Fox。」他通知他,「记住这个数字——稍后我会向你要总数。我希望它不会因为你的缘故而变得更多。」

  锻炼过后,Skinner带着他来到游戏室去,再次把他绑在马具上。这次,他没有蒙起他的眼睛。

  Mulder喜欢接下来这段时间的轻轻抚摸和搔痒。他只挣到了两下拍打,因为他没能保持静止,而且他也只说了一声「shit!」,那是因为Skinner一直在搔他的腋窝。更重要的是,他认为他的主人和他在一起是快乐的。
  之后那个下午,Skinner让他跪在地板上把手伸出来,然后把壶放在上面,「半个小时不要动,然后接下来半个小时你要继续做我的脚凳。」Skinner告诉他。

  Mulder做了个鬼脸。他讨厌做人体家具这件事。这会让他的肌肉比做其它任何事都更疼痛,特别是当Skinner坚持要他完全静止的时候。
  「你每次都太紧张了,其实你可以每隔一段时间休息30秒左右,让血液流通。只要垂下你的手,等到疼痛消失,再把它们抬起来。」Skinner告诉他,「我并不是要求你去做一个超人,只是这种训练将有助于让你的灵魂平静,并且教你怎样去抓住那短短的一瞬间。如果在同时,你也能为我服务,那就更好了。」他笑着说,然后把水倒进碗里,往里面放满了花生后,再把它放在他倒霉的,沉默的『奴隶咖啡桌』上。

  Mulder叹了口气,试着以他最好的状态去掌握这种技巧,但他仍然讨厌它,他讨厌它的程度甚至超过被当成脚凳。这样四肢着地,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是非常丢脸的。他的后背被当成脚凳,Skinner的长腿相当重,而且他还被要求完全的静止——要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十分困难。

  半个小时后他直起身子,Skinner把他拉进怀里,搂着他,温柔地亲吻他奴隶的前额,「

  做得好,我知道这很不容易。「他说。

  Mulder把头靠在他主人的肩膀上,真心真意的叹了口气,「我讨厌被当成家具,主人。」他用悲哀的语气说。

  「它有五种以上,Fox。」Skinne兴高采烈地说,「现在,我想要使用你。在我做的时候。你认为你是不是还能继续保持完全的静止和沉默?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用口箝塞住你的嘴,但是,要是你能学会用你自己的意志来服从我,我会更高兴。」

  Mulder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主人。他喜欢Skinner让他的身体变得这么兴奋,他乐于探索它,并且打开它,前列腺的刺激虽然不像被允许解脱那么快乐,但那将是接下来最值得期待的事。不过,他的确有一种想要走来走去的趋向,而且也想在做爱时大声地喊叫——他主人的问题包含了两堂课的内容。Mulder考虑着它,然后点了点头,至少,他想要试一试。

  「好男孩。」Skinner又亲了下他的额头,「躺下来,张开你的腿。我想要你做出我想让你做的姿势——我不希望你移动,也不准你讲话。如果你违反我任何一个命令,我就把它加到今晚的惩罚目录上去。」Mulder又点了点头,他有点后悔拒绝使用口箝了。他躺在地板上,把腿张大。Skinner跪在他双腿间,把一根手指插进Mulder的肛门,轻轻的,但是彻底地探查它。

  Mulder开始想要呻吟,但是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将声音咽回去。这比他原先以为的只要安静地躺着更加困难。当Skinner继续他漫长的探查和爱抚时,他也不能移动。两根手指,然后三根,Mulder想要大声地喊叫,想要把他的手臂放在头上,想要去接近那缓慢的,亲密的抚摸……他用尽所有的意志力去抗拒这种冲动。

  这样过了几分钟后,Skinner解开他的牛仔裤,掏出他脉动的勃起物,并伸手抚摸它。

  他挨着Mulder的大腿,用它逗弄他,然后他拆开一个避孕套套在他坚硬的阴茎上。

  他抬起Mulder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他抓住他奴隶的大腿,用一个快速的动作刺穿他,Mulder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但他立刻就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每次进入的瞬间对Mulder来说都是痛苦的,但是当Skinner开始插入,并且碰触到他的前列腺后,这种不适就迅速转变成一种强烈的,燃烧般的快感。他很惊讶他现在会这么喜欢肛交。这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被支配所带来的那种颤动,被他高大的,强壮的,充满力量的主人所打开,并且被他毫不留情地占有,让他服从于他反复无常的奇想……但是另一部份原因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喜欢。

  Skinner不停地进出,猛烈地撞击他的身体,刺激他敏感的末梢神经,Mulder绷紧全身的每一寸肌肉保持静止和安静,他的整个的身体都因为想要呼喊和移动而颤抖。

  当他因为肛门的撞击而到了一种心醉神迷的高度时,再要保持静止是非常困难的。Mulder开始出汗,汗水很快顺着他的脸庞流下来。他渴望它能继续下去直到永远,但它终将会结束……

  Skinner狂暴地控制着他的身体,他没有说谎——在第一晚的时候,他告诉过Mulder,他能够持续很久。Mulder觉得他是在承受他所能想象到的最奇特的性折磨。Skinner巨大的身体拥住他,缓慢的撞击,缓慢的抚摸,猛烈的插入和抽出……

  又过了很长时间,Mulder整个人都变得有点糊涂了。终于,他禁不住叫了出来,并疯狂地甩动他的头,大量的汗水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来。「噢,上帝!」他又惊呼了一声。

  「记录上又加了两次。」Skinner猛然插入,然后在喘息的空档告诉他。「把手摆在身侧,保持完全的静止,今晚我用的可不是皮带,而是皮鞭。」
  这种特殊工具的威胁足以把Mulder吓得重新进入沉默状态中,他死命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开始用赤裸的后背摩擦地毯。这种强制的静止和沉默让他不再去关注自己身体的感觉,

  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主人的身上。

  他注视着Skinner冲入他奴隶体内时颈上隆起的肌肉,注视着覆盖在他主人宽广的前额上的薄薄的汗水。他着迷似的看着他主人半闭起的眼睛,把他主人的快乐当成自己的快乐。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这些事上,一直追循着它,直到他得到满足。

  Skinner在深吸了口气后释放了。Mulder静静地躺着,没有移动,只是看着他主人的

  呼吸变缓,并最终回复正常。

  「我注意到你一直在看着我,这很好。下一次,你要更加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这样,你就能够逐渐学会如何来取悦我。当你最终能做到时,就能更好的为我服务。然后你就会真正地了解你的奴隶天性。记住,」他从他奴隶心甘情愿的身体里退出来,「你自己的快乐是次要的,Fox,我的快乐才是主要的。如果我决定奖励你,或者,」他拽了下他奴隶坚硬的阴茎,「允许它解脱。那也是因为这会让我高兴,而不是我想要让你高兴。」

  Mulder眨着眼睛,咀嚼这几句话,被眼前呈现的他完全服从和奉献的画面夺去了呼吸,他已经非常坚硬的阴茎几乎立刻一阵痉挛。

  Skinner咧开嘴笑了,并且拍了拍它,「下去!」他笑着说,「希望,明天晚上这个正在喘气的小怪物会让我高兴。」

  Skinner站起来,整理好他的衣服,将使用过的避孕套处理掉。然后他抓住Mulder的皮带,安排他去做一些基本杂务,为第二天的聚会做准备。
  第八章:这是我的聚会,可我却想哭(二)

  Mulder在沉默中顺从地跟在他主人身后。

  在他与他的奴隶制度相抗争的这几天里他感觉到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平静,而这种平静他以前很少能够感受到。所以,当他以这种状态度过了一整天时,他感到非常惊讶。

  「睡觉之前的惩罚,」Skinner微笑着将游戏室的钥匙递给他,「去,到那里把皮带拿着,

  然后到你的卧室去等我。「

  Mulder吃惊地抬起头。

  「你的卧室并不是你的私人领域,宝贝!」Skinner讥笑,「在那里,你仍然是我的奴隶,

  和在别的任何地方一样。你不应该养成这种习惯——认为你可以在某个特别的地方避开我的注意。去,到你的床边跪下,把皮带衔在嘴里,然后好好地想一想你今天学到的东西。「

  Mulder点点头,然后衔着他的牵引带到楼上去了。

  他找到皮带后,回到他的卧室,将皮带和牵引带一起含在嘴里,然后跪下来,等待他的主人的到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一直看着时针,看着它滴答滴答的走着,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

  他考虑要不要站起来,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知道Skinner一定会选在他违反命令的那

  一刻出现在走廊里。又过了半个小时……

  Mulder正在经历一场情绪上的波动——对预想的到的拍打的恐惧与被强迫跪在这里等待的愤怒交织在一起。他试着用一些精神的力量来让自己坚持到底。他提醒自己,只要他的主人愿意,就能坚持要他等着,就像他能够鞭打他一样。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有多么强烈,只要他喜欢,只要他想。

  他的臀在对结果的恐惧中缩紧。他能够想象得到皮带的滋味,而且知道它很快就会与他的屁股做一次强硬的接触。但是Mulder提醒自己,那是没有选择的,他只能接受,而且也只能允许它发生。

  终于,他达到了一种平静而且安然接受一切的境界中。他闭上眼睛,任凭时间静静地

  流逝,而不再去注意它。

  当Skinner最终出现时,他的奴隶几乎以一种惊奇的眼光看着他。
  「好男孩。」Skinner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把皮带从他的嘴里拿了出来,「到床上去。」

  Mulder立刻服从命令,按照指示安置好他的膝盖,好让Skinner能完全接近他的臀的

  每一寸部位。这也使得他更加难以收紧他的肌肉,让他的底部感觉更暴露,更容易得到他主人的「修正」。但是,Skinner并没有立即给他一个痛快,他停了下来。Mulder设法缓和自己的呼吸。

  「我一共打11下。」Skinner通知他。Mulder在这一天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挣到了这个数字,「你没意见吧,奴隶?」

  Mulder想了一会,点点头。

  「好。在我要求你接受你的早训练时,我也想让你同样的接受这个训练。没有言语,也没有喊叫或乞求。集中精神,奴隶。」

  沉默……

  Mulder绷紧全身的肌肉,等待第一次打击的来临,等待……等待……最后,他开始放松了。他闭上眼睛,当第一次打击来临时,他已经重新进入了沉默的状态中。

  皮带轻快的落下来,造成了剧烈的刺痛,但是并没有留下什么伤痕。Skinner的鞭子轻轻地交叉过他奴隶的臀,冲击使得Mulder跳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大声地哭喊。

  6下过后,他拼命地呼吸,渴望大声呼喊,但是他不能,他只能不停地喘气,并不断地提醒自己他是属于谁的,他正在被要求做什么。他震惊地发现他是这么轻易就接受了这样激烈的重击,而且这整件事这么快就结束了。

  当最后一下冲击结束后,他转过身,亲吻他主人的脚,然后在快乐的屈服中跪下,并抬起头用敬慕的眼神看着他的主人。

  Skinner的欣喜是显而易见的。他蹲下来,伸出手臂搂住他的奴隶,然后再次亲吻他。「我真的为你感到自豪。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将会成为这整个国家所有tops羡慕的对象。」他笑着说,「如果你明天晚上也表现的像这次一样,我将被买你的请求所淹没。」

  Mulder抬起头,眼中流露出无言的请求。

  「别担心,宝贝。我绝对不会卖掉你,」Skinner向他保证,「何况,我也不认为有另外一个人能应付得了你,而且我也不想每隔几天就打开门接受一个逃亡者!」他大笑,然后再次亲吻Mulder,「你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Fox。」他低语,「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你。你相信我吗?」
  Mulder点点头,他的眼睛闪亮。

  「好。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时很严格,但是我认为你对这边界的反应很好。当你能够接受我今天教给你的关于服从的课程,并将它们编织进你每天的生活里,那么你就会感觉到你是如此的自由,自由的好像可以飞翔,小东西。这并不容易,必须要去习惯,但是我会带你到那里。现在,在看到了昨晚忏悔的好处后,你应该可以更习惯在晚上和我谈话了。」

  Mulder无言地抬起头,突然不知道他应该说些什么,但是Skinner的表情是坚定的,他黑色的眼睛显得非常认真。

  「你可以跪着,或者坐着,可以看着我,也可以看着下面,我不介意。但是我想听听你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在这半个小时里,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惩罚你,只要你是诚实和有礼貌的。我不会打断你,我所要求的只有你的诚实。」Skinner在床上坐下来,然后期待地凝视着他的奴隶。

  Mulder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他发现自己爬向前,把头靠在Skinner的腿上。他没办法看着他,但是Skinner抚摸他头发的手打消了他的顾虑。

  「我……」当他打破沉默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既奇怪又不真实,他停了下来。
  Skinner的手继续抚摸他的头发,鼓励他继续。

  「Uh…」Mulder清了清他的喉咙,「今天很好。我发现了一个地方……我很喜欢那里。」

  他闭上眼睛,用脸颊摩擦他主人的大腿,「我想要做到你想让我做的任何事,主人,但是……我认为我会把它搞砸掉。」

  Skinner什么也没说,Mulder觉得他没办法去看他的主人。
  「你可能会发觉和我在一起会变得更加困难,主人。」他耸耸肩,「你对我做的事改变了我许多……我喜欢你对我强硬,没错,我有时也恨它,但是它会让我的背脊颤抖,它有一个边缘……我需要那个边缘……」他感觉到他好像正在漫步,但是这些话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有时我觉得好像我正在飞进轨道里,我需要有人把我拉回陆地上,用一种强制的需要把我留下来。我喜欢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我想要你去……作为报答,我很高兴为你服务。要我做那些崇拜你的事是很容易的。那不会使我感觉软弱。我不是贫乏的。」Mulder攥紧拳头,

  「和Phoebe在一起时,她是…她是想要统治我,但是接下来她就会因为我允许她而轻视我,

  我无法忍受她的嫌恶。与那些相比,我想从她那里得到更多,我以为我们是非常相配的,我们可以互相满足,所以,当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那些赤裸裸的嫌恶时,我受伤了……而你,只要我一想到你会轻视我,我就会感到那么的气愤…那么的……「Mulder说不下去了,他不能忍受想到那个。

  「我想,这种顺从的关系是无法持久的,等我们回去工作后,它就会变的不同。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处理,而你又会怎样处理。我有很多的疑问……我想要了解你的事,游戏室的事,还有你是怎样进入这种生活的,以及你想做些什么来满足你自己?」Mulder停下来,但是答案并没有来临。

  「我认识你6年了,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猜中过,虽然,该死的,我想,假如我是诚实的,

  我会承认,我们确实有过一些,嗯,争论。「他咬住嘴唇,希望他并没有泄露出什么特殊的秘密。他渴望知道Skinner会做出什么反应,但是他不敢抬起头。

  「我知道,你认识我的时间和我认识你一样长,但是你可能从来都没有猜测过我的事,

  当然,你也可能猜测过。啊,你一定很后悔给了我这次谈话的机会,以及和我这个怪人进行这次疯狂的交易。但是令我震惊的是——我是多么想为你服务,为你刮胡子,为你洗澡……

  我从来没有想过做这样的事会让我上瘾。Phoebe过去也经常喜欢做一些侵扰我的头脑的事……我讨厌那样,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她那样恐吓我,主人。我每天晚上睡觉时,还有我每天早上醒来时都会感到极度的恐惧,我已经陷的那么深了,但是这种感觉同样也是那么好,

  那么该死的好,我想要放弃,我真的想要放弃,但是这个疯狂的Mulder一直在阻止我,让我往后退。Fox可以永远跪在你的脚下,但是Mulder……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做到,他是这么固执的一个混蛋。「最终Mulder将所有的话像蒸汽般释放出来,然后他意识到他所说的话,又犹豫的停了下来。
  他看着Skinner的手表上滴答滴答走着的秒针,时间结束了。

  从始至终,Skinner都没有说一个字。Mulder不知道他的招供是否被接受了,他觉得他一定是昏了头,居然这么直率,毫不隐瞒地说出了他的心里话。不过,在那里还有更多,更多他没有说的,他不能说的,但是,这只是个开始。

  Skinner似乎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走下床,把他的奴隶拉到脚边,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充满爱意的吻,然后指了指床,「谢谢,Fox。」他低声说,「睡个好觉。明天是很重要的一天,而且我知道如果你得不到足够的休息,你会变得多么的爆燥。」

  Mulder点了点头,看着他的主人走向门口。他还有更多想说的话,他想要询问有关聚会的事,想要告诉Skinner这整件事让他感到多么的不安,但是他发现他不能……

  「Fox。」Skinner打开门,然后又转过身,「只有一件事。等我们回去工作后,也不会有

  任何的不同。探员Mulder只不过是我的奴隶的公开面孔,Fox。你是Fox,我不会允许你变成两个人。你是我的,身体,心灵,头脑,和灵魂。这里,那里,任何地方,就像甲壳虫乐队曾经说过的。也许那应该是我们的歌。「他露齿而笑,然后关掉灯,消失在黑暗中。

  第八章:这是我的聚会,可我却想哭(三)

  第二天早上,Mulder被他胃部焦虑的纠结所唤醒。

  在聚会中他要担心的事是那么多,而他不知道他最担心的是哪一个——是看见他过去的tops?还是神秘的「娱乐表演」?不知为什么,他猜那是要让他去提供和展示裸体,而且,他还必须要整夜的服从……

  他害怕他会搞砸掉,那里有那么多的奖励。不只是因为他将被允许在他主人的臂弯里停留一整夜,而且还因为这关乎到他主人的荣誉,和他主人在这个圈子里的声望。如果Mulder把它搞砸了,将会为他的主人带来很坏的影响。
  但是另一方面,当Skinner接过Mulder递给他的早咖啡时,却似乎显得很愉快。他的主人一整天都保持了这种愉快的心情。

  吃过早餐后,他指挥着Mulder整理游戏室和休息室,为招待客人做准备。然后他又带着Mulder做了一会短暂的系皮带和拍打训练。

  「很好。」当Skinner把他的奴隶从马具上放下来后,他微笑地称赞道。在他的主人抚

  摸他的整个期间,Mulder一直保持着安静。「不用桨的拍打,我想你会为今晚做好准备的,小家伙。」

  「什么,主人。什么是你将对我做的?」Mulder不安地问。

  Skinner只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背。「无论我想做什么,奴隶。」他温和地斥责。「现在。你做的很好,我将给你一个奖励,跟我来。」他走向柜子,打开它,「你可以挑选我今晚穿的东西,Fox。」他说,并朝着柜子里几排豪华的服装挥了挥手。

  那是Skinner的「梦幻」衣柜,里面有各种各样不同款式的服装——从浆挺的衬衣,到能在普通衣柜里发现的正式西装。Mulder热心的探头朝里望,他以前从来不会对样式特别感兴趣,但是,这将是一次带有色情意味的选择,为他的主人挑选在奴隶聚会上的服装。如果Skinner是在期盼展示他裸体的奴隶的魅力,那么Mulder也想让他的主人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和他同样的引人瞩目。

  他掠过众多的服装,最后找出一条黑皮裤,一件黑背心,一件石榴红的丝衬衫,一条宝石色的斜纹裤,一件黑色的高领衫,和一件皮马甲。

  「拿不定主意吗,奴隶?」Skinner问。

  Mulder犹豫着抬起头,「主人是否能够考虑帮我,嗯,展示一下?」他问。

  Skinner叹了口气,「好吧,但是请快点。」他说。虽然Mulder注意到他停止不了自己的笑容。

  Mulder很快地脱掉他主人的衣服,并替他穿上那件石榴红的丝衬衫和斜纹裤。穿上它们的Skinner看起来很华丽,尽管Mulder知道它们不是。它们太过于放纵,这种红色太深,使他的主人看起来…充满了异国情调。
  Mulder又为他换上一件黑背心,「现在这个,我认为挺不错……」Mulder端详着背心的效果,它充分的展现出了他主人隆起的肌肉。接着,他又套上一件皮马甲,对这效果感到非常满意,但是这个黑色系列与那条斜纹裤子显然不太相配,于是他又帮Skinner换上那条皮裤子,然后敬畏地走到一旁。「主人看起来……很性感。」他咧着嘴笑了,「不过……可能有点太显眼了?要不然再试试黑色的高领衫?」

  Skinner摇了摇头。「等我明天带你去买东西的时候,宝贝,」他笑着说,「我要把你的优柔寡断全部还给你。」

  Mulder帮Skinner套上薄棉的高领衫,然后退了一步,感觉到他的膝盖变软了,「噢,就是它!」他轻声咕哝了一句。

  这高领衫紧紧的贴在他主人宽广的胸膛上,将他的优点全部展现出来,而且着重强调出

  他平坦而强健的小腹。这皮裤并不是太紧,但是它们让他的长腿显得更长。
  「我,嗯,想就是它了。」Mulder低声说,害怕遭到拒绝。

  「好的。取下它们拿到我的卧室去,然后我要去洗个澡。我们的客人将和我们在一起几个小时。跪下。」Skinner弹了下手指,Mulder立刻服从。

  「Fox……」Skinner低头看着他奴隶的眼睛,「从现在起,你要进入深服从状态,你要保持这种状态直到聚会结束。然后,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把你从深服从状态中释放出来,并且在今天晚上带你上我的床。在我们开始之前,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小东西?」

  「假如我搞砸了呢?」Mulder脱口而出。

  Skinner皱眉,「Fox,这一整个星期我都在为了这一刻而准备你。你已经准备好了。我对你有信心。你所要做的全部就是拥抱你的奴隶制度,并且记住所有你曾被教过的训练课程。如果有任何的困难,你都要告诉我。」

  「可是,什么是将要发生的,主人?」Mulder无法阻止声音里流露出来的哀怨。

  Skinner叹气,「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Fox。你将走入未知中,因为是我让你去的,而

  且因为你信任我。在整个期间,我都会在旁边陪着你,那就是所有你需要知道的。还有别的吗?「

  Mulder木然地摇摇头。

  Skinner点头,然后他整个的动作开始改变了。他直起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奴隶。

  「好,奴隶。你现在是处于深服从状态中。让我来告诉你今晚我对你的期望是什么。你不能和我们任何一个客人说话。等他们抵达后,你要接过他们的外套,把它们放在你房间的床上。如果他们和你说话,你不要回答,不管他们说的是什么。你今晚唯一可以交谈的人只有我,除非是在紧急的情况下,或者是你感到有任何的不舒服需要引起我的注意。我们的客人不会去触摸你,小东西。」

  Skinner的表情很认真,在他整个长篇述说的过程中,他的手指都坚定的握着Mulder

  的下巴,强迫他的奴隶淹没在他的凝视中,「除了我,没人任何人会触摸你。如果有任何人触摸你,你就要赶快地告诉我,他们将被从聚会中驱逐出去,强行的。」Skinner一边说一边无意识的屈起手臂。

  Mulder感激地点头。

  「也许它会让我高兴——在将来的聚会里,把你绑在跨马上,在你旁边的架子上是一排的训练工具,而且允许另外一个人在我的监督下执行训练,不过那不会发生在今晚。」Skinner告诉他。

  Mulder的阴茎做着奇怪的跳跃。他不知道他是否认为那个主意是可怕的,但是他的阴茎好像挺喜欢。

  「至于今晚,你将从始至终戴着皮带,注意我的每一个命令。你要全神贯注地取悦我,

  服从我所有的命令。那就是所有你需要去做的。我并没有要求你必须要机智,迷人或者风趣,虽然我也会期望你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这些才能,我可以期待将来。至于今晚,我将以招待我们的客人的方式来展示你,但是我会决定怎么做,你只要遵循我的命令。你将做所有我教你做的事,很快地,没有疑问的,甚至连想都不用想。这是一种服从和信任的标准,是我对你的要求。「Skinner黑色的眼睛盯着Mulder,更加强调出他话语中的认真,」那就是全部,男孩。去,帮我准备浴室。「

  Mulder赶紧去执行。他放好洗澡水,加上香熏油,然后把他主人的衣服放在外面的床上。

  准备就绪后,他帮主人脱掉衣服,又拿了一条毛巾放在加热的栏杆上温暖。然后他就回到浴池边跪下,眼睛看着下面,完全地顺从。当他的主人在彻底地浸泡时,他甚至没有偷偷的看上一眼。大约20分钟后,Skinner坐了起来,指示他的奴隶用肥皂为他清洗。Mulder迅速而有效地执行,而且没有大胆地偷吻。他帮他的主人踏出浴池,把他包裹在温暖的毛巾里,完全擦干,然后护送他回到卧室。

  Skinner要求他的奴隶从头到脚彻底地装扮他,Mulder愉快的将那些紧绷的皮裤套在他主人的腿上。梳理好他主人脑后微少的毛发,然后他跪在他主人身边,沉默地等待,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去冲个澡,然后到游戏室来见我。我想要……」Skinner停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装饰你。」他低声说,「而且,Fox?」

  Mulder在门口回过头。

  「你将被标记。」Skinner告诉他。

  Mulder感觉到他的胃在不安的跳动,但是他仍然点点头,安静地退了出去。

  当他回到他的房间后,他在镜子中检视自己。他的早训练是轻松的,而且这个星期他已经经历过了惩罚,他屁股上的标记很清楚的表明——Skinner的技巧熟练的足以给他相当严厉的惩罚而不留下太多的证据。几天前他接受的那些标记,现在几乎已经完全褪掉了。

  Mulder颤抖着。被标记的想法让他兴奋,但事实上它是非常痛苦的。他知道他没有选择。

  他去淋了个浴,彻底地,由内到外的清洗好自己,然后到游戏室去将自己呈现给他的主人。

  Skinner已经在等他了,一条又长又细的藤条挂在他的皮带上。
  Mulder的胃在晃动。

  「最重要的事最先做。」Skinner打开柜子,拿出某样叮当做响的东西。

  Mulder好奇的抬起头。

  「我喜欢随时随地都能听见我的奴隶在哪里,而且,虽然我是想要展示你的裸体,不过略微装饰一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Skinner咧着嘴笑着接近他的奴隶。「所以……今天晚上,你将是这个房子里最漂亮的奴隶……和这个铃铛一起。」他叽笑着自己所说的话。

  Mulder在无言的恐惧中张大了嘴。他惊恐的看着Skinner将一副小小的,金色的铃铛系在他的乳环上。

  「起来,嗯,跳跃,男孩。」Skinner命令道。

  Mulder反抗地跪在那里。

  Skinner挑起一条眉毛。「我想我已经给你下了一个命令。」他的主人口气危险地告诉他。

  Mulder努力想要退进他的服从状态中,但是很困难,他知道只要他的肌肉稍微动一下,

  他的乳头就会响起来。

  Skinner不祥的提起了藤条,Mulder抬起他的脚,当这个铃铛响起时,他的脸上充满了困窘和愤怒。

  「主人,请……」他低声说,「不要让我戴这个。」

  「为什么不?我喜欢它们。它们很漂亮。」Skinner把藤条的末梢放在其中一个铃铛下

  轻敲,让它发出轻快的叮当声。

  「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淫贱的妖精,或者是一个圣诞节的装饰品。」Mulder愤愤不平地报怨。

  「那很好啊,我喜欢。现在,我想我已经我告诉过你让你跳了。」Skinner坚持道。

  Mulder射给他一记纯粹的,充满怨恨的眼光。

  Skinner把自己拉拔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奴隶。
  Mulder和他的主人剑拔弩张的对峙了很久,然后,慢慢的,勉强的,后退了。

  「我讨厌这样,主人。」当他试图遵照指示跳跃时,他低声说。

  「我为什么要关心这个?」Skinner危险地问。

  「主人说过,如果我有任何的痛苦都可以告诉你。」他提醒Skinner。
  「铃铛挂在你的乳环上,你会有什么痛苦?」Skinner问。

  Mulder张开嘴想要争论,但是,又闭了起来。

  「真正的痛苦是不同的。让自己服从你主人的意愿,即使你讨厌他对你的要求。」Skinner告诉他,「不要搞混了。要记住那个哭喊『狼来了』的男孩的故事。」

  Mulder阴郁地点点头。

  「到这来。」Skinner把他拉到柜子前,让他从镜子里看自己的样子。这金铃很轻,恰

  到好处地挂在他的乳环上,但是,至少在Mulder看来它们很可笑。
  Skinner站在他身后,轻轻地拨弄他的乳头,用一种蛛丝般轻飘的触摸,他注意到了它们仍然处于愈合的过程中。

  「等它们痊愈后,我们要和它们一起玩一些有趣的游戏。它们可以承受很多的拖拽。」

  他用自己的脸颊磨蹭他奴隶的脸颊。「我还有比这些小铃铛更有趣的装饰品。我现在只能用这最轻量级的,但是你知道吗?这里可以承受很大的重量。拖拽可以是非常……色情的。疼痛,但是充满了感觉。」他轻轻地拧了下Mulder右边的乳头,让他的奴隶猛喘。「现在,我有了你足够的不服从的证据,男孩。我认为是时候提醒你是谁在负责了。当你今天晚上参加聚会时,你将戴着象征我的所有权标记的环,以及我的藤条在你的屁股上留下的印记。」

  Mulder感觉到藤条的柄推进到他的双股间。

  Skinner的胳膊越过Mulder的胸,将他紧锢在手臂中。「你属于谁?」Skinner问。

  Mulder看着镜子里的他们。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般配。Skinner只比他高一点,他光秃的头顶和Mulder浓密的头发正好消除了那一点差距。他主人的胸膛宽阔的足以拥抱住他奴隶赤裸的身躯。Skinner的黑衣服是那么的光滑而邪恶,和Mulder苍白的肉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的影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理想——Skinner那么像一个主人,而Mulder那么像一个奴隶。他想要永远记住这一刻,把它烙印在他的记忆里。

  「你,主人。」他回答,「我属于你。」

  「我能对你做什么?」Skinner问,并用一支懒洋洋的手指轻弹铃铛,让它不停的发出响声。

  Mulder闭上眼睛,他的身体溶化在Skinner的怀抱中,「无论什么,只要你喜欢,主人。」

  他说,发出一声听天由命的叹息。

  「好。现在,我要标记你。」

  第八章:这是我的聚会,可我却想哭(四)

  Skinner拿出一个小皮革袋子,把它系在他奴隶的睾丸上。

  「去,到跨马边站好。」Mulder照着吩咐做了,他的胃纠结在一起。
  「请求我。」Skinner站在他面前。

  Mulder弯下膝盖,「请标记我,主人。」他请求道。

  Skinner把藤条放在他奴隶的鼻子底下,「亲吻藤条,Fox。」他命令。

  Mulder做了,他的嘴唇干燥。藤条又细又长,看起来相当邪恶。
  「这根藤条是在特殊场合用的,所以你以前没有见过。」Skinner告诉他。「我发现用它来做标记的效果出奇的好。它会给你带来一些让你无法置信的刺痛,但它画出来的线条非常完美。」

  Mulder没有从这项告知里感觉到任何的振奋。

  「趴在跨马上。」Skinner命令。

  Mulder照着命令做了,他的心脏不安地敲打着他的胸膛。

  「把这当成是一种特殊的场合,当成是我们想让我们的客人见识你的屈服程度,标记将是特别严格的。这多少会引起你的疼痛,Fox,但是,这可以提醒你和我们的客人,你是我的所有物,而且要屈从于我的一切狂想。理解吗?」
  Mulder不知道理解或不理解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区别,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为第一次的打击做好准备。

  「腿再分开一些,奴隶。」Skinner把藤条伸到他的两腿间,让Mulder把腿再张大一点。

  「抬起你的屁股,让我能用我的藤条亲吻它。今晚,我想要确保我的目标特别明显。我要在你身上留下一些平行的线条,让我们的客人都称赞我的技巧。每个标记都将是非常清楚的,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干净俐落地击中我的目标。你要确保不让自己移动。」

  「是,主人。」Mulder说,他在自己的声音听出了那么一丝哀鸣的味道。

  Skinner把藤条放在Mulder的屁股上,放了很久,然后它被移开了。

  Mulder听见了一个嗖嗖的声音,紧接着藤条在他的屁股上着陆,留下了一条疼痛的斑纹。

  「Ohshit。」他站了起来,有片刻的时间在周围不停地跳跃,并伸手想去安抚受创的部位。在他的手到达那里之前,Skinner把他制止住了。
  「别碰我的手艺。」Skinner说,「我不认为它除了刺痛以外还会对你造成别的伤害。」他把一只大手放在Mulder的肩膀上,把他推了回去。
  Mulder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他的主人没有说谎,他说这藤条会带来刺痛,它和他以前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绝不一样。

  「为了下一个,准备好。」Skinner告诉他。

  Mulder张开腿,他的膝盖摇晃着,Skinner安抚他的后背,让他镇静。「屁股再抬起来一点,好的。」

  Mulder再次感觉到这藤条放在了他的屁股上,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Skinner的手停止了爱抚,转而放在他的背上,把他紧紧地压在跨马上,让他不能移动。

  第二下打击落在了稍下一点的部位,Mulder大叫一声,在Skinner的手底下挣扎扭动。

  不知为什么,吼叫能让他暂时忘记藤条所带来的那种令人惊骇的刺痛。
  「我们才刚刚开始。」Skinner警告,再一次制服他的奴隶,让他无法后退。

  Mulder的心沉了下去。

  上一次他被标记的时候,他的主人只打了他三下,而且上次使用的甚至不是这种特别具有威胁性的工具。

  Mulder震惊于他还要忍耐那么久。他确信用这根藤条他连三下都受不了,更别说更多的了。

  Skinner笑了,然后再次安抚他的后背,「你将要接受超过三下,Fox。我想六下的效果会正好,就像是,嗯,比较传统的,而我就是那种传统型的主人。屁股抬起来。」他用藤条拍打着Mulder的屁股,在他的奴隶反应过来之前,又一次打击亲吻在他的屁股上,再次留下了一条火辣辣的红线。
  「不要再继续了,主人,求你,我没办法再承受了。」Mulder呜咽地哀求,再次试图抚摸他屁股上的刺痛,并且再次发现被Skinner的手挡住了去路。他在挫败中呻吟。

  Skinner把他拉起来,看着他的眼睛,「Fox,你能够承受更多。你能够承受多过三次。你将承受它,因为我要求你去承受它,而且,因为你想要在聚会里看到你的最佳状态。你将享受你的屁股得到的注意,我的,有着美丽条纹的小斑马!」Skinner咧开嘴笑着亲吻他奴隶的前额。「现在,趴好,Fox,到我完成之前,我不希望你再起来。知道吗?」

  「是的,主人。」Mulder咕哝着抬起头希望得到一个吻。

  Skinner笑了,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颊。「等我们完成后,你就能得到奖励,奴隶。」他告诉他。

  Mulder咬住嘴唇,勉强趴回跨马上。他张开腿,并在Skinner吩咐他之前,将屁股撅起来。

  他感觉到是这样的暴露,他的屁股等待着接受来自他主人的藤条的标记。他的一部分想要从这种疼痛中逃开,但是他的本能把他留在了这里。他看见自己,裸体的躺在他主人的藤条下,被标记成他主人的所有物,他的阴茎跳动着想要得到关注。

  接下来的这次击打深深地刺入他的肉体,让他再次的惊叫,但是他没有移动,而是把他的屁股摆在原处等着接受下一次的打击,下一次来自于藤条的激烈爱抚。
  最后的刺痛紧接着来到了,Mulder发出一声绝对的疼痛的哭泣,泪水盈满他的眼眶。

  「这就是全部,男孩。」Skinner帮他站了起来,Mulder摇摇晃晃地扶着他保持平衡。立刻,他被拥入了一双可靠而强壮的臂膀中。Skinner抬起他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做得好,小奴隶。我是这么为你感到骄傲。我知道这很不容易。疼痛很快就会过去,别摸。」Skinner又把Mulder的手打离他屁股上的痛处,并把它们抓在他的大手中,固定在他奴隶的身后。
  他低下头,用他的嘴分开他奴隶的嘴,和Mulder紧紧地贴在一起,用充满热情的力量掠夺他的奴隶。Mulder溶化在那强壮的胸膛里,被他主人的吻所征服,爱它,为它失去了自己。

  接着,Skinner把他推到镜子前,「看,你是多么的美丽。这就是我们的客人将会看见的你。」

  Mulder越过他的肩膀看见自己的臀,发出一声吃惊的喘息。Skinner的标记保持着均匀的间隔,以完美的精度烙印在他的肉体上。六条清晰而明显的印记凸起在他的屁股上,它们每一个的长度都相同。Skinner没有犯一般新手「包裹」的错误,藤条的末梢在他的大腿股处收住,标记停留在他的屁股边缘,所有的线条都保持着完美的平行。

  Mulder被震住了。他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能用藤条做出比这更精确的工作。

  「谢谢我。」Skinner提醒他。

  Mulder跪下来,亲吻他主人的脚,然后又亲吻他伸过来的藤条,当他的唇碰触到这根可

  恨的尖锐木头时,不禁有些微微的颤抖。他希望这不是他主人会经常在他身上使用的工具。

  「现在,在我们的客人抵达前,我想做一个小时的沉默思考会使你做的更好。」Skinner把Mulder推到窗户上。「我认为,像这样的臀应该被展示。」Skinner咧着嘴笑着说,并熟练地拍打Mulder酸痛的后臀,让他的奴隶痛叫。

  这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不久,Mulder感觉到他主人的呼吸落在了他的颈背上,他的手放在他的手臂上温柔地抚摸。「时间到了,Fox。我们的客人即将抵达了。你怎么样?」Skinner把他转过来面对着他。

  Mulder颤抖地看着那双暗黑的眼睛。「我宁愿到外面去追击异形,或者是被踩在大脚下,主人。」他垮着一张脸承认。

  Skinner笑了,「你会做的很好的。」他坚定地说,「只要你在整个期间都把你的眼睛放在我的身上,或者是地板上。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宝贝。我这一整个星期都在训练你。你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你过去的tops将认不出你了。」他亲吻Mulder的前额,然后拉起系在他的乳环链上的皮带。「跟着我。」他命令道。

  Mulder立刻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主人身后。仅仅几天的时间,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本能,一种在他的灵魂里根深蒂固的东西。

  Skinner的臀漂亮的包裹在紧绷的黑皮裤中,两个结实的地球仪在布料里动作,好像是成熟的水果,带给他勇气。Mulder感觉到他的阴茎对他所看到的情景起了反应。他抵抗着想要去抓住他主人屁股的冲动,咬紧牙关。在他跟随行走的时候,更应该要注意的是怎样才不会出错。

  楼上的休息室已经为他们的客人准备好了,有花生,法国饼干,咖啡桌上还有各式各样的零嘴和一大堆的水果。「主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准备几个房间?」Mulder问。

  Skinner瞥了他一眼,「Fox,你现在是处于深服从状态。除非我跟你说话,否则别再说话了。至于这些,把它们放在哪就是哪。稍后我还要用到它们。」

  Mulder低下头,注视着地板,试图重新找回他以前曾经在深服从状态中体验到的那种平静,甚至更努力地想要去忽视他在胸膛里快速敲打的心脏。
  这小小的,狭长的厨房已经变成了一个摆满饮料和玻璃杯的酒吧。Mulder已经被告知当他们的客人抵达时,他要首先用他们选择的饮料招待他们。
  这时,门铃响了,Mulder的心疯狂地跳动。他抬起头,只想要从这个门里逃开。

  第八章:这是我的聚会,可我却想哭(五)

  Skinner把一只手放在他的头上,按下去,让他重新看着地板,「要记住你是谁,以及你是什么,奴隶。」他用低沉而性感的声音申斥道。

  Mulder的心脏狂跳,同时,他的阴茎也如流星火焰般暴涨起来。
  Skinner打开门,迎进了一个人——Mulder不知道那是谁,他的眼睛正看着下面。

  他的主人转过身,递给他两件大衣,他急忙跑到卧室去把它们放好。

  他把牵引带叼在嘴里,行走的时候,刻意忽略掉那讨厌的铃铛所发出的叮当声。

  然后他又回到Skinner身边,被告知要去准备什么饮料。当他按照指示取回饮料后,就

  屈膝跪在他们的客人面前,并将装有饮料的托盘举起来。

  「Hmmm,非常出色。」一个人评价道。

  Mulder认出那是JMLucas的声音,他是DC最高级的top之一。他从来没和这个男人玩过,尽管他知道他很棒,而且也曾在一些聚会上和他说过话。最终也是Lucas帮他安排了和Skinner的会面。

  Mulder松了口气,他和Lucas没有过去,他只和女人玩。

  「我喜欢你装饰他的方式。」Lucas笑着说,「有时,我也该和我的sub做一些类似的事。」

  「站起来,Fox,向他们展示你的标记。」Skinner命令道。
  Mulder服从了,当他抬起脚转过身时,身体有些微微的晃动。

  Skinner的手指轻轻拂过他背后的装饰,将它展示给他们的客人。
  Mulder保持着静止,甚至连大气都没有出一口。

  「非常好!」Lucas吹了声口哨,「你的水平比以前更高了,Walter!」

  「谢谢。这是一种乐趣。」Skinner对着Mulder露齿而笑,亲了亲他奴隶的头顶,然后

  弹了下手指。

  Mulder立刻以服从的姿势在他主人的身边跪下,低头,挺肩。

  「服从的优秀程度。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Lucas低语,「这全部都是你在一个星

  期里完成的吗,Walter?我是说,这个男孩是很难教的。「

  「很清楚不是。」Skinner怜爱的轻拍Mulder的头,「我并不会说它很容易,但是只要有耐心和有益的训练,我们就能做到。不是吗,Fox?」
  Mulder抬起头,「是的,主人。」他说,然后又低下头。

  「令人惊讶。」Lucas沉默了,很明显,他被震惊住了,「我很高兴你决定举办一次聚会,

  Walter。你的聚会总是富有传奇色彩,这多半是因为它们很罕见。你有……那么令人惊讶的游戏室,我希望你能在稍后为我们做一次示范。「

  「当然。」Skinner笑着说,然后啜了一口他的奴隶为他准备的果汁。
  其他的客人也很快抵达了,一个接着一个,等到8:30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Mulder猜大概没有人敢在Skinner的聚会上迟到。

  在客人里他认出了几个他以前的tops,但是他的主人把他指使得团团转,让他根本就没空去担心他们。

  大家都穿着适合这种场合的服装,各式各样,千姿百态——有橡胶的,有PVC的。有的人装扮成荡妇,处女,也有的人装扮成严厉的主人,和女王,甚至还有易装的。简而言之,服装的种类繁多,所有的人都装扮齐全,这也就更加凸显了Mulder——只有他一个人是裸体的,显得是那么的突出。

  当所有人手上都有了饮料后,Skinner拍了拍手让大家安静。这时,Mulder的胃部感到一阵忧虑,但是在同时他又感觉到了惊人的活跃和警惕,他全神贯注的注意着他主人每一个细微的命令,和每一个小小的爱抚。

  「欢迎,朋友们。」Skinner说,「我举办这次聚会的目的是为了介绍我的新奴隶给你们,并且展示他来给你们欣赏。我为了今晚一直在努力地训练他,所以我希望你们也能很高兴看

  到他。我告诉过你们不要去触摸他,我知道你们会尊重我的决定。Fox,站起来。「

  Skinner将牵引带从他奴隶的嘴里取出,然后把他拉到房间的中间,「大家看!」

  观众里传出一阵赞赏的低语。

  Mulder闭上眼睛,脸上泛起红晕。他站在这里,无遮无掩,被锁住,被细看,这是如此的……羞辱。

  「就象你们所看到的,我穿透了他,而且用我的所有权标记装饰了他。他的脖子上戴着我的徽章。」Skinner用手指描绘着Mulder颈上的金颈环,「他为了他的主人被包装了起来。」Skinner笑着说,他的手指触摸着金阴茎环。

  Mulder的阴茎自发地跳跃。

  观众们笑了,「看起来就象是对他主人的触摸做出响应!」有人喊道。
  「当然。我告诉过你们他被训练的很好。」Skinner回答,并发出低沉的笑声,「他接受

  了我的所有权的标记,因为他是我的所有物。Fox和我交换了契约。「他镇重地告诉观众们。

  一阵窃窃私语,人们在消化这句话的涵意。

  「他是我的奴隶,我是他的主人。他属于我,身体,心灵,头脑和灵魂。是不是这样,

  Fox?「Skinner问他。

  Mulder舔了舔嘴唇,他的嘴突然变的非常干燥,「是的,主人。」他设法让自已低声说

  出这句话。

  「大声一点,Fox,他们可能听不见你说的,而我不希望他们对此有任何的误解。」Skinner告诉他。

  「是的,主人。我是你的。我属于你。」Mulder回答。然后,一阵冲动,他跪在Skinner的脚下,亲吻他光亮的皮鞋。

  寂静,然后Mulder听见了一片衷心的赞叹声,至少是一片「awww」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