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操翻学姐


我在一座南方城市上大学,一个文科学院,男生女生比例逆天了……想必你们懂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水土问题,本地产的妹子质量特别差,用不太恰当的话来形容,简直跟雌性(淫色淫色4567Q.C0M)类人猿似的……

  长得丑真的不是她们的错,长得丑还出来吓人也不是她们的错——毕竟,人家也得出来接受高等教育不是?但有很多本地女生,明明是巫婆,非要自以为公主……狂吐。看来有些女生的智商真的是硬伤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班上数的过来的几个男生还都单着,我们可不想在数量多质量差的恐龙大军中选一个,虽然在这地方上了几年学,我们的审美眼光并没有下降。宁可当吊丝,也不能被人说瞎了氪金狗眼,对吧。

  琪学姐是本院女生中的特例。

  琪学姐是研究生,我们大学的校花级人物,北方人,相貌却像江南女子,虽然身材是太平公主,但从里到外透着一股灵秀。据说,计算机学院暗恋她的吊丝有一个加强营,只是她特别喜欢玩弄男生于股掌,所以我对她的印象算是越来越差……有传闻,她换男朋友比换牙刷还勤快;她最快记录是和一个男生谈了两天恋爱;她还和学院的一个老师不清不楚。

  我和她的初识纯属偶然。有一天,研究生和本科生一起上课。因为研究生都认识老师,所以都坐前排,而本科生普遍躲在后边。那天我忘了带眼镜,只好坐到前排。上课时,一个女研究生隔着两个空座,坐在我旁边,还偶尔地冲我嫣然一笑。我在这个距离上根本看不清她的长相,而且本来就不认识她,于是漠然的看了她两眼,继续听课。

  那堂课后,我火了,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淡定哥」,我解释说只不过没戴眼镜看不清楚而已,但没人相信我。

  又一次和研究生一起上课,琪学姐主动走到我身边,鄙夷地看着我:「你小子,还行。」我对她一向没好感,就回敬了一句:「不是所有的男生都甘愿拜倒在你的蕾丝裙下,你把男生都想得太笨了。」她哼了一声,走了。

  那堂课后,我又火了,成为了「敢向校花挑衅的吊丝」……囧后来经常在图书馆、教学楼、学院楼碰到琪学姐,我每次都恭恭敬敬地摘掉太阳帽(这城市在热带,太阳毒得很)之后三鞠躬,然后问好,她每次都会哼一声。别人听到这桥段,都笑死了,他们也知道,脱帽三鞠躬是遗体告别的礼仪……我知道,吵嘴的话,我不是对手,而且把她当作女神的男生们会把我撕碎,所以我只好用最恭敬的礼仪来嘲讽她

  接下来的一次见面就很搞笑了。不知为什么,这里的西瓜都是椭圆形,没有家乡那些正圆的,所以普通水果刀切西瓜特别不方便。有一天晚上,室友买了个大西瓜,但瓜贩子只给切了一刀。于是我就去学校外边的城中村买了一把长长的砍刀回寝室用来分西瓜,这里虽然不是帝都,买刀不用身份证,但我也不敢举着把砍刀在路上招摇过市,所以放到双肩包里了。

  路过城中村的一条小巷,里边忽然冲出来了一个人,我连忙闪到一边把路让开。结果那个人见到我,抓住我的手:「师弟,帮帮我,那边有人骚扰我。」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琪学姐,她头发有点凌乱,衬衣的扣子也掉了几个。如果是在校园里,有人敢对琪学姐这么放肆,恐怕早就被肢解了,但在这城中村,情况两样。我从来不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要是为了这个一点好感都没有的人挨上几刀,医药费就赔大发了。

  我还在犹豫,三个混混就追上了。他们看到我,打开手里的小刀:「衰仔,丢你老母!」我一听,脑袋瞬间就发热了,中学时我曾经把同学打进医院,况且在这里上学,我极端鄙视一些本地男人,一个个长相畸形,像猴子一样又瘦又小,明明是SB还自以为NB,所以我对同学说过:「骂我可以,用粤语骂我,等死吧你!」我把背包放下,抽出那把砍刀,指着眼前的人说:「你们三个狗娘养的杂碎,老子还没动手,你们就先找死了?收拾不了你们这几个杂种,老子把名字倒着写!

  我说到三,你们三个一起上,别让我看不起!「我刚数到一,那三个SB都跑了。

  我面无表情地把刀收进包里,感觉脑袋也不那么热了,刚才真动手的话,我肯定先把那三个杂碎砍死再说,其余的,顾不上。惊魂未定的琪学姐解释说她外出实习,下班晚了blabla一堆,我根本没兴趣,因为这些与我何关?既然琪学姐在城中村租了房,我就送她回家,然后自己回寝室。我要求她隐瞒今天的事情,因为当了这么多年好学生,我都忘了自己曾经是那个人见人怕、父母哭、老师愁的小霸王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忆那段经历。

  到了租住地,她请我进去,我不愿,她就说我嫌她,还威胁我说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我心想好人真TMD 难当,于是进进去了。屋子不大,但挺温馨的。

  琪学姐就请我坐下,给我倒了杯水她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琪学姐穿着睡衣坐在我旁边,我连忙起身告辞。她轻蔑地看看我:

  「哎呦喂,勇斗歹徒的英雄这么怕我这个弱女子?」因为这里只有两个人,我也索性(淫色淫色4567Q.C0M)实话实说:「我不希望自己做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琪学姐笑笑:「你是处男么?」我脑袋一下大了:「你怎么能问这种问题?」她继续笑着问:「不是了吧?」我恼了:「我一来没谈过恋爱,二来洁身自好,你说我是不是。你是处女吗?」她支支吾吾,我立刻就知道答案了。琪学姐凑到我耳边说:「今晚多谢你了,留下来陪我好么?」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时候装傻就太不厚道了。我慢慢脱掉上衣,她则解开了我的腰带。「我用嘴帮你吧?」琪学姐问。我连忙摇头,我始终对吹箫有种恐惧,要是对方咬下来,那岂不是断子绝孙了……我把琪学姐抱起来,放到床上,她推开我:「你会么?」我想了一下,说:

  「应该会吧,如果日本的爱情动作片没有误人子弟的话。」她妩媚地一笑:「你这小坏蛋,看着一般正经,没想到也会看这个。」我没回答,轻抚她的平胸:

  「我给你揉揉,好让他长大一些。」她轻轻喘息,我凑过去,攫取她的舌头,一边搅动一边用手继续刺激她的乳头。过了五分钟,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衣,摸了一下下边,有点湿了,于是起身,冲着不知所措的琪学姐一指旁边的衣服:「你穿上职业套装和高跟鞋吧,不然我提不起兴致。」琪学姐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站起身,慢慢穿上衬衣短裙丝袜和高跟鞋。我从背后扶着她的肩膀,让她支撑在窗框上,撕烂她的丝袜,露出黑色的小内裤,抓起自己的肉棒,贴在她小屄的入口处轻轻摩擦,并不急着插入。

  等到琪学姐的注意力有所分散,我把肉棒使劲戳了进去。她呀地叫了一声,回过头来幽怨地看着我:「小坏蛋,动作这么粗鲁,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我感觉到琪学姐的阴道好紧,里边的肌肉不断收缩着,看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连忙屏住呼吸,压制住射出来的冲动。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回复平静了,于是扶着她的美胯开始有节奏地抽插,由于还没多少爱液的润滑,所以在琪学姐的小屄里进出有点困难。我在她耳边轻问:「怎么样,感觉如何?」琪学姐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律动着,她回过头,瞪了我一眼:「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我握着她纤细的小腿,把她的右腿托起,看着她右脚上乳白色的高跟鞋随着我的抽送在空中摆动,不由得更加兴奋,于是加大力度,每次都将肉棒往外抽到她阴道的入口处,再深深插入。琪学姐也随着我的进攻,一声声叫着。

  插了一会儿,我把琪学姐抱起来,放到书桌上,拉着她的腿,让她微微翘起的臀部靠在桌子边缘,把肉棒对准她的小屄,一刺到底。她又是一声惊呼。我把她细长的美腿架在肩上,快速抽动,每次都深入她的花心深处,双手也没闲着,继续刺激她小巧的乳头。随着我的进进出出,琪学姐的小屄里不断涌出白浆。我用手指蘸了一点爱液,放肆地抹到她洁白如玉的瓜子脸上,问:「这是什么?」她娇喘连连:「小坏蛋,还,还欺负我……」我看她脸上一副欲拒还迎的神情,秀美的长发拂乱着,不由得又和她口舌纠结在一起。吻完了,我问:「我亲爱的学姐,你在做什么呢?」她瞪了我一眼:「讨厌!」我抓住她的脚踝,讲她的黑丝美腿分开成大字:「你不说,看我怎么罚你。」说完腰间加快挺动,直插的她白浆直流。琪学姐连忙讨饶:「我,我在和师弟,性(淫色淫色4567Q.C0M),性(淫色淫色4567Q.C0M)交……」听到琪学姐的告饶,我让她两条玉臂勾住我的脖子,托着她的腿弯,把她整个抱了起来。她全身重量压下来,让我的肉棒深深插入了她的小屄。琪学姐紧紧抱着我,一动不动,阴道里的嫩肉不断收缩。我舔了一下她的耳垂,说:「你的味道好极了。」琪学姐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双手搂着她的纤腰,把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猛烈地压向肉棒,肉体交合的啪啪声与琪学姐的叫床声混合在一起,在屋子里响着。「快说,你是骚货。」我命令。她一边呻吟一边说:

  「你,你唔,太过分了,唔。」我见琪学姐不配合,把她放下来,让她双手支撑在地上,捏着她浑圆的屁股,再次加快节奏,看着肉棒在她的小屄里进进出出,她大叫着:「诶,不行了,我,我,不行了。你快停下……」我又命令:「说,你是骚货。」琪学姐的长发随着我的抽送摆动着,身上有了一层细腻的汗珠,口中混合着吟吟啊啊的呻吟:「我,唔,我是,骚货,唔唔……」看到琪学姐完全屈服了,我又把她放到书桌上,自己也蹲在书桌上,用肉棒从上往下对准她的小屄猛烈地穿刺,让琪学姐口中继续发出销魂的叫声。我一边穿刺,一边用手使劲揉搓她的小乳房。她媚眼如丝:「唔,你,你还说是处,处男,你真会玩,唔,玩女人……」我轻轻在琪学姐耳边说:「学姐,这可是你勾引我的,我只好像现在这样,把你操翻……」「你好坏,欺负我了,还,还这么说我……」我让琪学姐侧着趴在书桌上,把她的左腿扛在肩膀上,又照着她的小屄里抽插,一只手照着她的臀部上掐了一下。「啊!」琪学姐一声大叫,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把她反过来,又拉到书桌边缘,肉棒对准她的小屄,又插了进去。

  由于有爱液的充分润滑,所以这次刺激不是很强。我就把她的两条美腿合在一起,抱着这两条黑丝长腿使劲冲击,直插的她娇喘连连:「啊,啊,不行了,快把我的腿放下,受不了了……」我摸着两条美腿,听着销魂蚀骨的呻吟,看着琪学姐脚上洁白别致的高跟鞋,感受肉棒上带来的丝丝快感,自然不可能停下:

  「学姐,可以射进去吧?」琪学姐狂热中偶然回复一起理智,连忙说:「不,不要,不可以……」我点点头,加快了抽插速率,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小屄随着我的进出收缩着,当我速度达到顶点时,她的蜜穴流淌出大量白浆,同时伸手推我。

  我连忙紧紧抱住她的纤腰,大叫一声把精液全部射入琪学姐小屄的深处……完事后,我拿着纸巾帮琪学姐擦拭小屄,她再次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要是怀孕了,你要陪我去打掉。」我点点头,问:「为什么这样做?」她叹了一口气:

  「你越是不理我,我越想征服你。」我摇摇头:「我真的是处男,这些都是从教学片里学的。这样吧,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等到我哪天逆袭了,你来找我,我会负责任。」琪学姐点点头,我们就抱着睡着了。

  从那以后,我也没有再碰过琪学姐,现在她已经在美国了,而我的逆袭还遥遥无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