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654


               第二十章

  我左手搂着可馨的柔肩,右手伸入她的睡衣里面,在她的小腹上爱抚着,不知怎么着就想到了小影,她们母女俩的肌肤都十分的细腻,相比之下,小影的肌肤比可馨更有弹性,充满了青春少女的活力;而可馨的肌肤则更加柔滑,富有迷人女性的娇媚。可馨享受着我的爱抚,这个风韵十足的美人,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少女一样的娇羞无比,低着头任我抚摸。

  我解开可馨睡衣的腰带,右手从小腹一路向上,登上了那诱人的乳房,感觉依然是那么地柔软,大美人的乳房是那么的圆润,丰满,有着完美弧线,就是躺着也一样的挺立。可馨被我轻柔地爱抚弄得娇喘连连,我再也等不急了,猛地低头将她俏立的乳头一口含住。

  「啊……爸爸……」可馨轻哼一声,妩媚的喊着我。我抬起头看着可馨,她现在是美目微闭,娇喘频频,我知道美人儿现在肯定是春潮泛滥了,于是我作怪的伸手在她腿间摸了一把,啊,果然已经是玉液横流了!受到我的大手侵袭,可馨不由得夹紧玉腿,将我的手也夹在里面了。我嘿嘿一笑道:「宝贝,爸爸要来啦,你可要仔细感觉哦。」可馨羞涩的点点头,她知道今天既期待又害怕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起身将我身上衣物除去,我的大肉棒早就已经高高翘起了,我翻身趴在可馨酥软的娇躯上,手里握住那刚好我能一手掌握的乳房,肉棒棒紧紧地贴在她的阴阜上缓缓的磨蹭着。可馨紧紧的抓住我按在她乳房上的双手,一边承受着我的挑逗,一边摇摆着纤腰配合着我粗大肉棒的磨蹭。

  「爸爸……给我……好爸爸……」可馨终于忍受不住,张开玉腿盘在我的腰上,纤细的小腰一下下的上挺,想要我马上满足她。我扶着肉棒,对准可馨已经张开的花穴,微微的往里抵进,俯身在可馨耳边深情地道:「馨儿,爸爸真的进去了,好不好?」

  「好……好爸爸……快一点……啊……爸爸的好大……」可馨泣声娇吟着,承受着我的推进带给她的痛楚和快感。我的感觉更强烈,可馨虽然已经结婚多年,而且又生了小影,但她的蜜穴依然如处女般紧致。我细心的慢慢地插进了她的小穴中,每当我往里深入一点,可馨就会颤抖一下,而且还伴随着狭窄阴道一阵阵紧缩。

  当我突破重重艰难终于抵达可馨的蜜穴最深处,肉棒上传来阴道嫩壁紧夹的巨大快感,幸亏我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不然刚一进入就丢盔弃甲那可糗大了。我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开始轻柔的摆动腰臀,可馨强忍胀痛,虽然和我已经有了好几次的交欢,但她仍然不太适应我的粗大。

  我伏在她娇柔的身上,低头吻住可馨的柔唇,挑逗她的香舌在两人嘴中缠绵,双手也用力地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柔软的乳肉在我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态。我轻轻的耸动着肉棒,在美人娇嫩的花穴中缓缓地进出着,当可馨的花穴逐渐适应了我的粗大,更多的淫液汩汩溢了来出,于是我慢慢地加快动作,缓缓的抽出,又缓缓的直插到底,虽然我的动作缓慢,但是力道十足,每一次插入都重重的顶到可馨的子宫。可馨的身子激烈的颤抖,我也渐渐无法控制自己心神了,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大龟头一下下狠狠的撞击着可馨的子宫口。

  「啊……爸……爸爸……太重了……轻点呀……啊……」可馨在我重击下开始求饶了,不过我可不敢听她的放慢抽插的速度,因为我知道她现在不是要轻点,只怕是叫我更加猛烈一些。可馨的蜜穴不断地加紧收缩着,像是一张灵活的小嘴在吮吸着我的肉棒,大量的淫液不断地被我的肉棒带出来,两人交接之处已经是一塌糊涂了。我大力的抽动,每一次都用力的插入,粗大的肉棒每一下都整根捣了进去,将可馨的子宫颈撞击得七歪八扭。

  可馨忘情的娇吟着,享受着我带给她的无尽快感。我一边卖力的操弄,一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体,我深情的在她耳边问道:「宝贝,快乐吗?」

  大美人呻吟着,娇滴滴的回答我:「好美……好爸爸……馨儿好快乐……啊……爸爸……真想就这样……被你搞死……」

  我笑着亲了她一下,豁然停止了动作,在可馨的哀怨声中拔出了巨大的阳具,看着一脸不满的大美人嘿嘿一笑道:「乖女儿,爸爸要你在上边。」然后就往边上一个翻身躺了下去,可馨虽然满脸娇羞,但她却迫不及待地爬起来跨蹲在我的腰际,她一手扶着我的玉杵,一手微微橕张开自己粉嫩的蜜穴,将我那比鸭蛋还大一圈的龟头对着自己的小穴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哦……爸爸好坏……啊……你的大棒棒好粗喔……啊……插的馨儿……好满……」

  感受到可馨炙热的小穴一点点容纳包裹住我的大肉棒,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肉棒,慢慢进入可馨那迷死人的紧致小穴里,这种视觉与触觉的双重刺激,让我也忍不住闷哼出来。可馨将我的整根肉棒全部吞进自己的小穴里,一刻不停的开始前后摆动像细腰,用自己的子宫颈死死的咬住我的龟头研磨着。

  一阵阵美妙的快感让我竟然有了射精的欲望,我咬牙哼道:「啊……小乖乖……你的小洞洞把我夹的好紧……喔……宝贝……爸爸的鸡巴大不大……喜不喜欢爸爸的大鸡巴……」

  「啊……爸爸……你的肉棒好粗……太棒了……啊……人家……美死了……女儿……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好胀……」可馨开始卖力的套弄着我的肉棒,嘴里什么淫词浪语都出来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可馨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缠绕住,而且还有一种将肉棒往子宫深处吸进去的节奏,这种强烈的快感,让我的肉棒膨胀的更加粗长。

  我紧咬牙关,奋力的抬动腰部迎合着可馨的套弄,嘴里更是淫秽的低吼着:「乖女儿……你的小屄屄太紧了……简直……比十几岁的小姑娘还紧……哦……爸爸好爽……好女儿……再快一点……啊……爸爸爱死你的小穴了……就是小影的小屄……估计都没有你的紧……」

  「啊……坏爸爸……大色狼……你怎么……把人家跟小影比……啊……坏爸爸……色爸爸……馨儿咬死你……大坏蛋……插了妈妈的穴穴……还……还不满意……还想人家的宝贝女儿……啊……好重……」可馨忘我的套弄着,白腻的肥臀死命的一次次狠狠的往我的肉棒坐下,我也配合地捧住她的纤腰,抬起屁股随着她的每一次坐下,将肉棒向上猛顶,那晶莹的淫液雨点般的飞散着。

  「啊……受不了……爸爸……快……用力干……啊……再深一点啊……用力……啊……好爸爸……干死馨儿吧……啊……」可馨紧闭着美目,脸上浮现出令人怜爱的淫荡表情,的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每次抬腰后都重重的坐到最底,让我巨大的肉棒能到她蜜穴的最深处。

  渐渐的可馨就像燃烧起来烈火一般疯狂起来,把个肥腻的圆臀飞速的耸动着,一头黑亮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小嘴里急促的娇喘不已,坚挺的一双乳房更随着身体上下乱摇,让我忍不住的一把抓住她跳动着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

  「啊……好美啊……好舒服……啊……爸爸……再重一点……啊……用力啊……啊……要死了……啊……人家要死了……啊……」可馨现在已经是香汗淋漓,套弄我肉棒的节奏越来越快,蜜穴也紧紧的夹住我的肉棒不断的扭动,雪白的臀部开始一阵阵悸动,阴道深处一阵阵抽搐,我知道这是她高潮的前兆,于是更是卖力的往上猛干。

  「啊……爸爸……女儿快来了……啊……用力干死我……受不了啦……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可馨再也禁不起我的猛顶,身体不住的颤抖,火热的小穴死死的咬住了我的大肉棒,达到高潮后的可馨精疲力尽的趴在我的身上喘着气,温暖湿热的小穴依然紧紧的包着我的肉棒。

  我抱着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的大美人,双手在她细腻的背臀处游走,感受着她光滑细致的肌肤,我温柔的爱抚她,没有再做进一步的动作,让她在高潮的余韵里细细的回味。可馨的娇喘许久才慢慢平息下来,等到她呼吸渐渐恢复正常,可馨一把揪住我的胸口,使劲的拧了一下,娇嗔道:「大色狼,你怎么把小影也说出来了,还得人家心都乱了。」

  我陪着笑,辩解道:「我不是看你开心嘛,也就那么随口一说,你呀,想多了。」

  「哼!」可馨不依不饶的揪着我的耳朵,羞恼的骂道:「就是无心说出来的,才是人的真意,你这个淫棍,内心居然还想打小影的主意,你这恶魔,你自己说,难道你真的对小影起了心思?」

  「呃!」我无可奈何的举手投降:「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算我说错了好不好,不过你还别说,小影那么可爱,谁见了不喜欢啊,可是我真的只是当她是女儿一样,别忘了小影比雯雯还小半岁呢,我怎么可能对小影动什么心思,在你心目中难道我就那么的糟糕吗?」

  可馨啐了一口,不屑道:「说得好听,你们男人都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行,我得好好的盯着你,别让哪天你这淫魔色心一起,真的把小影也祸害了。」

  「那好,既然你不信我,我发誓……」我举起右手道:「我要是主动对小影起了坏心,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唔……」

  可馨急急忙忙的捂住我的嘴,满脸笑容娇声道:「别瞎说,好啦好啦,人家信你了。」

  我一把搂住她,狠狠的吻住她的樱唇,可馨热情的回应着我,哪里知道我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那么,是小影主动的好吧,这可怪不得我啊!把对小影稚嫩幼体的欲望全都发泄在大美人身上,我接下来的欲火发泄到极致,将可馨翻来覆去的狠狠操干,直到她快要昏迷,我才淋漓尽致的在可馨体内喷射出来。

  当一切归于平静,可馨软软的爬起来,挣扎着要回到小影那边去,我不舍的问她:「宝贝,行不行呀,要不就别过去了。」

  可馨娇羞的啐了我一口,还是软绵绵的拖着无力的双腿回到自己屋,哪知道她刚刚轻手轻脚的躺下,身边小影突兀的声音响起:「哈,妈妈,你是去找爸爸了吧?」

  这一下把可馨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道:「没……不是,我……妈妈去上厕所了。」

  「嘻嘻……」小影人机灵的笑着:「妈妈,你就别骗我了,人家都听到啦!」
  「啊……」可馨这下无话可说了,好半响才吃吃道:「小影,你、别怪妈妈,对不起,妈妈、真的很喜欢雯雯爸爸,宝贝,妈妈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妈妈和你的爸爸,嗯、其实……」

  「我知道……」小影钻到可馨怀里,体贴的抱着可馨,一本正经的说:「妈妈,我知道你和爸爸离婚了,是不是?」

  可馨有点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傻傻的问:「小影,你、你怎么知道的?」
  「哎呀!」小影嘟着嘴道:「人家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其实我都知道,你和爸爸这两年都没在一起了,你们以为能蛮着我……哼……」

  可馨的眼泪霎时就下来了,她死死的抱着小影,哽咽着道:「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小影你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没办法的呀……呜……」

  小影懂事的轻拍可馨的后背,人小鬼大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妈妈,别哭,小影不怪你,小影知道,都是爸爸不好,其实……小影很早就知道你们不开心。妈妈,你喜欢雯雯的爸爸,小影一点也不怪你,爸爸确实很好呀,你喜欢爸爸,小影一点也没有不开心,连小影也喜欢他呢……嘻……妈妈,要不是人家还没长大,说不定要和妈妈一起抢爸爸哟……」

  「吓……」可馨忍住伤心,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你才多大?」
  小影在可馨怀里扭来扭去地娇嗔道:「人家哪里小了,妈妈,人家说真的呢,小影真的很喜欢爸爸呀……等小影长大了,小影也要追爸爸,看爸爸是喜欢妈妈,还是喜欢小影。」

  「啊……」这下轮到可馨目瞪口呆了,脑子里一片混沌,原来……自己才是和女儿抢男人的那个坏女人!这一宿可馨根本没怎么睡觉,脑子浑浑噩噩的只是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是我又哪里知道这些,第二天起来,我照样的找着机会就和可馨卿卿我我,但我很快就发现她的异常,很明显她有心事,可是我问她,可馨又不肯说为什么,搞得我也有点纳闷,还以为可馨仍然沉浸在离婚的哀伤里,自己也情绪低落起来。直到临近中午,可馨接到一个电话才有所改观,原来是小影的姥姥打来的电话,那边埋怨可馨:就是离婚了,也不能不回家呀,两老快一年没见着自己的外孙女了,难道还要孩子也跟着遭罪吗?

  我在一旁听了个大概,便突发奇想,赶紧提议道:「可馨,不如我送你们过去,其实,我也想见见两位老人家,怎么说我也算半个女婿了吧!」

  可馨便羞涩的笑了,她捏着拳头给了我一下:「好不要脸,哪呀就女婿了,你害不害臊啊你,就没见过你这么没脸没皮的人!」

  我一把抓住她的双手,转而对小影道:「宝贝,爸爸陪你和妈妈去姥姥家,好不好啊?」

  小影欢快的拍着手:「好呀好呀,爸爸你太好啦。」

  看着可馨脸上浮现出羞涩的笑容,我也稍稍安定一点,可是我哪里知道,可馨根本就不是为了离婚的事情伤心,她现在心里一心想的是小影的事情,不过看见我这么的热心,她哪里还有不高兴的呢?于是我们就开始收拾,我问可馨:「咱爸喝酒不?抽烟吗?」

  可馨白了我一眼道:「跟你一样,大烟枪,大酒鬼。」

  「呵呵。」我摸着鼻子,正好,我车上好烟好酒还有不少,估计能给新老丈人留个好映像,现在就只要把可馨的母亲拿下就行了,我又问:「那咱妈喜欢什么?她老人家身体怎么样?」

  可馨没好气道:「我妈什么都不喜欢,她身体也好得很,就不用你操心了。」
  嘿嘿,既然她这里打听不到情报,我就去找小影,问了小影的姥姥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小影乐不可支的和我一起探讨着姥姥的爱好,我大概心里就有底了,转身叫可馨自己收拾,我带着小影去买了好多东西,各种高档的营养品,好几套漂亮的广场舞的服装,又给两位老人买了两件上好的羽绒服,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礼品,都是捡好而贵的买,加上我车后面的名烟名酒,估计能一举拿下可馨的父母了!

  于是我们就出发去小影的姥姥家,一路上可馨绷着粉脸,故意装出很不情愿我一起去的样子,哈哈,其实我知道她现在心里美着呢!小影姥姥家在岳城市的郊区,约莫四五十公里的路程,现在车比较多,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这是下面一个乡镇,怎么说也是省会城市的周边,小镇建设的非常漂亮,绿化做的很不错,寒冬腊月的,路边花花草草还是不少的。

  一路上我也知道了个大概,可馨的父亲退休之前还是镇上一个小干部,她母亲以前是街道的办事员,如今两老都退了休,日子倒也清闲,只是家里就只可馨一个女儿,两位老人一年到头就盼着见见女儿和外孙女。这是一个小小的街道,与公路相隔不远,街上都是一栋栋三层四层的楼房,我自己也是乡下娃,知道这里的人们大都熟识,讲的就是一个脸面,我这新人头一次上门,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幸好这次和小影出来没有开那辆大众辉腾,而是开的梦雪给我买的专门装B用的进口奔驰s500,应该不会给可馨丢人了。

  可馨的父母就在门口等着,两位老人精神头还是很好的,头发都还是黑黑亮亮的,可馨的母亲一身枣红的羽绒服,老丈人则是一身黑色的毛呢大衣,给人感觉很清爽,看来可馨和小影的基因确实不错嘛。我下了车,先跟两位老人打了招呼,热情的寒暄一阵,然后我就去拿礼品,小影也过来帮忙,大包小包的提了好多。

  然后这时就有街坊邻居过来,我赶紧的放下东西,掏出烟来一一敬上,礼多人不怪嘛,大伙得了我的好烟,抽着就七嘴八舌的夸起来,可馨的母亲乐呵呵的吩咐老头把礼品拿进屋,老街道又不动声色的把街坊打发走,便招呼我们进屋。
  家里已经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我开了一瓶二十年的茅台,自来熟的和可馨的父亲就开始吹起来,这顿饭吃得是其乐融融,吃完饭,可馨和母亲收拾碗筷,我就和老头坐着聊天,看得出来我很合老头的胃口,政治、经济、文化、地理这些我都和老头聊得很愉快。不过等可馨的母亲出来,严苛的拷问便开始了,从我的父母开始,老妇人一一的打听我的各种情况,就是可馨都阻拦不了,我也笑着一一作答。

  最后还是可馨忍不住把她拉到厨房,气道:「妈……我都说了,他是我们学校的老板,人家是有家庭的,这次不过是顺便送我和小影回来,你这样叫我以后还怎么和人家共事啊?」

  老妇人连忙赔上笑脸道:「我这不是帮你问清楚嘛,女儿啊,妈妈怕你吃亏啊,你说你现在这样,我怕别人只是玩玩,现在的有钱人,都是一个德行,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小馨啊,不是妈妈多嘴,你自己也要长点心,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可馨的霎时眼圈就红了,泪水在眼角盈盈欲滴,她往母亲肩头一靠,哽噎道:「妈……是我不好,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你们二老操心。」

  老妇人也流下泪来,抱着女儿诉说:「小馨啊,妈妈知道你苦,可是妈妈怕呀,小影的爸爸是个白眼狼,可是这个大老板,谁知道打得什么主意?女儿啊,妈妈知道,你现在带着小影也不好找人,可那毕竟是个有家室的,总不能给人家做小吧,妈妈只希望你能找个老实本分的,安安稳稳的过这下半辈子就好。」
  母女俩在厨房抱头痛心,我在外边也坐如针毡,我很能明白可馨的父母此时的心情,或许我这次过来,本身就是个错误吧!我毕竟有自己的家庭,两位老人怎么可能同意可馨和我纠缠不清呢?我该怎么做呢?坐在沙发上,我一边应付着面前的老头,一边在心里自问。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