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uihui1983 
字数:12721


                相惜

  就在我为10。1马上要到了,天气凉下来,没法再勾引比利姆哥哥而苦恼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超级好的机会。

  9月29号的时候,比利姆哥哥对我说:「苏露,明天下午的课旷一下吧,我们出去玩。」

  我愣了一下:「你让我旷课?我可是好学生,从小到大没有逃过课呢,一次都没有逃过。」

  邢路笑眯眯的:「总是会有第一次的,大学和高中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掌握自我学习的技能。根据这段时间我的观察,你现在的能力,除了高数可能需要听讲,其他课你自学应该会比听课的效率更高。」

  我立刻点头答应了,不是因为比利姆哥哥的说教起了作用,而是他的第一句话:总是会有第一次的,我听到这句话之后,后面巴拉巴拉的那一堆,就全成了耳边风了。

  是的,总会有第一次的,不管比利姆哥哥多坚定,总会有机会的,总有机会做第一次的。

  我问比利姆哥哥去哪里玩,他笑着说:「你不是说你飞出阿尔泰山,来看外面的天高海阔么,我带你去三亚看海。」

  啊,去三亚看海,好啊好啊,看海就要游泳,游泳就要穿性感的泳衣,我不会游,比利姆哥哥就得教我,他教我的时候,就肯定要抱着我的腰什么的,然后呛了水还可以光明正大的抱他,抱他的时候,他上身还是赤裸的,就能很明显的感受到我的胸脯了。这确实是最好的勾引他的机会呢。咦,我怎么瞬息之间就想出了这么多办法,我是不是真的被哈依夏给带坏了呢?

  我快乐的打电话给哈依夏,告诉她比利姆哥哥要带我去三亚度假,我要去看大海了。哈依夏不屑地说:「有什么好炫耀的,我去上海外滩看过好几次了,一点都不好看。不过,笨丫头,比利姆真的只是把你当妹妹么?带你去三亚这可不是普通情侣做的事,好些人结婚蜜月才会去哦,那边的酒店超级贵的。」

  我想了想说:「应该不是,前几天真空穿衬衣勾引他都没用的,他可能就是钱太多了,对这种旅游不当回事了吧?」

  哈依夏也认同我的判断,然后建议我出去一定要住同一个房间,然后肯定会有机会的,我有些奇怪,肯定会住同一个房间啊,怎么可能花两份钱呢?

  然后我去问比利姆哥哥,旅途中定的是一个房间还是两个房间,比利姆居然说是两个大床房!我很愤怒:「那你自己去吧,我留在这里好好学习。」

  比利姆居然还问为什么,我很恼怒地说:「家里这样和住一个房间有什么区别,我有哪天锁过门么?想来的推开门就能进来,不想来的隔张床也不会上来,在家里都住在一起,为什么出去以后就要分开住?」

  比利姆叹了口气说他怕在一个房间里,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我心里暗想,就是要你控制不了自己。但是嘴上却一副不讲理的样子:「我不管,住两个房间我就不去了。」

  比利姆拗不过我,打电话给酒店改房间,我暗暗祈祷着,只剩大床房了,只剩大床房了。

  可是放假的时候,大床房远比双床房受欢迎,两个酒店都有双床房,哎,不完美。

  9。30号下午,我们并没有飞到三亚,而是飞到了一个叫做湛江的小城市。在首都机场,我第一次看到登机牌,新奇的打量着,很奇怪的问为什么要去湛江,比利姆哥哥有些悠然的说,我想那里了。

  他想念那里了,那里应该有什么他忘不掉的东西吧,是不是他和盘颖姐姐在那里发生过什么呢?我心里有点酸,不过第二天我就知道自己想太多了,这个吃货,他纯粹就是想那里的海鲜了。

  首都机场里,比利姆哥哥把我带到了一个休息室,休息室里有好吃的烧卖,还有虾饺还有各种零食和饮料,棕皮的沙发软软的好舒服。我记着比利姆哥哥的告诫,不能大声说那些没见识的话,我悄悄问他:「进这里面要多少钱?」心里暗想着,很贵的话,我就多吃些。

  比利姆哥哥轻轻摇了摇头:「免费的,我是国航的终身白金。」

  哦,终身白金,听着挺厉害的样子,我拿出手机来搜了一下:「比利姆哥哥,你居然飞了有100万公里的国航里程?」

  比利姆哥哥淡淡地说:「工作十年了,飞100万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他静静地说:「大学时候,我们就经常出远门,新疆西藏都飞过,攒了一些里程。毕业的那两年,我申请了多次往返的美国签证,她刚去没朋友不适应,我节假日或者休假的时候就经常飞过去看看她,陪她喝杯咖啡聊聊天。然后工作上又经常出差,很快飞成了白金卡。后来做了研发经理,还经常去德国开会或者培训,前年的时候变成了终身白金,这一两年,公司开始削减开支,思科的网真系统也确实做得好,开会培训基本都改成了视频会议,这才逐渐没什么出差了。」
  我的心突然的好紧,我呆呆的看着比利姆哥哥,原来他是那样的爱着盘颖姐姐。我知道我该庆幸,不是因为她的话,比利姆哥哥早就会有女朋友了,哪里还等得到我来北京上学。可是,我真的替比利姆哥哥难过,原来一个男人会爱一个女人爱到这种程度,每个节假日飞十几个小时过去,只为了怕她寂寞,然后陪她聊聊天之后再飞十几个小时回来。不知道盘颖姐姐怎么想的,如果是我,怎么都不可能放弃对我这么好的男人。

  我问比利姆哥哥:「那你后来为什么就没再去了呢?」

  他微微笑了一下:「因为她有了男朋友,我自然就不必再过去了。」

  我看着比利姆哥哥的微笑,觉得好心疼,连喝咖啡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一定很不舍吧。我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比利姆哥哥也有女朋友了,我是不是也就不能呆在他的身边了,不行,一定不能有那一天。

  第一次坐飞机,离开了地面之后,我觉得心里空空的,很紧张,飞机略微的一颠簸我就有些害怕,比利姆哥哥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我借机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不知为什么困意袭来,就这样静静的睡去了。

  到湛江的时候,已经很晚,没去任何地方直接住下了。我在飞机上睡足了,没有困意,拿出C语言的书,靠在床上开始看。比利姆哥哥却似乎是累了,居然很快就睡着了,我听到他细细的鼾声,有些郁闷,果然,隔一层墙和隔一张床没有任何区别,不想来的还是不会来。

  第二天早吃,在酒店吃完早餐,我期待的问比利姆哥哥:「今天我们去哪玩?」
  比利姆有些戏虐的看着我:「阿扎马特说过,你是萨乌尔草原上最美的明珠。」
  我嗯了一声,但是有些心虚:「其实也不一定,只是尔肯大哥写的歌传唱太远,所以大家都这么认为了。而且草原女孩长得比内地的差的太远,这边女孩的五官细致的多,我在北京总能看到比我漂亮的女孩,你那个小区里都有好几个。」
  是的,我现在根本不敢想最美的明珠之类的事情了,比利姆哥哥曾带我去国贸CBD之类的地方转过,在那里看到了好多好漂亮的女孩子,随便一个咖啡屋都能碰到两三个比我漂亮的,从那之后,我对自己的容貌就再也没那么强的信心了。

  比利姆哥哥点点头,带着笑意的问我:「那你知不知道中国最好的珍珠产自哪里?」

  我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明白过来:「就是这里?」

  比利姆哥哥又点了点头:「北海南珠,古时就是中国最好的珍珠,那时候主要产珠的徐闻县,隶属广西北海,现在划归广东湛江了,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最好的珍珠在这里。」

  那就是要给我买珍珠了么?我有些期待,被叫了那么长时间的明珠,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珍珠呢,阿妈脖子上挂的珠串,只是彩色石头做的。

  从酒店出来,比利姆哥哥打了辆车,说去海大珍珠,一路上好漂亮啊,各种我没有见过的热带植物还有留着长长的胡子的大榕树,把整个道路全都遮蔽成绿色。比利姆哥哥说这里是霞山区,是湛江的新城,建设的很漂亮,确实啊,不仅城市漂亮,名字也很好听呢,霞山,朝霞满山。

  到了比利姆哥哥说的海大珍珠了,他告诉这里是广东海洋大学的珍珠研究室办的,质量有保证。

  我快被玻璃柜台的各种各样的珍珠晃瞎了眼睛,原来珍珠也会有这么多颜色,白的、粉红的、淡黄的、金黄的、紫的、黑的,比利姆哥哥问我,阿妈会比较喜欢什么颜色,我想了一下,选出了一串淡黄颜色的。

  比利姆哥哥点点头,让服务员拿出来放在一边,然后继续看其他的,让我也给自己选些东西,我绕着一两百平的商店,一圈圈的看,都真好看啊。

  比利姆哥哥伸手招呼我过去,他手里拿着一个蛮精致的盒子,我看到了,是一个镶嵌的黑色珍珠吊坠,比利姆哥哥把吊坠拿出来在我脖颈上比了比,说:「不错,很漂亮,回去再配条项链就可以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黑色的珍珠,硕大,透着紫光,好诱人,不过好贵,10cm级别的要上千块钱了,比利姆看到我的表情,知道我在想什么,笑着让服务员包起来。我有些着急,在这种地方怎么能不砍价呢,我上去磨了半天,服务员也不肯把给阿妈买的那串珠链送我。

  比利姆哥哥过来打圆场,指着一串手链,说买二送一吧,服务员很痛快的答应了,我无奈的看着比利姆哥哥,心想:真的嫁给他的话,绝对不让他管账,明明应该是买吊坠和手串,让他们送项链的。我很无奈,指着柜台上的大包珍珠粉说,这个送我两包吧,服务员笑着同意了。

  比利姆哥哥却不干,结了帐又把珍珠粉还了回去,我以为他偷懒嫌重,抢着说:「没关系,我来背。」

  比利姆哥哥无奈的摇了摇头:「苏露,你买珍珠粉想干什么?」

  我有些奇怪:「敷脸啊。」服务员在旁边差了一句:「对,珍珠粉有嫩肤美白的效果。」

  比利姆哥哥没理她,看着我继续说:「你刚才看到说明了,珍珠成分百分之九十多是什么?」

  我回忆了一下:「碳酸钙。」

  比利姆哥哥继续说:「你初中学过,碳酸钙又叫什么?」

  我说:「石灰石。」啊,我明白了,我怎么会拿石灰往脸上抹呢,可是,我疑惑的问:「但是水浒传里就用珍珠来美容的啊,我记得安道全给宋江除脸上的字就是用的珍珠粉。」

  比利姆哥哥摇摇头:「很多传统上的东西很扯的,古代人没知识,看珍珠白亮就觉得能美白,看冰糖长得像冰就觉得能去火,但那东西和白砂糖的成分完全一样,看人参长得像个小人就觉得能续命,其实营养和药用成分不如白萝卜和三七,还有蜂蜜、虫草之类的全是愚昧的产物,你以后碰到这些,先去科学松鼠会网站上查一下吧。」

  又被说教了,哎,还是把我当小孩子呢。我过去帮服务员把东西包起来,服务员悄悄问我:「他是老师么?」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不这么回答,人家会以为我们两个神经病呢。

  给阿妈的珠链和我的吊坠都包好装起来了,手串我直接带上了,手串也很漂亮呢,一颗一颗也是珠圆玉润的,淡淡的泛着粉红色的光。一路上总是不自觉的看呀看的,好开心。然后在拐弯的时候,我又看手串又看比利姆哥哥的,结果撞到路灯柱子上了。

  我揉了揉头上被撞疼的地方,庆幸的说:「幸亏撞的是脑袋,不是珍珠。」
  听了这话,比利姆哥哥很无奈的在旁边唉的叹了口气。

  中午,比利姆哥哥带我去了一家菜馆吃饭,告诉我这是全国最好的白斩鸡,可是,我一口都吃不下,是生的,还带着血丝呢,哪里比得上家乡的大盘鸡好吃,还好其他的两样素菜的味道不错,要不来湛江第一顿正餐就得干吃白饭了,比利姆哥哥告诉我,中午多吃些,晚饭要九点之后才能吃到。

  吃完饭,比利姆哥哥带我去了一个叫湖光岩的地方,一个水几乎都干了的景区,不过,里面的植物真有意思,我上学时见到的绿萝只有一米多,这里攀附着大树有十几米高,叶子比脸盆还大,各种植物都非常庞大的感觉,小路上林荫覆盖,感觉比外面凉快了很多。就这样慢慢的和比利姆哥哥走在雨林从中,轻松的聊天,真的很惬意呢,真希望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比利姆哥哥不怀好意的吓唬我:「你走的时候好好看路,这里有蛇的。」
  我嗯的点了下头,认真的对他说:「看到蛇的话,你就躲到我身后来。」比利姆哈哈大笑。我也暗笑,新疆的牧场里上可是有草原蟒的,哪个牧民没有过持刀面对大蛇的经验呢,他居然想拿这个吓唬我。

  从三亚回北京之后,我把这件事当笑话讲给哈依夏听,哈依夏很愤怒的骂我:「阿依苏露你这个白痴,那么好的机会,你应该装的杯弓蛇影,看到个树杈藤蔓什么的就往他怀里扑,结果你听听你自己说的是什么,让他躲到你背后?你不是白痴是什么?」啊,是啊,我怎么那么笨呢,如果哈依夏是我,一定早就搞定比利姆哥哥了吧。

  然后,别说蛇了,连只青蛙也没看见。逛完之后,我们又回到霞山,在观海长廊漫步,这边的海水有点浑浊,但是第一次见到大海的样子,我还是蛮兴奋的,尤其看到卖青椰子的小贩,更是开心。好便宜的椰子,4元一个,10元三个,比利姆哥哥楼下的超市卖10块钱一个呢,我立刻拿10块钱买了三个,比利姆哥哥拦都拦不及。

  然后比利姆哥哥抱着一个椰子拿吸管吸椰汁,我一手抱着一个,左边吸一口,右边吸一口,非常快乐。

  但是比利姆哥哥的脸色却很不对,他急匆匆的把自己的椰子汁喝光扔掉,从我怀里又拿走了一个,却只是捧在手里不喝。我说:「没事,我自己拿吧,不重。」
  比利姆哥哥却摇了摇头:「太不雅了。」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胸前抱着两个椰子的样子确实有点色情了些,脸一下子就红了。

  逛完观海长廊,比利姆带我去了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是一个超级漂亮的白色教堂,就是电视上男女结婚用的那种,不知道成都有没有这样的教堂,我和比利姆去那里结婚的时候,也能在这种地方举行就好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比利姆哥哥说:「苏露,你在这等一下,我进去拍几张照片。」为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呢,我有些奇怪,很好奇的跟着比利姆进了院子的大门。比利姆哥哥扭过头,有些怪异的样子:「苏露,你是穆斯林,你们教规是不允许进这种地方的。」

  我想了想:「没关系,没有人会知道。」然后继续跟着比利姆哥哥往里走,他笑了笑,似乎对我的答案挺满意的,也就没再管。

  比利姆哥哥说,这是他在中国看到的最漂亮的哥特式风格的天主堂,北京的西什库教堂没有这么纯白的颜色,我非常赞同的点头,站到教堂门口让比利姆哥哥给我拍照片。然后拉着他的手进教堂里面看。

  这里的好安静,好阴凉,我走的有些累了,坐在长椅上,支着手臂,看那个被挂在十字架上的老人,太安静了,静的我都不敢找比利姆哥哥说话聊天。
  进来两个年轻的外国男女,坐在另外一边,男子安静的祷告,女子在旁边温柔的看着他。祷告完毕,男子走到耶稣像前,划着十字恭敬的单膝跪下行礼,我突然就想起十二岁那年,比利姆哥哥就是这样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心里有点向往,想着会不会有一天,比利姆哥哥再次单膝跪在我的面前,请我做他的新娘。
  慵懒的在教堂呆了好久,直到人家关门把我们赶了出来,然后就在霞山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的乱转,这里真的好漂亮,干净的街道,密布的绿树,我觉得哪里都很好看,而且有比利姆哥哥在旁边,一点都不觉得倦。

  终于到了9点钟了,比利姆哥哥带我去了一家烧烤摊,老板居然认得他,说他好几年都没来了,我扑哧的笑出声来。

  老板转身看到我,对着比利姆夸我:「那么多女孩里,这次这个最漂亮。」
  啊,那么多女孩?哪么多女孩了?比利姆哥哥在广州的时候是有多风流啊,我的嘴立刻瘪了下来。

  比利姆哥哥笑着安慰我,说老板在跟我开玩笑,他之前过来都是做项目,都是和男同事一起来的。老板笑嘻嘻的说看我这么漂亮,给我打八折,我这才又高兴起来。

  我挑了很多的东西,大对虾,皮皮虾,扇贝,生蚝,还有我不认识的鱼,比利姆哥哥却只吃生蚝。看来比利姆哥哥真的喜欢吃烧耗,这个晚上他一共吃了三十个,一点主食都没吃。

  我在旁边心怀鬼胎的完全没阻拦他,忘了在哈依夏租的哪本小说里看到过,生蚝是催情壮阳的,比利姆哥哥一次吃了那么多,晚上又睡在一个房间,他应该会忍不住吧。

  不过,这个生蚝确实特别好吃,特别嫩,特别香。我吃得饱饱的,拉着比利姆哥哥的手,快乐的回到酒店,期待着晚上比利姆哥哥被催情的样子。

  然后,他回到酒店就拉肚子了!!!吃了碗酒店送来的粥,虚弱的躺在床上哼哼,我拿出笔记本连上网查了一下,哎,果然是和珍珠粉的功效一样,都是假的,白期待一场了,看来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睡了一夜的比利姆哥哥,到了早晨又生龙活虎了,我问他今天去哪玩,他想了想,去沙滩吧,我笑着说好,好期待啊,电视上男女最浪漫的场景就是在海边的沙滩上漫步了吧。

  比利姆哥哥带我去了一个海港,买了船票,有个很大的海船正好要开了,上面的是水手么,招着手让我们赶快上去。可是比利姆哥哥把我拦下了,却到旁边的几个渔民那嘀嘀咕咕的讨价还价,正在我奇怪的时候,一辆快艇开过来了,比利姆哥哥笑着招呼我上船。

  第一次进海,居然就是坐快艇,我兴奋的站到船头扶着栏杆,燃气的动力好强,小艇不停的越过海浪,飞起又落下,我的长发被迎风吹起,小艇风一样的前行,这就是书上说的乘风破浪的感觉吧,我忍不住欢快的大叫起来,比利姆哥哥坐在后面微笑的看着我。

  到了对面,好像是个很落后的小岛啊,没有一辆出租车,然后比利姆哥哥找来了一辆摩托车。不对,不是摩托,是三轮车,就是摩托车旁边又挂了个斗,就是以前电影里日本鬼子坐的那种,对了,《虎口脱险》里他们用南瓜砸的也是这种。比利姆哥哥坐在摩托的后座上,让我坐到挂斗里面,这也可以?我惊讶的张大嘴巴。

  不得不说,这也是我人生中最新奇的体验之一了,车速很快,坐在那个挂斗里,我前面没有任何的遮挡,硬着猛烈湿润的海风,觉得好快乐。

  到海滩了,很奇怪,十一黄金周,这里却没有什么人,也许是地方太不发达了吧。

  比利姆哥哥说这是中国最长的海滩,将近30公里,又指着前方说这片海域叫广州湾,而以前整个湛江就叫做广州湾,解放后才改名叫湛江,这里曾经是对外贸易最发达的地方,只可惜现在没落了。

  比利姆哥哥看来真的在这里呆了很久吧,看得出他很喜欢这里,长长的静静的沙滩,我们拎着鞋就这么并肩的走着。我又悄悄的拉住了比利姆哥哥的手,他并没有拒绝,我开心的笑了。

  我们就真的在海边晃了一个上午,在海浪的伴奏中,听比利姆哥哥讲以前的故事,间或的捡几只贝壳,抓两只很小很小的螃蟹,难怪比利姆哥哥这么喜欢旅游,原来旅行真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中午了,比利姆哥哥说有些累了,于是我们又坐挂斗车和快艇回到了霞山,吃过午饭,比利姆哥哥说在酒店好好休息下吧,下午有人来带我们去吃海鲜。
  我让比利姆哥哥自己睡觉,我自己出来逛,我还一点都不累呢。也许是因为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南方城市,满眼的翠绿让我心情特别好,我非常喜欢在这里闲逛。

  我抱着一只大椰子,漫步在昨天的观海长廊,看着天高海阔,看着海鸥飞翔,想着自己这些年的刻苦学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不放松的学习,如今觉得一切都是值得。

  我走在那些小街上,好多的小店,我随意的逛着,那些水产店里,挂着各式各样的海产品,我好奇的探头进去看,原来大章鱼是这样的啊,海马真的和书上画得一样啊,我一直捧着我的大椰子,漫步穿梭在这里的大街小巷。

  我甚至又去了昨天的教堂,趴在桌子上呆呆的想,如果我和比利姆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该有多浪漫。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比利姆哥哥的电话来了,问我在哪,我说昨天的白色教堂,他让我原地呆着别动,他来接我。

  十分钟之后,一辆越野车来了,有两个男子,笑着冲我打招呼,管我叫嫂子,我有些无措,转头看着比利姆哥哥,他却向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拉着我的手给我介绍。

  这天,我连他们两个姓什么都没记得,因为我被那声嫂子搞晕了头,而且,为什么比利姆哥哥没有否认呢?他已经把我当女朋友了么?

  他们开了好远的车,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吧,我有些奇怪,为什么吃饭要走这么远,比利姆哥哥笑着说:「我们去吉照港,那边的海鲜味道最好,而且是刚从渔船上打回来的。」

  然后,果然是从渔船上打回来的,因为我们直接上的大渔船上选的海鲜,20厘米长的大皮皮虾,我抓在手里扑棱扑棱的乱弹,大螃蟹挥着大钳子就是不让我抓,还有海星,还有海胆,还有章鱼,章鱼的脚上真的有很多吸盘啊,而且真的能吸在我的手上呢,太有趣了。

  就在我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比利姆哥哥他们已经选好了菜,可能有点嫌我丢人吧,他虎着脸就把我拎起来了,我只好灰溜溜的跟着他去了餐厅。

  可是餐厅的东西更多!一长排的大鱼缸,养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这里的皮皮虾更大,得有30厘米吧,我看得眼睛都直了,比利姆哥哥无奈地说:「已经给你点了。」

  我冲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继续往前一个鱼缸一个鱼缸的看,大多数的东西我都不认识,可是我发现了一个我绝对认识的东西,我惊呼道:「这里连鲨鱼也卖?」

  好几条一尺左右的小鲨鱼,已经死了,摆在冰块上面,我看了看下面的价签,25块钱一斤,挺便宜的,我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比利姆哥哥。他无奈的摸了摸我的头,让老板给红烧一条,然后告诉我鲨鱼的肉很粗,不好吃。

  可是我想吃啊,今天之后,我可就是吃过鲨鱼的女孩了。如果他们都不吃的话,我就全吃掉,然后回去告诉哈依夏:我一顿饭吃掉了一整条的鲨鱼!

  当然,理想终究还是没实现,一只大螃蟹两只超大皮皮虾好几块大鱿鱼筒若干只生蚝下肚之后,我看着最后端上来的鲨鱼,生出了完全无能为力的感觉,而且确实像比利姆哥哥说的那样,鲨鱼肉真的一点都不好吃。

  席间,他们喝了酒,开车的那个只喝了一杯,剩下的全被比利姆哥哥和另一个人喝了,他们再聊当年的事情,我听到最后终于理解了,原来,男人的交情,是一晚上一晚上一起通宵加班,然后出来吃宵夜喝啤酒处出来的,难怪会这样的投缘。

  回到酒店的时候,比利姆哥哥醉醺醺的一下就躺到睡了,我有些犹豫,书上都说酒能乱性,今天应该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吧?我把屋里的空调关了,然后把衣服脱掉,只穿了条小内裤,背对着比利姆哥哥睡了。

  我只用了被子的一角搭在肚子上,整个脊背全部赤裸裸的,而且我没有关走廊的灯,等比利姆哥哥半夜起来看到昏黄灯光下的赤裸曲线,再加上酒后的不理智,一定会忍不住吧,我就这样满怀期待的睡着了。

  等我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空调已经调到了23度,被子已经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我悄悄的摸了下,内裤还在,哎,又失败了。

  比利姆哥哥正在收拾东西,看我行了,笑着跟我说:「该起床了,今天去三亚。」

  啊,这就要走了?我有些不舍,我对比利姆哥哥说:「我很喜欢这里。」是的,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喜欢这个小城,很简单,很漂亮,很好吃,很放松,我觉得我呆在这里非常的惬意,如果可以,我宁愿整个假期就在这里跟比利姆哥哥闲逛。

  比利姆笑着说:「该走了,三亚比这里漂亮得多。」

  哦,我无奈的答应,比利姆哥哥转过身去,我把衣服换上,不知道三亚是什么样子呢,真的会比这里更漂亮么?

  昨天的那个男子又开车过来,把我们送到了一个港口,比利姆哥哥对我说,我们现在就站在祖国大陆的最南端,徐闻的海安港。

  比利姆哥哥笑着说:「阿依苏露,你的家乡,在中国大陆的最西北,这里是最南端,大陆的地缘你已经走过了一个半,还有最西边的乌恰,最北边的漠河,最东边的抚远,都等着你去感受。你从阿尔泰山飞了出来,可以看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天高地阔。」

  啊,这里是中国大陆的最南端,我看着茫茫的大海,心里一种莫名的情绪,我突然明白比利姆哥哥来这里最深的用意了,他带我来看这个天地有多么的广阔,是让我不要懈怠,他给我开拓眼界,是告诉我世界很精彩,要更努力的去拼搏。
  放心吧,比利姆哥哥,就像以前那么多年一样,我这次也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拉着最爱的人的手,站在祖国大陆的最南端凭海临风,将来我还要和比利姆哥哥一起去最北的漠河看极光,去最西边的乌恰……乌恰和抚远是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也一定会去的,和比利姆哥哥一起。

  从海安港到海口的是一艘双层的大游轮,下面装自驾的汽车,上面装人。我从始至终都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比利姆哥哥让我回船舱睡觉,说要走一个小时呢。我摇了摇头,让他自己下去休息,我要好好的记住这片天海。

  上岸之后,又转大巴,下午才到了三亚。我们在三亚住的酒店非常好,在亚龙湾都有自己的私家海滩,早晨的自助餐也超级丰盛。

  可是,有些意外的是,我对三亚没感觉。三亚很漂亮,城市干净,道路宽阔,遍布绿地,四处是漂亮的棕榈树和椰子树。可是,这里太大了,大的让我没有亲切感,我很怀念湛江霞山榕树密布,让我悠然放松的小街小巷。三亚的沙滩呢又太小了,水确实很漂亮,淡蓝透亮,波光粼粼,可是我不喜欢在很多人中间游泳,我喜欢在湛江广州湾的长长的沙滩上漫步,跟比利姆哥哥走多久都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比利姆哥哥确实抱着我的腰教我浮水游泳了,可是人那么多,我一点亲热的欲望都没有了,最后,我竟然是在酒店的游泳池里学会的换气游泳。

  不过,在三亚的一件事,让我发现了另一个世界……

  第一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一个很薄的长方形肉片,煎的很脆很挺,肉泛着鲜红色的油光,旁边的标注是脆培根,看着就好吃的样子,都有点想要流口水。

  我隐约的感觉这个东西我是不能吃的,但是呢,反正也没写是什么肉,我装不知道好了,我拿起盘子里的一小块散的尝了一下,哇,太好吃了!我眉开眼笑的夹了一堆回去,比利姆哥哥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我没理他,坐下来安静的吃东西。

  比利姆哥哥悄悄的提醒我:「苏露,你不能吃这个。」

  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说:「这是培根,不是大肉。」

  比利姆哥哥解释:「可是,培根也是……」

  我恼怒的截断他:「培根!!!」

  比利姆哥哥笑了:「好好,培根,培根,吃吧。」

  嗯,这还差不多,我大口的吃着,反正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做的,安拉也不能责怪我。

  从三亚回北京的飞机上,我问比利姆哥哥:「我们以后不要来三亚了吧,我喜欢湛江。」

  「哦?真的?」比利姆哥哥有点奇怪:「为什么?」

  我想了想:「不知道,湛江很亲切,很平静,三亚太喧哗了,根本找不到广州湾的那种感觉。而且,三亚的东西不如湛江的好吃,差的好多,做的又难吃又贵。」

  比利姆哥哥微笑的看着我:「我也更喜欢湛江,那我们争取尽快再来吧,宝钢要在这里建钢铁基地,以后这里可能就没那么干净了。」

  恩,我点点头,心想争取下次带婚纱来,有教堂有大海,一定拍出来很漂亮。
  回到北京,又开始紧张的学习了,比利姆哥哥突然就又回归了严肃的老师模式,给我布置了很多非学校课程的内容让我自学,给我规定了进度,然后每周六让我把学的内容将给他听,把他讲会为止。我有问题,他从不告诉我答案,只是给了我一些论坛和网址,让我自己去查去问,他只管在周六时听我讲课。

  然后我就一边老老实实上课,一边课余时间啃那些编程算法,同寝的女孩有些奇怪,问我怎么大一就这么刻苦,我愁眉苦脸地说,我那个哥哥比大学老师还严厉呢。

  不过,在比利姆哥哥这种变态的教育体系下我确实进步飞快,我也很快就形成了互联网时代的这种快速搜索、分析、判断、总结、吸收的技能,原来这一切并没有那么难,只要努力真的可以做到。

  当我真的入门之后,发现编程的世界,真的很有趣啊,每次当我排除了一个bug,写出了一个功能,run出一个满意的结果的时候,我总会体验到那种成就感的快乐,我非常庆幸当初选择的这个专业。

  对于学校的课程,比利姆哥哥的要求是中等水平就可以,没用的课比如马列之类的,混个及格就行,不要追求分数,能拿到毕业证就可以了,不要在上面投入太多的时间,然后,我在老师们的眼中,真的就是个笨笨的不上心的女孩子了。
  第一学期的考试成绩想当然的还可以,毕竟班里有一堆平时不上课的男生,最后我居然混了个中上。

  放寒假了,该回家了,我有些不舍,比利姆哥哥笑着说:「早点回去吧,让吐尔汗大叔看一下你的成长。」

  我撇撇嘴,早不用看了,他现在对我可是无比的骄傲呢。

  忘了是什么时候,阿爸打电话过来,问比利姆哥哥一件事。布尔津的县政府开始以官方身份推广小尾寒羊了,但是他们种羊配种的价格比阿爸的贵得多,然后吉木乃这边的牧民听说了,更确信小尾寒羊是好东西,很多牧民都买了母羊来到阿爸这里配种,阿爸担心自己的种羊太累了,问比利姆哥哥配种的频率。
  比利姆哥哥让我查了直接回给阿爸,我把小尾寒羊的饲养和配种的注意事项发短信到阿爸手机上,然后跟阿爸说,以后什么事情搞不清楚了,先问我,我不知道了再去问比利姆哥哥。阿爸很是不相信的样子,不过后面连续几次有问题我都给他解决了,他从此确信无疑,骄傲的到处说阿依苏露上了大学,突然变成了无所不知的学者。

  我跟他解释不清这个有google的世界,只好随他了。

  哈萨克人不过春节,只过纳乌肉孜节,而纳乌肉孜节是在农历的春分,反正呆不到那时候,我什么时候回去也无所谓了,然后我就一直拖到了比利姆哥哥要回成都的过年的时候才回家。

  回家了,比利姆哥哥直接给我买的乌鲁木齐转机阿勒泰的机票,在阿勒泰住了两天,然后和两个哥哥一起回了吉木乃。阿妈看着我穿的亮丽的羽绒服和厚厚的UGG靴子,夸我变得更漂亮了,我把那串淡黄色的珍珠项链给她戴在脖子上,说这是比利姆哥哥在中国大陆的最南边给她买的。哈萨克人最喜欢美丽的东西,阿妈也不例外,我从没看到她笑的脸上那么的光彩。

  晚上吃饭的时候,阿爸把我从北京带给他的茅台开了,他开心的喝着酒,说阿依苏露现在已经比家里所有的男人都强了,大哥二哥笑着让我举杯。

  晚上,阿妈又悄悄走进我的房间,问我是不是和比利姆有了夫妻做的事情了,身体变得不像小女孩了。

  我苦恼地说没有,只是在北京吃的太好了,又发育了一些,比利姆到现在还是把我当妹妹。

  阿妈看出了我的情绪,安慰我说没有关系,这说明比利姆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等到他真的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会一辈子都对我好了。

  恩,我明白的,我其实也挺喜欢比利姆哥哥这样,他要是对感情那么随意的人,又怎么轮得到我去北京找他呢。

  还有一件事,我这次回家,比利姆哥哥告诉我,让我去办一下自己的护照,将来也许有用,我满心狐疑的答应了。

  没想到在新疆的少数民族办护照好难啊,除了一大堆资料外,必须要学校开什么证明才可以办,我想起哈依夏的父亲是阿勒泰市政府的官员,打电话问她能不能帮忙,结果第二天就搞定了,10天之后就拿到了护照。

  回北京的时候,路过阿勒泰,我见到了哈依夏。哈依夏问我,为什么要办护照,是要跟比利姆去哪玩么?我说我不知道啊,他要我办我就来办了。

  哈依夏有点奇怪:「又去三亚度假,又给你买首饰,现在又要带你出国玩,这实在不像是对妹妹的样子,他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我摇摇头:「我的房间从来不锁门,他喜欢我的话早就推门进来了。」
  哈依夏还是劝我去钻比利姆的被窝,我这次是真的不同意了,我说我挺喜欢现在的样子,除了不能亲吻不能做爱,和恋人的生活没有什么两样,我不想冒然的破坏这种默契。钻进被窝,做了还好,被赶回房间的话,以后就该很别扭了,搞不好真有出国的事情,也不会带我去了。

  我对哈依夏说:「我觉得现在他对我是爱惜,不是爱恋。这半年我觉得自己有些长大不少,现在我不想勉强他和我在一起了。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我知道自己还差的很多,但我会变得越来越好,直到有一天,他再也离不开我。」
  哈依夏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建议:「不过能做还是要赶快做,万一中间出来个其它女孩呢。」

  我点头:「反正只要他想,我一定不会拒绝的。」

  哈依夏的房间很热,我把厚外套脱掉,只剩了一件很薄的毛衣,哈依夏很狐疑的问:「你和比利姆真的没发生什么?怎么才半年,你的胸明显的又大了?有D了吧」

  我点点头说是D- ,我说是比利姆经常带我出去吃各种好吃的,所以才又变大了一点。而且可能和现在买的内衣也有关系,比利姆看了我以前带的胸罩,说那种紧勒着的便宜货对身体不好,要买托着的,然后都是带我去买黛安芬之类,所以显得就大了不少。

  哈依夏非要撩开我的毛衣看一下,我最后拗不过她,就掀起来给她看了一眼,哈依夏笑着说:「哇,大红的胸罩,真的很漂亮。」然后手就抓了过来,但是没摸胸罩,直接抓在我胸上,我啪的把她手打掉,不高兴地说:「比利姆还没摸呢,你就想摸。」

  哈依夏叹了口气:「阿依苏露,你脸皮怎么变得这么厚了。」

  我不服气地说:「还不是被你带坏了。」哈依夏哈哈大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