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685

二零零八年的某个周末,天空很蓝,蓝得遥远。

  修坐在办公桌前,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他的办公室在顶楼,是这个城市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董事长在选择办公地点的时候,将这栋写字楼顶上三层都包了,因为他喜欢在落地窗前,欣赏著流云品茶。修也喜欢这里,他喜欢看白云在玻璃上留下身影,慢慢爬过。在这里,天空不再遥远。

  摆著十多张桌子的办公室里只有修一个人,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今天是周末,公司本应该放假,修却特地来公司加班写销售策划书。倒不是他的策划书非得在办公室才能写,而是因为他知道,今天秋山出差回来会先到这里来。

  想到秋山,修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秋山是销售部经理,修的上司,是一个喜欢笑喜欢捉弄人的家夥。可在修的印象中,更多的是秋山的温柔。

  手指一时忘记了敲打,办公室骤然安静下来,寂静得令人发慌。

  秋山先生……

  修看向窗外,心中不由一阵苦涩。

  在秋山出差的这半个月,修总觉得生活少了什麽。轻飘飘,空荡荡的,不完整的。

  想念他。

  修靠著座椅闭上眼睛,手指轻轻抚摸著自己的唇,那是秋山喜欢对他做的事。他回想著秋山的笑容,伸出舌头,像以前舔秋山的手指那样,舔舐著自己的手指。
  想念他。

  湿润的手指抚过下巴,沿著脖子的线条往下滑。松开领带,解开衬衫的前两颗扣子,沾著唾液的指尖在胸口的突起上打著转捏揉。敏感的乳尖很快变得坚硬挺立,暴露在空气中,似乎在微微颤抖。每一次挑拨,都有电流般的刺激。
  想念他。突然汹涌的思念,势不可挡,撩起了欲望的火焰。

  下身开始发热。修想象著秋山灵巧的手指,一边蹂躏自己的乳尖,另一只手慢慢从自己的腹部往下。隔著裤子,修在自己的大腿根部使劲搓揉。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在若有若无的摩擦中抬头,修终於忍不住解开皮带,把手伸进去。

  「嗯……」

  一把握住自己分身的瞬间,久违的刺激感让修浑身一抖,嘴角不由轻吟一声。
  他顿了一下,没有急著发泄,而是慢慢开始耐心地拨弄。他回想著自己的分身在秋山的掌中,被握著忽缓忽急地来回套弄。铃口有黏稠的液体溢出,指尖便蘸著这些液体在铃口打转,捏揉。

  呼吸越来越急促,修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却猛地紧紧抓住自己的阴茎。他不要就这样宣泄,这不是他要的感觉。

  修张开嘴大口喘息著,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他站起来把裤子褪到大腿,上身趴在办公桌上,让自己的臀部翘起。他看不见自己身後,沾著黏稠液体的食指在股丘见摸索,探到紧闭的洞口边,便往里插。

  半个月没使用的後庭,一时还不适应外物的侵入。在体液润滑下,修艰难将食指完全伸进後庭的菊穴,又开始探入中指。

  干涩的甬道开始湿润,渐渐松懈了防备。手指不断增加,来回进出,修享受著久违的感觉。可使用自己的手指食指太困难,根本无法满足修的欲望。

  修喘息著朝办公桌上扫过,最後抓起自己的手机。

  这是一款椭圆翻盖的折叠手机,闭合的时候如鸡蛋大小,约三厘米厚。
  修捧起手机,伸出舌头来回舔舐,用唾液将机体湿润後,将其抵住自己的菊穴口。手机不像专业阳具有较尖的龟头,要让它进入後庭一开始有些困难。修只能一手手指搓揉、扩展著洞口,一手拿著手机使劲往里推。

  穴口慢慢被侵入的手机撑大,阵阵胀痛感传来,可更猛烈的欲望渴求势不可挡。修闭上眼睛一咬牙,用力将整个手机推了进去。

  「嗯,嗯……啊……」撕裂般疼痛的同时,是被填满的快感。

  修的力气已经在这时用尽,不得不趴在桌上喘息。後庭在承受了整个椭圆状的手机後立刻闭合,只留手机链从体内伸出。修撑起手臂,让身体和办公桌之间留出一截空间。

  从这个空档,修看到自己胸口樱红色挺立的两点,然後是小腹下那坚硬笔直,顶端渗著液体的玉茎。再往後,便是拉扯著体内手机,在自己两腿间不断摇晃的小白兔玩偶感应挂饰。

  小白兔的每一次摇晃,都牵引手机在後庭制造一次刺激。

  修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他快挺不住了。

  忽然,小白兔眼睛不断闪烁著红光,那是感应灯在提示来电。修还没反应过来,下体内便传来强烈的震动。他再也支撑不住,再次趴到在桌上。

  体内的手机还在震动著,修听到门口方向有轻笑声。他努力扭过头,被水汽模糊的双眼看到一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靠在门口,正拿著电话朝他微笑。

  「秋……秋山先生……」修轻声惊叫。

  秋山关上门,走到修身边,抚摸著他光滑的背脊:「修,你这是在干嘛呀?」
  「我……」修脸上立马泛红,连忙挣扎著要从桌上爬起来。

  可秋山没有挂断电话,後庭连续不断的强烈震动让修脚一软,险些摔倒。秋山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拥入怀中。

  「见到我这麽激动吗?你真可爱,修。」秋山宠溺地摸著修的脸颊。

  修害羞地把脸埋到秋山胸前,低声说:「请……快把电话挂了……」

  「你还没回答我呢。」秋山笑著把快要自动挂断的电话按了重播,「不老实交代我就一直打下去哦。」

  「你……怎麽这样……」修咬著嘴唇,困扰地看著秋山。

  「那麽,告诉我吧。」秋山把嘴唇凑近修的耳坠,声音温柔而甜蜜,「你刚才为什麽要这样做?」

  「因为……因为我……因为我想你。」修看著秋山漆黑的瞳孔,害羞地说。
  「乖孩子。」秋山满意说,把仍在不停拨打的电话丢到一旁,抬起修的下巴便深深吻下去。

  这是一个甜蜜而深情的吻。秋山的舌头有力却温柔地扫过修口腔的每一寸,挑逗著他的舌头。修禁不住秋山娴熟的攻击,不由伸出舌头要回应,对方却在此时收回了舌头。

  一条银丝被拉起,连接两人红润的嘴唇,一瞬闪亮後消失。

  修不解的看著秋山,眼中是欲求不满的痛苦。

  秋山笑了,指尖抚过修薄薄的唇,再次深深吻下去。两条舌头终於热烈地缠绕在一起,难舍难分。修紧紧抓住秋山的衣服,沈溺在他的怀中。

  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长吻,分离半个月积蓄下来的不满和渴求,都在相互吮吸啃咬中发泄。一丝透明的液体从两人嘴角流出,沿著修的脸边滑下。秋山终於放开修的唇,舌头追随液体流过的痕迹,品尝著修纤细的脖子。

  「秋山先生……我……」修的脸因为缺氧,呈现出诱人的酒红。他无力地瘫在秋山怀里,张大口补充著肺部的空气,迷蒙的双眼看著秋山。

  秋山装作不知情地埋头在修颈窝吮吸,一只手从他的後腰抚摸下去,轻轻拍打那光滑而有弹性的双丘。

  「嗯?想叫我做什麽?」秋山的声音和动作都一如往常的温柔,却总让修招架不住。

  「请……请你……」

  「说清楚来,我听不懂呢。」秋山轻轻拉扯、拨弄起坠在菊穴下的小白兔挂饰。

  已经完全将手机纳入的後庭的洞口早已闭合,当手机链拉著体内还在震动的手机抵住洞穴口,强烈的刺激抗拒感阻止洞口打开。这时,秋山停止了拉扯,修的下体立即又将手机吸回深处。

  「啊啊……」当下体一次次无法成功将异物排除,又再次将其吸入更深处时,洞穴中那敏感的一点被震动的手机摩擦,让修不禁呻吟起来。

  「秋山先生,秋山先生……」修再也忍不住,投降了,「我受不了了,请你……」

  「要我怎麽做?说出来。」

  「请你满足我。」修终於说道。

  「好孩子。」秋山轻啄一下修的眼睛,柔声问,「无论我做什麽你都愿意吗?」
  「是的,我愿意。」修乖乖回答。

  「很好。」秋山终於放开了修,挂断了手机,靠在桌旁说,「你先把衣服脱了。」

  修顺从地把身上早已凌乱的衣物除尽,颔首站在秋山面前。他的皮肤不算白,但很细致且光滑。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洒在修的身上,身体边缘的线条微微泛起白光。

  「跪到桌上去,把屁股翘起来,我先帮你把手机拿出来。」秋山说。

  这是比刚才修上身趴在桌上更令人难为情的动作,可修还是乖乖照做了,因为这是秋山先生的要求。修趴到桌上,低头跪下,头部尽量贴近桌面,让臀部高高翘起。

  「嗯,似乎有些困难呢。」秋山试著拉扯了一下手机链,但并未成功。
  手机对著洞口的正是最大最平的一端,要让已经闭合的洞口突然张开同样的大小,实在不易。

  秋山凑近仔细瞧了瞧,手指抹了些唾液探进洞口测量了一下手机的大小,说:「修,我需要一点你的协助哦。」

  「嗯?要怎麽做?」修难为情地问。

  「你自己用手指把洞口撑开一些。」

  「这……」修难为情地扭头瞥了秋山一眼。

  「这样我才好帮你把手机扯出来啊。」秋山揉著修的双臀说。

  修咬住下唇,每当为难的时候,他都习惯咬嘴唇。他终於还是妥协了。他用肩膀支撑著跪倒的身体,伸出手摸到臀丘间,艰难地用手指勾住洞口往两边拉扯,让闭合的菊穴挣开。

  忽然,一股凉气在洞口扫过。那是秋山在对著自己的洞穴吹气。

  「乖孩子,再把洞口打开一点。」

  修闭上眼睛,增加了手指的力度。

  「对,就是这样。」秋山的手指在洞口描摹,「手机挡住视线了,我看不到内壁的颜色的,我这就把它弄出来。」

  秋山揉著洞口,慢慢拉扯手机链。

  「嗯……」

  修强忍住洞口不断加强的胀痛,坚持著不放松手指到底力度。

  「放松,别怕。」一只手握住修的分身,秋山熟练地慢慢套弄,挑拨著修的情欲。

  身体被欲望占领,修的身体渐渐松弛,似乎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秋山手里那坚挺的分身上。

  「啊,啊……」修断断续续的呻吟,感觉体内的激情在叫嚣,「秋山先生,我,我不行了──」

  在秋山猛一用力将手机整个抽出的同时,一股热流从修的铃口冲出,溅到秋山掌中。

  发泄出精液的修瞬间失去力气,瘫倒在桌上,喘著热气。

  「呀,内壁变成粉红色了,真是诱人啊。」

  菊穴口传来一阵湿润的触感,秋山的舌头舔舐著洞口,并不断扭动著往里钻。
  「秋山先生……你……」修难为情地扭动著臀部,想摆脱下体被活物入侵到底感觉。

  秋山扶起修,让他在桌上跪直:「修,你满足了可我还饿著,怎麽办?你刚是不是答应过,无论我做什麽你都愿意?」

  修看著秋山温柔的双眼,点点头。

  「那麽,先把你的东西清理掉吧。」秋山把沾满精液的手伸到修面前。
  修捧起秋山的手,伸出舌头把自己的液体卷入口中,顺从得就像一直舔自己主人手指的猫。他做得很仔细,舔舐完手掌後,吮吸每一根手指,连手指间的缝隙也不放过。

  「好了。」手上的精液已经被唾液代替时,秋山让修停下,「乖孩子,我有礼物要给你。」

  秋山打开自己出差带回来的提包,从里面取出一些黑亮的器具。

  「这些是我从公司研究本部带回来的新产品,我想先让你试试。」秋山首先拿起一条带链条的项圈,抬起修的脸,「来,让我先替你带上这个。」

  修抬头向前倾,把脖子伸长,让秋山把漆黑的项圈在他的脖子上扣好。
  「这优雅的色泽和锁链的光亮,不愧是高级设计师的作品。」秋山笑著伸出食指抚摸修的嘴唇,宠溺的说,「你就像一只高贵的宠物,无论什麽人出什麽价格,都别想叫我转让。」

  修伸出舌头舔舐唇边的手指,褐色的眸子甜蜜地看著秋山,却不知自己这幸福的眼神是如此诱惑与挑逗。

  「还有别的呢。」秋山又拿起两个小东西。

  这是两个红色的小胸夹,看不出有什麽特别之处,只是夹子上有一盏小指示灯不知为何用。

  「这可不是普通的胸夹,」秋山把胸夹分别夹在修的两粒突起上,「它能根据使用者的情绪释放不同强度的电流。」

  说著,秋山轻轻弹了一下修的分身。突然的刺激让修心中一跳,就在他心跳加速的同时,胸口的乳尖传来两股细小的电流,让他浑身一颤。

  「呀,这是?」修吓了一跳。

  「你的心跳越快,这个胸夹释放的电流刺激就会越强。怎麽样,有趣吧?」秋山笑著,很满意修的反应。

  「电流啊?我有点害怕呢。」修小声说。

  「放心吧,这是公司这个季度的主打产品之一,经过严格的质量把关,不会伤害到人体的。」

  听到秋山的解释,修才有些放心的点点头。

  「接下来,给你看看另一个主打产品吧。」

  秋山从包里拿出一个带著包装的条状物递给修,修好奇地把包装撕开,从中取出一个粗大的阳具。阳具并不光滑,上面布满仿真的疙瘩,後端有一个支撑脚,方便使用者将它放在地上,骑上去使用。

  「这不是和公司以前生产的阳具一样吗,有什麽特别之处?」修不解地问。
  「你先把它戴上,我再告诉你。」秋山向修眨眨眼,卖关子。

  修捧著粗大的阳具犹豫了一下,又瞧瞧秋山温柔的笑容,於是开始舔舐阳具表面。经过将其反复在口中吞吐後,唾液已经将其湿润。修把阳具放在桌上,让阳具的龟头对准自己的菊穴。

  身体慢慢下沈,阳具的尖端也缓缓插入修的後庭。可还没进入一半,修已因惧怕疼痛而不敢继续。他可怜地向秋山投去求助的眼神,秋山却微笑著摇摇头。
  「要自己加油哦,我可不会帮你。」

  修失望地低下头,一咬牙,不再用手支撑身体。伴随著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瞬间释放的自重让洞口猛地压向粗大的阳具,阳具立刻完全插入他的体内。
  「啊──」下体的刺激激起胸夹释放出一阵强烈的电流,修惊叫起来。
  「你太棒了,修!」

  秋山赞许道,把修从桌子上抱下来,抚摸著他茂密柔顺的黑发。

  「办公室太不方便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修。」

  也不等修回答,秋山拿起修解下的领带,围著他的眼睛绑在他头上,遮挡住修的视线。

  「你要带我去哪里,秋山先生?」失去视觉的修有些害怕。

  「跟我来就是了。」秋山拉起连接修项圈的锁链,说。

  「可是……」修伸出双手往前乱摸,不敢往前走,「看不见路,我怕摔倒。」
  「那你就用手爬著把,这样才像宠物,而且就不会摔倒了。」秋山说,「放心,我不会让你撞伤的。」

  秋山的声音让修安心下来,他乖乖跪下,像猫狗一样把双手当做前脚趴在地上。

  「乖孩子,跟我来。」秋山刮刮修的下巴,牵起锁链。

  修跟著锁链的牵引,慢慢往前爬行。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幸福的宠物,被主人牵著散步,能得到主人的宠爱。

  粗大的阳具填满了下体,在爬行中不断摩擦,疼痛中带有快意的刺激。遮挡了眼睛便失去了方向,修只能听著秋山不时发出「当心楼梯」,「爬过门槛」的提醒,慢慢地爬。当秋山停下来的时候,修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感觉这里空气流动的比较快,远远能听到楼下街道的喧闹。

  「我们到了。」秋山柔声说道,把修眼睛上的领带扯下。

  「这是──」

  修惊讶地发现,他们已经来到楼顶的天台,这个城市最高的地方。

  天台很宽,干净平坦的地板被洒上一层明媚地阳光。天台外围,是一排半人高地条状护栏。秋山把锁链拴护栏上,修跪在护栏旁,看著高楼脚下细如虫蚁的人影和车流,感觉自己此时像是一丝不挂地暴露在人群中一般。

  「秋山先生,不要在这里……」修红著脸低下头,请求道。

  「为什麽?」秋山故意问,「今天的阳光多好啊,很适合你的肤色。」
  「我总感觉会被人看到。」修低声说。

  秋山笑起来,摸著修的头说:「放心,这里是整个城市最高的地方,没有人能看得到你美丽的身躯。」

  「可是……」修抬头看看火热的骄阳,露出不放心的神态。

  「好了,别磨蹭了。来,在这坐下。」秋山指著护栏边说。

  修顺从地爬过去,跪坐著。

  「不是这样坐哦,不能用膝盖支撑身体。」秋山摇摇头,「要把脚分开来,用屁股坐下。」

  修明白秋山的意思,乖乖把重心慢慢移到後腰,身体下沈时,不由蹙眉。刚才爬行时,插早下体菊穴里的阳具已经在摩擦中退出大半,此时随著修慢慢坐下,阳具的支撑脚顶在地上,另一头重新进入了他的体内。

  「脚再分开一点。」秋山命令道。

  修只得把脚大大张开,让身体的重量完全落在屁股上,阳具在修的自重下完全没入他的後庭,深深插在他的下体中。

  「啊啊──」修的下体不但支撑著体重,更饱受坚硬的阳器的折磨,一时疼痛难耐,而乳尖上的电流更不时带来更多刺激。

  秋山点点头,掏出一副手铐,将修的双手锁在背後的护栏上,又取出两条和项圈相似地枷锁,分别把修的双腿分开锁在两侧。这样,修无法起身,也无法将腿并拢,只能保持两腿大张的姿势,身体的私密处一览无余。脖子、手腕和脚踝上的枷锁,在灿烂的阳光下,闪耀著金属独特的光芒。

  「好像还缺了什麽。」秋山摸摸下巴,「对了,这里少了点装饰。」

  於是,秋山又掏出一个能释放电流的胸夹,捧起修两腿间毫无遮掩的分身,将胸夹轻轻夹在铃口边上。

  「呀──」

  「这样就完美了。」秋山赞叹道,轻轻拨动修铃口的胸夹,修的玉茎颤抖著,「你美丽极了,修。我们就在这慢慢玩吧。」

  「不要啊,秋山先生……」修试图扭动著身体,浑身的锁链发出金属地撞击声,清脆刺耳。

  「怎麽,你不愿意麽?」

  「不是的……可是……我的销售策划书还没有完成,今天晚上之前要交的。」
  修知道自己不该在这时提起策划书,但是他明白,秋山一旦来了兴致,不弄到他爬不起身是不会停手的。如果因为这种事让他完不成策划书,他会很为难。
  「策划书麽?」秋山眨眨眼,站起来,「好吧,那我去帮你写,你在这等我。」
  「咦?什麽?」修吃了一惊,「你要留我一个人在这?」

  「别担心,你体内有一个可爱的小家夥陪你呢,你好好尝尝这东西的厉害之处吧。」秋山拿出一个小遥控器,说,「这是高科技产品,能变换多种不同的运动模式,带来不同的效果哦。至於味道如何,就请你一会慢慢体验吧。」

  秋山打开遥控器,修下体的阳具随之启动,刚开始只是轻微的摇晃。

  「我替你开了随即模式哦,由电脑来决定怎麽服侍你。」

  「不,秋山先生,不要把我丢在这。」修叫唤著,央求道。

  「不不,别这样,你应该安静地享受才对。」秋山抬起修的下巴,「那麽,再送你一个礼物好了。」

  最後被掏出来的,是一个黑色的口枷锁。油亮的皮带中间,拴著一个银色的金属球。秋山把金属球塞进修嘴里,再把皮带在他脑後扣好。

  「好了,乖乖沐浴阳光等我吧!我会尽量在二十分锺左右回来。」秋山在修眼角留下一吻,便摆摆手走下天台。

  修靠在护栏上,仰望头顶的天空。很高,很蓝,把云衬托得雪白。今天确实是一个应该沐浴阳光的好日子,可修此时并没有这样的心情。

  即使早明白不会有人看到,但以如此的姿态暴露在空旷的室外,修有著强烈的羞辱感。身後护栏外,是繁华的都市,参差的高楼林立,高楼里和楼下,都有数不清的人。修感觉自己像是在被展览,全世界无数双眼睛都在看他。楼下细小如蚁的人在看他,身边嬉戏的大鸟在看他,天空中行过地飞机上的人也在看他,就连平时一直被自己欣赏的流云,一定也在看他。

  羞辱的暴露感,竟转化为一种心惊肉跳的快感。修闭上眼,细细感受著这从未有过的体验。

  下体内的阳具动得更剧烈了,像一个搅拌机一样绕圈扭动,蹂躏著修的内壁。每当触到修那敏感的一点,修的身体都不禁一抖,然而抖动只能带动屁股下的阳具带来更猛烈的冲击。阳具的扭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开始变得粗暴而无规律。

  「嗯……嗯啊……」口枷限制了修的言语,却挡不住他的呻吟。

  身体在阳具的扭动下起了反应,修看到自己的分身在慢慢抬头。与此同时,两个乳尖和分身上的铃口处的夹子同时释放出阵阵电流,让修浑身颤抖。

  修开始不停扭动身体,他已经不知道是想摆脱下体那机器的蹂躏,还是要配合它获得更多快感。身体因它而疼痛火热难忍,却又希望著更强烈的攻击来缓解体内的骚动。

  就在修准备好接受阳具更粗暴的动作时,这个机器却突然停了下来。

  修有些意外,身体虽然因此减少了些许痛苦,可更强烈的情欲却折磨著他。他突然期望下体的阳具再动起来,继续凌辱他。

  阳具果然又慢慢动了起来,却不再是搅动,而是像手机那样震动起来。但阳具的长度和体积都远远大於手机,带来的感觉当然也是手机无法相比的。

  一开始,修只感觉下身被震得有些麻。随著震动的加强,整个阳具像钻土机一般,好像要钻进修体内更深处,穿透他的身体。修被震得受不了了,他想站起来,可浑身的枷锁让他无法动弹。他只得配合著阳器的频率,整个身体跟著一起抖动。电流配合著传遍全身,强烈的刺激和快意让他几乎忘却自我。

  忍耐几乎到了极限,修只想抓起自己的阴茎释放自己,可双手被牢牢扣在背後。他用力拉扯著手铐,想摆脱它,可手铐似乎越扯越紧,勒得手腕发痛。修不在意这点痛,疼痛的增加或许能抵挡一些不能发泄的痛苦。

  他更使劲地挣扎,两条腿也胡乱踢蹬著,每一点疼痛都转化为快感,却又引发更强烈的欲望。

  震动持续了几分锺,就在修接近欲望的巅峰时,无情地戛然而止。

  这个时候被迫停下无疑是最痛苦的折磨,修浑身不住微微颤抖著,身心挣扎在解脱的边缘。距离宣泄就差一步之遥,可修无法自己解决,甚至连扭动一下身体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垂下头,虚脱的靠著护栏,任由锁链拉扯无力的四肢。口枷让他的嘴巴无法闭合,喘息间,唾液积满口腔,开始从嘴角溢出。

  修预感不到那阳器的程序中下一个会是什麽动作,但他知道,若那机器再不快点继续它的工作,他会疯掉。

  阳器的设计者一定是一个疯狂的家夥,但他的程序没有让人真的发疯。阳器没有辜负修的期望,再次在他的体内行动起来。

  「啊!」修被下体一阵突如其来的顶撞一惊,身体几乎跳起来。

  这一次,阳器竟像打桩机一般,伸长棒体往修下体的深处一撞,再慢慢缩回去。这一击突然且猛烈,毫不留情地打在修内壁最深处最柔弱的地方,疼得他的泪珠在眼眶直打转。

  但一击过後,阳器停顿的时间很长。修有足够的时间回味和消化了上一击的痛苦,已经做好迎接下一次冲击的准备,可阳具还是悄无声息。未知的等待加剧了修心理的恐惧,他的紧绷著神经,胆战心惊却无计可施。

  「啊啊!」

  阳器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又是突然地连击两下。它抓住修最脆弱的时刻,在他心中充满对它的畏惧和臣服时,给他最无情的攻击。

  修就像一个卑微的奴隶,无法预知自己的未来,只能让身体随时做好准备,在君王突然起兴时接受他最意想不到的玩弄。

  阳器的撞击是无规律的,有时是一阵静寂後重重的一击,有时又是狂乱地连续敲打,以此肆虐著修的身体。

  修伸长脖子极力後仰,每一次撞击,都把修顶得跳起来。每一次情欲的激昂,都伴随著强烈的电流。

  口中的呻吟已微弱,唾液湿润了口中的金属球,不住往外流淌。下巴和脖子因此湿润,为那张痛苦而疯狂著的脸增添了淫乱的色彩。铃口的液体不断涌出,可偏偏不能倾泻。

  这样的酷刑几乎夺走修最後的理智,他不愿再受这冰凉的机器的摧残,他想叫喊,让秋山先生回来。他要他。

  「唔……嗯!」口枷剥夺了他的话语权,他叫不出想表达的语句,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音节。

  秋山先生……请回来……我受不了了……

  不是你是不行的……

  我要你……秋山先生……

  修垂下头,心中呐喊著。

  此时,每一秒都如一天一样难熬。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後庭的阳器不再撞击,开始膨胀时,修在胀痛中挣开眼睛,看到自己面前的一双脚。

  他猛地抬起头,泪水这才哗啦啦流下来。

  「唔唔!」他含著口枷朝面前的男人哭喊著。

  「我替你完成策划书了哦,修。呀呀,你现在的样子真是淫乱极了。」秋山站在修的两腿间,一只脚撩起修的下巴,「但是,也美豔极了。」

  修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秋山,请求他放开他。

  可秋山却浑然不知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数码相机:「这样的美景,一定要留念才行。来,修,看这里哦。」

  秋山愉快地对著被锁链束缚的修拍照,并给了他的面部,阴茎等部位好几张特写。

  秋山先生……求你了……

  修哭泣著甩著头,泪水和口中留出的唾液交融。

  「怎麽,你想说什麽麽?」秋山这才把修的口枷取下,抹掉他嘴角的唾液问。
  「求你……」修大口地喘气,啜泣著说道,「让它停下……我不行了……」
  「呀,你不喜欢这个东西?可是我觉得你的身体似乎很享受呀。」秋山说。
  「不,我不要它……」

  「那你要什麽?嗯?」秋山舔著修眼角的泪水,柔声问。

  「我要……我要秋山先生……不是秋山先生不行啊……」修哆嗦著,泪水涌得更多。

  「好孩子,别哭,我这就帮你解开。」

  秋山解开了修手脚的锁链,修挣扎著跪起来,缓解下体阳具带来的折磨。
  「秋山先生,还有这个,请让它停下……」修指著还插在自己菊穴中的阳器,说。

  「哦,那个呀,让我找找遥控器。啊,在这。」

  秋山从口袋掏出遥控器,在手中抛接玩耍。可手「不小心」一偏,遥控器掉到不远处的地上。

  「呀,掉了。能帮我捡回来麽,修?」秋山坐在地上,指著不远处的遥控器,一脸无辜地对修说,「要像宠物替主人捡飞盘一样哦,懂吗?」

  「是……」

  修顺从地趴下。他下体内的阳具已经膨胀成少年手腕般粗细,狠狠地折磨著他的後庭。他只能咬著牙,强忍疼痛朝不远处的遥控器爬去。

  可秋山只解开了他手脚的锁链,他的项圈的另一头还拴在护栏上。当他趴到离遥控器只有一步之遥时,项圈的锁链已经拉紧。他不得不趴在地上,尽量伸长脖子,用舌头把遥控器推到牙齿够得著的地方。当他终於能咬住遥控器,把它含在口中时,他的脖子已经被项圈勒得火辣。

  修叼著遥控器爬回秋山脚边,把东西放到他手上。秋山满意地揉摸他的柔软的黑发,终於按下了停止键,修体内的阳具变回原来的模样,不再动弹。

  长达进半小时的折磨终於停止,修却并没有因此得到解放。他用渴望的眼神看著秋山,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喘著热气。

  「你是在邀请我吗?」秋山忍不住伸手抚摸修的唇,「告诉我,要我做什麽,修。」

  修舔著秋山的手指,说:「请满足我,秋山先生。」

  「继续说。」

  「进入我的身体。」

  「还有呢?」

  「请上我,蹂躏我,让我记住你的味道。」

  「好的,我答应你。你首先要做什麽,明白吧?」秋山坐在地上,张开两腿,直指自己的裆部。

  修爬过去,趴在秋山两腿中间。他解开秋山的裤带,用牙齿咬下拉链,便看到他早已硬挺的分身。

  隔著底裤,修开始舔舐秋山的阴茎。柔软的舌头从根部往上,把秋山裆部的内裤湿润,分身的形状更明显。修慢慢拉开底裤,秋山硕大笔直的分身立即跳出来。修握著炙热的阴茎,张大嘴,熟练地吞吐吮吸,手指更不往拨弄秋山分身根部的两个蛋。

  「太棒了,修。」秋山抓著修的头发,迫使他把分身吞得更深。

  修吞吐得越来越快,并不住吮吸轻咬,他知道如何取悦秋山,如何让他更快获得快感。肉刃冲进他的喉咙,把他的嘴撑得疼痛,可他不在意。

  果然,没多久秋山便扯著修的头发把他的头拉开。

  「够了,转过去。」秋山简短地命令道。

  修连忙转过身跪下,压低头部,把臀部高高翘在秋山面前。秋山抓住假阳器,轻轻转动,便狠狠一拔,将其抽离修的下体。修感觉体内一空,有空气灌入後庭,凉飕飕的。菊穴一开一合,象在喘息。

  「修,你後面的小口在急切地邀请我呢。」

  秋山拍拍修的双臀,用手往两边掰开,伸出舌头品尝。舌头试图往里钻,在菊穴闭合时退出来,又再一次强势地敲开洞口探索更深处。

  「请……快填满我。」阳器抽离後的空虚感让修难耐,他叫道。

  话音刚落,一个灼热的肉刃便狠狠刺进他的後庭。

  「嗯啊──」

  不同於冰凉的假阳器,秋山的阳具火热而激情,一瞬间将修的空虚填满。
  「怎麽,才刚插入,你就爽得叫喊吗?」秋山笑道,「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秋山先生在我的体内……我感觉……好热,好满……」修说道。

  「乖孩子。」

  秋山开始抽动,缓慢地,每一下都强有力地撞击。

  「嗯……嗯……」修的呻吟倾泻而出。

  「好美味……修,这半个月你都没有使用这里麽?」

  「没……没有……我一直在等秋山先生……」修说。

  「好孩子,往前走。」秋山用下体顶著修,把他往前推。

  修在秋山的驱赶下,爬到护栏旁,双手抓住栏杆。

  「叫,对著外面大声交出来!」

  「秋……秋山先生……」修挣开眼睛,看著高楼下的繁华和人流,感到屈辱和为难。

  「怎麽,没听到麽,修?」秋山俯到修背上,一手抓起他的分身,一手伸进修的口中,把他的嘴敲开,自己同时使劲一顶。

  「啊──啊──」修终於忍不住叫出来。

  「对,再大声一点。」

  秋山抓住修的头发,把他的脸按在护栏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嗯──啊啊──」

  修尽情地叫喊著,在秋山的抽送下,一次次撞击护栏,脖子上的锁链也刷刷作响。

  「你太棒了!」秋山贴在修耳边,喘息著说,「修,对全世界说,你是我的。」
  「我……我是秋山先生的……」

  「你的身体,你的心,都是我的。」

  修已经不去管楼下的人会不会听到他的声音,天上的流云是否在看著他淫乱的样子。他只想对著世界宣布:

  「我的身体……我的心……都是秋山的。」

  当秋山狠狠一顶,把灼热的精液冲进修的身体深处时,修也对著蔚蓝的天空和雪白的云朵射出自己的爱液。

  激情宣泄後,修立马软瘫在地上。秋山除掉修身上的器械,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汗珠。

  「修,我出差的时候想我了麽?」秋山问。

  「没有一刻不在想。」修环著秋山的脖子,胸口还在起伏。

  「准备了什麽欢迎我麽?」

  「嗯,晚上我会为你准备好吃的。」

  「任何饭菜,也不会比你美味。」

  「秋山先生……」修情欲未退的眸子带著雾气,害羞地地看著秋山。

  「我爱你,修。」秋山捧起修的脸,轻啄一口。

  「我也是,秋山先生。」

  骄阳已偏西,为天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拉出长长的身影。流云看完了天台上的激情,跟著微风慢慢西移,爬向天边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