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349


  急救车在住院部门口不远处停住,随行人员下车,做着转院工作。

  谢知婧将鲜花轻放在浑圆的大腿上,略有心事的目光落到急救中心的车辆上,「据他们说,救我的人抱着我跑了好几里路才回合到赶来的救护车,弄得他浑身是血…总觉得救命之恩这么大,要是找不到对方,我总感觉心里不对劲儿。」
  任昊站在谢知婧身后,扶着轮椅,然而在事情已基本解决的情况下,任昊也就没打算再把这事儿说出来,心说当个做好事不留名的无名英雄也蛮不错。
  谢知婧无声叹息了一下,圆润的指甲盖习惯性在大腿病服上慢慢划着圆圈,
  忽地,谢知婧熟媚的细眸子转向任昊,「婧姨这次得救,多亏了那个孩子,对了任昊,嗯,记得你家也住在那一片吧,当时有没有见过满身是血的小孩儿?」
  谢知婧送任昊回过家,自然知道他家住址。

  任昊没有丝毫犹豫摇了摇脑袋。

  「那听没听你家邻居提过?」

  「也没有。」

  谢知婧若有所思地瞧了他两眼,方淡笑着收回略微失望的目光,沉默不语地继续盯着急救车。

  转院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救护车司机在随行人员返回车厢后,踩动油门,缓缓朝外驶去。

  当车子经过谢知婧身前几米时,司机突然一个减速,让急救车慢了下来,后而探出脑袋盯着任昊看了好几秒,眼神中似乎有种狐疑的色彩。

  任昊也看见了他,有些眼熟的感觉,把他与急救中心联系在一起,豁然记起来,这人恰巧是当天急救中心值夜班的司机,那天夜里,如果不是他耳朵好使,兴许就与任昊两人错过了。

  「小兄弟,咱们见过吧?」司机慢慢将车停了下来,使劲儿看着任昊。
  任昊微笑摇了摇头,没搭话。

  司机有些狐疑,凝眉揉了揉太阳系后,忽然,猛地拍了下方向盘:「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天夜里是你救的人!你咋的还不承认呢?!」

  任昊顿了顿,瞅见谢知婧美丽的眸子瞪得大大的,不停上下打量自己,于是无奈点头道:「是我,司机大哥,我本来还打算做好事不留名呢。」

  司机把手伸出侧挡风玻璃,竖起了大拇指:「小兄弟,我昨天就听说,他们到处打听你的消息呢,这事还是成人的好啊,你救得人听说是个大官呢。」司机没认出谢知婧,也不知道她的局长身份,不然一定会礼貌下车的。

  任昊低头见婧姨仍然歪着头,眸子闪烁不定,但一直盯着自己,眨都不眨,而且眸子里似乎透着与司机同样的疑问。

  「其实我啊,是有这个打算,不过那是没见到病人之前,喏,这位啊,就是我救得人,现在是我婧姨。」任昊说完推了推轮椅,然后对谢知婧调皮的眨了眨眼,眼瞅着谢知婧转过脑袋跟司机打招呼,「你好。」

  「你、你好」司机拘谨的回应,一时间居然忘了有急救任务了。毕竟面对这么一位风华绝代的美熟女,这熟女气场又强,虽然穿着病号服,但却透着不似平头老百姓的高贵气质,着实给司机高不可攀之感。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呀,这辈子也不可能知道是谁救了我了。」
  司机傻笑以对。

  「老吴,快开车吧,院里还等着呢!」后车厢里有个护士不耐烦的催促司机,这种急救车每天都有任务,多一分钟也耽误不得。司机这才回过神,连道别的功夫都没有,一脚油门冲出了医院……

  「说说吧,怎么打算的,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告诉我?」

  谢知婧板起轮椅,让身体正面对着任昊,眸子亮晶晶的盯着任昊。

  任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再次来到谢知婧身后,推着轮椅走向医院较为安静的林荫小道上,边走边说。

  「之前不知道是您的时候,我打算等合适的时机在表露救人者的身份,感觉那样效果会好一些,这么做对我小舅公司的帮助应该会最大化,见到您之后呢,那一阵我都有点蒙了,之后咱们一直聊了很多,您也答应不追究我小舅,后来我就越来越感觉,既然说不说没什么区别,还不如当一次无名英雄呢,还有就是…
  这么说吧,之前我不是救过您一次吗?我后来想了下,再救一次这恩情就太大了,我觉得有可能影响咱俩现在这种非常舒适、轻松的相处氛围,反正…就是感觉说了还不如不说呢。「

  任昊说完,继续慢慢推着谢知婧在林荫小路上慢慢走着,阳光顺着茂密的树叶间娑婆洒落,地面上每个光斑,对应的就是一条细细的光柱,其中又有上下漂浮的幽幽浮尘,如绒毛,又如初雪。

  谢知婧听完后,垂着眸子,嘴角自始至终的笑意越来越浓,待任昊走出几步后,方是轻笑出声,如悦耳的风铃。

  「小昊,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呃…可以呀。」任昊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概因他想起了范绮蓉……

  「那我可以当你姐姐吗……我知道咱俩差了一旬多,不过我装装嫩,你在托大点,就没问题了吧?」谢知婧歪着脑袋,仰着雪颈,表情认真的征求任昊的意见,丝毫没有半分局长的架子。

  谢知婧认真的模样,熟媚的脸蛋儿因为角度问题,下巴仰的高高的,一双美丽的眸子向上转,因为视角问题,她想要对上任昊的目光,就必须让眼睛瞪得大大的,而这势必让眸子容易发酸,所以眼睛不停眨呀眨又透着少女的娇俏感,加上那白皙纤柔的雪颈,肌肤十分细腻,让初尝肉味的任昊,止不住的意动!
  这娇艳的仪容让任昊呆了,谢知婧等了几秒没得到回应,见对方直愣愣瞅着自己,似乎都要流口水了……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谢知婧早该恼了,但她却没有,反而越来越感觉害羞…
  …

  这种羞赧,在红一代家长们的教育下,早在谢知婧16岁的时候就慢慢消失了,之后更是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入了她的眼,最后她才按照家族的政治意图,嫁给了一个不爱的男人,那个男人也不爱她,而且有深爱的隐婚妻子了,于是夫妻俩结婚多年,连手都没有拉过,更别提上床了……

  而谢知婧之所以爱都没做过,却能诞下女儿,则是因为试管婴儿这项技术。
  夫妻俩各自在医院取了精、卵子,在医生的精确培植下,精、卵子成功合成受精卵,之后进行受精卵移植手术,由女医师戳破了她的处女膜,然后将培育好的受精卵移植到她的子宫里。手术前后进行过两次,才成功怀了崔雯雯……
  「傻看什么,问你话呢。」谢知婧声音平淡,外表仍然优雅从容,但却心有怯怯的收回了目光。

  任昊干咳一声,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那、那个…可以呀。」

  「你同意了?!」谢知婧惊喜的握住任昊的手,笑靥如花。

  「姨…我送你回去吧。」任昊有些害羞的抽了抽手。说实话,谢知婧这种成熟稳重、气场强烈的女人,如果突然打破自己往日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露出女性的风情来,譬如妩媚、可爱等,那么那种自身高颜值所带来的强烈反差美,绝对给人极度惊艳的感觉!

  谢知婧皱眉故意的嘟了嘟嘴,两腮鼓了鼓后佯怒道,「你叫我什么?!」
  「呃…婧姨…不对,婧姐?」

  谢知婧眸子转了转,略微思索后,娇声说道,「婧姐感觉不亲,嗯,我小名叫静静,你叫我静静姐吧,好不好,显得亲多了。」

  面对谢知婧热切的眼神,任昊尝试性的开口,「婧婧姐。」

  「真乖,不过我乳名的静静,可跟我名字里的婧不一样,你记住了,是安静的静。」

  「嗯。」

  ……

  两人十几分钟回到了病房。

  谢知婧一路跟任昊聊着家长里短,重要的事情她打算留到病房里单独聊,显然任昊以为隐瞒救她这件事已经画上句号,认完姐姐就过去了是错误的。

  回到病房,任昊小心翼翼地上前两步,搀起谢知婧很有肉感的细腻臂膀,一点一点向病床移动着,扶她坐下后,任昊怕婧姐躺不下,随机一手揽住她的后背,一手环住她大腿,就这么半抱起婧姨慢慢平放到床中央,后而赶紧收回手臂,脸色微红地瞄了眼谢知婧晃动的胸脯。

  真大!

  无论是34D,36E,还是58G,任昊都不明白这类尺码的概念,在他眼中,只有四个等级:不大,大,很大,非常大。

  无疑,谢知婧满级了。

  任昊暗道,乳房从视觉冲击方面讲,似乎婧姐的乳量是自己现实中见到最大的……不对,还有妈妈的,妈妈好像是G杯罩来着?不过一直穿的太宽松,倒是无法分出谁的婧姐跟妈妈谁的大一些来……

  「我还没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谢知婧坐在床上,开口拉回任昊的注意力,同时硬是拉着任昊做到自己身边紧挨着。

  「不用谢啊,你都是我姐姐了,我也认你这个姐姐,所以谈谢生分了吧。」
  任昊显得很坦然,谢知婧虽然表面跟他差了十几岁,但是他心理年龄二十五了,而且他与谢知婧的默契感,都让他认同、喜欢这个刚认的干姐姐。

  谢知婧转头直视任昊,任昊与之对视,十分坦然,这让谢知婧内心愈发温暖,老实说大家族里,感情还是很淡薄的,这种毫无目的体贴、关心,对谢知婧而言难能可贵!

  任昊被火辣的眼神盯得脸红,受不住低头道,「姐,别这么看我……受不了。」
  模样好可爱,皮肤好鲜嫩!要颜有颜,要心灵美有心灵美,还有模特般的身材……这是谢知婧盯着任昊,慢慢演变的心态。男人喜欢看美女,反之亦然。
  谢知婧一介熟女,本能的面对小鲜肉有优越感,戏谑的心态加上这几天对任昊产生的复杂难分的感情,促使她做出了不符合年龄的冲动举动!

  只见谢知婧看着任昊有些痴迷,然后探身向前……

  任昊闻着一股香气靠近,「吧嗒」一声,就感觉脸被亲了一口。

  任昊不敢相信的机械转过头去,呆呆的看着谢知婧。

  「那我就不谢你了,刚才那是奖励,算是…首付吧。」谢知婧亲完之后没有后悔,不过这是她的初吻……她虽然三十好几了,仍忍不住羞得微微脸红。
  「首付?」

  「嗯。」

  「为什么,你现在是我姐姐,都说了不用给我奖励的……」

  「就姐弟来说,亲一下脸颊没什么,你想亲我也随时可以,我这个首付的意思呢,是你救了我两命……」谢知婧说道这,任昊忍不住打断了一下,「两命太夸张了,再说我不救你的话,你也未必有生命危险不是?」

  谢知婧白了任昊一眼,嗔道「别打岔,我说两命就两命,刚才亲你你别误会,我是为了报答你救我两命给你的福利,怎么样,喜欢吗?」说完诱惑的舔了舔嘴唇。

  「不是说是您是我姐姐,不需要报答、奖励之类的吗……」

  「那你喜不喜欢,这可是姐姐初吻!」谢知婧有些气结,心说这可是我珍藏了三十多年的初吻,送你你还不乐意了?

  「呃…婧姨……」察觉谢知婧瞪了自己一眼,任昊赶紧改口,「姐…静静姐这么漂亮,怎么会不喜欢呢,不过你说初吻…是指今天的初吻吗?」任昊想调节暧昧的气氛,故意挤眉弄眼的调侃道。

  谢知婧闻言咬牙吧唧一下红艳的小嘴儿,眯着凤眸,用成熟诱人的磁性嗓音幽幽道,「不是今天的初吻,刚才我亲的那一下,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亲到别的男人,包括我爸的所有男人,还有我那个死了的丈夫。」

  任昊有些晕,都有孩子,快中年了、一看就熟透了的美艳妇人,告诉自己她没亲过任何男人,除了自己……这太匪夷所思了,但是谢知婧没必要骗自己…等等,她告诉自己这个是什么意思?

  任昊思绪混乱,有些蒙逼的呐呐自语道,「怎么可能……」

  谢知婧几乎靠在他身上,自然听的清楚,也不知怎的,平时讲道理、大度的她,居然小心眼的感到生气,眼睛愈发眯的狭长,透着一种危险诱人的气息。
  「我跟我丈夫是政治婚姻,我女儿是试管婴儿。」平淡的语气,这个秘密,谢知婧第一次开口告诉别人!

  任昊目瞪口呆的看着谢知婧,哑口无言,这个重磅消息一时间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且我跟他有协议,他有个隐婚妻子,我答应他不插入他们的感情,他答应我试管婴儿,然后我们合作让对方家族安心。」

  任昊眼珠子更大!

  「所以你信了吗?我的处女膜都是做受精卵植入手术时,医生弄破的,也就是说,我是处女,最纯洁的那种,没谈过恋爱,没亲过嘴,甚至16岁以后,就没有暗恋过任何男孩儿……」

  「信……」

  任昊刚不敢置信的无意识回应完,余光就感觉婧姐靠了过来,准确的说是脸……

  娇颜入前,谢知婧探头、嘟嘴,丰满的嫩色唇瓣娇艳欲滴,缓缓印到呆愣住的任昊的嘴巴上!

  柔软、微微有些清凉……这是二人的感觉。

  突然谢知婧身子痉挛了一下,迷离的眼神有些震惊,瞳孔微微颤动,她仿佛被电了一下,就从接吻的地方感受到!

  接着谢知婧迷离眼神,嘴唇传来的酥麻感,似乎一直延伸到自己的小穴里,她的春心逐渐躁动,丁香嫩舌渐渐探了出去!

  谢知婧慢慢地在木住的任昊脸上吻动,同时双手紧紧地抱住对方,谢知婧将已经绵软发烫、火热的娇躯靠到任昊宽阔的胸膛上,用自己绵软的粉嫩巨乳紧紧地压着,娇躯不安的磨蹭间,一对大白兔不断变幻着迷人的形状!

  谢知婧有些湿了……感觉就这么跟任昊接吻,就比自慰抠屄的时候爽多了,这让她愈发着迷。

  谢知婧如水蛇般扭动着,不时从任昊身上体会到过电般的强烈酥麻酸爽的快感,这让她有些失控、急躁的开始啃咬任昊不肯张开的嘴唇。

  任昊嘴巴被谢知婧没轻没重咬疼,这才回神推开谢知婧,脸色一阵变换后,重重吐了一口气,坚决的说道。

  「静静姐,我们这样…我们不合适,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现在有爱人了。」
  谢知婧噗哧一笑,由于动情,即便在怎么克制神态,举手投足间也透着浓浓的妩媚、风情,「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一个16岁的小孩儿呢?你想多了,我之前说了,这是报答你救命之恩的首付。」

  「啊哈哈…是、是吗,还是算了吧,我觉得这是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
  谢知婧忍住心中的不快与失望,夹夹湿润的腻胯,再次强颜欢笑道,「是吗,干姐姐也不行吗?」

  「……嗯,不行。」

  一阵沉默,谢知婧脸色不太好。

  「你不用担心你小舅的公司。」谢知婧转移话题道,只见她半倚在床头垫起的软枕上,眯起细细的媚眼,气质上多了几分略微慵懒的味道:「姐昨天说的都是实话,后面会帮你处理好的。」

  任昊干咳一声,接着话茬说道,「静静姐,你真的一开始就没打算追究谦敏货运?」

  谢知婧摇了摇头,盯着他媚媚的说道:「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姐姐不会为了这点事儿,去横生事端的,真没那个必要,为官也是这个道理,气量如果小了,注定走不远。」

  任昊突然想到某种可能,于是皱着眉头:「会不会有这个可能,底下人揣摩上意,私自断定您肯定会追究,所以打压谦敏货运,他们一来为了躲事儿,二来嘛,嗯,我说句不好听的别介意,二来为了巴结讨好姐姐您。」

  「你小舅那边听到什么风声了吗?」谢知婧凝眉想了想。

  「这是我个人的猜测,怀疑而已。」

  谢知婧沉吟了一会儿,方摇了摇脑袋:「这里面的事儿,你或许不太懂,我简单跟你说吧,你那天看到很多人来探望我吧,如果当时我与他们随意聊天中若有若无地带出想追究的意思,那他们定能看出来,想巴结婧姨的呢,自然会在底下做些手脚,你说的情况或许会出现,但现在的问题是,婧姨没有那么做,所以就是想巴结婧姨的人,也不会盲目下手,他们怕办不好,反倒引起我的反感,毕竟,我的伤不是很重,追究就显得大题小作了。」

  这里的门门道道,任昊算不上清楚,但也一听就懂,「您说的我明白了,姐,您别嫌我烦,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追究,但你丈夫看你受伤,或许就…呃,你家人看到你受伤之后,说不定就直接把事办了。」

  谢知婧哑然失笑了一下:「我名义上的丈夫很早以前去世了。」

  「原来你现在单身?」

  「嗯,怎么,你觉得我有老公的话,就算只是名义上的老公,我就是那种随便乱亲别人的人?」

  「原来是这样,你之前说的……」

  「都是真的,包括处女。」

  「噗咳咳咳——!」

  任昊的表现惹来谢知婧「咯咯」的娇笑不停,笑靥美如画。

  接着谢知婧又调戏了任昊几句,这才心满意足的罢了【liao】。

  谢知婧虽然之前只是情不自禁,而且她自己都不想承认喜欢上任昊了,但还没表露心迹,就被拒绝了,老实说刚刚很不好受,但经过逗任昊玩,现在心情美丽多了。

  拽过任昊的手臂揽着,谢知婧脑袋靠到任昊的肩膀上,整个过程非常自然,透着淡淡温馨。

  谢知婧旋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眉心,「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嗯,把手机给婧姨拿来,在柜子上的小包里。」待任昊递过手机,谢知婧单手快速拨出一个号码。

  「哥,我知婧……嗯,好多了,其实早就能出院了……嗯,对了,我问你个事儿……撞我的司机隶属谦敏货运吧,我也没受什么伤,司机也被抓了,所以这件事你们就别弄大了……什么……已经交待下去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谢知婧的眉头重重拧了一下:「哥,这件事由我接手吧,你和爸都不要掺和了……我没别的意思,反正不要追究谦敏货运的责任就对了,嗯,详细的事儿以后再说,你先忙吧,我挂线了。」

  任昊知道,问题的结症找到了,不过,他反倒安心了下来,「静静姐,你哥哥怎么说?」

  谢知婧对任昊面露歉意:「我哥从小就疼我,这回没经过我同意就让他秘书把消息放出去了,结果,呵呵,就像你说的那样,恐怕再过几天,与谦敏合作的几个大公司都会相继撤出,唉,跟我不一样,我哥位子高,说出的话分量太足。」
  任昊心思已定:「婧姨,这下没问题了吧。」

  「容我想想,一时半会还真不好办。」谢知婧佯装为难之色。

  「为什么不好办?」任昊愣住了:「不就是您哥哥一句话的事儿么,收回来难道不可以?」

  「不是那么简单。」谢知婧狡黠的把任昊的胳膊往自己乳房上使劲压了压,然后故作语气为难道,「当官的,都好个面子,你头天放出的话第二天就收回去,事后让人家怎么看你,这事说来简单,但要想办圆滑,就得动动脑筋了,所以呢,刚才我没让我哥继续掺和,还是由我出面比较合适。」

  任昊前世接触过的人,层次都不算高,谢知婧的话让他觉得矫情。

  「简单的事情,搞的这么复杂……」

  「我这条路就是这样,简单的便复杂,复杂的变得更复杂……不过让你小舅放心吧,没事的,姐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谢知婧摸摸任昊的手背,眼眸中流露出一种说不清楚的复杂喜爱,有长辈对晚辈的,也有其他的……

  忽地,谢知婧看似不经意间问了一句:「小昊,以前忘了问,你父亲在什么地方工作?」

  「我爸…他早就去世了。」

  「……不好意思。」

  「嗨,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跟我妈相依为命,过的挺好。」

  「嗯,你妈在那里工作?」

  任昊随口答了她,殊不知,谢知婧已暗暗记在心底。

  之后的时间,任昊再次充分展现出他强大的个人魅力,对谢知婧照顾的无微不至,同时随意的跟谢知婧聊着,一般是谢知婧说,任昊听着,而谢知婧说的都是一些很亲密的人才能说的私密事。

  谢知婧扬起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未曾收回,心里愈发喜欢任昊,这喜欢越来越深……

  闲聊下,她也不遗余力地教着任昊一些门道、边角,总之,她潜意识里,正在将任昊努力塑造成她的白马王子,未来也会如此……

  谢知婧是教育局副局长,她可不是尸位素餐的酒囊饭袋,她对教育方面还是很有心得的。她不会把话说得很直接,而是循循善诱,举一些身边的例子,而且说的不多也不深,最终还是要靠任昊自己理解、吸收。

  越与谢知婧接触,任昊越觉得这个女人太优秀了,可以这么说,在任昊相识的人中,谢知婧是最高贵有内涵的,心思也极为细腻,城府很深,即便感觉她对自己十分的坦诚,但让人有些猜不透。

  很久之后……

  「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谢知婧满足地出了口气,神色没有丝毫疲惫:「跟你聊聊天,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任昊呵呵一笑,随口问道:「那我再陪您待会儿?」

  谢知婧优雅的展颜一笑,点头道,「好呀」眸子里有一丝鬼精灵的捉弄之意。
  任昊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

  又聊了一会儿后……

  谢知婧勾起嘴角笑看着任昊:「我准备多住几天院,正好做个全面检查,嗯,你要是有空就过来陪陪姐姐吧,天都黑了,回去吧,你妈该担心了。」

  停顿了片刻,谢知婧突然溺宠的看着任昊,说道:「有任何麻烦,来找姐姐,姐姐帮你摆平,我摆不平的,我帮你找我哥哥,或者爸爸」任昊很懂事儿,谢知婧怕他受气只能硬忍,于是这样说,意思很明确,要给任昊当后台!

  任昊闻言,颇受感动,呲牙、阳光的笑笑后,「静静姐,你就不怕我打着您的旗号惹麻烦吗?到时候欺男霸女,肆无忌惮的欺负别人,当个恶少什么的。」
  「调皮,你要真那么坏,姐姐就…就打你屁股。」说完谢知婧自己吃吃笑了起来,揽着任昊臂弯这么久还没松呢,这会儿紧压任昊的一对「七尺大乳」蹭的任昊心晃神摇。

  谢知婧接着亲昵的捏了捏任昊的手掌,心说这个小家伙,越来越讨人喜欢呢……

  ……

  刚出宣武医院,任昊就在牛街十字路口东北角找了家小卖部,用公用电话给小舅妈拨了去。

  「小舅妈,我是任昊,小舅回家了么?」

  「还没有呢,什么事?」

  「您要是能联系到小舅,就赶紧叫他回来吧,我今天去找过被撞的伤者,人家告诉我不追究了。」

  「真的?」

  「真的。」

  「这可不能开玩笑啊,小昊。」

  「舅妈,我会那这种事情开玩笑?」

  小舅妈喜上眉梢:「那太好了,呵呵,我就说嘛,不会有大事儿,都是你小舅疑神疑鬼闹腾的,人家市领导哪个不是心胸宽阔,怎么可能计较这点儿事儿呢,小昊啊,舅妈谢谢你了!」

  「能找到我小舅吧?」

  「我尽量吧,唉,你要不打这个电话,我也准备叫他回来呢,这几天公司事儿多,我一人也顾不过来,而且马上有几个公司的合同到期,续签的事还得你小舅去张罗,我也不懂啊。」徐梅属于那种很有代表性的家庭主妇,模样周正,身材一般,哄个孩子做个饭,完全没问题,可赚钱经营这些动脑子的营生,就差点意思了。

  「小舅回来以后,让他给我家打个电话,我找他还有些事儿,那您忙吧,我挂了。」

  「行,谢谢你了。」

  「一家人应该的。」

  付了一张老版五毛钱纸票交上电话费,任昊随即从兜里摸出一张快要过期的学生月票,去马路对面等公交车去了。

  ……

  晚上八点一刻。

  任昊搓搓手,正着身膀在电脑前。

  给BANDAI寄去的脚本是他近来比较关心,任昊没有在网络上浪费太多金钱,毕竟一个小时的网费电话费要三块钱左右呢。他每隔一天才会上一次网,看看邮箱里有没有动静。

  在删除了几封垃圾邮件后,雅虎邮箱忽然提示有新邮件,点开看了看,这封邮件无论标题还是内容,均是全英文的,猛一看上去,倒有些小广告的意味,但心细的任昊注意到来信邮箱地址最后,却是「JP」「CO」等字样,明显,是日本寄来的东西。

  随后,工工整整的英文字母让任昊一阵头大,这才是真正的英文啊,跟自己那半吊子英文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无论语法还是用词,都无可挑剔。

  任昊看着费劲,不过勉强能琢磨明白,也辛亏他最近用英文写死亡笔记,所以英语能力提升很大!

  任昊吃力的读了下来,确实右肩是BANDAI公司寄来的。上面的大概意思是这样,BANDAI很看好《死亡笔记》的简略脚本,觉得设定非常新颖,人物情节等等拿捏的也相当不错,但碍于日本现状,至少要看到一个正规详细的小段脚本才可以向上审批,这样,也方便制作组做成企划案,所以,BANDAI方面让任昊出示几个详细的分镜场景脚本,供审核检阅。

  从英文脚本不难看出任昊是个外行人,或许是怕他不懂,下面也写出了关于分镜脚本的定义与写法。

  落款处,BANDAI给了他一个审核组的邮箱地址,说以后寄信到这里,主站邮箱流量太大,加之不是专门用来做动画审稿的,所以,很可能会遗失信件。
  很麻烦,但任昊耐心足,耐着性子研究了一下邮件上的详细说明,任昊恍然大悟。他原本以为中国的剧本就是日本的脚本,只不过叫法不同而已,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日本的动画脚本家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因为动画里没有活生生的演员可以靠演技临场发挥,主要就是脚本与监督(导演)制定一切,所以,脚本要体现出的除了详细情节走向外,还有很多很多细枝末节,比如,人物细微表情变化,具体到每个字的日语对话,简单环境描述等等等等。

  这些细节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