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330
代贴:小鸡汤


  『小茜…当哥哥的女友…』

  这天的傍晚我失魂落魄,拖着只可以用蹒跚来形容的脚步在街道上流连,空荡荡的脑海不断忆地女同学刻前的说话。

  「阿明你会生气吗?如果…我当华哥的女友…」

  「介意?哈哈,我当然不会介意,但你说真的吗?才认识几天了吧?」
  小茜沉默了一会,诚惶诚恐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华哥突然跟我说这种事,我也很迷惑。」

  「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怎么我都不知道你们有来往?」

  小茜彷彿被问到了死穴,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话,呆住片刻,才低着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那天之后我们下课,跟你在街角道别后便碰到华哥,他说是偶然经过,当时我也没有在意,然后接着的每一天…他都在同一位置等我…」

  果然没错,哥哥是出手了,一次故意的偶遇,展开了他的攻势。

  说到这里,小茜稍稍抬头,语带歉疚:「我有想过告诉你,但又不知道怎样开口…说像华哥这样优秀的男生每天在等我,也只会给你笑话,所以直到昨天他跟我表白之前,我其实也不知道他的用意…」

  小茜的说话令我感觉她是受宠若惊,是一种民女被君主宠倖时的不可置信。
  我心里一阵苦涩,半刻说不出话来,小茜没有在意我的表情,傻呼呼的反问我:「你说…他会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

  他当然不是跟你开玩笑,他要玩你,跟你上床,把你成为他的玩物!

  我有种即场要揭穿色狼真面目的冲动,但当看到小茜那甜丝丝的嘴角,却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气愤。是活该的,这种女人是应该受到教训。

  你说不是故意隐瞒我,但事实你是故意隐瞒我,每天装着什么没事的跟我下课,其实是和我的哥哥相见。

  「阿明你怎么这个表情?你生气吗?」小茜看我突然沉默,带点担心问道,我笑着摇头:「没有,既然我哥这样有诚意,你便好好考虑吧。」

  「嗯…」毋须考虑,答案早已决定,明显小茜是动心了,我从没看过这位女同学脸上出现这种小鹿乱撞的表情,是兴奋,是喜悦。她今天跟我说的话并不是询问我意见,只是知会我一声。从明天起,她便会以哥哥女友的身份在我这小弟面前出现.

  『像华哥这样优秀的男生…』别过她后,那一句句的话仍在脑里盘旋,使我胸口憋闷。优秀?明明是烂人一个,不就长得高大英俊一点,认识没几天,凭什么说他优秀?这样的女人真是蠢,是猪一样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动气什么,我跟小茜什么关系也没有,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学,她有权跟谁交往,有权跟谁上床,有权给谁去玩。同样地,我也没必要告诉什么,她要犯贱,她要找死,她要给色狼玩,全都是自己责任!

  我知道小茜早晚会给哥操上,就像每个躺在邻房的女孩,一面给白玩,一面还要感谢哥哥把她们操得舒服。

  没有人令你们被其他人看不起,是你们令自己被所有人看不起!

  口里说事不关己,其实很不是味儿。回到家里,看到懒洋洋在家里看电视的哥哥,沉着气问:「果然出手了啊。」

  男孩回头反问我:「她跟你说了?」

  「你俩的戏那么好,不是她说,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呢!」我自嘲道。哥哥知道我得悉一切,一脸若无其事:「不早跟你说了要展开追求,我牛华是那种不守承诺的人吗?」

  「承诺?承诺是用在这种事上的吗?」我冷笑,哥哥满意道:「不过既然她告诉你,即是打算答应我了,哈哈,我就知道没有女生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
  看着那胜算在握的从容表情,我脸色更差了,但他说得不错,又一个蠢女将要死在情场杀手之下。加上想起两人像傻瓜般把我瞒在鼓里,一阵怒火又是由心而上。不哼半句的冲回自己房间,不想再跟这些骗我的人有任何交杂.

  「啊…太粗了…好舒服…你做爱怎么这样利害?」

  「呵,今天怎么这样骚,男友没喂饱你吗?」

  「别提他,小鸡巴没半点用,还是华仔你最好!」

  「哈哈,小淫娃,偷人还算了,还要侮辱男友,真是太过份,让我代他好好教训你吧。」

  这个晚上哥哥仍是有带女人回家睡,什么追求都是屁话,根本就是在玩弄小茜。

  「好深…用力…用力…人家还要…啊!太深了!华仔我爱死你!」

  很快,在旁边淫叫的便会变成小茜,她以为自己是哥哥女友,其实是炮友,是众多炮友中的其中一个。

  我虽然是很生气,但始终是认识了三年的同学,也没可能眼白白看着她沦为禽兽玩物。接着一天我决定大义灭亲,把哥哥的所作为所告诉小茜,让她逃离虎口。可是女孩的表现,却使我气上加气。

  这天小茜脸带春风,谁也看出是心情极好。我心一沉,问了那明知故问的问题:「怎么了?考虑清楚没有?」

  「嗯…」小茜没有回答,只含着羞涩笑容,轻轻点了一下头. 纵然是预料之内的答案,我还是被狠狠打击一下,像站不稳的几乎要倒下。

  小茜作了决定,她答应哥哥当其女友,他俩正式成为了恋人!

  接着那不识趣的女孩更火上加油地问我:「他说星期六要跟我约会,你哥哥喜欢女孩子穿什么裙子?他有什么嗜好?喜欢哪种话题?怎样才能使他高兴?」
  约会,是约会,平日我俩一起走路的只是上学下课,她跟哥哥的才是约会。
  我想告诉我的女同学,我哥哥的嗜好是玩女人,喜欢话题是谈他操过多少美女,你应该什么也不穿,抬高屁股给他操,便最可使他高兴!

  「我很紧张,你说我们会顺利吗?」听到这话,本来要说的都不用说了。那情人蜜运中的表情,使我明白在这事上我完全是一个局外人。一个不是我哥,另一个也不是我的同学,只是两个急不及待要上床欢好的狗男女。

  我不管了,事实上也不轮到我去管,这里根本没有人把我放在眼内。我本来以为这个每天跟我嘻闹的女同学对我是有点好感,原来都只是一厢情愿。因为探望我而和我哥搭上,天下间会有这样可笑的一件事吗?

  虽然对我来说,这笑话半点不好笑。

  那天之后,我决心不理他俩的事。说是交往,但两人见面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多。哥哥是个花花公子,不会把全部时间放在一棵树上。而从每晚他继续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情况看来,他俩应该还没走到那一步,做那男女间越轨的事情。
  可是豺狼始终是要吃掉猎物,哥哥知道小茜是处女,也没有太急进,而是一步一步使她掉进自己的陷阱,装作好人去当他善良男友的角色。

  终於这一天,时机成熟了,哥哥跟我说,他要这个星期天跟小茜上床。
  「你要跟小茜…上床?」

  哥哥一贯的伸着懒腰:「养肥了,也是吃的时候。我骗她下星期生日,那有什么比以身相许更好的礼物?说来等了一个月,破了我的最长时间,所以说处女就是特别麻烦。」

  我是忍不住了,这段时间我装作看不见,听不到,放开手让我的同学掉入哥哥的蜘蛛网,但当听到他们将要做爱,那份激动是没法忍耐:「你来真的吗?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再漂亮、身材再好的女人你也垂手可得,有必要拿我的同学开刀吗?」

  「喂喂喂,你哥是怎样的人你第一日知道?当日也有问你,是你说对她没兴趣我才上马的,怎么现在才来说这种话,没打算操她,本少爷会花时间在这种闷女人身上?」

  「你要玩去找别的女人,不要动我的朋友好不好?」我生气道。

  「好笑了,我现在是她男友,操不操是我俩的事,你这小子凭什么管我?她嘴给我亲了,奶给我摸了,屄给我挖了,操不操又有什么关系?」

  「什么?」我如堕冰窑,一时没法理解男孩的话,哥哥难掩兴奋神色,得意洋洋道:「你以为你哥是省油的灯,得到男友名份会不讨点好处?告诉你,我们第一次约会她便给我亲嘴了,上星期更把她脱个精光来个验明正身。别看这小处女外表清纯,其实长得一副淫相,不但奶子丰满,阴毛浓密,小屄更是敏感,被男人一舔便流过一塌胡涂,操起来肯定是个超爽的骚货。」

  「小茜…给你…舔…」听到女同学已经跟兄长有过身体接触,我像血上不了头的晕了一晕,没法想像那个光境。哥哥见我呆若木鸡,扬起眉毛问:「不相信吗?难道你认为我要玩个女人会有难度?」

  作为相处了十六年的弟弟,我当然知道要玩个女人对他来说是没有难度,他是天之骄子,是万人景仰的男神,要玩谁,谁便乖乖张腿给他玩。

  「反正你别多管闲事,撒了网,鱼上钓,没可能白白放走。看着是你同学,老哥会给你面子,好好让她有一个难忘的第一次。」哥哥无耻说着。

  我咬牙切齿,发誓即使从今断掉兄弟之情,也不容许哥哥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要揭发他,要让小茜知道,她的男友其实是一个色狼的真相!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