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366


              第三十三章醉舞

  我根本听不到电视的声音,只要坐到电视机跟前那张下面有三个小滑轮可移动的椅子上,这张椅子有很厚实的高高的靠背,兴许能或多或少地遮挡一下喧闹声,好让我听见电视的声音。电视的声音是听见了,但是也同时她们的谈话声也清晰可闻。两个女孩——我不知是否应该称之为少女或者一个女人和一个少女,我对女孩、少女、女人这三个概念的区分不是很明晰——从乡间小路谈到化妆经验,从猫猫狗狗说到楼下的小卖部,又从地铁上的猥琐男说到洗衣机……我真的打心眼里佩服她们转换话题之快之自然,而我常常陷在一件事情中久久不能出来,比如某一句歌词,如果从早上起来就想起,我会不由自主的轻声哼唱,反反复复,只有等待更大更强烈的情感来取代它,我才得以逃脱这单调的折磨。

  电影频道正在放一部叫《美国美人》,情节缓慢优美,我缩在椅子上一边听他们的谈话一边欣赏女主角那完美的身材,别有一番情调。我是从中间开始看的,大约过了半小时,电影就快结束了,却凭空以一个冗长的乏味的镜头收尾:一个被人废弃的塑料垃圾袋,被风吹着在地上翻卷,忽而打着旋,忽而升上去又落下来,刚一触地又翻滚起来,就像有一个顽皮的小孩在追逐着的大大的蝴蝶,慌慌张张上下翻飞不知归处。我知道这个镜头不是胡乱拈来压轴的,导演一定有他自己的寄托在里面,这或许是个隐喻。就在我思考着这个隐喻究竟为何的时候,一袭黑底碎花的拖地长裙从我身边掠过,女孩的香味混杂着醇酒的浓香拂面而来,却是纤纤劈手夺过我手中的遥控器,偏偏倒倒地迈着碎乱的脚步在客厅中央喘着粗气,脱鞋早已甩在一边,裸着她那独特的完美纤巧的脚踝,一边调着电视频道一边一边嘟嘟咙咙地嚷开了:「看啥子电影,换台,换《舞林大会》,姐要跳舞!跳舞!」

  我扭转椅子来看馨儿,这可好,看起来已有了七八分醉,两眼血红红的朦胧着,脸上红扑扑的!身不由己地坐在矮凳上摇晃,前仰后合的!口里直嚷着要睡觉,外歪斜斜地站起身来,脚上只穿着一只拖鞋,一歪身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鼻孔里呼哧哧直冒气,转瞬间已经香梦沉酣,鼾齁悠细绵长,仿佛有人在低低地吹一只长笛。满屋子都是香冽的酒气!

  这边纤纤已经跟随着电视里的节拍扎手舞脚地跳起来,她真是个天生的舞者:高高地托举起双臂,洁白修长的臂膀在金黄的吊灯下灼灼生辉。她金鸡独立一般抬起一条腿来,抬得高高地,以至于那杏黄色内裤包裹着的鼓溜溜的肉丘全部显露出来,吸引着我的目光,让我馋涎欲滴。

  「你练过?」我问她,这个姿势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得到的。

  「是啊,我小学的时候练过一点芭蕾,那时候的梦想大大的,我以为我会成为一个舞蹈家……」她摇晃着把腿放下来说,「你呢?你有梦想吗?」

  「恩……」这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得让我一时记不起来,我点上一支烟想了好一会儿。

  「我有很多梦想,不是一个。」我说,我觉得那时候我真的很贪婪,成天做那些大而没有边际梦。

  「都是些什么?」她有点好奇,耷拉着头斜斜地立在客厅中央问我。

  「比如说,我记得,有次有个人问我,是谁我记不得了,也许是爸爸吧,他问我长大了要做什么,我说我长大了要做毛泽东。」我说,这是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对话。

  「哈哈哈……你的梦够大,可是你怎么会做毛泽东呢?」她把银铃般的笑声止住问我。我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想,可是这是真的,那时候小小的脑袋里,毛泽东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妈妈都会背诵毛泽东语录,会用好听的声音给我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金山上的太阳》……直到有次我连一只鸭子都抓不住,我才知道我做不了毛泽东,我注定就是个平凡的人,为这个发现我还哭了一场。

  「我还想过做一个作家,可是爸爸连买一本练习册的钱都舍不得给我,再说我也担心没有纸写字,就放弃了。」这是我记得清楚的第二个梦想,这也是真的,我长长捡到上面打印了字的废纸,就会仔细地看上好一会儿,然后在空白处写字和做算术题。

  但她并没有听我说,还是继续独自跳舞。

  她那雪白玲珑的脚掌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用一个脚尖支持着全身的重量作为转轴,在客厅的中央在银白色的灯光下飞快地旋转,她的长裙飘散开来,像一把撑开的印着时髦的七彩小花朵的黑伞。她那白嫩修长的大腿,和紧裹着臀部的杏黄色的三角内裤,全都露出来了。两座隐蔽而神圣的山峰在抹胸里有节奏地抖动,一圈一下一圈一下……她的眼睛慢慢闭上,眉毛弯成了一小道彩虹。闭着眼享受这旋转带来的眩晕,亦或她在做梦,梦见了小时候的那些美好的过往。我心里想,要是在她完美的脚踝上戴上红色的珊瑚串珠,在她雪白浑圆的胸脯上方乳沟之间挂上一颗蓝色的宝石吊坠……那她就是一个美丽高贵的皇后。她的乳房上应该还有我咬的浅浅的牙印儿,她的身材不是那种娇小玲珑的,而是中等个子,苗条而丰满,但没有一点赘肉,一点也不臃肿,很有女性的肉感。她正赤着一双脚,袅袅婷婷的在我面前跳舞啊!我发现纤纤今天是这样的美丽,是这么的诱惑:她扭动的腰身如风中狂舞的柳条,她的臀是烫热的火苗,灼烧着我的双眼,她的脸、她的嘴、她的鼻子、乃至她的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都生动地漾溢着女人的光彩和气息。她一定是个爱卖弄风情的女人,如此热情,如此妩媚。我在心底里禁不住一声声喝采!可是就在那时候,纤纤脚底下似乎滑了一下,腰肢一扭,屁股一撅,马上就要跌倒了,我从椅子上弹起来一个箭步抢上前去,贴胸一把拦腰抱住了她!

  我以为她被吓坏了,她反而咯咯在我怀里笑起来,仰着汗津津的脸,看着我嫣然一笑。我看见她眼睛里燃烧着的火焰,烧得眼角红红的,面庞上焕发着迷人的光彩,这光彩仿佛使这间小房里罩上了一层七彩的颜色。怀里搂着这样的女人,立刻会感到她身上传递过来的刺激性气息,要不是馨儿突然间发出梦呓的声音,我差点马上兴奋、冲动起来。我一直沉迷于眼前美轮美奂的景色,几乎把躺在沙发上酣睡的馨儿给忘了。

  「头好晕,好累……」纤纤口齿不清地对我说。

  「那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我不,我讨厌一个人睡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纤纤摇摇头,语气坚定喃喃地说。

  「那好吧,你睡我的床上,只是有点乱。」我说。

  「你得抱我去。」她仰起因酒醉而迷迷糊糊的脸要求我这样做。

  我扭头看了一下馨儿,她仿佛睡得像块石头一样纹丝不动,我抱起纤纤,她身上满身的酒气,我抱着她走到我的房间里放到床上,临走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不放开,我只好坐下来,等到她慢慢地睡着,呼吸声变得均匀的时候轻轻地把手掌从她渐渐松活的掌心抽离出来。我也很累,可是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呢——我还要收拾杯盘狼藉的茶几,还要把碗洗干净,把地拖干净……

              第三十四章买醉

  现在客厅里墙上的时钟正指向十二点,估计忙完也差不多凌晨一点了。从厨房忙完出来,馨儿还在呼呼大睡,头发松松凌乱地快掉到地上来了,完美的半球形的乳房优美地朝向天花板,白T恤上印迹斑斑,都皱缩到上面来了,露出了光洁的小蛮腰,中间一点浅浅的凹下去,脚上还挂着一只拖鞋,没有半点斯文像。看着她娇憨的睡相,我的呼吸变得凌乱起来,全身的血液开始加快流动,慢慢向她伸出颤抖着的手,一点点地靠近那完美的半球……就在快要到达那迷人的山丘的时候,她突然翻了一个身向沙发里侧躺着,我像突然被火焰燎着了一样,闪电般地把手缩回来,人也清醒了好多,只剩下心房的扑扑通通地乱跳,心里羞愧万分,跑到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使劲地搓洗这肮脏的魔掌。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对我的租客下手,我在对一个纯真的女孩下手,我在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下手……我不能这样干,我不能冒这个险,我不能趁她酒醉的时候做出这么龌蹉的事情来,馨儿就像我死水一般寂静的黑暗里的一线生命之光,我要苦苦压抑这欲念之火,我要靠她来拯救我的罪恶,来拯救我的灵魂。也许我刚才果真那样做了,也许她再也不会理我了,而且很有可能马上收拾东西搬出去,就像再也不想回到那令她伤心的村庄那样,再也不会回来。我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脸,这是我的脸吗?它被欲望的火焰烧烤得变了形,变得狰狞可怖,又在羞愧的情感的洗礼下呈现出一种奇怪萎靡的神采。我盯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看了很久,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弃这张脸,我想把脸上的那层皮撕下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
  我从洗手间里取下拖把,低着头开始拖起地来,拖到沙发跟前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用那卑琐的目光看她一眼。我把地拖完她还没有醒,这可如何是好,我原打算睡这沙发上的,我没有她的允许突兀地睡到她的床上她会怎么想?要是馨儿不在的话就好了,我直接和纤纤睡一块,她应该也不会反对,说不定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能有一场云雨之欢。想来想去还是只有睡她的床上比较合适些。我把她那只掉在茶几下的红色拖鞋找来,再把她脚上的那只脱下一起放在沙发面前,把她耷拉着的腿放上沙发上去,然后去她的房间里拿了条毯子和她的枕头,我把毯子给她盖上,正抬着她的头把枕头塞在她脑袋下的时候,瘫软如泥的她忽然翻转身子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嘟嘟囔囔地嚷着什么。我听得不大清,把耳朵凑近她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要洗澡啊!洗澡!」她叫嚷着,还闭着眼睁不开,那声音就像一个垂死的人发出的疼痛的叫喊。

  「你都醉成这个样子,明天再洗吧?」我伏在她耳边说。

  「我没醉,没醉……我清醒得很,我什么都知道。」她把手一挥,重重打在我的脖颈上。

  「好啦,你没醉,你清醒,你什么都知道。」我附和着她,脖颈被她打得隐隐作痛。

  「我还能喝,我还要喝!」她叫嚷着真开惺惺松松的醉眼,挣扎着直起身来,摩挲着那只打着我脖颈的手背,我觉得不怎么痛,她却把手弄痛了。

  「酒都被你喝完了,还要喝什么?你看……」我一边说一边把空空的酒瓶拿过来,倒给她看。

  「去买!」她摇着头耍起性子来。

  「现在都快一点了,下面小卖部早就关门了。」我看她真的是神志不清了,对她撒了个谎。

  「你这个骗子!骗子!」她拍打着我的胸膛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下面是通宵营业的?你以为我醉了?」

  「反正我不去!」我有点恼火起来。

  「你不去?我自己去。」她说着就要摇摇晃晃的挣扎着眼看就要滚下沙发来。「好啦!我去,喝死你!」我大声地说,赶忙按住了她。

  「你给我乖乖地躺着!」我说完起身下楼去了,后面传来她得意的咯咯的笑声。这该死的通宵营业小卖部!该死的酒!楼脚这家小卖部的确是通宵营业,专门为那些嫖客提供烟酒和零食,现在正是生意兴隆的时刻,门前的人行道上的树下、凳子上,甚至小卖部里都是着装妖冶的小姐在招揽客人,有的伏在栅栏边向停下来的车辆里的人说话,有的拦住神色空洞茫然的路人在划价……满头花发胡子拉碴胖乎乎矮墩墩的老板挎着肩包,正在店里和一个人高马大的胖女人调情。
  「老板,来一包万宝路和四瓶啤酒,雪花。」我吵着老板说。

  「帅哥,耍不耍?」柜台后面抬起一张浓妆艳抹而较小美丽的脸庞,裂开红艳艳的嘴唇朝着我说,老板并没有回头,他谈兴正浓。

  我没有说话,把钱放在柜台上,慌张地看着她。她低头把烟拿出来递给我,抛了个媚眼转身打开冰柜拿出四瓶啤酒走出来。

  「我们有新到的货,广州货,湖南货,学生妹……」她不把啤酒递给我,眨着眼睛一五一十地说,长长的假睫毛可笑地上下抖动。

  我脸上一阵阵发烫,胃里的食物不安分地涌动着想从喉咙口涌出来,我抓起柜台上的烟急急地塞进裤兜里,夺过她手上的啤酒转身逃走。

  「你妈卖麻批,傻逼儿一个,还不张老子?」后面传来她粗鲁的咒骂声,重庆人把「理人」叫「张人」。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见这样的状况了。

  我打开门的时候馨儿已经坐在沙发上,懒懒地乜斜着眼,看起来比刚才清醒了好多。

  「你见鬼了?!」她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张开眼说。

  我一言不发,把酒放在茶几上,她看了一眼说:「怎么是啤酒?不是白酒嘛。」
  「你又没说白酒,而且下面只有啤酒买了!」我说着掏出烟来撕掉封口,弹出一只烟来放在嘴上。

  「你是怕我喝醉了吧,拿啤酒来糊弄我?」她一边说一边又把那手讨厌地一挥,「告诉你……我不会醉,我自有分寸,这点酒还醉不倒我!」

  「行行,你是英雄,你是女丈夫!」我点上烟,到厨房里拿来两只白瓷碗,打开一瓶啤酒把酒倒在碗里,琥玻色的液体在碗里泛起白色的泡沫,又「嘁嘁喳喳」地散开来。「玉碗盛来琥珀光」说的就是这意思吧,酒的颜色看着像女人那样醉人,怪不佛家要设立「酒戒」。

  「你看你的脸都红成什么样子了,还要喝,再喝就醉了!」我对她进行最后一次游说,希望她在最后这一刻打消这个念头。

  「哼,你不能喝就别喝。」她生气地说,她突然站起来稳稳地走过来,这让我很吃惊,完全不像一个酒醉的人的步伐。

  「好,你想喝,我陪你喝!」我端起碗一饮而尽,酒一入喉咙就像冰冰凉凉的蛇往胸膛里直窜。我又把就满上,我多喝了,她就少喝了。

  她端起碗来说:「干!」我只好端起碗碰了一下,我知道「干」的意思就是要一口气喝完,不然显得对对方不敬,真不知道这是他娘的谁定下的破规矩。我刚刚「干」了一晚,喉咙里鼓鼓地直冒上汽水来,我只好停一停看着她先喝:她微仰着头,雪白的脖颈长长地伸展着,金黄色的液体越过红唇白齿缓缓淌入她的嘴巴,漫过她乖巧的舌头,到喉咙里面去了,发出咕咕的低鸣。她放下碗,她一边打着嗝,一边用大胆而热烈的眼神直楞楞地看着我说:「喝呀!」我一仰脖子又「干」了一碗,她咯咯地笑起来:「谁说你喝不了酒,中午你不是喝过?我看你挺能喝的呀!」那还不是她说我不能喝酒的,我清楚自己的酒量,最多也就四瓶。

  「我就是要喝,酒的味道就是好。」她正要去倒酒,我连忙按住他的手,她拨开我的手,继续倒酒。

  「你让开,我不会醉——」她说,把这个「醉」字拖得长长的。我想她说得对,这世上酒不醉人人心自醉,连李白也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只有寂寞的人才会醉。她喝酒自然有她的道理,但是她却不知道,最应该喝酒的其实是我,我一直让自己清醒着隐忍,一直也逃不脱痛苦的折磨。窗外灯火阑珊,夜已深沉,只有疲惫的来往的车辆在低低地地呜鸣。屋里我和馨儿开始互相敬酒,开始互相为对方倒酒,相互语无伦次地说着话……「今天好开心,好开心!」她说,「怎么就没酒了呢。」我才发现酒已经喝完了,她趴在桌面上呜呜的哭起来,我一点也不奇怪,我知道她一定会哭,我早料到会这样,我没有安慰她,有些痛苦是无法用言语安慰的。我一边把空瓶子里面的沾在内壁上的酒,一点一滴地收集起来,在碗里形成浅浅的一碗递给她说:「别哭啦,这儿不是还有酒吗?」她抬起头来,眼睛里泪花点点,还在止不住地抽泣。她拿起碗来,仰起头来正要喝下去,碗却从手中滑落,「哐啷」一声响,碗掉在地板上,白色的碎片摔得到处都是,酒水溅到了我的腿上。

  我喝了酒也有点晕晕乎乎的,浑身开始觉得有点冷,手指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这是我的老毛病,今天已经算好的,和平时相比起来,喝了那么多。馨儿的身子开始摇晃,软绵绵的抓着我颤抖的手指说:「碗碎了?」

  「碎了,」我说。

  「我是不是很讨厌?」她问我。

  「碗碎了再买一个。」我说,我觉得碗碎了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件,用不着愧疚。

  「可是它碎了!」她钻起牛角尖来,歪着头说。

  「没有不会碎的东西。」我给她这样解释。

  「金子就不会碎。」她说。

  「会的,一定会的,若干若干万年以后,金子也会碎为微尘。」我肯定地说,这婆娑世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真的,何况我们的身体和虚无缥缈的梦想。
  「那我和你呢?」她傻呵呵地说。

  「我们会死,去地狱去天堂,再变成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又出现在世上了。」我想说的事轮回。

  「那你还会记得我吗?」她越来越要问出个根来。

  「我不知道,喝了孟婆的那碗神汤之后,大家都要忘记过去,但是我一定记得你做的糖醋排骨。」我说,她破涕为笑,这挂着泪珠的笑,有一种奇怪的释然的美。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