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被大大J的同事们操

字数:7886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不太相信这是真实的,但整整两年来,我的生命确实大大改变………

                01

  惜别宴两年前,我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只身在台北,朋友不多,外务不多,却在一次欢送公司同事小彭的饭局里,和小彭多喝了几杯,平日在公司交情泛泛,在酒精催化下两人愈谈愈投机,第二摊后其它同事相继返家,时间已是午夜2点,小彭提议再去他家续摊,我想反正明天是周日,两人都是单身,没什么不方便吧。于是两人搭上了出租车,在车上我因不胜酒力已沉沉睡着……
  两眼是在刺眼的灯光下睁开的,炫目的白光下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小彭的声音「去洗澡吧」宿醉中想不了太多,就被架着走了,架着!?!?右边是小彭没错,左边的短发黝黑浓眉的男子是谁呢?

                02

  我被架起的双臂下碰触的不是衣物,是温热的肉体,低头一瞄,天啊,三根软大J,正要出声询问小彭时,我已被放倒在按摩床上,小彭看到我的惊恐,微笑道「放心,他是小捷,是我好朋友,今天你来我这,只会让你爽,别担心啰!!
  洗澡吧…「温热的水已淋下,四只沾满沐浴乳的手在我身上游移,这不是泰国浴吗?只是服务的人以往是捞女,现在竟变成同事小彭和另一陌生男子,只是羞耻心马上被酥爽感取代,大J已胀的发痛,我不禁随着他们四手扭动呻吟起来,」你同事发浪了ㄛ「那个叫小捷的酷哥说着一把捏紧我的硬大J,让我稍稍安定一下,可是马上小彭两手轻捏我的奶头,小捷握我阴茎的手指头又轻抠着我的龟头和马眼,够了!!!强烈的欲火令我屁股不断扭动想要套弄大J,但是那个死小捷竟紧握着我的阴茎不给我套弄得机会,正当我受不了挣扎起身时,小捷放手拿起莲篷头冲净三人身上沐浴乳,并让我坐在墙边小板凳上,两人并排站在我面前,给我好好端详这两个男子裸体的机会。小彭算是高高瘦瘦,不是很帅但清秀白晰的脸庞,平日就很师奶杀手了,现在看到他微微隆起的胸肌配上细白的肌肤,粉红色的乳晕,真是美过我以往接触过的所有女子,肚脐下,整齐如修剪过的阴毛下,是一根比他乳晕略深色,约17、8公分的长大J,往旁边一看真是明显对比,那个小捷人是不胖,但下半身只有一个『粗』字足堪形容,粗壮的小腿大腿,粗黑卷曲的腿毛,粗长硬直的阴毛宛如怒发冲冠,如拳头般的阴囊包覆两颗卤蛋般的睪丸,啊!!最惊人的是阴茎,粗如婴儿的手臂,约14、5公分上顶着一个黑玫瑰色的香菇头,沿着腹部的黑毛上方是厚实的胸肌,紫黑的乳晕有50元铜板大,在硬挺的红豆般乳头旁尚有几根短毛,我在这两个裸男前发呆了近1分钟,尤其在两根风格对比,却一样凶悍挺直的大J前不知该将焦距集中哪里?
  小彭淫荡的提起他的长大J,一手又握着小捷的粗大J,人凑过去让两根大J龟头互相摩擦,「阿明,你在想什么啊?」小彭转头邪邪的对我说。

  我在想……………我在想A片女星含屌时陶醉的表情,我真的在想眼前这两根黑白玉茎,含起来是什么味道呢?「想干什么就说啊」小捷也开口了,「我想帮你们吹喇叭」唉,这种话我也说出口了,谁叫我已经只有龟头在思考了,「来吹啊…!!……」可是我马上扑了空,我一往前,他们就后退一步,就这样我爬了六七步,这两个贱货在刁我,直到我站起来,粗壮的小捷硬把我按了下去,我又呈跪姿,他们分别在我左右,说着「你爱吧,爱这样吧」这两个贱货竟拿着他们的大大J肉棍,一个敲打我左脸,一个打我右脸,我两手扶着他们丰满圆翘的屁股,哀求道「给我给我给我」不要怀疑,用龟头思考时说这种话只是小case,小彭突然一反平日的斯文,抓起我的头发就把长大J往我嘴里抽送,每一挺腰我就呛的胡说八道,抽送十来下已经眼祥颾鰴ㄥ璆X来了,真是受够了,我不得不放手挣脱疯狂的小彭「拜托让我喘口气吧」,才深呼吸两口,眼前又见两根大J逼近,粗野的小捷也抓起我的头发「刚刚不是想要吗?现在都给你呀!!」
  两根大J同时凑过来要塞近我嘴里,是喔,我心里是想都吃进去,可嘴没那么大,就塞两个龟头已经撑不下了,可他们俩仍不断试图挺进,想必很爽吧………,我尽量满足他们,但真的力不从心,只好吐出小捷的大龟头,用手替他打枪,嘴则专心吸允吹弄小彭的长大J,不过偶尔也回过头来舔舔小捷的睪丸和龟头,而不知是谁的脚,则采在我的阴茎阴囊上轻轻摩擦,不时还用脚趾在我龟头上挑弄,强烈的酥麻逼的我更努力帮小彭吹喇叭,终于小彭猛将我头押住,「啊啊啊……

  …!「

  是的,他射出来了……全在我嘴里,咸腥浓稠的液体,有几滴射的太深已滑进咽喉,我一嘴的精液,实在有点恶心又不知该怎么吐(吐在小彭面前不知会不会失礼?)「阿明,千万别吞下去,也不要吐掉!!」小捷说着就把他的肥大J塞进我嘴里,扭动着屁股,大J在混合精液与口水的嘴里抽送,他真是懂得享受啊。

  「小捷,我跪太久了,你能躺下吗」小捷顺从了我的要求躺下地,这下我趴在他身上终于可以全面主动出击,我不只努力的吹吸大J,还舔睪丸,又爬上他厚实的胸膛吸舔啃他两颗黑挺的奶头,射完精的小彭,则也俯下身,将我的硬大J,送进他的嘴里………我的嘴里充满小捷的粗大J,几乎没有空隙,我爱死了这根大J,他长度不会刺穿我咽喉,宽度刚好塞满一嘴,龟头肉厚,用牙齿轻咬舌头舔勾是粉有口感ㄛ……………我正陶醉在这上有极品大J吹,下有师奶杀手吹我大J的完美境界时,小捷先拨开我的头,急促的替自己打手枪,不一会我的下面也一样,小彭也开始替我打手枪,只是他的嘴仍在我龟头上吸允,但手亦抓着我的阴茎急速套弄,这种刺激真是爽到升天,我不自主的腰一挺,双腿盘住小彭后颈,一股热精全射进小彭嘴里,我还来不及喘气,头又被小捷抓起,我知道,他屁股已夹紧,要射……………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来不及张嘴,一大滴浓精正射中我鼻头,……………唔…………小捷终于满足的全射近我嘴里,他粗壮的手臂将我搂进他怀里,而小彭这时也躺到小捷的另一侧,小彭头探过去要吻小捷,小捷却作势要吻我,我满口还是他的精液,不知该如何响应,小捷的舌头已勾开我的唇,一道白色的精液流进小捷嘴边,小彭旋即也将嘴唇凑了上来,送出了他含在嘴里的我的精液,六片唇三根舌交叠舔允,小捷和我的精液,三个人的口水交合……………我感觉我下面又硬了…………

                03

  小彭和小捷牵我起身站立,我终于有时间环顾这间豪华大浴室,将近2间教室大小,有2个流泉SPA大浴池,另侧有蒸气室及烤箱,装潢全是洁白的进口大理石和彩色马赛克拼出几何图案,再搭配大理石柱雕像,像极了古罗马宫殿的缩小版,唯一奇特的地方是看不到门,小彭小捷领我向一面镜墙走去,走到镜前两步时,浴室的灯光全暗,但镜墙却一分为二,向两侧开启…

  ………并传来一片热烈的掌声…………

  如果浴室像罗马宫殿,那这间像什么呢???挑高约两层楼高的天花板,如繁星闪烁的水晶灯饰,洒下柔和的灯光,墙面到地面全是鹅黄色丝绒般的壁毯与地毯,没有家具,但地面有不同高低差可供坐卧,就在这高低差的台度上,或坐或站了二十几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他们的眼光一致盯着我和我抬头挺胸的硬大J上打量,小彭和小捷继续往前走加入了他们,我终于有点概念了,那面镜墙是透视镜,我刚刚表演了一场活春宫,而站在众目睽睽下的我,脸庞嘴边前胸小腹和阴毛上,都还有残留的精液,毫无形象尊严可言。这到底是群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我的脑袋渐渐清醒,背脊发凉,羞耻心也回来了,大J也软下来,双手不自主的摀着私处。「你的天赋很好,第一次就做的很好,希望你愿意加入我们大家族!!」说话的是坐在中央,看起来最权威也最有年纪的人,约四十几岁吧,留着络腮胡,身材十分精壮,左乳上套了一个乳环。阴毛剃了精光,整个大阳具后面也套了个屌环,是这里面唯一身上有「其它东西」的人,想必是首领的识别标志吧,他的阳具才是大的可怕。垂下的宽度与长度,竟然就和小捷凶起来的大小差不多,真是有点大的恶心,我急忙将眼光移开他的屌,免得他以为我垂涎他的屌就麻烦了,「留下来加入家族吧??」我困惑的反问,小彭马上从人群中钻出,「五哥,对不起,刚刚急着做,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清楚,给我一小时吧!」
  「好吧,你带出去讲吧!」室内一阵骚动,小彭拉着我的手往墙边走去,这一小段路大概有七八只手伸出吃我豆腐,摸屁股的最多,其次是捏奶头的,还有一个快手,用力一把罩住我的软大J,着实捏了一把,我恨自己……我的大J又渐渐抬头了……

  「这里是台北,但实际在哪里以我的辈份还不能知道」「我每次进出都是九哥或十哥接送,而我蒙住双眼!」「家族里没有个体,大家以兄弟相称,刚刚和你说话的老大叫五哥,是这里的chief,接下来的是六哥七哥八哥九哥十哥,没有一二三四,他们六个算是老板级的,以下就没什么差异,就直接十一十二十三十四的叫,我是二一,你加入的话就是二七,小捷是我胡说的,他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叫十八」「五哥六哥七哥八哥是这里的财力支柱,尤其是五哥,他是很多财团的大股东,是如假包换的家财万贯,只是他一向不参予经营,又低调不出锋头,所以外界对他很陌生,六七八也各有自己的事业,只有他们几个才是自由进出此地的!」「五哥常说,他建立这个无名家族最大的未w,就是释放隐藏在普通男人中gay的本性,你来此之前,可曾对其他男人有兴趣吗?现在再让你跟女人zuoai,你还有兴趣吗?」「留下来吧,这里没有任何生活压力,有的只是性的欢愉,你是最适合这里的人!!」小彭讲的这么笃定,我不禁反问「为什么??」「你想想你的家庭工作感情,哪一样是值得留恋的?」嗯…
  ……我闭上眼睛,想到见到我只会逼问婚期的老妈,嫌我没出息的老爸,尖酸刻薄的大哥大嫂,一见面就伸手借钱买名牌的小妹,工作上,房租就占了1/3的可怜薪水,公司里媲美猪头林经理的上司,小气龟毛的董事长,小人得志的马屁精董事长特助,还有贱嘴会计宝琴………感情生活,四个前任女友,不是嫌我不积极上进,不积极赚钱,不积极和她们逛街唱歌上床……这十年来我最积极主动的事,似乎是刚刚帮小彭小捷吹喇叭了………「好!!我留下来!」

  说完马上就有点后悔,因为想到自己往后天天要光着屁股,生活在全部是光屁股的男人堆中,过着以吹喇叭为主题的生活,不免有点惶恐,毕竟已经35岁了,这辈子还一事无成…………「小彭,我还是想出去!」

                04

  小彭不发一语,继续往前走着,我们下了大约四层楼的楼梯提,安全门一开,就是一片大玻璃,玻璃的另一面,是从地面到墙面全是淡红色厚胶垫的房间,大小和豪华浴室差不多,里面却有七八十个裸体男人挤在里面,大致分成三个集团,有一堆躺着睡的,一堆或坐或站聊天的,有的手上还有类似三明治的食物,另一组最可怕,一个粗壮如捆工的男子,趴在地上,四肢被八个人押制,一个瘦弱的大学生型的男孩,竟疯狂的抽插捆工的屁眼,眼神中有一种怨怼的怒气,旁边还有3个长相身材极其普通的男子,面无表情的一边看着这一幕,一边缓慢的帮自己打手枪,似乎是在旁排队。

  没错,正当大学生抽插节奏开始规律时,旁边等待的男子其中之一已按耐不住,吐了一手口水往大学生屁眼抹去,提起老二就要肏大学生,大学生眉头皱的更紧了,却没有拒绝他,反而暂停动作,等待后面插入,然后由该男子主导抽送的节奏,原来由八人压制的捆工形壮汉,渐渐不再挣扎,原来压制他的八人起来了四个往睡觉的区域走去,躺下休息了,而大学生这厢,只见大学生额头臂肌青筋暴露,挺腰夹紧屁股,应该正在射精,不一会就拔出湿淋淋的老二,但他后面的男子仍继续抽送,大学生跪趴在地继续被干,捆工壮汉空出来的屁眼,还流着大学生的精液,马上就被旁边等待的男子补上插入,而另一等待中的男子还帮他推屁股呢,捆工壮汉再度被肏,又开始狂吼挣扎,压制他的四人几乎镇压不住,前面压手的人抬起手臂就赏了壮汉两巴掌,壮汉错愕的看着赏他巴掌的恶男,不知恶男说了些什么,说完就拎起壮汉的头,并把自己的老二塞进壮汉的嘴里,壮汉双眼紧闭,不再反抗,满脸的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略禲K……,一旁插大学生的男子猛地拔出大J,把大学生翻过身来,就射了大学生一肚子精水,射完走人,留下大学生瘫在地上,动也不动………很快的肏捆工壮汉的第二号也结束走人,但接上去的却不是等在旁边的三号,而是正在肏他嘴,刚刚赏他巴掌的流氓,流氓就是流氓,没人敢废话,他把捆工壮汉翻过身正面朝他,一手还抓着壮汉肥肥软软的大J要帮他打枪,但壮汉的老二并不领情,依旧软趴趴,流氓也不啰唆,抬起捆工壮汉的双腿架在肩头,很轻松的从正面干着壮汉,壮汉此时已没力挣扎,像具死尸,压制他的另一个壮哥(身材和捆工差不多,但皮肤白多了)替代流氓肏壮汉的嘴,另外两个压制壮汉的裸男起身离开,发现瘫在旁边的大学生,又是一前一后的双面夹击,大学生双腿高举,毫无反抗之意……………我突然发现另一头很多人睡觉的区域,有一胖一瘦两人,不断骚扰睡觉的人,一下帮人吹,一下帮人打手枪,一下要坐上套弄别人的大J,但不断被人踹下去………另一边谈话区话题似乎结束了,几个男人扭扭腰伸伸手活动筋骨,有人抬腿有人扶腰,有人打手枪让老二勃起…………又是一场集体性爱要开始了…………

                05

  「很抱歉,如果你现在要走,只好让你加入他们了」「为什么?」

  「这里的人都是不愿加入家族的,五哥说,为了避免他们回去乱说,又不能杀人灭口,最好的方法就是叫他们同流合污,把这些自认与同性恋划清界线,自命清高的直人放在一起,我们只告诉他们一条规则,就是此地每周评选表现最佳1号,表现最佳0号,表现最佳吹喇叭手,表现最佳SM,一共4个名额,一经选中马上颁发新台币5万元及录像带一卷(个人在里面精采性爱画面)送回外面,所以,无须什么管理,这些人就成你刚刚看到的样子了。而且出去外面,到目前为止没一个说出来的」「阿明,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不要以为进这里咬咬牙就出去了,这里出去的人根本没有客观标准,完全是五六七八九十他们主观决定,你看刚刚那一胖一瘦,就是在这里好几个月,一个愈来愈胖,一个愈来愈瘦,总之搞到最后谁都怕他们,怎么出去啊?」「而且这里不像上面,没有健身房,没有KY,没有RUSH,没有保险套,你觉得好玩吗?」「小彭,我好困,让我睡一下好吗,我不走了…………」

  我进了浴室,终于洗净了一身腥臊味,精神好多了,小彭带我回去刚刚进来的鹅黄色「黄宫」,「你可以睡那边,」小彭指的地方,有两个裸男相拥而眠,「你可以在那里充分休息,那块区域是此地唯一不准有性活动的休息区」「在你睡觉前,我来告诉你这里的环境配置」说着就走向墙边的投影电视,拿起遥控器给我,操作选单,天啊!!这里除了浴室,黄宫外,还有健身房,撞球室,三球道保龄球室,曙U,KTV,游泳池,桥牌麻将间,甚至还有医务室,「阿明,我现在告诉你家族内规,很简单」性爱至上,人人相亲相爱,不可拒绝家人求欢,不可玩个人感情游戏「,你一定作得到的,好好休息,明天有入会仪式喔!」
                06

  似乎睡了几天几夜,朦胧中视被人抱住,好象是被人双腿夹住搂在怀中,不知怎地,夹住我的双腿之间慢慢有一根肉柱,不断胀大,长成了地三只腿,翘起来,压住我小腹………我猛然惊醒回头,果然身边是五哥,他友善的抚弄我全身,我突然想起小彭说休息区不是不能有性活动的吗?睁眼仔细一看,我和五哥是在黄宫中央,一张保鲜膜大床上,与其说大床,不如说是舞台,因为,正好是有聚光灯照下来,而且四周坐着全家族二十几个,我们在舞台上拥吻爱抚,五哥蹲坐我脸上,我伸出舌勾舔他的菊花边的皱折,再深入屁眼探索,然后我挪近五哥的阴囊,因为套了屌环,阴囊格外突出,我一口只能吃下一颗睪丸,就这样两颗轮流吞吞吐吐,五哥的淫叫回荡在室内良久,五哥把我的大J送入口中,我的阴囊和小腹被他的骚胡子次得发麻,我们成69式,我看着五哥硕大的阳具,要是整根入喉,怕连食道撑破了,于是先用双手握住大肉柱,先用舌顺着五哥的肚脐舔下…小腹……光滑无毛的阴阜…五哥突然颤抖扭臀,我再用舌在阴阜舔允,他颤抖的更凶了,原来他的性感带在阴阜上?怪怪的?我再以下巴上的胡渣来回摩擦他的阴阜,阴囊,只听五哥的浪叫如狮吼般狂放,我赶忙握起大肉柱,努力的吹喇叭,我吸屌的极限深度,刚好到握他老二根部的拳头上,五哥开使用手指入侵我的屁眼,我想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屁眼开苞,应该就是所谓的入会仪式吧……
  ……五哥站了起来,台下两个裸男上台,一个在我屁眼周围图上润滑液,一个拿着一个小瓶在我鼻头一塞,我一吸入那呛鼻的气味,眼前红黄一片,大J急速收缩变软,脑袋轻轻像要升天……………我真的升天了!!五哥的肉柱已插进来了,我暗想有了此物帮助,被巨屌插也还能忍受嘛!这时脑袋渐渐清楚,抬头往下一看,天啊!!!我的阴囊后方,五哥的巨屌还有约10公分一截露在外面,「可以了吗?」我还没回答,五哥已用力挺腰插入,我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接下来的记忆除了痛,还是痛,我像是五哥的填充玩具,一会儿正面,一会儿侧身,一会儿狗爬式,一会儿倒栽葱,不论如何变化招式,我已痛到发不出声音,只知道自己满头大汗,眼珠上翻,这就是所谓的昏死吧?在我头下脚上,五哥站着肏我的姿势结束后,五哥把我平放台面上,温柔地吸允我的乳头,天啊,这是我的性感带,无可抗拒的爽麻,我低垂已久大J头子又苏醒了,后庭没有五哥的巨屌在内,竟有一阵空虚感,这时该市淫心大作吧,我推开五哥,让他平躺,我瞄见刚刚吸入的小瓶,一把拿起在猛吸一大口,跨坐在五哥下身,将他巨屌徐徐送入我肛门内,由于我在上,插入深度是我控制,疼痛较低,我快速地上下套弄,姿势极尽淫荡放浪,台下先是有人鼓掌,还有口哨声响起…………

  观众激励下,我的表现更加卖力,五哥虽然躺着无须出力,也见他不住喘着大气,而我在五哥身上的卖力套弄,已360度旋转了2圈,当我再度转回正面对着五哥时,五哥两只大手重重地打下我的后臀,发出清脆巨响,全场突然一片寂静,只有我的阴茎因套弄而敲击五哥小腹的声音,五哥额头青筋暴露,快出来了吧,我套弄得动作停下来,用龟头在五哥阴阜上摩擦,再夹紧屁眼,五哥又一巨吼,屁股往上一顶,差点把我顶飞出去,他射了……………

  我的入会仪式尚未开始,两人上来将我四肢用粗麻绳固定,呈十字状,接下来,8个裸男围在我身边打手枪,将精液全射在我身上,这样进行了三梯次,包括小彭小捷都来射了,我想应该玩完了吧,我全身上下全是精液,,眼睛都睁不开了,没想到身边又围了第四梯次,我尽力睁眼往上看,竟然全是像十几岁的国高中生,哪来的毛都没长齐的小鬼呢??他们这梯次打得最快,但射得量也最多,我全身从头发到脚趾,无一处不是精液,几个小毛头帮我绳索解开,我狼狈的站起来,全场又是一阵鼓噪,「欢迎入会!!」「自我介绍!!」我眼睛只能半睁看着台下,身上像是布满胶水或蛋白,但更有刺鼻的腥骚味,我想下台走人,但他们不让,「你要对大家讲几句话,然后把自己的打出来,才算完成入会!」我低头看到原来自己的大J还翘得老高,于是开始在众人面前打起手枪,「大家好,我是27,以前的我已经不在了,就不用多说,以后的我,就要跟大家玩在一起了,请多多指教吧!」台下又是一片掌声与口哨声,因为我一面打手枪一面致词,说完我右手掐着自己奶头,左手猛打手枪,不一会儿就射出了,在一片掌声中我的入会仪式完成了,我想设计这仪式的人,就是要把人的尊严与羞耻心全部移除,只有这样,才能安心的在这变态家族内生存,无疑的,我是超越标准的,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的劣根性如此之强。此之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