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1000


  关于SM,我本人一直很有兴趣的。虽然我自认为不算变态。相对于邪恶的内心看来。我根本就是个正人君子。但是抑制不住内心邪恶的色魔的生长。对于性的,还是不能把持住。

  先说说我对于SM的认知,首先,SM就是性ND。性交的时候,通过肉体的殴打和精神上的侮辱,达到的快感。其实一说SM,好多人就觉得很变态,不适合自己。其实不然,几乎每个人都有SM倾向,这种倾向来自于血性中对强者的尊重和对力量的渴求。举个例子来说,有些女人,快到高潮的时候,特别希望男人骂她「骚逼」「淫荡的骚货」「小母狗」之类的,听到这样带侮辱性的话,不但不会生气,还会觉得很,高潮也会比正常更强烈。还有些女人,做爱的时候会主动要求对方用力的捏自己的乳头,甚至用牙齿咬。让敏感的器官遭受疼痛的刺激,这时会很强烈的高潮。甚至有人经常幻想自己被强J或者轮J,做爱的时候必须要被暴力的打屁股,甚至真正的殴打才会有快感。前面两种还算正常,后面的这种情况,绝对是病态。而作为施虐方,当然从第一种就算是病态了。
  因为对SM和性的好奇,让我一直在阅读关于SM的文章和影片。虽然懂了不少知识。但是经验方面,最多和前女友做爱的时候玩过一些角色扮演——少爷强J女仆。直到很多年之后,一次偶然的出差,让我接触到了这个病态的圈子——SM圈。也接触了SM的终极产物:「性奴」那次的经历,可以说是毕生难忘。而反观网路上那些SM的文章,不管是小说还是自述,都是一M(受虐者)的角度来写或者描述的。而我今天就要以S(施虐者)的角度来给大家讲讲我的亲身经历。

  当时是13年,快要过圣诞了。我因为公司的一些事物到南京出差。期间因为公司产品的技术问题和甲方的设计因素,导致问题一直不能解决,然后我就被迫留着南京。每天无聊的会议之后,就回到下榻的酒店,整理会议报告,有时甚至不用整理,他们直接和我们台湾总部callmeeting .所以我就有个大量的时间,当时下榻的酒店wifi都没有,公司配置的笔记本又不能玩单机游戏。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拿起手机玩微信。当时我喜欢玩摇一摇。就是通过微信,认识一个南京女孩豆豆。

  本来是想约炮的,但是细聊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女孩是SM圈的。她是奉了主人的命令,在微信上给陌生人发裸照文爱的。不可能和我玩真的打炮。当时我虽然很吃惊,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镇定的和她交流起我在书里和电影里学到的SM知识。当时的我,侃侃而谈,丝毫没有破绽。后来她给了我一个微信号,让我加,说是有惊喜。抱歉我不能在这里公布。后来我才真正的认识,所谓的SM圈。几乎很轻松的通过了豆豆主人的考验(她给我的那个微信号)然后用和前女友拍的艳照,换取了他们QQ群的通行证。(他让我发照片证明我是货真价实的SMer,当时我和前女友虽然没有SM调教,但是也有野战的照片。我就说是野外的。顺利过关)进了Q群之后,里面成员的庞大让我吃惊!群成员居然有1800+ 人,在线人数700多!但是真正聊天的没几个。就是几个号称暂时没有M的S在吹嘘自己调教经验,顺便泡妹子寻找目标。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就胡乱的发了几张照片。前女友长的漂亮。喜欢吹箫。本人的萧尺寸也算比较大。就特意找了几张她给我吹箫的照片发了。

  果然,刚发完管理员就警告我,新来的先改马甲。按照地区,属性,年龄,性别,昵称这样改完之后。又告诉我,可以私聊发图。公屏发图必须打码。这纯粹是玩死手机党啊!我怎么打上那讨厌的马赛克?可是不发图,我又找不到合适的切入时机。如果一直潜水又有什么意思!

  想了想。我就在群里发了条:今天不开心,女奴走失了。尧花苑附近有陪喝酒的吗?

  没人理我。就准备屏蔽群,继续玩微信的时候。手机发来咳嗽的声音。群里有人加我!居然是刚才叫我改马甲的管理。加上之后,简单聊了几句。互相介绍了一些情况。她叫曹倩,是个超级M,32岁,有个女儿上小学。她老公也是M!!凭直觉判断,她住的肯定离我不远。

  开门见山,我告诉她我在昆山上班,最近几天在南京出差。就住金尧花园的骑士之家酒店。如果有空,来陪我喝酒。她问我电话号码。我想想,就告诉了她我的房间号。刚说完还不到2分钟,房间的座机就响了。是个声音很嗲的女人打来的,她一说「喂」我就知道,肯定是曹倩。于是开玩笑的就说,我是lion,你是欠操吧?她明显愣了一下,气氛有点尴尬。我急忙又说,错了错了,是操倩吧?谢天谢地她听懂了我的玩笑。笑的花枝乱颤。「你坏死了。第一句话就说人家欠操,那你准备怎么操我呀?」我虽然在网上装的很像,现实哪里见过这么骚的?有点慌乱。想了下说:「欠操的小骚货,老子都给你房间号了。还不赶紧的掰着骚逼过来领操?」其实说的时候我还是很心虚的。毕竟之前在网上和骚逼们文爱,又看之前的艳照,忍不住撸了一次,如果她真来了,我未必能满足那个骚逼。「今天不行,下周我老公出差了好吗?」她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淡,好像背着老公和陌生人约炮是家常便饭一样平常。我随口笑道:「干嘛要等到下周呢?明天晚上带着你老公过来,我连他一起操!」她愣了下,说你等下。然后我电话里就听到很大声音的喊「老公,过来下」之后的话就听不到了大约说了那么2分钟。她跟我说,后天晚上6点,先见面谈谈。感觉好就俩人都给我操。

  趁着还有点时间,我在工作之余。又去买了点绳子,跳蛋,灌肠器,肛交棒假鸡巴等物品,想想也准备的差不多了。然后就计划,见面之后怎么做。说实话,女人我操多了,虽然没玩过SM,无非就是她更贱一点,没什么障碍。男M仔电影里看过,可我性取向正常啊。总不可能去爆菊吧?也不能像女S一样纯粹的鞭笞,耳光,喂尿。想了又想,我决定,还是先恶补几篇以男M视角写的SM文,揣摩他们的心理,然后再决定怎么调教。

  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可恶的会议耽误了点时间,让我比预计迟到了15分钟。不过幸好,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约定的地方等我。见我过去。男的有点不高兴。刚要说话,我眼一瞪,怒道:怎么?等我等的不耐烦了?

  这时他出于条件反射般的表现出一个男奴的修养,低头道:不敢不敢,我只是担心您。

  我挥挥手,叫来服务员,随便要了点吃的。就带着他们回我住的骑士之家酒店。住过那个酒店的都知道,大床间的活动空间很小的,房间配置也很差。进门之后,他们明显有点呆。不知道如何是好。

  吃饭的时候我已经了解过了,这男的是韩国棒子,叫朴律来。在中国呆了11年了。因为性能力差,满足不了曹倩,就默许曹倩给他带绿帽子,可是时间久了之后,对这事也好奇起来。每次都要曹倩跟他讲,别的男人是怎么操自己的老婆的。这种畸形的心理慢慢的发酵,也为他日后成为M埋下种子。直到有次,曹倩和上司约炮,被人跟踪,回家路上被拖到日租房里轮J加肛交调教之后,曹倩彻底的疯狂了。而朴先生听的也是鸡巴暴涨,萎了好几年的阳具又一次的勃起,插入了曹倩正在流着陌生人精液的屁眼。从那里之后,夫妻俩人就对轮J,强J,肛交这些事感兴趣了,后来机缘巧合,接触了SM圈。之后几乎整个南京的SM圈都认识她们了。

  关门之后,可能因为刚认识还不熟,再加上我的房间确实小的可怜。俩人有点不知道干嘛。我脱掉外套,反手一个耳光打在曹倩脸上,怒道:操你妈你愣着干啥呢?还不伺候老子脱衣服洗澡?愣着能有大鸡巴操你啊?

  曹倩被我打的直接倒在了床上。有点发懵。不过我还没说完,就很殷勤的跪在我面前,媚笑道:欠操不敢了,欠操这就服侍主人洗澡。说着就给我换鞋,脱衣服。

  我很满意的点头,又对朴律来道:狗棒子,你也想挨揍?去把床收拾好,等下我要在床上操你的骚逼老婆。然后把抽屉里的黑袋子拿出来。里面的东西整理好摆在床上。

  其实酒店的床根本不用整理的,我就是随便一说,让他别站着碍眼而已。曹倩很会伺候人,至少我挑不出毛病。很快就把我脱光了,跪着捧着我的鸡巴,轻轻的舔了一圈。然后含着我的龟头抬头等我发话。这时的我,一直在偷瞄朴先生的反应。只见他裤裆也鼓起了一块,眼睛不时的偷偷看向我的鸡巴。

  我很满意曹倩的服务。但是房间里只有我是赤裸的,觉得别扭,就说,你难道要穿着衣服服侍我洗澡?曹倩很识趣的吐出我的大鸡巴,媚笑道:没有主人的命令,欠操不敢擅自脱衣服。我调皮的一笑。看朴先生已经把东西都摆好了。就喊他:喂,拿着剪刀过来,把你老婆的衣服都剪掉。我要看你老婆的裸体。
  曹倩还是保持跪姿,嘴里又继续含住我的鸡巴。朴先生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抓起曹倩的领口开始剪了起来。几千块的衣服,因为我想让他剪掉,他就毫不犹豫的剪了起来。不过现在说起来还是有点后怕的。当着人家面羞辱人家,操人家老婆,而人家手里的剪刀离我的鸡巴最近的时候只有1尺。不过当时我太兴奋了,根本没注意这些。

  上衣很快就剪完了,曹倩站起来,守扶着我的腰,继续给我。这时她的姿势就像一个7,这时我接过剪刀,手摸着曹倩的大屁股。左手伸进去,摸了摸她的屁股蛋子,想扣扣她骚逼,不过没有够到。就干脆的丢掉剪刀,直接给她扒了下来。因为我想把她内裤完整的保寸下来。不过让我失望的是,这个欠操的骚逼根本没有穿内裤!!吐出我的鸡巴,坐在床沿,抬脚蹬掉裤子。这时我才发现,曹倩的骚逼原来是不毛之地。

  这时,我第一次仔细的看了曹倩的裸体,胸围目测36C,可能还要大点。乳头黄豆粒大小,很黑。小肚子有点赘肉,屁股很大很圆,皮肤算是比较白的了,至少我操过的女人里,她是最白的一个。小穴属于一线天型的,阴蒂鼓鼓的,像是已经变硬。阴唇有点外翻,大阴唇很黑,小阴唇居然是深红色。深红色的小阴唇,以我的经验看来,只有已经完全充血兴奋了,才会这样。

  换上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曹倩跟着我来到洗手间准备洗澡。这时我的鸡巴已经被她舔了半天了,硬的像石头一样,哪有心情洗澡?我一转身,曹倩很配合的跪下又捧起了我的大鸡巴,我抓住她肩膀,说,用你的奶子。曹倩很乖的坐在马桶上,双手捧着奶子夹着我的鸡巴,还低头用力的舔着我的龟头。其实我对乳交没什么兴趣,不过是因为我之前的女人都是太平公主,用力挤能有点沟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满足乳交的条件?今天遇到了,肯定先尝试下,不过没有预想中那么爽,弄了几下,就停了。轻轻的拍拍曹倩的肩膀。她很懂事的站起来,手扶着马桶,撅着屁股对着我。

  我戏谑道:哎呦,欠操的小母狗,舔了舔主人的鸡巴就湿成这样啦?伸手就用中指和无名指摸了摸,很滑,顺利的插进去。有点温热的感觉。透过玻璃(住过那个酒店的应该知道,洗手间和卧室之间是透明玻璃。)看了一下朴先生,他已经脱的只剩内裤,一边看着洗手间的情况一般撸鸡巴呢。我轻蔑一笑,加藤鹰之手开始动了起来。曹倩的骚逼就像喷壶一样往外喷着淫水,嘴里开始大喊大叫(原谅我不是凑字数的写手,类似嗯嗯啊啊好舒服主人用力之类的无意义词汇,请自己脑补)终于,曹倩最后挣扎了几下,在我手指的扣弄之下高潮了,骚逼像喷尿一样使劲喷了几下,然后就不动了。哼,小母狗,你满足了,主人还没舒服呢。抽出手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瞬间屁股就红了。曹倩像触电一样,大喊,谢谢主人赐给欠操的高潮,欠操好舒服,请主人用大鸡巴狠狠的操我。我哪里还忍得住?抓着鸡巴,狠狠的顶进了曹倩的骚逼。一插到底。可能是水太多太滑,也可能是太松了。插了几下没什么感觉,就拔出来,朝她的骚逼狠狠打了一巴掌。鸡巴往上一滑,又插进她的屁眼。手一边拍她的屁股,一边扣她的阴蒂。插了几十下,感觉虽然紧,但是还是不习惯。(说实话,那是第一次肛交。之前和女朋友尝试过一次,她一直喊疼就没搞成)于是又把鸡巴插回曹倩的骚逼。曹倩忘乎所以的大喊大叫。我鸡巴插进曹倩的小穴,用力的拍了她屁股一巴掌。曹倩也不知道是疼还是爽,回头对我说,请主人怜惜曹倩,曹倩愿意用最淫荡的一面服务主人。我又是一巴掌拍过去,不过这次目标是背。大骂道,曹倩你这个小骚逼,英文名就叫欠操,你天生就欠大鸡巴操你知道吗?把骚逼给我夹紧了。曹倩叫道,那就请主人尽情的操我吧,我就是欠操,永远让主人的大鸡巴操……啊……请主人用力的蹂躏我的骚逼……啊阴蒂好痒,请主人用力的捏我的阴蒂。我明显感觉到曹倩的小穴变紧了,原来真的是打的她越疼,骚逼就越紧。左手毫不犹豫的伸到下面,用指甲狠狠的掐了她阴蒂一下。曹倩的叫声突然停止,小穴像是要把我鸡巴吸进去一样的收缩。大概有1分钟的时间,我低头一看,鸡巴和她骚逼那里一片白色的泡沫。这次她是真正的高潮了。「主人好厉害,这么快就让曹倩的小骚逼高潮了,谢谢主人的赏赐」

  这时我扭头看卧室,朴律来已经脱光了,小鸡巴像一根雪茄一样,在打飞机。我轻蔑一笑,终究还是把鸡巴插进曹倩的屁眼,努力插了一会儿,射了进去。抽出了,曹倩很乖的跪下给我舔了个干干净净。放水洗澡,虽然是淋浴,但曹倩还是用胸部和舌头,给我舔了个全身,出去之后,朴律来的鸡巴还没有射出来,已经软了。我让他俩跪在床边,自己点了跟烟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俩。
  「朴律来,我刚才操你老婆的时候,你在干嘛?」朴律来支支吾吾,啥也没说,曹倩笑道「他这个窝囊废能干嘛?肯定是一边偷看一边自慰呀」我看着曹倩欠操的模样,一脚踢在她乳房「用你多嘴」又问朴律来「有没有给我加油助威呀?操你老婆那骚逼操的那么辛苦,你怎么谢我?」朴律来虔诚的跪在地上,道「主人您辛苦了,我老婆天生就是个骚逼,请主人尽情的操他,我会在一旁给您加油助威。」这时,一根烟抽完,我把烟头丢掉。拿起床边准备的绳子,道「跪着始终不舒服,还是请你坐下吧,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自慰,所以要把你绑起来。曹倩,你来把你老公绑起来」

  曹倩温顺的接过绳子,把她老公绑在椅子上。在我的示意下,又调皮的骑到她老公头上,把屁眼里的精液拉在了朴律来的脸上。「好老公,你看主人射了好多呀,别浪费,舔干净吧」说完就把屁眼和骚逼压在她老公的嘴上,朴律来根本说不出话,只听见吸溜吸溜,曹倩满足的从她老公身上移开。爬到床边向我媚笑道:「主人,已经弄好了。现在主人想怎么玩我都可以了」我拿起买的狗奴衣,让她换上。显然这种情趣道具她不是第一次用了,很熟练的戴上项圈,狗爪,狗耳。想要插尾巴的时候,我制止了她。还没灌肠,着急插尾巴干嘛。

  人生第一次给人灌肠。有点紧张,不过虽然没吃过猪肉,片子看那么多,也不会陌生。曹倩很配合的撅着屁股让我蹂躏。莫名的感觉有点不爽。这女人太配合了,没有一点征服的快感。说实话,这哪里是虐待,她分明是很享受好不好!想到这里,我决定给她点苦头吃。一壶水灌下去,她果然除了一脸享受,没有痛苦的反应。再看她老公,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哼哼,你们遇到我,岂能这样平淡。转身拿起夹乳房的夹子,铁质的夹子,力度还是很大的,轻轻揉捻曹倩的乳头,一用力。疼的她叫了一声。我捏开夹子,在她乳头晃了晃,顺势就夹到了她的阴唇上。哼,你以为我要夹乳头是吧?偏偏让你意外。看着曹倩痛苦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得意,第二壶水又灌了进去。这时拔出灌肠软管,拿着比我鸡巴还大的狗尾塞,猛的就插进她的屁眼。疼的她一阵哆嗦,就趴在地上。我站起来,踩着她的脸。凶狠狠的问她,爽不爽。她疼的还在抽搐,却告诉我很爽,谢谢主人。我脚下加大力度。问她,爽还是疼。她说,越疼越爽,不信看她的骚逼,已经流淫水了。

  果然,曹倩的骚逼已经像尿尿一样流水。我一拽狗链,她瘫坐在地上,背靠着床大口的喘着气。我用脚踢了踢她的奶子,指着床上放着的一堆自慰器说道:「小欠操,主人现在不想操你,你表演自慰给我看,表演好了,主人就用大鸡巴奖励你高潮,表演不好,今晚你只能用自慰棒高潮了。」

  女人和男人在性方面最大的区别就是,男人快要高潮时,如果快感被迫打断,射精时的快感会打折扣,甚至不会射精直接就软了。而女人快要高潮时,打断她们的快感,只能把她们推向更高层次的享受之中,高潮越是被抑制,来的时候感觉就会越强烈。SM的另一种意义就是打断女人不太强烈的高潮,让她们的快感因痛苦而积累。然后瞬间爆发出来。作为一个第一次尝试SM调教的新手,面对已经被众人调教的贱性十足的曹倩,还是有点失落。毕竟她的顺从让我产生不了一点施虐的征服感。而且人家是为了刺激才陪我玩的,那就只能看看这个欠操的小母狗在累积N次高潮的快感之后,爆发能有多强烈了。

  曹倩跪趴再床上,撅着大屁股慢慢的摇晃。小手从大腿内侧伸出来,拉扯着自己的阴唇,还调皮的回过头用魅惑的眼神勾我。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曹倩的骚逼,高潮过后的淫水颜色已经不是那么透明,长长的狗尾随着她的屁股扭动不时的挡住销魂洞。粘上淫水就会粘成一缕一缕的。我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强忍住舔曹倩骚逼的冲动(本人超爱舔逼,淫水越多越爱舔)斜眼看了眼朴律来。眼睛也直勾勾的,但是下面没什么反应,软的像个虾米一样。我拿起皮鞭,轻轻的点了点曹倩的屁股。说道:「母狗自慰的时候不是应该躺着吗?」左手轻轻的拽了下狗链,曹倩已经开始呻吟了。感受到我拽狗链的力度,顺从的翻了个身躺了下来。双腿用力的岔开,膝盖都提到了胸口。我拿着鞭子轻轻的拨了拨。便平平的分开成一个M形。曹倩进入状态的速度快的难以想象,才几分钟。乳头和脖子的皮肤已经潮红。一手摸着乳头一手扣着小穴。嘴里不住的呻吟着。没有毛的阴阜被淫水打湿后光亮亮的。屁眼里的狗尾巴也开始随着她的手势摇晃。「人家的淫穴好想……好想要……主人你看人家的淫穴……水好多……好想要主人的肉棒……啊啊……阴蒂好痒……」顺手拿起一个跳蛋,打开了开关就往贴在阴蒂上。马达的翁鸣声加上粗重的喘气声,把房间的淫荡气氛烘托到了极致。曹倩嘴唇动了动,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我看在眼里,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手中皮鞭一抖,「唰」一鞭子就抽在曹倩潮红的乳房上。一条鞭痕立刻就起来了。曹倩哀嚎一声,依然忘我的自慰着,我手起鞭落,又是一鞭打在同一个位置。曹倩痛的大叫「谢谢主人赏赐」终究抵不过疼痛,拿着跳蛋的手过去抚摸乳房的鞭痕,这时曹倩的大腿间再无遮挡。我用力攥了攥皮鞭,瞄准她的阴蒂,用力一抽,曹倩张开了大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5秒之后才呻吟般的哀嚎,似乎极度痛苦,又似乎极度舒服。这一鞭子抽的曹倩被灌肠液挤的鼓鼓的小肚子到阴蒂足有半尺厂的鞭痕。我命令她用手抱好大腿,皮鞭雨点一样的抽在她的骚逼上。本来黑黑的大阴唇被抽的又红又肿。阴蒂更是肿的像一粒花生那么大。施虐的快感让我的鸡巴涨到前所未有的硬度,可现在还不是操逼的时候,我丢掉皮鞭,又点上一根烟。命令曹倩用那个小号的假鸡巴继续自慰。

  曹倩拿起小号的假鸡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朴律来。我转眼一看,朴律来的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起来了,龟头都红的发紫了,恐怕碰一下就会射。有趣的是,曹倩手里的假鸡巴尺寸和朴律来的居然差不多大小。

  曹倩红肿的阴户比刚才更加。打开假鸡巴的开关,比跳蛋震动声音更强的马达声就开始嗡嗡嗡的响了起来。这个虽然尺寸是最小的。但是震动加旋转,不信你这骚逼能把持住。果然,龟头刚放到阴唇那里,曹倩的腰就开始挺了起来,鸡巴旋转着翁鸣着就钻进了曹倩的小穴。

  「啊……骚逼好疼……啊啊……好舒服……受不了了,我要喷精了……啊。啊。啊……」

  岂能让她轻易的就高潮,早有准备的我,看她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一下子就把假鸡巴拔了出来。骑到她头上。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我的大鸡巴像个榔头一样一下一下的敲打她吐出的舌头。知道她快要窒息才停下。拿出一根蜡烛。我买的是普通的蜡烛。之前试过了,低温蜡烛蜡油的温度太低,滴在身上,不会有什么感觉,主要还是视觉冲击。普通蜡烛的蜡油稳定在60度左右,滴在身上还是很烫的。从她的肩膀开始,蜡油像是洒水一样慢慢的蔓延到了曹倩的乳房,小腹,阴户。蜡油把阴户完全覆盖时。曹倩终于被蜡油烫的发出了我想要听到的哀嚎。

  「啊。好疼……主人饶了我吧……老公……你看主人这样虐你老婆的奶子和骚逼呢。老公救我啊……啊……啊……曹倩的骚逼很欠操……被主人玩坏了老公就不能操了……快救我啊……啊主人饶命啊……啊……骚逼好热……求你了主人……快用大鸡巴把我操死吧……别用蜡烛折磨我了……啊。我要大鸡巴……」
  曹倩身上的蜡油已经凝固。小穴洞口已经被蜡油完全的堵住了。我满意的吹熄手中的蜡烛,把中号的假鸡巴给了曹倩。淫荡的曹倩连开关都来不及打开,就直接抓着假鸡巴捅进了自己的小穴里。带进去一点凝固的蜡油,不过仅仅几下就被淫水和假鸡巴带了出来。看看时间,曹倩已经自慰了13分钟。我心想,再来一次应该就可以了吧,玩多了弄不好会适得其反。毕竟自慰13分钟都不高潮,一般人早就崩溃了。

  在曹倩又一次快到高潮的时候,我再次举起了皮鞭。一顿乱抽,曹倩身上的蜡油被抽的像是卷开的皮肤。

  「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是欠操的骚逼,我是主人的性奴,主人想打就打」

  「打你疼不疼?」

  「谢谢主人的赏赐,我就是个淫贱的母狗,越疼越兴奋。只求主人打开心了用大鸡巴犒赏我」

  「叫你自慰呢,手别停」说完又是一鞭子抽下去。这次用力过猛,抽到了她脸上。曹倩的脸一下就肿了起来。

  中等的假鸡巴和我的鸡巴尺寸差不多,不过这次我给她换上最大号的了。没有震动,就是个硅胶鸡巴。非洲兄弟的尺寸。曹倩双手到抓假鸡巴,疯狂的抽插自己的小穴。淫水已经成了纯白色,因为抽插的速度太快,被打成了泡沫状。突然曹倩改成一只手抓自慰棒。一只手摸出跳蛋按到了阴蒂上。只见曹倩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腰用力的挺了四下。全身就开始了不停的抽搐。高潮了!阴户夹着大鸡巴,一张一合的抽动几次,淫水终于找到了宣泄口,顺着假鸡巴的缝隙喷涌而出。紧接着连同屁眼里插的狗尾也被顶了出来,屁眼像是水龙头一样喷着灌进去的灌肠液。持续了50多秒,曹倩才发出舒爽的叫声。假鸡巴和跳蛋滑到了一边,淫水也开始干涸。只有那被灌的满满的屁眼还在流水。

  朴律来的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软了,大腿上一滩白色。这个早泄男。光是看着虐待自己老婆都能射。这时曹倩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屁眼的水也流完了,头上的狗耳歪在一边,乳房和肚皮全身红红的鞭痕,阴户张开着,大阴唇已经耷拉下来,小阴唇和阴蒂还是鲜红的,似是在呼唤我。(人会舔狗的逼吗?我不知道,我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爱舔)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拽过一条毛巾把曹倩阴户上的蜡油擦干净,我捧起她的屁股,舌头就贴上了她的阴户。温柔而有狂野的吸舔着这剧烈高潮过后的骚逼。细细品尝着骚逼的味道。咸,腥,骚。这时我的龟头上已经流出一滴前列腺液。尝到曹倩的骚逼又有新的淫水流出来,我直接就扑了上去,鸡巴毫不犹豫的就插进了曹倩的小穴。缓慢的抽插几下,感受到曹倩小穴的温暖和湿润。我疯狂的开启了电动小马达模式,腰部像装了引擎一样疯狂的抽插。每当我插到底的时候,曹倩就发出一声短而急的闷哼。最后伴随着我不断的加速,曹倩的闷哼变成了一声长而淫荡的嚎叫。
  虽然没数一共插了多少下,但是每一下都是直接插到底,龟头顶到她的子宫的深交。持续了应该不到5分钟的样子,我身上的汗水已经像曹倩骚逼里的淫水一样的流了。我翻过身。躺着床上,让她趴在我身上套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背上的汗也被被子擦掉。可能曹倩真的太累了。套弄的速度配合上她那宽松的骚逼,我感觉不到一点快感。缓过气的我,背顶着床,抱着曹倩的屁股。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再次开启电动马达模式。

  「操死我……主人操死我……操死我……好爽……好爽……爽……啊……」
  随着我的加速,曹倩的淫声浪语再次变成一声「啊」我的快感随着曹倩的叫声也直线上升,终于在筋疲力尽之前有了射的感觉,鸡巴又重新插回曹倩的小骚逼。抓着她的乳房,使劲往下一拽,我腰部挺了上去,在我射的瞬间,曹倩拼命的扭腰,用阴蒂蹭我的毛毛。然后我就感觉到曹倩子宫一阵收缩。曹倩的淫水再次冲击着我的龟头,骚逼深处像有张小嘴一样的咬着我的龟头,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吸了进去。

  射过之后,我感觉有点空虚。躺着点了跟事后烟。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知道这次之后,我再也不是那个纯情的小男生了。我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刺激吗?玩的high不high?难道这样的放纵就是我想要的?一根烟抽完,曹倩已经把身上的蜡油擦掉了。被皮鞭抽肿的地方也抹了护肤霜。又自己插上狗尾,乖乖的跪在床边。看我把烟抽完。抬起头看着我说:「主人好棒,人家好久没有体验过这么强烈的高潮了。谢谢主人」说着还摇着尾巴,脸上一副求你再干我一次的表情。我心一横。反正玩也玩了。想那么多干毛?玩就玩痛快了。

  大量的体力消耗,让我暂时还不能缓过来。打开电视,准备躺着休息一下。可特么朴律来被绑在电视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他那张猥琐的脸,我一阵恶心。拽了条浴巾盖住鸡巴和肚子,对曹倩说:「你老公看咱俩表演看了半天了,你不安抚一下吗?」

  「主人真会开玩笑,他需要什么安抚?主人用力的操他老婆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抚」

  「那,本少操你操的够用力吗?」

  「当然,主人是最棒的,尤其是疯狂抽插的速度。从来没见过能操这么快的。主人的鸡巴也好长,每次都能插到小奴的子宫里」

  「你真是个小骚货。骚逼虽然松,但是水多,插起来不费劲。朴律来。我操你老婆的骚逼,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谢谢主人肯操我的老婆。我是个没用的废物。又娶了个欠操的骚货。请主人不要客气,把我老婆当成最贱的妓女,母狗一样来操就行了。」

  「你自己多久操一次你老婆?」

  「报告主人,每次有好心人用大鸡巴操过我老婆之后,我就有机会用舌头操一次我老婆的骚逼。目前为止,一共有1426个好心的大鸡巴操过我老婆了,其中有19人会经常来操她。」

  卧槽,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这么淫乱的骚逼,我居然没有戴套就上了。万一出事,卧槽!!!我不禁又看向曹倩,长的还算清纯,居然像公共厕所一样下贱。曹倩看出我的疑惑,急忙说道:

  「主人别担心,人家虽然淫荡,人见人操。但是也很注重健康的。定期会去体检,每次被操了之后回家都会仔细清洗的。」

  我故作大方的笑道:「哈哈,你想多了。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骚逼我没见过?有没有病,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然也不会舔你的骚逼了」

  「主人真坏,舔的人家好难为情,好舒服。小母狗还想要主人的大舌头」
  「那就看你表现了,表现好了,大舌头大鸡巴都有,表现不好了只有皮鞭子和热蜡油」

  曹倩妩媚一笑,就捧起我的左脚开始舔了起来。湿湿的舌头吮吸的我的脚趾,我闭着眼享受着曹倩的服务,另一只脚不老实的蹬着曹倩的奶子。脚趾轮流的夹着曹倩的乳头。不一会,曹倩就受不了了,放下我的脚。扑上来一把掀开浴巾,抓住我的鸡巴就塞进嘴里。软软的鸡巴被曹倩整个吞了进去。舌头在我龟头转了个圈,我鸡巴就像变魔术一样的涨了起来。不过这个魔术是我变的还是曹倩变的?鸡巴慢慢变大,曹倩已经不能整根的吞进嘴里了。正准备一点一点往外吐。我突然按住她的头,腰一用力,龟头就顶到了她的扁桃体。曹倩经验丰富,知道我要深喉,就使劲的张大嘴巴,喉咙叽咕叽咕的往下咽。顺着曹倩舌根的律动,我的龟头一点一点的挤进了曹倩的喉咙。插到底了,我舒爽的长叹了口气。再看曹倩,鼻子很激烈的呼吸着,眼睛已经白多黑少。摇头晃脑的开始挣扎了起来,我抱着她的头抽插了几下。直到她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我才放开。吐出我的大鸡巴,曹倩拼命的喘了几口气。

  我这时只想好好的操一次曹倩,就让她把手上和脚上的狗爪给摘掉了,只保留着狗尾和狗项圈

  口中喊出···「骚货,爽不爽,哈哈···」得意的笑声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

  啊「男人的得意的说道,心理还在想」最好能调教成母狗,属于我个人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