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艺术院


字数:6155字

  今年17岁的阿诗——拥有着清丽的容颜,婀娜的体态和甜美动人的歌喉,这三个足以成为女人自傲本钱的天赋条件使她有着和其他一样女孩的梦想,成为一名歌星,用自己的歌声和舞蹈,像小鸟般的飞翔在人生的舞台上。

  她怀着美丽的心情踏上了到南京艺术学院的路途。

  凭着中学时代对音乐,舞蹈方面知识的造诣,阿诗不费力气的就拿到了入学试的满分。她一个人走在湖边,望着碧绿的湖水,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她哼起自编的小调,闭上眼睛,想象出一幅幅仙子在飞舞的画面,而她,就是那个美丽的仙子了。

  谁知道,走着走着,因为闭着眼的缘故,她不小心一脚踩空,掉入到湖水当中。阿诗不会游泳,她大叫:「救命!救命!」很快,一个男生跑了过来,到湖边俯下身子,一手拉住了正要下沉的她。

  阿诗狼狈的全身都湿透了,夏天轻薄的白色长裙紧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躯体,勾勒出动人心弦的曲线。她面露感激的对男生说:「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很难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有机会的话我想好好报答一下你!」

  男生笑了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先回去换衣服吧!」说是那么说,但他眼神直视着阿诗的骚胸,看得都有点发直了。

  阿诗也感到了那灼灼的目光,害羞得面露红晕,「谢谢你!那,那我先回去了……」

  阿诗回到校宿舍,冲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一套新的制服,就去上课了。教导阿诗的有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头,是校内有名的博士。阿诗的聪颖和天赋博得了他的欢心,他平时很注重培养这棵好苗子,两人关系一直非常之好,甚至阿诗干脆认了老头做「干爹」,老头也对阿诗宠爱有加,常常帮她个别辅导,有时侯辅导到很晚他也毫不在乎。

  这天晚上,阿诗辅导完,从练习室走回宿舍的路上,又遇到了上次救她的那个男生。「你好!谢谢你上次救了我,如果有我能够帮到你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阿诗上前热情的打招呼。男生支支吾吾的说:「啊,你好!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刚好我现在有一件事,或许你可以帮上我的忙。」

  「真的!?」阿诗很高兴:「太好了!希望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我想要求你做我的模特儿,希望你不会拒绝。」

  「当然不会!」阿诗很爽快的答应了。

  随着男生来到他的画室,阿诗坐到了画架前的椅子上,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要我摆什么姿势呢?

  「我,我要画的是人体素描,所,所以……」男生面红了,没有说下去。
  阿诗心里一惊,很后悔自己刚才答应得那么爽快。着急的她没有说话,只是在脑子里面不停想着该怎么拒绝这个无理的要求。

  这时男生憋足了勇气说:「所以你必须脱得一丝不挂!这是你的诺言啊,而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阿诗满面绯红,她想:「什么,要我脱光身子!但,但我的确答应过要帮助他的啊!」急得几乎掉出眼泪。「该怎么办才好!?」

  男生继续说:「你必须履行你的诺言啊,而且这是为艺术而牺牲啊,这所学校的人,梦想着成为明星的你,难道还没为艺术牺牲的觉悟吗?我保证我不会对你做出任何过份的行为!」

  阿诗听了,慢慢地点了点头,喃喃说:「好吧,不过我脱衣服时侯,你不能看着我。」

  「好!」男生转过脸去。阿诗脱下自己的舞鞋,长筒袜子,脱下衣裙和解下头上的蝴蝶结,跟着卸下文胸和三角裤,然后一丝不挂的坐在木椅上。

  「好了,你可以转过头……头了……」阿诗满脸通红。

  男生盯着阿诗那雪白的肌肤和挺拔的乳峰,粉红的阴部,不由得血脉扩张,心跳加速。

  「请将你的大腿张开点。」男生说。

  阿诗慢慢地张开紧闭的双腿,露出完整的阴部。

  「不错,再用手指将你的阴唇扒开。」

  阿诗听了,又羞又恼,想:「怎么要求别人做那样的动作的!?」但想到这是为了艺术牺牲和报答恩人,她仍是照办了。

  「然后将另一只手捏在你的右乳上,用力将乳房迫出来!」

  阿诗又用左手捏在自己右奶上,用力将奶头部分迫得涨涨的。

  几番折腾,男生终于开始画了,但他似乎不是在画画,而是在欣赏阿诗的裸体和那淫亵的动作。突然,他快步走向阿诗,捏住她的右乳:「挤大一点!再大一点!」

  「好痛!」阿诗立刻反抗,但她马上被男生另一只手揽住了,而捏住她右乳的那只手也在上面使劲揉搓起来。

  「不,不要……呀……啊!」阿诗拼命摆脱,她的阴唇已经男生用手按住。
  啪!在挣扎之下,木椅倒了,两人瘫倒在地上。阿诗捡起文胸和三角裤就要往外跑,谁知道大腿被男生紧紧抱住,走不了。男生顺着阿诗条腿往上擒,然后整个人压在阿诗身上。

  「哎……啊!」阿诗的阴道被男生用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幸好她闪得及时,不然处女膜都会被捅破!阿诗用尽力气一把推开男生,飞跑出去,总算脱离了险境。

  很快三个月过去了,一切早以恢复正常。今天是星期天,阿诗被邀请到「干爹」家里作客。吃过午饭后,干爹要求阿诗跳一次《底比斯的姑娘们》给他看,阿诗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跳完后,他对阿诗说:「你像天上的月亮,像清风中的香兰,像荷塘中的莲花,更像那飞舞的仙女,挂下千千条美丽的缎带,放下万万个迷人的幻想……」阿诗听到这样热情的赞美,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

  忽然,阿诗觉得有点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光顾着练习,休息太少的缘故呢。干爹,我有点头晕。」

  老头说:「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他把阿诗带到客房,「你就在这好好休息一下。」

  阿诗觉得有点天旋地转的,实在支撑不住了,倒头就躺到了床褥上。

  干爹关心地坐在床边说:「要不要我替你按摩一下?」

  阿诗明显已经开始有点意识混乱,而且觉得全身酸痛,「啊……嗯,嗯。」
  老头用手慢慢帮阿诗擦背,她稍微觉得舒服点了,而且多日的疲劳似乎也在消失。不知不觉的,干爹的手已伸到了她的腋下。突然「干爹」用手捂住阿诗的胸乳,把嘴唇贴到她香喷喷的小嘴上,他贪婪地吸吮着少女馥郁的体香,说:「诗!我爱你!我恨我不晚点出生,结缘你这样聪慧和有天赋的上帝完美之作啊!」
  阿诗想反抗,但全身力气就像被抽空了一般,有劲使不出。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羊羔,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等着那只老色狼的宰杀。

  「别想反抗了,刚才你喝的汤已下了药,你好一段时间都会有气无力的。」
  老头淫笑道。

  他脱掉阿诗的舞鞋,隔着阿诗肉色的丝袜不断的用鼻子勐嗅,就像一只老态龙钟的狗一样。

  「啊……不,不要……干爹……」阿诗惊恐的叫着。

  「香!真香!这是少女才有的味道!」老头嗅完阿诗的腿,又马上风卷残云的把她的连衣裙,文胸,三角裤扯下,把丝袜用手拉破成一个个大洞,然后按照色情录像不断的摆弄着她,让她做出各种淫亵的姿势。

  阿诗全身无力,绝望的大叫:「救命,救命!」她一身裸玉尽情展露在老头眼里。

  老头变态极了,他用舌头从阿诗雪白的大腿根部开始舔,然后舔到屁眼,粉红的阴阜,浑圆饱满的屁股,修长的玉腿,再到上端点缀着红色玛瑙的白嫩的乳峰,还轻轻的在乳头上咬了几下,就像小孩子吸吮奶水那样。

  「嗯……嗯……干女儿的奶子味道真的不错,嗯,啊。」老头无比的陶醉,阿诗感到无比的屈辱,但又无计可施,只好任由摆布。

  最后,老头舔完了阿诗的全身,然后把她整个儿反转,使她屁股朝上。
  「少女的皮肤就是滑嫩啊!屁股多么的漂亮啊!」老头情不自禁的说。说着,就用力去抓阿诗的肉股。

  「呀!哎……啊!放了我!……啊!」阿诗叫道。

  老头扒开阿诗的屁股,凑前鼻子在阿诗的屎眼闻香!

  「啊!香,香,香……妹妹的屁股好香!」屎眼上面的弯曲段是一条浅红色的裂口,那是阿诗处子的阴沟。

  老头用手指张开裂口,瞪大眼瞧阿诗的阴道,处女膜仍完好的封在那儿。
  「呀……哎……啊!不要这样……啊!」阿诗的阴唇被老头用手指甲乱刮,痛得她眼泪直冒。

  「碰!」的一声,有人闯进房中,阿诗马上用捡到救命稻草的眼光望过去,谁知道,那人竟然就是上次强奸她未遂的那个男生。

  老头说:「孙子,咱们来一起分享这个美人儿吧!」

  男生淫笑着:「求之不得啊!」

  男生用力张大阿诗双腿,说:「爷爷,快动手吧!」

  变态的老头竟然拿起了一把明晃晃的剪刀,双眼盯着阿诗张得大双腿中间可怜的花心,面容扭曲的笑着。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啊,我不要这样失去啊!」阿诗看到这幕面无血色,嘴唇发白。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老头用剪刀活生生的戳破了阿诗苦苦守了17年的处女膜,鲜红的贞血顿时溅了出来!星星滴滴,落在她稀疏油亮的阴毛上,紧闭屁眼上,还有老头狰狞可恶的嘴脸上。

  老头伸出舌头,把嘴角的贞血舔个一干二净,赞叹:「好味,好味!」
  跟着,阿诗个阴户被男生用力张到大得不能再大,闭着小阴唇也不能封住那可怜细嫩的阴道,一个肉色的大洞开在她诱人的闪亮着汨汨淫汁的花蕊之中,老头举起他满是疮脓的黑色肉棒,一灌而尽!

  「啊!………」由于阴道内淫水分泌不足,阿诗几乎被插到反唇!

  男生松开张大阿诗双腿的两手,扶了她起来,再使她张大双腿,大字型的坐在床上。老头一边用手捂住阿诗白嫩的肉股,双腿张开卡在她的蛮腰上,再用阳具插入阿诗阴道,继续来回抽插。

  男生也不甘落后,他从阿诗身后岔开双腿,将她双腿夹在中间,阴茎直插阿诗同样未经人事的屎眼,而双手就紧握她的两个雪白大奶,使劲将其撞凹,摇晃,不断揉搓。

  阿诗前后被同时夹击,大奶肉股也同时被揸,一时间痛得她失声:「呀……
  啊……啊……呀!「同时私处开始流水,暖暖的淋在老头的大棒上。

  老头越插越爽,越插越用力,男生觉得手中的两团大奶在涨大,手指夹住的奶头在勃起,发硬,乳晕中又突起许多小粒粒,顿时觉得情欲高涨,更在阿诗后面疯狂抽动起来!

  阿诗只觉得双奶胀痛,肛门火辣辣的剧痛和阴道痒痒的疼痛,由于前后受敌,她呻吟得好辛苦:「呀……哎……不要,不要……啊!」阿诗满脸红霞,汗水津湿,如瀑青丝披散在香肩上,气喘不止,鲜血还在阴户下流出。

  「爷爷,咱们交换一下吧!」男生提议。

  「好!」两人很快交换了位置,继续抓紧时间污辱阿诗的胴体。

  男孩用龟头顶在阿诗的阴核上,磨来磨去,弄得她「哎……啊!」直叫,淫水横流,阴唇四片红肿充血紧闭,全身有一种电麻的快感!

  男生又用舌头舔开阿诗的娇嫩的大小阴唇,然后一鸡巴插入阿诗阴道!
  「啊!!!」阿诗的BB刚才才被老头插完,现在又被男生插,所以觉得很痛!

  而老头毕竟年老,不敢去玩屎眼,就用手去戳弄阿诗前面的阴毛。

  突然,阿诗大叫:「呀!!…………」原来是老头将她阴唇旁边张有的几条细毛拔了出来!老头意犹未尽,用另一只手去拔阿诗的腋毛,又一下子拔了一小把。痛得阿诗直叫妈妈!

  然后男生两手仍挤捏着阿诗这个小美女的大奶头,手掌就压在乳房表面。老头拔了会阴毛觉得腻了,就和孙子分享阿诗对乳奶。两人各自用手捂住她的一只乳奶,捂得密不透风,然后两只手掌夹住那个奶子在中间不断揉搓,阿诗的奶头被挤得感觉就像触电似的。「吖、呀、啊……哎」直呻吟。

  突然,男生身体一震,射了精,阿诗一抖,射出了阴精,完成了交合过程。
  男生和老头又将阿诗面朝天地放在床上,两只手去拉扯她奶头,两只手去拔她的阴毛,还两条舌头同时舔她粉色的阴沟,使得阿诗又流出了汁。男生用舌尖挑起阴沟上部,露出了阿诗那未被污辱的尿道。

  「爷爷,你来看看,这是哪里啊?」

  老头眯起双眼,凑近仔细端详。只见细细的一个红色小口开在鲜嫩粉红的花蕊中心,缓缓淌着淫水的阴道之上。

  「嗯,这就是小妹妹尿尿的地方啊,就是医学上说的尿道。」老头闻了一下,煞有介事的回答。

  阿诗被人这么研究分析自己最私隐的地方,羞辱难当,细细地抽泣起来。
  突然,男生用手指朝那可怜的尿道插了进去!

  阿诗顿时全身痉挛,瞳孔扩大,身下的汁液则流个不停,对奶子也涨得更大!
  大叫道:「呀!啊!呀……哎……呀……不要……碰我那里……不要……插我尿尿的地方呀!」

  「啊——!」又是一声惨叫,原来是阿诗一大把阴毛被老头拔了出来。
  老头用阿诗的阴毛去拨弄她涨大的奶头,奶头开始变得更硬,变得更长而红杏般的乳晕中又开始有肉粒凸起,越拨就越硬;停止拨弄,阿诗的大奶头又开始慢慢恢复原状,但只要又拨一下,可爱的奶头又立刻勃起了。

  老头抓住勃起的大奶头,含入口中,轻轻一咬,奶头又勃得更硬了了。阿诗觉得个奶头痒滋滋的,好难受。

  「呀……哎……呀!」男生已将阳具重新插入阿诗阴部,说:「还玩不玩?」
  阿诗痛苦的摇头。

  「哪轮到你说不玩!?」男生将手指插入阿诗尿道,同时用阳具狠狠地抽插她的阴道,另一只手却插她屎眼,三管齐下,而老头也没闲着,把鸡巴塞进了阿诗最后的那个洞——她发出痛苦呻吟的樱桃小嘴。

  两爷孙配合着节奏,每抽插一下,阿诗都含煳不清地惨叫一次:「啊!」
  「啊!……」「啊!……」「呀……!」「呀!!!」「啊啊啊……!!」
  老头把脸凑近阿诗美丽的面庞,淫笑着说:「小美女,我要拨光你的阴毛,你说~~好吗?」

  阿诗哀求道:「别,别啊!求求你,求求你……别拔我的……啊!别拨我的,阴……阴毛啊!」显然,她是一边受到男孩的轰击一边求饶的。

  老头捋起阿诗所有的阴毛,鼓起力气,要一次连根拔起!!!

  「别!别!!!痛、痛死我了!别……啊……别!!」阿诗苦苦乞求,但她的阴毛仍是被拉高起来,带起整个阴户的皮肤,大阴唇,小阴唇也被拉扯得长长的,不知道是因为太痛还是太刺激,乳白的淫水像缺堤似的从变形的阴唇,阴道中涌出!一个如花少女的下体竟受到如此虐待,让所有男人看到都会欲火高涨!
  「哼!」老头用尽全身力气,死命一扯,只听见阿诗「啊!……!!!」
  一声惨厉的叫声,全部阴毛悉数被拔尽,阴户上红红肿肿的,温热鼓起的阴阜,大小阴唇的皮肤都被扯裂了一部分,没了毛的毛孔、受伤的皮肤不断渗出血水来……阿诗双眼紧闭着,忍受着莫名的痛苦,耻辱的眼泪在她如花的面庞上肆意的流淌着。

  男生仍在有节奏的抽、插、抽插,阿诗又慢慢开始有节奏的跟着惨叫,「啊、啊、啊啊!」

  老头用个锦缎盒子把手中的那一大把阴毛珍藏了起来,笑着说:「哦哦,又多了一件完美的战利品!」

  他把盒子细心的放好,然后问半昏迷的阿诗:「用针刺你奶头怎么样?」
  阿诗当然不答应,立刻摇头。

  老头继续追问几次,阿诗仍是摇头。

  突然老头说:「不要用针刺你奶头好不好?」这下,阿诗习惯地还是摇了头。
  老头得逞似的大喜:「是你答应的!你答应了啊!」老头马上取出一根针,向阿诗个大奶头刺去!

  「啊!!!」阿诗觉得奶头好痛!血从乳头流出,滴落在雪白无暇的乳峰肌肤上,仿佛雪中一点红!

  老头刺完一个奶头又换了另外一个,这次针完全穿透了乳头,着着实实地从另一端穿了出来。

  「啊,嗯!」这次阿诗只是发出沉闷的呻吟,一来是因为她已经受尽折磨,叫得嗓子都快哑了;二来是因为前面的非人虐待已经使她对痛楚的忍耐,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又用另一根针不断地在两个乳头都轻刺了二十多下后,老头狞笑说:「舒服吗?我的小美人儿。」

  阿诗听了,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个变态的「干爹」,但她已经全身无力,且被男生三管齐下,只能无助的任人鱼肉。

  最后阿诗从下午2时整整被折磨到了第二日早上的9时,被禽兽不如的两爷孙足足干了十多次。经历了生不如死的一天,当明星的美梦也化为了泡影。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