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4063



            第一节18岁的性逆转

  「你是说,你做了个梦?」

  不疾不徐地用完早餐,坐在长桌前的母亲大人惬意地呷了一口咖啡,优雅地放下瓷杯,才开口问我。

  母亲大人拥有天使般精致美丽的面容,虽然我知晓她已40余岁,看起来却与我的姐姐相差仿佛,这不仅是母亲大人护理有方,也与她曾为教会修女有关。
  修身的紫色长裙在胸前开出了V型的开口,从开口处看去,母亲大人一双巨乳至少能够见到一半的雪白肌肤,甚至从长裙遮掩处,隐隐约约还有乳头的突起。
  如果是昨日的我,目见这幅情景多半会暗自咽下一口唾沫——就像已经离桌的弟弟那样,而现在,我只会觉得,母亲大人又偷懒了,现在还没有戴上胸罩。
  听到母亲大人的问话,我微微点头。

  「是的,母亲大人,但是又感觉不像是梦……就像之前的18年,我的的确确一直以男生的身份生活,只是那些记忆太模糊了,就连昨天的记忆也像隔了很久一样……」

  其实我并没有说全,除开在这个世界上的18年记忆外,还有在地球上许多年的记忆,只是现在它们都恍如隔世,仿佛经历过那一切的并不是我本人,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但我应该没有记错。

  可是如果我真的没有记错的话,为什么今天早上起床后,母亲大人叫我「乖女儿」,弟弟也叫我「姐姐」呢?

  「母亲大人,你看,我身上的衣服不和弟弟一样,都是男生穿着的样式吗?」
  为了取信于母亲大人,我摆出客观存在的证据。

  母亲大人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回应,她奇怪地说道:「咦?我还以为姬雅今天想变态一回呢。」

  变变变……态?!

  谁想变态啦!

  再说女生穿男生的衣服也不算变态吧!

  不错,女生。

  现在的我,从潜意识里已把自己当成女性,即使想要找回男性的感觉也不行,因为那些记忆像是场梦,虽记得大概,但梦过无痕。

  况且在这个世界,女性地位高得不可思议,女性也稀少得不可思议。

  整个人类聚居地分为103个省,总人数约在10亿左右,女性只在其中占有1%,剩下的99%当中90%是男性,9%是拥有女性乳房性征、但无阴道子宫的扶她。

  由于这个世界女人只有在极端高潮的情况下,才有小概率受孕,兼且还有真实存在的女神庇护,因此女性凌驾于其余99%人,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所以说我只是对「突然在18岁生日当天发生性逆转」这件事感到好奇,就算无法得知缘由,也会照常按部就班地生活下去,不会把它放在心上。

  「这么说的话,我好像能想起一点线索。」

  母亲大人接受了我的说法,她总是毫无保留地相信我们这些子女,我们也对母亲大人十分依赖,包括我,包括刚才一起早餐的弟弟,包括已经分家的三个哥哥和一位姐姐,也包括现在作为侍女在教会进修修女的另一位姐姐。

  话说回来……母亲大人真是意外地高产呐,据我所知,身边有数的几个朋友家里也不过才两三个子女罢了,而两三个才是常态,但每一家必须有一个女性传承,即使过继的也行。

  如果不是教会能够利用女性月事排出的死卵,进行体外再激活进而培育胚胎,恐怕人类的人口达不到现在这个数目吧,不过体外培育只可能成为男性,女性则可能生出女性、扶她、男性,所以这个世界男女比例才会如此失调。

  这些方面的知识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并未深究过,因此我也不能确定我的判断是否正确。

  「小姬雅,跟我来,先给你换身衣服。」

  母亲大人打断了我无意义发散的思维,我抬头迎向她如水的双眸,那里面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令我顿生不妙之感。

  「那,那个……」

  「哦呀,难道小姬雅打算穿着这身半透明的衣服出门吗?真是大·胆·呢——」

  半透明?

  不明所以的我,下意识地低下头。

  炎热的夏天,我穿较为透气的衣裤很正常,唯独感觉男生时代的内裤不适合现在了,才没有穿上。

  由于我上围增加,衣服穿起来紧紧的,两颗丝毫不逊色于母亲大人的巨乳被紧紧地挤压,原本只是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立时显得分明,尤其是两颗粉红色的娇嫩乳头,如同只蒙上一层薄纱,不仅仅形状,连可口诱人的颜色也几乎看得清楚。而衣服被撑起来,露出可爱的小肚脐,晶莹如玉的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我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慌忙之下站起身来。

  我刚才好像想起了,因为卧室里的是男式内裤,所以没……有……穿?
  转过头,视线下移,一瞬间只觉得面红耳燥地要晕过去了。

  以前穿着男式四角内裤还没觉得,现在由于成为女性,臀围有所增长,这条透气的短裤也十分紧绷,充分地勾勒出我臀部丰满圆润的美好线条,就连两个臀瓣间的沟壑也能见着。

  而短裤的前面也紧贴着我的阴部,一撮黑色之下,仿若花瓣般美妙的形状突显出来,还带着微微湿润的水渍。

  开……开玩笑的吧!

  虽是潜意识里已把自己当成女性,但卧室里没有女式衣物,直接就穿上了顺手的衣裤……

  难怪刚才早餐时弟弟一直偷偷瞄着我的巨乳看,难怪我站起来拿东西的时候,也发现弟弟在偷看我的丰满臀部和微湿的小穴处,难道刚才弟弟吃完离开时佝偻着身体。

  原来小我5岁的弟弟,也到了这种年龄啦。

  不,不对!

  我的反应应该是——请务必让我钻进地上的裂缝里去睡一觉!

  「噗嗤——」

  母亲大人掩嘴笑了起来:「小姬雅真是可爱呢,脸上的表情好丰富。」
  「母亲大人!!」

  我赤红着脸,瞪着母亲大人,却发现她眼中的笑意更甚——哦,我的小姬雅,就连生气也这么可爱——我敢说,母亲大人心里一定这么想!

  这个判断不禁让我有些丧气,难道已经18岁,已经成年的姬雅·瑟克斯大人,我,就这么没有威严吗?

  「好啦好啦,快跟妈妈去换身衣服……」母亲大人站起来温柔地笑道,「小姬雅的身材跟妈妈差不多,暂时先穿着妈妈的,正好今天小姬雅生日,待会儿我们出门挑选适合小姬雅的服饰。」

  我垂头叹口气:「是。」

  好吧,其实稍微被弟弟看到点也没什么,毕竟都是一家人。

  况且在这世界里,男性和扶她成年后是必须分家出去的,不能留在本家,就像三位哥哥和一个扶她姐姐一样,弟弟再过5年,也就要分家了。

  外面的男人,优先选择和扶她共同生活,但毕竟扶她数量也稀少无比,因此也有不少男人和要好的男人之间……咳……

  但无论是伪娘还是扶她,都不能取代真正的女人,弟弟分家后,一定会非常寂寞吧。

  所以在他成年前,让他身处女人的温柔与魅力中,也是长辈应该做到的事。
  比如母亲大人,进修修女的姐姐,甚至扶她姐姐,在家里都是如此做的。
  话虽如此,果然还是压不下心中的羞耻之心。

  心神变换中,我跟着母亲大人走上旋转楼梯。

  我家是一栋两层高的别墅,外带面积不小的花园,此外还有游泳池之类的设施,在寸土寸金的早月省中心算首屈一指的住宅了。

  我回过神,抬起头来,入目的正好是走在前方的母亲大人的臀部。

  母亲大人的紫色修身连身裙下摆非常短,只是堪堪盖过大腿根部。行走中,母亲大人的圆臀轻轻扭动,扭动间能看到雪白无暇的丰腴臀肉有节奏地晃动,而丁字裤的线条在臀肉上挤压出来的凹陷,更加增添几分魅惑之力。

  诱惑的臀部下面是穿着紫色吊带丝袜的美腿,再下来则是水晶色半透明的高跟鞋。

  不愧曾为修女、距离圣女也只有一线之差的母亲大人,这般性感曼妙的身形,别说男人,就连身为女人的我,也不禁有些目眩神迷。

  身高160cm,B105W55H95,F罩杯——母亲大人看档案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看过几眼,这组数据印象深刻。

  不过如今我的一对巨乳不比母亲大人小,刚才惊鸿一瞥之下,圆润的臀部似乎也能和母亲大人相提并论,只是确切数据还不知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家中焦点的母亲大人,早餐时被我夺走了弟弟窥视的视线。

  原来我也拥有了这样妖媚的诱惑力。

  等一下姬雅,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这个笨淡!

  「到了哦。」

  母亲大人的闺房布置典雅大方,房间内的大床、衣柜、梳妆台等摆放得十分适宜,房间内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香气入鼻,不知为何,令我全身微微发热起来。
  母亲大人先在床头拿起个人掌机,在虚拟屏幕上不断写划,旋即嫣然一笑,放下掌机:「好了,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好姐妹,换上衣服我们去她的那家服装店。」
  掌机是教会派发的多功能工具,每一部都经过个人认证,除了本人以外无法开启。

  母亲大人拉着我的手来到衣柜前,首先拉开了最左边的衣柜门。

  「这里是内衣,小姬雅先等等,我先量量你的尺寸。」

  趁母亲大人翻找软尺的时候,我看了看衣柜中的内衣。

  好……好性感……

  随便看到的几条内裤都是布料稀少,更甚者干脆就是几根丝带的,然后还有几根各色的V型内裤,也有几条T字裤,此外丝袜和少许几件内衣也是十分性感暴露。

  难道……母亲大人想让我穿这些?

  原本就微微发热的身体,立刻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让我心跳不由加快不少。
  「来,过来量量。」

  母亲大人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看见她站在衣柜旁边的全身镜前,当即应声过去。

  「先把衣服和裤子脱掉啦。」

  什、什么!

  这套衣裤本就轻薄,即使穿着量也没什么不好吧!

  好像看出我心中在想什么,母亲大人无奈地叹气道:「我的好姬雅,你的胸部和臀部都被衣裤束缚住了,怎么能量出正确的尺寸?」

  「好像有点道理……」

  不过,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母亲大人似乎狡黠地笑了一下。

  我脱掉上衣,胸口紧绷的不适感随之消除,两只巨乳犹如脱困而出般,雀跃地弹跳了几下,紧接着褪下短裤,小穴处传来水润挥发所带来的清凉感,然后我隐约觉察到紧压的臀肉也向外扩张了几分,更恢复了绵软与弹性。

  母亲大人熠熠生辉的眼神让我感到害羞,我反射性地横起左手,在两只巨乳中央压出一道凹陷,遮住了悄然挺立的粉红乳头。右手则盖住身前下腹的小穴,右掌碰触到小穴外侧,掌中感到湿润的同时,一股股轻痒的骚动感也自下腹升起,向全身扩散。

  母亲大人立刻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小姬雅真含羞,放心吧,在妈妈面前有什么好遮掩的,难道小时候没被妈妈看过?」

  不,我是今天才变成女人的。

  但母亲的话也让我心下一宽,说起来,之前在餐桌也近乎于被弟弟看光了,而且那种半透明衣物挤压下的诱惑更加令人喷血,在母亲大人面前裸露身躯也算不上什么了。

  我低低地「嗯」了一声,慢慢放开双手,几步走到母亲大人面前,走动时,即使我的动作很是轻柔,胸前的巨乳也一步三颤,让我更加脸红的同时,心里也升起一种淡淡的自豪感。

  待我走近,母亲大人不由分说地双手按住我双肩,将我推倒全身镜前。
  全身镜里,一个祸国殃民的绝色美人亭亭玉立。她秀绝人寰的面容尚还带着几分稚气,仿佛带着微弱电流的双眸中升起淡淡雾气,脸上露出含羞带怯的表情。胸前两只诱人巨乳随着美人的呼吸而轻微地起伏,淡粉红色的乳晕中,色泽略深一点的乳头俏立起来,有如新鲜葡萄般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再往下,美人的娇躯沿着一条美妙的弧线朝腰间收紧,然后又是一个令人血脉欲涨的扩大,勾勒出圆滑丰润的臀部线条。

  尤物美人的身体曲线与略带稚气的面容形成强烈的反差,反而越发地诱人了。
  「这……这是我?」

  我不仅抬手摸了摸犹在发烫的脸颊,而镜中的美人也随之做出同样的动作。
  「怎么样,现在知道小姬雅有多大魅力了吧,刚才小洛克(弟弟)可是看得眼睛都直了呢。」

  母亲大人说着笑眯眯地拿起软尺,动作熟练地往我胸前一圈,等我反应过来时,母亲大人已经收缩软尺,我立刻感觉到软尺轻轻压在了我的乳头上。

  「小姬雅用双手稍微拖住双乳一点。」

  我依言翻掌轻轻托在两只巨乳下方,手上的触感滑腻柔软,连我自己也有点不想放开的感觉。

  「是这样吗?」

  「哦,对,对,不要动。」母亲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撩开我纯金色的柔顺中发,露出光洁的裸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母亲大人还将束成一圈的软尺左右转了转。

  我两只巨乳上被轻轻压住的粉红色乳头也随之被摩擦了几下,阵阵酥麻的感觉电流般沿着我巨乳中的神经扩散,令我全身不由得一软,喉间发出软糯的一声「嗯」。

  「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绝对是故意的!

  「别在意别在意,好,胸围测好了,接下来是腰围。」

  由于不需要再拖住乳房,我将双手平举开来,以方便母亲大人测量我的腰围,只是双掌离开柔软滑腻的乳房肌肤时,不自觉地暗生不舍之感。

  腰围和臀围的测量,母亲大人倒没弄出什么小花招,很快我也知道了我自己身体的几个数据。

  B110W57H95,F罩杯,乳房比母亲大人稍大,腰围也比母亲大人稍大,身高没量,目测基本和母亲大人差不多。

  「真是羡慕小姬雅呢,这个年纪就比妈妈的胸围还大了,根据教会的统计,乳房的发育一般会到22岁才停止,到那个时候,连妈妈也望尘莫及了。」
  母亲大人的话让我耳根发热的同时,又不免浮想翩翩,4年的时间,也不知我的这对巨乳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哪怕现在,我也隐隐有点以其为傲了。

               第二节内衣

  「对了,母亲大人……」我忽然想到最初的问题,母亲大人的确说过有什么线索,于是我再次提出疑问。

  谁知母亲大人直接避开这个问题:「这个啊,晚上的时候再给姬雅说吧,先换了衣服,我们出去大采购,然后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开开心心地过好你的生日。」

  「哦。」

  的确,是我的生日呢,而且那个问题也并不是非要知道不可,于是我瞬间将其抛诸脑后,和母亲大人来到衣柜前。

  「给,先试试这件。」

  这是在逗我玩儿吧喂!

  母亲大人拿在手上的是一套浅色半透明的丝质内衣裤,从它的透光性来看根本和薄纱没有分别,比我早餐时穿着的衣裤透露多了。

  不过看着母亲大人殷切的眼神,想到她慢慢将我养大,为了给予家人女性的温柔与妩媚,在家里时常穿着性感暴露的便服……或许我许久以后也会有孩子,哪怕还说不准,现下就有一个弟弟,作为姐姐,我也应该和母亲大人一样,多让他感受到些日后很难感到的东西。

  虽然男人分家后并不是完全断绝关系,但在成年后,只有每个月的第一天才能再回家相聚,这是女神所订下的规则,既然接受了女神的庇护,就需要遵守女神的规则。

  如此一来,不单是弟弟,还有在外的三个哥哥,甚至扶她姐姐,如果在每个月的这一天我也能让他们感受到女人的如水柔情,也就好了——虽然我会去早月省侍女学院进修,但每个月的第一天,全聚居地境内都会放假,学院也不例外。
  或许我得从现在开始适应。

  下定决心的我接过薄如蝉翼的内衣裤,仿佛本能一般地穿戴上。我本质上果然是个女人,如果那些作为男性的记忆是真的话,第一次穿戴女人的内衣裤怎么会轻易上手?就是不知那些记忆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信晚上母亲大人会给我好好讲解的。

  「啊,真诱人。」母亲大人掩嘴低呼一声,催促我到全身镜前看看效果。
  于是我的羞耻下限再一次地被刷新了!

  这特么还能算是内衣吗!

  根本就是一层塑料薄膜吧!

  镜中的绝美女孩面露讶色,仿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那薄薄的一层乳罩紧紧贴在我的巨乳上,由于有乳罩的衬托,我的双乳比刚才显得更大了一点点,只是这层乳罩实在太薄,让我两个嫩红的乳头一览无遗,就连乳头被乳罩挤压而产生的轻微形变也清晰可见。

  我略微侧了侧身,以便看到全身效果,这时,母亲大人将全身镜调整了一下,又搬来两面移动的全身镜,将我和她包围在其中。

  我疑惑地看向母亲大人,她解释道:「方便看到背后的情景。」

  我恍然大悟,微微侧身将金发捋到前胸,果然很便利地看到了光滑的背部。
  背上一条丝线轻轻系着一个活结,只要稍微一拉,活结打开,乳罩便会落下。
  无论是前胸的设计抑或是活结的构思都极尽性感之能事,让我全身泛起淡淡的殷红。

  偷偷看了眼十分满意的母亲大人,我强忍羞意,看向镜子里下面的内裤。
  内裤是V型裤,两指宽的半透明丝绢刚刚盖住我的小穴,完全置那一撮阴毛于不顾。到我后庭处时却又变得很窄,像是一根丝线般从我粉嫩色的后庭经过,同样根本毫不遮掩。V型内裤也如同乳罩有着活结的设计,是在腰间两侧,位置相当高,若我外面穿上大腿开叉的旗袍的话,绝对会被误认为没有穿着内裤。
  我犹带稚气的绝美脸颊上泛起明显的桃红,不仅仅是因为乳罩和内裤的设计是如此诱惑性感,也不仅仅是内裤堂而皇之地将后庭暴露在空气中,而是为了……

  才穿上一两分钟的内裤,那盖着小穴的丝绢上已现出一团水渍,而本就十分透明的轻薄丝绢此时吸了水,更是让我小穴花瓣般的形状与嫩红的颜色看得一清二楚,以我的视力,站在很近的这个距离,还能看清小穴带着丝丝黏液在微微蠕动,仿佛初生的花蕾,无比地想要绽放成一朵倾国倾城的妖艳之花。

  真是羞死人了……

  我双手捂住发烫的脸颊,不敢再看拥有魔性魅力的那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强自把视线转移。

  除开乳罩和内裤,这套内衣裤还有一件浅色半透明的吊带蕾丝镂空丝袜,自玉足而起,直到雪白大腿的一半,都被它所包裹。这样的浅色与透明度与我大腿的雪白无暇相得益彰,看起来像是没穿,仔细一看却有存在于那里,但很难分辨丝袜到底穿到了什么位置,于是我视线逐步搜索着上移,最后将我圆润的臀部收入眼底。由于有着前面览尽雪白美腿的铺垫,骤然间一个丰满的曲线印入眼底,这令我觉得原本便性感无比的丰润肥臀变得更具妖媚魔力。

  相信其他人若是看到我这一身装束,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也不知道才13岁就对女人有所感觉的弟弟,看到我现在的装扮,会不会一口气把一生的鼻血都喷光。

  想到这里,我自然而然地露出一个微笑。

  「咔擦——」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回头看见母亲大人拿着掌机对着我正前方的镜子,哪还不知她把我这一身羞耻的打扮给拍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从母亲大人手里要回刚才那张照片,想也不用想,根本不可能,然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匆忙之下我使出了我的抱腿蹲防绝技,这样的话,我的三点就不会露出来了,不过我一抬头就生出欲哭无泪的微妙感觉。

  胸前的两个乳头倒是遮掩住了,但挤压之下形变的巨乳自有一番别样的魅力。而阴部的小穴由站姿改为蹲姿,反而由于肌肉的张力更为打开,花蕾似是绽放了一两分,与之前相比诱惑力倍增。更不说用,这个姿势令臀部也显得更加扩张,本来站立时还被丰满臀肉所掩住的后庭,也如菊花悄然在空气中开放。

  「唔……」

  羞愤欲死的我又站了起来,撅嘴瞪着笑得前俯后仰的母亲大人,就是不说话。
  好容易母亲大人终于缓过劲来,摸摸我的脑袋:「之前那张照片我就留下了,少不得要跟我的姐妹朋友们炫耀炫耀,而且你的几个哥哥姐姐,还有弟弟,我也会把相片发给他们看,可以吗?」

  我的女神!

  姐妹们就算了,我记得母亲大人的朋友里可是有不少叔叔的,还有三个哥哥,以及一刻钟前才偷偷将我娇躯瞧了个遍的弟弟……

  一想到我这一身性感,暴露,甚至比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还要妖媚的装扮,会经由母亲大人的手,传到弟弟,传到哥哥们,传到许多叔叔手里……

  下意识地我就想拒绝,可惜不到一秒钟,就在母亲大人如水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我不禁默默地低下头,算是默认了这件事。

  「可以吗?」

  母亲大人的追问声传入耳中,我犹如蚁呐般地「嗯」了一声,然后心想母亲大人可能听不见,又轻轻点了点头。

  做出这个动作后,我全身如火烧般发热,毕竟这个装扮实在是太让人难为情了。然而同时,我心中又像是解开了某种莫名的枷锁,浑身一阵轻松的感觉。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以前曾经偷窥到母亲大人和哥哥在床上颠龙倒凤,还有两位姐姐大人和哥哥们之间也有过性关系,除此之外,母亲大人和两位姐姐大人在家里的时候,都穿着十分性感妩媚,这让我心中萌生出一个猜测。

  我试探性地问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回答:「没错啊,血亲之间是可以不受约束地做爱的,当然,仅限于一代血亲以内,其他人如果想和我做爱的话,则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点是有足够的信点,第二点是我本人同意。这方面的规矩也是女神大人所制定的。」
  这个世界是没有所谓的「父亲」的,子女皆由母亲抚养长大,即是说,母亲大人的一代血亲,即是我们自己子女,以及母亲大人自己的兄弟姐妹。

  每个在外的男人,最盼望的恐怕就是每月的第一天休息日吧,能够回到家中,与自己相处了许多年的异性血亲,共通攀升极乐的巅峰。

  以后我也是如此,希望哥哥们,希望弟弟,希望我最亲的亲人,至少每个月能在这一天,得到生理与心理上的释放。

  也就是说,以后,我也会逐渐地加入其中,与哥哥们,与弟弟,与姐姐大人们,与母亲大人尽情地做爱。如此一来,哥哥姐姐们收到我性感美丽的照片,也会十分高兴吧,他们会知道,从此在攀登快乐顶峰的路上,又多了妹妹我一个人。
  至于那些叔叔们,如果能为母亲大人分担一些信点的负担,我自然也是愿意的。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信点是什么,据说男性会在自小开始的学习生涯中,考出好成绩的时候收获学校发放的信点,但我却从来没有过。

  不过据说从侍女学院的修行开始,信点就会普及所有女人,因此我也不着急了解。

  对了。

  「弟弟呢?他有没有……」

  母亲大人摇摇头,向我投来期待的眼神:「每一个男人的性启蒙,都是从年龄最接近的一个姐姐开始,如果在之上没有姐姐,则是由母亲来完成……所以小洛克他,就看你的了。」

  听得这句话,我脸上渐渐消退的红潮又涌了上来。

  想到早餐时弟弟偷看我时,仿佛灼热得想要将我融化的目光,我的心跳不由得渐渐加快。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当初姐姐大人没有对我……」

  母亲大人顿时掩嘴笑起来:「那当然是因为妈妈从一开始就知道小姬雅是女孩子啊,不然怎么会给你起姬雅这个名字。具体的情况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还是留着晚上一起解释吧……」

  母亲大人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随即温柔的双眸中放出灼灼的热意,那种热意与早餐时弟弟看我的眼神何其相象:「小姬雅可是觉得你姐姐没有对你启蒙吃亏了?那今晚,由妈妈我来给你启蒙怎么样?以前小姬雅可是目光时时不离妈妈的乳房和臀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