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20642



  ***********************************
  替朋友发表一部作品,他是一个执着、专一的女潜水员控,爱好仅限于女潜水员被击杀。所以文章不喜勿骂,喜欢的话请多多提出建议。

  ***********************************
  海边,正是深夜,一艘潜艇正在水下缓缓行驶。

  这艘潜艇正担负着向大陆输送渗透人员的任务,潜艇里面,四名准备参加此次任务的女蛙人正在做着准备。

  她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女蛙人,隶属于精锐的「人鱼」特工队,虽然这次任务的难度前所未有,但严格的训练让他们对此次任务充满了信心。

  舱门缓缓的打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蛙人走了进来,她1米7的个头,鹅蛋形的圆脸,此时她已经穿上了紧身的、凸显出全身迷人线条的黑色潜水服,脚踏黑色潜水靴,潜水帽拉了下来,乌黑亮丽的长发扎成马尾辫披在脑后。她就是此次行动的女蛙人的组长露娜,现在她一手各提着一个黑色的防水袋,费力的走到舱盖边上。

  第二名女蛙人也跟着进来了,她身高1米65,瓜子脸,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还没有裹进脑后的潜水帽里面,她就是参加行动的女蛙人安娜。安娜是「人鱼」

  特工队中枪法最好的女蛙人,尤其擅长使用手枪,而且她从来都是枪不离身,此时她已经把装着USP手枪的枪套绑在了右腿上,MP5K冲锋枪的弹匣袋绑在左腿上,左腿的小腿外侧也早已绑上了潜水刀的刀鞘,和露娜一样同样提着两个防水袋。

  第三名和第四名女蛙人跟在安娜身后,她们都是刚加入「人鱼」特工队的新人,娜塔莉和艾琳。娜塔莉留着一头红色的短发,接近1米8的身高使得她成为「人鱼」特工队中身材最高挑的队员;艾琳的个子比娜塔莉稍微矮一些,一头金发已经塞进了脑后的潜水帽中。这两名刚加入队伍的女蛙人还没有显露出自己的专长,但她们才是此次任务的主角,因为按照计划,她们将会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用自己的美色在酒会上魅惑参加酒会的安全部高官,以便为其他队员盗窃机密资料的行动提供掩护。

  即将开始行动了,露娜告诉女蛙人们:「把特殊物资摆在地上,我检查一下!」
  「咚」的一声,女蛙人们把防水袋顿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随后以立正的姿势站在防水袋后面,等待露娜的检查。

  「带着这么重的东西下水,不会把我们一直拖到海底吧……」艾琳嗫嚅的说道。「海水有浮力,而且我们都会使用水下推进器,别瞎操心!实在不行你就用潜水刀割断挂带,淹不死你的,胆小鬼!」一旁的娜塔莉一脸坏笑的说着。
  「这些特殊物资是我们执行任务的必须物资,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丢弃!」露娜冷冷的盯着娜塔莉。娜塔莉见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露娜踱步从女蛙人们面前经过,目光梭巡着金属地板上的物件。每个人有一沓钞票,还有一个化妆品盒,以及几件衣服,而其中最特殊的莫过于华丽的晚礼服:1米65的安娜是一袭酒红色的低胸礼服,恰好衬托出她傲人的胸围,同时又不会凸显她的身高;1米8的娜塔莉是一身黑色的高开叉礼服,露出一双白皙
                 健

  美的大腿令目标人物放松警惕;而身高与娜塔莉类似的艾琳则是一身的背面开叉
  的深蓝色晚礼服,用她那白皙的后背吸引男人的眼球;最后是露娜她自己的:一件绿色的、胸口带花的长裙,式样较为保守,也不易引人关注。

  露娜接着说:「检查武器!」

  早已准备好的安娜已经将插着女蛙人制式的USP手枪的枪套绑了上去,黑色的枪身和黑色的枪套,与黑色的潜水服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她们使用的枪套也都是女蛙人制式的黑色快拨手枪枪套,按照条例绑在右大腿外侧,每个枪套上附带为两个后备弹匣准备的插槽。

  露娜拿起枪套准备绑在腿上,却发现艾琳拿着一把小巧的银色点三八左轮,拇指压下击锤,又扣动扳机,击锤清脆的「咔哒」复位,她又先后取出两个6发快速装弹器瞧了瞧。露娜皱起眉头:「怎么用左轮手枪?」

  「说不准什么时候枪就进了水,起码到时候我的枪还能打响。」艾琳说着便将左轮手枪插进了枪套里面,她的枪套是自己改过的,原来留给后备弹匣的插槽变成了留给左轮快速装弹器的小口袋。

  「这射速和弹容量,进入战斗要吃亏的!」露娜提醒她,「如果真的交火,就算拿着机枪估计也活不了了,有一发子弹能自杀就够。」艾琳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露娜白了她一眼,想不到她这么缺乏紧张感。

  「而且你的武器不也是那样吗?」艾琳指了指露娜枪套里的PPK手枪,这把小巧玲珑的袖珍手枪曾经是007的标准配枪,可靠、耐用、安全,非常适合情报人员使用。露娜看了看手中枪套里的PPK,对艾琳说:「可起码是半自动手枪。」

  说着她便将枪套绑在了大腿上。

  一道银色的闪光再次引起了露娜的注意,娜塔莉拿着一把银色的贝雷塔92FS不锈钢(Beretta92FSInox)手枪,卸下弹匣,拉动套筒,复位,再扣了几下扳机,手枪的击锤随着扳机的扣动而「咔咔」的击打着。她接着将弹匣装回,子弹上膛,上保险,最后插回枪套内。

  「你应该知道带着这样一件反光的武器有多危险吧。」露娜指着娜塔莉那把闪耀着反光的手枪,「这会让我们都暴露的,你明白吗?」

  娜塔莉:「可这就是我的配枪啊。」说着她将两个备用弹匣插进了插槽里面,再将枪套绑到了右腿上,「而且这次行动我们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娜塔莉摆了摆手。

  露娜也值得由着她了,毕竟新人都是这样。

  露娜接着拿起了一支MP5K,再一看她的手下们,也都在同一时刻拿起了自己的MP5K,这是她们统一配发的。露娜拉动了两下拉机托,确认运转正常,再插进一个20发弹匣——30发弹匣太长了——拉动拉机托,子弹上膛。露娜接着将枪机扳到保险位,便把冲锋枪放下,这件武器待会儿在她们穿上潜水装备后会用枪绳连在她们的浮力背心上。

  露娜抬起右腿,踩在座位上,拿起插着潜水刀的刀鞘,绑在右小腿上。本来按照条令,潜水刀一般是绑在右小腿外侧但这次因为考虑到她们的大腿两侧要绑上装着特殊物资的防水袋,因此露娜改将刀鞘绑在右小腿内侧,以免影响自己拔刀。办完之后她看了一眼正在戴潜水表的安娜,她的刀鞘依旧按照条例绑在左小腿外侧。「你的特殊物资袋会把刀鞘盖住的。」她说。

  「明白。」安娜随后便解下刀鞘,倒着绑在右臂上。她接着试了一下拔刀,用左手搭上右臂上的刀鞘,很轻松的就拔出了潜水刀,便满意的将潜水刀插回刀鞘内。

  娜塔莉的潜水刀和刀鞘并不是制式的,她的潜水刀刀鞘绑在左大腿外侧,而且是一把比较长的、类似于开山刀的潜水刀,和她的身高似乎很匹配;艾琳的潜水刀倒是短小精悍,刀鞘绑在浮力背心的背带上,她试了一下,可以很轻松的取出。

  见所有人的装备都准备完毕,露娜便下令:「准备潜水。」

  露娜先弯下腰,将装着「特殊物资」的防水袋用带子绑在安娜的大腿上,绑好之后扯了两下,确认带子是捆好了的。随后再站起来,让安娜帮她完成同样的事。完成之后,露娜看了一眼娜塔莉和艾琳,她们理会了露娜的意思,弯下腰互相帮对方绑住特殊物资防水袋。

  露娜接着从地上拿起连着氧气筒的浮力背心,放在座位上,坐下来,将浮力背心的肩带跨上双肩,再将腰带扣起来。这一套装备及其沉重,仅靠露娜自己不可能再站了起来,「我来搭把手。」安娜向伦纳伸出了右手,露娜伸出左手抓住,接着在安娜的帮助下再次站了起来。安娜坐在座位上,和露娜一样穿起浮力背心,「该我了。」露娜向她伸出了右手,接着将她拉了起来,然后两人再互相检查一遍对方的潜水装备,确认没有问题。

  接着,四名女蛙人一起,拉起搭在脑后的潜水帽,将自己的秀丽的头发包进潜水帽里面,最后拉起来,用潜水帽套住头发和脑袋,只露出自己的脸。然后再将挂在脖子上的潜水镜拿起来,戴上。潜水镜盖住了双眼和鼻孔,戴上之后视线朦胧起来,鼻子也无法呼吸。露娜张嘴吸了一口气,随后拿起氧气嘴,含在口中,吸了一口气。

  「呲……」氧气嘴中喷出呼吸用的压缩空气,露娜抬起的右手,竖起被黑色潜水手套包裹住的大拇指表示一切正常。安娜也含住氧气嘴,「呲……」的一声之后,她也竖起了右手大拇指,娜塔莉和艾琳也纷纷咬住氧气嘴。「呲呲」两声之后,她们点了点头,然后竖起右手大拇指。

  露娜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身走向了鱼雷发射管。她从发射管边上拿起一具水下推进器,接着打开鱼雷发射管的后舱盖,把水下推进器放入管内,弯下腰爬了进去。

  海边的一桩破败的二层小楼里面,住着一个靠拾荒为生的男人。

  这栋二层小楼虽然看起来像是荒废了很久,但仔细一看,就能发觉这里以前也是一栋漂亮的房子。而房子的主人,就是现在住在这里的这个拾荒者!

  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傻子——其实他以前不傻,他曾经是这附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致富,并且还有了一个漂亮的老婆。但就是这个漂亮的老婆给他惹来了麻烦,因为他在家的时间很少,他的老婆见异思迁,跟别人鬼混起来了。有一天终于被他撞见,当他愤怒的追向那个第三者的时候,那个被吓坏了胆儿的第三者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棍,结果他当场就头破血流,人事不省,送到医院抢救之后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也从此变成了一个傻子,只能靠拾荒为生。

  虽然周围的人都很可怜他,但却都不敢跟他接近,第一是因为他是傻子,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第二是因为有人注意到他经常去跟踪尾随年轻的女性,搞的人人对他都敬而远之,不敢跟他接近。久而久之,他那栋漂亮的小楼也就破败了,里面堆满了他收来的各种废品——玻璃瓶,塑料瓶,废旧电器,各种金属部件等等,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个人住的地方了。

  这天晚上,「傻子」忙活了一天,蹬着他那辆收破烂的三轮车,回到了这栋曾经漂亮的两层小楼。

  现在这里看起来唯一能住人的地方,就是原先的一楼客厅,在堆积的废品中间,摆着一张雕花木床——他以前和他老婆一起睡觉的地方,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睡了——傻子脱掉外套,一头栽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突然,他又睁开了双眼,看着床上一张装在相框里的照片,那是他和她以前的老婆的订婚照。在他傻了之后,他的老婆席卷了他大部分财产逃跑了。

  傻子拿起那张照片,看着,渐渐傻笑起来,然后一把将照片丢了出去。照片砸在一堆玻璃瓶上,相框磕上玻璃瓶发出叮的一声,随即掉在地上。

  傻子突然又跳下床,捡起那张照片,将它放在床上,然后看了一眼那张照片,接着便躺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一阵雷鸣声突然将他惊醒,傻子从床上跳起来,然后来到已经被打碎的玻璃窗边,看着窗外的。

  外面挂起了大风,在刚才还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掀起了惊涛骇浪。傻子匆忙搬起一块木板,堵住了这个窗户,然而大风带着雨点又从另一个窗户刮了进来,他不得不有搬起另一块木板,修补这个四面透风的客厅……

  ……

                水面下

  水下推进器前照灯在黑暗的海中划出一条道路,转动的螺旋桨推动它的操作者们向着大陆游去。女蛙人们含着氧气嘴,在水下有节奏的呼吸着,呼出的气泡和螺旋桨转动时的气泡一起,慢慢的浮上水面,形成了此时的海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露娜在水中带着她的三名女蛙人沿着既定的路线前进,她不时地抬头看一看水面,同时张大了耳朵,警惕随时可能出现的巡逻艇。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抬头看到的只有不断浮上水面的气泡,耳朵里听到的声音也只有她们从氧气嘴里吸气时的「呲呲」声、呼出气泡时的「咕噜噜」声,和水下推进器的马达运转的微弱响声。

  然而,一声惊雷,突然打破了水中的沉默。

  露娜抬头看着水面,闪电的闪光在劈下的一瞬间照亮了水面,大海随即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过了一会儿,露娜注意到了水流的异常变化,万万没想到,这里的天气今天会如此反常,她们的气象部门明明预报这几天都是风平浪静啊,为什么今晚上这里却出现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

  因此她加快了水下推进器的速度,加速靠岸,以便在风暴来临以前赶快离开大海,但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的水下推进器因为她们携带的装备超重,电池提前耗尽,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罢工了!

  露娜看到自己的水下推进器的指示灯已经熄灭,再回头一看自己身后的队员们,她们也是一样,水下推进器都纷纷失去了作用。更糟糕的是,由于她们都携带了大量的装备,失去水下推进器的动力之后,都开始缓缓地下沉!

  露娜冷静的将双手伸向了腰间的铅块配重带,将其解开。配重带扔掉之后,她感觉到下沉的速度减缓了一些,但任然不行。她身后的队员们也学着她扔掉了配重带,但效果也依旧不大。

  无奈之下,露娜只得拉下浮力背心的充气开关,让浮力背心充气,想这样带她浮上水面。

  浮力背心开始「呲呲」地充气,带来的浮力继续减缓下沉的速度,但并没有带她们上浮。

  「咕噜……咕噜」娜塔莉含着氧气嘴的小嘴发出了惊恐的呻吟,她的双手开始慌乱的伸向大腿,想要解下腿上绑着的袋子。

  露娜摇了摇头,转身游向娜塔莉,阻止她抛弃装备的行为。她游到娜塔莉面前指着她的双腿,摇了摇头。

  娜塔莉含着氧气嘴无法说话,只是一边摇着头一边发出「呜呜」的呻吟,同时试图解开腿上的袋子。露娜游上去抓住娜塔莉的双腿,阻止她抛弃装备,娜塔莉惊慌的用双腿向露娜蹬踢,但因为腿上都绑着沉重的袋子的缘故,所以蹬踢的速度很慢,幅度也不大,被露娜轻易地躲过。

  露娜接着抓住娜塔莉的双肩,看着她的双眼,同时抬头看了看水面,让她跟自己一起上浮。娜塔莉总算是平静了一下,挥动双腿,用脚蹼踢着水,慢慢上浮。
  安娜和艾琳见状,也都开始慢慢的上浮。

  此时海面上已经挂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越靠近水面,水流的涌动就越强。
  当露娜和娜塔莉靠近水面的时候,一个浪头突然打来。

  两人立即觉得天旋地转,海浪将他们从水中抛了出来,随后再重重的落入水中。娜塔莉惊恐的抱紧了露娜,露娜来不及将娜塔莉推开,只得拼命的挥动双足,带动脚蹼踢水,想尽快的游向陆地。

  在她们下面,安娜和艾琳也向着岸边拼命的挥动脚蹼踢水,她们都知道现在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如果她们还继续留在海里的话,很可能就会溺死。

  此时又一个浪头打来,几乎将露娜和娜塔莉二女分开,海中的杂物也在海浪的带动下飞舞着。艾琳打开连在手腕上的潜水手电探路,却惊恐地发现一团卷成乱麻一般的渔网向她扑来,来不及躲避的她立即就撞上了渔网。「呜——」艾琳含着氧气嘴的小嘴发出沉闷的尖叫声。安娜回头,看到了撞上了渔网,并且被网线缠绕住的艾琳。安娜准备掏出潜水刀帮她解除缠绕,可是抬起左腿一看,发现一根鱼网的网线也缠绕绕到了自己的左腿上,紧接着那根网线突然拉直,将她也跟艾琳拉在了一起。

  四名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女蛙人,因为出现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现在正在大海中,像误入洗衣机滚筒的鱼一样,在水中无奈的挣扎着……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

  第二天起清晨,雨过天晴天刚蒙蒙亮,傻子就蹬着他那辆三轮车,出发了。
  这一天是周末,照例他是不会去镇上收废品的,但是今天他却想去海边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被海浪刮到岸上的东西。

  当他的三轮车等到一篇海滩上的时候,海滩上三个黑色油亮的人影吸引了他的眼球。

  他停下三轮车,然后走上了海滩,想看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

  露娜口中含着的氧气嘴平稳的呼吸着。氧气嘴随着她有节奏的呼吸,发出「呲呲」的声音。

  渐渐地,「呲呲」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沉重,慢慢地变成了沉闷的「呼呼」
  声。

  缺氧的憋闷感让露娜渐渐的睁开了双眼,眼前一片模糊,她怒了的摇了摇头,发现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跟随他摇头的幅度摆动。

  是水珠,积在她潜水镜上的水珠,四肢渐渐地有了一点感觉,露娜感觉到自己现在正侧躺在地上……准确的说,是沙滩上。身上还穿着那件紧裹全身的黑色潜水服,所有的装备也都还穿戴在她身上,但是似乎有什么很沉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

  她慢慢的扭过头去,发现一个黑色的身影压在自己的侧身——那是娜塔莉。
  透过模糊的潜水镜,露娜看见娜塔莉口中的氧气嘴脱落,大大的张着嘴。
  「她……她……怎么了?」露娜心想,她想拍打一下娜塔莉,看看她情况如何,可是刚抬手她就没了力气,现在的她,身体十分虚弱,四肢仿佛都不是自己的,甚至都没有力气吐出口中含着的氧气嘴,伸手想要将其拔下,也是刚抬手就没了力气,只的张大了嘴,深吸一口气。

  一个浪头打来,海水将她的全身都打湿了,露娜摸了一把潜水镜上的海水,然后顺势抓住口中的氧气嘴,张大了嘴巴,慢慢的将其拔出。平时轻轻松松就可以办到的事,现在却无比的艰难。

  现在她看了看压在身上的娜塔莉,发现娜塔莉潜水镜后面的双眼大大地睁开,她的嘴巴也是张的大大的。露娜蠕动了一下身体,娜塔莉的身体也跟着动了一下,毫无疑问,现在娜塔莉不是已经淹死了,就是重度昏迷了。

  露娜觉得脑袋一疼,隐约的记起来昨夜在海中发生的事:记得当时在水下娜塔莉紧紧地抓住自己,和她一起在水下被海浪四处搅动,最后被刮到一块礁石边上,口中的氧气嘴被撞,脱落了。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她根本就抓不住自己的氧气嘴,即使抓住了也来不及再次含住,然后她在水中大口大口的吐着气泡,直到最后一口气化作气泡,从唇间溢出……

  「其他的人那里去了呢?」露娜睁大了双眼,她看见安妮就躺在她面前几米外的地方,和他一样都是侧躺在沙滩上,因为隔得太远她看不清安娜的双眼是不是睁开的,但看的见安娜的口中还含着氧气嘴。

  「她怎么了,她没事儿吗……」

  安娜也渐渐苏醒了过来。

  隔着面罩,对面的露娜看不清她的双眼,她也看不清露娜的双眼,只是从她刚才的动作中推测对方还活着。

  「艾琳呢?她在哪里?」

  安娜感觉到那根网线还紧紧地缠绕在自己的左腿上,但不知道艾琳是不是还被那根网线缠着,此时的安娜已经是连动弹一下四肢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没力气扯下口中含着的氧气嘴,如果氧气耗尽的话,她很可能就会因为无法用嘴呼吸而活活憋死在空气中。好在氧气筒中剩余的空气还足够,能使她继续躺在地上缓慢呼吸,说不定可以坚持到体力恢复。

  但是她朦胧中,却看见一个人慢慢向她们走来……

  ……

  傻子走到了沙滩上,看着这三个黑色的人影。

  这自然就是那四名女蛙人中的三人了,若是在平时,她们自然是毫不留情的杀了这个傻子灭口,然而现在这些女蛙人却在昨晚上在大海里被风浪折磨了一宿,现在躺在沙滩上几乎动弹不得,哪里还有力气来杀傻子灭口!

  傻子从露娜的背后走来,他看到这两个黑色的人影,一个压在另一个人身上,而且背上还背着一个硕大的氧气筒,双腿上各绑着一个黑色的防水袋,这究竟是何方神圣?

  安娜看到了傻子的身影,但并没有看清楚对方,她以为傻子是前来搜寻她们的军方人员。安娜的双手都摆在她面前,她奋力地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傻子的方向,含着氧气嘴的小嘴发出「嗯……呜……呜……」的沉闷呻吟。

  但是露娜并没有看清安娜的举动,即使是看清了,以她现在虚弱的状态,根本就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嗯……呜……呜……」安娜想说什么,但是口中含着的氧气嘴让她只能发出这样沉闷的呻吟,接着她只得将抬起的右手伸向自己的右腿,搭上了绑在右腿上的手枪枪套。

  傻子看到了安娜的举动,他看到安娜枪套里的手枪,知道她是要干什么了——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但是从那人刚才发出的含糊呻吟声来判断,应该是个女的。

  傻子立刻就扑向了安娜,但是他没留神自己的脚下,结果一脚踢在露娜背上的氧气筒上,又一脚撞到了压在露娜身上的娜塔莉,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吃屎。
  而娜塔莉的艳尸也从露娜身上滑了下来,滑到了露娜面前。

  安娜看见傻子向自己扑来,焦急的抓着手枪的握把,但是却根本就掏不出手枪——因为她忙中出错,根本就忘记了打开枪套——徒劳的尝试了几次之后,傻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乱滚带爬的扑到了安娜身边。

  安娜抓起了跨在胸前的MP5K冲锋枪,但是傻子比她快了一步,一脚踩在她抓枪的右手上。安娜含着氧气嘴的小嘴又「嗯嗯」地闷哼了一声,傻子的脚在安娜右手戴着的潜水手套上留下了一个鞋印。

  傻子接着弯下腰,夺过安娜的冲锋枪,扔到了一边。MP5K连着安娜浮力背心的枪绳又把枪拽了回来。傻子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铅笔刀,抓起枪绳一割,割断了,随后再将冲锋枪丢远。

  「呜——呜……呜……」安娜的小嘴再次发出了沉闷的呻吟声,口中含着的氧气嘴让她根本就无法说话,但她也无力将之取出。

  傻子注意到了安娜含在口中让她说不出话的氧气嘴,伸出手抓住,再一把扯掉。

  拔出氧气嘴的那一刻,安娜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然后有气无力地说:「你放开我……不然……我……呜——呜……」傻子觉得好玩儿就把氧气嘴又给塞回了安娜嘴里,打断了她的话。

  安娜含着氧气嘴,摇了摇头,傻子又把氧气嘴拔出,然后伸手捏了捏安娜露出潜水帽的脸蛋。

  「放开……放手……不然……」安娜现在根本就无力反抗傻子,只能用语言警告他。

  傻子的手摸了摸安娜的潜水镜,顺势一把将其扯掉,现在他看到了安娜的被潜水服包住的头露出的脸蛋。傻子的脏手在安娜露出的脸蛋上抚摸着,安娜只能用语言表达抗议,却根本说不动傻子。傻子拉了拉潜水帽的边缘,渐渐地将其往后拉下,安娜那一头亮丽的金色抖了出来,披在了地上。

  那一刻,傻子愣了一下,安娜看着他的双眼,想从中读出什么信息来。
  突然间,傻子的双眼猛地睁大,安娜看到傻子一脸的淫笑,知道情况不妙了,可是她现在的身体虚弱得动弹不得,四肢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但是触觉却又告诉自己四肢还在身上,只是此时它们都不愿意听指挥而已。傻子随后骑在了安娜的腰上,将她推到一边,想让她平躺在上。安娜背上背着的氧气筒让她没法平躺,又翻到了一面。傻子再一推,安娜翻到了另一面。突然,傻子一个转身,将安娜双腿上绑着的防水袋当垫子,垫起她的双腿,随后再一翻,安娜背上的氧气筒便作为一个支点,撑起了她的身体。

  傻子兴奋地吐出了舌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骑在了安娜腰间。

                 ==

  傻子用一只手掐住安娜的脖子,手指的力道穿透潜水服的衣领,传递到了安娜的咽喉上,一个强大的压力压得安娜几乎喘不过气;另一只手就猛摁着安娜已经脱掉潜水帽的头,她现在好像遇溺一般,双脚带动着脚蹼在沙滩上有气无力地缓慢蹬踢,戴着黑色潜水手套的双手无力的抬起,抓住傻子的双臂,无力的拉扯了两下,就软绵绵的滑落下来,躺在沙滩上。

  傻子的双眼看着安娜尚未恢复气力的软弱身躯,眼中透露着淫邪的目光,安娜实在太迷人了,毕竟是「人鱼」特工队的女蛙人,流线型的身材锻炼的非常健美而富有活力,加上这些女蛙人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多面手,不但要精通潜水、作战,还必须擅长媚惑,因此面容也都保养得很好。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女蛙人,穿着紧裹全身,显露出挺拔胸部的黑色紧身潜水服,现在却又如此无力的躺在沙滩上,任人摆布,怎样不让人动心?

  但傻子却不会考虑那么多,在他看来,这个似乎是大海送给他的女人现在就这样无力的躺在地上,让他许久都没能排解的欲望在这一时刻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爆发了。傻子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裤带,挺枪准备。他一声长吭,扑在女蛙人那丝毫抵抗力也没有的绵软娇躯上。

  「No,No!不要!不要!」安娜只能虚弱地挣扎呻吟着。傻子之前连她的警告都听不进去,现在哪里听得进她的求饶。傻子的双手在安娜身上的潜水服上胡乱的拉扯着,准备突破这个全副武装、训练有素却无力抵抗的女蛙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女蛙人的潜水服的拉链在胸前,傻子一眼便瞧见了,一把拉了下去,但拉链首先被女蛙人的浮力背心胸前的带子卡住了,傻子见状,解开了浮力背心胸前的带子,在顺着拉链摸下去,摸到了浮力背心在腹部的带子,顺手解开,接着他再拉住拉链,一把拉下。安娜那白皙柔嫩的皮肤露了出来,她在潜水服内只穿着比基尼泳装,没有一点防御。傻子见状已经把持不住了,他抓住了比基尼的泳裤,轻松地将其拉下来,随后粗暴地压在了安娜身上,挺枪便刺。

  「啊……」安娜感觉到傻子进入了她的身体,张大了嘴,可是叫声还留在喉咙里的时候,啥子的嘴已经迫不及待的贴上了她的嘴唇。「嗯……嗯……」安娜在傻子的身下发出了微弱的抗议声,四肢微微的蠕动着,反抗傻子的侵犯。
  当然了,这种似有似无的抵抗,是根本就阻止不了傻子的行为的。自从当年被他的结发妻子背叛,被她的情夫一棍子打成傻子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品尝到这种男欢女爱的滋味了,镇上所有见到他的女性,不管是小女孩还是老太婆都绕得远远地,只留下手持棍棒的男人恶狠狠地盯着他。

  然而,现在这个机会来了,这三个美女,仿佛是上天赐给他的一般,就这样绵软无力的躺在海滩上,让他根本就把持不住……傻子压在安娜身上,一边大口大缺口的喘着气一边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而在他身下的安娜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要尽快恢复体力,把这个可恶的傻子从她的身上干下去,然后杀了他!不,杀了他也解不了安娜的心头之恨了,安娜要把这个傻子的四肢都打断,然后再把他给一刀刀地割死!安娜作为「人鱼」特工队的神枪手,号称弹无虚发,多次执行任务时靠着自己的手中抢,不知道在枪战中干掉了多少身强力壮、全副武装的守卫,自己却毫发无损,但现在她却被这个傻子骑着,肆意蹂躏!安娜的手伸向自己大腿处的手枪枪套,想拔枪毙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傻子,但现在傻子的大腿却骑在她的枪套上,让她根本就无法拔枪……一股极大地羞辱感涌上了她的心头,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失手,居然是以这样的形式!

  而此时傻子虽然沉浸在发泄欲望的快感中,完全不能自已,他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个女蛙人的身体——因为女蛙人经常潜水的缘故,身体都锻炼的非常健美而富有活力,而且还有着堪称完美的曲线——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傻子不能自拔。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的双眼和安娜的双眼对视在了一起,刹那间,他被安娜眼中那凶狠、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够呛,脑中的快感也一下子消退了不少。
  然而傻人也有傻人的解决办法,他不假思索的拿起了刚被他解下来的安娜的潜水镜,又给她戴上了,潜水镜盖住了安娜的双眼和鼻孔,遮住了安娜的眼神。
  安娜因为不能使用鼻孔呼吸,呼吸又困难起来,体力消耗的更快——这个效果是傻子没有料到的。安娜张大了嘴,使劲儿的喘气,但身上穿着的那一身紧身潜水服让她的呼吸并不是很顺畅,加上傻子又压在她身上,鼻孔也被潜水镜封住,不管怎么急促的呼吸也赶不上体力的消耗。被缺氧的感觉快要逼疯的安娜不由得张大了嘴,向着傻子咬了过去!

  第一下并没有咬着,第二下,她想咬住傻子的鼻子,但是被傻子察觉了,把脸偏过去没有让她咬着;第三下她想要去咬傻子的耳朵,这一下差点就咬着了,傻子对安娜的抵抗感到惊讶,但破解的办法也很简单——他从地上抓起了从安娜嘴里扯掉的氧气嘴,又给她塞回了嘴里。「嗯……呜……呜……」安娜摇着头,可傻子还是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把氧气嘴塞回她的口中,安娜的呻吟声很快就变成了含着氧气嘴呼吸的「呲呲」声,但是她必须控制住自己呼吸的频率,以免过快的消耗氧气筒中所剩无几的压缩空气。

  傻子刚才无意的举动让安娜不敢用力反抗,只得闭上双眼,任由傻子在自己身上做着活塞运动。

  不知道做了多久,傻子终于发泄完毕,支起身子,离开了安娜的身体,再一掌重重刮在她的脸蛋上,一时白浆飞溅她的面罩上、潜水服上、手套上,全都沾上了乳白色液体。

  安娜浑身抽搐着,软绵绵的躺着着,胳膊张开,脑袋向后仰象是死了一般,只是口中含着的氧气嘴还在「呲呲」的呼吸,证明自己还活着。

  「可恶……你个该死的畜生……我要杀了你……」安娜看着直起身子,满意的提起裤子的傻子心说。但现在的她就像死人一样,意识已经模糊起来,不要说是四肢,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快控制不住了。

  傻子在安娜的身上发泄过之后,匆忙提起裤子,站了起来。他记得安娜的腿上绑着一根绳索,似乎连着什么东西,转身过去,抓起那根绳索,慢慢地往按上拉。

  拉着拉着,一个黑色油亮的人影浮出了水面。傻子不断的拉着绳索,将那个人影往岸边啦,最后他踩到水里,一手拉住那个人影身上穿着的浮力背心,将其拉到了沙滩上。

  将那个人影拉到沙滩上之后,傻子一把坐在了沙滩上,刚才在安娜身上他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也非常的累。

  这个人影和海滩上的那三个一样,一身的潜水装备,但身上还缠绕着不少绳索,一把小巧的银色点三八左轮手枪插在她的右腿上,闪闪的发光。

  那正是昨晚上在大海中被渔网缠绕住,溺水身亡的女蛙人艾琳。傻子走上去,从艾琳的枪套里面掏出那把左轮手枪,拿起来仔细的端详着。他知道这是枪,但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于是就拿起枪,对着大海开了一枪。

  「砰!」一声枪响吓得傻子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

  是真枪!

  傻子惊恐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点三八左轮,这是一把真枪!他吓得赶紧就把这把手枪用力一丢扔到了大海里面。然后爬起来,掉头就向着自己的三轮车跑去。
  但是刚跑了几步,他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沙滩上这四个被潜水服紧紧包裹住的美丽身躯。

  他舍不得!

  于是他走向了同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露娜。

  露娜听到枪响时,看到傻子跑向沙滩,以为自己的噩梦已经结束了——被安全部队抓住,以间谍的身份被吊死,总比被这个傻子蹂躏致死要强。

  然而傻子这么快就掉头回来了,还走向了自己?天哪,这噩梦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啊!

  傻子用双手抓着露娜身上穿着的浮力背心,拖着她从海滩上退着走,慢慢走向自己的三轮车。露娜意识到这个傻子的体力绝对不一般,这一身的装备在昨晚上就让她们几乎无法站立走动,又差点让她们在海中溺死,但是这个傻子拖着她在沙滩上拖行,甚至都没有一点吃力的表现。

  「不,我不要被这个傻子带走。」

  「就是被宣判为间谍,活活吊死在绞刑架下面,也被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带走,然后……天知道他会干出血什么事儿来啊!」

  想到这里,露娜拖行在沙滩上的双腿在地上微微抽搐了几下,但做不了更大的动作,只能拖着潜水靴上的脚蹼,在沙滩上托出两条小沟。

  傻子将露娜拖到了三轮车后面,然后将她的上半身搭在货斗上——三轮车后面不够长,只够女蛙人的上半身躺在里面,而她脚上连着脚蹼的潜水靴,和绑在左右两条小腿外侧的防水袋,就只能继续拖在地上了。

  傻子把她放上去之后,就又去了海滩上,估计是去拖下一个女蛙人了。
  趁他离开的时候,露娜把手伸向了右大腿外侧的手枪枪套,她的PPK手枪就插在里面,随时可以拔出。

  露娜的右手伸向了枪套,接着她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由于背上背着氧气筒,她现在是身体向右倾斜着躺在三轮车的货斗上,手枪的枪套刚好被她的大腿压住,无法拔枪。

  安娜只得再将手抬起一点,沿着自己的右腿再往上摸了一点,摸向自己胸前的MP5K微冲。

  然而很快她再次放弃了,微冲被带子固定在胸前,根本就无法单手拿着枪射击。

  这时候,傻子又回来了,这次他拖着另一名女蛙人,来到了三轮车后面。隔着还沾着水迹的潜水镜,露娜看见了那名女蛙人右腿枪套里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是娜塔莉!然而此时的她早已失去了生命,这把手枪也不再具备威慑性。
  傻子把娜塔莉摆在露娜身边,随即再次走向海滩。

  「只能试着用娜塔莉的手枪了」,露娜心想。之前他在潜艇里面指责娜塔莉带着这把银光闪闪的手枪会让她们暴露,把她们全都害死,但现在这把银光闪闪的手枪似乎是她们唯一的希望。

  不幸的是,现在娜塔莉躺在露娜的背后,露娜只得将自己的左手非常别扭的伸向背后,试着能否摸到娜塔莉的右腿,从枪套里面拔出手枪,背上背着的氧气筒挡住了她的右手手臂。她好不容易才把手伸过去,碰到娜塔莉绵软无力的身体上,「好了,总算还是有点希望。」露娜松了一口气,继续在背后娜塔莉的艳尸上摸索。凭借触觉,她觉得自己的左手现在正摸着娜塔莉的小腹,于是慢慢往下摸索,摸到了娜塔莉的双腿,「好了,再往下一点……」露娜似乎看到了希望,想象着自己抽出手抢,愤怒地将傻子一枪一枪地打成筛子的场面……

  可是接下来她心里咯噔的一声——「不好!」

  原来娜塔莉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姿势躺在三轮车的货斗上的,右腿压住了枪套,根本就无法掏枪。

  这时候,傻子已经拖着刚被他干过,浑身无力,潜水服胸前的拉链都尚未拉起的安娜,来到了三轮车后面。

  安娜的冲锋枪早已被傻子扔掉,手枪还留在枪套里面。怀着试一试的想法,露娜向着是不是能从安娜的枪套里面,取出她的USP手枪。

  傻子看到三轮车的货斗上已经躺着两名女蛙人,再躺一个就没有空间了。但是收废品出生的他是非常擅长利用有限的空间,装更多的东西的。

  于是,安娜就躺在了露娜和娜塔莉中间,背上的氧气筒作为支撑点,让她被挤在两人中间。

  露娜绝望了。

  最后一名女蛙人已经被傻子拖了上来,潜水服上还在不停的滴水的艾琳被傻子也拖上来,放在了货斗上,接着傻子拿出一捆绳子,绕着整个货斗绑了一圈,确认这四个女蛙人,都被牢牢地固定在他的货斗上。

  露娜从来没有料到自己会受到如此的待遇——被人想货物一样捆在三轮车上!
  紧紧捆住她们四名女蛙人的绳索,甚至将她和娜塔莉本来拖在地上的双脚都抬起来了一些,本来拖在地上的潜水靴离开了地面,但是修长的脚蹼还拖在地上。
  傻子骑上了三轮车,向着自己的住所骑去。四名女蛙人就这样作为傻子的战利品,毫不掩饰地被捆绑在三轮车后面的货斗上,她们的身体随着路面的颠簸而抖动着,露娜和娜塔莉两人潜水靴上的脚蹼还在地上拖行,发出「哗哗」的声音,艾琳身上还残留着海水的潜水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迷人的反光……

  得益于女蛙人们选择的绝佳登陆地点,这附近除了傻子以外根本就没人居住,而且没人会来这个傻子家里做客。

  更绝妙的是,由于她们的渗透行动根本就没被人发觉,所以即使是安全部队,目前也没有搜寻四名「前来进行渗透破坏活动的敌方特工」的计划。

  于是,这些女蛙人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傻子蹬着三轮车,拖着后座上的四个女蛙人一路回到了他破败的小楼前面。
  他从车上下来,推着车走进了院子,然后关上了大门,锁好。

                ——

  露娜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刚才那一路上她们的氧气筒里的空气已经耗尽,加上无法吐出氧气嘴,呼吸困难的她很快就失去了知觉,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四处封闭的院子里面。

  「这里是哪儿,他到底要对我们做什么?」露娜心想。

  她环顾四周,院子四周都堆积着用编织袋包装好的废品:玻璃瓶,金属碎片,废旧家电等东西。

  「我们现在是在……垃圾场里面?」露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以为自己是因为极度缺氧而产生了幻觉。可是她摇了摇头之后,眼前看到的还是相同的景象,毋庸置疑,她们现在的确是在堆积废品的傻子家中。

  「不行,我要离开这儿……」露娜心想。她的双手四处摸索,想把自己或者是身边其他女蛙人的武器掏出来,但此时严重缺氧的她连双手都已经没了力气,不听她的使唤,稍微摆动了几下,便耷拉了下来。

  傻子来到了三轮车后面,先拿出刀子,割断捆住四名女蛙人的绳子。本来被绳索捆在一起的四名女蛙人的身体瘫软下来,刚才还被勒得微微抬起的双脚也耷拉到了地面上。

  首先,傻子把双手伸向了艾琳那健美修长的大腿,拖着这个美丽性感但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的女蛙人,想把她从车上拖下来。傻子用力抓着艾琳的双腿,拖了两下,艾琳的娇躯没怎么动弹。

  于是傻子来到三轮车后面的货斗边上,一手伸向艾琳的腋窝,抓起她的一条胳膊,一手抓起艾琳的一条大腿,居然一举将这名全副武装的女蛙人艳尸扛了起来!

  然后他再将艾琳慢慢的放下……女蛙人身上的潜水服上还残留着少许海水,滑溜溜的抓起来比较困难。傻子本来想温柔点儿放下,但是艾琳的后背却重重的撞到了水泥地面,空空如也但依旧沉重的氧气筒与地面装甲发出「咚」的一声。
  艾琳绵软无力的躺在了地面上,傻子看了看着女蛙人艳尸上一声的装备,皱了皱眉头,然后弯下腰来,开始给艾琳减轻重量。

  首先便是艾琳双腿上的防水袋,被傻子解了下来。这些装满了昂贵的化妆品、华丽的晚礼服和大量钞票的防水袋跟墙角的废品被丢在一起。艾琳的左轮手枪早在海滩上就被傻子扔进了大海里面,所以傻子接下来就把目光转向了艾琳胸前的MP5K微冲上面。从艾琳浮力背心上的潜水刀刀鞘里面拔出潜水刀,割断固定住MP5K的带子,随后他把这支微冲小心翼翼的放在另一个编制袋里面。
  最后便是女蛙人的浮力背心以及后面的氧气筒了。傻子在艾琳身上的浮力背心上摸索了一下,想琢磨怎么解开这个玩意儿。他四处拉扯了几下,也没能琢磨出来,不过却在此时接着摸索了一下艾琳的身材——潜水服虽然紧身,但也不是百分百的贴身,比如胸前的位置还是留下了比较多的空间的——傻子隔着潜水服抚摸着艾琳的身体,他很快就被这种奇特的感觉激起了性趣,于是顾不得体面了,他直接用潜水刀割断浮力背心的带子,将其解脱下来。

  然后,他把双臂伸到艾琳的背后,将她轻轻地抱起。傻子注意到艾琳的潜水帽和面罩还戴在她头上,于是就先一手解下了艾琳的面罩。艾琳的脸蛋露了出来,虽然双眼睁的大大的,眼神中满是惊恐与绝望,但是她白皙柔嫩、保养良好的皮肤还是激起了傻子的进一步兴趣,接下来他将艾琳头上的潜水帽往脑后拉下。
  艾琳原本塞进潜水帽中的金色长发像是瀑布一般,从她的脑后搭下。这美丽的景色让傻子在那一瞬间几乎就要晕过去了……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美丽,如此动人的女子——虽然此时对方已经没有了生命,但是残留的美丽还是征服了傻子的心。

  「不行不行,冷静冷静……」傻子暂时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还有两个活的在车上,看看她们先……」

  傻子接下来来到了安娜的双腿旁边,他伸出双手,抓住安娜的双腿,直接将她从货斗上拉了下来。

  昏迷不醒的安娜躺在了地上,露出了她身下娜塔莉的艳尸,娜塔莉腿上枪炮中那支银光闪闪的手枪吸引了傻子的注意:「她们还有枪,真枪……不行,得把枪全收走……」

  于是傻子先蹲下来,解除安娜的武装。安娜的微冲早在海滩上也被他扔进了海里,于是傻子就解下了安娜的USP手枪,将收取扔进编制袋里面。随后是潜水刀,安娜的潜水刀在右臂的刀鞘里面,傻子将潜水刀拔出,割断安娜双腿上绑着防水袋的带子,然后再割断浮力背心的带子,将她的娇躯从沉重的潜水装备中解脱出来。最后,傻子伸手抓住了安娜口中的氧气嘴,往上一提,将之从安娜的口中拔出。此时安娜的氧气筒也是早就空了,拔出氧气嘴之后,安娜张大了嘴,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她绵软无力的躺在地上,胸口有节奏的起伏着。

  刚解除安娜的武装,傻子又对露娜下手了。露娜的武器装备还是完全的,但现在她眼前阵阵发黑,一时渐渐模糊,只得任由傻子将自己解除武装——自己的配枪和微冲被沙子解下,扔进了编织袋,潜水刀倒是被傻子带着刀鞘一起解下,然后插进裤腰袋里。傻子再顺势掏出露娜身边身高接近一米八的长腿美女娜塔莉绑在左腿外侧的刀鞘中的长刀,三下五除二的将露娜身上浮力背心的带子一一割断,再将双手伸向她的腋窝,把露娜抱了起来。

  露娜的上半身被傻子抱起,然后就被拽住了——她的口中还含着氧气嘴,气管连载她身后已经被抛弃的氧气筒上。傻子再将露娜放下,让她坐在三轮车的货斗上,伸手抓住她的氧气嘴将其拔出。

  「呃……」露娜的喉头传来一阵微弱的呻吟声,随后胸部开始有规律的起伏,呼吸起来。

  最后就是溺亡的长腿美女娜塔莉的艳尸了。傻子见她早已失去了生命,现在又只剩下她在货斗上,就没急着解脱她的装备,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露娜和安娜这两个还有一口气的美女蛙人身上。

  他先把女蛙人们腿上的防水袋扔到墙角,武器都装进编织袋里面藏好,然后跟其他废品放在一起。至于那些潜水刀倒是没什么特殊的,他自己可以先用着。
  被他解脱的那些潜水装备的,则被他跟那些废弃家电放在了一起,说不定可以当废金属卖掉。

  做完这些之后,他正准备将露娜和安娜扛进小楼里面,享受她们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一定是前来收货的来了。」傻子记了起来。

  先赶紧藏起这些「海的礼物」要紧。傻子先赶紧将三轮车推进院子深处,藏在废品堆里面,再盖上一块帆布盖住。院子中间的这三名女蛙人——两个还有一口气的和一名女蛙人的艳尸——就得就近藏起来。

  傻子撕下一条胶带,粘上安娜的小嘴,「嗯……呜……」安娜摇着头,但胶带还是封住了她的嘴。接着傻子把安娜的双手扭到背后,用胶带将她的双手手腕绑到一起,然后是双脚,用胶带在脚踝处绑在一起。他再来到露娜身边,刚恢复了些许意识的露娜睁开双眼,看到傻子正拿着一卷胶带在撕……「他在干什么,不,不要啊……」露娜以为傻子马上要对她下手,挣扎了起来——只可惜此时她的挣扎仅限于四肢微弱的无规律微弱抽搐而已。

  傻子撕了几下,发现胶带撕不下来了,赶紧捡起地上刚被他割断的绳子,将露娜的双手双脚照着安娜那样捆在一起,最后再一把捏住露娜的嘴,将绳索绕着她的脸、通过他的上下两排牙绑了一圈,这样一来不但可以阻止她说话,也能防止她咬舌自尽。

  最后他将这两个被捆绑好的女蛙人,跟早就断气的艾琳一起,拉到了一旁的一堆废品边上,让她们靠着坐下,然后再在她们身上盖上一层布。

  等这一切都完成之后,他才打开大门。

  ……

  露娜听到了卡车的引擎声。

  「是军队吗?」她心想,「不管是谁,只要能让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傻子的地方就行了,我必须发出信号,吸引他们注意……」

  她尝试着用四肢,但是双手已经被绑到了身后,双腿也捆在了一起。她于是就用双腿蹬踢,可是在此时设立如此虚弱的情况下,想让被捆在一起的双腿踢起来,谈何容易?

  试了几下失败之后,露娜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呼救!

  「救……命……救……救……命」一阵微弱的呻吟声从她被绑住的小嘴中「嗯……呜……呜……」安娜似乎明白了露娜的想法,被胶带封住的小嘴也跟着发出微弱的呻吟。

  可惜,这么微弱的呻吟,在经过盖着她们的那一层布之后,就小了不少。再加上卡车一直轰鸣着的引擎声,她们那微弱而娇嫩的呻吟声,早就被完全掩盖了。
  即使是有人听到了,也误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在经过了这一阵子毫无意义的呻吟呼救之后,露娜放弃了,没有热能听到她们的微弱呻吟,没有人能来救她们。

  她被捆在背后的双手在地上摸索时,无意间摸到了一个东西。

  那一刻,她意识到能救自己的,似乎只有她自己。

  ……

  等送走了卡车之后,傻子便迫不及待的关上了大门。

  然后他来到了藏着女蛙人的地方,将盖在她们身上的那块布掀开——三名女蛙人靠着废品堆坐着:露娜坐在左边,中间是早已断气的艾琳,最右边是只剩下一口气的安娜。

  傻子把目光对准了安娜,准备做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两人的双眼对视在了一起,傻子从安娜的眼中看出,对方似乎并不害怕,反而有些喜悦的神情。

  傻子还没来得及思考安娜为什么这么高兴,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安娜的投手突然从背后伸出,手里拿着一块玻璃碎片向他划过去——刚才被傻子藏起来的时候,安娜就无意间在地上摸到了这块锋利的玻璃碎片,迅速用它割断了捆住自己双手双脚的绳索,然后便埋伏起来,准备袭击傻子。

  只是因为害怕玻璃碎片划破自己的脸,所以封住她的嘴的绳索没被她切断,加上她跟安娜中间隔着艾琳的艳尸,因此没来得及割断捆住安娜的胶带。

  反正她觉得,只要自己解脱了束缚,恢复了些许体力,即使是徒手干掉这个傻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傻子赶紧后退,但是胸前的衣服还是被露娜手中的玻璃碎片划开了一道口子。
  傻子向后跌坐在地上,惊讶的看着已经站起来,将玻璃碎片当做匕首,握在右手中的安娜。安娜把左手伸到嘴边,试着把绑嘴的绳索扯掉,但因为手上戴着
  潜水手套的缘故——不然的话向来注重保护皮肤的她也不会敢把玻璃碎片当匕首
  握在手里了——加上绳索绑的特别近,没能解下来。

  「可惜,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台词呢。」她心想。既然说不了话,那也就不必说话了。安娜手持玻璃碎片,向着傻子挥舞过去。

  傻子再后退一步,让开安娜手中的玻璃碎片。安娜握着玻璃碎片,继续挥舞着傻子面对着展现着自己敏捷身手的露娜,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得躲着玻璃碎片,不断的后退。

  露娜突然抬起右脚,对着傻子的脖子一记重踢,将傻子踢倒在地。

  「呜……嗯……嗯……」一旁依旧被胶带绑住手脚堵住嘴、只能坐在地上观战的安娜见状,点了点头。

  露娜继续用脚,对被踢倒在地的傻子一脚接一脚踢下去,傻子只能用双手护住脸,躺在地上被动的挨着打。

  见傻子已经被踢得软绵绵地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加上自己消耗了不少体力,露娜便停了下来。

  「你先等会儿,我再来收拾你……」本来她想这么说,但是嘴被绑着说不出话,也只好不出声,丢掉手里的玻璃碎片,对着傻子的脑袋再重重的一脚踢了下去之后,便转过身去,双手伸到面前试着解脱绑嘴的绳索。

  傻子突然一个翻身,一脚对着露娜的双腿踢去。

  「呜——」被堵住嘴的安娜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呼。

  露娜措不及防,被踢倒在地,但她接着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安娜见状松了一口气。

  露娜看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傻子,想着接下来怎么收拾他的时候,傻子却一头向她撞来!

  露娜躲避不及,傻子一头撞到了她的胸部,一把就将她撞倒在地。露娜躺在地上,被绑住的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她已经发现那个傻子的体力不一般,没料到他的体力居然如此强悍!刚才那一撞,傻子就像是西班牙斗牛一般,将她这个猝不及防的斗牛士一头撞倒。

  可能露娜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一顿打,让傻子又犯病了。

  如果平时傻子只是因为脑袋受了重击,显得笨笨的话,那么他发病的时候,可就是真傻,真疯了。犯起病来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接下来,露娜最不愿意面对的厄运发生了。撞到了露娜的傻子,居然像没事人一般——尽管他刚被露娜在地上揍了一顿——一把骑在露娜的腰间,然后伸手拉住露娜潜水服胸前的拉链,一把拉到了底。

  「啊……不要……」露娜想要叫,但被绑住的嘴只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
  不等露娜做出下一步反应,傻子便泰山压顶一般压在露娜的娇躯上,双手抓住露娜的双臂,双腿压住露娜的双腿,然后挺枪便刺。

  「呜…………」傻子侵犯露娜身体的那一刻,露娜被绑住的嘴发出了一阵微弱而凄厉的呻吟。傻子没有吻住露娜的嘴,他只是压在露娜的身上尽情地享受着她美丽的躯体。

  安娜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敢相信,傻子居然就这样正面击倒了露娜,而且一举就将她击倒,然后马上就开始正面上她!她摇了摇脑袋,确定自己眼前不是幻觉之后,被胶带封住的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露娜在地上做着徒劳的反抗,她的双臂一次接一次的想要抬起,却被傻子的双手一次又一次地粗暴的按在地上,双腿不停的蹬踢,却又被傻子的双腿不停地压住……

  本来像露娜这样的女蛙人特工,在选拔指出就要求有着男人难以抵挡的魅力,加上现在那一身黑色的潜水服紧紧包裹着的身躯,让傻子早就兴奋不已,双眼冒着猥亵的淫邪之光……虽然之前傻子已经享用过安娜的娇躯,但是在此之前,几乎数年的压抑不是仅仅享用了安娜就能满足的,现在他要把自己压抑已久的欲望,在露娜的身上发泄。他扑在露娜丝毫抵抗力也没有的软软身子上,蠕动着,钻动着……

  「嗯……呜……」被绑住嘴的露娜咬着绑嘴的绳索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傻子并不理会她的呻吟,继续用双手压住露娜的双臂。训练有素的女蛙人,居然被一个傻子摁在地上,肆意的奸淫,对露娜而言,这种羞耻感是刻骨铭心的……
  这个傻子此刻正在疯狂地强奸着她!粗重的喘气声,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傻
                子的

  身体和露娜身上的潜水服剧烈摩擦产生的摩擦声刺激着此时院子里尚还有一口气
  的两名女蛙人的耳膜。

  虽然由于接受过训练,露娜这样的女蛙人的身体更加匀称,更加有韧性,体格也强过一般的女性,但面对强壮的傻子一次又一次的重击,露娜也是痛不欲生安娜已经闭上了双眼,不敢再看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露娜的体力在傻子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很快就消耗殆尽,浑身绵软无力了。傻子的双手也从露娜再也无力抬起的双臂上放开,在露娜被潜水服紧裹的性感的身体上上下抚摸着。而露娜却像死鱼一样躺在地上,双腿是不是无力的抽搐一两下被绑住的小嘴微弱的呼吸着。傻子也压在她身上喘着粗气,但依旧精力十足。听着露娜那娇柔而无力的呻吟声,傻子的欲望再一次从内心深处爆发,挺枪再刺……这一系列久久没有品味过的使他陷入半疯狂的状态,他的双手摁着露娜套在潜水服中的双肩,下身狂动……快感如同火山暴发一般的,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沉浸在征服女蛙人的快乐中。

  发泄完后,傻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离开露娜的娇躯,乳白色液体又一次四处飞溅,沾得露娜的潜水服上到处都是……露娜浑身抽搐着,软绵绵的躺着着,胳膊张开,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只有那急促的呼吸声和不停起伏着的胸部,证明她还活着。

  露娜像是死了一般躺在地上,视线也模糊起来。她隐隐约约听到了傻子在他面前狂笑着,狂笑着……

  随后,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抓起,接着被拖走……

                ——

  「呜……呜……呜——」

  被胶带封住嘴的安娜惊恐地看着傻子关上了储藏室的大门,然后是上锁的声音。

  现在,她和昏死过去的露娜一起,被锁在了储藏室里面。

  随后,傻子把娜塔莉那穿着的艳尸从外面的三轮车上拖进屋内,摆在床头上。
  在打开那些女蛙人带来的防水袋,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之后,傻子惊讶的发现了里面的化妆品、晚礼服,还有钞票。

 因为傻子现在还是正在发病的状态——他现在似乎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以前
  的小女儿,因为以前的他经常陪着小女儿一起做游戏,后来他傻了之后,女
                儿就

  被老婆带走了——于是他取出了娜塔莉的防水袋里面那件包在塑料袋里的黑色高
  开叉礼服。

  然后他掏出了潜水刀,三下五除二地割断了娜塔莉身上浮力背心的带子,然后脱掉娜塔莉的潜水镜。

  娜塔莉不愧是身高接近一米八的长腿美女,仅仅是露出潜水帽的脸孔,已经足以让傻子心动了。

  此时的娜塔莉,被他像小女儿的芭比娃娃一样把玩儿着,这是这个「芭比娃娃」的素体似乎与众不同,穿着一身黑色的潜水服,被潜水帽包裹着的头只露出一张脸。

  傻子抱起娜塔莉的娇躯,将她放在床上,娜塔莉失去生命的娇躯一坐上床,便向后倒下,躺在了床垫上。

  傻子接着将娜塔莉的双腿抬起,将黑色高开叉礼服从她的双腿开始往上穿。
  娜塔莉潜水靴上的脚蹼尚未解下,傻子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这个是可以取下的,于是就很别扭的将她的双腿并到一起。

  在穿过脚蹼之后,礼服很轻松的就穿上了娜塔莉的上半身。傻子先将娜塔莉的左手拉进礼服里面,然后将礼服的吊带吊在她的左肩上,随后是她的右臂和右肩。

  礼服很轻松的就穿上了,娜塔莉就以这一身奇怪的着装躺在了床上,黑色的潜水服和黑色的晚礼服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傻子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笑了笑。

  随后,他也躺在了床上,抱着娜塔莉穿着潜水服外套礼服的艳尸,进入了梦乡。今天他实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等他醒来之后,他还需要继续在那两个「海的礼物:身上排解自己多年未发泄的欲望。

  储藏室内的露娜和安娜也渐渐进入了梦乡,她们也需要好好的休息,需要一个美梦,欺骗自己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个噩梦——只不过这个噩梦会持续的很久很久,甚至永不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