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我是女人,年龄2X,X小于5,长头发,尖下巴嗑儿,老妈在家总说我是狐媚脸,长相就算个中上游,对自己皮肤和身材还较自信,身体比例不错,就是…胸小点,其实是某前男友说的,对此我不予评价了。关于写这篇文的初衷,原本只是想复述生活的一段经历,奈何文路不好,动了笔,却发现收拾不了,变成一小本流水帐,大家将就将就的看噢。

  认识本文男一号「老男人」是在2006年夏天快过完的时候,我记得家里还有蚊子嘛,在一个聊天室里,就是那种名字很暧昧的聊天室,好像那天我也挺无聊,想找个有趣点的男人一起无聊,就到处溜躂,遇上他,他在聊天室的ID叫「老爸」,主动上来和我打招呼,还问我是不是乖女儿,我笑死,问他为什么起这种名字,他说因为喜欢和乖女儿作爱,也真够直接的。

  我惊异,几句来回,发现此君整个一变态色男,问他多老了,他说有60多了,我丢下一句,下面还能不能硬了,意淫的老男人。也不等他回答吧,就关了聊天室,溜号上床睡觉。

  女人有时就这么奇怪,第一次相识后来总能记这么清楚,过了几天,我开Q(我有个一隐密的小Q,呵呵,相信很多朋友都有吧),结果发现一大堆那个老男人加我Q的资讯,加Q时的留言各种各样,能把给我乐死。加了他的Q,就这样开始了和老男人的Q聊,后来才知道,他只有40多岁,是个外企的高管,而且居然竟然跟我同一城市。

  和他聊天就感觉他精力超旺盛,而且非常精明,很多时候,我只是在呆呆听他不停的打字说这说那,滔滔不绝的大谈色情,SM,乱伦,他的性(淫色淫色4567Q.C0M)爱经验等,什么都说,说得轻松直接而又风趣,就跟好玩的小游戏一样,倒是经常逗得我心痒痒的。

  说实话,女人们也喜欢听带点黄色的笑话,也想和男人交流一些性(淫色淫色4567Q.C0M)的话题,我的几个闺蜜就经常一起偷偷讨论诸如是不是男人鼻子比较大,下面就比较大的话题,呵呵,扯远了。

  他在聊天时,一直要我叫他老爸,我才不愿意呢,每次都叫他老男人,他也只好认了,他给我起了一堆称呼,什么乖女儿,小丫头,小猫之类的,甚至还有小贱货,小骚货,不过呢,我还是喜欢他叫我小丫头,于是我们之间变成了老男人和小丫头的聊天儿。

  然后呢,我可以经常一边听他的高谈阔论,一边可以让他帮我分析一下诸如老总对我工作是否满意、怎么处理同事关系、怎么和房东砍价儿等这些杂事儿。

  老男人是个万事帖,不过,这万事帖最重要一帖是指导了我在最关键的时候买卖股票,上帝呀,后来半年功夫足足让我赚到4、5年的薪水,看到网银的余额时,我几乎晕倒。

  「生活中要洁身自好,性(淫色淫色4567Q.C0M)爱中要贱得无比,明白了吗,小丫头,女人就得这样。」中午时分,老男人又在向我灌输理论。

  「少来了,我困死。」

  「不准困,陪我说话,否则打你小屁股。」

  「我要睡觉,老家伙,」

  「今天换的什么胸罩」

  「肉色的」

  「昨晚上我让你换上黑色的呢?」

  「黑的太透了,说了你也不懂得」

  「说说看,我倒想知道」

  「鸡和老女人才会穿深色内衣引人眼球的,浅色的有点透的效果就好了,笨死。」「哦,原来你是闷骚女人」

  「…睡觉」我恨恨关了Q。

  而在无聊的晚上呢,他就会套我话「喜欢口交吗?」「不喜欢!难受死,不过嘛」「不过JJ要是又粗又大,就喜欢作,对不对」他狡猾的接上话。

  「才不是,要是长得JJ比较可爱,还可以接受」「什么样算可爱,丫头」「粉嫩粉嫩那种,当然,你这老男人不可能是的啦。」「你怎么知道我的JJ是什么样」「我当然知道啦。」

  「那你来看看吧」

  「…滚吧」

  「…」

  这一次是周末中午,我在家和老男人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他要和我视频,这是他第N次要我视频了,我依然回答没语没视,他就不理我了,半天没话。我说看看你吧,还以为他不会理我了,结果他还是扔一个视频过来,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他,视频里,他很瘦,细眯的小眼睛,短头发,鼻梁很高,西装整齐双眼若有所思,我盯着他的眼睛,心里就想,这下完了,可能要陷进去了哟。

  不过手指头里,我还是笑着问他,「穿这么整齐干嘛,要去约会呀?」「一会要去开会」。

  我当时突然有些恶作剧的想法,就问道,「你真的想看我吗?有多想?」「非常想,我知道你是性(淫色淫色4567Q.C0M)感美女。」「嘿嘿,算你聪明,那你下面的东东想不想呢?」「哈哈,我的JJ更想了。」「给我看看你的JJ还能不能硬哟」。我几乎是奸笑着打出一排字。

  于是,我也打开了我的视频。想来,我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比较自信的,把视频对准了我的腰部,摄影头照出我的短裙和大腿。对面的他用手撑着头,开始专注起来,耳机里,传来他低深的声音「腿真漂亮」我扭动着腰,把短裙拉到肚上,让他可以看到我的内裤和大腿,耳机里,他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像个急色的小男生,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就听到他喃喃的说,「小宝贝,你的腿和内裤真漂亮。」我看到他终于站起来,褪下长裤,从内裤里掏出了阳具,还不是很硬挺,他用手在套弄着,样子非常性(淫色淫色4567Q.C0M)感,只能这样形容了。

  我脱下了内裤,侧过身子,好让他看清我的屁股(嘻嘻,自认为还是很丰满的),想到他老是说想打我的屁股,就自己用手轻轻拍打在我的屁股上,视频里很快他的阳具明显看着大了,都从他的手里伸出一截来,阳具的头部变得好大。

  他把摄影头拿到阳具前,于是整个视频画面全部是他的阳具,看上去很大,头部红得发亮,很有视觉冲击力,让我开始冲动起来,甚至有种要含住他的阳具的想法。

  「喜欢我的大鸡巴吗,张开腿,让我看看你的骚屄,」「真的好大噢,好黑,丑死了。」他的粗口反而让我兴奋。

  「喜欢它吗?」

  「什么」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喜欢它,想让它插到你的身体里。」「是的」我低声承认了「我想让你含着我的鸡巴。」「嗯,我喜欢。」「我要你跪在我脚下,含着我的鸡巴为我口交。」「嗯,我喜欢这样,我喜欢舔你的…你的鸡巴。」说出这话,我深吸一口气,对着摄像头站了起来,视频里,可以看到我下身的阴毛,张开腿,视频里可以看到我的阴部两片阴唇了,我在向对面的老男人展示我的阴部,这想法刺激着我。

  忍不住闭上眼,暗暗想到「老男人,我要你对着我射出来吧。」「丫头,乖女儿的小B真漂亮,我想操了」他套弄阳具的速度变快了,阳具在摄像头前抖动着。

  「你还去开会吗?」猛然间,我突然问他。

  他停下来,沉默了一会,说,要去开!

  三个字让我从头凉到脚,立马关了视频,关机下Q。个老东西,再也不理你了。

  生活又平淡的过去一段,我不再上Q,只是有时候会想到老男人,想像他当时被凉在那的样子,感觉特别解恨一样。不过,后来我还是毫无保留的和他在视频里作爱了,我们都很兴奋,我迎合着他的各种要求,也得到了快感,高潮一波一波来临,「这下了满意了吧,我这嫩草里外都让你给看光了」结束以后,我这样说着,「丫头,我爱上你了,呵呵」。

  那是个不眠的夜晚,空虚和压抑压迫着我,我在想,我是走出了第一步呢还是最后一步。

  2006年国庆过后,我答应了一个追我1年多的男孩,说实话,对他没太大感觉,一方面老妈天天在我耳朵里吵,另外,身边的朋友都出双出对的,在身边几个男孩中,就挑了他。

  于是工作以外的生活充实起来,上网也很少了,老男人显然对这一消息很沮丧,不过,他还是知趣的从我的生活中慢慢消退了,而且我们的聊天中,他开始变成一个婆婆妈妈的长辈了,不知怎么,我却有种失落感。

  男友在生活上对我还算不错,不过,吵吵闹闹也多,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男友特小心眼。后来老男人告诉我,这是因为我和男友这样的80后都是独生子,在家被宠惯了,不会为对方着想,不会迁就对方,所以需要慢慢磨合,男孩才能变成男人。

  我想想感觉也有道理,和男友的床上生活最搞笑了,经常是我想了,他不想作,他想了,我却呼呼大睡,然后,男友要求口交,我一直以脏为理由不作,真不知道,如果男友知道我和老男人在视频作爱时说的话,作何感想。

  「春天来了,动物发情交配的季节到了。」老男人发出这感叹时,我刚告诉他我换上了裙子。其实已经到了4、5月份,不过,晚上男友却好像印证了这一句,我们尽情的在床上折腾,结束后,我光着身子去洗手间清洗,想起了身在同一城市的老男人,我拿出了手机,悄悄给他发了短信:「老男人,干嘛呢?」,发完后,我看时间很晚了,祈祷他不要回了。

  「小丫头,你在干嘛,想我吧?」他居然很快回了信。

  「想你才怪,我刚和男友作完哟。」

  「是吗,射里面了吗?」

  「嗯,现在精液正流到我的腿上呢」其实用的套儿,不过,我故意。

  「哦,给我看看,」

  「怎么看?」

  「你想办法,你想给我看的。」

  「才不呢?」我看看外面的星光,张开腿,我想给他看吗?我真是个口不对心的人,我拿过手机,对着自己的阴部拍下了快门,然后用彩信发给他。这家伙看到会不会硬起来,我感到一种奇异的快感,马上关了手机,回到房间,床上男友正呼呼大睡。

  回忆吧,就像一块块碎片,有时你凝望着天空,想用手把它们整理起来,而它们就像流沙一样从你手指尖划过。

  「干嘛呢,丫头?」不经意时,老男人的短信就跳出来撩动一下人。

  「刚吃完中饭,准备咪会。」

  「想我了嘛?」

  「你在干嘛?又无聊了吧?」这家伙,无聊就想我。

  「1个人坐在新锦江大酒店大厅里,下午要在这开个会。」「老男人…」「怎么啦?丫头,有麻烦事了?」

  我怎么啦?我想他了,我想和他在一起的感觉,那种彻底放纵的感觉,只有他才能给我,让我放松,给我安全感。新锦江大酒店,我大脑飞快的转着,离我公司大约30分钟车程,一下感觉他好近好真实,不过30分钟车程,现在中午不堵车,可能20分仲就到了。

  老男人,老男人,我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去见他吗?然后呢?这念头让我心扑扑直跳,抬头一看,公司的大钟指向12点,下午1点半上班,还有整整1个半小时,MYGOD,我捏着手机冲出了公司,坐在TAXI上,就觉得脸皮阵阵发凉,胸罩的带子滑落下来,我也懒得管。

  20分钟,果然到了酒店门口,我下了车,走进酒店大门。棕色的大理石地面光亮照人,没想到酒店大堂这么大,中午还没有什么人,我四下看了看…原来在左边,楼梯角里有一圈藤椅围着的小座位,有个男人低着头,低对着我。哦,像他一直以来说过的,他从不骗我,真的一个人在。老家伙,看我来个突然的,我悄悄向他走去,高跟鞋在地面打出笃笃的响,这段路几乎走了一个世纪。

  「你来了」,他的声音比耳机里还要低沉一点,细咪的眼睛注视着我。

  「嗯,付我的士费哟」我对着他伸出手。

  「啊,你早说,我派车接你。」他手忙脚乱的找钱夹,我却得意笑了,终于把这个老男人给整走了样。

  「狡猾的丫头,就喜欢勾引我。」他也笑了。

  「嗯,」我抬手夸张的看了看表,「你可只有20分钟」「20分钟,操你确实不够,」他还是那样赤裸,直接,小眼睛放出了光。

  2分钟后,我们在包房里抱在一起,他很高,我穿着高跟鞋,头才到刚过他的肩,他发疯的吻我,一只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揉动着。和一个见面5分钟的男人放纵,我接受他的吻,还有他身上带着汗味的气息,脑子想着,乱吧,乱吧。

  我软绵绵的倒在他的怀里。他一把把我扔在床上,我听到他解皮带,就闭上眼,眼前立即浮现出视频里看到的那个大东西,可还是不敢睁开眼看。他把我翻过身,让我面向下趴在床上,然后撩起我的裙子,脱下我的内裤,我躺在那里,像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啪」,他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小骚货,犯贱,对不对。」然后一下两下,不停的打,并不太疼,可我却莫名有种受控制的快感,只是嘴里闷声不吭。

  他把我又翻了过来,两手架起我的双腿,他要来了,我心里开始期待着。感觉到他的手摸到我的阴部,在阴部划动着,一个手指试探着挖着,「水可真多,想被老爸操了吧,说,是不是?」他命令着,我咬着牙不说话,「说呀,说呀」他把手指插了进去,在我的阴部里抽动着,他的手指很粗,我忍不住抬起下身迎合他,不过,嘴里还是不说。

  「小丫头,不承认呀。」我可以听到他在喘粗气,他抽出了手指,双手架起我的腿,那只曾插过我阴部的手湿滑的捏在我的大腿上。这时,有硬硬发热的东西顶在我的阴部,哦,他在用他的阴茎磨我的阴部,阴茎的头部从两片阴唇间慢慢磨过,「叫我老爸,求我插你,求我操你。」他低吼着,我闭着眼不理会他,想折磨我,看你能忍多久,可阴部那种欲达不能的感觉越来越强,阴部里感觉又酸又痒,我咬紧牙。

  「小东西」,感觉他有些悻悻然一样,突然我感觉阴部口一涨,是他的阴茎插了进来,他好像有点怕把我插坏一样,慢慢的越来越深入,我感觉自己被一点点填充,充满,甚至是撕裂一样。

  他一直顶到我的最里面,连肚子都感觉胀胀的,他在我里面,彻底的占有了我,这感觉让我禁不住的流水。

  他猛然抽动着,动作用力而有节奏,我感受着他不停的撞击着我,感受着他的抽动,每次抽出,感觉自己几乎被掏空,然后他狠狠插入,彷佛一直顶到我的子宫口,一下把我填满。

  他叫着「小丫头,舒服吗,喜欢被老爸插吗?」我张开嘴,大口喘着粗气,「嗯,我喜欢。」我用双腿勾在他的腰上,挺起阴部,迎向他的阴茎,他一下一下,好像越来越深,阴茎在阴道壁上磨擦而过,从来没有这么刺激的感觉,我迷乱一样,「操我,用力操我,我喜欢这样。」「丫头,睁开眼,看着我操你。」我睁开眼,那是一张兴奋的男人脸,可以看到脖子上隆起的肌肉和血管,我终于让这个男人为我而疯狂了,「老爸,用力插我呀…用力…我是你的…嗯…」「乖女儿,我爱你,我要插死你…」他吼着,动作起来越快。

  我可以感到他的阴茎越来越硬,我发疯一样,用双腿死死勾住他的腰,全身绷紧,阴道里在一阵阵收缩,「要来了…要来了,啊…」我不顾一切的叫出来,顶峰的快感让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他的脸上已经平静了,眼睛里刚刚要吃人的眼神变成爱怜的。

  我喘着气,「你这老坏蛋。坏透了的家伙。」

  「谁坏了,谁让你喜欢我的坏呢」,他轻柔的用纸巾擦试着我的阴部,「真嫩,有点不忍心再插了。」「想得美,以后可没戏了」我跳下床,整理着头发和衣服,「我得走了,老男人表现不错呀,12分钟,嘻嘻。」转眼看到他下身半软的阴茎,我弯下腰,亲了一下它,「你也表现不错,嘿嘿。」

出门的时候,他抱紧我,吻了我,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爱上我了,我感觉得到,我爱他吗?我默默反问自己,可以感觉到的是,他的精液正从我的阴道里流出来,肆虐的顺着大腿向下流着,我却不想擦拭。

字节数:1187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