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27824(全)

  虐恋,是一种超现实的行为艺术,也是一种纯粹的浪漫主义文艺思潮。
  统治与屈从的两性人物关系,以及其中所包含的最深刻的羞辱,是虐恋游戏的本质内容,所有的戏剧化情节,都是根据最真实的心灵需要来创造的。

  至于捆绑与鞭挞,也就只能算是一些外在的表现形式了。

  所有那些按照游戏规则而对男主人公施加残酷刑罚的,都是如花似玉的漂亮女人。

  这样的文学叙事,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对于处在文化边缘的弱势群体,也许会有一种特殊的审美趣味。

  开端内景。

  戏剧舞台。

  强光灯照射下,光线明亮而又清晰。

  一个服饰华丽的现代女性坐在一张黑色皮椅上,白净的脸庞经过淡妆修饰,显得眉目清朗,娇俏迷人。

  她的年龄规定在34岁左右。

  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穿着一件领口带黑边儿的浅黄色套服。

  裙装是黑黄两个色块的完美组合,扇形的裙裾是明丽的浅黄色,白嫩光莹的膝盖,裸露在张开的裙裾外面。

  年轻漂亮的女演员没有穿袜子,一双迷人的赤脚,蹬着一双乳白色的高跟凉鞋,纤丽可爱的脚尖,暴露在凉鞋的前端。

  画外音(女导演)莉莉,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

  莉莉:好啦,我这儿准备好了。

  画外音(女导演)好,各部门注意。

  预备——开始。

  强光灯灭,全黑。

  聚光灯亮,光线跟踪主要人物的活动。

  莉莉进入角色,她在藤椅上端正一下身体的姿势,脸上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莉莉:把他带上来。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姑娘扮演警察的角色,她们的年龄规定在20岁左右。
  一个穿白衬衫的小伙子被两个漂亮姑娘押着入场,他的胳臂扭到背后,用绳子捆绑着。

  小伙子的年龄在26岁左右。

  她们:跪下。

  小伙子与年轻女警的粗暴压迫发生冲突,然后在莉莉前面的地板上跪下来。
  莉莉:说,你在那个南方女人的花园里都干了些什么?

  画外音:沉重的打击声。

  她们:老实交待!

  小伙子的脸上流露出兴奋的表情,他按照女导演的要求没有说话。

  莉莉:不说是吧,好,我要叫你知道谁更厉害。

  你们俩好好的敲打敲打他,给他一点颜色看。

  她们:是!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把穿白衬衫的小伙子从地上提起来。

  她们扇他的耳光,拳击他的肚子。

  两个漂亮姑娘的动作猛烈,态度粗暴,她们不断发出夸张而又娇俏的喝斥声。
  她们:你这个混蛋!

  她们:老实点儿!

  小伙子又被漂亮姑娘给摁在地上跪好。

  他的乌黑头发被白皙的温柔小手紧紧揪住。

  她们:抬头!

  雪白的灯光集中照在小伙子的脸上,他的嘴角有轻微血迹,脸色格外苍白。
  画外音(莉莉)顽固透顶!

  画外音:沉重的打击声。

  聚光灯下,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

  莉莉表情严肃的站在打击对象的身边。

  她:把他弄到后面去,我还要往他的肚子里灌凉水哩。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押着青木走进舞台侧面的一个小门。

  莉莉轻盈的跟进去。

  镜头注视着她的美丽背影。

  渐暗。

  1外景。

  孤寂的橡树长出碧绿的新叶,阳光灿烂,天光明媚。

  一座造型美观的白房子矗立在郊外的芳草地上。

  绿林掩映,背景是湛蓝的天空,春天的风景美丽如画。

  一个身材颀长的小伙子带着一脸优雅的书卷气从室内走出来。

  他的神色恬淡平静,朴素自然的表情下掩盖着一缕淡淡的忧伤。

  喜欢浪漫的青年艺术家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他的名字叫青木。

  26岁的青木穿着一身银灰色西服,里面是洁白的衬衣,系红色领带,别致的领带夹金光耀眼,脚上的黑皮鞋擦得一尘不染。

  一辆金碧辉煌的越野汽车停在离白房子不远的林荫道上。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坐在汽车里,严密的监视着外面的那座白房子。
  这里地势较高,白房子的整个外景都在她们的有效监视之内。

  漂亮姑娘的脑袋上戴着耳机,她的嘴边还有一枚微型话筒。

  她:报告总部,目标出现。

  服饰考究的青年在庭院里轻松的活动一下身体 ,他推开白色铁栅栏门,走出来。

  画外音(她)目标走出家门。

  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沿着洁净的林荫道向西走去。

  汽车内,她们密切注视小伙子的动作。

  她:没有其它目标,青木一个人往森林公园方向走了。

  画外音(莉莉)跟上去,严密监视。

  驾驶位置的年轻女警发动引擎,汽车缓慢行驶。

  那个步行的小伙子始终控制在她们的监视范围之内。

  在林荫大道的尽头,有一个美丽的森林公园。

  她:目标到达森林公园,目标到达森林公园。

  请指示。

  画外音(莉莉)盯住他!

  这个时候,青木忽然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开汽车的年轻女警察打开音响的开关。

  汽车里响起录音机发出的音乐声。

  音响效果还不错,是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命运。

  青木急匆匆的走进森林公园的大门。

  金碧辉煌的小汽车紧跟着青木,也开了进去。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

  太阳升起来了,可是郊外的森林公园里并没有多少游人。

  孤寂的橡树长出碧绿的新叶。

  初春的天气依然很凉。

  29岁的黎红小姐左手牵着一只黑白两色的小花狗,银色的铁链在清白的阳光下闪耀着冷艳的金属光泽。

  喜欢浪漫的年轻女人戴一顶鲜艳的红色绒线帽,修长苗条的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皮衣。

  在皮装的领口和袖口,装饰着野心勃勃的白色兽毛。

  喜欢扮酷的黎红在玲珑的腰间系一条暗绿色的皮带,光洁白皙的右手拎着一根黑色皮鞭。

  年轻女人的脚上穿一双乌黑锃亮的长筒高跟皮靴,她以一种异端的形象走进秘密警察的监视镜头。

  美丽而又性感。

  冷艳而又迷人。

  黎红在枫树大道北侧的一张绿色长椅上坐下来。

  她把手中的那根细长铁链拉紧,那只可爱的小花狗象人一样立起身子。
  美丽的女人抬起胳臂,把黑色的皮鞭在空中抽了一下。

  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察把她们的越野汽车开到一片高地上停下来。
  青木向黎红坐的长椅走过去。

  汽车内,戴耳机的姑娘对着嘴边的微型话筒开始工作。

  她:报告总部,新的目标出现。

  前卫杂志社的黎红小姐,现在青木向她走过去了。

  画外音(莉莉)继续监视。

  驾驶汽车的姑娘把照相机的长焦镜头伸出去,对着青木的背影不断调整镜头的焦距。

  黎红从森林公园的绿色长椅上站起来。

  黎红:亲爱的宝贝,快过来。

  她丢掉手里的铁链和皮鞭,与走到跟前的青木拥在一起。

  青木抱住可爱的浪漫情人,微微低头,与冷艳美丽的黎红接吻。

  音乐起。

  背景是早春的野外景色。

  一群洁白的鸽子从芳香的青草地上腾空飞起。

  两个恋爱之中的年轻人在明媚的阳光底下痴情的长时间接吻。

  画外音:照相机的快门声。

  定格。

  音乐停。

  黎红羞涩的拉住青木的双手,轻盈的摇晃着。

  黎红:到我那儿玩去吧。

  我前几天刚买了几根鞭子,还有新式的手铐,就跟真的一样。

  青木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渴望。

  黎红:那就走吧。

  黎红拎住牵狗的铁链,又从长椅上拿起她的皮鞭。

  她用鞋尖往小狗的身上轻踢一下,然后把鲜艳的红唇贴在青木的耳边。
  画外音(黎红)到我家里去。

  你要象它一样,好好的听话。

  我会让你拥有一个美丽绝伦的独立版图,在我那里,你会得到你所想往的一切东西。

  青木与黎红并肩走向芳草覆盖的山坡。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一片冰绿色的灌木丛林里。

  汽车里响起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节奏分明,铿锵有力。

  她:他们正在离开,请指示。

  画外音(莉莉)继续跟踪,有新情况随时报告。

  她:是!

  端庄典雅的越野汽车驶出森林公园,沿着幽静的林荫大道开去。

  2内景。

  几盆翠绿的观赏植物枝繁叶茂,表现出旺盛的生命活力。

  斑斓的反光,把整个房间映衬得青翠欲滴。

  布纹装饰的壁上,有几幅西方裸体艺术的经典作品。

  人体的自然美丽加上绘画大师的主观色彩,用逼真写实的笔触描绘出来。
  红褐色的人体真实细腻,充满精致的画框,洋溢出一种浓郁浪漫的色情趣味。
  青春美丽的黎红小姐坐在一张柠檬色的真皮沙发上。

  刚刚从清冷的户外来到光明温暖的室内,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凛冽的表情。
  黎红:又要给我做奴隶了,你先说说,这是你自愿的么?我可不能强迫你呀!
  青木拘束的坐在浪漫情人的面前,他呆呆的望着她那如花一般的美丽容颜,心底涌起一种献身的冲动。

  他在女友的催促下点点头,表示同意她刚才的约定。

  黎红:很好,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游戏。

  只要它是快乐的,就一定也是美丽的。

  玉雪聪明的漂亮女人,她的脸上浮起淡漠高傲的表情。

  美丽绝伦的浪漫情人,她的声音里闪耀着金属的光泽,清澈而又嘹亮。
  黎红:跪下!你这个卑贱的奴隶。

  青木的身体发出一阵轻微的战栗,他跪倒在黎红的脚下。

  黎红:还不快脱下我的鞋子,亲吻你的崇拜偶像?你再磨蹭,我可要让你给我舔鞋底啦!

  青木在黎红的沙发前跪起来。

  他抱住浪漫情人的玉腿,脱下她那只乌黑锃亮的长筒皮靴。

  黎红把脑袋靠在沙发上,微微的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浪漫奴隶的精心服侍。
  青木小心翼翼的褪下黎红脚上的白色线袜,一只光洁白皙的温柔小脚暴露在明媚的室内光照下。

  漂亮女人那雪白的脚背,在弥漫了青草芳香的荫影里闪耀着瓷器一般的细腻光泽。

  温柔的赤脚自由的裸露着。

  雪白粉红的趾缝间,散发出青春少女的迷人气息。

  旋律优美。

  意乱情迷。

  青木痴情的把自己的嘴贴上去,用微微发热的唇亲吻浪漫情人的冰冷赤脚。
  就在这个时候,黎红从温存的陶醉之中睁开眼睛。

  她用那只美伦美奂的温柔小脚把青木的脸给拨开了。

  因为这个时候青木正用湿润的舌尖舔舐她的趾缝。

  黎红:行啦,别用你的口水弄脏了我的脚。

  黎红脱下另一只脚上的长筒靴,然后穿上拖鞋,到卧室里换上一件黑玉一般莹润的真丝长裙。

  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曼妙的腰间束了一条有金属饰物的暗绿色蛇纹皮带。

  修长光洁的小腿在黑色裙裾的映衬下,闪耀出迷人的青白色泽。

  一双美丽绝伦的温柔小脚,蹬着一双暗绿色的高跟皮鞋。

  如花似玉。

  温馨浪漫。

  黎红:我们现在轻松一下,做一个好玩的游戏。

  喜欢浪漫的女人从她的卧室里去,拿出一条白色的绳索。

  白色的长绳在黎红的温柔小手中轻盈摇荡,在黑色裙装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醒目。

  在这样一个美艳的女人面前,青木的精神变得恍忽了,一种朦胧的渴望,开始在他的体内燃着了一颗神奇的火苗。

  黎红向着那张柠檬色的沙发努努嘴,示意他趴上去。

  黎红:我要把你捆起来,让你一点也动弹不得,老老实实的接受女王的惩罚。
  青木脱下身上的西服外套,里面是洁白的衬衫。

  他又把领带解下来丢在一边,然后努力的向着那张可爱的沙发爬过去。
  黎红在后面用高跟鞋的尖端轻轻的踢一下青木的屁股。

  黎红:快点儿!你现在是我的奴隶。

  象这样磨磨噌噌的,你要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青木终于被黎红给推到沙发前面,他乖乖的跪着,把上身伏在柠檬色的皮革上。

  青木把发热的脸孔贴在柔软的皮革上,那上面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

  黎红:把手放在背后。

  青木按照她的话去做了。

  黎红把绳子套在情人的脖子上,然后分两股从他的腋下掏出来。

  青木的双手被黎红摁住。

  她把绳索在他的腕部缠了几道,然后系了一个死扣。

  黎红剩余用绳子勒住情人的几根手指,最后她把绳索的末端系在他脖子后面的绳套上。

  漂亮女人的温柔小手把纤细的绳索勒在青木的肉体上,刺激了他的神经末梢,让他的大脑处于一种紧张的期待状态。

  当这种浪漫的捆绑结束时,青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身后的美丽情人也发出了一声愉快的叹息。

  黎红把青木从沙发上提起来,推倒在光洁的地板上。

  修长苗条的年轻女人显得格外兴奋。

  她把那一只美丽绝伦的高跟鞋踩在青木的脸上。

  黎红:怎么样,给浪漫情人做奴隶,这美妙的滋味很好受吗?

  青木努力的把自己的脸从黎红的高跟鞋下挣扎出来。

  黎红开心的笑了。

  她得意的把自己的高跟鞋从青木的脸上挪开,用鞋尖在他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黎红:你可要准备好了,到时候别再向我求情。

  黎红把青木从地上拖起来,粗暴的把他推到墙边。

  然后,她揪住青木的头发,让他的脸紧密的贴在冰冷的墙壁上。

  年轻女人的心底充满了虐待的欲望,她把自己的浪漫情人推到墙上,紧紧的摁住。

  青木的胳臂被黎红扭到背后,用绳子捆得结结实实。

  黎红摁住青木的肩膀。

  他的整个身体紧密的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一点也动弹不得。

  黎红抬起她的大腿,用光洁的膝盖撞击青木的屁股。

  渐暗。

  全黑。

  渐明。

  内景。

  卫生间。

  黎明时分的幽微天光照亮了白色的拼花玻璃,窗口的那一边露出一片朦胧的幻影。

  在清晨的室内空间里,那一片朦胧的光影,漂泊着浪漫而又温馨的气氛。
  青木的胳臂扭到背后,他的手腕被绳子捆得很紧,整个身体被高高的吊在房顶的管道上。

  可怜的小伙子用脚尖支持着身体的重量,他的眼睛闭着。

  头发上湿漉漉的,显得零乱不堪。

  幻觉,戏剧舞台。

  两个赤裸的人体,暴露在雪亮的聚光灯下。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他们的胳臂被绳索捆绑着,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黑色的皮鞭象雨点一般落在裸露的肉体之上,两个人就在那残酷的鞭挞之下,表演着交媾的动作。

  黎明时分,熹微的晨光照亮了黎红小姐的卫生间。

  雕花的玻璃窗上,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

  黎红推开那扇有着蔷薇花藤装饰的玻璃门,含情脉脉的走了进来。

  一张白净的鹅蛋脸,双颊依然莹润细腻。

  身体苗条的黎红穿着一件图案精美的睡衣,冰绿色的玫瑰在漆黑的底子上盛开,在早晨的自然光线下,裸露的玫瑰花瓣呈现出碧绿的光泽。

  丰腴白皙的赤脚蹬着一双透明的水晶鞋。

  那双美丽的脚丫光彩照人。

  因为进入了一种异端的文学境界,它们的形象简直可以说是如花似玉,美丽绝伦。

  在一片柔和明晰的光线里,漂亮女人的身体美好朦胧,表现出一种温馨的浪漫情调。

  黎红:亲爱的宝贝,晚上睡得还好吗?

  青木没有作声。

  他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之中。

  黎红微微一笑。

  她走到洗手池前,拧开水龙,用脸盆接满一盆凉水。

  玉雪聪明的年轻女人把那一盆凉水泼在青木的身上。

  青木努力的抬起头,睁开眼睛。

  他的目光恬静,充满了浓郁的梦幻色彩。

  黎红:你这个卑贱的奴隶!

  她用脚尖踢青木的肚子,然后动手把他从房顶的管道上解下来。

  黎红推搡着青木,到她的客厅里去。

  她解开青木手腕上绳子,让他在房间中央跪着。

  黎红拎着一双高跟鞋走到青木的身边,她把美丽绝伦的鞋子系在他的脖子上。
  黎红:趴下!我要骑马。

  青木顺从的把双手支在地上,伏下身子,等待着如花似玉的浪漫情人骑上来。
  黎红小姐长得非常漂亮,受到她的这样污辱,青木的心底产生了许多莫名的异端快乐。

  黎红用脚尖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下。

  黎红:把屁股抬起来!

  年轻的漂亮女人撩起裙裾的下摆,抬起一只美丽绝伦的玉腿,轻盈的跨到青木的身体上。

  黎红:往前爬!

  黎红的手掌猛烈的拍打青木的屁股,她鞭策着自己的爱情俘虏不断前进。
  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让青木拖着那双沉甸甸的高跟鞋,在宽敞的房间里爬了一圈又一圈,直累得他把双手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黎红依然骑在青木的身上,她用那根黑色的皮带使劲勒住了他的嘴。

  3外景。

  林荫道。

  太阳升起来。

  天气晴朗,春光明媚。

  浓郁的白雾随风飘散,隐藏到幽深的丛林中。

  树上长满清新的叶子,绿意葱郁,朦胧婉约。

  整个的外部世界,被亮丽的天光照耀着,呈现出优美健康的格调。

  在幽静的林荫道上,冷艳迷人的黎红押着青木前进,她不停的用手去推搡他的肩膀。

  黎红:快走!

  可怜的小伙子赤脚踩着洁净的柏油路,他的手上戴了银亮的手铐,在漂亮女人的踢打中行走。

  黎红穿着一件米黄色的短袖T恤衫,下面是一条雪白的休闲长裤,一条暗绿色的鳄鱼皮带把T恤的下摆勒到裤子里面。

  年轻漂亮的浪漫女人穿着一双柠檬色的高跟皮鞋。

  她的美丽脸孔微微张扬,洋溢着青春少女的蓬勃朝气。

  黎红押着青木,穿过幽静的林荫大道,登上野外的一片高地。

  在金色的阳光下,裸露的岩石显出坚硬的质感。

  黎红站在碧绿的青草坡上,自由的舒展一下颀长的身体,然后,她轻松愉快的把目光投向坡下的一处田园。

  高大丰满的莉莉女士从一片绿色丛林里走出来。

  她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官制服,英姿飒爽,漂亮女演员扮演的文学形象,给青木造成一种美妙的刺激。

  早晨的阳光,照在莉莉女士的脸上。

  她的皮肤白皙娇嫩,而且富于弹性。

  脸庞的轮廓妩媚优雅,十分标致。

  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蕴含着现代女性的成熟智慧。

  秀发飘飘,乌黑亮泽。

  一顶别致的军帽,前沿几乎压住了眉心。

  带铜扣的黑色皮带束在莉莉女士的玲珑腰间,青绿色的尼料制服风纪俨然。
  与上装色调一致的短裙下面,露出一截赤裸的白嫩膝盖,光泽细腻,温润如玉。

  脚上的长筒皮靴经过认真擦拭,一尘不染,闪耀着漆黑的光芒。

  莉莉:黎红,这小子反省得怎么样啦?如果还不老实交待,我们可要让他吃些苦头啦!

  黎红:他呀,简直是反动透顶!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春光明媚,风和日丽。

  两个浪漫的漂亮女人如花似玉,她们押着可怜的俘虏进入一片枝繁叶茂的白桦树林。

  黎红小姐把青木的双手绑在一棵茁壮的桦树主干上。

  莉莉:黎红,你好好的想一想,今天咱们应该怎样惩罚他呢?

  黎红:就用树条抽他一顿吧。

  黎红跑去扯来几根带着叶子的桦树枝,一边微微的笑着,一边使劲的把那根枝条抽在青木的屁股上。

  尖锐的疼痛象电流一般,传遍他的整个身体,青木疼得叫出声来。

  黎红扬起的手臂停在空中。

  她笑吟吟的看一下站在旁边的莉莉女士。

  莉莉:别害怕,你看这小子的身体多棒。

  没问题,打不坏的。

  莉莉一把扯下青木身上的衬衫。

  黎红又在他的屁股上抽了一下,这一次的力度比刚才那一下轻。

  莉莉:太便宜他了。

  她抢过黎红手里的桦树枝,高高扬起胳臂,猛烈的抽在青木的肩膀上。
  漂亮女人的手臂连续挥舞,把带着叶子的桦树枝狠狠的落在青木的裸露身体上。

  青枝绿叶的鞭笞,洋溢着超越现实的浪漫主义激情。

  美丽绝伦,淋漓尽致。

  猛烈的鞭笞结束,端庄丰腴的女演员掏出一方粉红色的手帕,擦去额上的细汗。

  黎红去解青木手上的绳索。

  黎红:怎么样,很疼吧?

  青木吃力的摇摇头,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愉悦的光芒。

  莉莉咯咯的笑了几下,然后她独自离开,走向高岗下面的那一片美丽田园。
  在金色的阳光下,裸露的岩石显出坚硬的质感。

  李子树上长满清新的叶子。

  枝繁叶茂,绿意葱笼。

  这是一片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两个光彩照人的现代女性把青木套在耕田的犁上。

  黎红扬起黑色皮鞭,在空中抽了一下。

  青木光着脚,裸露着肩臂,在他自己的土地上努力前进。

  尖锐的铁犁插进青草覆盖的泥土里,乘风破浪,后面留下一道拓荒的痕迹。
  莉莉的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在这样一个美妙的时刻,孤寂的芳香处女产生了一种神秘的冲动。

  新开垦的土地还是温暖湿润的,松软的泥土在太阳底下闪耀着诱惑的光芒。
  莉莉脱下脚上的长筒皮靴,放在浓郁的树荫下。

  然后,她又褪下脚上的白色丝袜,搭在李子树的一根枝叉上。

  天真烂漫的漂亮女人,她怀着一种尝试自然的愿望,蹑手蹑脚的走进阳光普照的美丽田园。

  雪白的赤足从皮靴里解放出来,踩到刚刚翻松的黑色土地上,那鲜明的印象,美丽绝伦。

  芳香的泥土从莉莉的脚丫缝里挤出来,有些清凉的感觉。

  最紧密的物质接触,形成一种浪漫的愉快刺激。

  湿润,凉爽,真是一种美妙的精神享受。

  和煦的微风里,飘荡着绿叶青草的清新气息,还有野菊花的迷人幽香。
  在莉莉的灵魂深处,一株娇嫩的花蕊悄然开放。

  一种超越现实的强烈渴望,弥漫了她的整个身体。

  电话的蜂音嘟嘟的响起来。

  打扮成军官模样的莉莉女士从腰间的枪套里拿出手机。

  莉莉:我是红玫瑰,请讲。

  画外音(女警)报告总部,青木已经流串到郊外的丛林地带。

  他刚刚被两个女人抽了一顿鞭子,现在她们正让他戴着枷锁,象牲口一样的犁地。

  莉莉:知道了。

  耳机里传来两个年轻姑娘的清澈笑声。

  莉莉:讨厌!

  她抢过黎红手里的鞭子,狠狠的抽在青木的身上。

  一片宁静的湖泊,在明朗的天光映衬下呈现了深黛的颜色。

  湖畔有葱翠的树冠,青枝绿叶蓬勃伸展,造成一种清幽喜人的局面。

  青木的胳臂扭在背后,用手铐锁住。

  莉莉在他的脖子上系了一根银亮的铁链,把他拴在岸边的柳树上。

  黎红坐在一块洁净的石板上,她把一双如花似玉的温柔小脚伸进清澈的湖水里,轻盈摇荡。

  温柔的脚尖撩起一片迷人的浪花,象银屑似的。

  莉莉脱下身上的衣服。

  在裸露的荒原上,跃起一道美丽的弧线。

  美丽的女演员跳进水中。

  黎红也脱下衣服,她追逐着美丽的情人,向着湖泊深处游去。

  墨绿色的波澜,在广阔的水面上无限扩展,象是白雪公主的裙裾,既美观又典雅。

  水下镜头。

  水里的光线变得暗了一些,湖底的景色美丽迷人。

  在柔和的光照下,形形色色的水生植物尽情的舒展着生命的真实内容。
  黎红向着水底游过来。

  漂亮女人的肉体丰腴白皙,一头乌黑的秀发在湖水的浮力中飘荡散开,宛如一片繁茂的黑色丛林。

  迷人的黑色丛林里面,露出一张美丽绝伦的雪白脸孔。

  芳香处女的眼睛里,闪耀着天使一般的光辉,幽静而又甜蜜。

  丰腴白皙的莉莉女士快乐的张开双臂,向着如花似玉的黎红小姐升腾靠拢。
  两个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在水中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她们的嘴唇发生了紧密的接触。

  现代女性的接吻含情脉脉,浪漫而又温馨。

  4外景。

  青木的郊外别墅浪漫优雅。

  银亮的雨丝细密绵长,笼罩着一座美丽绝伦的玫瑰花园。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地上的光线却很清晰。

  芳香的青草,缤纷的花朵,灌木的叶子青翠碧绿,在黯淡的天光下格外迷人。
  高大的阔叶乔木在雨中更加挺拔,婀娜的树冠淹没在一片凄迷的烟雾之中。
  柠檬色的高跟鞋踩在湿漉漉的柏油路上,黎红沿着雨中的林荫道向青木的别墅走来。

  鲜艳的红伞漂浮在白蒙蒙的烟雾里,宛如一朵明丽的红云。

  晶莹的雨滴挂在伞骨的尖梢,汇聚成玲珑剔透的珍珠,纷纷的坠落下来。
  透明的水珠掉在黎红的洁白裙裾上,那些胭脂似的细碎花瓣仿佛更加明艳了。
  绚丽的雨伞被明媚的天光照耀着,温婉的红光照亮年轻女人的漂亮脸孔,她那白皙娇嫩的脸庞被一片温柔的红云笼罩着,显得更加美丽,格外迷人。

  青春美丽的黎红小姐走进蔷薇花藤装饰的白色木栅。

  莉莉依然穿着笔挺的军官制服,她打着一把金色雨伞,跟着黎红走进青木的白房子。

  青枝绿叶布满了洁白的石墙,在拱形窗口的周围组成一幅曼妙的装饰图案。
  画外音(莉莉)亲爱的宝贝,我们今儿格玩点什么?

  画外音(黎红)我要骑马。

  画外音(莉莉)青木,快准备好,咱们的女王要骑马。

  画外音(黎红)你怎么还不跪下?把屁股抬起来!

  画外音:噼哩啪啦的清脆掌声,偶尔也有沉重的打击声。

  画外音(黎红)再爬!我还没有玩够哩。

  寂寞的时光里,房檐下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

  黎红把她的双臂支在洁净的窗台上,白皙娇嫩的小手托住雪白明艳的脸庞。
  优雅的女性造型镶嵌在藤叶环绕的窗框里,形成一幅美丽到极至的文学画卷。
  长春藤装饰的窗口,流露出一片浓郁的芬芳。

  画外音(莉莉)还不快脱下我的鞋子,亲吻你的崇拜偶像?你再磨蹭,我可要让你给我舔鞋底啦!

  傍晚的轻风,拂弄着黎红额前的秀发。

  一片迷蒙的烟雾,从原野尽头的冰绿色丛林里飘荡过来,很快就铺满了栅栏外面的林荫大道。

  内景。

  青木的书房很宽敞,富丽堂煌,优雅浪漫。

  房间里放着木制的桌椅,还有天蓝色的真皮沙发。

  青木端坐在他的高背木椅上,思想里充满了艺术家的美丽幻像。

  明媚的阳光,透过图案简洁的白色窗纱照进来。

  太阳的光辉,反映到青木书屋的每一个角落。

  墙上有一幅从电影画报上拿来的彩色剧照。

  端庄丰腴的莉莉女士穿着一件柔曼的绿色纱裙,风情万种的伫立在墨蓝色的海边。

  一双迷人的赤脚如花似玉,踩在浪花飞溅的黑色礁石上。

  金色的夕阳,给女演员的秀美脸庞涂上一层绚丽的光彩。

  书房里的光线清晰明朗,孤独的艺术家呆在他自己的空中楼阁之内。

  青木的灵魂飞出肉体的躯壳,他从冷漠的现实空间走进虚幻的文学画廊。
  墙上的女明星轻舒玉臂,用手掠一下被风吹乱的乌黑秀发,袅袅婷婷的从定格的剧照中走出来。

  一双因为长期穿高跟鞋而扭曲变形的赤脚,优雅的跨上青木的写字台。
  苍白的脚丫湿漉漉的,美丽而又洁净。

  美丽绝伦的女明星恣意贱踏青年艺术家的稿笺,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画外音(莉莉)跪下!你这个卑贱的奴隶。

  窗外的天光逐渐的暗了下来。

  夏天的黄昏格外凄凉。

  画外音:火车的声音。

  幻觉。

  一辆黑色的蒸汽机车在幽深的山谷中行驶。

  秋天的景色秀丽迷人。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霜重色愈浓。

  火车前进,雪白的水蒸汽在恬静的秋色中弥漫扩散。

  室内的光线由柔和转向黯淡,寂寞的空气里,有许多个思想的精灵在浮游飘荡。

  在青年艺术家的精神世界里,一些虚构的文学形象生出浪漫的翅膀,她们浮出海面,在澄澈的天底下自由飞翔。

  幻觉。

  在一座富丽堂煌的宽敞客厅里,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穿着漂亮的布裙,站在光可照人的红木地板上。

  窗外阳光灿烂,屋内的光线明亮清晰。

  小姑娘托起孤寂的小提琴,如泣如诉,形成一个完美的造型。

  天光渐暗。

  暮色苍茫。

  拉提琴的小姑娘天真烂漫。

  她穿着洁净的衣裙,身材颀长。

  脸上的表情是纯真的,象天使一般清澈透明。

  背景是超现实的,人物也是虚构的。

  华丽的厅堂深处,漂泊着忧伤的浪漫情调。

  幻觉。

  芳香处女的华丽客厅。

  一架深栗色的三角钢琴,摆在屋内,精美的曲谱掀开着,洁白的册页上书写着浪漫的音符。

  一幅巨大的风景油画,几乎布满了北方的整个墙壁:雄伟冷峻的洁白雪峰耸立在单纯的蓝色背景下,透出一股清新的凉爽气息。

  黎红扮演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她蜷腿坐在光洁的地板上,正在吹奏一支优雅的长笛。

  美丽的姑娘脸庞微侧,红润的嘴唇轻轻张开,呈一个圆润的O形,对准金属笛管的孔道,弄出许多优美的华丽清音。

  一袭淡黄色的衣裙,在室内的柔和光照下显得格外妩媚。

  青春亮丽的姑娘优雅的抬起双臂,宽松的衣袖自由坠落,露出一双白皙娇嫩的温柔小手。

  纤丽的指尖在笛管的孔道上轻盈起落,用挤摁的动作控制着音阶的程序。
  美丽的姑娘没有穿袜子。

  一双修长的小腿从裙裾下面伸出来,温柔的赤脚自由的裸露着。

  雪白粉红的趾缝间,散发出青春少女的迷人气息。

  莉莉换上一身雪白的裙装,恢复了一个成熟女性的妩媚风韵。

  洗净铅华,单纯质朴,这是女演员在青木的幻觉里创造的崭新形象。

  她没有穿袜子,几条草编的丝绊勒住圆润的足踝,把美丽的赤脚衬托得更加好看。

  漂亮女人那雪白的脚背,在弥漫了青草芳香的荫影里闪耀着瓷器一般的细腻光泽。

  淡红的脚掌压住草编的鞋底,脚掌与鞋底接触的地方,现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

  高大丰满的莉莉轻盈的走到黎红的身边。

  黎红放下银亮的笛子,她拉住浪漫情人伸过来的手,在她的牵引下站起来。
  淡黄的衣裙裹住颀长的身体。

  年轻的黎红婷婷玉立。

  莉莉握住黎红的双手,胳臂伸直,与俊俏的姑娘拉开一个距离,仔细的端详着她那娇羞的模样。

  黎红羞涩的低下眼睑,雪白的颊边飞起两朵烂曼的红云。

  莉莉女士把黎红拥在怀里,她把红润的嘴唇贴在美丽姑娘的额上。

  黎红急切的抬起头,两个漂亮女人的嘴唇发生了紧密的接触。

  5渐亮。

  外景。

  秋天的林荫道。

  青木穿着洁净的白色衬衫,走在铺满金黄叶片的水泥甬路上。

  阳光明媚,秋色迷人。

  一辆绿色越野汽车从路的尽头奔驰过来,在前面不远处的街角戛然而止。
  一位衣饰华丽的漂亮女人从她们的小汽车里钻出来。

  端庄丰腴的莉莉戴着一双暗绿色的羊皮手套,她把乌黑的秀发轻轻一甩,然后一脚踏上路边的台阶。

  乳白色的长筒高跟软皮靴,闪耀着金属饰物的绚丽光芒。

  莉莉女士那丰厚的红唇恰象两片微张的花瓣,透出一种不可遏止的迷人性感。
  两枚硕大的玻璃耳坠,把女演员那修长白皙的脖颈映衬得更加光彩照人了。
  在她的后面,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女警跟了上来。

  秀发飘飘,英姿飒爽。

  太阳的光线照亮了美丽姑娘的一侧脸颊。

  白皙娇嫩,洁净细腻,如花似玉,宛如一片鲜嫩的乳白凝脂。

  她们猛烈的扇他耳光,恶毒的拳击他的肚子。

  莉莉堵在青木的背后,她用膝盖顶住他的屁股,让他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两个漂亮姑娘的动作猛烈,态度粗暴,她们还不断的发出一些夸张而又娇俏的喝斥声。

  在铺满金色叶片的水泥甬路上,她们一起把青木摁倒在地。

  莉莉从腰间拿出一只崭新的手铐,把青木的胳臂扭到背后铐了起来,她的态度显得格外认真。

  两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姑娘推搡着俘虏的肩膀。

  莉莉穿着美丽的高跟鞋,她从后面踢踹青木的屁股。

  她们把青木塞进停在路边的小汽车,并且对他进行了非常严厉的管制。
  秘密警察的暴力惩罚,残酷而又细腻。

  高个姑娘残忍的用一条黑色皮带勒住了青木的嘴,另外那个长得格外丰满,她把自己的膝盖紧紧压在他的脖子上。

  莉莉钻进汽车坐在驾驶位置上。

  她看一眼苟延残喘的俘虏,然后,向着年轻的女助手发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
  外景。

  汽车越野。

  枝繁叶茂的枫树上,已经长满了鲜艳的红叶。

  一路上天光明媚,风景迷人。

  奢华的小汽车穿越清澈的溪流,浪花飞溅,光芒四射。

  外景。

  秋天的野外景色。

  一座红顶白墙的别墅,矗立在美丽的山岗上。

  两个年轻的女警察换上天蓝色女兵制服,持长枪,在别墅外面的栅栏门前站岗。

  汽车鸣笛。

  女哨兵打开栅栏门,越野汽车开进去。

  渐暗。

  渐明。

  内景。

  青木的戴着银亮的手铐,他被囚禁在一道黑色铁栅栏后面。

  雪白的光束照在苍白的脸上,青木的眼睛里充满了美丽的憧憬。

  青木被一阵响亮的脚步声惊醒。

  透过铁栅,他看见年轻的女兵穿着天蓝色的制服,在空旷的走廊上散步。
  黎红从外面走进来,她穿着一身笔挺的军官制服,英姿飒爽。

  秀发飘飘,乌黑亮泽。

  一顶别致的军帽,前沿几乎压住了眉心。

  带铜扣的黑色皮带束在玲珑的腰间,青绿色尼料制服风纪俨然。

  与上装色调一致的短裙下面,露出一截赤裸的白嫩膝盖,光泽细腻,温润如玉。

  脚上的长筒皮靴经过认真擦拭,一尘不染,闪耀着漆黑的光芒。

  年轻的黎红小姐迈着轻盈的脚步,热情洋溢的走到监狱门前。

  黎红:青木,你反省得怎么样啦?如果再不老实交待,可真的要吃些苦头啦!
  青木的手上戴着银亮的手铐。

  美丽的囚禁,充满了文学实验的浪漫主义激情。

  这是一个有着虐恋色彩的爱情游戏。

  青春的戏剧舞台上,弥漫了一片迷惘的烟雾。

  黎红在黑色铁栅前蹲下来,她拿起地上的一个白色瓷碗,把碗里的清水泼在青木的脸上。

  黎红:说不说?你这个卑贱的奴隶!

  青木惊异的抬起头。

  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画外音:年轻女人的笑声清澈而又嘹亮。

  外景。

  黎红押着青木穿过一道曲折的长廊。

  黑白相间的甬路,是用不规则的大理石的拼贴成的,给人一种很现代的感觉。
  在幽暗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透明的玻璃门。

  黎红粗暴的把青木推进去。

  内景。

  办公室里光线充足,窗外是迷人的秋色。

  青木的双手在背后用手铐锁着,他被推进屋子里还没站稳,高大丰满的莉莉女士就把坚硬的鞋尖踢在他的肚子上。

  青木疼得弯下腰,玉雪聪明的黎红一脚踹在他的脸上,就在这个时候,修长苗条的年轻女兵也飞出一腿,踢在青木的两瓣屁股之间。

  青木在三个漂亮女人的严厉打击下倒在地上,莉莉把她的一只脚踩上他的屁股,狠劲的跺了几下。

  黎红把洗手池放满凉水。

  两个穿天蓝色制服的女兵揪住青木的胳臂,把他拖过去。

  莉莉上来一把揪住青木的头发,把他的脸摁进洗手池的凉水里,浸够了两分钟才放松一下,然后再摁,如此这般折腾了六七回。

  内景。

  一个光线幽暗的房间。

  冰绿色的墙壁上,挂着一条粗大的皮鞭。

  那鞭子是用犀牛皮做的,在幽暗的灯光下,裸露的皮鞭呈现墨绿色的光泽,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冷酷感觉。

  两个年轻的女兵英勇顽强,她们粗暴的把青木摁到一张漆黑的长条桌子上。
  两只白皙的温柔小手使劲揪住他的头发,让他的脸紧紧贴着冰凉的木板,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上面,一点也动弹不得。

  黎红跟过去,她竟然解开浪漫情人的腰带,把青木的裤子给褪了下来。
  青木的屁股暴露在漂亮女人的眼前。

  修长苗条的黎红小姐从摆满各种刑具的木架上挑了一根坚硬的藤鞭。

  她抓住鞭梢,把柔韧的鞭体撅到最大的弧度,然后放松,一边活动着修长的胳臂,一边轻盈的走到文学实验的手术台前。

  黎红选择一个准确的角度,恶狠狠的把黑色的藤鞭抽在青木的屁股上。
  青木的身上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在受到第一次暴力打击的时候,竟然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年轻的漂亮女人用严厉的鞭子创造了一种先锋文学的新概念,她把青木的屁股抽得一片通红。

  后来,黎红感到自己的胳臂有些累了,可她依然兴致勃勃的把修长的大腿抬起来,用乌黑锃亮的坚硬军靴,对青木的身体发出了冷酷无情的袭击。

  黎红把她的靴尖,猛烈的踢在青木的两瓣屁股之间。

  这样的浪漫惩罚,真是让人感到格外痛苦。

  青木在黎红小姐的严厉打击下,流出了屈辱的眼泪。

  夜色温柔,房间里光线幽暗。

  青木的胳臂被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兵扭到背后,她们用冰冷的锁链拴住他的手,高高吊起。

  按照女导演的要求,直到青木的脚尖离开了地面,年轻的女兵终于不再把吊他的锁链往上提高。

  穿军官制服的莉莉戴上一双柠檬色的乳胶手套,那修长的手指光彩照人。
  她努力的掰开了青木的屁股。

  莉莉的温柔小手光彩照人。

  她兴致勃勃的把一根黑色的橡胶皮管从青木的后面塞进去。

  清澈的凉水汹涌澎湃,源源不绝的注入他的身体内部。

  那美妙的感觉,就象是一束纯洁的喷泉。

  雨露滋润,冰绿色的玫瑰在幽暗的世界蓬勃盛开。

  源源不绝,汹涌澎湃。

  一夜狂欢,异端思想的花瓣美丽妖娆,妩媚而又阴森。

  6内景。

  青木的戴着银亮的手铐,他被囚禁在一道黑色铁栅栏后面。

  画外音(莉莉)青木,你要老老实实的交待全部思想。

  雪白的光束照在苍白的脸上,青木的眼睛里充满了迷乱的梦幻色彩。

  幻觉,外景。

  暮色渐浓,天光渐暗。

  一片寂寞的轻烟,漂泊在火红色的丛林深处。

  苍茫的暮色袭了上来。

  夜色凄迷,华灯初上。

  金碧辉煌的贵族梦酒巴,掩藏在先锋文学的孤寂丛林里。

  夜色凄迷,灯红酒绿,它那冷艳妖冶的艺术形象显得格外光彩照人。

  紫罗兰是贵族梦酒吧的卡姐,她生就一副高挑身材。

  浅绿色皮衣穿在漂亮女人身上,一条棕褐色的狐皮裹住脖颈,她的头发高高盘起,两绺青黑的发丝娇俏的悬挂在白皙的颊边。

  漂亮的卡姐长着一双修长的细腿,她的脚上穿着一双深栗色的高跟皮鞋。
  美丽绝伦的高跟鞋,它们在迷幻霓虹的映照下闪耀着金属一般的绚丽光芒。
  紫罗兰在手上端着一只硕大的高脚玻璃杯,那杯子里装着半透明的红色液体,波光荡漾,宛如一团燃烧的火焰。

  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美丽绝伦,精心描绘的眸子里,倾吐着碧绿的幽光。
  两瓣鲜艳的红唇妖艳美丽,轻轻的啜饮着浪漫青春的残酷火焰。

  夜色凄迷,灯红酒绿。

  美丽绝伦的高跟鞋,它们在迷幻霓虹的映照下闪耀着金属一般的绚丽光芒。
  漂亮女人的温柔碧眼更加妩媚阴森。

  紫罗兰那娇美的红唇,也充满了迷人的性感,流露出难以遏止的吞噬欲望。
  内景。

  装饰典雅的宽敞客厅。

  几个衣饰华丽的漂亮女人坐在柠檬色的真皮沙发上。

  贵族妇女的情欲牧场,洋溢着温馨的浪漫情调。

  造型特殊的壁灯象是一位纯洁的天使,那青绿色的光晕幽静柔和,照亮了一幅《土耳其宫女与奴隶》扭曲多姿的体态,丰腴白皙的肉体,给作品带来了浓厚的官能美感。

  青木象狗一样趴在光洁的地板上,他在漂亮女人的严厉喝斥下努力爬行。
  画外音(紫罗兰)这就是臭名昭著的青木呀!努力实践,大胆暴露,他可是我们的奴隶呀!

  紫罗兰走到青木的身边。

  她用脚尖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下。

  紫罗兰:把屁股抬起来!

  年轻的漂亮女人撩起裙裾的下摆,抬起一只美丽绝伦的玉腿,轻盈的跨到青木的身体上。

  紫罗兰:往前爬!

  漂亮卡姐的手掌猛烈的拍打青木的屁股,她鞭策着自己的爱情俘虏不断前进。
  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让青木在宽敞的房间里爬了一圈又一圈,直累得他把双手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画外音:漂亮女人的笑声清澈而又嘹亮。

  画外音(她们)紫罗兰万岁!

  画外音(她们)让他再爬几圈,我们还没有看够哩!

  紫罗兰依然骑在青木的身上,她用一根细长的黑色皮带使劲勒住他的嘴。
  外景。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开着她们那一辆庄重典雅的越野汽车,奔驰在幽静的海滨公路上。

  崭新的橡胶轮胎轧在洁净的水泥路面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宛如一曲轻快迷人的音乐。

  车窗外,有金色的树丛闪耀。

  阳光明媚,远处那美丽的树影扑面袭来。

  枝繁叶茂的枫树上,已经长满了鲜艳的红叶。

  汽车奔驰,「刷」的一下,那美丽的树影很快就被前进的汽车给抛到后面去了。

  在金色丛林的间隙,一片蔚蓝的海水,被秋日的明媚阳光照耀着。

  波澜起伏,岸边的黑色礁石上,激起一片细碎的雪白浪花。

  外景。

  女导演的情欲牧场座落在一片幽静的寒温带森林里。

  那丛林的叶子都是冰绿色的,一幢红顶白墙的欧式别墅沐浴着早晨的阳光,给人造成一种温馨的印象。

  越野汽车在森林别墅的外面停下来。

  青木从小汽车里出来,他走到一道白木栅跟前。

  黎红扮演年轻俏丽的女佣,表情天真烂漫。

  她站在优雅的白色木栅后面,把站在外面的青木认真的审视一番。

  然后,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佣打开有蔷薇花藤装饰的白色木栅。

  修长苗条的黎红小姐把女主人的爱情俘虏领进她们的金色庭院。

  内景。

  天光明媚,女导演的华丽客厅浪漫而又温馨。

  窗明几净,光线充足。

  绿色植物的蓬勃气象给人造成一种凉爽清新的美丽感觉。

  莉莉扮演了一个美艳而又冷酷的女管家。

  她给青木安排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叫他跪着用湿抹布擦洗地板。

  莉莉:从今天开始,这里的所有清扫工作,都要你一个人来完成。

  这是我的规矩。

  美丽的女人穿着漂亮的高跟鞋,她从后面猛烈的踢踹青木的屁股。

  莉莉:快点儿!慢腾腾的,该打!

  坚锐的鞋尖准确有力。

  莉莉:这儿,要擦干净!

  青木屈辱的匍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十分卖力气的擦洗地上的污垢。

  光彩照人的女管家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莉莉:混蛋!我的话你听见了吗?快说!

  可怜的青木只好放下手里的活计。

  他抬起头来,恐惧的望着美丽绝伦的寂寞女人。

  端庄丰腴的浪漫女人又恶毒的踹了他一脚。

  莉莉:好啦,快干活。

  不准偷懒!

  端庄丰腴的女导演坐在一张胭脂色的真皮沙发上。

  她的年纪大约三十几岁,一张白净的鸭蛋脸生得十分好看。

  那沙发的造型非常别致,象是两片张开的花瓣,又象芳香处女的浪漫红唇,充满了极富诱惑力的色情趣味。

  漂亮的女导演穿着一件鲜艳的红色罩衫,裸露的大腿修长美丽。

  如花似玉的温柔小脚上,蹬着一双黑色高跟凉鞋。

  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还在她的美丽趾甲上涂了艳丽的红色胭脂。

  莉莉把青木推进女主人的温馨卧室。

  女导演:快过来,亲爱的宝贝!

  莉莉:跪下!你这个卑贱的奴隶!

  她狠狠的在青木的腿上踢了一脚。

  青木屈辱的跪下来,爬到女导演的身边,捧住了她的温柔小脚。

  7内景。

  窗明几净,屋子里的光线明亮而清晰。

  窗外是一片迷人的秋天景色。

  一位容貌端丽的女医生,优雅的坐在一张黑色皮椅上。

  雅丽医师穿着洁净的白大褂,在女医生的白大褂下面,优雅的长腿上穿着一条带白格子的深灰色毛料西裤。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深栗色的高跟皮鞋。

  明媚的阳光,照亮雅丽医师的发梢,象是镶了一道耀眼的金边儿。

  漆黑的眸子嵌在雪白的脸孔上,有着一种极具诱惑力的神秘色彩。

  年轻漂亮的雅丽医师优雅坐在黑色皮椅上。

  青木穿着洁净的白衬衫,他严肃的坐在雅丽对面的一张小木凳上。

  雅丽:你为什么要逃避现实呢?

  青木:因为我想创造一个崭新的文学世界。

  雅丽:那么,你为什么又要颓废呢?

  这个时候,她的态度开始变得十分严肃。

  青木: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

  雅丽用白皙的双手托住娇嫩的脸庞,把胳臂支在深栗色的桌子上。

  沉默的时光里,女医生的表情也变得温柔了一些。

  雅丽:你先躺到床上,放松自己。

  青木按照雅丽医师的吩咐在床上躺下来。

  他把双手放在腹部,轻轻的闭上眼睛。

  年轻的女医生搬了一张小凳子坐到青木的身边,手上拿了一个钢笔大小的电筒。

  雅丽把手电搁在病人眼前。

  青木虽然闭上眼睛,可他仍然能够感觉到女医生手中的电光。

  电筒的微光忽闪忽灭。

  雅丽:一,二,三。

  青木的身体变得格外疲倦,他开始进入一种特殊的睡眠状态。

  回忆。

  戏剧舞台。

  青木穿着藏蓝色学生制服,跪在光洁的地板上。

  雪白的光束照在他的脸上,年轻人的眼睛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画外音(青木)那个时候,我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独立空间。

  在寂寞的深渊里,我的艺术女神出现在裸露的荒原上。

  画外音(雅丽)她是谁?

  画外音(青木)她是我学生时代的一个女老师。

  画外音:高跟鞋的清脆声音。

  一个端庄优雅的青年女教师闪亮登场。

  雪白的光束照在她的脸上,秀发飘飘,白净的脸庞经过淡妆修饰,显得眉目清朗,娇俏迷人。

  年轻的女教师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衣,下面是鲜艳的红色布裙。

  她在腰间束了一条黑色皮带,美丽绝伦的脚上,蹬着一双乳白色的高跟皮鞋。
  威风凛凛,挺拔端庄。

  青年女教师走到青木背后,她粗暴的揪住他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画外音(青木)她长得很漂亮,而且特别严厉。

  女教师把青木从地上拖起来,粗暴的把他推到墙边。

  然后,她揪住他的头发,让他的脸紧密的贴在冰冷的墙壁上。

  青木的胳臂被扭到背后,他的肩膀被女教师紧紧摁住,整个身体紧密的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一点也动弹不得。

  画外音(青木)我一直渴望着受到她最严厉的惩罚,这是我的一个美丽梦想。
  高大丰满的女教师抬起她的大腿,用光洁的膝盖撞击青木的屁股。

  渐暗。

  全黑。

  外景。

  秋天的林荫道。

  青木穿着洁净的白色衬衫,走在铺满金黄叶片的水泥甬路上。

  阳光明媚,秋色迷人。

  一辆绿色越野汽车从林荫道的尽头奔驰过来,在前面不远处的街角戛然而止。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从小汽车里钻出来。

  她们给青木戴上银亮的手铐,押着他走到汽车旁边,粗暴的把他推进去。
  端庄典雅的越野汽车行驶在铺满金色叶片的柏油马路上。

  外景。

  高大的杨树,一片金黄。

  背景是湛蓝的天空。

  青年艺术家的先锋实验乐园,它就矗立在芳香明媚的青草坡上。

  红顶白墙,秋色迷人。

  两个穿黑色制服的年轻女警押着青木穿过一道曲折的长廊。

  在幽暗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透明的玻璃门。

  她们粗暴的把青木推进去。

  内景。

  芳香处女的华丽客厅里,光线明亮而又清晰。

  地上镶着涂蜡的红木板块。

  柠檬色的真皮沙发,富丽堂煌。

  几盆翠绿的观赏植物表现出旺盛的生命活力,斑驳的反光,把整个房间映衬得青翠欲滴。

  布纹装饰的壁上,有几幅西方裸体艺术的经典作品。

  棕褐色的人体充斥装帧精美的画框里,洋溢出具有超现实风格的色情趣味。
  黎红就坐在莉莉的大腿上。

  看她们那温柔甜蜜的样子,两个女人之间的浪漫感情一定很深了。

  莉莉女士从柠檬色的真皮沙发里站起来。

  黎红羞涩的躲到同性伴侣的身后。

  她的脸上流露出慌乱的表情,温柔的,妩媚的,象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女中学生。

  光彩照人的女演员露出一副笑吟吟的模样,她拉起浪漫情人的温柔小手。
  莉莉:可爱的白雪公主,你说,咱们今天玩什么?

  黎红羞涩的用手指摆弄着洁白的裙裾。

  黎红:我要骑马。

  莉莉在柠檬色的真皮沙发里坐下来,温情脉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青木。
  她的脸上洋溢着艳丽的梦幻色彩。

  画外音(女导演)青木,快跪下!

  青木在女导演的督促下,跪倒在光洁的地板上,他变成了一个被女人观赏的雄性动物。

  黎红的脚上穿着一双暗绿色的高跟皮鞋。

  她撩起洁白的裙裾,轻盈的骑坐在青木的身体上。

  莉莉从后面踢踹他的屁股。

  青木在女演员的猛烈打击下,欢快的在地板上爬行。

  如花似玉的黎红小姐骑在爱情奴隶的身上,她的白皙脸孔明媚灿烂。

  在芳香处女的闺阁里,漂亮女人的笑声欢快而又嘹亮,闪耀着金属一般的冷艳光泽。

  尾声内景。

  戏剧舞台。

  强光灯照射下,光线明亮而又清晰。

  青木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她们给脱下来,他赤裸着上身象狗一样趴在光洁的地板上,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黑色的皮革颈圈。

  莉莉手里拿着一根银亮的铁链,她笑咪咪的牵着可怜的小伙子,让他在地上转圈爬。

  黎红拎着一根粗大的黑色长鞭,狠狠的抽打青木的裸露后背。

  年轻的漂亮女人没有穿袜子,纤丽可爱的脚尖,暴露在凉鞋的前端。

  黎红穿着黑色高跟皮凉鞋,猛烈的踢踹青木的屁股。

  莉莉在一张白色的藤椅上坐下来。

  喜欢浪漫的漂亮女人穿着一件领口带黑边儿的浅黄色套服。

  裙装是黑黄两个色块的完美组合,扇形的裙裾是明丽的浅黄色,白嫩光莹的膝盖,裸露在张开的裙裾外面。

  青木跪倒在那张浪漫的白色藤椅下,他的内心充满了一种庄严圣洁的感情。
  他努力的思想,把自己的脸贴在莉莉的美丽膝盖上。

  美丽绝伦的神女,她的脸上带着一种神秘的微笑。

  莉莉:给漂亮女人做奴隶,你快乐吗?

  青木:我快乐。

  莉莉笑着摇摇头,她轻轻的叹息一声。

  然后,她伸出一只白皙的丰腴小手,温存的抚摸着年轻人的头发。

  画外音(女导演)好——停!OK!通过了。

  渐暗。

  全黑。

  渐明。

  生命的旋律奏响。

  很轻微的,一缕忧伤,一抹哀怨,如丝一般沁人心脾。

  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从黑色的背景中逐渐的呈现出来。

  美丽的花瓣,深红色。

  形状优雅,质的温柔。

  仿佛带着早晨的露水,鲜艳的玫瑰花,在青枝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
  光线柔和而又清晰,那背景是一片洁净的花岗石。

  苍白冷峻,脉络分明,透出一种坚硬的质感。

  周围依然是浓郁的黑暗。

  洁净的花岗石上,一束纯洁的玫瑰鲜艳美丽,青翠欲滴。

  盛开的玫瑰花,恬静的躺在冰冷的花岗石上,形成一种寂寞的风格。

  渐暗,全黑。

  音乐停止了。

  生命的色泽消逝。

  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所有的一切,重新恢复了原始的平淡。

  最后,又是一片空洞的沉寂。

  一辆黑色的蒸汽机车在幽深的山谷中行驶。

  秋天的景色秀丽迷人。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霜重色愈浓。

  火车前进,雪白的水蒸汽在恬静的秋色中弥漫扩散。

  室内的光线由柔和转向黯淡,寂寞的空气里,有许多个思想的精灵在浮游飘荡。

  在青年艺术家的精神世界里,一些虚构的文学形象生出浪漫的翅膀,她们浮出海面,在澄澈的天底下自由飞翔。

  幻觉。

  在一座富丽堂煌的宽敞客厅里,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穿着漂亮的布裙,站在光可照人的红木地板上。

  窗外阳光灿烂,屋内的光线明亮清晰。

  小姑娘托起孤寂的小提琴,如泣如诉,形成一个完美的造型。

  天光渐暗。

  暮色苍茫。

  拉提琴的小姑娘天真烂漫。

  她穿着洁净的衣裙,身材颀长。

  脸上的表情是纯真的,象天使一般清澈透明。

  背景是超现实的,人物也是虚构的。

  华丽的厅堂深处,漂泊着忧伤的浪漫情调。

  幻觉。

  芳香处女的华丽客厅。

  一架深栗色的三角钢琴,摆在屋内,精美的曲谱掀开着,洁白的册页上书写着浪漫的音符。

  一幅巨大的风景油画,几乎布满了北方的整个墙壁:雄伟冷峻的洁白雪峰耸立在单纯的蓝色背景下,透出一股清新的凉爽气息。

  黎红扮演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她蜷腿坐在光洁的地板上,正在吹奏一支优雅的长笛。

  美丽的姑娘脸庞微侧,红润的嘴唇轻轻张开,呈一个圆润的O形,对准金属笛管的孔道,弄出许多优美的华丽清音。

  一袭淡黄色的衣裙,在室内的柔和光照下显得格外妩媚。

  青春亮丽的姑娘优雅的抬起双臂,宽松的衣袖自由坠落,露出一双白皙娇嫩的温柔小手。

  纤丽的指尖在笛管的孔道上轻盈起落,用挤摁的动作控制着音阶的程序。
  美丽的姑娘没有穿袜子。

  一双修长的小腿从裙裾下面伸出来,温柔的赤脚自由的裸露着。

  雪白粉红的趾缝间,散发出青春少女的迷人气息。

  莉莉换上一身雪白的裙装,恢复了一个成熟女性的妩媚风韵。

  洗净铅华,单纯质朴,这是女演员在青木的幻觉里创造的崭新形象。

  她没有穿袜子,几条草编的丝绊勒住圆润的足踝,把美丽的赤脚衬托得更加好看。

  漂亮女人那雪白的脚背,在弥漫了青草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