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3195(全)

  青蛇精带着众姐妹来到葫芦山下,冲着葫芦山气氛的大喊:给我一个个挖下来。

  姐妹们兴师动众,费了好半天功夫,葫芦山也丝毫未动,青蛇见此场景,拿出百宝锦囊,姐妹们撤看我的,说着变出一把大据向葫芦山飞去,不一会就掉下了一块红色巨石,大娃神气的跳了出来叫到:何方妖孽,敢动我葫芦山。

  青蛇道:是妈妈我来叫你的,臭小子脾气还不小,看妈妈怎么收拾你。
  大娃听后火冒三仗攥起拳头奔青蛇而来,青蛇道:妹妹们撤看我来收拾他。
  说完随之变出长剑前去应战。

  二人周旋半天,谁都不占上风。

  此时大娃打翻了一个小妹,强大的冲击力把小妹的衣服都碎了,赤裸裸的躺在了大娃面前,大娃虽是老大但年纪还小,看见这场景也不禁脸红,青蛇看见了,灵机一动,变出了一个小圈圈向大娃扔了过去,大娃一机灵,踢向圆圈,可圆圈凹了下去又回复原样把大娃的小脚弹了回去,反复几次都是如此,大娃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大娃脚下变成了无数的黑洞,大娃面前还出现了一张粘糊糊的大嘴,大娃被追着跑,青蛇奸笑不止,说道:这是我姐姐给我的银兽,你这毛娃娃休想逃脱,说着从黑洞里变出四只触手分别套住了大娃手腕脚腕,大嘴也咬到了大娃的小脚上,青蛇此时出现蛇尾缠住了大娃。

  青蛇用蛇尾缠住了大娃,说:哼,你这毛娃娃怎么不张牙舞爪的了,刚才的本事那。

  大娃还不服气依然挣扎着,但却毫无作用,就像可怜的小正太一样被那几只触手缠的死死的。

  大娃嘴里还嘟囔着:臭妖精,臭妖精。

  青蛇听后发出淫笑声,此时青蛇打了一个响指,要在大娃脚上的大嘴里开始蠕动,大娃那稚嫩的小脚被舔来舔去,大娃忍不住钻心的巨痒又开始了挣扎,青蛇附身趴在大娃身上,双手也不停的在大娃腰间乱摸,鼻子也贴到了大娃的鼻子上,粉红的璎唇亲了一下大娃那娇小的小嘴。

  大娃那天真无邪的脸顿时桃色了许多,心跳加快,呼吸也变的急促了,理我远点,大娃无力的叫着。

  可青蛇丝毫不理会,用非常**的声音说到:你这小子,现在这张脸蛋真招人喜欢,你要是叫我声妈妈,我就不计前嫌,不和你计较了。

  大娃听到这般侮辱,大喊大叫,还冲着青蛇呸了一口。

  青蛇恼羞成怒,哼,毛小子还嘴硬,看我今天让你彻底软下来。

  但青蛇又舍不得这为极品小处男的身体,青蛇眼睛一转,貌似想出了什么鬼点子,只见青蛇坐了起来但依然缠着大娃的大腿,青蛇满脸萌意,自言自语的说:人家的胸部刚才感觉到了你的心跳,你是不是想和我……

  说着双手就伸进了挡在大娃小弟弟前的树叶里,手在那包皮和**之间上下的摆动,本就本就忍着巨痒的大娃又被一双玉手抓住了弟弟,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啊~你放开我,青蛇完全不理会,继续着她的动作。

  此时小妹们跟青蛇说:姐姐,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后面还有六个那,青蛇听后撒开了手,大娃送了口气,青蛇说到:待我抓住了你的兄弟以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折磨你们,说完青蛇张开璎唇,漏出了两颗锋利的毒牙,咬在了大娃的脖子上,大娃还在大喊大叫,到不知不觉四肢已经不听使唤,头脑也不清晰了,那天真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呆滞,淫兽放开了大娃,青蛇把神魂颠倒的大娃抱在怀里,说道:乖儿子,妈妈的迷毒用着舒服吧,你就好好享受吧,说完就把大娃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上,大娃也开始呆呆的吃起了蛇奶。

  葫芦山上又掉下一块巨石,二娃随之蹦了出来,活蹦乱跳的二娃一蹦躲了起来,青蛇讲:妹妹们都把外套脱掉,这二娃千里眼顺风耳,妹妹们可要好好秀秀身材,带姐姐抓住他让他做你们今夜的消遣,说完便把大娃扔到了小妹们的手中,妹妹们你们先将就一下,马上留给你们抓个正经的。

  二娃看着暴露的妹纸们一口口的亲吻着自己的大哥,但是自己的思维却变得忙乱,越不想看,就越看,正矛盾的时候,青蛇出现在二娃面前,二娃吓了一跳一个跟头拉开了和青蛇的距离,青蛇挺着傲人的双峰,摆出娇媚的姿势说:你这娃子就回乱看偷听,没点真本事,我才不和你斗那,二娃听了,很是生气的说你这妖精真狂妄看我怎么收拾你,青蛇娇笑了一声,听的二娃直发麻。

  青蛇说:呦……嘴还挺硬,看招,说完青蛇拿起剑向二娃连刺数下,下面的妹纸看见了急忙说,姐姐给我们留个完整的啊,青蛇听后又摆出一副媚娘的样子说,乖孩子你只要认输,我就做你妈妈,好么。

  二娃简直气炸了头,就在此时青蛇脱了衣装,一副骚首弄姿的模样,来呀,过来啊,这一声声听的二娃是不知所措,下面的弟弟也不知不觉硬了起来,眼睛也直直的看着青蛇,青蛇自己移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竟也全然不知,青蛇笑了笑,哈哈,二娃子到这里为止吧,此时的二娃已被这等妖娆占据了头脑,青蛇附到二娃耳边将舌头伸了进去,青蛇抱住了二娃,又吻了二娃的双眼,二娃的眼上留下了两个粉红的唇印。

  这是二娃才反应过来,青蛇推到了二娃,二娃的眼睛火辣辣的疼,耳朵里也只剩下了嗡嗡声,青蛇冲着二娃笑笑,小毛娃娃,被妈妈抱一下,感觉好多了吧,说完变出绳索绑住二娃,妹妹们抬走,妹纸们抬走了二娃,谢谢姐姐,姐姐穿上衣服说,妹妹们好好享用吧。

  三娃破石而出,青蛇说道,妹妹小心这三娃可不好惹,妹纸们急忙抱着大娃二娃退下了。

  青蛇拿起剑变向三娃砍去,三娃根本不躲,三娃自大的说,妖精,你的兵器对我来说就是废铁,青蛇变出法宝一只长手冲着三娃的弟弟就抓了过去,每曾想经被三娃用小弟弟把法宝顶碎了,三娃大笑,哈哈,你你这妖精的法宝都伤不了我的小弟弟,我可看不惯你的模样,看我把你的大胸打平。

  青蛇捂着那傲人的双峰说,你想摸,我一会让你摸个够,青蛇一个飞吻,三娃吓了一跳,一蹦躲进了石缝里,青蛇笑到,我的飞吻也抓不住你害怕什么,说完青蛇一抬手把石缝封了起来,石缝里两个妹纸,想要暗算三娃,却被三娃打到在地,三娃说到,这点伎俩也想伤我,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妹纸的胸上,幼稚的三娃那碰过女人胸啊,何况又是屁股坐上了,一阵酥麻走遍三娃全身,腿一软做到地上,三娃看情况不对,一下子蹭了出来,这些情况,青蛇可是全看在眼里。
  青蛇想:哼你的软当让我看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青蛇又摆出了那副迷人的媚娘样,捂着嘴冲三娃淫笑,说到,三娃子,你的小屁屁要是让我爆菊花,你能挺住30秒我就放了你哥哥,三娃幼稚的说,来吧我还怕你了(其实三娃根本不懂什么是爆菊花),三娃见青蛇冲着自己来了,立即转过身说,你要干什么,青蛇笑笑,呦,你小子是不是怕了。

  说完一团粉雾罩住了青蛇,雾气散尽之间青蛇的尾巴,变成了一双迷人的美腿,三娃见情势不妙转身就跑,青蛇哼你想跑,我让你跑不了,青蛇变出一条粉色丁字裤,和一双高跟鞋冲三娃飞去,三娃不知躲那个好,结果都套住了三娃的,青蛇一个响指,鞋和丁字裤都开始变小,三娃疼的指打滚,青蛇过去用那美丽的玉足踩住了三娃。

  青蛇美丽的玉足无情的踩到了三娃的脸上,脚趾还不停翻动着三娃的嘴唇,铁娃子,你要是叫我声妈,我就放了你,三娃宁死不屈,张嘴想咬青蛇,可是那小丁字裤勒的三娃是力不从心,青蛇见三娃张嘴顺势将玉足伸进了三娃嘴里,青蛇说,呦,小宝贝想舔舔妈妈的玉足,妈妈我满足你,三娃的舌头拼命的想要翻动,却被青蛇的脚趾按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青蛇拿出脚趾,把脚趾上的粘液在三娃肚脐上轻柔的蹭着,三娃仿佛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动,酥麻的感觉走遍了全身,三娃开始发出了呻吟的声音,铁娃子,妈妈的脚趾是不是感觉很好啊?哈哈哈哈,青蛇用那**的语气羞辱的大娃,此时小鞋又收紧了一点,三娃疼的撅起了小屁屁,青蛇娇手抚摸着三娃的小屁屁,摸着摸着又把那丁字裤扔了去,这温柔的抚摸给三娃带来了强烈的欲望,可是又动弹不得,只能苦苦的呻吟着,青蛇一脸淫意,冲着三娃说,你放心我才不会打你的屁屁,我可舍不得,说完就在三娃的小屁屁上留下了一个粉红的唇印,青蛇青蛇站了起来狠狠把踩住了三娃的屁股,那完美的玉足在三娃的屁沟之间走动,三娃被强烈的灼热感征服了,无力的趴在地上,任凭青蛇羞辱,此时青蛇又说,你要是叫我声妈妈,我就饶了你。

  说完变出一双恨天高穿在的脚上,三娃哽咽的说,我绝不。

  好,铁娃子,让你硬看我让你变成一摊稀泥,说完将那恨天高的鞋跟插入了三娃的小菊内,青蛇娇笑连连,玉足也不停的抖动,三娃的呻吟声震耳欲聋,慢慢的三娃的声音越来越小,小脸也变的秀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青蛇蹂躏,青蛇拔出鞋跟,用绳子绑住了三娃,妹妹们,抬下去给我狠狠的爆,此时的三娃早已不省人事。

  水娃从葫芦山上跳了下来,青蛇:今天我就将你们统统抓起来,水娃:妖精快放了我哥哥,青蛇一脸娇媚,小娃子,你那三个哥哥,正享着艳福那,那舍得离开我啊,要不这样,让妈妈亲你一口,我就带你去见哥哥,水娃听完气的直跺脚,妖精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说完便吐出水来,奔驰的水流冲的青蛇是四处逃窜,水娃见了,哈哈大笑,水娃:妖精,有什么法宝都用上啊,我都给你冲走,说完又用自己小弟弟到处喷水。

  青蛇:哼,好小子,我一会一定让你好看,水娃骄傲的拍拍自己的肚子,妖精我肚子里的水多着那,今天定要把你淹死,说完又继续狂吐着水流,青蛇一跳,跳到了水娃吐出的水注上,青蛇,娃子你哥哥刚才把你妈妈的脚放在了嘴里,还舔个不停,弄脏了妈妈的玉足,你呀正好帮妈妈洗洗,你呀真孝顺,水娃听了更是生气,加大了水流,青蛇:呦,娃子妈妈可用不了这么多水,要不妈妈把你哥哥穿的丁字裤也那来洗洗,说完便是一阵淫笑。

  水娃见青蛇戏弄着自己便停下了攻击,跳到一边的小河旁开始吸水,青蛇早就料到这娃子肯定会补水,青蛇变出一个小瓶子,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了水里,河水立即变成了粉色的琼浆,青蛇把玉足深入了江中,水娃停止了吸水,可是已经晚了。

  青蛇挑起那美丽的玉足,冲着水娃姣笑,娃子,妈妈的洗脚水是不是好喝啊?水娃摆出架势又要吐水,突然水娃开始头晕,小脸蛋也变得通红,身体开始发热,感觉天旋地转的水娃噗嗤躺在了地上,水娃想要起来进攻,可身体却开始变的不听话了,青蛇:娃子,妈妈给你加的料感觉是不是不错啊,青蛇劈开双腿,坐在了水娃的肚子上,用那双纤手温柔的抚摸着水娃上半身的每一个部位,水娃挺起上身,想要吐水,青蛇此时变出了一双黑丝堵住了水娃的嘴,青蛇:小娃子,妈妈今天就帮你放放水,说着青蛇把手放在了水娃早已勃起的小棒棒上,身体也向后移了一点最在了水娃的大腿上,青蛇的拇指在水娃的棒棒上乱动,一股电流瞬间涌入了水娃身体的每一处。

  棒棒上也流出了液体,嘴里含着丝袜发出稚嫩的支吾声,口水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青蛇:娃子这就跑马了,也难怪,谁让你水多,小宝贝,妈妈这可就要正式开始了。

  说完,青蛇露出了粉嫩小洞,套住了水娃的小棒棒,青蛇的身体也开始上下颤动着,欲火焚身的水娃剧烈的晃动,却也拜托不了那青蛇的小洞,不一会水娃便躺出了粘液,水娃那年幼的小棒棒哪能满足修炼千年的青蛇,此时的水娃以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发出了渴求的嘤宁声青蛇听见这声音更是兴奋,开始加快了频率,同时拉起了水娃的上身,取出了水娃口中的黑丝,露出自己那桃红色的峰尖,将水娃的头按了上去,小娃娃,让你感觉一下妈妈的温暖啊!说完便是一阵姣笑,神志不清的水娃伸出了舌头乖乖的吮吸着,小手也在青蛇的另一坐盛峰上摆动,这样的动作经过了一段时间后,水娃以射了无数次,棒棒也谢了下来,松开了嘴放下了手,向摊烂泥似的窝在了地上,青蛇脸上呈现出了满足感,青蛇简单的遮住了三点站了起来,青蛇:乖儿子,知道跟妈妈不乖的后果了吧,不过妈妈今天很舒服,等我抓住了最后三个回去一定好好安慰你,说完又将黑丝塞进了水娃口中,青蛇招了下手,妹妹蜂拥而上,把水娃棒棒上了液体舔的一干二净,蜘蛛妹吐出珠丝包住了水娃,水娃一动不动任凭模糊思想在怎么斗争,也只能乖乖的被妹纸们抬了下去。

  青蛇:待我抓住了最后几个,定要让您们精尽人亡,乖乖的叫我妈妈。
  火娃 隐身娃和最小的老七同时蹦了出来,青蛇:呦,一起来了,看我把你们一网打尽,火娃:妖精,放了我哥哥,我就给你一条生路,否则我就放火烧死你。

  青蛇:哼,你们这帮毛孩子口气都不小,你看那几个哥哥最后还不是屈服于妈妈么,这样吧,你们仨要是能互撸一下,让妈妈看高兴了,兴许还能带你们去见哥哥,哈哈哈哈。

  火娃听了怒火中烧,顿时吐出熊熊火焰,青蛇一个侧身躲了过去,青蛇:我的小乖乖,妈妈穿的这么少,你还要纵火烧掉,你自己过来脱不就好了么,青蛇用娇滴滴的声音挑逗着火娃,妹妹们看姐姐落了单也都分分出来迎战,火娃一个霹雳:你这不要脸的妖精,看我把你们劈成碎片,说完又是吐火又是霹雳,打的妹纸们是四处乱窜,青蛇拿出锦囊,老七眼疾手快见青蛇拿出法宝,立即拿出葫芦,妹纸们都被吸了进去青蛇也中了招,但是中途一个分身,躲了出去,老七只吸了青蛇那美丽身躯的幻影却不知道,冲着自己的哥哥骄傲的说,妖精都被我吸进来了,半小时后定化为浓血。

  此时,老七的背后有动静,七弟小心,一缕轻沙飘了过来绕过老七的两个大臂、小臂。

  随后在手腕打了个结,又分别将小腿窝了回来盘着大腿缠了几圈,捆绑完毕,青蛇过来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小葫芦,把妹纸们放了出来,随后又扒开七娃的双腿,用那纤手在哪棒棒两边的嫩肉上轻柔的撩动,青蛇:看你的哥哥都不管你了,还是妈妈疼你,你用葫芦吸妈妈,妈妈就不计较了,但是你要给我这妹纸们一个说法。

  青蛇一只手继续着动作,另一只又在七娃那柔软的小胸脯上捏来捏去,这不痛不痒的感觉钻进了七娃的骨子里,想要合上腿,却又用不上力,小棒棒也不知觉的顶了起来,妹纸纷纷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俯卧在七娃前面,七娃:你们要做什么,青蛇扒光了七娃所有的穿戴,青蛇:妹妹们刚才都被你弄生气了,现在他们要惩罚你了,说完一个**的妹纸把双峰套在了七娃的棒棒上面,七娃瞬间有了感觉,开始拼命的挣扎,妹纸又用嘴套住了棒棒的剩余部位,双峰开始抖动,小舌头也开始不停的乱转,剩下的妹纸一拥而上亲吻着七娃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脚掌,肚脐等等这些敏感的部位,都被滑嫩的小舌头轻轻的舔着,青蛇用两只手指深入了七娃的嘴里按住他的舌头,青蛇:这感觉怎么样,比在葫芦里舒服多了吧?

  此时,老七的背后有动静,七弟小心,一缕轻沙飘了过来绕过老七的两个大臂小臂随后在手腕打了个结,又分别将小腿窝了回来盘着大腿缠了几圈,捆绑完毕,青蛇过来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小葫芦,把妹纸们放了出来,随后又扒开七娃的双腿,用那纤手在哪棒棒两边的嫩肉上轻柔的撩动,青蛇:看你的哥哥都不管你了,还是妈妈疼你,你用葫芦吸妈妈,妈妈就不计较了,但是你要给我这妹纸们一个说法。

  青蛇一只手继续着动作,另一只又在七娃那柔软的小胸脯上捏来捏去,这不痛不痒的感觉钻进了七娃的骨子里,想要合上腿,却又用不上力,小棒棒也不知觉的顶了起来,妹纸纷纷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俯卧在七娃前面,七娃:你们要做什么,青蛇扒光了七娃所有的穿戴,青蛇:妹妹们刚才都被你弄生气了,现在他们要惩罚你了,说完一个**的妹纸把双峰套在了七娃的棒棒上面,七娃瞬间有了感觉,开始拼命的挣扎,妹纸又用嘴套住了棒棒的剩余部位,双峰开始抖动,小舌头也开始不停的乱转,剩下的妹纸一拥而上亲吻着七娃身上的每一个角落,脚掌,肚脐等等这些敏感的部位,都被滑嫩的小舌头轻轻的舔着,青蛇用两只手指深入了七娃的嘴里按住他的舌头,青蛇:这感觉怎么样,比在葫芦里舒服多了吧,说完用那樱桃小口在七娃的脸蛋上一通乱吻。

  七娃被这一身酥麻的感觉彻底征服了,嘴里含着青蛇玉手发出支支吾吾的呻吟声,表情羞答答的就出了泪水。

  说完用那樱桃小口在七娃的脸蛋上一通乱吻。

  七娃被这一身酥麻的感觉彻底征服了,嘴里含着青蛇玉手发出支支吾吾的呻吟声,表情羞答答的就出了泪水,被妹纸含在嘴里的棒棒也射出了粘液,之间那妹纸在七娃棒棒的小肉头上狠狠裹了一口,这股强烈的感觉让七娃一下子就昏死过去了,青蛇做出手势,妹妹们纷纷不舍的退下,含着七娃棒棒的妹纸就是不肯松口,青蛇将七娃的棒棒从妹纸口中和胸上拔了出来,那妹纸含羞的也退了下去,青蛇抱着还被捆绑的七娃,青蛇:娃子,你的小宝贝葫芦妈妈就拿走了。

  火娃和隐身娃跳了出来,看见自己的弟弟被青蛇这番羞辱,大吼大叫。
  青蛇:呦,你这当哥哥的都保护不了自己的弟弟,这样吧,你叫我声妈妈,以后我护着你,疼着你。

  说完将七娃收进了百宝锦囊之中。

  青蛇:你们这帮混小子,要是都能向你的弟弟这样听话,妈妈变就不会让你们吃那么多苦头,说完将锦囊放入了双峰之间的小沟沟里,火娃气的是咬牙切齿,又是吐火又是霹雳,可是这些都被青蛇一次次华丽的动作过去,青蛇此时转身逃走了,火娃:妖精哪里跑,说完便追了上去,隐身娃怕哥哥吃亏也要跟去,可此时出现了好多的妹纸,挡住了去路,妹纸们,小弟弟,你的对手是我们,可惜你那哥哥傻头傻脑,定会让我青蛇姐姐弄得精尽人亡,隐身娃虽能隐身,但妹纸人多势众,每次现身都会被妹纸包围。

  青蛇听下了脚步变出漫天丝纱,火娃也追了上来,青蛇:呵呵,来呀娃子,青蛇一脸淫笑,火娃一个霹雳过去却只劈中了丝纱,青蛇走出现在了火娃后方冲着火娃吹了口气,火娃一个转身,却又不见青蛇,只听见青蛇的小声,青蛇又出现在火娃上方,用那美丽的脚趾点了下火娃的脑门,青蛇:娃子我在这,火娃吐起火来烧掉了丝纱,却又没见青蛇,青蛇:娃子我在这,说完便走到了山洞里,火娃见了又追了上去,洞里一片黑暗,空旷的山洞里只能听见青蛇那淫笑的回音,突然山洞里变得一异常明亮,到处都是大冰块,此时出现了一张冰床,床上躺的正是自己的哥哥,火娃刚要冲过去,空中掉下了一块冰屏障挡住了火娃此时只见青蛇出现在了对面,对着躺在床上的娃子一顿乱吻,火娃见了立即吐出大火想要烧化屏障,可烧了半天屏障,青蛇早已将自己的哥哥又收进了胸口的锦囊里,火娃过去时青蛇早就消失了,此时又出现了许多冰块把火娃团团围住,冰块里处处都是青蛇身着暴露调戏自己哥哥的照片,火娃又吐出烈火,可是吐了好半天一块都没有烧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蛇将自己的哥哥一一收进胸口的锦囊里,青蛇:火娃你火气这么旺,这里到处都是大冰块,妈妈帮你消消火,降降温!说完便消失在了山洞里。

  火娃在冰洞里被溜的团团转,此时的青蛇早就出来了,青蛇看隐身娃正与妹纸们缠斗着,妹纸们:姐姐,这娃子总是隐身我们没抓住她啊,青蛇:你们都下去,看我收拾她。

  此时的青蛇换上一套低胸的鱼尾裙装扮,显得甚是妖艳,青蛇:隐身娃,你的兄弟现在都被我抓住了,就剩你一个了,你要是能乖乖的向妈妈认错,妈妈就饶了你。

  水娃:你撒谎,你说哥哥们都被你关在哪了,青蛇:娃子,你哥哥们正在妈妈的胸口里舒服的睡着那,怎么你过来妈妈让你看看,哈哈。

  隐身突然隐身向青蛇扔了好几块石头,这不痛不痒的攻击青蛇多都懒得躲,青蛇:你这娃子,跟妈妈藏猫猫,还弄脏了妈妈的衣服,看我一会找到你,好好的惩罚你,青蛇说完变出一朵乌云,下起雨来,雨点掉在地上变成绿色的粘液,浇的隐身娃全身也是粘糊糊的,隐身娃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娃子想要站起来,因为到处都是粘糊糊滑溜溜的又摔倒在了地上,青蛇:娃子你隐身啊,看妈妈怎么找到了说完变回蛇身冲着娃子走了过去,隐身娃见青蛇冲着自己过来了,看着在地上爬着走,身上所有的树叶都被黏在了地上,到走到哪里地上都会留下痕迹,自己却全然不知,青蛇又变回人形,在地上变出了一只手抓住了隐身娃的脚腕,青蛇:娃子被妈妈找到了吧隐身娃正想要摆脱,却不知已经现身,光溜溜的躺在青蛇的面前,青蛇用那美丽玉足一下子踩住了隐身娃的棒棒,稚嫩的小脚心窝在了娃子的蛋蛋上,脚趾在小棒棒上乱踩,这微妙的感觉让隐身娃不知如何是好,又想摆脱,可自己又很舒服:青蛇:呦,娃子,妈妈真不注意,妈妈的脚黏在了你的棒棒上怎么办啊?青蛇用那娇媚声音笑着。

  隐身娃:啊~你放开,啊~你拿开,青蛇见隐身娃开始挣扎,变出丝纱缠住隐身娃的脖子,拽起了娃子的上身,两腿一跨,将娃子套在了自己的群下,翘臀坐在了娃子脸上,青蛇娃子帮妈妈舔舔,说完便是一阵淫笑,隐身娃支吾了一阵,青蛇又将娃子从自己的胸前穿了出来,自己和娃子同时坐在了地上,将娃子放在了自己美腿之间,双腿一跨绕到娃子身前,两只美丽的玉足在娃子的棒棒上继续着刚才的动作,雪嫩的双峰紧紧的贴在了娃子后背上,隐身娃的感觉变的更是强烈,青蛇用手拧过娃子的小脸,将自己冷艳的脸蛋贴的过去,青蛇:宝贝,这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啊,不过你刚才不乖,妈妈要惩罚你一下,说完一口咬住了隐身娃的嘴唇,用脚掌托起了隐身娃的蛋蛋另一只玉足在娃子的棒棒和弟弟之间用力的乱按,隐身娃疼的刚要大叫,因为被青蛇咬住了嘴唇,只能一声声哼叹着。
  可是全身确实酥麻,不一会隐身娃射了出来,眼中也流出了泪珠,青蛇:你怎么和那七娃子一样哭哭啼啼的,没出息,隐身娃此时已是无力,只能任凭宰割,青蛇狠狠的踩了了一下娃子的蛋蛋,疼的隐身娃大叫一声,青蛇:那火娃子还在到处找妈妈我那,我先过去,一会就让你们兄弟团聚,说完将隐身娃也收进了胸口的锦囊!

  青蛇回到冰洞里,看见火娃还在到处放火烧冰,青蛇:喂,火娃子,你那会隐身的弟弟也被我抓住了,她和小七娃一样没出息,哭哭啼啼的。

  说完青蛇躺在冰床上,一个侧身,摆出那勾魂的姿势,青蛇:火娃子,妈妈累了,过来一起陪妈妈睡一觉。

  说完捂着小嘴又是一阵淫笑,还冲着火娃来了个飞吻。

  火娃气的是咬牙切齿冲着青蛇吐起火来,青蛇变出了一张薄冰挡住了火焰,火娃怎么烧就是烧不化,青蛇从胸口的锦囊里放出了小七娃,火娃停止攻击,看着薄冰那边青蛇正虐着自己的弟弟,一个霹雳震碎了冰块,就在这一瞬间青蛇抱着七娃消失了,青蛇坐在了上面的冰块上,青蛇:你这娃子真是调皮,妈妈想睡会,你一个劲的捣乱,你不就是向烧化这冰块么?妈妈帮你,说完青蛇又将七娃收进了胸口,突然冰洞里的大冰块全部开始融化,瞬时洞内变成一片汪洋,打水漠过了火娃的胸口,青蛇此时变出两颗药丸,青蛇吃下一颗,青蛇:娃子,这药吃完就能在水里呼吸了,叫我一声妈妈,我就给你吃,火娃又吐出火来,青蛇一下窜进了水里,大水漠过了火娃的嘴熄灭了火焰,大水这下彻底淹没了火娃,火娃在水里无法呼吸,拼命的挣扎着,青蛇游了过去,火娃在水里不能吐火,眼睁睁看着青蛇过来抱住了自己。

  青蛇看着可怜的火娃正在自己的怀里挣扎着,脸上现出了欣慰,慢慢的火娃的动作变的抽搐,频率也越来越小,此时青蛇把火娃往上串了一点,把自己雪嫩的双峰贴在了火娃的肚皮上,那樱桃般的小口也与火娃的小嘴对接在了一起,柔软的舌头也伸进了火娃的嘴里不停的搅动,火娃也在青蛇的嘴里重新得到了呼吸,火娃因为求生的本能,没有丝毫的动作,任凭青蛇对自己胡作非为。

  突然青蛇吐出毒液,一口口的送进火娃嘴里,火娃不肯下咽,但毒液积少成多,大量毒液就要撑破火娃的小脸蛋,咕咚一下火娃全咽了下去,过了一会大水冲出了山洞,青蛇于火娃也被冲了出来,青蛇一松手火娃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青蛇稳稳的站在了地上,火娃捂着肚子一口口的吐出肚中的积水,青蛇:呦,火娃子怎么还学起了那水娃吐水那?火娃:妖精你少得意,到了地上,看我不烧死你,火娃摆出吐火的姿势一撅嘴,却什么也没吐出来,火娃变的惊慌失措,青蛇:臭娃子,死到临头还嘴硬,看妈妈今天怎么收拾你,青蛇猛烈的踢去,此时药性早已发作,火娃缓慢的动作根本来不及躲闪,被青蛇踢中正当间,火娃疼的躺在地上蜷缩身体捂着棒棒满地打滚,青蛇拿出放在胸口的锦囊,之间锦囊一闪,这周围的地面都变成了松软的棉花。

  青蛇走了过去,翘臀坐在了火娃的小肚子上,青蛇:娃子,妈妈踢疼你了吧,来,妈妈帮你揉揉,说完看见火娃下面两腿夹的紧紧的,青蛇:哼,娃子还不听话,青蛇用力扒开火娃双腿,伸出纤手,用力握住了火娃的两个小蛋蛋,火娃忍着剧烈的疼痛苦苦的哀嚎,此时青蛇换了个姿势,美腿劈开跪在地上,翘臀冲着火娃的小脸蛋,青蛇:小宝贝,妈妈开始了,说完附下上身,用那柔嫩的小舌尖,轻轻的舔着火娃棒棒上的小开口,酥麻带电的感觉走遍了火娃全身,随着这微妙的感觉,火娃的毒性也越发恶化,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幅娇淫艳色的画面,青蛇:火娃子,那蓝娃子小棒棒能喷水,你的棒棒能喷火么,说完脱下自己所有的衣物,娇媚雪嫩的肌肤裸露在火娃面前,青蛇又把自己娇嫩的小洞洞冲着火娃的脸。
  中了青蛇的迷毒,这娇艳的诱惑又摆在眼前,火娃的毒性彻底发作,自己那纯洁的防线彻底彻底崩溃,张嘴吸住了青蛇的小洞,又把舌头伸进小洞里开始滑动,流出的液体火娃一滴不剩吧唧吧唧全咽了下去,青蛇此时也有了感觉,青蛇:这才是乖孩子那,宝贝,看妈妈的,青蛇把火娃的棒棒放入了口中。

  舌头也开始不停翻动,这感觉让火娃发出了支吾声,但扔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火娃的棒棒在青蛇的嘴里射了好几次,开始变的萎靡不振,棒棒也泄了下来,送开口躺在地上,嘴里流出的全是粘液,青蛇的表情不是很满足,见火娃已经泄了又换了个姿势,劈开美腿把火娃放在了两腿之间,双手抓住火娃的小脚搭在自己的香肩上,小腿弯曲将美丽的玉足伸进火娃的嘴里,青蛇露出锋利的毒牙在火娃的棒棒轻轻咬了一下,火娃顿时又精神了起来,开始吮吸着青蛇玉足上的脚趾,棒棒也又硬了起来,青蛇用璎唇在火娃棒棒的小肉肉上裹着,不时又用舌尖挑动那棒棒上的开口,不时又伸出舌头在火娃的蛋蛋上狂舔,不知火娃又射了多少次,又泄了下来,此时的火娃姿势筋疲力尽,昏了过去,青蛇用脚趾勾住了火娃的嘴一用力把火娃勾进了自己的怀里。

  青蛇抱着已经昏厥的火娃,青蛇:妹妹们出来七个葫芦娃全都被我抓到了,妹妹们:姐姐,你打算怎么处置这帮小子,青蛇:哼,这帮小子害死了我姐姐,等等回去,让这帮毛小子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青蛇回到山洞妹妹们冲着姐姐发出渴求的眼光想要得到葫芦娃,青蛇完全不理会青蛇:姐姐要洗澡,一天下来全身是汗恶心死了,你们去准备一下。

  青蛇走进浴池,脱下衣装,走进了浴池,青蛇躺在了温泉里,青蛇:妹妹们下去吧,妹妹们走出了浴池,青蛇在温泉里泡了一会儿,完美的身材略现出了粉红色,青蛇从胸口拿出锦囊放出了七娃,青蛇再睡中抱着七娃,不时还摸摸七娃的小脸蛋,七娃有了感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睁眼看见青蛇全身裸露着这抱着自己,心中不满的很挣扎了起来,青蛇:小宝贝,妈妈一个人在这里无聊的很,妈妈看你最乖,陪陪妈妈好么。

  没了葫芦的七娃无力的就像个几岁的孩子,只能无力的挣扎,青蛇拖起七娃的下腋把七娃拖了起来,用妖媚的眼睛看着七娃,七娃看青蛇看着自己也用眼睛看了一眼青蛇,这一看眼神对上,看见青蛇那妖艳的面孔,眼神一下子离不开了,七娃努力的想移开目光,但大脑里却不舍的离开,青蛇:怎么了宝贝,怎么不动了,其实这一切都是青蛇的计划,他想完全控制七娃,在七娃没醒是早就喂下迷惑药,青蛇将七娃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双峰上,七娃感觉身下软绵绵的又温暖,有舒服,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但七娃心里却拼命想着挣脱,身体却不听使唤,青蛇抬起七娃的小脸蛋,青蛇:小娃子,喜欢妈妈么,喜欢的话,妈妈就这么一直抱着你,说完青蛇照七娃的嘴唇给了一计香吻。

  被吻后的七娃思想变的越发麻痹,脑袋一下子搭在青蛇的香肩上,七娃:可恶,身体怎么动不了七娃的心里做出最后的挣扎,可脑海里却全是青蛇妖艳的面孔,青蛇胸口的体温七娃觉得是前所未有的温暖,青蛇又抱着七娃,青蛇:宝贝,妈妈的乖孩子,忘掉从前跟妈妈在一起,妈妈让你幸福,好么。

  说完照着七娃的嘴唇又是一计香吻,这妩媚的诱惑让七娃彻底丧尸了心智,青蛇:宝贝,叫妈妈。

  七娃:妈……妈妈,青蛇一阵淫笑,青蛇:哎,乖儿子,青蛇从浴池走了出来,穿上浴袍,拉着七娃青蛇:走乖儿子,妈妈带你回卧室。

  说起青蛇的卧室可是真大,光是青蛇的床就可以就可以躺下几十人,青蛇躺在床上,浴袍的下摆露出青蛇美丽雪嫩的大腿,青蛇从胸口取出锦囊将其他六个葫芦娃扔在了地上,此时的大娃二娃三娃六娃早已清醒,四娃五娃因被青蛇过分住弄依然有些蹒跚,大娃:二弟你带着四第五弟先躲起来,看我们收拾了这妖精,就去与你们会和。

  大娃扭头看见七娃正和青蛇眉飞色舞,大娃:七弟你在干什么。

  青蛇:呦,红红娃子,她现在可不是你的弟弟,是妈妈的乖宝宝,妈妈让他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信的话你看,青蛇露出美腿伸出玉足,青蛇,宝贝,帮妈妈舔**趾好么,说完见七娃在床上怕过去,抱着着青蛇玉足,玉足上的体香顿时让七娃起了性质七娃伸出舌头舔的津津乐道。

  大娃:臭妖精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看我不撕烂你,青蛇:你们这忙毛小子,还不知道妈妈的厉害,妈妈这次要好好折磨折磨你们,说完向葫芦娃扔出穿着的浴袍,葫芦娃纷纷躲闪,回头在看青蛇时,此时青蛇上身是粉红的低胸衣,里边是黑色的蕾丝抹胸,下身穿着一跳粉红的超短裙,群底还能看见露出这在青蛇私处的粉色丁字裤,粉色的丝袜和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装饰着青蛇的美腿和玉足。
  尽显出娇媚的性感。

  床上飘着阵阵粉雾,还带着屡屡的幽香,这是青蛇的魔梦迷香,闻到的人思想和动作会不一致,自身的感觉全受青蛇控制。

  青蛇的床也好是巨大,足以睡下几十人。

  大娃三娃跳到青蛇床上,大娃攥起拳头挥向青蛇,青蛇玉足轻轻一动挡开了大娃的攻击还将大娃踢出好远,大娃满脸疑惑,我力大无穷,怎么会这样。
  青蛇:红娃子,怎么你也想帮妈妈**趾?帮妈妈脱鞋来了,妈妈的鞋子那铁娃子可怕着那,要是脱下来,拿铁娃子还不给尿裤子啊。

  三娃:呸,妖精你一派胡言,青蛇:呦,铁娃子还嘴硬,青蛇脱下鞋子,扔向三娃,三娃感觉鞋子到了脚旁边躲了过去,但无论怎么躲鞋子,都紧紧的跟着。
  青蛇:铁娃子妈妈的鞋子可要与你好好较量一番了。

  大娃又攥拳挥向青蛇,青蛇这次一下子抓住了大娃的手腕。

  大娃心想怎么回事自己的拳头可以击碎巨石,怎会被一个女人……大娃还没反应过来又被青蛇抱住,坐在了青蛇腿上,无论怎么挣扎,就是动不了。

  青蛇:红娃子,妈妈是不是好漂亮,你舍不得了吧。

  其实大娃受到魔梦迷香的影响,自认为的攻击其实只是向青蛇伸手,用力挣扎其实只是孩子般的撒娇而已。

  大娃看着青蛇妖艳的脸蛋离自己这么近,小脸羞红了起来,身体也还在做着与思想不一样的动作,青蛇按耐不住了,撕开了大娃所有的衣着,对着大娃的嘴开始强吻,舌头伸进大娃的嘴里开始交织。

  大娃胯下垫着的大腿自己的蛋蛋贴在了青蛇雪嫩的大腿上,一股莫名的热感融入大娃的蛋蛋里,大娃感觉蛋蛋就要融化似的,在青蛇腿上蹭来蹭去。

  青蛇从胸口拿出锦囊套在了大娃的棒棒上,锦囊发出一道粉光,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让大娃不知所措,嘴里与青蛇的舌头不停的交织发出缨宁声,青蛇松开璎唇,青蛇:红娃子这锦囊给你的感觉是不是舒服极了,告诉你,你要是射不到一百次这锦囊是不会掉下来的,你就慢慢享受把。

  你要是停妈妈的话,妈妈也许就把它拿下来。

  大娃的棒棒和蛋蛋上的感觉错综复杂,忽强忽弱,忽冷忽热。

  大娃的全身都感觉想掉进了蚁窝里,奇痒无比。

  青蛇困住了大娃的手腕脚腕,大娃躺在青蛇旁边想挠挠不着,想停停不下。
  难受的大娃是满床打滚。

  青蛇:乖儿子你就好好享受把。

  三娃此时还在与鞋子周旋,青蛇看着三娃手里轻柔着大娃的蛋蛋,青蛇:铁娃子,你的哥哥已经彻底爱上这感觉了,你要是喜欢,妈妈也让你感觉一下。
  三娃看着大娃受到天大的屈辱却不能反抗,顿时怒火中烧,青蛇见三娃生气,脱下了另一只鞋子扔了过去,三娃一不注意鞋子套在了脚上,三娃顾着脚上的鞋子是另一只鞋也套了上来。

  青蛇:铁娃子,你又穿上妈妈的鞋子了。

  说完发出阵娇笑,三娃以为会鞋会缩小时,鞋子突然粉光一闪,三娃感觉双腿无力跪倒在地上,青蛇:呦,铁娃子现在才给妈妈跪下认错,晚了。

  三娃眼前的青蛇变成一阵粉雾,此时青蛇已经坐在了三娃的小腿上,三娃的小腿没有任何全然不知青蛇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青蛇两腿劈开伸到三娃身前,这是三娃才知道,两只小鞋又闪出一阵粉光,三娃这是感觉自己的脚心被无数的舌头舔着,奇痒无比,可是青蛇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动弹不得,三娃难受的摇头晃脑,青蛇:你知道你哥哥是什么感觉了么?妈妈让你更爽一些,青蛇扭过三娃的小脸蛋帖在了自己的黑色蕾丝抹胸上,三娃闻着青蛇的娇郁体香,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仿佛被青蛇迷住了神智。

  青蛇:呦,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铁娃子,现在怎么了?说完青蛇狠狠在三娃胸前的小豆豆上掐了一下。

  三娃顿时醒过神来,可是脚下的酥麻感让三娃无所作为,青蛇依然三娃的小脸蛋按在胸口,三娃思想上极力挣扎着,可是身体就是无所作为,青蛇推了一把三娃,三娃趴在了床上,青蛇变出一缕丝纱飘过三娃的大臂,小臂,和没一根手指,然后收紧,三娃被绑的动弹不得,青蛇:铁娃子,妈妈来了哦,说完将一副蕾丝手套带在了手上,三娃:你要,你要做什么妖精,我可不怕你。

  青蛇淡淡的娇笑了一下,冲着三娃的嘴一通强吻,借此机会喂三娃吃下了一颗药丸。

  青蛇:铁娃子,这叫倍感丹。

  从现在开始,你的感觉回事原先的十倍,三娃还没反应过来,青蛇左手扒开三娃的屁股蛋,右手的食指插进了三娃的小花花内,三娃顿时欲火焚身,青蛇不停摆动着手指,三娃屁股上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让三娃死去活来,自己又一动不能动,感觉还放大了十倍,青蛇:铁娃子,妈妈这就让你生不如死,说完将中指也插进去,三娃大叫一声,随后开始不停的呻吟着,三娃这弱点让青蛇这般摆弄,三娃感觉全身每一处骨骼都被蚂蚁窜了去。

  青蛇的蕾丝手套粉光一闪,一股粉色电流又窜进了三娃的小花花,青蛇的手指也是不停的上下摆动。

  三娃此时,身体已经开始抽搐。

  感觉仿佛是女人在十分钟内高「炒」了一百次,口吐白沫,趴在青蛇的床上,青蛇拔出手指,抱起了三娃,青蛇:你这铁娃子,妈妈虐你100次都不多,失去神智的三娃在女王的怀里瘫软着,没有任何的反应,青蛇:小宝贝看你现在可爱的样子,妈妈真舍不得虐你。

  说完给了三娃一个香波,当然,三娃早已不省人事,青蛇做的任何事,自己以不可能在抵抗一下了青蛇抱着昏迷的三娃,抚摸着三娃粉红的小脸蛋,时不时还亲吻着三娃的小嘴,青蛇:水娃子别藏了,在不上来就你哥哥,我可要在这床上和你哥哥睡觉了,水娃躲在角落听了是又生气,又纠结,万一自己也被青蛇抓到,就麻烦了。

  但房间飘着的魔香对水娃起了作用,水娃突然感觉自己站在了青蛇的床上,下意识的往两边逃窜,竟真逃到了青蛇的床上,青蛇看着水娃自己乖乖的跑到了自己的床上,捂着小嘴娇笑连连,水娃见青蛇对着自己笑,转身逃去,但无论怎样跑,都还是在床上,依然没逃过青蛇的视线。

  此时此刻青蛇也要开始行动了……

  青蛇:嘿,娃子你在哪里绕什么圈子,妈妈在这里,你的两个哥哥也在,来陪妈妈和你哥哥一起睡个好觉,水娃听了这翻话,失去了理智,撅起小嘴吐出湍急的水流,水娃看着大水把蛇精淹没,停止了吐水,可眼前这一幕惊呆了,青蛇的身上和旁边的床上没有半滴水珠,青蛇依然抱着三娃,玩弄着三娃,水娃反复几次,但结果都是一样,水娃在心里暗暗盘算,可千万不能在中了青蛇的诡计。
  但自己除了会吐水也没有别的本领了。

  青蛇:娃子你总冲着妈妈撅嘴干什么啊,是不是想让妈妈亲亲啊,说完青蛇对着怀里的三娃就是一吻,水娃见如此状况,愤怒冲昏了头脑,撅起小嘴又准备吐水,但结果还是一样,青蛇:小宝贝小心了,妈妈过来了。

  水娃自己只是向着青蛇撅着嘴自己却全然不知,水娃突然看见青蛇从自己吐出的水流里走到了自己身前抱住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青蛇已经一只手抚摸着三娃的脸,把樱唇也和水娃对接在了一起,水娃虽然想要挣脱,但一股莫名的温暖涌入了水娃的嘴里,原来是青蛇将舌头伸进了水娃的嘴里,欺负着那稚嫩小肉肉,水娃也开始享受着这被强迫的温暖。

  青蛇从口中酝酿出了一口玉液灌入了水娃口中,水娃嘴里玉液与青蛇的舌头不停的绞织,青蛇推开了水娃娇媚的坐在一旁看着水娃,水娃此时已是意乱神迷,嘴角还残留着青蛇的玉液,水娃眼前一晕坐在了床上,青蛇过去付在了水娃的腿上,用手轻浮的撩动水娃的棒棒,受到这般刺激水娃瞬间就硬了起来,水娃见此情况想要吐水攻击青蛇,但一张嘴竟吐出了一口奶白色的粘液,水娃顿时感到惊慌失措。

  青蛇:小宝贝,妈妈的玉液可不是白给你喝的,现在你肚子里的水都已经变成了你的**,青蛇不想看到水娃从嘴里吐出**,冲着水娃给了一计飞吻,一个粉红色的唇印飞到了水娃的嘴上。

  青蛇:娃子这下你就吐不出东西了。

  水娃感觉自己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不受自己控制了。

  突然水娃棒棒的一阵异样感让水娃变得顿时瘫软无力,原来青蛇已经开始撸动水娃的棒棒了,水娃婴儿般的狰狞在女王的眼里都无济于事。

  青蛇此时张开嘤唇,将水娃的棒棒放到了嘴里,水娃突然感觉就像烈火烧身,身体的每一处都要融化似的,水娃苦命的哀求,震耳的呻吟,都不能让青蛇停下,只能换来青蛇的欣喜,和慌银的笑声青蛇推开了水娃,变出了一个大抱枕,靠在了上面,水娃躺在床上心想这是结束了么?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青蛇伸出玉足放在了水娃的棒棒上不动,只是娇媚的看着水娃。

  水娃一下子感到了青蛇脚心里的温存,可就是射不出来,水娃此时早已迷心丧志,竟然用手把住青蛇的玉足用自己的蛋蛋与青蛇的脚心强烈的摩擦了起来,水娃:啊~快出来,快出来,青蛇看着这一幕,笑的合不拢嘴。

  水娃最后的尊严被青蛇的一只玉足完全的消灭了。

  青蛇自己有些兴起把大娃也拽到了自己脚下,青蛇:我的大宝贝,往妈妈的锦囊里射够100次了么?要不然妈妈来帮帮你,说完把脚伸向了大娃的棒棒,大娃看着水娃正用青蛇的美足让自己爽翻天,此时此刻大娃只想拜托这锦囊,看着青蛇的玉足盯了半天。

  青蛇知道此时的大娃也早已没了记性,青蛇用脚心窝住了大娃漏在锦囊之外的蛋蛋。

  温暖的感觉顿时钻进了大娃的心头,同时又一次的射进了锦囊里。

  青蛇:好你个大娃不识抬举,说完拿开了脚准备收回。

  大娃:不要。

  大娃此时放弃了原有的正义,为了赶快摆脱这锦囊,大娃也抱住了青蛇的美足,重复起了和水娃一样的动作,用自己露在锦囊外面的蛋蛋与青蛇的脚摩擦了起来,在加上青蛇穿着粉红色的丝袜,让自己在享受温暖之间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一会儿的功夫,大娃就又射了进去。

  青蛇看着两个本来神气活现的娃子,现在都臣服与自己的脚下,别提有多高兴了,青蛇又来了性质,冲着躺在一边的三娃打了个响指,三娃脚上的鞋子粉光一闪竟拖着三娃到了青蛇的抱枕上,青蛇抱起了三娃看着昏睡过去的三娃,觉得自己不够满足,再三娃的小樱桃上咬了一口弄醒了三娃,疲惫的三娃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青蛇正忘情的看着自己,立马精神了起来,想要挣脱着恶魔的怀抱,但是自己腿由于被青蛇爆(焗)花的原因已经没了直觉,上身就更不用说了,青蛇用手一会摸摸三娃小肚脐,一会捏捏三娃胸前的小豆豆,一阵阵酥麻感让三娃是力不从心。

  青蛇:铁娃子,你看你的两个哥哥喜欢上了妈妈的脚抱住就不撒手了,还用我的美足帮着按摩他俩的棒棒。

  三娃看到青蛇脚下那一幕,也是好生愤怒,但又十分气馁,因为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青蛇冲着三娃吹了一阵醉人的香风,青蛇松开手三娃正好坐在了青蛇两腿之间。

  小脸蛋全部贴在了青蛇的胸口上,三娃想要抬头,却发现自己像全身瘫痪了一样,青蛇连续的向三娃吹着香气,慢慢的三娃变得有些奇怪,竟开始主动亲吻青蛇胸前的美肉,青蛇摸着三娃的头,青蛇:乖娃子,喜欢的话你就随便享用,妈妈不会亏待你的。

  我的宝贝,香么。

  三娃顾不上回答继续着他袭胸的动作。

  脚下的水娃开始有些抽搐,粉红的小脸也开始发白,水娃已经是筋疲力尽但还是没射出来,这种临界状态也维持了很长时间了。

  青蛇:呦,水娃啊,快不行了,妈妈帮帮你,说完青蛇变出一根羽毛在水娃棒棒上的开口轻撩了几下,水娃抱着青蛇的玉足一下子射了出来,与此同时青蛇用脚继续按摩着水娃的蛋蛋,水娃射了足有5分钟,青蛇脚上的丝袜沾满了水娃的精叶(和谐)水娃口吐白沫,躺在床上像休克了一样,甚至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青蛇又看了看另一只脚下的大娃,又产生一个邪恶的念头。

  青蛇抽出了被大娃抱着的脚,把沾满水娃精叶的脚伸了过去,青蛇:大娃,妈妈看你表现不错,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只要把我脚上的粘液舔干净,我就取下你棒棒上的锦囊。

  大娃此时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自己棒棒已经硬不起来了,如果在不从这锦囊中解脱出来,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大娃抱着青蛇的玉足开始舔了起来,大娃承受着莫大的耻辱,同时也享受着青蛇脚丫上的香津,过了一会大娃竟然迷上了这股味道。

  原来这就是青蛇的厉害之处,青蛇身上的任意一处都能发出诱人的体香,在配合迷梦魔香的作用,就能牵制住男人的思维,更别说是几个男娃娃了。

  青蛇看着舔着自己美足的大娃,捂着小嘴**的笑着,青蛇:乖儿子,真不错,妈妈真开心,我这就帮你取下锦囊。

  说完粉光一闪锦囊收到了青蛇手上,大娃突然晕死了过去,原来大娃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因为这锦囊的魔力,大娃射了几十次,身体早就透支了,青蛇看着大娃抱着自己的脚丫没了反应,便脱下了自己所穿的丝袜,青蛇:我这丝袜都让这两个娃子弄脏了,我就送给你们了,说完扔出丝袜分别把大娃,水娃装了进去。
  眼下还剩下趴在青蛇胸前的三娃,青蛇抚摸着三娃脑袋,青蛇:好儿子,只要你乖乖的妈妈就让你****,此时的三娃早就被青蛇迷的丢了魂了,隔着青蛇的蕾丝抹胸,三娃么么的亲个不停,青蛇脱下了胸衣,青蛇略施法术让胸衣围着三娃绕了一圈,然后穿在了三娃赤裸的上身,现在青蛇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粉色的底裤,性感惹火的身材,再加上迷人的体香,三娃被彻底迷住了,此时竟变得狂暴不堪,青蛇:娃子,你的哥哥要了我的丝袜,你要了我的鞋子,裙子,现在我把胸衣都给你了,你要怎么报答妈妈啊。

  妈妈现在困了想要睡觉咯。

  说完青蛇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露出被子的一角,把修长的美腿露在了外面,此时的三娃那还受的起这般挑衅,三娃爬到了青蛇旁边,自己全身抱住了青蛇的美腿,小脸蛋贴在青蛇大腿内侧。

  青蛇突然把腿收回了被窝里,两条腿把三娃的小脸蛋夹在了中间顺势脱下底裤套在了三娃的脸上,一股令人醉生梦死的香气弄得三娃有些抽搐,青蛇松开了三娃,三娃在青蛇被窝里又往上爬了一点,青蛇顺势搂住了三娃,把三娃压在了身下,美胸压在了三娃的胸口,一只手摸到了三娃的屁股,一只手摸着三娃的脸蛋,青蛇:小宝贝,被着急,妈妈这就让你****。

  说完将三娃早就挺直的棒棒,放进了自己柔嫩的私处,青蛇慢慢的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三娃喘着粗气,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头上还蒙着青蛇的内裤,在这被窝里三娃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青蛇又一翻身让三娃趴在自己的身上,变出丝杉把三娃的大腿与自己的大腿绑在了一起,青蛇把手放在三娃的脸蛋上推起了三娃的上身,青蛇:娃子,妈妈累了不想动了,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三娃此时早就丧失了理智,双手把着青蛇的腰间,使出全身的力气颤抖着自己的腰腹,但只是孩童的三娃就算在怎么样也不可能满足这青蛇的欲望。

  青蛇:你这铜头铁臂的娃子怎么办起事来这么软弱无力,说完青蛇把三娃的头按在了自己的酥胸上,三娃闻到这骚魅的体香,张开小嘴开始含住了青蛇的美胸,不一会三娃就尝到了青蛇的乳汁,这正是青蛇的催银魔乳,三娃的棒棒变得更加挺直了,动作也威猛了许多。

  青蛇:娃子,一会不到让你变成我的儿子,你的能力也是我的了。

  过了一段时间三娃的动作变得缓慢,三娃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虚脱,再加上青蛇用魔乳让三娃又疯狂一次,三娃现在已经是彻底的成一个无力的废人了,但因为魔乳的作用,三娃的棒棒,还是挺的直直的。

  青蛇看着萎靡不振的三娃,把三娃抱进了怀里。

  青蛇亲了一口三娃的小嘴,青蛇:宝贝,你喜不喜欢妈妈啊。

  三娃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青蛇说什么自己也做不出任何反应了。
  青蛇:宝贝,妈妈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妈妈也要你的东西了。

  说完青蛇抱着三娃下了床,走到了隔壁的房间,房间里有一个温泉,温泉里撒满了芬香的花瓣,青蛇抱着三娃下到了温泉里,三娃虽然已经一蹶不振,但青蛇依然玩弄着三娃挺直的棒棒,青蛇:乖儿子,妈妈这就要你的东西了,突然,水里的花瓣都贴到了三娃的身上,花瓣发出粉光一闪一闪的,此时一个小妹跑进了房间,姐姐,有三个小子跑进了18层地狱,青蛇:慌什么,没看我在干什么哪么?要取得这娃子的本领我需要陪她三天三夜,那三个娃子进了你们住所,就交给你们了。

  青蛇从锦囊里变出了一个小锦囊给了小妹,小妹:姐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解决那几个小子。

  青蛇:我要和这个三娃待上几天,我床上的两个小子你们带走吧,暂时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小妹随之走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从青蛇房间逃出的三个娃子还不知道自己身临险境了,突然漆黑的山洞变得灯火通明。

  一个身着性感蜘蛛妹出现在了高处,二娃:妖精,快告诉我哥哥在哪里,否则我就撕碎你。

  蜘蛛妹:哪里来的小可爱,你这天真的样子真讨人喜欢。

  此时火娃已经回复的差不多了,火娃一个霹雳,蜘蛛妹见此情况落荒而逃,二娃刚要去追,火娃:二哥,别去我们现在不能分开,小心上了妖精的当。
  三人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三人发现了一块奇怪的镜子,镜子突然发出一道强光,三人脚下的地面变得越来越小,火娃:走我们一起跳下去,就在这时三人脚下的地面突然分裂,一下子三人相互离了好远,三人彼此看了一眼同时跳了下去。
  随后三人发现自己只是原地蹦了一下,而且身边出现了许多自己的身影,火娃看见旁边的二娃向他走了过去,可是火娃发现自己往前走二娃就往后退。
  火娃:二哥别走啊,等等我。

  隐身娃:五哥,等等我。

  这时三人才明白自己进了妖精的全套了。

  蜘蛛妹此时又出现了,怀里还抱着正在憨睡的大娃。

  蜘蛛妹:喂,娃子这是,虚影魔镜阵,你们慢慢走,我先和这娃子睡上一觉。
  三人看蜘蛛妹抱着自己的哥哥又消失了很是恼火。

  但三人被困阵中,也没有办法。

  隐身娃此时看见了一扇门,便推门走了出去。

  出现在隐身娃面前的是空荡荡的一个房间,隐身娃走着走着,一个身材百般妖媚的猫女出现在面前,猫女:小可爱,我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来了,来,陪姐姐解解闷。

  隐身娃:哼,妖精,就会耍些鬼把戏,我先灭了你再去找出路。

  猫女: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不过一会你会乖乖的服从姐姐的。

  说完冲着撅起性感的红唇,伸出食指勾动两下挑衅着隐身娃。

  隐身娃攥着拳头向猫女冲了过去,突然一道白线划过隐身娃的眼前,隐身娃急忙停了下来,一看正是刚才的那个蜘蛛精。

  隐身娃:你这不要脸的妖精,差点就上了你的当,幸好你葫芦爷聪明,识破了你的奸计。

  猫女:哎呦,你这娃子这个样子真的让我好难过,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完冲着隐身娃亲了一下,隐身娃的脸蛋旁边突然出现一个圆圈,圈里出现一张红唇,么么,在隐身娃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

  隐身娃:你们这不要脸的妖精就会耍这些伎俩,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猫女:好你个兔崽子,说话这么难听,先给你个耳光尝尝。

  说完猫女伸出手冲着隐身娃挥了一下,隐身娃的脸蛋旁边又出现了一个圆圈,里面伸出一只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隐身娃十分诧异,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好隐身,蜘蛛妹:猫女姐姐,接下来看我的吧。

  说完便伸出手,轻轻一弹射出了一道蛛丝,隐身娃早已隐身,所以自以为根本射不到自己,但蛛丝射出一段距离后突然消失,一瞬间就又从隐身娃的身边划过。

  隐身娃有些不知所措,自己明明已经隐身,为何还会被发现,而且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攻击为何会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自己面前。

  原来这房间叫异梦空间,只要是女性在这房间里就可以任意的扭曲使用这空间。

  隐身会被发现是因为猫女在隐身娃脸上留的唇印,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而这些隐身娃却全然不知。

  蜘蛛精:小可爱你要小心了,这次姐姐可就要抓到你了。

  无数道蛛丝出现在隐身娃的身旁,隐身娃为了躲避蛛丝弄的是手忙脚乱。
  突然,隐身娃觉得什么东西穿过自己腋下把自己抱了起来,有感觉到后背碰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一双带着黑蕾丝手套的手渐渐出现在自己面前,随后手臂也慢慢出现,一个脑袋也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隐身娃往前看了一眼,顿时无比恐慌,因为在自己眼前的猫女正在慢慢消失,而在自己后面慢慢出现的也正是猫女。

  隐身娃心想我本已经隐身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无数道蛛丝射像隐身娃,全中!隐身娃被这不知从何而来的蛛丝黏住了手脚。

  被封印了行动,而在另一边,蛛丝却在蜘蛛妹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