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288



  玲爱是A市有名的贵妇,她有着细细的柳叶眉搭配上水亮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却有挺挺的鼻梁,水漾的嘴唇总是挂着微笑,皮质的超短裙把臀部完美地包裹起来。身材绝对没得说,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有着令人想入非非的曲线般的魔鬼身材和天使般的面孔。

  她几乎是所有A市上流社会女人们崇拜的对象,她才27岁自己的富商丈夫就去世了,她几乎继承了所有的遗产,几辈子都花不完,她总是A市宴会的主角,只要她出现每次都能引来大批崇拜者在她身边转悠,她也很享受这种女王一样的生活,没有丈夫之后,她也经常拉一些帅哥到她的别墅去疯狂,她现在的生活几乎像神仙一样,让所有人羡慕不已。

  又一个疯狂的夜晚,她把玩过的帅哥送走之后,慵懒的躺在床上,她现在身上只穿着玫瑰花纹的黑色长筒袜,雪白柔嫩的皮肤,没有一丝赘肉的玉体完全露在外面,整个别墅都是她一个人住,所以她也没在乎自己的裸体,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2天,她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有些头晕,看来以后不能裸睡了,有点发烧了啊,玲爱用自己的玉手摸着脑袋想着,她拿起床头的电话,让她去医院排队看病可不是她这种富人会干的事,她是要打电话让私人医生来一趟。
  头有点晕的玲爱一不小心竟然打错电话了,只是她没想到这通电话会改变她的后半生。

  「喂?是A市王医生吗?我是玲爱啊!我发烧了,你过来帮我看一下。」
  「王医生?我们这里是新成立的永生公司……」

  头痛的的玲爱根本没听清楚对面说什么「啊?反正你们是一个医院的吧,王医生不在的话快给我找一个其他医生,我头痛的厉害,让他快过来!我的地址是……」

  「那个……好吧,那您稍等,我们马上派人来!」

  40分钟后,别墅的门铃响了。

  「还挺有效率的吗?」玲爱随便穿了件睡衣就让人进来了,她没想到这次的私人医生是一个帅哥,这让她又心花怒放了「嘻嘻,没想到现在医生都有这么帅的啊。」

  「医生?这个……某些方面来说我们算医生吧,您确定要自愿接受我们的服务吗?」帅哥正经的问道。

  「啊?看个病有什么接受不接受的,当然接受了,快开始啊!」玲爱被问的一头雾水,她柔软无骨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准备让帅哥看病。还不时用媚眼挑逗着他。不得不说这个帅哥的确很合她的口味。

  「哦,好吧,你接受就行,因为这个反悔也没用的。」帅哥说着打开他带来的大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试管,玲爱根本没听他说什么,她的注意都放在帅哥的美脸上了,她打算看病结束后就留这个医生过夜,看他这么壮,今晚肯定很过瘾。

  帅哥将试管注射进玲爱的手臂里,不一会,玲爱就发现自己竟然退烧了,她重来没见过这么有效的退烧药,正当她想站起来问帅哥医生这是什么药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软弱无力,根本没有力气活动。

  「这……这是什么药啊?我怎么浑身没力气了啊。」玲爱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沙发上,一点也动不了。

  「哦,这是肌肉松弛剂,一会就能活动了,主要是为了马上的改造方便所用的。」帅哥不紧不慢的说道,然后竟然开始脱玲爱的衣服,不一会玲爱就变成全裸了。

  「你……你干什么!谁让你脱我衣服的啊!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有什么改造?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快给我滚出去!」玲爱这时才感觉有什么不对,立马大声骂了起来。

  「咦?小姐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现在可不能后悔了哦。」帅哥将玲爱脱光之后,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白色的拘束衣,这件衣服整体样式和精神病医院的拘束衣差不多,但它把双手拘束在身后的,这件衣服是全身式的,裆部以下也有,下面样式就和普通丝袜一样,这个衣服唯一的开口就是背后的拉链,衣服的材质很像胶衣,光滑坚韧,全部都是雪白色的。

  这时,帅哥带上了医用手套,拿出了一瓶药剂,然后慢慢的,仔细的涂抹在玲爱的全身,每个部位都被涂抹着,现在玲爱有种很清凉的感觉,但她可不认为他涂的是什么好东西「你!!你在涂什么啊!快给我住手,告诉你,等下小区的保安来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你不用知道是什么,你就当是涂防晒油,这样心里还好受一点。」帅哥看基本涂完之后,终于拿起了拘束衣,然后慢慢的帮不能动弹的玲爱穿了起来。
  「你快住手啊,我不要穿这个!你疯了吗?你想要钱?我有的是钱,大哥,你快住手啊!」玲爱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非让她穿这件衣服,但她明显有不好的预感,可帅哥一点都没理她,他像着了魔一样,慢慢的将衣服往她身上套,他先将拘束衣下面部分像穿丝袜一样,一只脚接着一只脚的慢慢的帮玲爱穿好,然后仔细的抹去所有的皱褶。

  现在玲爱2只有着完美曲线的美腿就像穿了白色胶皮做的丝袜一样,紧紧的包裹着她的美腿,只有裆部有一条非常隐秘的缝隙直对着她的私处,如果仔细的扒开的话蜜穴就会暴露出来,男人就可以长驱直入了。拘束衣非常紧,她的5个可爱的小脚趾都被牢牢的挤在了一起「太紧了!太紧了!!快帮我脱下来啊,你在干什么啊!!疯了吗?」

  可惜玲爱的话一点用的没有,帅哥依旧非常执着的帮她穿着衣服,他将玲爱的双臂完全的扭在了背后牢牢并拢,然后直接将衣服套了上去,这样玲爱的双臂就紧紧的贴在她的背后,由于非常的紧,所以从正面看就好像她根本没有手臂一样。从侧面看,只会觉得她的躯体厚了一些,但这可让玲爱受大罪了,她感觉自己要被活生生勒死,由于胶衣非常不舒服,她感觉全身都在冒汗,但又排不出去,这种苦闷的感觉让她简直无法忍受「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我感觉要不行了,求求你了。」

  帅哥看着她笑了笑,然后直接把她翻了过来,直接把背后的拉链一直拉到底,突然的收紧让玲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挤到一起了,她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流出,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乳房显得更加坚挺浑圆。

  「恩,好的,身体部分完成了,你这辈子最后还有什么话说吗?」帅哥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胶皮头套,坏坏的看着玲爱。

  「这辈子?你什么意思啊,我……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我……呜呜呜!!!」
听了帅哥的话,玲爱当然感觉他要杀人灭口,但意外的是他只是把头套在了她的头上,她的长发被撩起来塞进头套里,头套继续向下拉,她的头全部被白色的头套包裹了进去,一直包到她的脖子下面,覆盖住她身上的胶衣,只有她的双眼处留了一个圆洞,让她可以看见外面,当头套包到她嘴巴的时候,她就发现嘴部那里的包裹有一大团白色的凸起正好卡进她的嘴里,白色的凸起物将她嘴巴塞的满满的,一点都空隙都没有,幸亏头套在她鼻孔的位置留了一些非常小的小洞,让她能够正常的呼吸。否则就要把她活活憋死了。

  现在玲爱全身都被拘束衣紧紧的包裹起来了,只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露在外面恐惧的看着帅哥,她打死也没想到,让私人医生来看个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她虽然喜欢风花雪月的生活,但应该没得罪什么人啊,为了钱?他一个字都没提要钱啊!为了色?要劫色刚刚把她脱光是就应该开始了啊,她现在一头雾水,对这个男人的动机完全猜不到啊,她现在就希望这个帅哥玩过瘾后快放了她,因为她现在实在是太难受了。

  「好了,现在终于可以开始收尾工作了。」帅哥看来完全没有收手的样子,他又拿出一个类似喷雾剂的瓶子,在头套和胶衣的接缝处开始喷涂起来。直到接缝的痕迹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他才停止。然后又在她背后的拉链处也开始喷涂起来,只见拉链一遇到喷剂就直接掉了下来,然后拉链的那道缝隙随着喷涂也开始慢慢融合在一起,幸亏玲爱看不见背后的情况,因为她现在全身被一件完整的,没有缝隙的拘束衣包裹着,估计马上来其他人救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最后,帅哥又拿起一件吸尘器一样的机器,只是这个吸尘器的口非常小,是一个小小的圆形口,帅哥把口接入拘束衣后面的一个小接口的地方,然后打开了机器。
  机器立马运作起来,它快速的将拘束衣里的空气吸了出来,直接把玲爱给真空包装起来了,这下可苦了玲爱了,她的身体被勒的不断的发出「嘎嘎嘎」的声响,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勒断了,五脏六腑全都挤在了一起。这种巨大的痛苦让她辗转反侧,痛不欲生。从腋窝直到臀部都被紧紧的挤压,紧到不能充分的呼吸。

  「呜!!!呜!!!」她不能发出清晰的声音,只能发出嘟哝和呻吟声。好像在和帅哥求饶一样,直到帅哥感觉现在拘束衣每一寸都完美的紧贴在她的身上后,他才停止了机器,玲爱感觉自己要被活生生勒死了,她的眼泪像断了线一样,不断的流出。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折磨她,现在在她眼里这个帅气迷人的男人就是一个恶魔,竟然用这种恐怖的方法折磨自己。

  帅哥停下机器后,把吸尘器拔了下来,然后也一下瘫倒在地上,忙了这么久他也累的不行了,但看到他面前这个被拘束衣完美束缚的美女,他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抱歉,对你这么粗暴,但这个过程很重要,你可是我们公司的第一位顾客啊。」帅哥说完喘口气,看着满脸迷惑的玲爱,他又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好的,我现在就把一切都告诉你吧,我们永生公司是由一位富可敌国的商人赞助的,一切起源都是我们在几个月前发现的一种寄生性植物,这种植物简直就是神赐给我们的礼物,它竟然可以完美的寄生在动物身上,而且它寄生之后可以通过光合作用将养分通过皮肤直接穿给宿主,这样被它寄生的生物就可以不吃不喝的生活下去,它为了自己的生存还能大幅度的减缓宿主的衰老可以让宿主活上千年,只是有个巨大的副作用,它一旦和宿主接触就会融合进宿主的细胞永远都分不开。」

  玲爱听的一头雾水,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帅哥也明显看出了她的疑惑他「好吧,我就直接说吧,你身上穿的衣服就是这种植物做的,你现在不吃不喝也可以生存了,而且寿命是正常人的好几倍,但你也别想能脱下这件衣服了,它现在已经溶进你的皮肤里了。」

  玲爱听后大吃一惊,但现在她后悔也没用了,她睁大了眼睛,她想争辩,但是口中的凸起物填满了她口腔的所有缝隙,她现在甚至连咕哝声都发不出来。她徒劳地挣扎著,但是这对她的装束完全无效。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司会找到她,她本能的想逃跑,幸好她的双腿还是分开的,她吃力的站起来,快速的向大门跑去,可她忘了自己的双臂还绑在身后,这么快速的跑动怎么可能掌握好平衡呢?她一下就重重的摔倒了地板上。

  帅哥看后笑了笑,调戏的说道「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刚刚都和你说了,现在你的皮肤已经完全和这件衣服结合了,就算你逃出去还是脱不下这个拘束服啊。」

  玲爱现在几乎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她根本没听这个帅哥说话,她又不断的扭动挣扎起来,然后站起来背对着墙不断的蹭着,想把后面的拉链蹭开,帅哥看了摇了摇头,慢慢的把她拖到了落地镜子面前。

  这时玲爱才通过镜子看到现在自己的全身,她现在被白色的胶衣包裹的只有眼睛露在外面,而且整件衣服一点缝隙都没有,后面的拉链也不见了,她羞红双面、美眼喷火拼命的挣扎,但衣服一点都没有松开,玲爱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感觉自己这辈子是完了,于是她一狠心绝望的用头撞向墙壁,如果让她一辈子这么生活还不如死了算了,但就在她要撞向墙壁的时候,身体却像被用了定身术一样,一点也动弹不得了。

  「呜呜!!!!」气愤的玲爱吓的大呼小叫,帅哥也看不下去了,他直接把玲爱抱在怀里,温柔的说道「亲爱的,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想活几千年当然是有代价的了,现在慢慢听我把话说完,随着时间的推移寄生植物会慢慢改变你的身体,你背后双臂骨骼中的钙元素会逐渐减少,直至彻底消失。包著骨骼的皮肤和血肉会重新定型,一直到你的背部完全变得像鱼一样平滑为止。你的乳房会变大,而且变得更加敏感,你的所有人类皮肤都会被拘束衣代替。你口中的凸起物会逐渐跟你的嘴巴融合,直至看不出来。凸起物会更加膨胀,而你的牙齿和舌头会消失。你不能发出清晰的声音,只能发出嘟哝和呻吟声。而且你不用想着自杀的事情,因为寄生植物为了自保不会让它的宿主死掉的,如果它发现宿主有生命危险,它会发出麻痹毒素,让你动弹不了的,好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了,现在该带你回家了。」

  绝望玲爱扭动着脑袋用力甩脱他的手,眼睛里似乎在往外喷火。帅哥也不介意,他笑着将一条白色手帕捂在玲爱的鼻子处,「呜!!……呜!!……」玲爱立马不断发出的呻吟声,面色绯红的都开始小喘了,不一会,玲爱就无奈的沉沉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玲爱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实验室里,周围后许多医生在围着她,不断的用各种工具在她身上检测着什么,她立马想跑,但几条结实的拘束带把她紧紧的绑在实验床上,她一点也动弹不了,大概整整搞了一天,她才被这些医生放了下来,然后那个让她痛恨的帅哥又走了过来,拽着她的脖子将她拉走,由于双臂都被包裹在身后,玲爱自然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她,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这个帅哥都被她杀了好几次了。
  帅哥带她在走廊左拐右拐,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一个大房间里,房间里金碧辉煌,房间正中央有一位中年男人,他就是幕后黑手- 肯先生,看见帅哥拖着玲爱过来,他开心的起身迎了过去。

  「啊,这就是大名鼎鼎的A市之花- 玲爱小姐啊,果然美丽动人,只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说完肯先生看向她身后的帅哥。

  帅哥立马反应过来「那群科学家已经完全检查过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和预想的一样,她现在是个可以不吃不喝的完美的真人充气娃娃了。」

  充气娃娃?玲爱原来这就是他们的目的!玲爱立马转头愤怒的看向帅哥。
  肯先生看到这个反应哈哈大笑「原来你还没有告诉她啊,那些笨蛋科学家还自以为我在支持他们搞什么科学实验啊,想想看,你这种不吃不喝,又永远美丽长寿的,还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美女,不就是最完美的性爱玩具吗?在黑市我不管定多少钱都有人买!哈哈!」肯先生说着走到玲爱的面前,然后把她裆部的那个细缝翻开,玲爱的蜜穴直接露了出来,帅哥看后很自觉的离开了房间。
  「呵呵,都湿了啊,美丽的玲爱啊,你知道吗?现在你这个状态才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女人。」

  肯先生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把玲爱扑倒在地上,吓坏的玲爱美丽眼睛惊恐的不断左右乱看,一双美目可怜巴巴的看着周围,眼泪不断的流出,她呼吸急促,身体不安的扭动……

  「呜呜……呜呜呜……」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不断的从玲爱被绷带紧紧粘住的小嘴中发出,还不断的扭动身躯,像虫子一样蠕动起来。可惜肯先生完全不理她,松开了自已的裤带,拿出命根就向她的蜜穴塞去。

  「呀!……呜!!呜!!……」玲爱被肯先生按在身下,就地奸淫起来,被缚的她,只能在肯先生的身下无助的扭动着性感的美体挣扎,媚态百出。

  肯先生一连狂插了几十下,然后抽搐着下身,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玲爱的下体。

  「呜……呜呜呜……」玲爱躺在地上,娇喘着慢慢扭动着身子,从蜜穴中不时有精液慢慢的溢出来。

  终于,不知道射了多少次,肯先生有点累了,躺在一边休息,只留下被扔在地板上的玲爱,玲爱的蜜穴慢慢的朝下淌着白色精液,流了一地都是。

  肯先生休息了一会,打了一个电话「喂?我这里没问题了,实验已经成功了,你可以开工了。」然后他看向瘫软在地上的玲爱诡异的笑了。

  自从这个电话之后,世界各地的不时的发生美女被绑架的案件,这些案件作案地点分散极广,手法干净一点线索都没留,而且所有案件统一都没有要赎金,好像作案者根本就不是想要钱,这也让警方完全没有追查的线索根本没法阻止这些绑架案。

  而在一个秘密的地下室,肯先生挽着他的真人充气娃娃- 玲爱来到了一个工厂,玲爱早已没有什么反抗的想法了,或者是她也反抗不了,她仍旧是那一身白色的拘束装,但她的手臂好像已经完全消失了,在肩膀处有2个圆形的鼓起然后下面就融化进她的身体一样,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嘴巴,就和那个帅哥说的一样,她的牙齿和舌头已经消失不见了。她现在被迫跟着肯先生进入这个她每次都不想进来的工厂。

  只见工厂里不断的有20- 30位的美女被捆着押进来,从少女到少妇一应俱全,她们都美丽动人,如果把她们放在街上绝对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现在她们都像货物一样被处理着,她们一进来就被7- 8个男人七手八脚的脱了个干净,然后又有专门的人把她们用水枪清洗一遍,接着一群带着医用手套的人把她们架住,一件件恐怖的白色束缚衣慢慢的将她们包裹起来,被一个个包裹起来的美女们惊恐的「呜呜呜」乱叫着。最后又来了一群拿着吸尘器一样机器的男人走了过来,把她们向之前对爱玲一样给真空包装了。

  只见一群白色的拘束衣美女被男人们像小鸡一样驱赶进另一个房间,她们不知道她们会在另一个房间里被打包装箱,然后运到那些世界各地的富商手里变成他们心爱的玩具。

  每次看得这种场景就让我激动不已啊,尤其是当知道这些美丽的娃娃们一个能买8千万的时候,看看她们多可爱啊,要知道你可是她们的原型啊,为了纪念我才把你特地留在身边的。「说完肯先生把玲爱搂的更紧了,玲爱一脸厌恶的表情,这个肯先生居然开始批量的制造这种拘束衣,难道他不知道这件衣服一旦穿上,一个女人一辈子就毁了啊,看着一位位年轻美丽的美女被迫变成没有反抗能力的玩物时她心里就一阵悲凉。

  「估计还有一年的时间,还有一年我的钱就够了。」

  肯先生突然说出这种话,让玲爱很是好奇,在她看来肯先生早已富可敌国,他的资产已经快达到天文数字了,他居然钱还不够用,他到底打算干什么?
  看到玲爱一脸疑惑的表情,肯先生不由的哈哈大笑,他想了一下便俯下身子,靠近玲爱的耳朵低声说道「反正你现在连嘴巴也没有了,我也不担心你告密,我就告诉你吧,很快我的资金就可以收购全世界80% 以上的女装公司,到时候如果我将所有女装的制造材料全换成这种寄生植物的话……」

  玲爱听完吓的一身冷汗,如果真让这个恶魔成功的话……

  肯先生看着玲爱满脸惊恐的表情非常满意,他开心的说道「没错,和你想的一样,到时候全世界的女人都会被变成你这个样子,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天堂一样的世界!哈哈哈哈哈!!」

  疯了,这个男人疯了,玲爱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这个男人已经这么有钱还要冒险干这种疯狂的买卖,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这个异想天开的恐怖计划,但她没想到的是,几年之后,这个计划竟然成功了,而且完全的改变了人类男女之间的关系与地位,当然,那就是后话了……